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求你,开始向着她了/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时,洗衣房里的两个女人揪打在一起,但显然夏晴天占了上风,压在夏薇薇的身上,扯着她的头发乱打。而夏薇薇则在不听的污言秽语的辱骂,那话堪比泼妇骂街。

第一次见女人打架,王管家颇感震撼,自从这个夏薇薇来到叶家,王管家的眼界提高了不少。

女佣看王管家站在窗边操着手不动,小声问,“王叔,你不进去拉开吗?”

王管家意味深长的笑道,“急什么?等会儿我让你进你再进。”

“哦,好好。”女佣虽然不懂王管家是什么意思,但是知道听王管家的没错。

夏晴天憋了好几天的怒火在今天彻底爆发,一边揪夏薇薇的头发,一边扯她的耳朵,怒声道,“夏薇薇,今天咱们新账旧账一起算,我豁出去了。”

夏薇薇的头发被揪下好几戳,急了,慌乱中抓到一袋洗衣液,猛的朝夏晴天的脑袋砸去,夏晴天闪身避开,洗衣液砸在瓷砖墙壁上。“砰”的溅出来许多。

夏薇薇也趁此机会,用力将压在自己身上的夏晴天推开,后者一个趔趄倒在地上,夏薇薇正要扑到她身上的时侯,王管家忙对女佣说,“快去拉住夏小姐。”

女佣严正以待,得到命令立刻跑进去抱住夏薇薇,没有让她的计划得逞。

“你是谁?你放开我,我今天要好好教训这个野种。”夏薇薇张牙舞爪还想向上扑,奈何女佣的力气比她大多了,她根本就挣不开手。

这时,王管家假装急匆匆的跑进来,双手一拍大腿,“哎呦,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少夫人,你怎么躺在地上啊,快起来起来。”

说着话,王管家便将夏晴天扶了起来,这下,女佣知道王管家刚才说“急什么”是什么意思了,原来大家都看这个新来的夏小姐不顺眼啊。

“放开我!”夏薇薇尖叫,她的脸被两个耳光打肿,身上的衣服湿漉漉的,脖子上多了很多抓痕,长长的头发半湿不干的黏在脑袋上和脸上,样子非常的狼狈。

反观夏晴天。她除了上衣比较乱之外,模样没有多少变化,显然,在这一场短暂的较量中,她是绝对的胜利者。

王管家陪着笑,“夏小姐,您消消气,我们叶家有规矩,绝对不能发生斗殴事件,否则会有非常严重的惩罚。”

“是这个贱人先动手的!”夏薇薇指着夏晴天骂道。

王管家依旧皮笑肉不笑,“不管是谁先动的手,都到此为止,如果夏小姐有什么冤屈等少爷回来了可以跟他去说。”

夏薇薇快要被气疯了。从小到大她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说话未免有些口不择言,“好啊,你们一个个都帮着这个贱人,我要告诉以深,让他把你们全都赶出叶家。”

王管家的脸色终于冷了下来,轻轻撂了两个字,“请便。”然后对夏晴天说,“少夫人,你先回房休息吧。”

夏晴天知道王管家是在帮她,反正这场架打也打了,自己还打赢了,实在没有必要再恋战,于是点点头弯腰捡起那本被火烧过又被水浇了的课本,转身出了洗衣房。

“夏晴天,你这个不知哪里跑出来的野种,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女人的污言秽语仍在耳边,夏晴天却当作没有听到,这样的话,她在夏家那三年已经听过无数遍,起先还会放在心上生生气哭一场,后来想通了,就当是一只恶狗在乱叫,她总不能和恶狗一般见识。

她就是有些可惜手上的书,期末考试,这本书是重点。她上课的时侯在上面记了许多笔记,现在全没了……

但愿图书馆有这本教材,否则,她就只能找已经大四的师兄师姐们借书了。

想到这些,夏晴天只后悔自己的那两巴掌打轻了。

至于叶以深回来会如何惩罚自己,她已经无暇去关心了,关心了也没用,该来的总会来。

夏晴天离开后,洗衣房只剩下三个人,王管家脸上又浮现起一抹笑意,温和的说,“夏小姐,您先冷静一下,有话好好说。”

夏薇薇面目狰狞,“我都成这样了,你还让我冷静?你们少爷是怎么交待你的,难道你忘了?”

“少爷交待的事情我自然不敢忘,不过我觉得夏小姐眼下最重要的事情,还是赶紧收拾一下您的妆容,少爷快回来了,让他看到您这幅样子,只怕……”王管家没有说完,夏薇薇却已经看向了墙上的一面镜子,不由的尖叫一声。

夏薇薇被镜子中的女人吓了一跳,这还哪是自己啊,分明是从水里捞出来的女尸,她可不能用这个样子去见叶以深,男人都是视觉动物,他同情心还没有起来先被自己吓到了怎么办?

“放开我,我要回去洗澡换衣服。”夏薇薇的情绪平复了一些。

王管家冲女佣点点头,她重新获得自由,整理了一下衣服向外走,嘴里还在不断念叨,“贱人贱人,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不会放过你的……”

看着她的背影,王管家莫名的觉得有些痛快,又不免替夏晴天担心。

不行,他要赶在夏薇薇恶人先告状之前,把这件事告诉叶以深,要不然还不知道这个女人会添油加醋把事情说成什么样子。

“我的妈呀,夏小姐下手真狠,我的手都被抓破了。”女佣吹着自己的手背,抱怨道。

“等会儿去医疗室拿点药抹上,”王管家叮嘱了一声就急匆匆离开了。

不到十分钟,洗衣房发生的事情就传遍了整个叶家,这次大家终于站在了同一战线,露出了同一表情,那就是幸灾乐祸。

可见夏薇薇这段时间在叶家是多么飞扬跋扈,不知收敛。

大家都有些兴奋和紧张,不知道叶家的男主人会如何处置这件事。

因此,当叶以深的车驶近叶家别墅的时侯。气氛变得有些诡异。很多原本不当班的女仆都隐藏在楼梯的各处,听着客厅里的动静。

王管家在主人下车的那一秒就迎了上去,脸色凝重的说,“少爷,下午家里发生了一点事情。”

叶以深眉头蹙起来,多少年了都没有见过王管家这个样子。

“什么事?”

“哎,下午的时侯,夏小姐让少夫人给她洗一大堆衣服,要手洗,还必须用凉水,你说这么冷的天,用凉水洗那不是折腾人嘛,少夫人不想和她起冲突也没有拒绝。就去洗了。结果夏小姐不知又怎么了,把少夫人的一本书烧了,就是她的课本,这回少夫人没忍住……”

叶以深一边向客厅走,表情变得有些淡,“吵起来?”

“岂止啊,她们在洗衣房打起来了。”

“什么?”叶以深都惊讶了,夏晴天这几天如此消沉,还能和夏薇薇打起来?看来是真的被逼急了。

主仆二人刚说完,一个身穿白色长裙的女人哭喊着就飞过来了,“以深,你终于回来了,你再不回来。我快要被夏晴天打死了。”

王管家头皮一阵发麻,看了眼同样露出不耐之色叶以深,悄悄站在了一旁。

“以深,以深,你看我的脸,我要被毁容了。”夏薇薇哭哭泣泣,仰着头诉苦。

叶以深眼皮抬了下,看到夏薇薇那张肿成包子的脸,差点没忍住笑出来。

苍天可鉴,这不是他的本意。

他干咳了一声,脸色凝重的问,“发生什么事情了。”

“夏晴天,那个贱人。”夏薇薇痛斥,却没有发现叶以深的眼底闪过一丝冷意,她继续说,“我让她帮我洗几件衣服,她不洗就算了,还骂我,说我在叶家什么都不是,没有资格命令她。就算是妹妹帮姐姐洗几件衣服又怎么了?她不愿意就罢了,我也不强求,可是她也不知道发什么疯,扑上来就打我,你看我的脸,还有脖子,这些全都是她抓的。”

叶以深淡淡的扫了眼,冷不丁说,“夏晴天我还是比较了解的,你不踩到她的底线,她一般不会有过激的行为。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事情?”

夏薇薇愣了两秒,不自在的撩了撩半湿的长发,眼睛不敢直视叶以深,舔舔嘴唇说,“她……她骂我骂的难听,我气不过就烧了她的书。”

叶以深垂着眸没有说话,他虽然是个商人,但也是个非常喜欢书的人,要不然书房也不会藏了那么多孤本。

烧书?真是有教养。他心心念念的女人,怎么会是这幅模样?

夏薇薇看他的表情顿时有点怕,语气软了许多,倚在叶以深身边柔声说,“以深,我当初留在叶家,你答应过我,说什么事都会让我顺心,让我把叶家当成自己的家,绝对不会让我受一点委屈,这才多久啊,夏晴天就这么欺负我,你说的话还算不算啊。”

“那你想怎么办?”叶以深默了片刻,沉声问。

站在旁边的王管家听到这句话,抬眸看了眼少爷,心里开始替夏晴天哀悼。

夏薇薇立刻精神,双眼放光,“当然是还回去,她是怎么对我的,我也要怎么对她,而且是加倍。”

叶以深心中升起一股厌恶,苏清雅虽然骗了他,但是她的心却是善良的,这就是他最后还能存着一点仁慈放她离开,而眼前这个女人,为什么让他如此的难以接受呢?

明明什么线索都对的上,可他隐隐觉得。那晚的女人并不是她。

“以深,好不好嘛。”夏薇薇摇着他的胳膊撒娇。

男人仰面沉思,沉默片刻说,“我喜欢优雅大方的女人。”

夏薇薇怔住,立刻明白过来,他的态度很明显了,不赞成她的说法,难道自己就白白被打了吗?她咽不下这口气,她以后在叶家还怎么住?那些下人要怎么看她?

“那……那我就……”夏薇薇挤出两滴眼泪,“那我就白被她打了吗?”

叶以深很是头疼,想了想说,“王管家,告诉夏晴天,从今天起,没有我的命令不许踏出房门一步,任何人也不许去探望。”

“是,是,我立刻去通知。”王管家脸色未变,语气中却透着喜悦,少爷这是在帮着少夫人啊,这样她就不用被夏薇薇各种手段折磨了。

夏薇薇显然很是不满,“就这么惩罚了?”

“你还想怎么样?”叶以深也来了脾气。

“可是……可是……”

“我累了,不想谈这件事,等会儿我让王管家把药膏送到你房间,听说很好用。”说完,叶以深就起身上楼,因为这个糟心事,他晚饭都懒得吃了。

夏薇薇盯着他的背影,指甲抠进了沙发坐垫中。

夏晴天得知这个结果,呆了能有半分钟,“就这么简单?没有其它了?”

“没有了,”王管家笑眯眯的说,“少夫人,虽然少爷嘴上不说,但是他心里还是向着你的呀。”

夏晴天翻个白眼,“他只是这次智商在线罢了,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王管家呵呵笑了笑,“晚饭我会让女佣送上来的。”

“谢谢王叔。”

“别怪我多嘴啊,”王管家看了看周围,压低声音说,“你就是嘴硬,瞅个机会求求少爷,让他放你去学校读书,这才最重要,千万别为了赌气,把大事给耽搁了,你算算,你都多久没有去学校了?”

夏晴天心中涌起一股暖流,在这个家,也只有王管家是对她诚心实意的好。

“王叔,我知道了。”其实她也很着急,只是总找不到合适的机会。

“心里清楚就好。我先走了。”

苏清雅的电话依旧打不通,夏晴天更加的着急,她担心她出事,她曾经说过喜欢叶以深,却被叶以深亲自轰出叶家,万一想不开呢?

一想到这些,夏晴天就想迫不及待的去学校。

憋了一肚子怒火的夏薇薇回到自己房间,打电话给妈妈吐槽,陈晓芬也跟着骂了夏晴天两句,然后问女儿,“薇薇,你和叶以深发展到什么地步了?”

“没多少发展,”夏薇薇很是沮丧的说。

“你这丫头怎么这么傻呢?外面多少女人想扑到叶以深身上呢,你现在是近水楼台先得月,还不赶紧抓紧时间?薇薇,男人没有不爱新鲜的,夏晴天去了叶家那么久,叶以深怕是早就厌烦了,现在是你的好机会啊。一定要抓住知道吗?”

夏薇薇脸上没有丝毫羞涩,“妈,我本来就打算今天去的,可这不是破相了嘛,总要伤好了。”

“那你要抓紧啊,叶以深就是个巨大的宝藏,你不去挖就会有别的女人去挖,可千万不要犯傻,”说到这,陈晓芬的声音小了很多,“该放开的时侯要放开,男人啊,在床上都喜欢浪的,知道嘛?”

“妈妈,我知道,你就放心吧。我一定会把叶以深拿下的。”夏薇薇信誓旦旦的说。

“那就好,有问题就给妈妈打电话,妈妈替你解决,早点休息。”

“拜拜妈妈。”

挂了电话,夏薇薇的心情好了很多,脸上涂了药。就开始琢磨什么时侯,用什么样的方式爬上叶以深的床。

这天,叶以深和夏薇薇的餐厅吃早饭,后者脸上的伤已经彻底好了,而且没有留下任何疤痕。

“以深,我想求你一件事。”夏薇薇娇笑着说。

“什么事?”

“我能不能去你们公司上班啊,我以前学的是秘书专业,可以去给你当秘书啊。”夏薇薇整日无所事事,想和叶以深多一点相处时间,这样她的机会就更多了。

叶以深撕面包的手指未停,微笑着说,“我的秘书处名额满了。”

“那就增加一个嘛,反正也是你一句话的事情。”夏薇薇嘟着嘴巴说。妈妈曾经说过,她这个表情最可爱。

叶以深视而不见,“公司有公司的规定,人事方面我管不着。”

“怎么会?你是总裁啊,”夏薇薇的表情很是委屈,“你是不是不想让我去你们公司,所以才找这么多借口啊。”

叶以深觉得自己太阳穴又开始疼了,强打起精神安慰她,“薇薇,每个公司都有自己的规章制度,而且订制度的人就是我,难道要我带头去违反?这样吧,你如果觉得无聊,就去逛街,想买什么就买,上次那张卡是信用卡,上限很高,你随便刷。”

“可是我也想去上班嘛……”

正说到此,叶以深的手机响了,他拿起来看了眼,表情有微小的变化,但是接起来语气还是那么冰冷。

“喂?”

“叶先生,我有事想和你谈谈,你现在有空吗?”

叶以深放下手中的面包,靠在椅背上,嘴角挑起不可察觉的笑意。“有空。”

“那我……去餐厅找你。”

“可以。”

通话结束,叶以深就把手机反扣在桌面伤,他好像有两天没有见到这个女人了,突然有些好奇,她能有什么事情找他谈。

夏薇薇敏锐的捕捉到他嘴角的笑意,心中暗惊,刚刚那通电话隐约能听到是个女人。

“谁的电话啊。”夏薇薇忍不住试探着问。

叶以深的眼眸骤然冷了下来,瞥了眼她,他觉得自己愈发讨厌这个女人了,打听他的隐私?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做。

只是一个眼神,夏薇薇浑身发冷,忙笑道,“我随便问问的。没有别的意思。”

叶以深淡漠的笑了笑,瞬间没有了吃饭的心情,眼神不自觉的看向餐厅的入口。

很快,给他打电话的那个女人出现在了视线中,她穿着一件浅白色毛衣,一条牛仔裤,头发干净利落的束在脑后,脸上未施粉黛,却透着一抹粉色,一双眸子看似沉静,却压不住眼底的那点欣喜。

她是真的没有想到,叶以深会给她面谈的机会。

这样清爽的丽人,任谁看了。都会心生喜欢。而叶以深看了,却只有一个想法,她的皮肤似乎又白了,不知道其他地方……

“你怎么出来了?”夏薇薇看到她火气唰的冒出来,而且还是如此亮眼的她。

夏晴天没有理会,直接走到叶以深跟前,脸上虽然没有笑,但是微弓着身,态度放的很低。

“叶先生,我有件事想和你商量。”她淡声说。

叶以深手指在桌面上轻轻的敲,惜字如金,“说。”

“我想去学校,我已经落了很多课。快要期末考试了,如果再旷课下去,我大三就要重修了。”夏晴天低着头,一双黝黑的眸子直直的看着他,带着从未有过的希冀,煞是动人。

“不行!”横空差过来一句话,是夏薇薇。

夏晴天还是没有理她,而是继续看着叶以深,见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揪着手指,用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求你。”

这两个字如此轻柔,像是一根羽毛。慢慢的刷过叶以深的皮肤,落进他的耳中,激起他埋在心底的小火苗。

“不行,我不答应!”夏薇薇看着两人无声的交流,心中一急,忙挽上叶以深的胳膊撒娇,“以深,她才关了两天,就这么放了,那我岂不是太委屈了。”

叶以深似乎没有听到夏薇薇的话,一双深邃的眸子还是盯着夏晴天,直盯的她有些脸颊泛红,才不动声色的摆脱另一个女人的牵制。起身俯身在夏晴天耳边呼气,“我要是答应,你怎么谢我?”

夏晴天浑身一麻,脸红的更厉害,抬眸对上他的视线,粉唇微启又说了两个字,“随你。”

叶以深浅浅笑了,什么话都没有说,从她身边经过。

夏晴天懵了,他这是答应了还是没答应?

夏薇薇得意的看着她,哼!叶以深还是听她话的。

就在这时,叶以深的声音飘了过来,“还不去收拾东西。我上班快迟到了。”

“好,立刻。”夏晴天开心的差点跳起来,根本来不及看夏薇薇愤怒的表情,飞奔着去楼上拿书包。

叶以深是个骄傲的男人,他办事只会听从自己的内心,当然偶尔也会看别人的面子,但这并不代表他事事都要听从其他人,尽管这个人曾经救过他的命。他待夏薇薇如上宾,是因为他有些许的愧疚,他乐意。如果他不乐意了,给笔钱直接打发,哪里会留她住在叶家。

如今夏薇薇不断在失去他的这点“乐意”却不自知,除了不了解叶以深,还有一点就是太高看自己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