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发现秘密,叶家的禁忌/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好,”叶以深把自己眼前的红酒移到她面前,在她耳边轻声吐气,“替我挡酒。”

“啊?”夏晴天猛地醒悟,回头看他时,嘴唇不经意擦过他的脸庞,对上叶以深晦暗不明的眼眸时,她打了个寒颤,立刻点头如捣蒜,“好好。”

叶以深很满意她的反应,扭头对年轻男子说,“她替,行不行?”

年轻男子哈哈一笑,“美女替酒当然可以了,来来,我敬这位大美女一杯,我干了,你随意。”

夏晴天忙不迭的站起来,端起酒杯和他轻碰了一下,就真的很随意的抿了一口,然后腼腆的笑道,“不好意思,我酒量不好。”

“没关系,没关系,”年轻男子忙说,一看叶总和这个女孩的关系就不一般,他可不敢逼着她硬喝。

有了开端,众人也就有了目标,全都上来敬叶以深酒,而那些酒也都一滴不漏的进了夏晴天的肚子,纵然她每次都随意的抿一口,但架不住这帮人热情,一人敬个两三次,她断断续续已经喝下去了三大杯红酒。

由始至终,叶以深都是旁观者,没有替她喝一杯酒。

最后。夏晴天实在撑不住了,脑袋眩晕,脸颊绯红的冲叶以深摆手说,“不行了,喝不了了。”

她的眼睛又亮又黑,因为喝了酒的原因,更添了几分娇媚,红唇一开一合勾着他的心火一点点冒出来。

“那就不喝了。”叶以深笑着对她说,再坐的人都是人精,听到这句话后,便再也没有人上来敬酒了。

晚餐还在继续,酒劲上来,夏晴天感觉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了,坐都坐不稳,好几次向旁边的男人倒去,然后又被一只手用力的拉回来,最后被箍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她才安静的眯上眼睛。

失去意识的前一秒,她还在心里暗骂叶以深,难怪这家伙带自己来,感情是为了让自己挡酒啊,大混蛋,太奸诈了!

叶以深一边和众人说笑,另一只手静静的摩挲着她,越磨越重,夏晴天似乎被弄疼了,迷醉中轻拍了一下他的腿,娇喃道,“别碰,疼。”

一句话出,满是皆静,众人想笑又不敢笑,全都紧盯着叶以深看。

叶以深倒是很淡定,也不遮掩,一把怀中的女人打横抱起来,冲在座的众人说,“你们继续,我先走一步。”

说完,抱着女人大步流星的出了包间,门闭上的瞬间,里面传来了爆笑声。

叶以深笑着摇头,低头看夏晴天,自言自语道,“我的一世英名啊,全被你毁了。”

他不知道,自己说这句话时,是多么的宠溺。

回到车上,方毅很懂事的升起膈应板。

夏晴天坐的不舒服,扭了好几次,还没有找一个舒服的位置,就在这时,感觉自己的嘴巴被人堵住了,她还无意识的用唇上前去碰了碰。

这一夜是怎么过的,夏晴天的印象很浅,记得的只有耳边男人粗重的呼吸。

第二天,夏晴天是被渴醒来的,嗓子干的快要冒火,她每晚习惯在床边的小柜子上放一杯水,习惯的去摸,没有摸到水杯,却摸到了一个温热的身体,再往上,下巴,嘴,鼻子……

意识瞬间回位,夏晴天睁开眼睛,一张帅气的男人脸,是叶以深。

嗯,是别人她才要尖叫。

她只记得昨晚叶以深带她去吃饭,后来替他挡酒,喝多了,后来发生了什么。她就全都不记得了。

只是……他胸膛的这些红爪印……是她的?还有他脖子上的吻痕……天呐,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夏晴天差点泪流满面,想要转过身好好思考一下,可刚动了一下,腰间的那只手就把她紧紧搂住,耳边传来男人愈发嘶哑的低语,“别动,灵……”

灵什么,夏晴天根本没有听清楚,只当他还没睡醒胡言乱语,只好不敢动任由他搂着。

外面的太阳越升越高,夏晴天心想,今天是不能去影视城了。还好韩晓聪明,她不打电话他就不敢打过来,否则现在这种情况,叶以深一定不会放过她。

叶以深继续睡,夏晴天则回忆昨天看到的一切,心里暗暗琢磨到时候自己演那个女三的时侯该怎么把我。好在女三没有哭戏,不然让她当着那么多人面哭,她觉得自己现在这个火候还不行,没准还会笑场。

也不知过了多久,夏晴天的腿都被他压的麻木了,想看看他有没有醒,一抬眼,男人正怔怔的看着她,眼里没有一丝表情。

夏晴天吓了一跳,“你……你什么时侯醒的?”

叶以深松开她的腰,腿也离开她的腿,仰面躺着说,“有一会儿了。”

“那你不啃声?”夏晴天抱怨道,挣扎的起身想要越过他去取柜子上的水,哪知胳膊上没有一点力气,水没有拿到,上半身全都扑在了他赤裸的胸膛。

肌肤相碰,夏晴天脸不由的红了,手忙脚乱的离开他,“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叶以深很自然的身后握住她的一只柔胰把玩,语气中全是调戏,“装什么羞涩,昨晚是谁那么放荡缠着我,不让我走?”

叶以深一句一个放荡,还有小荡妇,传到夏晴天的耳中是那么的刺耳,狠狠的瞪他,“你胡说,我不是那样的人!”

“哦?”叶以深挑挑眉梢,“你自己看,”叶以深揭开被子,胸膛,腰腹,全是红印,还有几个吻痕……

夏晴天脸热,一时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后背还有,要不要看?”

“不要!”夏晴天也不知吃了豹子胆,“啪”的在叶以深裸露的胸膛拍了一巴掌,然后一把推开他,手脚共用爬下床,光着脚跑进浴室。

老天爷啊,降下一道雷劈死她吧,自己怎么会有那么一面。

而此时,床上的叶以深却笑的像一只老狐狸,他已经想下次该什么时侯把她灌醉,虽然应付醉酒的女人有点累,但真的……很爽。

叶以深难得这个周末休息,阳光又这么好,他便让王管家在湖边支起了鱼竿,一边晒太阳一边钓鱼。

夏晴天则没有他那么悠闲,很想出门去公司,又怕叶以深问,正头疼怎么办,却看到王管家拿着一本书下楼。

“王叔,你还看书啊。”夏晴天笑着问。

王管家呵呵笑了,“我看什么书,少爷让我到书房取的,是他要看。”

“哦。”夏晴天目送着他出去,突然想起什么,立刻向四楼奔去。

果然,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书房的门居然是开的。

夏晴天激动的差点尖叫起来,忙溜进去。

她很是责怪自己,这段时间为了很多琐事,居然把最重要的事情忘记了。

书房很大,光线有些黯淡,巨大的书架放满了各种书籍,夏晴天快速的翻遍叶以深的书桌,没有白帝说的什么黑木匣。

叶以深会把这东西放在哪里呢?

夏晴天眼珠子滴溜溜的四处搜寻,眼神掠过书架顶端的时侯,一道微弱的金属光泽映入眼帘。她心中一喜,什么东西?

藏得那么高,里面肯定放着重要的东西。

夏晴天忙把椅子搬过来,站上去,手刚好够到,探了探,好像是个小盒子!

她惊喜的把小盒子拿下来,黑色,木质,有一把小金锁,很古朴,应该很久没有动过了,上面落了一层灰。夏晴天用袖子把木匣子上的灰尘擦干净,借着外面微弱的阳光,木匣子上面的图案显现出来。

上面的刻纹很奇怪,夏晴天瞅了半天也没看出个究竟,总觉得好像是几只动物在打架,但是什么动物。她怎么也看不出来。

摇了摇,里面好像空空的,没有什么东西。

这是不是白帝要的那个小黑匣呢?夏晴天暗忖。

正想着,不远处突然传来了王管家的咳嗽声,他这几天感冒了,是不是就会咳嗽几声,夏晴天一急差点把小黑匣掉在地上,拿是拿不出去了,她只好把东西又放到原处,等见到白帝问清楚了再来拿不迟。

夏晴天把凳子放到书桌前,敏捷又悄无声息的溜出书房,王管家已经走到了三楼,下楼不可能,夏晴天只能像上次一样又跑到五楼的楼梯间等待。

两三分钟后,王管家又离开了书房,她还听到“咔嚓”一声,书房门被关上了。

夏晴天松口气,在台阶上坐了半分钟。陡然想起她很久很久没有见到白帝了。

他该不会离开叶家了吧。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就夏晴天自己否定了,白帝说了要带她一起离开,他一定不会食言的!

突然好想见到他,尤其是刚才自己有了发现之后,夏晴天很想和他分享。

夏晴天的视线投向五楼,他会不会就住在那间禁室?

一想到这个可能,夏晴天就坐不住了,喜欢的人近在咫尺,她却见不到。强烈的思念袭上心头,夏晴天站起来一步步往上走。

站在禁室门口,她有些害怕了,万一白帝不在,里面的是另一个人,那她岂不是在找死?

可是……真的好想见到他。

白帝说过,他不会让夜帝伤害自己,她相信他。

深吸一口气,夏晴天鼓起勇气,慢慢的推了下那扇门。

门没有锁。只是轻轻闭着,“吱呀”一声,门开了。

里面几乎被黑暗笼罩,但夏晴天隐约还是能看到里面矗立着四尊神像,和她第一次见到的一般无二。

房间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响,夏晴天只能听到自己剧烈的心跳声,“砰砰砰……”

她小手紧紧攥在一起,探头往进看了一眼,没有任何人,她又试着踏进一步,“咯吱”木板轻响。

此刻,夏晴天怕极了,可还是向前走了两步,这时拐角处露出了不同的风景,阳光从一扇小窗户透进来,而窗户下方的地板上坐着两个人。

一人穿白衣,一人穿黑衣,两张完全一样的面孔正直直的盯着她的方向,他们手中是……扑克牌,脚边七零八落的散着十多张纸牌。

他们在打牌?

夏晴天被眼前的情景震惊了,他们居然会打牌?

时间仿佛被静止了三秒,三秒之后,夜帝猛的从地上起来,面目狰狞又可怖的扑向夏晴天,而身后的白帝则一把住住他的腰,冲吓呆的夏晴天大喊,“快跑!”

夏晴天这才神魂归位,撒腿就往外面跑,一直跑到了一楼,她脑海中还是刚才两人打牌的情景。

简直太奇怪了,这么两个神奇的人居然坐在一起打牌,而且……两个人打什么?

斗地主都要三个人的。

不过此时她可以确定一件事,那就是白帝也住在五楼那个房间,那他最近怎么不来找自己呢?

带着这个疑问,夏晴天接下来一直待在花园,为了掩人耳目,她特地带着自己的好几本书,做出刻苦学习的样子。心里希望他能听到自己的心声,下来见她一面。

或许是自己祷告的太虔诚,下午两点左右,叶以深还在午睡的时侯,夏晴天也等的昏昏欲睡,也不知道打第几个哈气的时侯,一个高挺的身影出现在睡眼中,还穿着早晨的那件白衬衣,皮肤苍白的没有一丝血气,仿佛大病一场还没有康复。

夏晴天精神一震忙迎上去,心疼的说,“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

白帝牵住她的小手,眼中全是温柔的笑意,“我没事。”

“你穿这么少冷不冷?”夏晴天摸了下他的胳膊,除了一件白衬衣再无其它。

“我没事,不用担心我。”白帝依旧笑。

“你最近怎么都不来找我?”夏晴天看似抱怨。说出来却带着一股撒娇。

白帝用手指勾勒着她的脸庞,无奈的说,“我也想去见你,但这段时间叶家的结界增强了许多,我不能到处乱跑,每日只能待在五楼。”

“那你现在来见我……”夏晴天担心的眼泪溢满了眼眶,不知该如何形容,只能说,“是不是费了很大的周折?”

“还好,”白帝轻描淡写,表情却严肃起来,“你以后不要去五楼找我,非常危险。我有空就会去找你的。”

夏晴天很委屈,“你这么长时间没有出现,我担心你,所以才想去看看。”

“我知道你的心意,但真的很危险,万一我不在,而里面是夜帝呢?我就算想救你也了来不及。”

“我知道啦。”夏晴天看他那么严肃,拉着他的手撒娇,“我以后不那么冒失了。”

“嗯,你最乖了。”白帝揉揉她的头发,神色恢复了以往对她的温柔。

夏晴天终于想起书房发生的事情,忙说,“我去找你还有一件事,就是我在叶以深书房找到了一个小黑匣子,但是我不知道是不是你找的那个。”

白帝眼底滑过一抹惊异,“什么样子的?”

夏晴天用手比了下大小,描述道,“就这么大,木质的,有一把金色的小锁子,匣子上面刻着些奇奇怪怪的图案,我看不懂,不过我摇了一下,里面好像空着啊。”

听到一半,白帝的眼中已经绽放出了光彩,紧握住夏晴天的手腕说,“小黑匣在哪里?你拿出来了吗?”

“没有,我刚找到就听到外面有人来了,所以就又放回去了,”夏晴天看他那么激动,忙问,“是这个小黑匣吗?”

“我也不敢肯定,”白帝很谨慎,认真的说,“下次有机会你把它拿出来,我看看就知道了。”

“好!”夏晴天满口答应,有了希望,她整个人充满了动力。

有了这个好消息,白帝似乎也温暖起来,他把夏晴天拥抱在怀中,悄声说,“晴天,谢谢你。”

“和我不用说谢谢。”夏晴天紧搂着他的腰,心里甜滋滋的,好像他们即将会离开叶家,开始新的生活。

晚上,夏晴天在餐厅看到夏薇薇,好心情立刻打了折扣。

她这几天基本都在外面,白天是见不到的,晚上夏薇薇回来的迟,也不知在忙碌些什么,而夏晴天这个时间大都在房间里看书,所以自从抢电视那晚之后,两个人鲜有交集,夏晴天也过了一段清闲的日子。

夏薇薇看到她却莫名的笑起来,让夏晴天浑身发毛。

这个女人又要耍什么花招?

果然,夏晴天坐下还没有吃多少,就听夏薇薇开口,“晴天,后天是爸爸的生日。你还记不记得?”

夏晴天怔住,随即点头,“记得。”

夏成雄的生日很好记,元月一号,每年的第一天,她就算想忘也忘不了。

“是这样的,爸爸今天和我说,我们一家人好久没有聚在一起了,借着生日的机会,我们一家人去山庄度假,住两晚。”

夏晴天脸色很平淡,一家人?她什么时侯把自己当作一家人了?真是搞笑。

“我元旦有事,去不了。生日礼物我会提前送给他的。”夏晴天淡定的说,她不想去,因为夏薇薇和陈晓芬一定会给自己脸色看,自己何必要浪费这个美好的假期,而去和她们假装是一家人?

夏薇薇没有想到她会当面拒绝,当下就变了脸色,也不管叶以深在场,生气的质问,“元旦放假你能有什么事情?”

“我还在上学,要做的事情很多,”夏晴天所幸说的明白一点,“元旦过后就是各科考试,我要复习。”

夏薇薇很不屑的嘲讽,“大学考试不就是那么回事?过线就可以了,要那么高分数有什么用?”

“对你当然没有用,对我有用,因为我要拿学校全额奖学金。”夏晴天不卑不亢的说,上大学后,她的各科成绩都是名列学院第一,全额奖学金的名额里从来都有她的名字。

她不能全都是指望夏家,指望夏成雄,这个观点是她去夏家一个月后,被陈晓芬打了一巴掌,父亲却无可奈何的那一刻形成的。那一天她就决定要好好学习,因为她听说学校有奖学金,有了钱,她就不至于在夏家那么狼狈。

夏薇薇觉得这话是在讽刺自己,愈发的生气,“夏晴天,你到底还姓不姓夏?这才多久,爸爸的生日聚会都敢不参加了?”

“我会送他生日礼物。”夏晴天的态度很坚持,“而且我姓不姓夏,这是由血缘决定的,不是你说了算的。”

夏薇薇还想说什么,冷不丁看到叶以深冷漠的表情,怒火收敛了一些,耸耸肩,看似无所谓的说,“好吧,你不想去就算了。”

夏晴天松口气,以为这件事就此落幕。却还是在晚饭后接到了夏成雄的电话。

看着手机屏幕上调动的名字,夏晴天无奈的接起来。

“喂?爸爸。”夏晴天轻声换了一句。

夏成雄语气温和的说,“晴天,最近还好吗?”

“老样子,”夏晴天简单的回应,夏薇薇在这里,她过的怎么样,他一想即知。

“呵呵,我听你姐姐说,你元旦很忙没有时间陪爸爸是吗?”夏成雄直截了当的问。

夏晴天早有心理准备,“爸,快考试了,我想好好复习,我明天去看您,山庄我就不去了。”

“晴天,爸爸知道,薇薇在叶家一定给你委屈受了,”夏成雄叹了口气,继续说,“爸爸想借着这个机会让你们的关系缓和一下。”

夏晴天握着手机不说话,用沉默抗议。

“晴天啊,爸爸今年五十五岁了,还不知道能陪你多少年,爸爸最担心的就是你,这么多年来也没有好好照顾你,世事无常,要是哪一天我走了,你就又是孤孤单单一个人了。”夏成雄的声音有些哀伤,听的夏晴天心里也涩涩的。

“不管怎么样,薇薇和你有血缘关系,这是走到哪里都改变不了的,都说血浓于水,爸爸就是希望,你们能和和气气的相处,这样就算有一天爸爸不在了,你也有一个可以说话的亲人……”

“爸,”夏晴天打断父亲的话,“你别说了,生日那天我去。”

“好,好,爸爸等你啊,什么礼物都不用买,你人来就够了。”夏成雄心满意足的挂上电话。

夏晴天幽幽的叹口气,她就是太心软,最听不得父亲说这些。

而且,有爸爸在场,夏薇薇应该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吧。

元旦当天,夏家的车出现在叶家别墅门口。

叶以深皱眉看着背着双肩包的某人,冷淡的问,“你不是说不去吗?”

“我爸爸给我打电话了。”夏晴天解释。

叶以深冷哼一声,这么说他今晚没有人暖床了?

夏薇薇好像很激动,一改往日对夏晴天的冷嘲热讽,热情的招呼她上车。

夏晴天觉得应该是爸爸对夏薇薇说什么了,所以她才对自己的态度有所改变吧。

等夏家的车离开。叶以深才把手中的书扔到一边,摸到手机打过去,“这两天有没有什么安排?”

“哈,大忙人也想去放松了?”赵峰嘻嘻哈哈的问。

“废话那么多!”叶以深很烦躁。

“正好,我和一帮哥们准备去山上看星星,顺便露营,你来不来啊。”

“大冬天的露营?你脑子进水了?”

“一句话,来不来?”

“地址给我。”

“好嘞。”

车向郊区的山庄驶去,夏薇薇一直在和朋友聊微信,夏晴天则无聊的看着窗外。

山庄位于半山腰,依山傍水,纵使进入了冬季,沿途的风景依旧很优美。

到山庄时已是下午,所有人下车,夏成雄看到夏晴天立刻走过来,给了她一个拥抱,“晴天,你能来爸爸很开心。”

“爸爸,生日快乐。”夏晴天微笑着说。

“你来爸爸就快乐了,走,我们进去说。”夏成雄接过她手中的背包,拉着她的手腕向山庄的客房走。

看两鬓微白的父亲如此开心,夏晴天觉得这次来或许是对的。她没有看到的是,走在后面的陈晓芬和夏薇薇相视一笑所包含的阴沉。

冬天山庄里的客人并不多,准确的说只有他们一家子,其余的都是服务人员。

夏晴天住的房间很大,巨大的落地窗,阳光异常充足。

“这两天你就住在这里,”夏成雄乐呵呵的说。

“谢谢爸爸。”

“谢什么,”夏成雄将双肩包放在红木桌上,慈爱的看着女儿说,“我怎么觉得你又瘦了,是不是最近没吃好?还是在减肥?女孩子圆润点好,千万别学那些女孩,搞什么节食减肥。”

夏晴天听着爸爸的絮叨,心里暖暖的。他好久没有这样关心过自己,也没有这样像一个普通父亲和自己说话了。

“爸,我没有减肥,吃的也挺多,可能是这段时间学习压力大,能量消耗的比较大吧。”

“那就好,走,我们先垫垫肚子,然后去爬山,晚上陪爸爸过生日吃大餐。”

夏晴天点点头,说了声“好”。

午餐很简单,五菜一汤,四个人吃完略休息了片刻,夏成雄很开心的说,“一家人在一起就是好,走,我们去后山看看。”

陈晓芬的态度也很和善,还冲夏晴天笑了笑。

夏晴天愣在原地。以为自己眼花了。她对自己笑?还是那种很慈母的笑?三年了,陈晓芬从未对她笑过啊。

“你这么惊讶干什么?”夏薇薇撇撇嘴,望着父母的背影说,“今天是爸爸生日,我妈对你好,那是给爸爸面子,想让他今天高兴,别想太多。”

夏晴天心道,这才对嘛,她还以为陈晓芬哪根神经搭错了。

初冬时节,漫山遍野的山茶花将整片山坡染成了淡粉色,煞是好看,再往上还有大片大片的杜鹃花,若不是这刺骨的山风,夏晴天几乎都要以为是春天来临了。

没想到在冬天还能看到这样的风景,夏晴天的心情瞬间好了许多。

四人爬了一个多小时,停在了半山腰的一处石亭内,夏薇薇忙着自拍照相,夏成雄和陈晓芬坐在石凳上休息,夏晴天则悠闲的观赏风景。

一家四口的相处难得如此融洽。

风有些大,没有待多久,陈晓芬就提议下山,免得感冒。

回去的时侯走的是另一条路,经过了一个断崖时,夏薇薇很好奇的跑到断崖边看了看,被陈晓芬呵斥,“薇薇,回来,那里太危险。”

“我就看看嘛,”夏薇薇笑着说,“这个好像电视剧神雕侠侣里面小龙女跳的那个悬崖,不知道这个下面有没有世外桃源。”

陈晓芬抓住她的手腕狠狠的教训,“不要乱跑,那里太危险。”

夏薇薇抱住她的腰,“知道啦,就是看一眼。”

母女二人对视几秒。似乎在交流着什么,但夏晴天却只顾着欣赏风景没有注意到。

晚餐很是丰富,鸡鸭鱼肉摆了满满一桌,而且有好几道菜都是夏晴天喜欢的,中间还放着一个诺大的蛋糕,上面什么字都没有写,只有一个大大的笑脸。

夏成雄看看妻子和两个女儿,很欣慰的说,“我今天很高兴,一家人就应该这样子和和睦睦的,来,我们干一杯,希望以后我们一家人一直能像今天这样。”

“好,干杯!”夏薇薇兴奋的举杯。

夏晴天被这样的氛围感染,也举杯和三人的杯子轻碰在一起。

如果以后陈晓芬和夏薇薇能放下对她的成见,像今天这样,哪怕不说话,只是和睦的相处,夏晴天想,她也很乐意放下以前的那些怨恨,和她们和平相处。

气氛正浓,夏晴天在爸爸的鼓励下多喝了一小杯,却不想这时陈晓芬开口了。

“晴天,阿姨有件事不知道该不该说。”

她从未如此客气的和夏晴天对话,让夏晴天竟有几分受宠若惊,忙放下手中的筷子,乖顺的说,“您请说。”

“是这样,”陈晓芬看了眼自己的女儿,“我知道你和叶以深的关系呢,其实并不好,当初也不是真心诚意的嫁给他,听微微说,你们夫妻的关系到现在都不是很好,对不对?”

提到叶以深,夏晴天谨慎起来。眼底最淡的那抹笑意消散,她就知道,这才是今晚的主菜。前面扮什么善良的继母,全都是辅料。

可笑的是,她还就相信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