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真相,她配不上那晚的女人/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翌日。

当夏薇薇站在医院大门口的时侯,她还是有些忐忑不安,在来医院前,她先去了一趟叶家,因为她不想和夏晴天当面碰上,直接和叶以深谈会比较好。然而却被王管家告知,自从夏晴天住院,叶以深就一直在医院照顾,没有回过叶家。不得已她只能来到医院。

医院门口人流量很大,医生护士病人以及病人家属等等,来往不息。

稳了稳心神,夏薇薇踏进了医院。

病房里,护士正给夏晴天腿上的伤换药,伤口有些疼,她只要咬牙忍着。

护士用极为赞赏的语气说,“赵医生的技术就是好,你看这伤口缝的,真漂亮。”

夏晴天疼的笑出来,“嗳,小护士你换药就换药,感情是来欣赏你们赵医生的精湛水平来了?”

“嘿嘿,抱歉抱歉。我只是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针线。”小护士呲牙一笑,让夏晴天暂时都忘了痛苦。

“再漂亮也是伤疤啊,又没有绣出一朵花来,”夏晴天觉得这个古灵精怪的小护士很有意思。

两人说笑间,护士已经换完了药,要出去的时侯迎面进来一个戴墨镜的女人。

夏晴天刚刚还带笑的脸瞬间沉了下来,语气很不悦,“你来干什么?”

“以深呢?我找他。”夏薇薇在她面前向来颐指气使,就算此趟是来求人的,也不想太掉价。

“出去了。”夏晴天淡淡的说,“方毅怎么把你放进来?”

“我是你姐姐,他为什么不放我进来?”夏薇薇摘掉墨镜,傲慢的扫视着病房,看到另一张病床上男人的外套时,眼睛刺了一下。

夏晴天冷笑,“我可没有你这种想要妹妹性命的姐姐。”

夏薇薇听到这话也不恼,反而轻笑道,“夏晴天,说话要讲证据的,否则我告你污蔑。”

“怎么?敢做不敢当?”夏晴天盯着她,眼中没有丝毫温暖。

夏薇薇摊手,“没有做过的事情我为什么要承认?”

“出去,我不想看到你。”夏晴天指着门口喊道。

“这么激动干什么?”夏薇薇晃着手中的墨镜,“我好心来看你,你怎么这么对待客人呢?”

“是不是看到我活着你很失望?”夏晴天笑的阴冷,故意说,“夏薇薇,你就等着警察找你吧。”

夏薇薇的表情果然变了一丝,面目也狰狞起来,“夏晴天,你又没有死,何必追究这么多呢?”

“哈,你刚才不是说没有做过这件事吗?现在是什么意思?”夏晴天皮笑肉不笑。

夏薇薇也不伪装了。又怕门口的方毅听到,压低声音斥责道,“你把我们送进去有什么好处?爸爸这辈子都会恨你的!甚至会把你赶出家门。”

“无所谓,反正我从小就是孤儿,而且一想到和你们是亲人,我就恶心的想吐!”

夏薇薇气急败坏,“夏晴天,别以为你嫁给了叶以深就有了靠山,我告诉你,我一定会让你滚出叶家的。”

“那就等到那一天再说吧,现在请你先滚出我的病房!”夏晴天一分钟也不想和她待在一起,看到她的那张脸,夏晴天就气的想要撕烂她。

夏薇薇却像个主人一般,趾高气扬道,“我就是不走,你能把我怎么样?起来打我呀。啧啧,夏晴天你以后不会成了瘸子吧,那多难看,还是赶紧自己滚出叶家,不要给叶以深丢人。”

这几天夏晴天最担心的就是会不会康复后腿脚不方便,夏薇薇的几句话正好戳中她的要害,气的她双手紧攥在一起,“夏薇薇,立刻给我滚!否则我叫护士了!”

夏薇薇哈哈一笑,还要讥讽几句,突然听到门外有脚步声响起,似乎是叶以深的,立刻变了音调,“晴天,你不要这么生气嘛,我好心好意来看你的。”

“谁要你来看我?滚出去!”

“别生气别生气,我看见你没事也就安心了,你不知道这几天我有多担心你……”

夏晴天真是被她这副模样恶心到了,抓起旁边桌子上的一颗苹果朝她扔过去,夏薇薇灵巧的一避躲开了。

“你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啊。”

门“咔嚓”开了,叶以深的脸出现在病房门口,夏薇薇仿佛看到救星一样跑过去,想要扑进男人的怀中,却被他用提水果的手隔开了。

“以深,你回来了。”夏薇薇笑着问候。

叶以深淡淡的点点头,走进来看到坐在病床上气的满脸通红夏晴天,眉梢挑了挑问,“出什么事情了?”

夏薇薇忙说,“我听爸爸说晴天受伤了,今天特地来看看她,可能是她心情不好吧,聊了两句她就发脾气了,我也不知道哪里得罪她了?”

“你真的不知道?”叶以深突然反问。

夏薇薇怔怔的看他,心里发毛,声音没有一点底气,“我真的不知道。”

夏晴天冷眼瞪着她一言不发,这个女人不去演戏真是可惜了。

叶以深将刚买一袋子水果放在桌子上,又捡起地上的苹果,已经摔裂了,果汁流出来,还能闻到香甜的果香。

“这苹果是王管家特意去超市给你挑的,让他看到估计要伤心了,以后别乱扔。”叶以深说的很平淡,语气中却有明显的宠溺。

夏薇薇心里又酸又怒,她发现这两人的关系好了很多。

“以深,我找你有事。”夏薇薇柔声说。

“什么事?”叶以深看着挂了一半的点滴瓶,表情依旧很淡。

“我们出去喝杯咖啡单独和你吧,好不好?”这件事不能当着夏晴天的面说,否则立刻被戳穿。

叶以深揉了揉眉心,他仿佛已经猜到她要说什么。只是这件事他还没有做出决定,所以很冷淡的说,“过几天等夏晴天出院了再说吧。”

出院?没准明天警察就找上门了,他能等,夏家可不能等。

“这件事比较急,我就几句话……”

“我没有心情。”叶以深拒绝的很直截了当,“也不想听。”

夏薇薇愣住,一时间心情上下翻滚,五味杂陈。自从她说自己就是那晚的女人,叶以深对她的条件几乎百依百顺,现在如此。她居然有些难以接受。

“以深,你,你忘了你曾经说的话了?”

叶以深淡漠的看着她,他很失望,比对苏清雅还失望,他这段时间找无数理由说服自己,夏薇薇可能与这件事无关,因为他无法相信那晚救他的女人是个蛇蝎心肠的人。

然而,就算再怎么自我麻痹,人的感性总是无法控制,刚才他在病房外面听到夏薇薇的声音。就忍不住的厌恶。

“此一时彼一时。”叶以深说了六个字,却足以击破夏薇薇的所有希望。

看着女人眼底的惊诧和绝望,叶以深又有些于心不忍,语气舒缓了些许,“你想说的那件事……我会考虑的。”

夏薇薇感觉自己又活过来了,他说这句话的是说,要放他们一码吗?

“你走吧。”叶以深坐在病床前的椅子上,开始给某人继续剥桔子。

夏薇薇双脚如同被灌了铅,在原地僵了好几秒才转身向门口走,手刚放在门把手上又听到叶以深说,“以后不要来医院了。她不想见到你们。”

“她”是谁,不言而喻。

夏薇薇心里的最后一点希冀,彻底被掐灭。

夏晴天神色古怪的看着叶以深,“你和夏薇薇……到底有什么交易?”

“交易?”

“如果没有,你前段时间怎么对她那么好?我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你想太多了,”叶以深把剥好的一瓣桔子塞进她嘴里,“养你的伤。”

夏晴天含着桔瓣抱怨,“你能不能不给我吃桔子了,我都上火了。”

“上火了?”叶以深淡笑,“刚好,我帮你。”

说着,叶以深就吻上了女人的唇,将女人嘴里的桔瓣勾到自己嘴里,咬出酸甜的桔汁然后又喂给她。

夏晴天简直对叶以深随时随地发情的这种举动深恶痛绝,时不时都要蹂躏自己一番,要不是昨晚顾及到她做手术才一天时间,一定会做到最后的。

他要是实在忍不住完全可以去找个女人,她夏晴天一点都不在乎。

下午,叶以深去公司处理紧急公事,夏晴天迷迷糊糊睡的时侯,感觉旁边有人在呼唤她,睁开眼睛,居然是苏清雅。

“清雅,你什么时侯来的?”夏晴天从梦中立刻清醒过来,脸上全是惊喜。

苏清雅担忧的看着她,“刚到,你的伤怎么样了?”

“好多了,我命大,死不了。”夏晴天大咧咧的说,从床上挣扎起来,苏清雅忙把枕头给她垫到背后。

“你怎么知道我受伤住院了?”夏晴天又问,按着她的胳膊让她坐下。

“我给叶以深打电话,他说你在这里。”

“哦。他没有为难你吧。”

“没有。”苏清雅摸了下她憔悴的脸庞,“到底发生了什么?我都快被你吓死了。”

夏晴天嘿嘿一笑,眼睛亮亮的,是这些天来少有的开心。

“傻笑什么,我问你话呢。”

“看到你来我高兴。”

“别顾着高兴,快说,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夏晴天耸耸肩,叹口气把自己的遭遇说了一遍,苏清雅的脸色变了又变,最后气的砸床,“夏薇薇和她妈妈也太狠了,她们怎么能这么对你?”

夏晴天苦笑,“我一直是她们的眼中刺。”

“你爸爸怎么说?”苏清雅问。

“他……”夏晴天想起昨天父亲的态度,“他或许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吧。”

“我靠!”苏清雅气的骂了一句,“夏薇薇是他女儿,你难道就不是吗?”

“可能我没死,他觉得这件事没有那么严重吧。”夏晴天脸上看似平淡,语气中却有说不出的失落。

苏清雅握住她的手,“这样的家人不要也罢,你对他们早已仁至义尽,以后不要再回那个夏家了。”

“嗯,我不会回去了。”夏晴天眼中有泪花闪动,笑道,“清雅,我又成孤儿了。”

“怕什么?我也是孤儿,我们就是彼此的亲人。”苏清雅替她抹去眼角滴落的一颗泪水。

夏晴天破涕为笑,不管两人以前有多少隔阂,此刻都烟消云散。

“对了,叶以深知道是夏薇薇干的吗?”

“知道。”

苏清雅眼底闪过一抹光,“叶以深准备怎么办?也不了了之?”

夏晴天摇头,“我不知道,早上夏薇薇来找叶以深。似乎要说什么事情,但叶以深拒绝了,说他考虑考虑。”

苏清雅讥讽的笑道,“你是他的妻子,被人陷害到如此地步,他却还要考虑考虑?”

她自然清楚叶以深在考虑什么,只是不能对夏晴天明说。

“我只是挂了名号而已,他只要不给我找麻烦我已经谢天谢地了,还指望他给我报仇雪恨?他可是叶以深啊。”夏晴天冷静的笑。

尽管这两天叶以深对自己的态度好了很多,但她却不敢想太多,这个男人在她这里早就没有了任何信誉和好感度。

苏清雅咬咬牙岔开话题说,“过两天就要考试了,你这样子能去参加考试吗?”

夏晴天立刻说,“去,一定去,我可不想明年重修,我还要拿奖学金呢。”

“可是……”苏清雅蹙眉,“你怎么去啊,难道一边挂吊瓶一边答题?”

“我问过医生了,两天后我挂的药就少了,只要不牵动伤口,可以去考试。”

“你可别逞强啊,命要紧。”苏清雅到现在还能想起那个可怕的梦,听了夏晴天的讲述,她相信了托梦一说。

两人聊了许久,苏清雅看时间差不多了起身告辞,“我还有个兼职,先走了,明天有空来看你。”

“好,不过你别忘了我刚才说的几本书,临阵磨刀嘛。”

“放心,忘不了,好好养身体。走啦。”苏清雅俯身抱了抱她的肩膀,离开了病房。

她本是趁叶以深在公司才来看望夏晴天,没想到刚出病房就看到一个高挺的身影走过来。

这个身影太熟悉,苏清雅不由的脚步一滞,但又很快恢复正常,目不斜视的向电梯的方向走去。

说好了永不再见的两人,却因为夏晴天的关系再次重逢,心境早已和曾经不同,尤其是苏清雅,她现在只是单纯的恨他而已。

恨他让自己轻易的爱上他,他却只把她当替代品。

叶以深看到她眼眸里无波无澜,他对她的所有好感都在她被揭穿的那一天荡然无存,有的也剩下陌生人的默然。

两人擦肩而过的时侯,叶以深忽然想到她离开叶家时说的一句话,停住脚步,“苏小姐,等等。”

苏清雅眸子一暗,脸上有丝疏离的浅笑,“叶先生,有事?”

“你以前说,夏薇薇不是我找的那个人,”叶以深顿了顿继续道,“你当初为什么那么说?”

“你怀疑夏薇薇了?”苏清雅笑,叶以深看不出她的意思。

“我只是突然想起,问一问。”叶以深还是那么的冷傲。

苏清雅的笑容更加温柔,“其实,我是看不惯夏薇薇那副样子,随口说的,叶先生不必放在心上。”

说完,苏清雅脚步匆匆的离开,电梯里人很多,她冷静下来后才发觉手心里都是冷汗。

叶以深的气场太强大,以至于到现在她还是不能忽视他的影响。

为了赚更多的钱,苏清雅找了一份酒吧工作,推销酒水,因为是清吧,听说老板也很有背景,所以酒吧很干净,目前为止她还没有遇到难缠客人。

换上工作制服,苏清雅开始一晚的工作。

夜晚八点以后,客人渐渐多了起来,苏清雅画了浓妆,很妩媚,也遮盖了原本的模样,此时。她端着酒水穿梭在各个卡座。

刚推销出去一瓶价值不菲的威士忌,苏清雅突然听到熟悉的声音。

“他就是个王八蛋!我一定要让他后悔。”带着怒气的女声从隔壁的卡座里传出来,苏清雅低着头向吧台走去,偷偷瞥了眼卡座里的客人,果然是夏薇薇,她身边还坐着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男子搂着她的腰,脸都快要凑到她的脸上了。

“要不是看上他的钱,谁愿意每天看他那张冰山脸,真以为自己是什么人物,我呸!”夏薇薇骂骂咧咧。声音不小,所以不用刻意去听,声音就能自动传入耳中。

旁边的男人诱哄道,“好了,都出来了,不要想那些不开心的事情,我陪你喝酒。”

“还是你贴心,我都后悔和你分手……”

两人的话渐渐淡去,苏清雅心道,原来这男的是夏薇薇的前男友。

回到吧台,苏清雅计上心头。

拿出手机对着卡座拍了几张,光线有点暗,但能看出样子,以及两人搂抱在一起的姿势。

夏薇薇不是口口声声想取晴天而代之吗?她倒要看看某人看到这样的照片,她还能不能成为叶家的女主人?

正要把照片发出去,苏清雅又停住了,不行,这太容易辩解了,再等等,万一这两人如胶似漆……

苏清雅一边卖酒一边留意着这边的情景,半个小时后,不知前男友在夏薇薇耳边说了什么悄悄话,她娇羞的推了他一把,然后前男友结了账,搂着夏薇薇的腰向酒吧门口走去。

苏清雅连忙掏出手机抓拍了几张,角度很好,前男友刚好吻上夏薇薇的脸颊。

夏薇薇,让你整我,让你整晴天,我看你这次怎么哭。

接着苏清雅毫不犹豫的把拍到的所有照片发给了叶以深,她没有匿名,因为没有必要,反正这是事实。至于叶以深看到照片会怎么想,会不会去找这对狗男女,苏清雅就管不了的。不过以她对叶以深浅薄的了解,他一定会有所行动的。

啊,突然好像亲眼看看夏薇薇的下场。苏清雅有些腹黑的想,如果能看到叶以深暴跳如雷,后悔莫及,那她就更开心了。

两份钟后,苏清雅的手机响了,是叶以深。

她冷冷一笑接起来,“喂,叶先生。”

“照片哪里来的?”叶以深传过来的声音带着压抑的怒火。

“当然是我拍的啊,就在刚刚。”苏清雅娇笑道,“没想到啊,我还有预知的能力,我就跟你说嘛……”

这边她的话还没有说完,电话里就传来了嘟嘟的盲音。

挂了电话,苏清雅兴奋的差点跳起来,连吧台里的调酒小哥都看出了她的好心情,开玩笑道,“什么事这么开心?”

“今晚生意好,卖出两瓶了。”苏清雅眼角眉梢全是笑意。想象着叶以深的气急败坏以及夏薇薇即将面对的遭遇。

正如苏清雅所料,叶以深看到照片的时侯,手机差点掉在了地上,就连病床上的夏晴天也看出了他的失态。

叶以深盯着那几张照片,怒火瞬间就被点燃,看两人的关系……并不像才认识的,而是相恋已久的恋人。

夏薇薇不是没有谈过恋爱吗?这一脸的放荡透过手机屏幕都能感受得到。

结束了和苏清雅的电话,叶以深捏了捏眉心,心中那个疑团越来越大,沉默了半分钟,他对门口的方毅说,“去查一下夏薇薇现在在哪里。”

“是。”

夏晴天听到这个名字耳朵竖了起来,瞥了他几眼终是没有问出口,她知道就是自己问了,他也不会说。

更何况,他现在貌似处于暴怒的边缘,她才没有那么傻去撞枪口。

叶以深焦躁不安的在病床转悠了大概半个小时,转的夏晴天眼都快花了的时侯,他的手机终于响了。

“老板,夏小姐在一家酒店开了房。”

“几个人?”

“两个人,另一个是男士。”

“很好!”叶以深牙缝里挤出两个字,利落的挂了手机,然后什么都没有说,风衣外套也没有穿,大步离开了病房。

夏晴天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看叶以深的脸色,她知道有人今晚要遭殃了。

保时捷失去控制般在街上横冲直撞,老远看到车辆纷纷避让唯恐伤及无辜。叶以深俨然化身成了一个魔鬼,眼中全是杀意。

他长久以来的预感即将得到证实,他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感觉,他有时希望那个人就是夏薇薇,这样自己就不必费尽心思去寻找她,但他有时又希望夏薇薇不是她,因为她配不上那晚的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