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踪迹,笨女人不许死/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亦朗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这小子的鼻子真灵,“你问题怎么这么多?夏晴天要是联系你了,尽快通知我。”

“一定一定,你……”

秦亦朗听韩晓还想问什么,没有给他一点机会就挂了电话。

夏晴天能出什么事情,竟然能让叶以深亲自上门找他,难道人不见了?

她前几天还跟他说,想要成为大明星,然后光明正大的和叶以深离婚呢?怎么转身就不见了?

秦亦朗脑子全是问号,也没有了健身的兴趣,给夏晴天打电话,对方是关机。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时间,秦亦朗的心也乱了。

天渐渐黑下来,还是没有任何消息。

机场,火车站,汽车站全都没有找到她的身影,而且她银行账号里面的钱分文未动,如果是买机票或者买车票,她总要取钱。

或者,她身上带足了现金,不需要在银行卡里面取钱。

叶以深瘫坐在沙发里想想着她可能逃跑的路线,每一种可能都会留下痕迹,难不成她还能插上翅膀飞了?

夏薇薇很讨好的端来一碗鱼汤。柔声说,“以深,你从昨天晚上就没有怎么吃饭,喝完鱼汤吧,我熬了一个下午的。”

“没胃口。”叶以深冷淡的说。

“就算没胃口也好歹喝点,人慢慢找,身体最要紧。”夏薇薇安慰道。

叶以深横过去一眼,带着深深的冷意,“夏晴天走了,你似乎很开心?”

“没有啊,我也很担心,”夏薇薇忙替自己辩解,“不过我还是最担心你,总不能一直找不到夏晴天,你就一直不吃饭吧。”

叶以深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到现在还没有任何消息吗?”夏薇薇假装好意问。

“嗯。”

“有没有一种可能,晴天在下山的路上,搭顺路的车出市呢?这样你们怎么找都找不到啊”

叶以深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已经找到了昨天所有的下山车辆,他们都没有见过夏晴天。”

夏薇薇暗惊,他的速度未免太快了,自己能想到的他全想到了。

“那……会不会她就是担心你找她,所以躲在A市某个角落,想等风声过去了再离开。”夏薇薇又说了一种可能,她现在的目的就是让叶以深不断的找下去,从而不去怀疑她已经出事。

找着找着,叶以深失去希望他也就不找了。

夏薇薇的这番话提醒了叶以深,他立刻拿起电话打给好友,“小峰子,帮我个忙。”他现在的人全都撒出去了,要想在酒店找人,只能借人了。

“这几天就等你这句话呢,说吧。”

“全市大小酒店、旅馆,只要是能住人的地方,都给我找找。”

“找谁呀?”赵峰问。

“夏晴天,就是你上次在酒吧救的那个女人。”叶以深说这个名字的时侯,都带着一股狠意。

“哦~”赵峰阴阳怪气了一声,随即说,“包在我身上。不过,大哥,你跟我说句实话,这女人是谁啊,我看上次你也不是很在意她啊。”

叶以深暗暗磨牙,“你找到她,我就告诉你她是谁。”

“好!放心,只要她在A市,哪怕掘地三尺,我也会把她找出来,放心吧。”

安排完事情。叶以深把手机扔到一边,揉着酸疼的太阳穴。

夏晴天,你要藏就藏好,千万别被我找到,否则我这次一定弄死你。

“以深,我给你揉揉肩膀放松一下吧。”

叶以深没有回答,夏薇薇就自告奉勇的站在他身后,慢慢给他揉捏着肩膀。

第三天,A市几乎被翻了个,还是没有任何夏晴天的一点消息,她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

叶以深刚开始很愤怒,那怒火恨不得烧了整个叶家。第二则是愤怒中带了点焦虑,直到第三天下午,一颗心彻底被焦虑占据,他隐隐觉得,夏晴天这件事没有这么简单。

她只是一个大学生,不可能策划出如此严密的逃跑计划,除非身后有高人策划,而她又能认识什么高人?

难道她不是逃走,而是真的出事了,所以这么久才找不到人?

一想到这个可能,叶以深的心突然慌起来,如果出事,三天了,她是不是还活着?

为了证实自己的推断,叶以深疾步上楼来到夏晴天的房间。

这是夏晴天消失后,他第一次进入她的卧室,还是她元旦那天走时的情景,空气中似乎还残留着她特有的气息。

桌子上摊开的是她的专业课本,还有从图书馆借的书,笔记本也是摊开的,笔还放在上面。

她的字没有人特意教过,但是很娟秀清丽,一眼看上去就漂亮女孩子写的。

衣橱里的衣服除了她那天走时穿的那件,全都在,鞋子一双也没有少。

唯一少的东西就是她的洗护用品。

拉开抽屉,除了她平时的小零碎,还是近一百多块钱的零用钱,应该是平时打车或者坐公交用的。

所有的一切,都在告诉他一个信息,夏晴天不可能就这么走了。

她是个对学习很认真的人,上次能为了一本书和夏薇薇不顾后果的厮打起来,这次在走之前,她一定会先把借学校图书馆的书还了,这才附和她的做事风格。

正想到此,叶以深的手机响了,他忙掏出来一看,停顿了半秒后立刻接了起来。

“叶以深,晴天有消息吗?”

“没有。”

“她不可能就这么逃了,晴天一定是出事了,叶以深,你快点去找她。”苏清雅的声音很急,带着哭腔。

叶以深空着的那只手紧握住她用的那只笔,“你怎么知道?”

“我就是知道,我太了解她了,她那么善良,明知道这样一跑会得罪你,她怎么会一走了之?我刚刚午睡做了一个可怕的梦,夏晴天在向我求救。她让我赶快去救她,叶以深,求求你,你快点去救她,再晚点……她可能就没命了……”说到最后,苏清雅几乎是哭出来的,而她的话也让叶以深的一颗心彻底揪起来。

“你说你做梦?什么场景?”

“看不清楚,一个黑漆漆的地方,我看不清她的脸,只能听到她的声音。”

“好,我知道了。”

说完最后五个字,叶以深挂了电话。这时他才发现自己手心全就是冷汗。

表面上看叶以深是一个无神论者,然而身处在叶家,多少信点鬼神之说。

“王管家,备车。”叶以深一步跨两个台阶,冲一楼喊。

“是是。”

夏薇薇听他的声音和平时不一样,心中一惊,忙从沙发上坐起来试探着问,“以深,有晴天的消息了吗?”

“没有。”叶以深头也不回的往外跑。

“那你现在去哪里?”

叶以深正要说出口,看到夏薇薇紧张的神色,嘴边的话突然咽了下去,“出去散心。”

夏薇薇忙说。“我陪你一起去。”

“不用,我想一个人待会儿。”

“我绝对不说话,就安安静静的待在你身边,我想这个时侯,你应该想要人陪。”夏薇薇表现的很体贴。

“我不需要人陪。”叶以深很冷漠的拒绝她后,径直上了车,告诉司机立刻去山庄。

冷静下来,他才意识到,他犯了一个非常愚蠢的错误。

从一开始他就被夏薇薇牵着鼻子走,她说夏晴天逃走了,凭借着一段录音就让他先入为主,相信了这件事。所以他就一直想她逃跑的各种可能,然后拼命找。但他忘了一件重要的事情,事发的第一现场在山庄,时至今日,他却没有去亲眼看一看。

车子离开叶家别墅,夏薇薇的心莫名的狂跳起来,一定是叶以深发现了什么,自己刚才问他去哪里的时侯,他明显停顿了一下,不想告诉自己。

怎么办?难道他知道了什么事情?

“夏小姐,你还好吧。”王管家看她脸色煞白,关心的问了一句。

夏薇薇回过神,“我……我没事啊。”

“你的脸色非常不好。”

“可能是这几天没有睡好吧,我上楼休息会儿。”夏薇薇双腿虚浮,强撑着才没有在王管家面前露出破绽。

一回到自己房间,夏薇薇就立刻给陈晓芬打电话,说话时声音都在颤抖,“妈妈,我感觉叶以深知道什么了。”

陈晓芬的声音瞬间低了许多,“发生什么事情了?”

“就是,就是我刚才问他去哪里,他没有告诉我,说出去静一静,可是我看他的表情是知道什么的样子,怎么办妈妈?”夏薇薇拿手机的手在颤抖,她只是一个22岁的女孩,还没有修炼到那种处变不惊的境界。

陈晓芬立刻安慰女儿,“薇薇,你别自己吓自己,他可能就是出去安静一下。”

“可是,可是万一他知道了这件事……”

“不可能,人都没有了,死无对证,我们又没有留下任何证据,他凭什么怀疑我们?”陈晓芬想了想说,“要不然你先回家来。我怕你在叶家出什么状况。”

“好好,”夏薇薇连忙点头,她这几天真是在叶家待怕了,每次上到三楼都不敢向夏晴天的房间看,半夜睡不着,担心她来索命。

夏家是她长大的地方,她熟悉那里的角角落落,还有爸爸妈妈在,回去她会有安全感。

保时捷的性能发挥到最佳,一路奔向山庄,各路消息不断的传递到叶以深耳中,还是千篇一律的结果,没有找到人。

叶以深脑海中一直回响的是苏清雅的那段话,她说夏晴天向她喊救命,毫无疑问,这是有可能的,毕竟情感上来讲,苏清雅才是夏晴天最亲近的人,两人二十多年的感情不是他能比的。

他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夏晴天如果真的出事了,请她充分发挥野草精神,一定要坚持下去,他会找到她的。

一定会的。

到山庄时,天已经黑了下来,山庄经理提前接到了通知,早早就等候在山庄门口,叶以深一下车没有寒暄一句,就对山庄经理说,“带我去夏晴天住过的房间看看。”

“是,叶总,您这边请。”

七拐八拐,一行人来到一间客房,经理用房卡刷开房间,打开里面的灯。

叶以深环顾四周,“她住的就是这间?”

“是的。”经理恭敬的说。

“房间是收拾过的?”

经理尴尬了一下,“是,是收拾过的,这是我们的规定。”

“没收拾之前是什么样子?”

经理早就叫来打扫客房的服务人员,“这位是负责这间客房打扫的工作人员,小林,你说说打扫前是什么样子。”

一个老实憨厚的中年妇女穿着山庄的统一工作制服,说话带着当地的方言,“我那天中午来打扫,房间很干净的,床铺几乎没有动,好像头天晚上根本就没有人睡,不过卫生间和浴室是用过的。”

叶以深抓住了重点,“你说。头天晚上没有人睡,你怎么看出来的?”

中年妇女指着非常平整的被子说,“我们铺床为了好看,都会给上面放一跳这样的缎子,客人睡的话一般会取下来,就算不取,睡一晚也会歪七竖八的,可是我来打扫房间的时侯,缎子还是这个样子,根本没有动。我还纳闷呢,这位客人头天晚上是住在哪里呢?”

叶以深心里震惊无比,继续追问,“那你说浴室用过,是怎么回事?”

“我看床铺那么整齐,以为头天晚上没人住过,结果打扫卫生间和浴室的时侯,却发现地上有水,还有几根长头发,对了,”中年妇女又想起什么,“吹风机拿出来放在洗手台上了,客人那晚应该是洗澡了。”

叶以深感觉自己的脑袋一阵阵发疼,他几乎可以确定夏晴天出事了。

试想,一个计划着要逃跑的人。当天晚上还会优哉游哉的洗澡?难道不是应该好好休息,养精蓄锐吗?

夏晴天向来都是洗了澡就上床,她洗了澡却没有上床睡觉,这中间一定是出了岔子。

“你们楼道有监控吗?”叶以深扭头问经理。

“有的,有的,叶总要去看吗?”

叶以深轻“嗯”了声,他说不清自己浑身的力气正在一点点消失,还是越来越有能量。

他此刻都不敢想象,如果夏晴天是那天晚上就出了事情,那到今天都快四天了。

四天……她在哪里?又经受着怎样的折磨?

监控镜头里,晚上九点左右,昏暗的楼道里空无一人。竟有几分阴森恐怖的气息。

众人就这么盯着空楼道看了几分钟,突然夏晴天那间客房的门开了,她从里面走了出来,穿着带来的厚衣服,围着围巾,头发湿着,手里……

“暂停!”叶以深陡然开口道。

屏幕停住,其他人不知道叶以深在看什么,他盯着她的手,只有一部手机,至少此时,她没有想逃。

她这个样子去干什么?

“继续。”

画面继续播放,几秒种后,夏晴天离开了监视器,工作人员按照她的路线很快在另一个监视器中找到了她。

已经到了室外,光线很暗,夏晴天急匆匆在屏幕里走了几步又不见了。

“没有其它监控了吗?”叶以深凝眉问。

经理赔着笑,“我们这个山庄建成有十多年了,当时没有考虑那么长远,户外的监控就只有几个出入口有。”

“她走的方向,有可能去哪里?”

经理收敛脸上的笑容,谨慎的说,“这个不是很好说,我们这边晚上挺冷的,没有什么娱乐活动,晚上也看不到什么风景,她能去的地方不多,有可能就在外面走走散心。”

“不可能,”叶以深果断的否定经理的答案,一只手抱在胸前,一只手握拳思忖,吹风机拿出来了她却没有吹干头发就离开,而且只带了一个手机,可见她是出去见什么人。

她去见谁呢?

这个人应该很重要,不然她不会这么着急。

叶以深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问道。“你们山庄那晚来其他客人了吗?”

“没有,”经理很肯定的说,“冬天来山庄玩的人不多,那天就夏先生一家人,而且他们是包了整个山庄,所以我们也没有接待其他人。”

“包场了?”叶以深冷笑,夏成雄为了生日也是大方,让女儿来自己这里拿钱,他却在外面挥霍。

“对的,而且是夏夫人提前好几天就来定好的,她还专门到处考察了一下,觉得环境不错,当天就交了定金。”

那就是说,如果那天晚上夏晴天真的去见什么人,应该也是夏家的人?

“看一下那天晚上夏家另外几个人,谁在九点左右出去了。”叶以深命令。

“好的。”经理应了一声,连忙吩咐工作人员。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叶以深慢慢在房间踱步,脸色凝重,他意识到自己不能再这么等下去,对经理说,“先让你的人在这找着。如果发现夏晴天回来,或者其他人出过门立刻通知我,你给我找个探照灯,我要出去亲自看看。”

“好,我陪您去吧,这地方我熟。”

“麻烦你了。”

“叶总客气了。”要是夏晴天真的是在他们山庄消失的,那他们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自然要积极配合。

今夜没有月光,很黑,山风呜咽,像是游魂在吟唱。

叶以深站在夏晴天消失在镜头里的地方,看着如墨的夜。一时没有了主意,竟然不知道该往哪边走。

经理和山庄的几名保安以及叶以深的司机,人手一盏探照灯,将前方的路照亮,经理还顺手给叶以深一个。

“往这边走,是我们的休闲区域,夏天可以烧烤,冬天有团队来了可以举办篝火晚会,”经理一边走一边介绍,“那边是通往后山的路,最近正是山茶花和牡丹花盛开的时侯,白天来满山的火红,煞是好看……”

叶以深一直来到经理所说的后山入口,虽然看不见漫山遍野的山茶花,但空气中却飘荡着花的幽香。

“叶总,您干什么?”经理看他还继续往前走,急忙问道。

“我上去看看。”叶以深没有回头。

经理愈发焦急的说,“叶总,这大晚上的,山路很不好走,万一出点事,我们……”

“我会当心。”叶以深的决定几乎没有人改变,经理赶紧跟上,把手里的灯努力照向前方。若是叶以深在这里出了事,就是把整个山庄赔上也不够啊。

叶以深管不了那么多,他也没有考虑自己对夏晴天是什么感情,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找到她。

若是她逃走了,那就把她绑也绑回来;若是她出事了,那就更要找到她,他很想知道,到底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动他叶以深的女人。

手中灯在无边的黑暗中显得如此的微弱,叶以深站在石阶上看沉沉的夜色,他似乎能感觉到夏晴天就在这里的某一处,胸腔中升起一股闷气,叶以深冲虚空中大喊,“夏晴天!”

“夏晴天,夏晴天,天,天……”

女人的名字在山中回响,惊起熟睡的鸟儿一阵扑腾。

“夏晴天!”叶以深又喊了一声,带着焦虑和担心,回应他的却只有不断的回声。

经理和其他人见状,也纷纷扯开嗓子喊夏晴天,寂静的夜顿时热闹起来。

就这么找了十几分钟,叶以深原本嘶哑的嗓音更加嘶哑了。他知道这样找下去不是办法,于是和众人原路返回,给相熟的专业救援队打电话。

“记得带一只搜救犬,山比较大。”叶以深叮嘱道。

“放心,我把我们队里的搜救犬都带去,一定给你找到人。”对方笑着说。

“那就多谢了。”

“不用谢,到时候你这个大老板多给点钱就是了。”

“只要找到人,钱不是问题。别耽搁了,救人如救火,今天晚上就上来吧。”

“好,我去准备。”

挂了电话,叶以深的一颗心还是在半空中悬着,监控室里传来的消息是,夏晴天出了房间后就一直没有回来,夏家当晚除了陈晓芬去夏薇薇房间待了十几分钟,没有人出去。

如果这就是所有事实,那夏晴天的双肩包是怎么消失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