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失踪,夏晴天不见了/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阿姨,你有话不妨直说。”

夏成雄立刻打断两人的对话,“晓芬,今天我生日,别说那些扫兴的话题。”

陈晓芬不乐意,“难得大家今天心情好,开诚布公的聊一聊怎么了?”

夏成雄横了眼妻子,“可是你说的那些,晴天不会想听的。”

“这件事是对她好也对薇薇好,两全齐美的事情,你怎么知道她不想听?”

“你这个人……”夏成雄的脸涨红,这是要生气的节奏。

夏晴天心中苦笑,还是开口安慰道,“爸,既然阿姨说对我也好,那我听听也无妨。”

“对嘛,你都说了是一家人,一家人就应该有什么说什么,你说对吧,晴天。”陈晓芬挑眉,用她惯用的那种傲慢神情。

“说吧,什么事。”

“好,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陈晓芬淡笑着说,“薇薇在叶家住的这段时间,和叶以深的关系很不错,她也是真的喜欢叶以深,恰巧你又不喜欢叶以深,何必强留在叶家呢?不如离开,让薇薇成为叶太太,这样,叶以深依旧是我们夏家最大的依靠。”

夏晴天听到这话。笑的很是意味深长,原来啊原来,还是这件事情。

“我也坦白告诉你们,我其实很想离开叶家,只是一直没有机会,是叶以深扣着我,不让我走,如果能走我走早走了,你们以为我稀罕叶太太这个名头?所以,夏薇薇想要成为叶太太,最大的阻力不是我,而是叶以深。”夏晴天似笑非笑的看着夏薇薇,继续说,“如果你能让叶以深放我离开,我一定对你感激不尽。”

陈晓芬听到她的话愣了片刻,她认真的观察着夏晴天的表情,并不像是在说谎。

不过,只要她说出这段话就足够了。

陈晓芬很大度的说,“好吧,既然如此,就当我什么都没有说,你也不要放在心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机缘,如果叶以深是薇薇的,迟早都是她的。”

夏晴天倒是被她这番话震惊到了,她不知陈晓芬还能说出这种话。

“好了好了,不说这些话题了,我们继续喝。”夏成雄又举起酒杯,夏薇薇知道自己不能再喝了,端起饮料碰了一下。

这顿生日宴吃的还算顺利,夏成雄很高兴,最后离开的时侯都有些醉醺醺的。

回到自己房间,夏晴天洗完澡出来就看到手机有信息进来,她一边擦湿漉漉的头发一边自言自语,“这么晚了谁呀。”

拿起来一看,居然是爸爸发来的信息。

晴天,来后山的悬崖处一趟,爸爸有些话想和你说,是关于你妈妈的。

夏晴天看到后面那几个字,心里颤了几下,妈妈?

爸爸很少和她说起妈妈以前的事情,她问的时侯,也会敷衍的说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没什么值得说的,怎么今晚想要说这些事情了?

难道是喝多了,所以想起妈妈了?

至于谈话的地点是多么的诡异,夏晴天根本来不及怀疑,她现在只想知道和妈妈有关的事情。

利索的换上厚衣服,头发都还没有干,就急匆匆拿上手机戴上围巾出门奔向后山的悬崖处。

今夜是上弦月,月如钩,带着冰凉。

因为白天来过这里,夏晴天还记得的路线,她不知道父亲为什么会选择这个地方,也许是为了避开陈晓芬和夏薇薇。

走了几分钟,前路便没有了路灯,夏晴天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再借着微弱的月光向约定的地方走去。

山里的夜异常的寂静,除了悦耳的虫鸣交响乐,再无其它声响,夏晴天拾阶而上,几分钟后到达了白天夏薇薇所说的断崖处。

“爸爸?”夏晴天轻唤了一声,没有人回答。

难道还没有来?

也对,他年龄大了,而且还喝了点酒。走慢点很正常。

夏晴天坐在悬崖处的一块巨石上,想象着父亲等会儿将告诉她什么样的故事。她对妈妈没有丝毫印象,做梦有时梦到,她的脸也是一团白雾,当年发生了怎样的事情,父亲也说了一些,但都不具体。她只知道当年父亲和母亲相爱,最后却因为陈晓芬家境富裕,劈腿陈晓芬怀了孕,就是怀了夏薇薇,后来陈家逼婚,父亲便抛弃了自己的母亲,和陈晓芬结婚。

而母亲离开父亲时,不知道自己也怀孕了,所以夏晴天只比夏薇薇小两三个月而已。

这些事情也是爸爸找到她之后,她才知道的。

在她心中。母亲是这个世上最慈爱,最漂亮的女人。

山里的风带着哨声,呜呜呜的像是女人在哭泣,夏晴天待了片刻就有些害怕,四处看了看,父亲怎么还没有来?

他该不会发了信息后自己又睡过去了吧,夏晴天想了想,低头夏成雄发信息,问他还来不来,最后两个字还没有写完,就听到身后有微弱的脚步声。

夏晴天欣喜,起身转过头正要说“爸爸,你来了”,突然被一股巨大的力道推向悬崖,夏晴天还来不及喊叫,身子已经快速的下坠……

夜色如墨,山谷呜咽的风声愈发凄厉。

第二天,太阳照常升起。

夏成雄从宿醉中醒来,伸了个长长的懒腰,洗漱完毕去吃饭,路过客厅时,看到妻子和大女儿在窃窃私语什么。

“大清早的,你们母女两说什么悄悄话呢?”

夏薇薇神色怪异,紧紧抓住母亲的手,还是陈晓芬淡定的开口道,“我们在商量今天应该去哪里玩儿。”

“就在这山上转转吧,人老了,走几步就腰酸背痛,”夏成雄似乎想起另一个女儿,四处看了看不见她的人影,“咦?晴天还没有起床吗?这丫头向来是起的最早的了。”

“可能昨天喝了两杯还没有醒,我去看看吧。”

“不用不用,让她睡吧,反正也是来休假的,想睡多久就睡多久吧。”

“也好。”

夏成雄走到外面晒太阳,陈晓芬回头狠瞪了女儿夏薇薇一眼,低声说,“沉住气,你下午回去还要独自面对叶以深,想想自己即将成为叶家的女主人,千万不能这个样子,知道吗?”

夏薇薇咽口唾液点点头,脸色还有有些苍白,她一晚上都没有睡着。

快到中午时,夏成雄终于感觉到不对劲,就算喝醉了,也不可能睡这么久,该不会是生病了吧。

于是一路来到小女儿的房间,敲了敲门,里面没有声响。

“晴天?你在吗?是爸爸,”夏成雄等了等,还是没有声音,又再次敲了门,“我进来了?”

等了五秒,夏成雄打开门,房间里空荡荡的没有人,就如同昨晚没有住过一般,而且她带来的双肩包也不在了。

“走了?”夏成雄皱眉疑惑,掏出手机给夏晴天打电话,那边传来机械的女声: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这小丫头,跑哪去了?

夏成雄快步来到室外,对妻子和大女儿焦急的说,“晴天不见了。”

陈晓芬脸上的表情僵了半秒,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那么大的人怎么会不见了?”

“房间里没有人,打电话也不接。”夏成雄有种心慌的感觉,总觉得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行李在吗?”陈晓芬问。

“也不在。”

“那就是走了吧,”陈晓芬很自然的推测。

夏成雄还是担心,“那也应该打声招呼啊,晴天是乖孩子,不会不打招呼就离开的。”

陈晓芬却不以为意,“她昨天来的时侯就有些不情愿,陪你过个生日就走不是也很正常吗?告诉你,万一你拦着不让她走呢?所以才悄悄走了的吧。”

陈晓芬看丈夫还有些怀疑,又说,“她过了这个年就22岁了,又是个有主意的,你担心什么?”

夏成雄被这么一说,很快就释然了,夏晴天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确很有主见。

陈晓芬掐了下女儿的腰,夏薇薇赶紧说,“爸,晴天来时就说她功课很重,又马上考试了,她还想拿奖学金,应该大清早就回去了。”

夏成雄点点头,“嗯,很有这个可能,”随即又抱怨道,“这丫头,走也不说一声。”

陈晓芬和夏薇薇相视一笑,不再说话。

下午,夏成雄开车载着妻女返回A市。

来到叶家别墅门口,陈晓芬下车小声叮嘱夏薇薇,“别慌。按照妈妈说的来,知道吗?”

“嗯,我知道了,妈!”夏薇薇坚定的点点头。

“过了这一关,你可就是叶家的女主人了,一定要抓住叶以深的心。”

“我明白。”

夏家的车离开,夏薇薇提着自己的包一步步走向叶家别墅。

她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侯,就觉得这里像是一座美丽的城堡,就应该是她这种人住在里面。现在,她即将实现这个愿望了。

王管家站在别墅门口迎接,却看到只有夏薇薇一人,又伸脖子向后看了好几眼,再没有人了。

“夏小姐,你回来了。”王管家的微笑很疏离,“少夫人呢?她怎么没有和你一起回来?”

夏薇薇一脸的惊讶,“晴天?她不是今天早晨就回来了吗?”

王管家愕然。“没有啊,少夫人没有回来啊。”

“怎么可能?今天早晨我们在山庄就没有看到她,行李也不在了,以为她回来了。她不是说快考试了要复习功课吗?”夏薇薇心跳如鼓,脸上却看不出一丝破绽。

王管家急了,“没有没有,少夫人没有回来。”说着赶紧给夏晴天打电话,那边还是机械的女声: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王叔你别急,说不定晴天直接回学校了。”夏薇薇难得替夏晴天说好话。

王管家觉得有这种可能,于是立刻叫来家里的四个保镖,“去学校找少夫人,图书馆,教室,还有她的同学,有消息了立刻通知我。”

“是。”

夏薇薇看他如此担心,不由的嫉妒,“王叔,有必要这么着急嘛,不就是失联几个小时嘛。”

王管家懒得和她废话,笑着说,“夏小姐,您坐了那么久的车肯定是累了,还是回房间休息吧。”

说完也不管她,转身进了别墅。

这个时侯少爷还没有回来,王管家在考虑要不要告诉他这个消息,想了想他还是打电话给了方毅。

“王叔,什么事?”方毅的语气听起来很轻松。

“少爷准备什么时侯回来?”

方毅听出了王管家话中的不对劲,忙紧张的问,“家里出什么事情了?”

王管家不答反问,“少夫人有没有过去?有没有和少爷联系?”

“少夫人怎么可能和少爷主动联系?”方毅顿了顿小声问,“少夫人出事了?”

“嗯,她和夏小姐去给夏成雄过生日,现在夏小姐回来了,少夫人却没有回来,她说少夫人早晨就收拾东西回来了,打电话也关机了,我让人先去学校找了,看她会不会先回学校。”王管家快速的说完这边的大致情况。

“我知道了,少爷这边也准备返程了,我立刻去和他说这件事。”

“也好,等学校那边有消息了我会立刻告诉你。”

“好,我先挂了。”

方毅组织了下语言,走向正在和赵峰边谈笑边烤肉的老板。

叶以深听完方毅在耳边的低语,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将手中的黑皮手套扔给赵峰,冷淡的说,“出了点事,我先回去了。”

“嗳。急什么啊,这兔子肉马上就能吃了。”

“你自己留着吃吧,我的帐篷和望远镜那些你帮我收一下。”

“什么事情这么着急?要我帮忙吗?”

“不用。”叶以深撂下这两个字,大步朝山下走去。

他昨夜露宿山头的时侯,就有些心神不宁,总觉得好像要出事,没想到真的出事了。

“王管家说夏晴天是什么时侯离开山庄的?”叶以深边走边沉声问。

“说是一大早,没说具体时间。”

叶以深思忖,按照夏晴天的作息习惯,她一般是七点起床,从七点到现在,过去了将近十个小时……

十个小时,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不管是出意外,还是离开……

叶以深掏出手机给夏晴天打电话,关机。

他突然想起一个人,一个被他赶出叶家的女人,夏晴天会不会去找她了?

考虑了片刻,叶以深觉得还是等王管家那边有消息了再说。

他不是很想和苏清雅联系。

车在路上飞驰,叶以深看着飞快掠过的风景,分析着种种可能。

或许是夏晴天离开山庄后发生了意外,手机钱包之类的全被偷了,所以联系不上。但这种可能比较小,十个小时,足够她走到可以打公交的地方,或者借路人电话报平安。

还有一种情况,比较糟糕,那就是他的对手调查到了她的身份,直接把她绑架了,等时机成熟就打电话给他。这样也好,至少有个消息。

半个小时后,王管家打电话过来,说夏晴天不在学校,而且她的同学今天也没有见过她。,书馆的监控没有找到夏晴天,她应该是没有回学校。

“知道了。”叶以深脸色阴沉,想了想还是拨通了苏清雅的手机。

电话铃声响了很久才被接起来,苏清雅的声音听起来清亮了许多,背景音却很嘈杂,应该是在哪家快餐店,

“喂,你好,请问是哪位?”苏清雅语气很急,她正在收拾凌乱的餐桌,一到假期顾客就多了好几倍。

叶以深愣了愣,不得不自报家门,“我是叶以深。”

苏清雅手中的动作呆滞了两秒,很快就正常了,“是叶先生啊,找我有事吗?”

“今天夏晴天有没有和你联系?”叶以深直接了当的问。

“晴天?没有啊,她不是和夏家人去郊外给她爸爸过生日了吗?”苏清雅肩膀夹着手机,两只手麻利的收拾着桌子,不小心碰到了旁边的客人,她连忙笑着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叶以深听她那么忙,也不好打扰,淡淡的说,“如果她和你联系,请让她尽快给我回电话。”

“好的,我先挂了,我这边有些忙。”

叶以深还来不及再说什么,手机里就传来了盲音,他顿时有些莫名的失落,他曾经以为苏清雅离开他会生活的很凄惨,但从她的声音来听。她过的似乎还不错。

而且也彻底放下了曾经的那些感情。

不得不承认,她和夏晴天是一类人,不管遇到多少困难和挫折,只要坚持过来,就会继续生活的很精彩。

就像草原上的野花,给点水和阳光就会热烈的绽放。

方毅把油门踩到底,硬生生把两个小时的路程压缩到一个小时,回到了叶家。

叶以深一进门看到夏薇薇就直接问,“到底怎么回事?”

此时,夏薇薇正在拨橘子吃,咽下口中的橘子说,“我们早晨起来没有见到夏晴天,就去她房间找她,但是她没有在房间,行李也不在。”

“为什么早晨不通知我?”叶以深的语气很冲,带着不满。

“她行李都带走了,我们就以为她先回来了呀,就没有在意。”夏薇薇很理所当然的说。

叶以深咬牙,“你们早晨几点发现她不在的?”

“十点多吧。”

“这么晚?”

夏薇薇表情很自然,看不出一丝紧张,“昨天晚上为我爸爸过生日,大家很开心,就多喝了几杯,我们以为她醉着还没有醒,后来我爸爸觉得不对劲,进去找她才发现她走了。”

“你刚说行李也不在了?”叶以深突然想着这个问题。

“对啊,所以我们才以为她回来了,就没有管。”

叶以深烦躁的脱掉冲锋衣,对身后的方毅说,“去查一下通往山庄那条路的监控。”

“是,老板。”

夏薇薇欲言又止的看了眼叶以深,后者发现她表情不对。脸色很不好的说,“还有什么事?”

听到这句,方毅停住了脚步。

“其实,我觉得……我觉得……”夏薇薇结结巴巴,表情很是纠结。

“说!”叶以深斥责了一声。

夏薇薇的心颤了一下,她是真的被叶以深吓到了,却还是硬着头皮说,“我觉得晴天走了。”

“走了?”叶以深一时懵了,“什么叫走了?”

“就是……离开A市了,再也不回来了。”夏薇薇怯生生的说。

叶以深一把抓住她的胳膊,直直的盯着她,眼底有压抑的怒火,“你说什么?”

“真的,”夏薇薇按住心里的狂跳,话已经出口,再无收回的可能。“昨天晚上她说了一些话,所以我才会这么觉得。”

“说了什么?”

“我手机里,我给你找找。”

叶以深松开她,看着她双手颤抖的从沙发上拿起手机,然后找到一段录音,按下播放键,里面传来夏晴天的声音。

我其实很想离开叶家,只是一直没有机会,是叶以深扣着我,不让我走,如果能走我走早走了,你们以为我稀罕叶太太这个名头?

十秒的录音放完,叶以深的脸彻底黑了,他想到了千万种可能,却唯独没有想到这一种。

她走了,连手机也注销了,就这么消失了?

“晴天可能觉得,昨晚是个好时机,所以大清早的走了。”夏薇薇火上浇油,“她和我爸爸抱怨了很多次,说当初爸爸不应该为了公司把她嫁给你,在叶家她从没有开心过。昨晚她还说……”

“说!”这个字几乎是从叶以深的牙缝里蹦出来的。

夏薇薇将两只手放进手袋,紧紧攥住缓解自己的紧张,“她还说,只要能离开你,她什么都可以不要,什么代价都愿意付出!”

“贱人!”叶以深怒发冲冠,一脚踢飞了脚边的一把椅子,吓得在场所有人全都摒住了呼吸。

“方毅,”叶以深怒吼,“让所有人去机场,车站,还有A市的每个口路,就算她离开了,也要找出她的踪迹。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最后八个字带着暴戾的杀气,夏薇薇吓得颜色一白,想到那个悬崖那么深,掉下去估计连尸骨都被野兽吃了,这一生,天下地下,再也没有夏晴天这个人。

叶以深一声令下,叶家的所有手下全都出动,不少嗅觉敏感的高层人士专门打来电话询问怎么回事,叶以深只简单的说“找个人”,和其他人无关,黑白两道才放下心来,甚至配合他寻找。

叶家别墅的所有人,包括王管家也过上了如履薄冰的日子。叶以深的情绪极度不好,已经训斥了好几个仆人。

第一晚,毫无收获,方毅让人调取了通往山庄的所有监控,根本没有找到夏晴天的影子。

第二天一大早。

苏清雅正在刷牙,门被人敲响,开门一看,居然是很久不见的方毅。

“你……好,”苏清雅打了个结巴,“方毅,你找我?”

“苏小姐,我想问一下,少夫人有没有和你联系过?”方毅很礼貌的询问,眼底还有血丝。

苏清雅摇摇头,“没有啊,晴天怎么了?不见了?”

“那你知不知道她可能会去哪里?”方毅没有回答她的问题,继续问道。

“晴天?她除了夏家,学校,就是叶家啊,还能去哪里?”

一无所获,方毅忍不住失望,而起他刚才扫视了下小房间,的确只有苏清雅一个人,“打扰了,如果少夫人和你联系,请尽快通知我们。”

苏清雅忙拉住方毅的衣袖,眼中全是焦急和担忧,“晴天出什么事情了?”

“这个……”方毅有些犹豫,他拿不准该不该说。

苏清雅快要被他急死了,“说呀,没准我还能帮你们找找。”

方毅犹豫了一下说,“少夫人从昨天早晨就不见了。夏薇薇小姐说少夫人离开A市了,不过到现在我们都没有找到她的任何线索。”

“离开A市?她为什么要离开A市?”苏清雅一头雾水。

“夏薇薇小姐的意思是,她要离开叶家,离开老板。”

“不可能!”苏清雅非常果断的说,“晴天不会这样离开的,她马上就要考试了,如果要离开,她为什么还这么努力的复习呢?”

方毅无话可说,对于老板和老板娘的事情,他不便多说一句。

“我们还在找,如果您想到什么,请联系我们。”

“好的。”

方毅离开后,苏清雅在房间急得团团转,突然想到什么,忙翻出手机找到一个号码拨出去,“喂?陈院长。我是清雅……嗯嗯,您最近身体怎么样……我很好,你不用担心我……陈院长,这两天晴天有没有回去看您啊……没有啊,这丫头,她前几天还和我说要回去呢,我以为她趁着假期回去了……好好,您保重身体,下次我和晴天一起回去看您,再见。”

挂了孤儿院的电话,苏清雅开始打给相熟的同学,得到的回复全是没有见过夏晴天。

她能去哪里?

夏晴天不是这样任性的人,她就算要离开,也会准备好一切,完美的离开叶家,而不是这样突然消失,而且不告诉任何人。

会不会出意外了?想到这个可能,苏清雅就坐立不安,她很想去找夏晴天,但却不知道该从哪里找起。

叶以深的势力很强大,她现在也只能祈求他尽快找到晴天。

……

A市最高级的健身会所,秦亦朗正在跑步机上跑的大汗淋漓,前方出现的一个人却他惊讶了一下。

他穿着黑色夹克,黑色夹克,一双马丁靴,这身装束一看就不是来健身的。

男子身上的气压很低,五米之外,秦亦朗都能感受到他冷漠的气息。

他来找自己?难道夏晴天快要拍戏的事情被他知道了,所以他来找自己算账?叶以深好歹是个上市集团的总裁,格调没有这么低吧。

本着以静制动的原则,秦亦朗很亲切的和他打招呼,“叶先生。好久不见,你也是来健身的吗?”

叶以深伸手直接按了暂停键,秦亦朗惯性冲击差点撞在前面的机器上。

“叶先生找我?”秦亦朗也是有脾气的,叶以深来了这么一下,脸上出现淡淡的怒意,一边用毛巾擦汗,一边用很不爽的问。

叶以深直盯着他,说话的语气像是冰碴子,“你这两天见过夏晴天吗?”

“没有,上次从你家离开后我就没有见过她了。”秦亦朗是演戏的,谎话自然是信手拈来。

“真的?”

“当然是真的,”秦亦朗看他脸色不善,也不敢多问。

结果叶以深却摊开手,冷酷的说,“手机。”

“你干嘛?”秦亦朗怔住。

“手机。”他显然不是很相信这个专业演员。

秦亦朗瞬间明白过来他想干什么,语气中也带了怒意,“叶先生,你这种行为是对我的侮辱,而且,你没有权力查看我的手机。”

“不想你的所有代言一夜之间全飞了,就把手机给我。”

秦亦朗站在跑步机上比叶以深高出多半个脑袋,但气势上却压不住这个男人,和他对视了几秒钟,秦亦朗败下阵来,双手投向,“好好好,你有钱你厉害,好了吧,”说着把跑步机上的手机拿下来,然后输入密码给他,“看吧看吧。”

叶以深也不客气,点开通话记录。上面大都是经纪人、助理,以及和导演的通话,翻了好几页,都翻到三天前了,没有找到夏晴天的手机号。

叶以深把手机给秦亦朗,一句话也没有说,转身就走了,气的秦亦朗在身后大叫,“喂,叶先生,一句对不起都不会说吗?”

叶以深背着给他竖了一个很不雅观的中指。

秦亦朗目送着他的背影,脸上带着怒意,心里却疑惑重重,等那个身影消失在了健身房门口,他赶紧给韩晓打电话。

“喂?韩晓,夏晴天这两天有没有找你?”

韩晓的语气听起来很是郁闷,“没有啊,我还想找她呢,电话打不通了。”

“可能出事了。”秦亦朗猜测。

“你说什么?夏晴天出什么事了?”韩晓立刻紧张起来。

“我也不是很清楚,刚才叶以深来找我,问我知不知道夏晴天的下落,他在找。”

“啊?夏晴天不是他老婆吗?不见了?”韩晓突然又问,“嘿,夏晴天不见了,他找你干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