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产生怀疑,调查真相/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以深穿上西装来到门口,看到门口的保时捷,淡淡说了句,“换一辆。”

方毅呆了半秒,猛然看到从别墅里跟出来的夏晴天,立刻福灵心至,说了声“是”,便将保时捷开回车库,换了辆车厢宽敞,隔音效果好的黑色悍马。

叶以深瞄了眼方毅,长腿一抬坐进了后车座,方毅美滋滋的笑了笑,看来是换对了。

“老板,先去送少夫人去学校吗?”

叶以深轻嗯了声,转头看着窗外,手指却在大腿上敲了敲,似乎在计划着什么。

夏晴天正襟危坐,努力压抑着去胸腔中的兴奋,好久没有去学校,不是一般的激动。

车子缓缓启动,方毅很有眼色的将隔离板升了起来,他是个聪明又贴心的小跟班。

车子的空间不大,叶以深几乎都能嗅到夏晴天的身上那熟悉的味道,撩得他的心火一簇一簇得燃烧起来。

“夏晴天,”他突然开口,嗓子竟然有些干涩。

“嗯?”夏晴天讶然回头。对上他忽明忽暗得眼神,心里陡然一颤,他这个眼神……再熟悉不过了。

叶以深看着她的小动作,挑挑眉不怀好意的笑道,“你躲什么?”

夏晴天僵住,“我没躲啊。”

“过来!”他命令道。

“干什么?”夏晴天又不自觉的往后躲了下。

叶以深嘴角的笑意更深了,“你该不会忘了,几分钟前你答应的事情吧。”

夏晴天脸瞬间就红了,不敢去看他的眼睛,声音小道几乎嘀喃,“可以……晚上吗?”

这个男人为什么随时随地都会发情,光天化日的,他不是说上班快迟到了吗?

“晚上自然有晚上的事,或者,”叶以深顿了顿威胁道,“我可以让方毅掉头,你继续回去关禁闭?”

“不,我……”夏晴天咬咬牙,放下羞耻和自尊心,“你……你想让我干什么?”

“你先过来。”叶以深眼眸更加幽深,里面的小火苗快要燎原之势。

夏晴天小心翼翼的挪过去,长发刚扫到他的皮肤,身子一晃就被男人抓到怀中,吻,瞬间,呼吸间全是男人的味道。甘洌清爽,带着浓烈的侵袭和霸道。

女人的脑袋被扣着承受男人的力道,他自然不会满足这简单的轻吻,很快,就有了动作。

夏晴天理智有瞬间的回神,慌乱中按住他的手,用哀求的语气求道,“别这样好吗?”

当然不好,叶以深来了兴趣谁也挡不住。

叶以深无视她的请求,声音暗沉又嘶哑,“解皮带。”

夏晴天的脸红到了脖子,“不要。”

“别让我说第二遍。”叶以深炙热的气息很浓烈。

夏晴天毫无选择,闭着眼睛摸索了一会儿。只听很轻很轻一声“吧嗒”,皮带解开了,就在此时,车子突然颠簸了一下,应该是车轮压上了减速带。

夏晴天本来重心就不稳,这么一颠,向前一下,手不可控制的按在了他的一个东西上。

“呲——”叶以深倒吸一口气,低声怒吼道,“夏晴天,你想谋杀我吗?”

夏晴天立刻举起双手,慌张的解释,“没有没有,我不是故意的,是车子……”

叶以深狠瞪她一眼,也不再客气,手上用了点力气,随后就开始了占据自己的主导地位。

“别这样……啊——”夏晴天话还没有说话,就是猝不及防的对待。

然后越演越烈。

车外是不断经过的车流,方毅听到车外偶尔传来的响动,很配合的将车速减慢,他想,以40码的车速开到学校,这个时间足够了吧。

一辆几百万的扎眼的黑色悍马像只蜗牛一样在路上爬,旁边一辆辆摩托车和电动车超过它时,都会好奇的看一眼。

方毅面色不变。在心中暗暗嘀咕,你们哪里知道车里现在发生的事情。

后车厢,夏晴天束起来的长发散开,如瀑布般垂在胸前和身后,雪肤黑发,极具视觉冲击。

车里的气温越来越高,叶以深结实的肌肉上有汗珠流下,魅惑至极。

厮缠中,夏晴天想到了什么,于是对他说道,“别留下痕迹,我还要去上学!”

她不说还罢了,一说反到提醒了叶以深,种了好几颗草莓才罢休,他就是要告诉其他人,这是有主的女人,不要打她的主意。

车子缓缓停在校门口,方毅很自觉的下车抽烟,等待里面完事。

五分钟左右,夏晴天面色潮红,毛衣微微不整,头发也稍有些凌乱的从车里下来,双腿一软差点跪在地上,引来后座某人一声嗤笑后,她回头瞪了他一眼,将书包一背,拉高毛衣领子勉强遮挡住那些吻痕,匆匆忙忙又脚步不稳的向学校走去。

秋风很凉,吹在身上带走身上的燥热和烦恼,另她整个人都清醒了许多。

再次踏入学校,看着熟悉的校园,夏晴天居然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不可避免,夏晴天再次被老师狠狠批评了一顿,她一直低着头诚恳道歉,并且承诺以后不会发生类似事情,老师才放过她。

早晨有节专业大课,同学们都惊讶于夏晴天的突然出现,有平时关系好的同学主动问,“晴天,你好久都没有来上课了。”

夏晴天尴尬的笑笑,“家里有点事。”

“哦,”同学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有说话,气氛仿佛恢复了正常。

夏晴天坐在经常坐的位子上,四处环顾了一周没有看到苏清雅的身影,快上课了,她怎么还不来?

正想问前面的同学最近苏清雅有没有来上课,铃声响了,老师走进教室,喧闹的气氛顿时安静下来。

夏晴天隐隐不安,苏清雅还没有来。

老师开始点名,一个接着一个。点到苏清雅的名字时,没有人回答,老师清清嗓子抬起头,“苏清雅。”

“到,到!”教室外面传来清脆又焦急的声音,接着,苏清雅的身影出现在教室门口,穿着黑色的棉衣,扎了个马尾,脸上透着粉色,瘦了,皮肤也黑了一些,手里夹着一个书包。她微喘着气。一看就是刚跑过来的。

老师撇头看了她一眼,“进来吧,下次不许迟到了。”

“谢谢老师。”苏清雅鞠了一躬走进教室。

看到她的刹那,夏晴天的眼眶微热,她没有事,真好。

苏清雅拾阶而上,向教室后面的空座走去,目光掠过那张熟悉的脸时,僵了一两秒,眼波流动,鼻子有些酸。

她没有走过去,两人对视了几秒钟后,苏清雅就近找了个空位坐了下来。

前半节课。夏晴天根本就没有听老师讲了些什么,一颗心全在苏清雅身上,想着等会下课了要不要过去打招呼,第一句话说什么,她会不会不理自己等等。

直到后半结课,夏晴天才勉强听进去,时间也就过快了。

课间休息,夏晴天没有过去,苏清雅也没有过来,两个人之间似乎隔着千山万水。有个女生来到夏晴天旁边,神秘兮兮的问,“晴天,你和土木学院的张远有没有谈过啊。”

再次提起这个男生。夏晴天不禁皱起了眉头,果断的说,“没有。”

“那土木学院那帮家伙还说是你害得张远出国了。”女生表情有些不屑。

夏晴天惊讶了一下,“张远出国了?”

“对啊,你不知道吗?就前几天的事情,听土木学院的人说,他住在医院住了一段时间后,来到学校就直接办了退学手续,出国了。”

“这个……我不知道啊。”

夏晴天的确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这样也好,免得在学校碰到,她会忍不住扑上去打他。

女生继续八卦,“张远的舍友说,是因为张远情场失忆,所以远走他乡了,而且,那个绯闻女主角就是你,还说的有板有眼的。”

夏晴天干巴巴的笑了笑,“呵呵,怎么可能是我,我……我和他就是普通朋友。”

“我就说嘛,我们传媒学院的院花,怎么也要配个男神校草级别的。”

夏晴天冲她又笑了下,不小心露出脖子上的紫青吻痕,女生说话不经大脑的问了句,“你脖子上怎么了?”

夏晴天连忙将毛衣领子拉高,不自然的说,“没,没什么。”

女生似乎反应过来,脸上一红眼中露出调戏的笑,恰好这时铃声响了,她赶紧回到自己位子上,夏晴天才暗暗松口气。

张远出国了,很好,不用再看到那个混蛋了。

一个小时后,漫长的一节课终于上完,同学们哀嚎着老师布置的作业,陆陆续续往外走。

夏晴天坐在原位没有动,她很纠结,要不要过去和她打招呼,问问她突然离开,夏薇薇突然到来,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很快,台阶教室的学生都走完了,只剩下两个人没有动。

教室很空旷,隐约还能听到不远处传来的同学们的嬉闹声,说话声,但夏晴天却觉得很是压抑。

不知是哪里涌上来一股闷气,夏晴天收拾课本离开,明明不是自己的错,为什么要向她低头?好像自己对不起她一样。

夏晴天的动作惊醒了苏清雅,她终于抬头朝她看来。看着她把书放进书包,看着她背上书包,看着她向教室门口走去,看着她走出在自己的视野里。

生命中唯一重要的那个人就这么走了,一个声音告诉她,快去追,否则你将失去这个朋友。苏清雅慌忙将书装好,抓起书包朝外跑去,在夏晴天的身影即将消失在楼梯拐角处的时侯,她大喊道,“晴天!”

夏晴天顿住脚步,手紧紧抓住书包,但是却绝强的没有回头。

脚步声由远及近,夏晴天深吸一口气鼓励让自己平静下来,待苏清雅站在她跟前,听到她轻声说,“我……我想和你谈谈。”

夏晴天目光冷淡,“我们还有什么好谈的?”

苏清雅低着头,声音里充满了歉疚,“晴天,以前的事情是我不对,我和你道歉。”

夏晴天鼻子一酸,“不用道歉,你有你的立场。”

“不,是我不对。”苏清雅抬起头忙说。

夏晴天望着她带泪的眼眸,怕自己一心软就原谅了她,于是绕开继续向前走,擦肩而过的时侯,苏清雅拉住了她的手腕,然后她说,“晴天,你不要我了吗?”

夏晴天怔住,突然回想起三年前夏父带她离开的孤儿院的时侯,苏清雅极为不舍的拉着她哭道,“晴天,你不要我了吗?”

她当时说了什么?

“清雅你放心,不管什么时侯,你都是我最亲最爱的好朋友,我永远也不会不要你的。”

时过境迁,再次听到这句话,夏晴天聚在眼眶的眼泪滑了下来。

两人静默良久,夏晴天长长叹口气,“走吧,想说什么,我们找个地方慢慢说。”

苏清雅破涕为笑,她太了解夏晴天,她是这个世上最心软的女孩。

两人一路无话,并肩来到学校附近的一家甜点店,要了两份蛋糕两杯奶茶,找个了角落坐下。

沉默了好几分钟,苏清雅不知道该如何开场,找了个最常见的开场白。“你最近怎么样?”

夏晴天淡漠的笑道,“有夏薇薇在,你觉得我过的会好吗?”

“我能猜到,”苏清雅用吸管戳着杯中的奶茶。

“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你离开,夏薇薇却来了?”夏晴天终于问出了缠绕在心头许久的问题。

苏清雅默了片刻,平静的说,“我骗了叶以深一件事,夏薇薇揭穿了我。”

“就这么简单?”夏晴天讶然。

“就这么简单。”

“什么事情?”夏晴天追问。

“晴天,这件事你不知道最好。”苏清雅并没有打算告诉她。

夏晴天依然震惊,“我不懂,到底什么事情我不能知道?”

“我离开时答应过叶以深,绝不把这个秘密泄露出去。”苏清雅把所有事情推到叶以深身上,因为她料定夏晴天不会主动去问叶以深。

夏晴天懵了几秒钟,喝了口奶茶继续问,“那和我有关系吗?”

苏清雅很淡定的说,“没有,所以,你可以不用知道。”

“哦~既然如此……那我不问了。”尽管夏晴天脑子还是有些乱,可是她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这件事就此打住。

苏清雅松口气,要是夏晴天再刨根问底下去,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应付。

又是沉默,甜品店里播放着舒缓的音乐,外面是喧嚣的人来人往。

“你这段时间……怎么样?”夏晴天打破寂静。

苏清雅畅然一笑,“又和以前一样,租了个房子,找了几份兼职。”

夏晴天看着她,难怪看她瘦了许多。

苏清雅鼻子酸了酸说,“晴天,以前是我不对,做了很多对不起你的事情,对不起。”说着,一滴眼泪落在桌面。

夏晴天也有些闷闷的,给她递了张纸巾,“那你还喜欢叶以深吗?”

苏清雅接过纸巾擦了眼泪,叹息道,“他把我从叶家赶出来的那一刻,我就彻底死心了。其实……我对他也不是那么单纯的爱情。他那样的男人,帅气,多金,对我也不差,所有的综合在一起我才对他有了爱慕。后来想想,我爱的或许是他的表面,他这个人我并不了解,所以也谈不上真正的喜欢。想通这些,就彻底放下了。”

苏清雅鲜少说这么和叶以深有关的事情,如今夏晴天听着她的叙述,也不由的替她开心。

苏清雅似乎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打开话匣子,“我是被太多的东西蒙蔽了双眼。金钱,嫉妒,虚荣,还有虚无飘渺的爱情,到头来,才知道自己错的有多么离谱,我因为这些东西,失去了一颗心,也失去了这个世上对我最好的你。”

“叶以深……他不是挺喜欢你的吗?”夏晴天犹豫的问了一句。

苏清雅自嘲的一笑,“不,他不喜欢我,他喜欢的是他幻想中的那个女人,有一天他突然发现我不是幻想中的那个人,就对我弃之如敝屐了。”

夏晴天喉咙有些塞,不知道该说什么。

苏清雅盯着她突然说,“晴天,如果有一天,我是说,如果叶以深发现,你就是他幻想中的女人,突然对你的态度有了180度的大转变,你会怎么办?”

“哈?怎么可能?”夏晴天根本难以想象。

“我是说如果。”

夏晴天略微想了想回答道,“那我就打爆他的头,把我所承受的耻辱全都还回去,然后和他离婚,潇洒的离开。”

“如果他对你非常好。你想要什么都会给你,你会不会有一天喜欢上他?”

“哼!绝对不会,哪怕他把自己的心掏出来给我看,我都不会多看一眼的。”夏晴天很坚决的说。

她却不知,此时随意的一句话,竟在后来的后来一语成箴。

苏清雅嘴角扯了下笑了,叶以深能得到这样的结局,她满足了。

夏晴天面前的蛋糕已经吃了大半,苏清雅的却没有动,不过两人之间的氛围没有那么尴尬了,后者心情忐忑的问,“晴天,你还会把我当朋友吗?”

夏晴天手中的叉子顿了顿。抬起黑黝黝的眼珠直视着对面认识了二十多年的女人,瘪嘴道,“我一点都不想把你当朋友。”

苏清雅眼睛里的那点希冀瞬间黯淡下去。

“不过,如果你肯把你面前的那份蛋糕给我,我就考虑一下。”

苏清雅猛地抬头,看到夏晴天脸上那抹狡黠的笑,眼泪顿时涌出,忙把自己的蛋糕给她,“给你给你,全都给你,如果你不够,我再点几份,直到你吃够为止。”

夏晴天心里顿时暖暖的。是那种溪流解冻,春临大地的温暖,“我才不要那么多,吃完要胖死了。”

苏清雅用袖子擦了擦眼泪,起身来到她旁边坐下,一把搂住她的腰呜咽着说,“你这么漂亮,胖点才更好看。”

“唉唉唉,你干嘛呀,谁允许你抱我了?”

“我不,我就只有你这么一个朋友,就要牢牢抱住你,不然你就跑了。”

夏晴天笑的像个小姑娘。戳了戳她的脑袋,“以后可不许欺负我!”

苏清雅用力的点点头,“我以前就是猪油蒙了心,才会做了那么多对不起你的事情,以后再也不了,否则天打五雷轰。”

“哎呦,发这么毒的誓言。”

“你真的不生气了?”苏清雅眨着眼睛问她。

“还有一点点,没准吃完这块蛋糕就不气了。”夏晴天开玩笑道。

苏清雅拿起勺子喂了她大大一勺,“来,快吃快吃。吃完带你去看我新租的房子,中午我做饭给你吃。”

“我要吃红烧排骨。”

“还有什么?一次性点完,我们去超市买菜。”

“你赚那点工资我给你吃穷了怎么办?”

“放心,钱没了再赚。朋友可不能再丢了。”

“哈哈哈,那我要好好考虑一下吃什么。”夏晴天携着苏清雅的胳膊出了甜品店。

深秋的阳光很淡,夏晴天却觉得自己从心到身都温暖起来了。

她是个很看得开的人,既然事情都过去了,她选择了原谅,就不会再去追究,对她来说,现世的喜乐最重要。

生命中值得欢喜的事情太少了,她能抓住一点是一点。

……

一个上午,夏薇薇被气的无处发泄,拎起包直接出门购物,他不是说让她逛街吗?那她就好好逛。

结果夏薇薇这次变本加厉,买的全是最昂贵的奢侈品。也不管自己合适不合适。

叶以深的手机提示音不断提醒他,夏薇薇又花了多少钱。

不过今天他心情好,懒得和她计较,只是下班时看到总数目,他还是难免皱了皱眉,两百万?

这个女人还真是……

车上,叶以深沉思良久,对方毅说,“你去查一下……”

说到一半,叶以深停住了。

“老板,查什么?”

“不用了,再等等。”叶以深语气很淡,难道是苏清雅给自己留下的阴影太深。对谁都产生了怀疑?

还是再等等,等疑惑更多,或者是疑惑消失……

只是,夏薇薇这个女人……真的很令他厌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