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叶以深霸道的占有欲/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管家愕然,好半天才说,“好。”

我的老天爷嘞,这别墅的温度少说也达到27度,少爷居然还觉得冷?他这分明是怕夏晴天摔伤吧。

方毅进来,王管家连忙招手将他叫过来,“你觉不觉得,经过这次事,少爷对少夫人好了很多?”

方毅眼睛立刻亮了,“是吧是吧,你也觉得?”

“这么说,医院发生了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情?”王管家一脸的八卦。

“来来,我们找个喝茶的地方我慢慢说给你听。”方毅笑的春风荡漾。

一老一少相携着走进王管家的房间,交换各自的信息。

楼上。

夏晴天被抱到熟悉的卧室,房间打扫的很干净,外面如此寒冷,室内空气中却有阳光的味道。

“裤子脱了。”叶以深一把她放下就淡声说。

夏晴天尴尬无比,“你出去,我自己检查。”

叶以深嘴角带了淡淡的嘲讽,“你浑身上下我哪里没有看过,现在装什么矜持?”

“可是……”夏晴天咬着下唇按着腰,当着男人的面脱裤子真的很羞耻好吗?

叶以深冷撇她一眼。“事真多。”说完转身走向洗手间。

夏晴天这才动作麻利的脱了裤子,然后拽过床头的薄毯盖上。

叶以深出来,不由分说的掀开薄毯,顿时,眼前的一切让他眼眸沉了沉,注意力放在大腿的纱布上,伸手刚碰到她的腿,夏晴天倒吸一口气躲了躲。

“疼?”叶以深凝眉。

“你手凉。”

“活该。疼吗?”

“不疼。”夏晴天忙摇头,在医院的时侯伤口就恢复的差不多了。

叶以深慢慢的揭开纱布,伤口没有多大变化,他又小心翼翼的将纱布黏上。炙热的呼吸喷在她的腿上,让夏晴天有瞬间的颤栗。

“没事。”叶以深又恢复了往日的冷淡。

“哦。”

夏晴天忙把薄毯盖在自己腿上,垂着头不去看他,几秒钟后,她看到他的皮鞋转了个方向,然后……出去了。

哈,叶以深这次这么轻易的放过了自己?她明明感受到了他炙热的目光。

出了卧室的叶以深直接上了三楼,他刚才的确是动了爱火,可公事积压的太多,他不能再拖延下去了,否则手机要被那个耿直又敬业的秘书打爆了。

反正,来日方长。

在厨娘各种汤的滋养下,夏晴天走的越来越顺利,而且皮肤也红润了许多。

学校的考试已经结束,夏晴天进入了寒假,她终于想起来曾经和秦亦朗口头约定的,二月份要开机拍戏,她快半个月没有和韩晓以及秦亦朗联系,这两人怕要急死了吧。

这天叶以深不在家,夏晴天让王管家派了辆车,她直奔市里的手机专卖店,用上次拍广告剩余的钱买了部新款手机,又复制了原先的电话卡,刚一打开手机,短信就不要钱的嘟嘟嘟响个不停。

她点开看了看,好几条都是苏清雅发的,询问她出什么事情了,看到信息马上给她回电话之类。

还有两条是学校老师发的,问她还来不来考试。

剩余的就是韩晓了,他是真的疯了,一连好几天都不停的发信息,问她在哪里,快和他联系。

夏晴天勾唇笑了笑。她几乎都能想到韩晓气急败坏的样子。

电话拨出去,才响了一下那边就接通了,只是没有说话。

夏晴天清清嗓子,“韩大经纪人?”

一听到是她的声音,韩晓尖叫一声,音调都提高了八度,“我的姑奶奶,你可算是联系我了,我还以为你凭空消失了。”

“真是对不起,我这段时间出了点事,所以一直没有联系你。”夏晴天抱歉的说。

“没关系没关系。你出事我知道,现在没事就好。”

“你怎么知道我出事了?”

“叶以深把整个A市闹的鸡犬不宁,都亲自找到秦亦朗那去了,我怎么会不知道?”

夏晴天怔住,这件事闹得这么大?她什么都不知道。

“嗳,你不是说你和叶以深的关系很差吗?他还那么玩命的找你?”

夏晴天揉眉心,“你想多了,这件事不是一句两句话说的清楚的。”

“好吧,那你什么时侯有时间,我带你去把合同签了,秦亦朗的那部剧年后就开工了,你要赶紧签约,免得又生什么幺蛾子。”

夏晴天看了眼自己的腿,“那就明天吧,明天我去公司找你。”

“好,那我挂了,你以后可别玩失踪了,太恐怖了。”

夏晴天翻个白眼,她也不愿意啊。

挂了电话,夏晴天本想再给秦亦朗打个电话,想想还是没打,她不想给他添麻烦,韩晓那边应该会告诉他吧。

这几天夏晴天的伤好了许多,叶以深就夜夜宿在了她卧室,他不再像医院时那么克制,而是放开了一些,夏晴天有时实在累的厉害,就按照上次他说的办法想让他快些结束,没想到却大大的刺激了他,动作更加猛烈了。

似睡半睡期间,夏晴天软着嗓子问,“叶以深,你上次交我的法子是假的吧。”

男子食足餍抱,在她耳垂上咬了口说,“真的,不过有时有用,有时没用。”

坑人啊。

翌日,天气大好,温度却异常的低,夏晴天为了防止自己感冒,裹成了个粽子去了韩晓的公司。

看到夏晴天的那一瞬,韩晓热泪盈眶的扑上来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力道大的夏晴天差点摔倒在地上。

“哎呦,这是怎么了?”韩晓看她脸色不对。忙问。

“腿受伤了。”夏晴天忍着疼说。

“啊?”韩晓连忙退了两步,“我……我……我没这么厉害吧。”

“和你没有关系,是前几天受伤了还没有好利索。”

“哦哦,那赶紧坐。”韩晓扶着她坐在沙发上。

夏晴天对他的拥抱还是不太习惯,分外认真的说,“韩晓,你下次见我能不能不抱我?”

“怎么了?这不是为了表示对你的热烈欢迎吗?”

“我怕……”夏晴天还是抬出了那个煞神,“万一被叶以深看到,你的胳膊就没有了。”

“啊?这么严重?”韩晓立刻又退了两步。

夏晴天慎重的点点头,“相信我,我是为了你好。”

韩晓盯着她看了一会儿说。“照你的说法,叶以深是霸道总裁啊。”

“他是!”十足十的霸道,如假包换的总裁。

“那你这腿伤的严重吗?还能拍戏吗?走几步我看看。”韩晓担心的问。

夏晴天叹口气,起身走了几步,还是有点跛,但能不用拐杖已经很好了。

“你别担心,拍戏还有多半个月,到时候腿一定会好的。”夏晴天安慰他,她不想失去这个好机会。

韩晓“哦”了声,眉头还皱在一起,“已经这样了那我先带你去导演那试镜。我刚给秦亦朗打电话了,他们今天正在试装。”

“好。”

韩晓开车载着夏晴天,一路上给她介绍即将拍的这部戏的导演都有谁,试镜的还有哪些演员,谁靠谁的关系进来的,谁不能招惹等等。

车子开到一个摄影棚停下,韩晓扶着她下车,迎面正好看到秦亦朗在门口抽烟,见两人过来将半截烟扔到地上踩灭。

“秦老师,你站这也不怕冷。”韩晓笑着打招呼。

许久不见,夏晴天觉得这个家伙又添了不少魅力。他上上下下把夏晴天打量一番说,“呦,不错,没缺胳膊少腿。”

夏晴天干巴巴的笑了,“你猜错了,我腿受伤了,现在是个小跛子。”

秦亦朗愣了半秒然后说了句和韩晓一样的话,“走两步看看。”

夏晴天无语,在他面前真的走了两步,他皱起眉,“是挺严重,不过没关系,你的戏份大都是坐着的。”

韩晓忙问,“导演那一关能过吗?”

秦亦朗桃花眼飞笑,“听天由命吧。”

事实证明,夏晴天今天的运气非常好。选角导演一看到她,还没有上妆试镜就拍板道,“就她了。”

夏晴天错愕,这么简单?

韩晓激动的在旁边搓手,连声说,“太好了,夏晴天,你简直就是一员福星啊。”

不过该试镜还是要试镜,夏晴天被带到了一个大的化妆间,比上次拍珠宝广告那个化妆间要气派很多。

她平时很少化妆,这几日生病,在家也只做日常的护理,但耐不住天生丽质,再加上厨娘的各种补汤,皮肤水嫩的可以掐出水来,脸上更是连一个小点一颗痘都没有。

“我当化妆师这么多年了,还没有见过你这么好的皮肤,你用什么化妆品啊。”化妆师羡慕的问。

夏晴天报了自己用的护肤品品牌。是个很大众的牌子。

化妆师一边给她上妆一边说,“那就是天生的,真是好,皮肤跟剥了壳的鸡蛋一样,我都忍不住捏一捏。”

夏晴天哭笑不得,难怪啊,叶以深每天晚上尽兴之后,都会捏一把她的脸蛋,感情是把自己当鸡蛋捏呢。

化妆完成后,造型师过来按照提前设计好的发型在她头发上又是一阵捣鼓,渐渐的。镜子里出现了一个肤光胜雪,黑眸如溪流般清澈,粉唇如桃花般娇艳的古装美女,她明媚中带着几分羞怯,清纯中透着几分书卷之气,值把身后的两人看的呆住了。

夏晴天也有些出神,原来自己还有这般样子。

“来来,快把衣服拿过来换上。”

不等夏晴天自己动手,造型师变将一套淡青色的丝萝长裙层层叠叠的穿在她身上。夏晴天原本就瘦,最后被腰带一束,纤细的腰肢立刻凸显出来。

“来。转个身。”

夏晴天依命转了个身,青白相间的戏服如水般流淌开,让人心旷神怡。

化妆师悄声对旁边的造型师说,“完了,这个新人比女主角还漂亮。”

造型师很是赞同的点点头。

外面韩晓在敲门,“小夏,好了吗?”

“好了好了。”夏晴天过去开门,韩晓僵硬在原地,眼中全是惊艳。

夏晴天有些不好意思,悄声问,“怎么样?你觉得能选上吗?”

韩晓如梦初醒。脸颊有些红,轻咳了一声才说,“你要是过不了,就没有人能过了,走。”说着韩晓轻扶着夏晴天的小臂,带着她一步步走向聚光灯下。

上一个试镜的艺人刚下去,几个导演连同秦亦朗都在电脑前看效果,听到声音均抬起头,霎时间,整个摄影棚的呼吸声都小了。

只见韩晓带着一个青衫女子从黑暗处缓缓走来,仿佛是从古时烟雨蒙蒙的江南园林中走出来的大家闺秀,带着一身的娇柔和美艳,直直撞进每一个人的心里。

现场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好漂亮”,这才打破了这安静的气氛。

秦亦朗和她拍过广告,自然是见过她化妆的样子,但今日见到她这副装扮,早已泯灭的那颗心又不自主的跳动起来。

如果每个男子心中都装着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儿,那夏晴天一定能成全大多数男人的幻想。

夏晴天被这么多人盯着有些慌张,低声问韩晓,“怎么了?大家怎么都不说话。”

韩晓得意的笑,“被你的美貌吓到了。”

夏晴天一听,脸上绽开一点点笑容,刚刚缓过来的现场又陷入了一片沉静。

她很不好意思,羞涩的收起了眉眼间的笑意,如同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冰山女神。

还是秦亦朗反映的快,开玩笑道,“我看夏晴天就直接可以订下了吧。”

几个导演如梦初醒,“可以,可以,完全可以。”

其中一个说话直接的副导演说,“这姑娘完全可以演女主了。”

秦亦朗谦逊道,“她是新人,演技一般。现在的女主很好了。”

“呵呵,对对,你说的对。”副导演掩饰的笑了几声。

《倾城》的女主是当下最红的女艺人,演技也不错,只是性格有些泼辣,秦亦朗可不想戏还没有拍就给夏晴天招来一堆的嫉恨。

“夏晴天是吧,我们来拍几张照片。”工作人员说。

接下来的工作开展的很顺利,秦亦朗给她的角色并不难,韩晓又给她突击了不少演戏技巧,所以做了几个表情都让导演很满意。

卸完妆,夏晴天在现场便签了合同,看到合同上的数字金额,她心里乐成了一朵花。难怪那么多人想进娱乐圈,赚钱就是快,她拍完这部戏,就有六位数的收入了。

这对她来说可是一笔巨款啊。

韩晓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份厚厚的剧本,“剧本和小说还是有不一样的地方,趁着这段时间赶快熟悉剧本。”

夏晴天签了合同心情大好,抱着剧本笑道,“放心,不会给你丢人的。”

秦亦朗走过来,“走吧,我们去吃顿好的庆祝一下。”

“那是必须的,我请客。”韩晓拍拍胸膛。

夏晴天不好拒绝,点头同意,三个人以及秦亦朗的经纪人一同出了摄影棚,他们身后有人艳羡,有人嫉妒。

导演还在看电脑屏幕上的试镜照,身边有个人突然说,“你们不觉得,这个夏晴天和大明星白依灵很像吗?”

“我早就看出来了,只是没有说而已,”有个人道。

“看来这个夏晴天要大火啊,”不知谁感慨了一句,“不过确实长得漂亮。”

围观的人纷纷点头。

一行几人来到秦亦朗长去的餐厅,因为是熟客,老板很自然将他们带到了常去的包间,隐蔽性比较好,防止狗仔偷拍。

席间,秦亦朗和她说了几个跟组导演的习惯,让她到时候注意一点,别犯了几个导演的忌讳。

“我们的对手戏好像不多啊。”夏晴天说,她看过小说,她的感情线主要在男二身上。

秦亦朗挑着腿说。“不是不多,而是只有三场,所以到时候我们是分开拍的,我照顾不上你,你要机灵点。”

“知道了。”夏晴天有小小的失落,毕竟有个熟人她在现场就没有那么紧张。

秦亦朗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知道这是每一个新人都要经历的阶段,也没有过多的关心。

夏晴天突然想到什么,神秘兮兮的问,“不是说你们娱乐圈潜规则很多吗?这个剧组……”

秦亦朗笑意更浓了,调侃道。“放心,几个导演那边我都打过招呼了,他们不需要你的潜规则。”

夏晴天拍拍小心脏,“那就好。”

韩晓乐了,“你还怕什么潜规则,谁到时候心思不正,你搬出你家那位来,吓也吓死对方了好吗?”

夏晴天狠瞪了他一眼,这么高兴的时侯,提那个家伙干什么?

秦亦朗依旧是笑吟吟的,看不出来表情变化。

几个人开心的吃了顿饭。夏晴天打车回到叶家就开始认真的看剧本,把她的台词部份全都折了起来画出来。

晚上,叶以深浑身酒气的回来,一进门就平躺在夏晴天的床上,熏得她差点晕倒。

“叶以深,去洗澡,臭死了。”夏晴天推着他的肩膀。

男子微闭的眸子猛然睁开,眼里是她看不懂的情绪,冷漠中带着点悲伤,他直直的望着她,似乎要看床她的灵魂。

夏晴天被他盯的发毛。也不敢动他,喏喏的说,“你不洗……就不洗吧。”

这尊煞神不知道又再犯什么毛病,她可不敢招惹。

一双炙热的手突然摸上她的脸,夏晴天向后一缩去被另一只手扣住后脑勺拉下,然后他吻住她的唇。

吻的很轻柔,像是一只小猫在舔舐,但只是几秒,他便恢复了本性,十分的狠。

夏晴天被他口中的酒气熏得微醉,迷糊间,听到他说,“不许嫌我臭。”

声音是那么温柔,柔到夏晴天的心乱跳了一下。

他这是对自己说呢?怎么觉得那么不对劲呢?

一夜缠绵,夏晴天总感觉他好像在耳边呼唤着一个名字,想要仔细听时,却什么都没有听到。

不过夏晴天还没有蠢到以为叶以深喊的是她的名字。

寒假生活过的很是悠闲,夏晴天每天除了吃饭睡觉锻炼之外,就是认真的读剧本。有时叶以深不在,她把门关上对着镜子说台词,练表情。

舒舒服服的过了几日,到了小年夜。

王管家老早就准备好了各种祭品,这天叶以深回来的也非常早,夏晴天在厨房欢欢喜喜的帮厨娘准备东西,过小年嘛,再有不开心的事情都不能耽搁过年。

就在这时,楼上传来一声怒吼,“夏晴天!”

正在洗菜的夏晴天手抖了两抖,又怎么了?

厨房赶紧拿过她手里的葱,“少夫人,你快去吧,少爷喊你呢。”

夏晴天一边洗手一边想,她这几日没有招惹到叶以深啊,他这莫名其妙的又怎么了?突然灵光一闪,完蛋了,她刚才下楼的时侯忘了把剧本藏起来,因为她没想到叶以深这么早回来啊。

快步往外走,到客厅的时侯,叶以深已然走了过来,脸色暗沉,愤怒之极,手中正是被她画的花花绿绿还写了备注的剧本。

夏晴天心叫不好,脸上却不露出一丝怯意。

“这是什么?”叶以深咬着牙,恶狠狠的问。

“剧本。”

“谁的?”

夏晴天硬着头皮说。“朋友的。”

“哪个朋友的?”叶以深眼中闪过危险的光。

夏晴天随便说了个班级里同学的名字。

“是吗?那为什么上面是你的字?”叶以深捏着厚厚的剧本,夏晴天想如果不是剧本够厚,他怕早就把剧本揉成了团。

“那个……我觉得这个剧本挺有趣,所以随便写写。”夏晴天说完就后悔了,这个借口太蹩脚了。

“那么朋友的剧本怎么会在你手里?”叶以深继续逼问。

“我那天看见觉得很有意思,借过来看几天。”

叶以深直勾勾的盯着她,眼中的怒火仿佛要把她燃烧,随后他慢吞吞的说,“夏晴天,我最讨厌别人说谎,所以,我再问你一遍,这东西是谁的?”

夏晴天被他的气势逼的后背阵阵发凉,尽管室内温度极高,她还是忍不住发抖,咬咬牙,她承认道,“是我的。”

叶以深寒光大盛,“你拿这剧本干什么?”

“拍戏。”

“你再说一遍?”叶以深上前一步。

夏晴天抬起头直视他,不怕死的又说了一遍,“拍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