第101章:他竟然帮她出头/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别浪费我的时间,你们一起来吧。”赵峰勾了勾手指。

才从医院出来没多久,早就手痒痒的不成,这几个混混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夏晴天担心他出事,忙说,“赵先生,你……你一个人成吗?要不……咱们跑吧。”后面这四个字她说的很小声。

赵峰都做好打架的准备了,没想到这小女人却让他跑,仍不住“噗嗤”笑出声,转身安慰她,“放心,收拾这几个小流氓不在话下。”

夏晴天看到他的表情心定了许多,再一想,对啊,他和叶以深是从小长大的好朋友,怎么可能差呢?

“快点快点,我赶时间。”赵峰不耐烦的说。

几个男人被他嚣张的口气激怒,互相对视一眼,叫嚷着冲上来。

赵峰出手前还让夏晴天转过身去,“女孩子,不要看这些。”

夏晴天乖乖背过身,只听得拳肉相撞的声音,不到一分钟,赵峰说。“好了,转过来吧。”

她一转身,呆住了,这才扎眼的功夫,刚才还很是狂妄的流氓现在全都倒在地上,不是抱着肚子就是抱着腿,疼的乱喊。

“你好厉害啊。”夏晴天忍不住说。

赵峰美滋滋的拍拍手,“这都是小意思。”

说话间,酒吧经理带着几个保安跑上来了,一看这个场景,再一看赵峰,连忙上前询问,“赵先生,您没受伤吧。”

“小爷是谁?能伤着?”赵峰很傲娇的说。

“是是是,我说错话了,”经理陪着笑脸。

赵峰从夏晴天手中拿过西装穿上,似乎很不满的说,“你这生意是怎么做的?这么渣子也给进放?”

“呵呵,赵先生教训的是,我们下次一定注意。”经理依旧赔笑,忙指挥保镖要把几个人清理了。

赵峰突然想起什么,诡异的笑道,“等会儿,账还没算清呢。”

“是我唐突了。”经理赶紧冲保镖挥挥手让停下。

只见赵峰掏出手机。一边笑着看夏晴天,一边等那边接通说,“喂,我说你的女人,你还要不要了?”

那边明显愣了下,“哪个女人?”

“就是你上次带到我爸爸生日宴的小美女啊,姓什么来着……”

夏晴天一听,就知道他给谁打电话,忙冲赵峰摆手,那人来还不知道会怎么给自己难堪呢。

“出什么事情了?”叶以深嗅到一丝不好的气息。

“她啊,被几个不长眼的缠住,都见血了。你来不来啊,不来我可……”

赵峰的话还没有说话,叶以深就冷声说,“地址发给我。”

“好嘞。”赵峰眉角飞扬,一双桃花眼异常的招人,只见他修长的手指在手机上打了一串地址,然后收起手机。

他做了这么大的好事,救了叶以深的女人,当然要让他知道才好。

“你怎么这幅表情?他来给你出气了。”赵峰语调轻扬。

夏晴天哭丧着脸,“他只怕来了只会怪我。”

“怎么会?听刚才他的语气还挺关心你的。”

夏晴天苦笑一下,“赵先生,谢谢你刚才救了我。”

“不客气,大家都是熟人嘛。”

酒吧经理不敢得罪赵峰,只好在旁边站着等着他命令。

十分钟左右的时间,一个男子气势汹汹的来到三楼,身上穿着西装,脸色微红,一身酒气,明显是从某个应酬局上刚赶过来。

“哟,这么快?”赵峰诧异于他的速度。

“刚好在附近,”叶以深冷淡的说了声,眼神就落在夏晴天身上,看到她奶油色的毛衣衣角有一滩血,脸色一变拉住她的小臂问,“你受伤了?”

夏晴天摇头,“不是我的血,是他们的……”

叶以深眸子暗沉,如同深不见底的潭水,里面却蕴藏着杀意和愤怒。

倒在地上的几个人一看来人,心中均是一寒,这不是叶以深吗?

“他的脑袋是你砸的?”叶以深盯着其中受伤的那人,问的却是夏晴天。

“嗯,用酒瓶。”夏晴天乖乖回答。

“其他人呢?有没有碰你?”叶以深回头质问。

夏晴天眼眶一红,低着脑袋说,“光线太暗,我没有看清楚。”

“很好。”叶以深和赵峰如出一辙,将西装脱下扔到她手中,又向赵峰要了根烟点燃,慢条斯理的对酒吧经理说,“把这间房开出来,然后把这几个人扔进来。”

“好好,”经理得罪不起赵峰,更加得罪不起叶以深,忙开了最近的一个包房,按亮里面的灯,然后让保镖把几个人拖进去,其中一个伤势较轻的刚要爬起来跑,跟着叶以深来的方毅已经上前一脚撂翻了他。

人全都扔进去后,经理奉承的笑道,“叶先生,千万别闹出人命,不然公安局那边不好交代。”

叶以深拍拍他的肩膀,“放心,不会让你们难做的。”

“谢谢,谢谢。”有了他这句话,酒吧经理立刻把心放进了肚子。

然后,叶以深噙着烟独自走进了包间,接着就听到一阵撕心裂肺的鬼哭狼嚎声,声音由大变小,渐渐消失。

站在门外夏晴天当然不会担心叶以深的安危,她只是有些奇怪,叶以深居然会替自己出头。

两分钟的时间,里面一片安静,叶以深拉开门出来,嘴里的那根烟才燃了一半。

“我去看看,”赵峰激动的跑进去看了眼,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以深,你这身手还是这么好。”

叶以深斜着瞥了眼他,“比你强。”

“我那是给你留着呢,这美女又不是我的,”赵峰冲他挤眉弄眼。

叶以深脸色没有多少变化。淡漠的穿上西装说,“这次谢了。”

“咱兄弟谁跟谁?你上次还把我送到医院了呢。”赵峰搂住他的肩,“走,好不容易碰上,去喝一杯。”

“不了,我那边还有应酬呢,先走了。”

“好吧,下次约。”

叶以深朝楼梯走,夏晴天本想跟上他,可又听说还有应酬,又僵住脚步不敢动。他走到楼梯口的时侯不耐的回头,“还不走?”

夏晴天眼波一闪。对赵峰又说了个谢谢,赶紧跑过去。

赵峰很好奇的盯着两人的背影,这是几个意思?到底是不是情人关系啊。

车上,夏晴天局促的坐着,叶以深在旁边抽着烟不说话,方毅很有眼色的站在车外。

半晌,叶以深吐了口青烟才问,“怎么回事?”

夏晴天咬着下嘴唇,眼底露出一丝怒意,小手紧紧攥在一起,“夏薇薇骗了我,说是朋友过生日。她却对那些人说……说……”

“说什么?”叶以深的表情笼罩在烟雾中,看不清。

“说我是坐台的!”夏晴天齿间磨出这几个字。

叶以深表情还是淡淡的,眼底却有了波动,后面发生了什么,想想就知道。

他有些不理解,“她不是你的姐姐吗?”

“她是想让我死的姐姐,”夏晴天咬牙切齿,眼角瞥向身旁的男人,“因为这样,她就能成叶家的女主人了。”

叶以深冷哼一声,带着讥讽,“叶家女主人?”

“难道不是吗?你对她有求必应。难道不是想让她成为叶家女主人?”

叶以深终于把视线看向夏晴天,抬手捏着她的下巴,眸中带着笑意,“你吃醋了?”

“没有,”夏晴天平淡的说,“只是,如果你想让她成为女主人,就清楚的告诉她,免得她总是找我麻烦,恨不得杀了我而后快。”

叶以深冷笑,慢悠悠的说,“叶家,不会有什么女主人。”

如此,夏晴天更加想不通了,“那你到底为什么要留下她?”

“为了折磨你啊。”叶以深故意说。

“你……”夏晴天气的脸都红了,也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扭过脑袋不说话。

“方毅,开车。”

两人一路无话,回到叶家夏晴天直奔浴室,将身上洗了整整三遍,皮肤都快搓出血了才住手,她心中没有伤感,因为她对夏薇薇早就没有了感情,只是很绝望,血缘什么的……都是狗屁!

换好衣服,夏晴天把晚上穿的毛衣和牛仔裤团成一团,下楼直接扔进了垃圾桶。

这时,一辆车子远远开了过来,是送她们去酒吧的那辆车,夏薇薇回来了。

车里的人也看到了她,酒吧出事的时侯,夏薇薇一直躲在暗处没敢出来,现在,她不得不面对夏晴天的质问,不过她的态度无所谓,主要是叶以深,搞定叶以深,夏晴天根本不足挂齿。

回来的路上,夏薇薇就想好了对策,所以看见夏晴天,她一点都不心虚。

下车,夏薇薇首先发难,“晴天,你跑到哪里去了,怎么自己回来了?”

夏晴天冷眼看着她,“夏薇薇,你是不是巴不得我乖乖待在那里任由那群混蛋来?”

“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夏薇薇装傻充愣,反正包间里发生了什么事情。现在只有她们两人知道。

“我说什么你心里清楚。”

“我是真的不明白。”

二人站在屋外对峙,萧瑟的秋风吹来,夏晴天不由的打个冷颤。

“少夫人,夏小姐,少爷请二位进来说话。”

夏晴天转身进屋,她倒想看看夏薇如何颠倒黑白。

客厅里,叶以深懒洋洋的看国际财经新闻,手里把玩着遥控器,看不出心情的好坏。

夏薇薇连忙走过去倚在他身边,恶人先告状道,“以深,晴天也太过分了,我好心带她出去玩,她提前走了,还害得我那些朋友受伤。”

叶以深挑挑眉,“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带她去参加朋友的生日派对,朋友给她敬酒,她不喝也就罢了,还用酒瓶砸了我朋友的脑袋,最后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不见了,我那些朋友一个个都进了医院。”

夏薇薇说的很简单,却激起了夏晴天的满腔怒火,“夏薇薇,你那些朋友是敬酒吗?你不要睁眼说瞎话。”

“我怎么胡说了,事实就是如此啊,我朋友客客气气的敬你酒,你发哪门子疯,怎么能动不动就打人呢?”

“他如果不动手动脚,我能用酒瓶砸他吗?”

夏薇薇的表情更加委屈,“他什么时侯动手动脚了?你不要血口喷人!”

“那我问你,你都和你朋友怎么介绍我的?”

“我就说你是我妹妹啊,”夏薇薇脸上看不出一点破绽,“晴天,你可是我同父异母的亲妹妹,我怎么能让他们对你动手动脚呢?”

夏晴天冷喝一声,“哈,夏薇薇,我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才有你这么个狠心的姐姐。”

“晴天,你说话要讲真凭实据的,想让我离开叶家就直说,这么栽赃陷害有意思吗?”

“你向我要真凭实据?我有,”夏晴天转向一直表情淡漠的叶以深,“你没来之前,是赵先生救了我,那几个人和赵先生有话语争执,你若不信可以问问赵先生。”

夏薇薇怔住,对啊,她怎么忘了那个桃花眼?

叶以深沉默着没有说话,夏薇薇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生怕他真的给那个姓赵的打电话。

一秒、两秒、三秒……

时间仿佛凝固住了一样,客厅里的气氛压抑的让人喘不过气。

许久,叶以深才淡淡的说,“你以后不要带她去那种地方了。”

夏薇薇大大的松口气,笑意吟吟的说,“我知道啦,以后再也不去。”

夏晴天吃惊的看着他,但很快就释然了。

自己在期待什么?他从来对自己都不是公平的,哪怕是他亲眼所见,他也不会相信自己,为什么还要期待他会给自己一个公道?

或许他说的那句话是真的,让夏薇薇来叶家,就是为了折磨她。

苦涩的遥遥头,夏薇薇上楼睡觉,背影是那么的孤独寂寞。

叶以深只扫了一眼,视线就回到了电视上,理智上,他是相信夏薇薇多一点,因为他在麻痹自己,夏薇薇是救了自己的那个女孩,她不应该是夏晴天说那样。

客厅里只剩下叶以深一人。王管家送来一杯清茶,忍不住问,“少爷,你相信夏小姐说的?”

叶以深抬抬眼皮,“我不想怀疑她。”

他已经被苏清雅骗了一次,这次,他选择相信夏薇薇。

王管家似乎听出了话中的意思,悄然退下没有言语。

这一晚,夏晴天一直在做噩梦。梦中,她被几个男人团团围住,她想跑却被人绑住手脚,她哭喊着让叶以深救她,可他却悠闲的坐在一边看热闹。绝望之中,她的手中多了一把刀,夏晴天疯狂的砍向所有人,鲜血浸湿了她的衣袍,漫过她的脚踝,一回首,所有人都倒在血泊中狰狞,包括叶以深……

夏晴天一身冷汗的从噩梦中醒来,外面的天色渐亮,她隐隐觉得下腹难受,一个激灵,她连忙跑到卫生间。内裤上一片血。

上个月推迟了那么久,这次却提前这么多天,夏晴天都快无语了。

有了叶以深的维护,接下来的几天夏薇薇在叶家愈发的放肆,尤其是对夏晴天。

“夏晴天,你做的这是什么饭?咸死了,重做!”

“夏晴天,去把楼梯打扫干净。立刻!”

“夏晴天,你这件衣服简直太丑了。换了!”

“夏晴天……”

她的刁蛮行为夏晴天始终都在默默忍受,叶以深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直到这天,夏晴天真的忍不住了,和夏薇薇厮打在一起。

事情的起因很简单,夏薇薇拿了一大堆的衣服扔到夏晴天的面前,“把这些衣服都洗了。”

“洗衣房里有洗衣机,或者你可以送干洗店。”夏晴天语气很冷,她快要受够这个女人。

“我的衣服必须手洗。”夏薇薇双手插在腰间。

“那你可以去找女佣。”

“你现在就是我的女佣。”

“哼!”夏晴天冷笑,真是脑子有病。

夏薇薇瞬间被她激怒,一把抽了她手中的书,“你去不去洗?”

夏晴天从躺椅上起身,眼眸中没有丝毫温度,“夏薇薇,我不是你的女佣,想要手洗,要么去找别人。要么自己去洗,现在把我的书还给我。”

夏薇薇哪里会怕她,嘲讽的低头看了眼手中的书,“《当代新闻采访》?哈哈,夏晴天你还想当记者啊,也不看看你有几斤几两。”

“我有几斤几两不用你操心,把书还给我。”夏晴天压抑着心中的暴躁。

夏薇薇笑滋滋的摇着书,“我就是不给,你能把我怎么样?”

夏薇薇从小学习就不好,高中毕业后勉强上了个大专,夏爸爸带夏晴天回来后,夏薇薇不但嫉妒她的美貌,还嫉妒她考了一个好大学。于是经常冷嘲热讽说,就算毕业了也找到好好工作,还不是给人打工。夏晴天有时气不过就说,总比你大专毕业强。

然后不可避免的就会发生一场战争。

“夏薇薇,我忍你不是一天两天了,把书给我,否则我就不客气了。”

“哈哈哈,真是好笑,”夏薇薇一手拿着书,一手指着地上的一堆衣服说,“你把这些衣服手洗了,我就把书还给你。”

夏晴天深吸一口。猛地伸手去夺,却被夏薇薇避开。这些年两人打了无数次,对方什么套路都比较清楚。

“好,我洗。”夏晴天气呼呼的抱起一大堆秋装下楼,夏薇薇也跟着来到洗衣房。

“用凉水洗。”夏薇薇见她给盆子接热水,突然开口道。

这个季节用凉水洗,她摆明了就是要整夏晴天。

洗衣房的女佣一看情况不对,立刻退出了洗衣房,站在窗边看热闹。

夏晴天在心中默念要忍,要忍,不要跟她起冲突。

冷水入盆,夏晴天扔进去一件秋装。手刚碰到冷水就一股寒意袭来,她的大姨妈还没有走,碰凉水是大忌,可是眼下她没有办法。

倒入洗衣液,夏晴天慢慢的搓着手中的衣服,才洗了几分钟,她突然闻到一股烧焦的味道,抬头一瞧,夏薇薇不知道什么时侯拿来了一个打火机,而她点燃的正是自己的课本。

这下,夏晴天的怒火彻底被点燃,放在手中的衣服去抢救自己课本。

“夏薇薇。你个混蛋!”夏晴天顾不得被火烧,一把夺过她手中的书扔在地上用脚踩灭。

纵使抢救及时,书已经被烧了大半。

夏晴天回头看夏薇薇,眼眸发散着狠意。

夏薇薇很是无所谓的拍着手说,“看什么看,太冷了,我烧火取暖……”

“啪!”

夏薇薇的话还没有说话,一个响亮的耳光甩在了她脸上,脑袋“嗡”的响了下,她不敢置信的回头看夏薇薇,回过身后指着夏晴天怒吼,“你竟然敢打我!”

“啪!”又是凌厉的一巴掌落在另外半张脸上,带着熊熊燃烧的怒火,夏晴天还是有些后悔,早知今天要打架,昨天就不应该剪指甲。

“我打的就是你,怎么样!”说着,夏晴天在对方还没有反应过来时,一脚将她踹翻在地,夏薇薇没有站稳,“咚”的摔进硕大的水盆里,浑身瞬间湿透。

夏晴天已经忍了她很多天了,但人总有个临界点,一旦冲破这个临界点,就会变得不管不顾,只想把心里的怒气全都发泄出来。

此刻,夏晴天就是如此。

当然,夏薇薇也不是吃素的,抓起手边的湿衣服朝夏晴天扔去……

趴在门口的女佣一看打起来了,赶紧跑去报告王管家。

“什么?打起来了?”王管家也吓了一跳,不是让少夫人忍吗?她这几天也忍的挺好,怎么突然就爆发了?

王管家一边朝洗衣房跑,一边问女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唉呀,那个夏小姐让少夫人给她洗衣服,要手洗,还不许用热水,少夫人正洗着呢,夏小姐却把一本书给点着了,好像是少夫人的书,这下少夫人不干了,就扑上去打她……”

“你离开的时侯,谁占了上风?”

“少夫人打了夏小姐两巴掌,还踢了她一脚,我走的时侯夏小姐扔了一件试衣服……”

王管家理智上虽然不赞成夏晴天的做法,但心里却不由的鼓掌。

在叶家这么多年,他还从来没有遇到比夏薇薇更难伺候的。

两个人还没有到洗衣服,就听到里面传来女人的厮打声,待走近一看,王管家不由的眯起了眼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