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揭穿她的真相/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方毅在酒店门口恭候老板的时侯,心情颇为亢奋,虽然他知道自己这个状态不对,但就是忍不住啊。

早就看不顺眼这个夏薇薇,今天终于可以把她解决了。

看到那台扎眼的保时捷快速开过来时,方毅立刻端正态度,收了眼底的那抹笑意。

“老板,你来了。”

叶以深的脸色已经黑到不能再黑了,隔了两米方毅都能感受到他身上的腾腾杀气,他抬头看了眼酒店的牌子,冷声问,“进去多久了?”

“差不多半个多小时了。”方毅如实回答。

“把经理叫来开门。”叶以深一边往进走一边吩咐。

方毅是个很好的跟班,这些事情早已处理好,“已经说过了,经理正在等您。”

刚一进酒店大堂,经理便毕恭毕敬的迎了上来,叶以深只是简单的点点头,一行人便进了电梯一路来到815客房。

“现在开门吗?”酒店经理询问。

这种行为是不附和酒店规定的,但架不住对方是叶以深,经理也只能在资本面前低头。

叶以深眼里冒火,吐出一个字,“开。”

“嘀——”门卡放上去。门“吧嗒”开了,几人还没有进去,就听到里面传来女人和男人暧昧的声音。

酒店经理的袖子被方毅拉了拉,示意他可疑离开了,经理连忙点点头溜了。

叶以深站在门口咬牙,一双拳头紧攥在一起,然后抬脚一步步走了进去,踩在厚厚的地毯上没有一丝声响。

里面的光线很暗,地上凌乱的扔着两人的衣服……床上的女人更是……

一看就是老司机。

男子嘴里不停的说着“宝贝你好棒”之类的荤话,冷不丁一抬头看到煞神般矗立在床头的男子,吓得魂差点飞了,条件反射般的用被子将两人盖住,怒声质问,“你是谁?怎么进来的?”

方毅“啪”的按亮了房间所有的灯,夏薇薇扭头一看,尖叫一声一把推开了身下的男人,翻了个身滚在大床的一边,用被子牢牢裹住自己。

与此同时,方毅撇过脸,假装没有看到。

安静,死一般的安静。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停止了。

叶以深原以为自己会气的大打出手,可是真正看到这一幕。他心里却发现自己并没有那么生气,反而心里有一处轻松了。

他双手抱在胸前,嘴角露出极淡的笑容,“继续,别停。”

方毅偷瞄了老板一眼,咦?这是气糊涂了?刚才还想要杀人呢。

前男友一眼便认出了眼前的男人是谁,却还强装镇定的反问,“你,你们是怎么进来的?我要告你们侵犯隐私!”

方毅一个飞眼过去,男子立刻闭了嘴巴,像个女人一样缩在床头不敢动。

刚才被叶以深那么一吓,他早就怕了。

夏薇薇脑子一团乱麻,叶以深怎么会知道自己在这里,是恰巧碰上还是早就派人跟踪她了?

“怎么不继续了?我还等着看呢。”叶以深还是笑,眼中却像是有锋利的刀子,一把把割在夏薇薇身上,生疼。

夏薇薇额头上全是冷汗,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后,才用颤抖的声音说,“以深,你听我解释。”

“好,你说,我听着。”叶以深神色淡定,做出一副聆听的模样。

“那个……那个……我不认识他,”夏薇薇露出一截胳膊,肩头还有男人留着的吻痕,她指着前男友说,“我心情不好在酒吧喝酒,他过来和我搭讪,我喝多了,所以才和他来了酒店,我和他真的不认识,你相信我。我没有骗你。”

叶以深笑了,“你和谁上床跟我有半毛钱关系吗?为什么要向我解释?”

夏薇薇心乱如麻,抓住一丝理智说,“以深,是我糊涂了,我不应该这么做,你今天上午和我说的那些话让我很伤心,所以我才做了傻事,这是我第一次。”

“哦~你的意思是我让你来开房?”

“没有没有,”夏薇薇连忙摇头,“是我的错是我的错。”

叶以深现在对她开房没有半点兴趣,他关心的是,这个女人到底有没有骗他。

“你第一次见她?”叶以深问那个畏畏缩缩的男人。

前男友迟疑了半秒然后点头,“对,我是第一次遇见她。”

“这样啊,”叶以深慢慢的踱着步,夏薇薇望着他不敢多说一句话,生怕那句话不对,她就前功尽弃。

“夏薇薇,”叶以深突然开口,“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不实话实说,那我就不客气了。”

叶以深的语气很淡然,却没有人敢怀疑话中的份量。

“我说的都是实话,我没有骗你。”夏薇薇坚持,她没有回头的余地了,若回头,她和她妈妈半点生的机会都没有。

叶以深停下脚步,直直的看着她,“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事情。”

“我……不管是什么事情,我都没有骗过你。”夏薇薇藏在被子下面的手开始发抖,他上次已经调查过了,没有露出一点破绽,她笃定这次也会那么幸运。

“很好,我给过你机会了,可是你不要,那就不要怪我到时心狠了。”叶以深笑的很温柔,扭头对方毅说,“去重新查一下她,重点是这个家伙,给你半个小时。”

“是,老板。”方毅领命出去打电话。

缩在床头的前男友听到这话,脸色又白了一分,他偷偷看夏薇薇。被后者瞪了一眼,他又收回了目光。

叶以深突然变得很宽容,“把衣服穿上……免得我等会儿动起手来,脏!”说完,大喇喇的坐在了床边椅子上,扭头去看外面的夜景。

身后传来抖抖索索穿衣服的声音,叶以深觉得甚是烦躁,脑海中突然想起一个人,他离开时最后一瓶药已经挂完了,不知道现在睡了还是在考前复习。

思绪乱飞着,却听到门口传来声音。回头一看,方毅正一脚将前男友踹回来,显然前男友有些害怕了趁着叶以深没注意想溜走,结果没想到方毅根本就没有走,而是在门口打电话。

“这位先生,你跑什么啊?我又不杀你。”叶以深淡笑着说。

前男友捂着心口半躺在厚厚的地毯上,要多狼狈有多狼狈。夏薇薇这会儿真的好想过去也补上一脚,真是猪队友啊,他这一跑不就证明自己心虚了吗?

“你们……你们……我要告你们,你们这是非法拘禁。”男子说的信誓旦旦,却毫无底气。

“好啊。你尽管去告,不过在这之前,要是让我查出半点猫腻,呵呵……”叶以深后面的冷笑直接让前男友原本煞白的脸又白了一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叶以深闲适的玩转着手机,夏薇薇在快速的想着对策,而另一个人则在考虑自己的出路。

叶以深的大名他自然是听过的,做生意非常有手段,当然对敌人也很狠,尤其喜欢打断别人的腿。如果他真的查到自己以前撒了慌,那他在A市就不用待了。没准连腿也保不住。

想到此,前男友也顾不上夏薇薇了,反正她为了攀高枝把自己甩了,自己何必再念旧情?

“叶先生,我说,你想知道什么我全说。”

这句话一出,叶以深还没有多大反应,夏薇薇先怒了,冲着他大吼一句,“赵恩飞!”

姓赵的前男友似乎已经打定了主意,还没等叶以深开口问,自己就说了,“我和夏薇薇交往两年了,和她在一起的时侯她……啊——”话还没有说完,一个喝水的瓷杯就扔了过去,正好砸在赵恩飞的肩膀上,瓷杯滚落在地上,地毯太厚没有碎。

“方毅!”叶以深淡淡的喊了一声,方毅立刻上前将夏薇薇的两只胳膊钳制住,让她动弹不得。

“故事很有趣,继续。”叶以深对赵恩飞说。

赵恩飞躲开夏薇薇飞扬的一脚继续说,“我和她在一起的时侯她就不是处女了,听说前面还交过好四五个男朋友,时间不长玩腻了就分手。”

“你胡说!以深,不要听他的,他在污蔑我!”夏薇薇脸一阵红一阵白,彻底慌了。

“我胡说?哈哈,你若没有交过那么多男朋友,床上、功夫怎么那么厉害?哪里学的?和我认识不到三天就上床了,这是不是真的?”

“你放屁!”夏薇薇胳膊被拉着,双腿却是自由的,飞起一脚又想踹他,被方毅往后拉了一下。没有得逞。

赵恩飞越说越顺溜,“你以为你家有几个钱就要人人都捧着你,连自己的亲妹妹都不放过,夏薇薇你还是不是人了?”

“这是怎么回事?”叶以深突然插嘴问道。

“是这样,前段时间她来找我说要分手,我也受够她了就同意了,过了几天听相熟的几个朋友说,她居然找了几个流氓去强了她妹妹,还对那几个流氓说她妹妹是出来卖的,让他们别客气,出了事算她的。不过后来听说她妹妹被人救走了。夏薇薇,那可是你亲妹妹,你居然下这种死手?”

叶以深脸色终于变了,他想起了酒吧的那件事,幸亏当时赵峰在场,不然后果不敢想象。当初他就怀疑是夏薇薇捣的鬼,但却没有追究,原来事实是这样。

“以深,你不要相信他的话,我没有做过,上次的事情真的是个误会……”夏薇薇急切的解释。

“我说的句句是真,夏薇薇你嫉妒你妹妹那么久了,可惜啊,她就是比你漂亮比你聪明还比你善良。”

“你给我闭嘴!我才没有嫉妒她!”

叶以深干咳两声,提醒赵恩飞,“说你们之间的事情。”

“分手几天后,她又跑来找我,说如果有人问起和她是不是男女朋友关系,一定要否认,还给了我两万块钱的封口费。我正好不想再和这种女人有任何牵扯,就拿了钱答应了,后来我才知道。她周围的朋友以及历来几任前男友都收到了封口费。听说她绑上了大款,对方要求她是良家少女,哈哈,她是良家少女,简直是侮辱这四个字。”

听到这里,叶以深彻底明白了,难怪方毅什么都没有查出来,原来是这个原因。

自己的老底被揭穿了,夏薇薇彻底恼羞成怒,小火山瞬间爆发,猛的挣脱方毅的钳制,扑向不仁不义的赵恩飞,两个人很快扭打在一起。

方毅站着不知道要不要上前拉开,看老板俨然一副看戏样子,他也不好打扰老板看戏便也老神在在的看戏。

方毅心想,果然是王八找乌龟啊,这对男女简直是绝配,女的心狠手辣,包藏祸心,男的为了自保落井下石,那边什么消息还没有传过来呢,他就兜不住全招了。

很快,夏薇薇尖锐的指甲在前男友的脸上和脖子上都留下了血印,一边抓还一边骂,“赵恩飞,你这个贱人,我今天和你拼了。”

刚开始还不停躲避的男人似乎被他激怒了,也不顾上什么风度,真的和夏薇薇打起来。一时间鸡飞狗跳好不热闹。

方毅从未见过这种场面,都快要看傻眼了,这两人打架毫无章法,就像是农村里的泼妇,揪头发抓脸。

叶以深看了几分钟有些烦了。他还有重要问题没有问夏薇薇呢,不能让赵恩飞现在就把她打趴下了,于是给方毅递了个眼色,示意他把两人拉开。

方毅点点头,上手要去拉,但这两人战况实在太激烈,他的手刚碰到赵恩飞的胳膊,就被误伤了,手背被夏薇薇狠狠抓了一道血印出来,疼的方毅直皱眉,这女人是练过九阴白骨爪的吧。

想了想。还是先把女人拉开再说,她的战斗值堪比三个男人。

结果手刚伸出去,就见她的身体控制不住的向后倒去,显然是被赵恩飞大力推了一把,然而就是这么一推,夏薇薇的脑袋好巧不巧的撞在了玻璃茶几的棱角处……

世界瞬间安静了。

腥红的血从女人的头皮里一汩汩渗出,滴落在暗灰色的地毯上,映出好看的样子。

三个男人就这么盯着流血的女人半分钟后,还是叶以深先回过神来,对方毅说,“还傻愣着干什么?快送医院啊。”

这时。其余两人才如梦惊醒,赵恩飞像是被抽了魂一般瘫软在地上。

同一家医院。

夏薇薇被推进手术室后,叶以深叮嘱方毅看着,瞬间通知夏薇薇的父母,然后回到了夏晴天的病房。

夜色已深,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户照进来,洒下一地银辉。

病房里亮着一盏灯,不亮,但足以照亮脚下的路,叶以深来到病床前,女人已经熟睡了。手中还握着考试复习资料。

叶以深无奈笑,从她手中将书取出放在柜子上,然后脱了鞋和外套,上床。

夏晴天个子虽然高,但是却瘦,睡在床上小小一坨,叶以深一上床就把她搂在怀中,也不知是怎么了,今晚心里的感触特别深,尤其是看到夏薇薇那副狰狞的嘴脸后,他觉得还是眼前这个女人可爱一点。

至于夏薇薇是如何得知X耳坠主人的事情,等她醒过来再问吧。现在,他只想搂着他的女人睡觉。

手术室外。

夏成雄和陈晓芬神色慌张的跑过来,看到方毅劈头盖脸就问他怎么回事,方毅指了指坐在休息区椅子上颓废之极又狼狈之极的赵恩飞说,“你们还是问他吧。”

陈晓芬顺手看去,表情惊讶无比,“小赵?你怎么在这里?”

赵恩飞抬眼皮看了他们一眼,垂眸没有说话,接下来任由陈晓芬怎么问,他就是部开口,气的夏成雄又转而问方毅。

当然。他对方毅的态度还是非常好的。

方毅见状只能大致说了下晚上的事情,陈晓芬听着脸色变了又变,简直快成调色盘了,而夏成雄去很诧异的问,“薇薇为什么要给他们封口费?晓芬,你们到底瞒了我什么事情?”

事情到这个地步,夏薇薇的谎言当然被揭穿了,但陈晓芬却不想让夏晴天得了好处,只好摇头说,“我也不知道啊,等女儿醒了后你问她吧。”

在这之前。她一定要想个好借口太堵住叶以深和夏成雄的嘴。

夏成雄气的心脏疼,“你们母女俩就闹吧,我看不把这个家闹散是不会罢休的。”

“你能不能先不说这些了?薇薇还在手术呢。”

夏成雄气的在墙上砸了一圈泄气,才坐在椅子上等手术结束。

方毅困的厉害,要不是老板交待过,他也想找个地方睡觉,此时,只能和一帮不相干的人在手术室外面干等。

四个小时后,手术室的灯终于亮了,医生疲倦的说,“手术很成功。患者已经送到重症监护室了,不过醒来的话估计就明天了。”

方毅看看手腕上的表,已经凌晨三点了,反正一时半会儿夏薇薇也醒不了,他也没有必要去打扰老板的美梦,于是找了个空病房补觉。

翌日清晨,夏晴天醒来时发现,自己居然睡在叶以深的怀里,她皱着眉想了半天,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这家伙是什么时侯回来的,并且还上了自己的病床,旁边明明还有一张空床啊,而且比她的床还大还舒服。

受伤的腿被避开,并没有被压到,夏晴天很不客气的推了推叶以深的胸膛,等男人睁开一条眼缝,她平静的说,“叶先生,请起床。”

“困,再睡会。”叶以深声音低沉,带着淡淡的沙哑,很是诱人,可是夏晴天早就对他的这种磁性声音免疫了。

“快起来,医生和护士马上就要来查房了,你这样被人看到多不好意思?”夏晴天继续推他的胸膛。

叶以深被她烦的再次睁开眼睛,威胁着说,“你再喊,信不信我现在办了你。”

夏晴天缩了缩脖子不敢出声,只能盯着天花板求老天爷保佑,医生和护士晚点来。

几分钟后,叶以深想起那件极为重要的事情,突然清醒,从床上一跃而起,进了卫生间洗脸刷牙。

这几天一直在医院,他添了一套洗护用品。

夏晴天狐疑的看着他,这男人又发什么神经,刚才让他起,他不起,现在却这么乖?

乖?夏晴天为自己想到的这个形容词恶心了一下。

叶以深怎么能用这么好的字眼呢?他就是发神经了。

等发神经的某人从卫生间出来,夏薇薇已经换好了衣服,他倒了杯热水慢慢抿着然后给方毅打电话,“现在情况怎么样?”

“凌晨三点手术结束,现在她还没有醒,医生说估计今天会醒来。”方毅的声音听不出丝毫疲倦。

“嗯,你盯着,她醒了立刻通知我。”

“是。”

挂了电话,叶以深望着窗外楼下的车水马龙,陷入沉思,现在已经确定夏薇薇也是个冒牌货,那自己要找的女人在哪里呢?

他怎么觉得好像全世界都知道了这个人是谁,只有他自己被蒙在鼓里。

这种感觉很不爽,他喜欢掌控全局的感觉。

不过他又有些欣慰,夏薇薇果然不是那个女孩,这证明从一开始自己的直觉就是对的。现在,他又要踏上寻找X耳主人的漫漫长路了。

“啊——”一声轻微的呻吟响起,叶以深回头,夏晴天挣扎的从床上起来,正在穿脱鞋,似乎扯到了伤口疼了一下。

“你要干什么?”叶以深凝眉问。

“上厕所。”夏晴天经过上次住院后,就没有那么多顾及了。

叶以深放下杯子走过来,一把将她横抱起来,走到了卫生间将她放在马桶上,“完事了叫我。”说完,关上门出去了。

夏晴天脸微微红了,解决完生理问题穿上裤子后敲了敲门,叶以深好像一直在门口,下一秒就推开了门,面无表情的将她抱起来又放在了床上。

“想不想知道夏薇薇出什么事情了?”叶以深突然笑着问。

夏晴天讶然,“你把她怎么了?”

“嘁,”叶以深很不屑,“我能把她怎么样,她是自作孽不可活。”

夏晴天愈发好奇,“出什么事情了?”

“昨天晚上,夏薇薇和她前男友打起来了,结果脑袋撞在玻璃茶几上,昨晚一直在做手术,今天应该会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