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夜半勾引,她绝对有问题/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晚上吃饭。

夏晴天心情非常好,尽管已经控制了很多,但眼角眉梢还是忍不住流露出了许多喜悦,就连叶以深都看出来了。

“有什么好事?笑的都合不拢嘴了。”叶以深问了一句。

夏晴天立刻收起笑容,面不改色的撒谎,“哦,没什么,今天去学校老师表扬了来着。”

“呵,都大半个月没有去学校了,老师居然还会表扬你?”

“虽然人没去,但是我一直在努力学习啊,”夏晴天怕叶以深莫名的生气,又不让自己去学校,于是连忙道谢,“谢谢你让我去学校。”

叶以深挑挑眉,“不用谢,我也要了报酬不是吗?”

夏晴天想起他说的“报酬”是什么,脸不由的红了,赶紧低头吃饭。

看着两人的互动,夏薇薇脸色已经黑成了锅底,夏晴天一进来,她就眼尖的看到了她脖子上的吻痕,再听两人的对话,谁种的。不言而喻。

心里的火一簇又一簇的冒起来,夏薇薇筷子一摔,“饭难吃死了。”

一室皆静,叶以深眯了眯眼,什么话都没有说,却夹了一只剥了壳的虾仁放在嘴里慢慢的咀嚼。

慕薇薇以为他能向刚开始的时侯,安慰她几句,然后让厨娘重新做饭,但是他现在的举动,无疑是在打她的脸。

“你,去给我做饭吃。”夏薇薇用鲜红的指甲指着夏晴天,语气极为傲慢。

夏晴天慢条斯理的放下筷子,见叶以深不做声,淡声说,“我觉得饭菜非常合口,你如果觉得哪道菜不好吃,可以不吃那道菜。”

夏薇薇气的直冒火,又把矛头转向了叶以深,“以深,我想吃她做的饭。”

叶以深面无表情,眼皮也没有抬一下,“夏晴天,去做饭。”

夏晴天暗暗吸口气,为了能顺利的去学校念书。硬是将胸腔中的怒火压下去,尽量用平缓的语气问,“你想吃什么?”

“水晶肘子。”夏薇薇说了个很费时间也很难做的菜。

“你不怕晚上吃了胖两斤吗?”夏晴天冷笑。

“你只负责做,你管我胖不胖?”

夏晴天瞪了她一眼,起身进了厨房。

肘子肘子,祝你明天胖死。

一个小时后,夏晴天把高压锅里水晶肘子端出来,结果夏薇薇只是用筷子戳了戳,就很厌恶的说,“太肥腻了,没胃口,不吃了。”

然后。筷子一扔,华丽丽的起身离开了。

叶以深当然不可能陪着她等肘子出锅,自己吃完饭就上楼进了书房。

夏晴天气的都想把这盘肘子盖到她的脸上,王管家看出她情绪不对,忙上来安慰,“稍安勿躁,稍安勿躁。”

夏晴天把肘子放在餐桌上,双手插在腰间喘气。

“少夫人,你刚才没吃多少东西吧,要不我让人把菜热一热,你吃点。”王管家关心的问。

“不用了王叔,我气都气饱了。我上楼休息了。”

“那这盘肘子?”

“给值夜班的人当夜宵吧。”夏晴天没有回头淡淡说了句。

“好的。”

晚上九点,夏薇薇好好洗了个澡,又喷了夏母给她的特制香水,然后穿上丝滑柔顺的粉色丝质睡衣,在镜子前做了几个妖娆的姿势,悄悄来到了叶以深的卧室。

这个时侯,叶以深还在书房,据她观察,还有不到半个小时他就会回来。

夏薇薇在床上凹造型,小白兔羞涩型,狐狸精妖娆型,邻家妹妹乖巧型,试了很多姿势。她想起妈妈陈晓芬的话,最后选择了第二款。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夏薇薇的心一点点加速,她很紧张也很兴奋,不知道等会叶以深看到她会是什么反应。

外面传来沉稳的脚步声,是叶以深,夏薇薇屏住呼吸,露出一个自认为很魅惑的笑容。

门被推开,叶以深刚一踏进卧室,就闻到一股陌生的香气,他皱了皱眉,王管家真是老了,居然让喷了香水的女仆来收拾自己的房间。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视线里就出现了一双粉色的脱鞋。

他微愣了一下,房间有人?而且应该还是个女人。

有人投怀送抱?

那个女人是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所以来的是……

淡定的向前走了几步,先是一双白皙的脚,往上是还算匀称的腿,粉色丝质睡衣,再往上是半露的肩膀,一只手抻着脑袋,一只手在大腿上轻轻的画圈,接着他看到了夏薇薇的笑脸。

呵,是她!

卧室里只开着地灯和顶灯,衬着她的笑容很是柔美,然而,叶以深却一点兴趣都没有,心里反而涌起了一股烦躁。

“以深,你回来了。”夏薇薇淡淡的轻柔的说,脚趾轻轻的磨蹭着深蓝色的被子。

叶以深蹙着眉心,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你怎么来了?”

他的脸隐在光线里,看不出是喜欢还是讨厌,不过听声音似乎没有多少情绪。

夏薇薇自认凹够了造型,假装娇弱无力的起来,柔着嗓子说,“嗯,我想你了嘛。”

叶以深看了她两秒,心中那个疑惑再次涌上来,按照他对那晚记忆,那个女孩是很羞涩的,而且自己对她会很有冲动,可是看着眼前这个夏薇薇,他怎么也和那晚的女孩对应不上,自己对她也没有半点兴趣。

这个女人,很不对他的口味。

夏薇薇看他不动,心里有些发毛,伸手来牵他的手。可是还没有碰到叶以深就转身走向了浴室,不知他是故意,还是恰巧要去浴室。

浴室传来唰唰的水声,夏薇薇“耶”了一声,为自己成功的第一步而喝彩,激动之后,她在想要不要现在进去和叶以深来个鸳鸯戏水之类的,但考虑到这个太生猛了,还是保守一点,以后洗鸳鸯浴有的时间。

十多分钟后,叶以深热气腾腾的从浴室出来,床上的女人又摆出了一副撩人的姿势。

他怎么突然有种把她扔出去的冲动呢?

刚才在浴室时。他做了一系列心理建设全都是没用,努力说服自己,她就是那晚的女人不会错,可为什么现在自己如此排斥她呢?以前对苏清雅都没有这种感觉。

“以深……”夏薇薇向他伸出手,自以为的娇媚落在叶以深眼中,却有点矫揉造作。

他陡然觉得如果床上的人是另一个,不用她摆任何造型,在他看到她的第一眼,应该就扑上去了吧。

他觉得还是要试试,于是咬咬牙坐在床边用毛巾擦着头发,后背很快贴上一个柔软的身体,随之而来的还有她身上的香气。似乎和平时的香水味不太一样。

一双小手钻进他的浴袍里,在平坦结实的肌肉上撩拨着。

“你想干嘛?”叶以深沉着声音明知故问。

夏薇薇的下巴放在他的肩头,双手环在他的胸前,“这半夜三更孤男寡女的,你说我想干嘛?”

叶以深身体上没有丝毫波动,冷笑了一声,直接问,“我们上次见面,你好像不是这样的。”

他明显的感觉到她的身体僵硬了一下,“上次……你觉得我是什么样子的?”

“很青涩,很害羞。”像一个青苹果,带着酸酸甜甜的味道。让人欲罢不能,可是现在,怎么看她都像熟透了的葡萄,可惜他不喜欢太甜腻的味道。

夏薇薇的眼睛有些慌乱,找着借口,“上次是我的第一次,我当然很害羞,现在不同了嘛。”

“有什么不同?”叶以深追问。

“我刚开始是有点害怕的,可自从知道是你之后,就很高兴,你知道的,我一直对你有爱慕之心,所以,才想把最好的自己给你。”

叶以深无言,他很想相信夏薇薇的话,但却过不了理智那一关。

夏薇薇心里惶惶不安,忙缠到叶以深的跟前,双手勾住他的脖子,“以深,你是在怀疑我吗?”

“我只是觉得现在的你,和当初印象中的不同而已。”

“人都是会变的嘛,”夏薇薇不敢直视他的眼睛,想要把他的注意力调开,冲着他吹气,“以深,不要想第一次了嘛,第一次都疼死人家了。”

叶以深观察着她的表情,突然一笑,“那你的意思是……”

“让我忘了第一次的痛苦,好吗?”夏薇薇的红唇一点点靠近叶以深,刚一贴上他的双唇,男人的眉梢就不由自主的皱了一下。

不是这个感觉。

他的记忆可能出现偏差,但是身体本能的抵触不会欺骗他,叶以深毫不犹豫的将她推回床上,这一举动吓了夏薇薇一跳。

“以深,怎么了?”

“我今晚没有兴趣,你出去吧。”叶以深的声音冷了很多,仿佛初冬刚结冰的水面,透着一点刺骨。

夏薇薇不知他突然怎么了?

“以深……”

“别让我说第二遍。”

他的语气透着不可违背的威严,夏薇薇心中胆怯,不敢再纠缠下去,狼狈的起身穿着拖鞋跑了出去。

叶以深在房间徘佪了几分钟,终是掏出电话,“方毅,去查一下夏薇薇,要详细的资料。”

“是,老板。”

叶以深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他隐隐感觉。这个夏薇薇估计也是个冒牌货,不然自己怎么会对她如此排斥。

空气中还残留着香水的味道,叶以深烦躁之极,看了眼凌乱的被子,转身出门。

夏晴天半靠在床上看书,听到门响,哧溜直起后背,看到穿着浴袍神色阴郁的叶以深,一颗心提了上来。

“这么看着我干什么?”叶以深对她略带警惕的眼神很不满。

“你来干……什么?”夏晴天紧攥着手中的书,结结巴巴的问。

叶以深眼眸中跳动着火苗,一字一顿的说,“当然是,你了。”

“你……你……你早晨不是……”夏晴天不断的向后躲,可是去却被叶以深一把抓住。

“难道你早晨吃了饭,晚上就不用吃了?”叶以深看到她脖子上自己早晨留下的痕迹,就有了感觉。

明明她什么都没有做,连睡衣都是保守款,但他却如此迫不及待,他自己都有些汗颜。

“这又不是吃饭……啊……”夏晴天还没有吐槽完,就被压住,一股香水味钻进鼻腔,夏晴天皱起眉头,他从来不用香水的。

“叶以深,你起开。”夏晴天想到一种可能,用力的推开爬在她胸前的男人。

“你又怎么了?”叶以深兴致正浓,被打断很是不悦。

夏晴天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你,你刚从别的女人床上下来,就来找我,你……”

叶以深莫名的心情好起来,一边揉着她一边揶揄道,“怎么?你吃醋?”

“我嫌脏!”夏晴天脱口而出。

叶以深的表情瞬间阴冷,足足盯了她五秒钟,才咬牙道,,“夏晴天,你嫁给我之前不知被多少个男人上过,我都不嫌你脏,你这会儿嫌我脏?”

男人说话的时候,热气喷在她的脸上,夏晴天却冷的浑身颤抖起来。

“被我说中了?”叶以深眼眸更深,像是深山老林里最隐秘的潭水,表面虽然无波无澜,底层却藏着危险。

夏晴天无言以对,这个问题她回答了多次,他从来不信,而且嫁给她之前,她的确已经不是处子之身。无可辩驳。

叶以深陡生一股暴戾之气,生气了起来。

这晚,叶以深的动作异常的粗鲁,身上似乎有用不完的力气,刚结束一轮,几乎不用多久,就会再次开始。

他根本不听夏晴天哑着嗓子哀求,她晕死过去,而他直到东方将亮,才疲惫的睡过去。

早晨,夏薇薇在餐厅没有看到叶以深,也没有看到夏晴天,王管家不知是无意还是存心,笑眯眯的说,“夏小姐先吃吧,少爷和少夫人昨晚太累了,估计要到中午才醒。”

太累了?

为什么累?都是成年人,夏薇薇自然知道王管家说的是什么意思,可他昨晚明明说“没有兴趣”,怎么转身就和夏晴天滚到一起了?

感情自己的特制香水给别人做嫁衣了?

越想越气,夏薇薇饭也没吃,拎起包包直奔夏家,她要尽快和妈妈商量出对策,不然自己很快会被叶以深扫地出门。

她真是想不通,她比夏晴天少了什么?为什么叶以深对她会没有兴趣呢?

果然如王管家所言,两人这一睡还真的睡到了中午,而且还是夏晴天先醒来,叫醒她的是一通电话。

来电人是韩晓,那个许久没有联系的经纪人,夏晴天生怕被叶以深发现,先挂断,轻轻的挪开他抱着她腰的胳膊,慢慢的起身,披上浴袍一点点挪动着双腿来到阳台,这才拨通了韩晓的电话。

“喂?”夏晴天一出声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又疼又涩,想是昨晚喊的太厉害了。

韩晓在那边怔了两秒。反问了一声,“夏晴天?”

“是我。”夏晴天清了清冒火的嗓子。

“你声音怎么了?”

“这几天发烧感冒了,嗓子不舒服,”夏晴天随便找了个借口,“什么事?”

“哦,你这个周六周天没事吧。”

“应该没事。”

“那你来一趟公司,开始培训,一定要来,这次的老师可是我好不容易找来的。万一我们接到好的剧本,你什么都不会,不但你丢人,我们公司也丢人。”韩晓絮絮叨叨说了好多。夏晴天手抻在栏杆上,一阵秋风吹来不禁打了个哆嗦。

“好好,我知道了,我一定去。”

挂了电话,夏晴天一路扶着墙壁回到床边,这时叶以深已经醒了,一双眼睛又黑又亮,“是谁?”

他的嗓子也很哑,但是听着却很有魅力。

“班主任,问我上午为什么没有去学校。”夏晴天现在的谎话简直随口就来,而且脸不红心不跳。

叶以深没有怀疑,用手搓了搓手,又问,“几点了。”

“刚过十二点。”夏晴天回了一声,再次倒在床上,她实在是太累了,腿酸疼的厉害,而且一走路就磨着疼,她严重怀疑那里已经肿了。

所以当叶以深压过来的时侯,夏晴天忙推着他,“别来了,我受不了了。”

叶以深原本就没有再来的打算,只是觉得腿搭在她的身上睡很舒服,见她表情很难受。难得关心的问,“怎么了?”

夏晴天很为难又不得不说,“那里很疼。”

“我看看。”叶以深翻身而起。

“啊,不要不要。”夏晴天连忙躲避,但是床就这么大,她又躲到那里去?很快就被叶以深捉住。

两人虽然红果相对多时,但大白天这样暴露在他的面前,夏晴天还是很害羞,双手盖着的小脸红成了苹果,她几乎都能感受到男人炙热的目光和呼吸。

时间似乎慢的像蜗牛在爬,在夏晴天感觉自己快要爆炸的时侯,听到他说。“肿了,还有点出血。”

“啊?这么严重?”夏晴天错愕。

“我让医生来看看。”叶以深捞起地上的浴袍穿上。

“不要,”夏晴天脱口而出。

“嗯?”叶以深凝眉回头。

夏晴天咬着下唇不说话,家庭医生是男的啊,她怎么……

叶以深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嘴角挑了挑,“我会找个女医生。”

夏晴天陡然松口气,把被子给脸上一蒙,继续睡。

叶以深回到自己房间洗了澡换了衣服,让王管家给医生打电话,顺便通知他把卧室的所有床单被套都换了。

想想某人昨晚在上面搔首弄姿,他实在睡不下去。

半个多小时后。女医生到来。

她仔细检查了一下,然后毫无表情的说,“撕扯有点严重,我给你开点药,每天早晚抹一次。”说着,她从随带的医药箱中拿出一管药膏和一包医用棉放在桌子上。

“谢谢医生。”夏晴天已经换上了干净的睡衣,靠在床头脸红扑扑的说。

女医生将一次性塑胶手套摘下,离开时叮嘱道,“对了,三天之内不要再同房。”

夏晴天心中一喜,简直高兴死了,立即瞅了眼在阳台抽烟的某人。故意说道,“医生,你声音能大点吗?我刚刚没有听清!”

医生怔住,顿了半刻,脸上终于有了点促狭的笑意,音量调高了不少又说了一次,“三天内不要同房,否则伤口会发炎,到时候就麻烦了。”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您!”夏晴天大声回应。

医生无奈的摇摇头,出了房间。

夏晴天很高兴。三天,她终于可以好好睡三天了。

叶以深一根烟吸完,表情淡漠的走到床边,“你刚才是故意的。”

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我怕你听不到。”夏晴天梗着脖子,笑眯眯。

“过来。”叶以深抓住她的腿,吓得夏晴天惊叫,“你不要碰我,医生说了,三天内不能同房。”

叶以深狠瞪了她一眼,拿过桌上的棉签包拆开,“我还没有那么饥不择食。上药。”

夏晴天蜷着腿,“不用你帮忙,我自己来。”

“哦?你能看见?”叶以深挑眉,眼中带着戏谑的光。

“反正……反正……”

叶以深一把将她的腿拽过来,不耐烦的说,“废话怎么那么多,都看了那么多次了,这会儿装什么害羞。”

夏晴天羞怒交加,真想一脚将他踢翻在地。

冰凉的膏药顺着棉签一点点晕开,夏晴天紧闭着眼睛强迫自己不去看不去想,可是越紧张,感觉就越强烈。棉签稍微挪动一点地方,她就不自觉地颤抖一下。

天呐,让她羞愤而死吧。

这个讨厌的男人,唔……她都不知道应该怎么样做了!

……

周六,夏晴天一大早就来到韩晓的公司,刚一见面,韩晓就夸张的给了她一个熊抱,还连声夸赞,“哎呦,这么久不见,又漂亮了,你看这皮肤水嫩的。”

夏晴天没留神被他捏了一把脸蛋,调侃道,“韩晓,这么久不见你怎么变的这么骚了?”

“啊呸!”韩晓就差敲个兰花指了,他靠在桌边把一份资料给她,“你看看,这是这段时间你的培训计划,上次不是要了你的课程表吗?接下来没有课的时间你都要来公司培训。”

夏晴天接过来翻了翻,上面密密麻麻,堪比高中时的课表,“这么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