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用你的方法讨好我/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晴天呆住,半天才回过神,脸上有藏不住的笑意,“她也进手术室了?”

“对,你很开心?”叶以深眯着眼睛问。

夏晴天毫不掩饰心中的激动,“开心,为什么不开心,这就是报应啊,唉呀,好想过去亲眼看看。”

阳光洒在她脸上,仿佛度了一层淡淡的光,她的眼睛如此耀眼,像是两颗璀璨的宝石,看着这样的她,叶以深莫名的心情也好起来,“你还是安分点,养好自己的伤才是最重要的。”

夏晴天独自欢喜了一阵,问他,“对了,夏薇薇和她前男友打架你怎么知道的。”

“凑巧。”叶以深表情淡淡的,似乎不想说。

夏晴天也懒的问,反正结果是她喜欢的。

很快一大群医生来查房。见她恢复的不错,笑着说,“刚做完手术,先不要急着活动,等伤口愈合的差不多了再活动不迟。”

“好的,谢谢医生。”夏晴天很礼貌的回应,突然想起明天的考试,忙说,“医生,我明天可以去考试吗?”

“不行!”医生还没有说什么,就听叶以深在旁边冷淡否定。

“这次考试很重要!”

“再重要有你的命重要吗?”叶以深怼了她一句。

夏晴天瞪了他半秒,转向医生笑眯眯的问,“医生,我可以去的吧,我一定会照顾好自己的。”

医生为难的看看夏晴天,再看看冷脸的叶以深,想了想站在了有权势的一方,“这个嘛,我建议你还是暂时不要动,手术结束还不到一周,不是很安全。”

“我真的会非常小心的,我如果不参加考试,明年要重修了,求求你了医生。”

“这个……你们自己商量吧。”医生说完带着一众查房的医生离开了。

夏晴天用哀怨的目光看着某人,叶以深的态度很坚决,“不行就是不行,最多补考,还不到重修的份上。”

“那多丢人啊,补考就拿不到奖学金了。”夏晴天泄气的说。

“你怎么那么爱钱啊。”

“你是有钱人当然能直起腰干这么说。”

“总之这件事想都不要想,我已经决定了。”

“暴君!”夏晴天嘀咕了一句。

正在换衬衣的某人听到,边扣纽扣边问,“你说什么?”

“没什么。”

“夏晴天,我看我是对你这段时间太好了。什么话都敢说了?”

夏晴天忙谄媚的笑了笑,“不敢不敢。”

叶以深一声冷哼结束了谈话。

吃完饭,夏晴天看某人一身西装革履的坐在沙发上用手提电脑办公,很惊讶的问,“你今天不去上班吗?”

“有事,不去。”叶以深惜字如金,夏晴天自然也没有问他到底是什么事情。

早上十点左右,方毅的电话过来,“老板,夏薇薇的醒了。”

叶以深视线终于从电脑屏幕上离开,淡声问。“能说话了吗?”

“可以,不过……有点怪怪的。”

“什么意思?”

“我也说不来,老板你过来看看就知道了。”

“好。”

医院五层,脑外科。

叶以深在监护室外见到了方毅,“怎么回事?”

方毅神色古怪,用眼神示意,“老板,你看。”

叶以深看向监护室外,夏成雄和陈晓芬穿着隔离服,戴着口罩,看不清表情。但从后者的眼睛可以看出来,她很着急。再看病床的人,她胆怯又畏惧的躲避着陈晓芬的碰触,似乎并不认识对方,而且神情……有些呆滞。

“她怎么了?”叶以深诧异的问。

“不清楚啊,”方毅开了个玩笑,“老板,该不会玩失忆那一套吧。”

“医生怎么说?”叶以深没有理会他后面的话。

“几个医生刚刚做了会诊,结果还没有出来。”

探视时间到了,夏成雄和陈晓芬被护士请了出来,恰在这时,医生也走了过来。

陈晓芬一把抓住医生的胳膊,激动的问,“医生,我女儿怎么了?她为什么不认识我们了?”

医生温和的安慰,“我们刚才开了会,患者这种情况比较少见,应该是昨天的撞击太严重,损伤了大脑机能,丧失了一部分记忆,而且还有可能存在智力下降的机率。”

此话一出,叶以深也愣住了,丧失记忆?智力下降?

陈晓芬双腿一软,差点瘫在地上,身边的夏成雄立刻扶住她,情绪也颇为激动,“医生,你昨天不是说手术很成功吗?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医生还是一副温和的样子,“手术是很成功,但最终效果如何,还要看患者的恢复情况,这也算是后遗症之一吧,或许这只是暂时的。”

“那什么时侯能确定?”

“这个要等患者彻底清醒过来,我们再给她做个详细的检查才能确诊。”

医生离开后,陈晓芬渐渐从失魂落魄中清醒,看到一脸冷漠的叶以深,猛地扑过去要去打他,还好方毅反应快,挡在了叶以深面前。

“你这个混蛋,都是你,都是你害了我女儿,你这个混蛋。”陈晓芬声音凄厉,眼神中全是恨意。

叶以深面不改色,反而冷笑道。“夏太太,你不觉得这是报应吗?你们在陷害我妻子的时侯,没有想到也会有今天吧。不过,就算是你要找替罪羊,也找不到我头上,又不是我推的她。”

陈晓芬哪里还听得进去这些话,拼了命想要打叶以深,却一根指头都没有碰到叶以深就被自己丈夫拉开了。

“别闹了!”夏成雄怒声吼道,“还嫌这个家不够乱吗?”

陈晓芬僵了半分钟,“哇”的一声哭出来,“薇薇以后要是傻了可怎么办啊。她还那么年轻,她才22岁啊。”

医生和护士显然见惯了这种场景,都目不斜视的做手中的事情,倒是有几个女护士看过来,但看的却是风流倜傥,清贵英俊的叶以深。

夏成雄拍着妻子的肩膀好声安慰,“你别这么想,医生不是说还不确定吗?没准过两天咱女儿就醒了,别担心别担心。”

叶以深也恼火,他还有好多重要的事儿问夏薇薇呢,她万一真傻了。他问谁去?

可能真的是报应吧,夏薇薇下午彻底清醒过来后,真是谁都不认识了,而且一看到人就非常紧张,挥着手尖叫,好几次差点碰到了脑袋上的伤口,吓得夏成雄夫妻二人不敢上前一步,只能隔着玻璃抹眼泪。

叶以深看到这种情况,凝眉对方毅说,“联系国内最好的脑专家过来。”

方毅点点头,他清楚老板这么做的用意。但夏成雄却不知道,陈晓芬也一时昏了头,两人均以为叶以深这是为了夏薇薇好。

“叶总,谢谢你,如果能治好薇薇,我给你当牛做马都可以。”夏成雄感激的说。

叶以深很冷淡,他甚至有些生气,难道这个夏成雄忘了,他还有一个女儿也住院了?除了那天他让王管家通知他们来看看之外,他就再也没有去过,连问候也没有。

“不用,要谢就谢谢晴天,我是看在她的份上。”叶以深欣赏着陈晓芬复杂的表情,心中有了些许痛快。

“叶先生,晴天的伤怎么样了?”夏成雄很是尴尬的问。

“她就在八楼,你难道不亲眼去看看吗?”叶以深顿了片刻笑道,“不过算了,她应该不是很想见你们,你们还是专心在这照顾你们的这个女儿吧。”

说罢,叶以深转身走向楼梯,有那么一瞬间,他竟在为夏晴天抱不平?

“你说什么?”夏晴天惊讶的掉了手中的复习资料,“夏薇薇傻了?”

“暂时的,还没有确诊。”叶以深坐在沙发上,一脸的阴郁,看上去心情很不好,“我已经找了国内知名专家来会诊”

夏晴天以为他是真的关心夏薇薇,毕竟前段时间他对她可是言听计从啊。

“为了喜欢的人,应该的。”夏晴天一本正经的说。

叶以深神色古怪的盯着她,知道自己误会他和夏薇薇了,冷声说,“我怎么可能喜欢那种女人?”

“啊?你不喜欢她?”

叶以深狠瞪着她,“你哪知眼睛看到我喜欢她了?”

“我两只眼睛都看到了。”

“你眼睛瞎了。”

夏晴天回瞪了他一眼。心中暗忖,男人真是善变,夏薇薇还没有确诊是不是真傻了,他就要撇清关系了。

“你不要在那胡乱猜想了,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叶以深看她一脸的高深莫测,就知道她脑子里在想什么。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不管你想什么,都是错的。”

“嘁,”夏晴天鄙视了一句,想起明天的考试,脸上又堆满了笑容,“叶先生。我和你商量件事情呗。”

叶以深警惕的看着她,她很少叫他“叶先生”,大多时候都是直呼他“叶以深”,以他现在的地位,已经很少有人直呼他的姓名了,但每每夏晴天喊起,他却并不觉的刺耳。

“什么?”

“我刚才问了医生,他说我明天可以坐轮椅去考试,那个……你就同意了好不好?”夏晴天的语气很柔和,是结婚以来从未有过的温柔。

叶以深的心仿佛被一支羽毛轻轻的刷过,痒痒的麻麻的。刚才因为夏薇薇而带来的烦躁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很想说“不同意”,但看到她期盼的双眸,这三个字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可如果同意,岂不是太便宜她了?

“夏晴天,你应该懂我的规矩,想要从我这里得到许可,一定要用另一样东西来换的。”

“可这本身就是我自己的事情啊。”夏晴天忍不住脱口而出。

“哦?你忘了是谁救了你的命?现在你这条命不是你的,是我的。”

夏晴天顿时哑口无言,他说的不错,的确是他救了她,她应该有一颗感恩的心。沉默半天说,她说,“那你的条件是什么?”

叶以深起身来到病床前,用手指挑起她的下巴,笑意吟吟的问,“你觉得你还有什么?”

夏晴天抬头看着他深邃的眼眸,脸微微发烫,他的意思再清楚不过,可是她总觉的出卖“身、体”是一件很不光明的事情。

然而为了考试,她别无选择,反正大家都是老熟人了,他强迫或者她主动结局都是一样的。

想到此,夏晴天双手勾住他的脖子将他拉向她,然后吻贴上了他的。

叶以深眼底有一道光闪过,下一秒便用一只手扣住她的脑袋用力的吻了上去。

呼吸渐渐的热了,叶以深这几日都没有碰过夏晴天,稍稍一撩拨就有了感觉。

夏晴天忍不住小声说,“你别这样,医生等会儿进来了。”

叶以深伸手拍下床头“请勿打扰”的灯,然后在她面前吐热气,“刚才勾引我的时侯怎么不想到这一点。”

夏晴天面红耳赤,“我……我的伤还没有好。”

“我会小心的。”

总之此刻。不管夏晴天说什么,他都不会停下来了。

医院的病人服很肥大,轻而易举就被他弄了下来。

叶以深一边动一边吻她的柔胰,“你是不是也很想?”

夏晴天听不得这些话,只能闭着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生怕被外面路过的人听到动静。

“喊出来。”叶以深用手指撬开她的牙齿。

“我不……啊——”夏晴天还是忍不住发出了声音。

哎,为了能去考试,她这次可是坐实“荡妇”的名声。

结束后,夏晴天已经浑身虚脱,而叶以深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因为要顾及着她的伤。他忍的有些难受,也不敢怎么乱来。

等她好了,看他怎么一一讨回来。

两人静静的躺在被子里看天花板,难得有片刻的安宁。

“叶以深,你答应过我了,明天让我去考试啊,绝对不许反悔哦!”夏晴天打破了这种宁静的气氛。

叶以深皱眉,只差翻个白眼了,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只说了三个字,“真麻烦。”

“嘻嘻嘻……”夏晴天咧嘴笑了,十分的开心。

不管怎么样,叶以深答应了就好,其他的她也不想再多想了。

叶以深没有看她的脸,却能感受到她的开心,抿下了唇瓣,唔……还是觉得自己有点吃亏,想了想,于是反身又把她压住,开始点火了。

“嗳,你干嘛呀,喂喂喂,刚才不是已经……”夏晴天傻眼了,有些着急,连忙用手挡住他微汗的胸膛,还听到了从那里传来的他的强健的心跳声。

“根本不够!!!”叶以深说完这两个字,就吻住了她的唇。

“……”这个该死的男人。

夏晴天顿时无言以对。

这一次,叶以深放开了许多,夏晴天受不了他了,被他磨得眼泪都快出来了,“你能不能快点啊,混蛋!”

“想要我结束?”叶以深的眸子像是染了晨露,又黑又亮。勾人心魄。

夏晴天轻嗯一声。

叶以深在她耳边轻声说了什么,夏晴天的脸瞬间就红成了苹果,又羞又怒,“我……我不会。”

“试一下,要不然你就忍着。”

夏晴天无奈,只好按照他刚才说的用了一下力,叶以深只觉得尾骨一麻,然后结束了。

“小女人,你是想要了我的命吗?”叶以深在她耳边吐气。

夏晴天愣住,居然有种成就感,这个办法如此厉害?那她以后受不了的时侯用这一招岂不是能让某人结束的更快?

实在是太棒了!

叶以深休息了片刻,起身赤果着进了浴室,刚走到门口,又返回来将没有一丝力气的夏晴天拦腰抱起来也进了浴室。

夏晴天以为他还要来,有气无力的说,“叶以深,别来了,我真的没有力气了。”

“不来了,洗澡。”

“我有伤。”

“我给你擦一擦。”

再回来时,夏晴天不但脸通红,身上也泛着粉色,叶以深把她放在自己的那张床上。用被子裹紧,然后自己穿上衣服。

“我睡这?”夏晴天不解的问。

“床单湿成那样你要睡?”叶以深穿好衣服,便将床上她的衣服全都拿过来,“我让护士来换床单。”

“啊?这……不好吧。”

叶以深用被子将她的脑袋蒙住,“睡你的觉。”然后黑暗中的夏晴天听到他离开的脚步声,开门声,病房归于安静。

几分钟后,门又开了,进来了两个人,她听到了叶以深的声音,“把这床被子和床单全换了。”

护士起先觉得诧异,可是闻到空气中那股若有若无的暧昧气息后,瞬间就明白发生了什么,红着脸将被子和湿漉漉的床单一裹出去了。

藏在另一张床上的夏晴天似乎都能听到护士的嘲笑声。

“行了,人走了,你也不怕被捂死。”叶以深懒洋洋的声音传过来。

夏晴天“嚯”的掀开被子,气呼呼的说,“护士要笑死我了,都怪你!”

叶以深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怪我吗?也不知道是谁勾引的我。”

“可是你也不能做两次啊。”

“我愿意,你拦得住吗?”叶以深见夏晴天想要撕了自己的表情,语气软了下来,“想吃什么,我让人去买。”

夏晴天本想赌气说不吃,但为了他饿肚子实在划不来,想了想说,“吃昨天的那个粥。”

“嗯,知道了。”

夏晴天目送他离开,不知怎么,她觉得叶以深有点人味了,但距离成为一个人还差的十万八千里。

第二天,叶以深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把暂新的轮椅,将穿戴整齐的夏晴天抱上去,指着身后的护士说,“这是特护,有什么问题就找她。”

夏晴天冲特护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他还是挺细心的,找了个女特护,看起来挺健壮,到时候扶自己去厕所应该没问题。

“身体不舒服就立刻停止考试,知道吗?”叶以深叮嘱。

“知道了,我又不是小孩子。”

叶以深突然发现自己太过关心她,立刻闭上了嘴巴,让方毅送她去学校。

夏薇薇那边还是老样子,叶以深请的专家今天会到,所以叶以深在医院守着,他要第一时间掌握夏薇薇的状况,看她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

初冬的校园银杏叶落了满地,车子一直行驶到夏晴天要考试的教学楼。

距离开考还有二十多分钟的时间,学生们断断续续的进考场,夏晴天坐着轮椅刚一露面就碰到了同班同学。

“夏晴天?你这是怎么了?”同学甲很惊讶的问。

“腿受伤了,行动不便。”夏晴天苦笑。

“这么严重?恢复的怎么样?”

“还可以。”

同学甲摇摇头说,“你这半年大病小病不断,我觉得你过年还是去寺庙拜拜,去去邪。”

夏晴天心道,那个“邪”就是叶以深。没有他的话,自己顺风顺水。

“我是流年不利啊,你说的对,过年去拜拜佛祖,让他保佑我明年健健康康的。”

两人正在说话,苏清雅老远跑了过来,“晴天,你怎么来了?”

“来考试啊。”夏晴天笑着说。

“你才做了手术,医生同意你出来?”苏清雅的脸上全是关心。

“同意的。”

周围相熟的同学越聚越多,夏晴天被围观有些尴尬,苏清雅看出来了,看了看教学楼的台阶,对几个男同学说,“你们帮忙把晴天抬上去好吗?她不方便走路。”

“可以,没问题。”几个男同学欣然答应。

夏晴天对他们表示感谢,于是在一路簇拥中,夏晴天直接被抬到了三楼的考场。

坐在车里的方毅看着感慨万千,还是学生时代好,没有那么多心机。

夏晴天的座位本来在中间,监考老师看她这个样子,直接将她调到了靠门的第一个位置。这让她有些哭笑不得。如果坐在中间,遇到不会考题,还能问问前后的人,这回倒好,别人问不上她,她也看不到别人的了。

今天的考试有三场,早晨一场,下午两场。

在夏晴天埋头答题的时侯,从全国各地请来的专家也先后到了医院,他们都是叶以深请来的,来也只和叶以深说话,夏成雄和陈晓芬却被凉到了一边。

经过三四个小时的系统检查和会诊,大家得出了一个比较统一的结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