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叶以深深爱的女人/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个小时后,放映室的门轻轻被推开,一个倾长的身影走了进来,大银幕是最后一个画面,而观看的人儿已然窝在沙发里睡着了,脸上还带着未干的泪水。

叶以深悄声走近她,眼神有些出神,似乎是在看她,又仿佛没有看她,而是透过她再看另一个人。

用指腹轻轻擦去她脸颊上的泪水,叶以深意外的温柔,后来也不知想起了什么,用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说,“你什么时侯回来?”然后弯腰抱起她出了放映室。

一晚上,夏晴天都在做光怪陆离的梦,她一会儿成了跳芭蕾的小女孩,一会儿变成老夫人,来来回回都是电影中的场景。

清晨被闹钟叫醒,夏晴天看着熟悉的卧室,一时之间有些晃神,昨晚她貌似是在放映室睡的,谁把他抱回来的?

愣了半天,她最后想到了白帝,心里不由的生出几丝温暖,除了他没有别人了。想想他好像很久没有出现了,也不知道最近怎么样了。

虽然同住一个屋檐下,但夏晴天想要见他却只能靠缘分。

在床上想了会儿心上人,夏晴天这才起身,今天是周末,她还要去经纪公司接受培训。

楼下,叶以深在看财经新闻,看她一副要出门的样子,皱眉问,“今天不是周末吗?”

夏晴天立刻垂手规规矩矩的回答。“快考试了,有几门选修课是今天。”

叶以深的视线回到新闻上,似乎相信了这个答案。

夏晴天暗缓口气,一溜烟跑了。

公司里。

秦亦朗的再次到来让几个培训生都更加兴奋,他的表情还是淡淡的,不过无形中对夏晴天的关注却很多,比如说到比较专业的术语时,他会单独问夏晴天是否明白,夏晴天摇头他就详细讲一遍。

刚开始其余几人到没有察觉,但次数多了,大家就敏锐的发现,秦亦朗讲课的时侯,百分之八十的视线都是看着夏晴天,仿佛很担心她哪里听不懂。

这就让其他几人难免猜忌,也多了几分嫉妒,于是秦亦朗刚一离开,她立刻就被几人团团围住了。

“夏晴天,你以前是不是认识我们家秦宝啊。”率先发问的是秦亦朗的那些铁杆粉丝。

夏晴天拿不准尺度,生怕给秦亦朗招惹什么不必要的麻烦,淡笑着反问,“你怎么这么问?”

“太明显了吧,他今天对你那么照顾。”女孩子憋着嘴,作为粉丝虽然不介意偶像找女朋友,但是她私心里觉得夏晴天配不上秦亦朗。

夏晴天看出了她眼中的敌意,略略思考了一下说,“前些时侯,我和秦老师一起拍过一个广告,珠宝广告,也算是认识吧。”

女孩子的表情很惊讶,她对偶像拍的广告当然如数家珍,忙问,“就是叶氏珠宝?那个侧着脸的女生,就是你?”

夏晴天颔首默认,那个广告主要是以秦亦朗为主,她最暴露的就是一张精致的侧脸,剩下的都是背影或者腿,所以没有多少人认出她。

“我的天呐,你居然和我们秦宝拍过广告?”女生对她的敌意少了很多,其他人似乎也释然了许多。

夏晴天很谦虚的笑道,“我也是误打误撞去面试,没想到就过了。”

正说道此,夏晴天的电话响了,是韩晓,让她来办公室一趟。

夏晴天对大家说了声“我还有事”就离开,到了韩晓办公室,秦亦朗还没有走。

“咦?你怎么还在?不忙吗?”夏晴天很熟练的自己用一次性纸杯接了杯水。

“我的时间都是按秒算好吗?”秦亦朗很想敲她一下,因为时间紧急,他也就不卖关子了,“是这样,我接到一个本子,是古装剧,我昨天晚上和剧组那边沟通了一下,这次的女性角色会很多,我给你要了一个女三的角色,人设不错,性格好知书达理型,难度也不大,到时候我带你进组。”

秦亦朗的这番话直接将夏晴天和韩晓怔住了,两人反应了半天,还是韩晓先回过神,直接抓住秦亦朗的手,欣喜的问,“是不是《倾城》?”

秦亦朗嫌弃的挣脱他的手,点点头说,“对,这部剧我有投资,所以有一部分发言权。”

韩晓都笑成了花,“这可是大制作啊。不管是演员配置还是拍摄团队都是圈内最好的配置,只要拍出来,就是明年妥妥的剧王。”

“都是媒体吹的,哪有那么厉害。”秦亦朗淡笑。

“这简直是天上掉馅饼啊,还落在我们晴天脑袋上了,别说女三,女四女五都去啊,能在这部剧里面有个角色,对演绎生涯很有帮助的。”韩晓感慨一番,然后对夏晴天说,“你一定要好好抓住这次机会,只要演的出彩,一定可以一炮而红。”

夏晴天脑袋有些晕晕的,她还对演戏一窍不通呢,怎么就要演了?这感觉就像还不知道打枪,就被人一脚踹到了战场上。

“那个……我行不行啊。”她很不自信的问。

“所以你这段时间要多学多看,但是也别着急,这部戏二月份才开拍,你还有一个多月时间准备,到时候我带你去见见导演,你没事的时侯就看看这部小说,先对角色有个大致的了解,”秦亦朗突然笑的有些顽劣,“你是我带出去的人,到时候可别给我丢脸,我现在也是有知名度的。”

“不会不会,秦老师放心,”韩晓忙接过话头,“我这段时间就带她去影视城旁观学习,让她尽快熟悉。”

“要看那些前辈老戏骨,千万别去看那些由始至终只有一个表情的。”

“这个我知道。”韩晓当经纪人那么多年,这点道理还是懂的。

秦亦朗将杯子中的花茶喝完,又看眼夏晴天,噗嗤笑了,“你干嘛这么紧张啊,让你去拍戏,又不是让你去打仗。”

夏晴天哭丧着脸说,“对我来说就是打仗啊。”

“放心,就算打仗,前面也有我这个班长顶着呢。”

听到他的话,韩晓眼中露出一抹光,他不动声色的看了眼两人之间的交流,似乎……秦亦朗对夏晴天格外的不同。

要知道,他出道以来,很少有绯闻传出来,偶尔一次,还是救夏晴天。现在又这么帮她,难道……

韩晓不让自己继续想下去,他觉得秦亦朗还不至于那么傻,夏晴天是什么人?叶以深的妻子啊,谁敢去碰?

秦亦朗离开后,韩晓就着手改动夏晴天的培训计划,现在有角色找上门,当然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按部就班了。

“下周末,我带你去影视城身临其境体会一下,。”韩晓果断的作了决定。

夏晴天脑袋还是有些晕乎,“哪个影视城?”

“就是Z市那个,”韩晓皱着眉说,“我本来想让你在那住一晚,第二天继续,但你的情况应该不允许,我们只能当天去当天回。”

“那就……麻烦你了。”

“不麻烦,我还等着你以后给我赚大钱呢,现在这些投资都是毛毛雨。”韩晓嘿嘿的笑,十足一个周扒皮。

他早就看出夏晴天是个有潜质,这张脸再加上有那么显赫的家庭,就是不想红都难。

因为培训,夏晴天的空闲时间被全部占据,苏清雅想请她吃顿饭都没有时间,得知她马上要拍戏的消息后,苏清雅很激动的鼓励道,“你一定行的,加油!”

“我一点信心都没有,感觉好难。”夏晴天一边向公交车站走,一边失落的说。

“还有做就打退堂鼓了?这可不是你的作风,”苏清雅挽着她的手,她要去做兼职,两人有相同的一段路程。

夏晴天叹了口气,随即冲好友笑笑,“我尽力。”

“这就对了嘛。”

……

叶氏集团。

方毅将厚厚一叠资料放到叶以深的面前,恭敬的说,“老板,这是夏薇薇的资料。”

“你有没有发现不对劲?”叶以深看着电脑屏幕眼皮都没有抬,也没有看那叠资料,直接问这个跟了他多年的心腹。

方毅很老实的回答。“没有,一切都很正常,夏薇薇小姐在高中有过一个初恋男友,但两人没有发生过关系,到了大学也没有交男朋友。8月26号晚上,她的确在尚德路出现过。那对耳坠我也暗地里问了她的好几个朋友,都说见她经常带,是她的饰品。”

听完方毅的陈述,叶以深的视线才收回来,靠在皮质椅背上揉着眉心不说话。

方毅试探着问,“老板,你觉得哪里不对劲吗?”

叶以深沉默良久才说,“就是一种感觉,感觉她不是那个人。”

“那……要不要我再详细查一查。”

“不用了,”叶以深放下手,依旧没有看那叠资料,“可能是我太敏感了。把资料拿走吧。”

“是,老板。”方毅又把资料原封不动的拿过来,然后悄然退了出去。

叶以深起身来到落地窗前,脚下的车水龙马此时看起来如此渺小,这些年来,他在商场上杀伐果断,无往不胜,但是在感情方面却一败涂地,深爱的女人背弃他,讨厌的女人接踵而至。

上帝果然是公平的。

与此同时,夏薇薇这边也收到了消息,她很庆幸提前做了准备,否则光是大学时期的那三四个男朋友,她就暴露无遗。

不过由此可见,叶以深对自己已经起了疑心,看来要速战速决的好。

接近年底,似乎每个公司都异常忙碌。叶氏集团也不例外。光是每天的总结会议都要开好几个,总结今年利弊,规划明年得失,因此叶以深这段时间都是忙到晚上八九点才回家,自然也就没有发现夏晴天的晚归。

这天晚上回来,夏薇薇又缠了上来,抱着他的腰撒娇,“以深,你都好久没有陪过我吃晚饭了。”

叶以深拍拍她的肩膀示意她放开,淡淡的说,“年底了,很忙。”

夏薇薇看到他眼底的疲劳,忙自告奋勇道,“那我去给你泡杯咖啡。”

“不用了,喝了咖啡更睡不着。”说完径自上楼,完全不去理会身后的那个人是什么表情。

他对她或许曾经有过很深的执念,但这份执念被苏清雅消磨的所剩无几。仅剩的几分遇到她就彻底消失了。

他从来不是个委屈自己的人,喜欢就上,不喜欢,哪怕你救过他的命,他也只把你当恩人看待,而不会付诸感情。

回到自己的房间,叶以深躺在床上休了半分钟,突然想起他似乎有段时间没有见到另一个人了。

翻身起床洗澡,叶以深穿着浴袍推开了夏晴天的卧室门,女人穿着睡衣半靠在床头看书,手里还有半个苹果,看到叶以深,她愣了愣。

“看什么书?”说着,他翻了下书的封面,剑眉微蹙,“言情小说?这么没营养的东西。”

夏晴天默默的《倾城》放在旁边的柜子上,“随便看看的,同学说不错。”

叶以深对这类书没有兴趣,脱了睡衣揭开被子上床。

“你……你……”夏晴天你了半天,不知该说什么,想要推他下床又不敢。

叶以深的目的很直接,上来就堵住了她的嘴巴。

她刚吃了苹果,嘴里全是苹果的清香,叶以深觉得异常香甜,力道不禁深了许多,吻的夏晴天双唇都麻了,不由的推了叶以深一把。

疼死了,这个禽兽!

只是一个简单的举动,落在叶以深的眼中却是赤裸裸的诱惑,于是在夏晴天还没有缓过来时,就再次被压倒了。

虽然工作很累,但是到了床上,叶以深似乎有用不完力气,尤其是看到身下的人,从不拒不配合到柔弱求饶,他就有种蹂躏她的暴戾情绪,直到把她弄哭为止。

许是禁欲太久,叶以深这晚要了好几次,每次都折磨的夏晴天快要晕过去才罢休。

一晃到了周末,夏晴天想着要如何找借口出门,起床下楼却发现叶以深不在,她假装问王管家,“叶先生吃过早饭了?”

“少爷老早就吃了,年底了,他这几天忙得很,大清早就出门了。”

夏晴天喝着粥很隐秘的笑了,真是天助我也。

从A市到Z市大约需要两个小时的车程,韩晓开车,夏晴天坐在副驾驶,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大多时侯都是韩晓介绍眼下整个娱乐圈的现状。

虽然粉丝经济和小鲜肉大行其道,但时间长了,观众还是会审美疲劳,所以演技和职业道德还是非常重要的……

到了Z市影视城,夏晴天仿佛被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走到哪里都新奇的不得了,这边是清兵入关,那边则是民国谍战,每经过一个剧组,韩晓都会给她介绍这是什么戏,现在拍的是什么,怎么拍。

由于夏晴天下部要拍的是古装宫斗,韩晓径直将她带到了正在拍摄的一部宫斗戏现场,他是经纪人,认识不少剧组的人,打了个招呼便进了拍摄地。

正在拍是一场贵人被皇后处罚的戏,宫女奉命上前掌嘴,刚开始是假打。一个打一个配合着做动作,导演在监视器前看着很不满意,用喇叭喊了卡,然后吼道,“会不会打人?我在这都看的假,重来。”

跪在地上的女演员小声对宫女说了什么,宫女有些迟疑,但最后还是点点头,响亮的一个巴掌落在贵人白皙的脸上。

站在不远处的夏晴天看到这一幕,都不觉得的脸疼,小声问韩晓,“这是真打?”

“半真半假,”韩晓淡笑,“这种巴掌看似响亮,其实是有技巧的,落在脸上不疼,估计是这两人拍的条数多了。想要尽快把这条过了。”

果然,韩晓的话说完没有多久,就听到导演喊道,“好,这一条过。”

夏晴天看到那个宫女赶紧上前把贵人搀扶起来,嘴上还不停的说着什么,贵人则笑着摇头。

一大波人哗啦啦开始再次移动,工作人员忙着调角度,打光,补妆的时侯,导演开始给演员讲下一场戏。

“一般来说,拍戏不会按照剧本的顺序来,为了赶进度和节约资本,如果是同一个场景,就在一两天之内把这个场景的戏全拍了,所以演员要熟读剧本,拍之前先会试拍几条。演员情绪、走位、光线、收音等都到位了,才会正式开拍,负责的导演都会现场讲戏,就是告诉演员等会要有什么表情,要达到什么效果……”

韩晓在旁边事无巨细的说着,夏晴天则很认真的听,像个小学生一样。

休息期间,一个和韩晓相熟的执行导演过来打招呼,看到夏晴天眼前一亮,开玩笑道,“这是你新签的艺人?不错嘛。”

韩晓也笑,“新人,什么都不懂,我带她来见见世面。”

“你好。”夏晴天微笑着打招呼,这几天教的就是见到人要热情客气,“打扰你们工作了。”

“不打扰。”执行导演又把她从上到下看了一遍,眼睛一眯仿佛想起什么,问道,“你和白依灵是什么关系?”

夏晴天依旧微笑,“我们不认识,没有什么关系。”

她记得,韩晓当初追着要签下她,就是因为白依灵这个名字。

“长得很像,我几年前和她合作过,现在她在好莱坞,发展非常不错。”执行导演说着又多看了她几眼。

韩晓忙凑过去,“嗳,以后有什么适合的角色,帮忙留意着。”

“放心,咱两什么关系,我先去忙了。”执行导演拍了拍韩晓的肩膀离开。

夏晴天摸着自己的脸,“韩晓,我真的和那个白依灵很像吗?”

韩晓掏出手机搜索了一番,递到她跟前说。“喏,你自己看。”

夏晴天盯着手机屏幕里那个风情万种、气场强大的女人,一时间愣住了,那眉眼,那脸庞,或许是化妆和灯光的原因,她更加美艳,但轮廓真的像极了。

第一次见到和自己如此相似的人,夏晴天觉得很不可思议。

“你们真的没有关系?”韩晓问。

“我刚出生就被送到了孤儿院,不记得有这么一个人。”夏晴天盯着那张脸如实说。

韩晓挑眉笑道,“没准你们是双胞胎,从小被分开了。”

“啊?”夏晴天惊讶,她从没有这么想过。

韩晓噗嗤笑了,不再逗她,“我开玩笑的,白依灵从小就长在富贵人家,一路顺风顺水。踏进演艺圈也有贵人相助,两年之间就大红,之后又去了好莱坞,和你的身世完全不同。”

“哦。”夏晴天淡淡的应了声,她应该没有什么双胞胎姐妹,否则爸爸应该会告诉她的。

韩晓开始八卦,“说起来这个白依灵出道时很是厉害,明明是个新人,手里的资源好到爆,大牌导演轮番合作了个遍,更不要说各种一线时尚杂志,更是排着队等她时间,传闻说白依灵身后有个大金主扶持,但大家却不知道是谁。”

听到这话,夏晴天脑海闪过一个念头,还没有抓住,就被现场一阵喧闹声打断,再想找回来却忘了个干干净净。

这一整天,夏晴天和韩晓都混迹在影视城,见到了不少大明星,但更多的是跑来跑去的群众演员。

到了下午四点多,两人返回A市。车上,两人还说着今天的所见所问,夏晴天的电话突然响起来,她掏出来一看脸色瞬间就变了,接之前对韩晓说,“别说话。”

韩晓看她神色凝重,瞅了眼手机屏幕,似乎猜到了是谁,点点头。

夏晴天清清嗓子接通电话,尽量用平和的语气说,“喂?”

“怎么才接电话?”叶以深很不耐烦的问。

“我刚才在看书,手机是静音,没有看到。”夏晴天现在撒谎很有一套。

“你在哪呢?”

“在学校图书馆。”

韩晓瞥了眼女人。无声地笑了,现在女人说起谎话来也很顺溜嘛。

“你准备一下,一个小时后车来接。”

“什么事?”夏晴天忙问。

“晚上公司聚餐,就这样。”说完,不给夏晴天任何反对的机会,对方已经挂了电话。

夏晴天忙对韩晓说,“快,开快点,一个小时后叶以深要去学校接我。”

韩晓大叫不可能,“从这到你们学校,至少需要一小时四十分,一个小时怎么够?”

“我不管,你的公司不想倒闭,就在一个小时内把我送到学校,否则我们两个都完蛋。”

韩晓的表情很是悲催,“真是要了老命了,系好安全带。”

话音刚落。夏晴天就感觉车子箭一般飞了出去,身体被后拉,她扭头看了眼似乎咬着后槽牙的韩晓,默默的拉住了车门上方的扶手。

车子驶近市中心的时侯,堪堪采用了半个小时,夏晴天此时头昏脑涨,晕乎乎的问,“韩晓,你以前是开赛车的吧。”

韩晓早已不复刚开始的郁闷,脸上全是兴奋,“你猜对了,我曾经玩过赛车,后来结婚了老婆觉得太危险,就不让我玩了。”

“你结婚了?”夏晴天惊讶的问。

“怎么,我不能结婚?”

“没有,就觉得奇怪,你看起来还挺年轻的。”

“多谢夸奖。我老婆是我的青梅,我怕下手晚了她就跑了,所以就赶紧结婚了。”

夏晴天不由的羡慕,青梅竹马,多美好的感情啊,她以前在孤儿院就跟着苏清雅混了,只有小姐妹,没有小竹马。

进了市区,车辆多了起来,韩晓的车速自然慢了下来,但相比其它车辆还是快很多。

就这么一路飞驰,韩晓终于在五十多分钟的时侯把夏晴天送到了大学校门口。

“那明天还去吗?”韩晓看她急匆匆的下车,忙问。

“电话联系吧,我还不知道呢。”夏晴天留下这句话就赶忙下了车,四处看了看,没有看到叶以深的车。

还好没有迟到,夏晴天心中暗忖。一边走到经常下车的地方等待,刚站了不到两分钟,一遍黑色宾利就停在了她面前。

夏晴天认识这辆车,所以不等车窗降下,就拉开后车门坐了进去。

叶以深穿着西装革履,靠在座位上闭着眼睛休息,眼角露出疲惫之色,就连夏晴天上车他都没有睁眼睛。

他不说话,夏晴天自然也不会主动开口,安静的坐着,心中暗猜着这家伙要自己去哪里吃饭。不过她今天穿的很普通,一件深色卫衣,裤子是万年不变的牛仔裤,一看就是个学生。

这样子……能去参加公司聚餐?

很快夏晴天就释然了,反正丢人的是叶以深的,她只管吃自己的就行。

车里很安静,叶以深仿佛真的睡着了。呼吸悠长平缓,搞得夏晴天也有些睡意朦胧,好在她一直强撑着。

到了一家高级酒楼,方毅扭过头小声说,“老板,到了。”

叶以深幽幽睁开眼睛,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揉着太阳穴,一双眸子仿佛浸了水,什么都没有说直接下车。

夏晴天也跟着下车,叶以深貌似才看到她一般,眼睛在她身上打量一番,眉头稍稍皱起来,夏晴天脸上平静,心里却在呐喊,快点说我穿的太low,放我回去吧。

然而叶以深却一句都没有说,只是淡淡的说了句。“走吧。”

他的声音有些许的沙哑,有种别样的魅力,若是其他男人,夏晴天或许会喜欢,但是叶以深,哼!最好他哑巴了。

两人一路来到二楼的包间,推开门,里面热闹的谈话声瞬间消失,坐着的七八个男人全都齐刷刷的站了起来,礼貌的喊,“叶总好,叶总好。”

叶以深点点头,朝空着的主位走过去,众人视线又全都落在夏晴天身上,她被迫朝大家微笑,跟着叶以深走。

尴尬的是,叶以深从来都是一个人出席这种场合。所以大家只空了一个位子,现在猛然间多了一个人,原本坐在叶以深旁边的人立刻腾出自己的位置,笑着招呼服务员赶紧再添一份新碗筷,他自己则又搬了一张椅子,和其他高层挤了挤。

叶以深落座后没有介绍夏晴天的身份,只是淡笑着说,“别那么拘束,和以往一样,随意点。”

桌上坐的都是跟了叶以深很多年的心腹高层,了解他的脾气,听他这么说,也都恢复了刚才的热络,只是大家的眼神时不时往夏晴天身上飘,对她的身份好奇到极致。

菜一道道的上来,很精致,夏晴天见叶以深和旁边的人说话。就只顾吃自己的,她在影视城待了大半天,中午吃的饭盒,现在早就饿了。

男人们觥筹交错,说着今年的业绩和明年的雄伟计划,夏晴天听不懂也不想懂,就专心对付眼前的龙虾。

酒过三巡,气氛愈发的热闹,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男人端着一杯酒走过来,“叶总,我敬您一杯。”

叶以深一只胳膊随意的搭在夏晴天椅背上,西装早就脱了,只穿着黑色的棉质衬衫,脸上没有冷漠,嘴角微微挑起,脸上浮着一抹笑意,那样子像极了古时的富家公子哥。

“我这几天被你们的那些破方案折腾的都感冒了,你还好意思让我喝酒?”叶以深轻笑,嘴上虽说是破方案,但眼角藏不住的那些笑却在告诉对方,那些方案做的很是精彩。

年轻男人显然不想放过他,嘻笑着说,“叶总,不管是破方案还是好方案,反正您都拍板签字了,这杯酒你是逃不掉的。”

“没错,叶总这杯酒您要是不喝,咱今晚还吃这顿饭干嘛呀。”有个人搭腔,其他人也都跟着起哄。

平时都是被他训斥,只有每年的今天大伙才敢闹。

叶以深笑道,“这样吧,我找个人替我喝,这样总可以吧。”

“那要看叶总找的是谁,大家说是不是?”敬酒的年轻男子起哄。

“是!”众人应和。

叶以深偏头看完全事不关己,还在低头猛吃夏晴天,搭在椅子上的手拽了拽她的头发,夏晴天立刻抬起头,“干嘛?”

“吃饱了吗?”叶以深笑的有些意味深长。

夏晴天根本没有留意刚才发生了什么,以为叶以深是嫌自己吃太多,连忙用纸巾擦擦嘴角,一本正经的说,“吃饱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