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我是叶以深的妻子/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不是攻读表演的,当然要学习很多,你想想大多数演员都经过了四年的系统学习,你只有短短两三个月,能不多吗?”

夏晴天有些迟疑,这份培训计划几乎占据了她的所有空闲时间,万一被叶以深发现了,后果不堪设想啊。

韩晓看出了她的犹豫,立刻说,“夏晴天,你是和我签了合同的,开弓没有回头箭,我为了给你整这份培训计,好长时间没有好好睡觉了,你这会儿可别给我出什么幺蛾子。”

“我答应的事情是不会反悔的,放心,我会按时来培训的。”夏晴天一咬牙决定下来,任何事都有代价,大不了被叶以深骂一顿。

韩晓松口气,“这还差不多。走吧,时间差不多了,培训老师快来了。”

两人向培训教室走去,韩晓告诉她一起培训的还有两个女生三个男生,都是公司刚签的艺人,等见到了,夏晴天眼前顿时一亮。什么叫俊男美女,这几个人就是啊。

韩晓为他们简单介绍了一下彼此,几个人都很热情的打招呼,像是认识了好几年的朋友,夏晴天暗叹,自己和他们相比就像小学生。

了解之后,夏晴天知道这几个人都是刚毕业的艺术学院大学生,其中两个接触过表演,剩余三个和夏晴天一样是素人,这让她稍稍有了点自信心。

几分钟后,一个工作人员的小妹跑进来,“秦老师到了。”

“终于来了,”韩晓热情的迎出去,嘈杂的脚步声门外响起,紧接着听到韩晓说,“唉呀,终于请到你这个大忙人了,快进快进。”

闹哄哄之后,一个身穿卡其色长款风衣,灰色休闲裤的高个男人走了进来,培训室里的几个年轻男女瞬间激动起来,只有夏晴天惊住了。

那张脸惊为天人,却又再熟悉不过。

“秦亦朗,天呐,是我秦宝宝啊。”有个女生兴奋的快要跳起来了,一张脸涨的通红,看韩晓的眼神完全一副铁杆迷妹神情。

秦亦朗早就习惯了这种场面,扫视了六个人一眼,看到夏晴天的时侯,两人的表情完全一模一样,脸上大写着:怎么是你?

韩晓在旁边笑呵呵的说,“这是今天给你们培训的秦老师,我不用解释了吧,都把花痴的心思给我收起来,要认真听课,秦老师可是我求了很多次才求来的,你们几个不要浪费这个机会。”

说完还特意给夏晴天一个得意的眼神,那意思仿佛再说,没想到吧。

秦亦朗恢复了平时的严肃,干咳一声说,“大家好,我是秦亦朗,今天也不算是上课,就是和大家讲一下表演过程中的一些技巧,还有再给大家推荐一些好的影片和书籍,好了,大家坐吧,我们开始。”

秦亦朗站在前面,没有幻灯片,也没有笔记,全都是他在表演过程中的切实体会,因为他讲的专注。刚开始还花痴的几个人很快也投入了状态,听得异常认真。

夏晴天向来是努力学习的好孩子,听他讲课的时侯,就完全把他当成了老师。

因为是新鲜事物,刚刚接触很有新鲜感,时间也就过的极快。

秦亦朗举手投足间都自有一番风度,甚是迷人,他口渴的时侯,会抿一口助理泡的花茶,目光掠过夏晴天的时侯也淡定了许多。

两个小时眨眼就过,结束前秦亦朗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表演方式,但最能打动人心的表演方式,我自己认为,就是你全身心投入到戏中,把自己就当成戏中人,在表演时打动自己,这样你才能打动别人。我给你们列了个书单和必看电影,到时韩晓会发给你们的邮箱。”

教学结束后,刚开始那个口称“秦宝宝”的铁杆迷妹立刻上前,红着脸说,“秦宝宝,不不,秦老师,你能给我签个名吗?”

“当然可以。”秦亦朗和煦的笑,他对粉丝向来很好。

那女孩立刻从笔记本里找出一张照片,果然是铁杆,秦亦朗的照片随身携带。

他弯腰签名的时侯,女孩双手捧心,直勾勾的看着秦亦朗,夏晴天顿时觉得,如此单纯的感情也很美好。

签完名,秦亦朗冲她笑了笑,离开时看了眼夏晴天,然后跟着韩晓出了培训室。

夏晴天这一刻心领神会,收拾东西跟在一帮人五六米的距离,最后来到了韩晓的办公室。

两人刚一见面,就同时询问,“你怎么在这儿?”“你怎么来了?”

“是他!”这一次一致了,两人指的都是韩晓。

韩晓笑眯眯的说,“意外吧,就是要这种效果。”

原来,韩晓借着上次夏晴天和秦亦朗拍广告的机会,和秦亦朗也算搭上了线,为了请他来上课,求了不知多少次,最后秦亦朗才挤出一点时间答应。

“你怎么会在这儿。”秦亦朗又问了一遍,很不理解。

夏晴天叹口气说,“我需要钱。”

“你缺钱?”秦亦朗蹙眉,她缺钱叶以深可不缺钱。

夏晴天听出了他的意思,“我缺少自己的钱,有了钱我才能有更多的选择。”

秦亦朗看了她几秒,沉声说,“夏晴天,演艺圈不是那么简单的,你可能要遭受很多白眼,受很多委屈,大冬天要泡冷水,三伏天要穿厚厚的戏服,演戏不过关会被导演编剧等各种人骂,你真的能受的了吗?”

“嗳,秦老师,你不要吓她,”韩晓在旁边插话,“我好不容易说服她。让她签到我旗下,你这么一吓,万一她害怕跑了怎么办?”

秦亦朗不管韩晓,继续对夏晴天说,“我说的还都是最平常的,你如果拍打戏,可能会从马背上摔下来,从吊威亚掉下来,摔断骨头什么的都是常有的事情,所以,我劝你最好认真考虑一下。”

夏晴天却面色镇定,“我考虑了很久,虽然很苦很累。但这一行赚钱快。”

“哎,”秦亦朗叹口气,“如果你不是真心喜欢这一行,做起来会很辛苦的。”

“我觉得还挺有意思的。”夏晴天笑道,“仿佛是在过各种不同的人生。”

秦亦朗喝了口水,直入主题,“那他同意了吗?”

夏晴天瞬间偃旗息鼓,秦亦朗眉头皱成了川字,“他不同意?也对,他那种身份的人,怎么可能让你做这种事情。”

夏晴天无言。

“那你就更不能踏进这一行了,否则你到时候恐怕……”

韩晓听得一头雾水,“等等。你们说的这个他?是夏晴天的什么人?”

秦亦朗讶然,“你没有告诉他?”

夏晴天摇头。

“能不能不打哑谜?这个他很牛逼吗?”

对面两人均不说话,韩晓更加心急,“你们倒是说话啊,难不成还能只手遮天?演戏又不是见不得人的工作,万众瞩目,名利双收。”

两人还是不说话。叶以深不敢说只手遮天,但是遮了这么个经纪公司,还是小意思。

韩晓急得快要跳脚,“夏晴天,快说。”

秦亦朗瞥了眼夏晴天,开口道,“你还是告诉他吧。万一以后出事,他也有个应对之策。”

夏晴天迟疑了两秒,“他是……叶以深……”

“谁?你说谁?”韩晓以为自己听错了。

“叶以深。”

“就是叶氏集团的那个总裁叶以深?”

“对。”

韩晓噗通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愣了半天神才问,“他是你男朋友?”

“呃……”夏晴天摇了摇头,“嗯……他是我法律上的丈夫?”

“什么?”韩晓从沙发上又跳起来,眼睛瞪的老大,“丈夫?你结婚了?不不不,叶以深结婚了?什么时候?和你?怎么可能?”

韩晓一系列的问题冒出来,语无伦次,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秦亦朗很同情的看着他,拍拍他的肩膀说,“你先缓会儿,我和夏晴天单独说几句话。”说着对夏晴天使个眼色,两人离开了韩晓办公室,来到公司的一个角落。

“作为朋友,我还是不太同意你进演艺圈,尤其是在叶以深不同意的情况下。”秦亦朗单刀直入。

夏晴天表情恹恹的,“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上次他知道我签约以后,生了好大的气,逼着我解除合约,但是我没有同意,现在我更加不想放弃。”

“你如果需要钱,我可以先借给你,你慢慢还都行……”

“秦亦朗,谢谢你,”夏晴天打断他的话,十分的坚定,“但我不能一直靠别人,也不想再给你添任何麻烦。其实我进娱乐圈除了要赚钱,还有另一个目的。”

“什么?”

“如果我红了,就有了关注的目光,就会有舆论,这样,叶以深对我做什么的时侯就会有所顾及,我才能保住性命。”

夏晴天说的云淡风轻,秦亦朗听得却惊心动魄。

他虽然只见过一次叶以深是如何对待夏晴天的,但也能明白她的处境,既然如此……

“我在演艺圈这些年积攒了不少人脉,到时候会帮你介绍一些资源,”秦亦朗淡笑着说,“现在的观众宽容度比较大,只要长得好看,演技差什么的都会包容的,你只要好好学习,好好表现就行了。”

“秦亦朗,你这么帮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了。”

秦亦朗露出调皮的笑,“每个演员红都是一时的,等你大红大紫的时侯,没准我已经跌入低估了。到时候你别忘了拉我一把就好了。”

夏晴天也被他逗笑了,“要是我真的有那么一天,我就每天把你供着,绝对忘不了,我保证!”

秦亦朗看着她的笑脸,像极了一只慵懒的猫咪,突然有种想揉她脑袋的冲动,还想将她搂入自己的怀里,但是他还清楚彼此的身份,手指攥了攥又松开了。

现在还不行,他需要忍,还需要再等等。

十分钟左右后,韩晓满面笑容的跑过来。伸开双臂似乎又要抱夏晴天,后者赶紧藏在秦亦朗身后。

“喂,你是不要命了,敢光明正大的抱叶太太,小心被叶先生打断腿。”秦亦朗开玩笑道。

韩晓还沉浸在兴奋中,“天呐,我居然签了叶总的妻子,那以后还不是扶摇直上九重天?”

“你不要高兴的太早,”夏晴天给他泼了盆凉水,有些不知道怎么样解释,“虽然我们在法律上是夫妻,可是我和他的关系非常的不好,而且他也不同意我当演员。这些事情都是我背着他,偷偷做的。”

“没关系没关系,关系不好可以改善嘛,”韩晓满眼放光的看着夏晴天,似乎已经预见了她成为巨星的未来。

夏晴天无语,也懒得解释,却严肃的叮嘱道,“这件事绝对不可以泄露出去,我的事情也要保密,否则,按照叶以深的脾气,这家公司就要完蛋了。”

“明白明白,我有分寸的,不用担心。”

秦亦朗看了眼手腕的表,淡笑着说,“我等会儿有个杂志拍摄,要走了,不过明天下午有点时间,可以过来再上一节课。”

韩晓惊喜异常,“你还要来?”

“你不愿意?那算了,我……”

韩晓立刻抓住他的胳膊,“我是求之不得呢,明天几点,我亲自去接你。”

“不用,助理会送我过来的。”秦亦朗扭头对夏晴天说,“我推荐的几本书都是入门。要好好看,既然要干这一行,就认真点,免得出道了丢人。”

“是,秦老师!”夏晴天态度端正的说,只差给他鞠躬了。

韩晓和夏晴天一路送到电梯口,几人告别后,韩晓问她,“嗳,你什么时侯和秦亦朗关系这么熟了?”

“以前在街上碰到,吃过几次饭。”夏晴天随便找了个借口。

韩晓突然想起什么,痛心疾首的说,“我想起来了。上次他不是在医院门口救过你吗?我怎么把这件事都忘了,早知道我就用你的名义去求他,比我跑十几二十趟都有用。”

夏晴天不想再纠缠在这个话题上,岔开话题说,“下午还有培训吗?”

“当然有,今天明天全都有。”

夏晴天感觉自己回到了高中时期。

一整天的培训下来,夏晴天快要累趴了,几个培训生闹着要去聚餐,夏晴天婉拒了,说家里还有事,韩晓自然不敢拦她,赶快放她离开。

有个女生有些不解,怎么韩晓这个大经纪人好像还要看夏晴天的脸色。

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叶家,叶以深有应酬还没有回来,她随便吃了晚餐,原本想直接上楼睡觉,心里记着秦亦朗的作业,来到客厅在电视上搜出要看的老电影,抱着抱枕细看起来。

电影是前几年的文艺片,巩俐演的《归来》,影片一开场,夏晴天的心就沉浸到了那个年代。

客厅里的灯她特意关了几盏,不是那么明亮,因为全神贯注,所以叶以深什么时侯站在她身后的,她也不知道。

男人站在沙发后面看了两分钟。转身上楼洗澡。

再下来时,客厅里却出现了争吵。

“这里我说了算,想要看电影去电脑上看,我就是要看娱乐节目。”夏薇薇的语调很是飞扬跋扈。

夏晴天也很想用电脑看,但是她没有自己的电脑,否则她也愿意舒舒服服的窝在床上。

“你看我干什么?”依旧是夏薇薇的声音,“我告诉你夏晴天,你不过是挂了一个叶太太的头衔而已,迟早这个头衔是我的,你最好有点眼色,给我滚!”

站在楼梯上的叶以深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嘴角挑起一丝讥讽的笑,叶太太的头衔是她的?她到底是有多自信。呵。可笑的女人!

“夏薇薇,你未免太自信了,你这种姿色恐怕还入不了叶以深的眼,想要当叶太太,这辈子是无望了,最好烧香拜佛求下辈子投胎投好点吧!”夏晴天反唇相讥。

听到某人阴阳怪气的反驳,叶以深莫名的想要笑,他知道,这个女人嘴巴从来不饶人,貌似……医生说的三天时间过去了,嗯……可以了!

“夏晴天,我要撕烂你的嘴。”

随着这句话落,客厅里响起了打斗声。叶以深无奈的摇摇头,此时王管家正要过去劝架,看到叶以深站在楼梯上,忙走过来询问,“少爷,您不过去看看。”

“不去,你来我给你说个事儿……”

王管家凑近,叶以深低声说了几句便转身上了楼,他又不傻,去了又被夏薇薇缠住各种告状,又不能直接摆脸色给她,烦都烦死了。所以,他必须要尽快查清楚那晚救他的女人到底是谁。

客厅里的两个女人隔着一张沙发互相扔东西。王管家赶到的时侯,地上已经一片凌乱。

“都住手!”随着王管家的呵斥声,夏薇薇手中的杂志硬是没有扔出去。

夏晴天一直处于防御位置,看到王管家一脸严肃,不禁有些不好意思,“王叔,对不起。”

王管家表情松软了许多,“少夫人,你想看电影的话直接去四楼,放映室有专门的设备,你想看的影片基本都能找到,这样就和夏小姐不冲突了。”

“这个……合适吗?”

“您是叶家的女主人,当然合适。”王管家说着还特意看了眼脸色极为难看的夏薇薇。似乎这话就是专门说给她听的,“而且这是少爷吩咐的,我带您上去吧。”

面对突如而来的关心,夏晴天一时有些消化不了,愣了几秒,还是跟着王管家上楼。

夏薇薇的眼神如果可以杀人,夏晴天身上此时不知有了多少窟窿。

“夏晴天,就让你再活几天。”夏薇薇恶狠狠的说,手中的杂志封面被撕成了碎片。

四楼的放映室很宽阔,靠后的位置放着一张宽大的沙发,可坐可躺,沙发旁边是一张小桌,对面的半幅墙壁都是大银幕。房间一侧立着书架,不同的是书架上面放着全是影碟,密密麻麻,按照英语字母排列,极为好找。

“这么多,全是叶以深搜集的吗?”夏晴天感慨道。

王管家的表情有些高深莫测,“是,几乎市场上的好片子,国内的国外的都能找到,少夫人想看什么自己找吧。”

夏晴天抽出一张,很有时代印记的碟片,上面印着《廊桥遗梦》的画面,“叶以深居然喜欢这种片子?”

王管家干咳了一声。“嗯,喜欢吧。”

夏晴天又抽出一张《飘》,“这种正版影碟现在应该不好找吧。”

“是不好找,少爷当年找了很久,那个,少夫人我给你说一下这里怎么使用。”王管家赶紧岔开话题。

“哦,好。”

王管家带她熟悉了一圈,“这里是一个小型酒柜,您要是有兴致可以喝几杯,这个是放映机,你把要看的碟片放进去,开机就可以……”

夏晴天发现碟机旁边有一个精致的木匣子,似乎经常打开。边缘都有些磨损,于是好奇的问,“王叔,这个里面是什么?”

王管家眼角抽了下,不过夏晴天没有发现这个小表情,“这个啊,可能是打扫的人随便放在这里的,没什么,就是一个木匣,”王管家说着把木匣放在了书架的最高处。

夏晴天也没有多想,在书架找出刚才看了一半的《归来》放进碟机,一打开,巨幅银幕上便出现了影像,比电视上清晰了不止几倍,还有立体环绕声。

“王叔,我这么看电影,不会影响其他人吗?”

“不会,这个房间的墙壁都是吸音的,从外面听不到一点声音。”

“叶以深真会享受,”夏晴天又感慨了一句,问道,“我怎么没有发现他喜欢看电影呢?”

“少爷他……”王管家顿了顿,“很喜欢看的,只是你不了解。”

“哦,我是不了解他。”夏晴天没有多想,她也不想去了解。

“那我先走了,我等会儿送点水果给您。”

“不用不用,”夏晴天忙谢绝。

“那我先下去了。”王管家离开,关上门的瞬间摇了摇头,想当初少爷费心费力建造这间放映室就是为了某人能舒舒服服的看自己喜欢的电影,没想到放映室造起来了,她却离开了。物是人非不过如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