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受宠若惊的好/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门外传来秘书战战兢兢的声音,“叶总,开会时间到了。”

叶以深沉默了片刻,压下浑身的燥热,冷声说,“知道了。”

夏晴天听到这三个字,也大大的松口气。

“在这里等着,”叶以深掐着她的下巴,炙热的男性气息扑了一脸,“如果我回来你不见了……我让你过年前都下不来床!”

夏晴天打了寒颤,本能的点点头。

叶以深发泄般又在她唇上吻了一口,这才起身一边整理着衬衣西装,一边向外走。

诺大的办公室剩下夏晴天一人,她狠狠的在沙发上捶了几圈,骂了几声“王八蛋”才气消。

好想不管不顾的离开去找苏清雅,可一想到叶以深那个威胁,她还是认怂了。不能太和他撕破脸皮,万一他真的把自己关起来了,初五想溜都溜不掉。

今天的会议室里气氛有些诡异,大家刚开始还以为叶以深带了个女人来上班,心情一定大好,可他推门进来的那一刻,众人的心就直往下掉,这简直比平时还要严肃三分啊。

“开始吧。”叶以深一坐下就冷冷的说,“速战速决。”

大家一听这四个字,心底各种乱七八糟的想法都冒出来了,但中心思想都一个,那就是叶以深放心不下办公室里的女人。

体会到老总的心思,大家当然都捡要紧的说,可就算一个人只说五分钟,六个人说下来也有半个小时。

会议开了十分钟左右,叶以深的手机“叮”的响了,做汇报的人明显停顿了一下,见叶以深垂眸看短信的时眉梢挑了挑,然后自己的语速又快了一些。

我想玩电脑。

叶以深手指飞快的在键盘上敲下两个字:可以。

再抬头时,刚才的阴郁之气似乎少了很多。

“说这么快干什么?赶着吃中午饭吗?”叶以深不悦的说。

某分公司的总经理差点咬了舌头,其他人都憋住了笑,苍天可鉴,到底是谁刚才说速战速决的?

会议结束后,紧接着就是见外资负责人,将近十一点半的时侯,叶以深轻声对身边的秘书小声说了几句什么,秘书领命而去。

……

办公室。

夏晴天正蜷在叶以深的老板椅上看一部旧电影,听见门响。以为是叶以深也没管,反正他知道自己是什么样子,可没想到进来的是秘书,夏晴天吓的连忙端坐。

她还是要点脸的。

“夏小姐,叶总说让您自己订午餐,他中午可能要陪国外的客户用餐,”秘书递上一本厚厚的菜单,“这是叶总常订的几家餐厅,您看您喜欢哪些菜,我去给您订一下,他们半个小时后会送过来。”

“好的。谢谢。”夏晴天接过来一看,眼睛都直了,上面都是A市最好的饭店,夏晴天每次路过只有望梅止渴的份。

她也不客气,在三家饭店各订了他们最贵最好吃的菜,最后觉得还是太便宜叶以深,又在第四家订了一道看起来很美味的汤,当然,好不好吃她不知道,只是价格极贵,一碗汤居然要上千块钱。

秘书一一记住。礼貌的笑着离开。

快要十二点的时侯,三菜一汤送来,闻着食盒中的香味,夏晴天大流口水。

筷子刚拿起来准备大快朵颐,叶以深突然推门进来了,夏晴天诧异,“你怎么回来了?”

“我的办公室我为什么不能回来?”叶以深说的理所当然。

“你不是要陪客户吃饭吗?”

叶以深松了松颈间的领带,很是嚣张的说,“他们的级别还不够。”

夏晴天郁闷,这家伙故意的吧,怕自己专订他不喜欢的菜。所以才说自己不回来吃。

叶以深扫了眼桌上的菜,视线落在那碗汤的时侯,表情有细小的变化,不过他什么都没有说,坐在拿起筷子就吃。

两人默默的吃饭,高档饭店的菜肴果然不同,色香味俱佳,尤其是最后一道汤,瓷白的汤碗里浮着一颗颗透明的,红豆般大小的珠状物,玲珑可爱,尝一口更是香甜可口,夏晴天忍不住喝了两口。

一抬头,发现叶以深盯着自己手中的勺子看,以为他想吃,夏晴天把汤碗往他面前假意的推了推,叶以深竟然难得的笑了下,“我不喜欢喝这汤。”

“不喝算了,我喝。”夏晴天又把汤碗拉回自己面前。

叶以深的饭量很小,桌上的菜大都进了夏晴天的胃中,包括那一碗甜汤。

“汤好喝吗?”叶以深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突然问。

“挺好喝。”夏晴天如实说。

“嗯,还记得这道汤叫什么名字吗?”

夏晴天觉得他中午有些神神叨叨,尽问些稀奇古怪的问题,“忘了。”

“这道汤名叫极品雪蛤,”叶以深居然开始介绍菜名,“这种雪蛤传说是只有新疆的天山才有,有非常高的药用价值,所以价格非常昂贵。后来人们为了食用,进行了人工养殖,好在雪蛤是一种繁殖力非常旺盛的动物。你知道,国人为了吃什么办法都能想出来。刚才你吃的那一颗颗小颗粒是什么知道吗?”

夏晴天有了不好的预感,警惕的看着他,“什么?”

“是它的卵子。”

叶以深的话刚说完,夏晴天就觉得胃里翻江倒海的闹腾开了,捂着嘴巴快要吐出来,叶以深指着休息室的门说,“里面有卫生间。”

夏晴天顾不得说什么,直奔卫生间而去。

很快里面传来了呕吐声,叶以深笑的像一只老狐狸。

这下,夏晴天的美味佳肴算是白吃了,叶以深倚靠在门框上嬉笑,“放心,这家的雪蛤煮的很熟,应该没有半生的。”

听到这话时。夏晴天刚好吐完,结果又一阵反胃,这次连黄疸都快要吐出来了。

“叶以深……你一定是故意的……”夏晴天气若游丝的说。

“菜又不是我点的,”叶以深摊手,然后慢悠悠的走到床边,“今天的菜真不错,明天可以接着点。”

夏晴天气的差点将手中的湿毛巾甩到他脸上。

接下来几天,夏晴天都跟着叶以深上下班,员工们见了她都一副笑眯眯的样子,让夏晴天有些受宠若惊。

腊月二十六,距离放假还有三天。公司里明显心浮气躁起来,大家早早完成了手中的工作,领到了丰厚的年终奖,然后眼巴巴等着放假。

叶以深也不知是心情好,还是大发善心,突然通知办公室,明天起正式放假。

这个消息一公布到公司群里,众人一片欢呼,几个女员工在茶水间眉开眼笑的说笑。

“老板有个女人就是不一样,龙心大悦啊。”

“是啊是啊,往年他孤家寡人一个。每次都要让我们陪他熬到最后一天。今年有个女人陪了,当然心情好,他心情好,我们的日子就好过了。”

“希望我们英明帅气的叶总明年继续如此。”

下班的时侯,夏晴天发现,员工看她的眼神更加热烈了,从电梯到大厅十多米的距离,全是和叶以深说“老板,新年快乐”的,这种气氛感染了夏晴天,多日烦躁的心情也好了很多。

临近春节。A市的街头挂满了迎接新年的各种红灯笼,夏晴天趴在车窗边,眼底透着些许温暖。

她想起曾经在孤儿院的时侯,小伙伴们最喜欢的就是过年了,这一天大家争先恐后的帮助院长和工作人员贴对联挂灯笼,而小伙伴则会每人的得到一套新衣服。

那时对新年的期待很简单,就是穿新衣服,吃肉。

现在,只要有钱每天都能买新衣服,餐餐有肉,却过的如此不开心。

“想下去走走吗?”叶以深突然开口问。

夏晴天回过神,“什么?”

“停车。”叶以深直接命令方毅,车子停在路边,不远处就是市里过年最热闹的地方,一整条街都是精致的花灯,到了元宵灯会,这里还会举行猜灯谜赢花灯比赛。

夏晴天被叶以深拉下车,一直走到花灯入口处。

门口是两只雄纠纠气昂昂的大公鸡,眼睛还活灵活现的咕噜噜转,不少孩子都围在跟前拍照。再往里是十二生肖,还有各种花,历史人物等等……

“好漂亮啊。”夏晴天由衷的赞叹。眼底全是欢喜。

叶以深看着她脸上的笑意,嘴角不由的也勾起了笑意。

这一晚,两人商量好的一样暂时放下对彼此的成见,玩的很开心。

夏晴天看到一个硕大的鱼灯,扭头对叶以深说,“我们买一个回去吧。”

叶以深怔住,她从来不说“我们”,此时这两个字从她口中说出来,叶以深竟意外的觉得还不错。

“好。”叶以深沉声说,花灯照在他的眼中波光点点,如同天上的星辰。

夏晴天没有察觉到这些,挑了一个最好看的,“就这个,挂在门口很喜庆。”

叶以深看了眼,的确不错,虽然叶家这么多年来从没有挂过如此俗气的东西,他还是很愿意的掏钱包付账。

这之后,夏晴天似乎童心泛滥,看到喜欢的就一个劲的往前窜,人太多,叶以深一把抓住她的手腕,“走这么快干什么?”

“前面有好看的,”夏晴天没有留意他的动作,便由他抓着自己带着他向前走。

花灯节的尽头是穿城而过的河流,此时被装点的灯火辉煌,平时用来游湖的好几个船坊也装饰的古色古香,纱帐隔了一层又一层,但还是隐隐能看到里面站着一个美丽姑娘在唱着小调。

湖中央是固定的一只大船坊,船板上两个穿戏服的戏子在咿咿呀呀唱着人尽皆知的梁山伯与祝英台。

一阵风吹来,带起他们宽大轻薄的戏服,仿佛此刻就要化蝶离去。

“真好看。”夏晴天自言自语。

叶以深对这些原本兴致缺缺,相比起来,他更喜欢电脑屏幕上的股票曲线,可是此刻……

“想坐船吗?”叶以深问,他也不知道今晚怎么了,罢了,先遂了心意再说。

夏晴天眼睛亮晶晶的,“可以吗?”

“可以。”叶以深牵着她下石阶,只要他愿意,没有什么不可以。

叶以深挑了一个体积最大装饰最精美的船坊,掏钱的时侯老板问,“就你们两个人?”

“不行?”叶以深挑眉。

“可以,当然可以,”老板笑的喜气洋洋,“八千块,两个小时。”

叶以深面不改色的刷了卡,很快,就有漂亮姑娘带领两个人上船。夏晴天默默的走在最后面,心里暗自嘀咕,这可真贵。

“慢点。”叶以深率先一步踏上甲板,然后回头去扶夏晴天。

船舱里面很大,摆着一张茶案,茶案前坐着一个身穿旗袍的美女,“二位贵客好,想要饮什么茶?”

叶以深知道夏晴天对茶不懂。淡声说,“大红袍。”

“好的,请坐。”

船还没有启动,又有一个身穿纱裙的姑娘走了进来,“二位贵客,想听什么曲子?”

“你想听什么?”叶以深征求夏晴天的意见。

夏晴天颇有兴趣的问,“你们会唱什么啊?”

“只要贵客点的出,我们基本都会。”美女笑语嫣然的说,眼神在叶以深瞥了眼,脸悄悄的红了。

“那……白蛇传吧,我最喜欢。”

“俗气!”叶以深忍不住吐槽。

夏晴天瞪他。“你不俗,你挑。”

叶以深心情好不和她计较,扭头对美女说,“就白蛇传吧。”

“嘁,”夏晴天撇嘴,“你也俗。”

“我怕游园惊梦之类的你听不懂。”

“谁说我听不懂?不要小看人好吗?”夏晴天虽然出身不好,但好在她肯努力,大一大二的时侯不想待在夏家,她待的最多的地方图书馆,古典文学看了不少,恰巧游园惊梦就是其中之一。

叶以深惊讶的看了她一眼,却还是对美女说,“还是白蛇传吧。”

“嗳,怎么不选高雅点的?”

“你不是喜欢白蛇传吗?”叶以深脱口而出,说完才一愣,回头看夏晴天时,她也正愣愣的看着自己。

空气顿时燥热起来,男人的眼神是如此的深邃,像是能把自己吸进去一般。

夏晴天的心漏跳了一拍,立刻移开自己的视线,慌张的说,“叶以深,你突然对我这么好,有什么阴谋?”

叶以深也调整过来了心态,冷笑一声道,“你有什么值得我图的?”

夏晴天想了想的确没有,“那你……”

叶以深突然凑近在她耳边低语,“有一样,你晚上卖力一点。”

夏晴天脸瞬间就红了,一把推开他,“流氓!”

对面正在煮茶的女孩娇嫩的脸颊也绯红一片。

船开始慢慢滑动,两个穿着水袖的戏子走上船甲,音调婉转的开唱。鼻间是大红袍的醇香,耳边有潺潺的水声,叶以深斜倚在矮榻上,一手捏着茶杯,一手随着戏子的唱腔打着节拍。他平时刚毅的脸部线条此时被茶香晕染的柔和了许多,眼角眉梢都带着丝丝暖意。

夏晴天偶尔看他一眼,虽然对他没有多少好感,但仍觉得这家伙如果生在古代一定是万千闺中少女期盼的妖孽。

不对,现在他也是。

夏晴天抱膝呆呆的看着外面正你侬我侬的许仙和白娘子,心中惆怅万千。

真的有如此真挚的爱情吗?历经千百年都让人刻骨铭心,哪怕一个被压塔底,一个为她诵经念佛,他们的爱都不会消失。

也不知道她和白帝会不会有结果。

晚上,回到叶家,夏晴天刚一进卧室,就被紧随进来的叶以深压在了门后,动作饥渴又粗鲁的扒掉她身上的衣物,仿佛要把她吃掉。

除夕当天,叶家别墅的佣人全都回家了,只剩下王管家,方毅以及主人。

这一天夏晴天很忙碌,因为昨天王管家说今天没有人做饭,只能麻烦她时,夏晴天一口答应了。王管家帮了她那么多次,这点小事自然不能拒绝。

于是在王管家和方毅忙前忙后贴对联挂灯笼的时侯,夏晴天在厨房忙的脚不沾地,至于叶以深,他这个大少爷当然是操着手,指挥着方毅,一会儿说对联靠右了,一会说灯笼挂斜了。

临近傍晚,整个叶家的灯全都亮了起来,一盏盏大红灯笼飘荡在楼宇,而夏晴天带回来的好几个花灯,被挂在了最显然的位置。

“今天真是太麻烦你了少夫人。”王管家搓着手笑眯眯的说。

夏晴天正在包最后一个饺子,“王叔,你不要和我客气,你们忙完了吗?完了就上桌吧,我下饺子了。”

“好嘞,我去喊少爷和方毅。”

除了饺子,夏晴天还做了满满一大桌子的菜,荤素搭配,应有尽有。

这一晚没有主仆之分,三个男人坐定后,夏晴天端上来一大盘刚煮好的饺子。“让一让,饺子来啦。”

“好了,别忙了,坐下吃饭吧。”叶以深难得和颜悦色。

过年嘛,谁都想过一个欢欢喜喜的年。

夏晴天摘掉身上的围裙,此时方毅已经给每个人倒好了红酒,叶以深提议大家举杯,淡笑着说,“过年了,希望大家在新的一年里都能心想事成。”

“干杯,过年好!”

“过年好——”

人虽然少。但气氛却是一年中最好的一次,王管家很欣慰,他还以为今年要过一个冷冰冰的新年呢。

大家一边吃一边笑,说着各自的趣事,电视里是数十年雷打不动的春晚,窗外不知哪里开始放烟花,在天空炸开,煞是好看。

四个人吃完饭,方毅也出去放烟花,夏晴天站在花灯下看同学和朋友发来的祝福短信微信,其中一条是来自苏清雅的,她回到了长大的孤儿院,搂着头花发白的院长和七八个小孩,笑的开心又幸福。

夏晴天点开她发过来的一条语音信息,只有两秒:晴天,新年快乐。

短短两秒,夏晴天却酸了眼眶,她突然也好想回到长大的地方,和亲人们在一起。

叶以深看她睫毛湿漉漉的,瞅了眼手机上的照片,破天荒的没有开口,这时他的手机也响了,掏出来一看,居然是远在欧洲的弟弟叶星悦。

这一刻,他的心也软了,他还以为这个小子不认他了。

“喂?”叶以深温声打招呼。

“哥,新年快乐。”叶星悦的声音是如此的清朗,一如当年跟在他身后的那个少年。

叶以深唇角勾起一抹笑意,“新年快乐。”

“对不起啊,我今年就不回家过年了,我报了一个进修班,忙着学习呢。”

“没关系,以后回来一起过。”

叶星悦好像有些不好意思。“哥,这么久没有给家里打电话,你别怪我啊。”

“你是我弟弟,我怪你干嘛?”

“哥,你最好了。”叶星悦笑的没心没肺,“你替我问王叔以及其他人新年好啊。”

“好的。”

电话那头传来了呼唤声,叶星悦应了一声然后对叶以深说,“哥,我朋友找我,我先挂了啊。”

“嗯,你在那边注意安全,照顾好自己。”

“知道啦,拜~”

叶以深挂了电话,心想,他的那些执念应该已经放下了吧,至少从电话中听来是这样。

那边,夏晴天也在打电话,是打给夏成雄的。

不管和夏家闹得多僵,夏成雄都是她唯一的亲人了。

叶以深不知那边说了什么,女人悄然擦了下眼角的泪水。

今晚的夜空没有月亮,星星却格外的亮,方毅点燃一个烟花,“嗖”的飞上天,“砰”一声,一个巨大的花束在空中绽放,瞬间照亮夏晴天刚好仰起的脸庞。

突然好想去见五楼的白帝,想牵着他的手站在这璀璨的烟火下,看他眉目里洋溢出最温暖的笑。

大年初一,夏晴天在叶以深的床上醒来,昨晚这家伙直接从十一点做到了一点,还说什么就当守岁了。

有这么守岁的吗?

回到自己房间洗漱完,换上衣服,夏晴天下楼碰到的第一个人就是王叔。

“王叔,新年好啊。”

“少夫人新年好。”王管家笑的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缝了,他扬了扬手中的红包,凑近说,“去和少爷要红包,大年初一,家里每个人都有红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