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迟来的报应,等不到的人/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患者的确丧失了一部分记忆,而且智力也下降了到三四岁孩童的年龄,想要恢复需要很长时间,家属要做好长期照顾她的准备。”医生如是说。

叶以深送一行专家离开,回到监护室外看到里面痴痴傻傻,流着哈拉水要吃的夏薇薇,竟不知是该同情还是该生气。

原本他是想等夏薇薇醒了问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然后想想怎么整她,现在,既问不出来任何信息,也没办法对她下手了。

想想他好歹是上市公司的老总,对有一个傻子动手未免太有失身份了。

陈晓芬在旁边已经哭成了泪人,她只有夏薇薇这么一个女儿,从小如珠如宝一样养大,现在却成了这番模样,她如何不伤心。现在她还能照顾女儿,等她和丈夫百年之后,薇薇又该怎么办?

一想到这些,她就更伤心了。

为什么这样的苦难要落在她女儿的身上?

一直陪在她身边的夏成雄也很难受,他以前还计划着等公司做大做强,老了就交给夏薇薇,现在……

傍晚。夏晴天考试回来,看到叶以深躺在沙发上,一脸的严肃,不知道在想什么,见她进来只是瞟了一眼又盯着天花板看。

夏晴天感觉到了不对劲,试探着问,“出什么事情了?”

“夏薇薇……真傻了。”叶以深声音里透着疲倦,不是因为夏薇薇本人,而是因为雨夜里的那个女孩,他找了她那么久,但每次都是错。他甚至怀疑这辈子还能不能找到她。

或许老天爷的本意就是不想让他找到,所以才生出这么多波折。

夏晴天听到这个消息,愣了好半天。她昨天知道的时侯真的很开心,因为她觉得这个世道还是公平的,恶人自会有恶报。可现在事情做实了,她却高兴不起来。

爸爸年纪已经那么大了,还要照顾夏薇薇,他以后老了该怎么办?

“我下去看看她。”夏晴天转动着轮椅,经过一天,她已经能灵活的使用轮椅了。

“心软了?”叶以深在身后说。

夏晴天叹口气,“她毕竟和我有血缘关系。”

“她当时在酒吧找流氓侮辱你的时侯,推你下悬崖的时侯,可没有想起你和她有血缘关系。”叶以深冷冷的嘲讽。

在他看来,夏薇薇纯粹是自找的,这种人根本不值得同情。

夏晴天落落寡欢,“你知道了?”

“她前男友说的。”

夏晴天沉默良久说,“如果夏薇薇醒来还是个正常人,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她,甚至会报复回去,可是她成傻子了,我还怎么和她计较?”

叶以深心道,这下两人的想法倒是不谋而合了。

身处电梯的时侯,夏晴天还有有些疑惑,她下去看看叶以深跟着干吗呀?看他的表情完全是不情愿啊。

不过,管他呢,这人心里在想什么,她从来不知道,也不屑于知道。

外脑外的住院区。

正是护士、医生的交班时间,所以走廊里格外的热闹。

夏薇薇已经渡过了危险期,被转进了普通病房,夏成雄还是有些资本的,所以夏薇薇住的是单间。

叶以深带她来到夏薇薇的病房,停在门外。两人听到里面女人的呼喊声,不是陈晓芬,而是夏薇薇。

她不知道哪里不舒服了,只顾哭闹,话也说不清楚。

伴随着哭闹声的还是陈晓芬的哄劝生,“宝宝不哭,换了药我们就回家了。”

夏晴天这才知道,夏薇薇是不肯换药。

心里顿时生出一种悲凉,她以前是那么的飞扬跋扈啊。

“还进去吗?”叶以深手抱在胸前问。

夏晴天迟疑了,她知道陈晓芬不会欢迎她,甚至会把这些事情全都归罪在自己身上。她向来是这样的处事准则。

正这么想着,门猛的被拉开,眼前正是陈晓芬,她双眼又红又肿,显然是哭富哦很久,头发也不复以前一丝不苟,有几缕落在鬓前,一时间好似苍老了十岁。

看到夏晴天,她先是一愣,接着脸色剧变,扬起手就要打她,叶以深眼疾手快一把攥住了她的手腕,冷喝道,“夏太太,你觉得报应还不够吗?”

陈晓芬用力甩开叶以深的手,指着叶以深身后的夏晴天厉声骂道,“你来干什么?看薇薇的笑话吗?”

夏晴天没有说话,她现在说什么都无济于事。

“你这个贱种,都是你把薇薇害成这样,如果你老早就死在外面,我的薇薇也不会成为今天这个样子。”陈晓芬疯了一样咒骂。

夏晴天面无表情,这样的话她已经听了三年,早就没有了感觉。

身边叶以深却不悦的皱起眉头,“陈晓芬!注意你的措辞!”

“哈,我就骂她是贱种怎么了?我们夏家被害成这样,都是她害的,她就不应该出现,她应该和她那个贱人母亲一起死了。”

“你给我闭嘴!”夏晴天唇角颤抖,双手紧紧抓住轮椅的扶手,“你侮辱我可以,请不要侮辱我的母亲。夏薇薇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完全是她咎由自取,和我有什么关系?这三年来你骂的还不够吗?”

“不够!永远都不够,就是因为你的出现,打破我们家的安宁,才害的我的薇薇成今天这样。”

夏晴天异常的冷漠,“我真是替夏薇薇可悲,她能成为今天这样,完全是拜你这个母亲所赐。”

“你再说一遍!你这个贱种!”陈晓芬尖叫着冲夏晴天扑过来,很轻而易举的就叶以深挡开,怕她伤到身后的人,他稍稍一用力,就把陈晓芬推了出去。

他不打女人,但必要时候。预防还是需要的。

陈晓芬向后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幸亏被夏成雄扶住,他的气色比陈晓芬好不到哪里去,几天之内,两鬓居然已经斑白,眼角的皱纹更加深了。

看到这样的父亲,夏晴天心里猛地一抽,父亲何止苍老了十岁。

“晓芬,你能不能冷静一点,不要再添乱了。”夏成雄声音很疲倦,干涩又沙哑。陈晓芬伏在他怀中暮然红了眼眶,眼泪又滚了下来。

夏成雄重重的叹息,搂着妻子转身向沙发走去,由始至终他都没有看夏晴天一眼。

“走吧。”夏晴天轻声说了一句,带着不可察觉的伤心。

叶以深垂眸看了看她,将轮椅掉了个头。幸亏他跟下来了,否则他千辛万苦救回来的女人今天怕是难出这道门了。

夏晴天始终垂着头,说不伤心是假的,尽管她对父亲已经不抱有希望了,但他是唯一的亲人了,他刚刚对自己如此漠视的态度。她怎么会不伤心呢?

叶以深没好气的看着这个女人,此时她简直就像是一只被遗弃的小猫,是个人都能看出她的难过。

快走到电梯的时侯,身后传来了夏成雄的声音,“晴天,等一等。”

夏晴天眼中有细碎的光一闪,她立刻踩下了轮椅的刹车。

很快,夏晴天来到她跟前,和叶以深点头示意后,俯身蹲下,握住夏晴天冰凉的手。慈祥的问,“腿上的伤怎么样了?爸爸这几天太忙了,都没有顾得上去看你。”

夏成雄手的温度传到到她的手上,一直传递到她的心里,夏晴天觉得她整个人都温暖起来。

“我好多了,你不用担心我。”

“手怎么这么凉?要多穿点衣服,别受冻了。”夏成雄像是最普通的父亲一样关心她,只是眼底的红血丝让她心疼不已。

“我没事,一到冬天就这样。”

叶以深盯着握在一起的双手快要冒火了,虽然他知道这是父女。

夏成雄叹口气说,“你阿姨的那些话不要放在心上,她被薇薇的病折磨的太厉害,说话有些难听。”

既然父亲都这么说了,夏晴天也不能计较,很大度的说,“习惯了,我早就不放在心上了。”

“爸爸就知道你是个懂事的,好好养伤,别多想,爸爸这边有空了就去看你。”

“嗯。”夏晴天顿了顿说,“爸,你也当心身体,你突然老了很多。”

“爸爸没事。”夏成雄揉了揉她的头发,叶以深眼中的怒火又多了几分。

父女俩谈完,夏成雄才起身对叶以深抱歉的说,“叶先生,刚才我妻子太冲动了,真是对不起。”

叶以深冷哼一声道,“我给夏先生一个建议,不如趁着在医院,让您的妻子也去检查一下脑袋,或者……心理科。”

夏成雄嘴角抽了抽,干巴巴的笑了两句道。“这几天麻烦叶先生照顾晴天了。”

他虽然是叶以深的岳父大人,却从来都不敢在其面前摆岳父的架子,反而显得异常的谦卑。

“我的女人,自然是我来照顾,不用你操心。”凉凉的说完这一句,叶以深踢开刹车,推着夏晴天离开。

回到自己的病房,夏晴天已经没有刚才那么悲伤,相反眼中有了些许欢喜,叶以深当然知道她的高兴什么,出口打击道。“你别高兴的那么早。”

夏晴天眼中的笑成功的冰冻住,“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照我看啊,夏成雄是看夏薇薇以后没有指望了,所以才赶紧来挽回你这个女儿,免得以后老了没有人养老,甚至连个送终的人都没有。要不然就在同一家医院还楼上楼下的,五分钟的空闲时间都没有?哼,谁信啊。”

叶以深的每一句话都如同是刀子,又狠又准的扎进她的心里,夏晴天不由的替父亲辩护,“我爸爸才不是你说的那样。你心里能不能不那么阴暗?”

“我阴暗?好啊,那我们就走着瞧,看直到你出院他会不会上来看你一次。”

夏晴天生气的瞪着他,仿佛是在安慰自己,“他一定会来看我的。”完了,又在心里重复一句,一定会来的。

叶以深冷笑的扫了她一眼,其实他就是随口这么一说,散散刚才心里的那些没由来的暗恼,却不想被他一语严中。

第二天夏晴天继续去考试,第三天、第四天。也没有见夏成雄的衣角。

夏晴天刚开始还安慰自己道,是爸爸太忙了,慢慢的她都不得不相信叶以深的话了。难道父亲那天追出来,就真的只是想哄哄自己?

“还看呢,再看天上也不会掉人民币。”叶以深一进来就看到她看着窗外,眼神可怜巴巴的,只一眼他就知道她在想什么。

夏晴天心里难受,怼了一句,“就算掉了我也没办法捡。”

“知道就好。”叶以深把身上的呢大衣脱下扔在床上,随手拿起病床头的医疗记录,大致扫了一眼说,“医生说明天可以出院了?”

夏晴天消沉的“嗯”了声。

“终于要出院了,老子都快被医院的味道烦死了。”叶以深低声抱怨,只是他烦归烦,每天晚上却雷打不动的会住在这里。

夏晴天更消沉了,果然如他所说,爸爸没有来看她。

这一晚,夏晴天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医生给她用的都是最好的药,伤口恢复的很快,所以翻身已经不是问题。

忽然,被子被人掀开,一个温热又熟悉的身体钻了进来,将她紧紧抱住。

“你干嘛来我床上?走开。”夏晴天很不高兴的推他。

叶以深完全不动,“你翻来翻去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夏晴天顿住,或许是白天睡的太多了,或许是心里烦躁,她一点睡意都没有。

“闭眼,睡觉!”叶以深低声说了这么句,继续睡。

夏晴天还以为他会兽性大发,没想到今晚很规矩,真的只是搂着她睡觉。男子沉稳的呼吸就在耳边,似乎带着一种魔力。几分钟后,夏晴天也睡意昏沉,脸贴着他的胸膛睡着了。

翌日,出院。

办理好一切出院手续后,叶以深推着夏晴天出院,方毅在后面提着大包小包,有夏晴天后期的药,还有书,以及换洗衣服等。

巧合的是,走到一楼大厅,夏晴天见到了那天没有见到的夏薇薇,看到的第一眼,她对她的所有恨意和憎恶全都消失了。

只是几天不见,夏薇薇已经变成了另一个人,她的眼眸不似以前那么光亮狡黠,像是蒙上了一层灰雾,整个人被包在厚厚的羽绒服里,微张着嘴巴不知看到了什么乐呵呵的笑,口水不断的流出来,陈晓芬则在一旁用纸巾给她擦。

夏晴天顿时觉得,以前她对自己耍狠撂泼好像是上辈子的事情了。

两拨人相遇,夏成雄似乎想起自己曾经说过的话,忙走过来满是歉意的说,“晴天,你今天也出院啊。”

“嗯,爸爸,你们也出院吗?”这一刻,夏晴天对他也没有了怨恨,更多的是可怜。

“对啊,医生说不用住了,再医院也是多花钱,还是回家休养。”

刚说了两句,就听陈晓芬怒声喊道,“夏成雄!”

被叫的人脸色尴尬了半秒,挤出一丝笑说,“那爸爸先走了,有空给爸爸打电话。”

“嗯,好的。”夏晴天心头泛起点点酸涩。

陈晓芬的情绪稳定了很多,只是看夏晴天的眼神依旧很是阴狠。

夏薇薇在两人的搀扶下,摇摇晃晃的向外走,俨然是刚回走路的孩童模样。

“她走路怎么……”夏晴天不解的问。

“大脑受到了损伤,自然影响其他功能。”叶以深简单的解释。

“她的那个前男友呢?”

“早就跑了,担心让他出医疗费,或者夏薇薇赖上他吧。手术一结束就不见人了。”

“渣男!”夏晴天暗骂了一句。

叶以深不以为意,因为他也是这么觉得。一个连责任都怕承担的男人,根本就不配叫男人。

目送一家三口离去,夏晴天心中说不上来的惆怅,果真是世事难料。

叶以深推着她出了医院大厅,天空突然飘起了大片大片的雪花,毫无预兆。

“下雪了。”

人群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句,众人的目光全都投向半空,无一不是带着惊喜。

“下雪了。”夏晴天轻声道,语气轻柔了许多。

A市是海滨城市,多年来未曾见过雪花。突如而来的大雪让大家为之振奋,就连向来冷漠的叶以深眼底也带了欢喜之色。

他说,“嗯,下雪了。”

车子早已在台阶下等候,叶以深看了会儿纷纷扬扬的大雪,便弯腰将夏晴天抱起,而后者被抱得习惯了,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车上的暖气很足,和外面的冰天雪地形成鲜明对比,夏晴天眼睛贴着玻璃不知足的望着,像是一个好奇的孩子。

“下雪而已。没见过?”叶以深不屑的说。

“没见过这么大的。”夏晴天不理他话中的嘲讽,眼看着熟悉的街道披上了一层素装,心情也平和了很多。

叶以深扭头看着窗外一言不发,这算什么大雪,他曾经见过真正的冰天雪地,在最北方,天地之间全是白色,干净单纯的只剩下那张美丽的笑脸。

讲过那样的风景之后,他便对怎样的雪都提不起兴趣,刚才在医院门口,一定是错觉。

叶家为了迎接主人的回归。室内温暖如春。

车子开进别墅大门时,雪已经下了有些厚度,车轮碾在上面“咯吱”作响。

“少爷,您回来了。”王管家脸上掩不住高兴,这个家还是叶以深在的时侯,有点生机,不然太空旷了。

“嗯,”叶以深打开车门将夏晴天扶出来。

“王叔,你好啊。”夏晴天明媚的笑,让这个家似乎都明亮了许多。

王管家的笑意更浓,“少夫人好,唉呀,回来就好,我已经让厨房炖了汤,专门补骨头的,你等会儿可要多喝点。”

“谢谢王叔。”

“不客气不客气。”

菱形的雪花落在夏晴天的黑发上,很快便凝结成一个小水珠,叶以深不耐烦的对她说,“你确定要站在这说话?”

王管家忙解围,“是我老了,少爷你们赶紧进屋。”

室内暖烘烘的,夏晴天的脸立刻就热了,她担心叶以深直接把她弄上三楼,揪住他的衣袖说,“我想在一楼,可以吗?”

叶以深蹙眉,但是却没有反对,对身后的方毅说,“把后备箱的拐杖拿过来。”

夏晴天一听懵了,“拐杖?”他什么时侯买了拐杖?

“对啊,反正也是闲着,你拄着拐杖多锻炼锻炼,医生不是说让你多活动吗?”

“哦,好吧。”其实她只想想趴在窗边看雪景而已,现在……

叶以深挑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看新闻,余光却时不时的瞄着围着沙发活动的某人,她拄着那根价值昂贵的单拐很不习惯,好几次都差点摔倒,不过好在她平衡性不错,晃了几次又站稳了。

夏晴天吭哧吭哧的走着,没一会儿额头就冒出汗来,她在心里默道,再走三圈休息,管叶以深说什么呢。

一圈。两圈,三圈。

啊,终于走完了,夏晴天在心里给自己比了V字,然后大步向沙发走去,没成想乐极生悲,眼看就要走到沙发跟前了,拐杖底部一滑……

“啊——”夏晴天一声惨叫,整个人向沙发摔去,叶以深此时正在咖啡,等他看到这一幕时已经来不及了,所以他就眼睁睁的看着夏晴天的脸撞在了沙发上,下半身则以一个扭曲的姿态半跪着。

叶以深放下咖啡杯,慢悠悠的走过来,将她整个人抱起来放在沙发上,“腿有没有碰到?”

“没有……”夏晴天含糊不清的说。

叶以深抬头看她,“你舌头怎么了?”

“刚咬到了。”夏晴天咽了下口水,用手揉着自己的脸。

叶以深噗嗤笑了,引来夏晴天一个大白眼,简直没有人性,自己都成这样了,他还笑的出来?

“我看看腿。”叶以深说着就要去扒她的裤子,吓得夏晴天立刻按住他的手。

“你……这还在客厅呢,你怎么能这么胡来?”夏晴天气急败坏,她穿的是休闲裤。

叶以深顿住,他忘了,他还以为是在医院,干咳两声直接用行动说话。

“喂,你干嘛呀。”夏晴天被他腾空抱起,有些慌。

“当然是检查一下伤口,万一伤口被扯到就麻烦了。”叶以深的表情很严肃,走到楼梯的时侯他回头喊王管家。

“天冷了,给客厅铺上地毯,暖和点。”他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