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用特殊的方法搞定叶以深/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晚上,夏晴天一个人躺在床上心神不宁,楼道里不时有人经过的脚步声,她总是担心是不是叶以深来了要抓她回去,那她就真的太丢人了。

结果到晚上十一点多,还没有人来敲门,夏晴天觉得她可以安心睡了。

如果他要来,从打电话到现在七八个小时过去了,他早就来了,没有来,是不是就代表叶以深默许自己拍戏了呢?

夏晴天这样安慰自己,然后进入梦乡。

翌日,夏晴天和韩晓来到拍摄现场,各个工种正在忙碌的准备,今天要拍摄的这场戏是男二号和女三号的第一次见面,在女三号家的后花园,女三号对他一见倾心,奈何男二号一心挂在女主身上,对她的爱意并没有动心。

夏晴天来到化妆间,一边由着化妆师倒腾,一边看剧本。

一个小时后,她就成了江南大宅中的大家闺秀,一颦一足,皆是风情。

正是媚眼含羞合,丹唇逐笑开。风卷葡萄带,日照石榴裙。

韩晓早就知道她的古装扮相惊为天人,但今天换了一身衣服一个发髻,又是另一种不同的美。

见夏晴天有些不自信,韩晓上前安慰她,“这世上没有比你更适合古装了。”

“你没骗我?”

“我敢对天发誓。”

夏晴天红唇勾起浅笑,摄人心魄。

韩晓捂住心口,“哎呦,你别对我这么笑,我受不了。”

夏晴天杏目微瞪,提着罗纱裙来到片场。隆冬季节,夏晴天的戏服层层叠叠有五层,幸亏她很瘦,里面穿了薄而暖的保暖内衣也显得身姿纤细。

“导演好,”夏晴天很乖巧很有礼貌的和导演问好。

导演正在调摄像的机位,听到声音抬头一看,愣了几秒钟后笑道,“小夏啊,等会儿拍的台词背下了吗?”

“嗯,背下了。”夏晴天自信的说。

“好好,你稍微等一下,男二号还没有化好妆,等他出来了我给你们两个讲讲戏。”

“谢谢导演。”

夏晴天退到一边,看忙忙碌碌的人群。

她的这个角色叫陆靖瑶。陆府的千金大小姐,靖,平安,瑶,美玉,有着很好的寓意,奈何造化弄人,将一腔深情错付。

陆府是江南最有钱的商贾之家,陆靖瑶喜欢上男二号,当朝三皇子耶律昊,耶律昊为了借助陆家钱财和太子争夺皇位,假意迎娶了陆靖瑶为侧妃后。却将她弃之王府。陆靖瑶最终明白耶律昊爱的并不是她,肝肠寸断心灰意冷,又无意和侯府众女人争宠,留下一封书信离开王府消失的无影无踪。

夏晴天喜欢这个敢爱敢恨的陆靖瑶,虽然她的爱并不轰轰烈烈,却丝丝柔情,寸寸动人,是最单纯的爱情的样子。

男二号耶律昊是近期迅速蹿红的小鲜肉,古装扮相硬朗清贵,看着是个很阳光的少年,其实是个极为腹黑又有心机的人。

他看到夏晴天的时侯,被她的美貌惊艳了半秒。然后笑着说,“你好啊,我是宋容轩,演耶律昊。”

夏晴天在娱乐新闻上经常见这位,忙伸手,有些诚惶诚恐,“你好,我是夏晴天,演陆靖瑶。”

宋容轩笑的花枝招展,“早就听说我的侧妃是一位大美女,今天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夏晴天很谦虚,“过奖过奖。我是个新人,希望老师您等会儿多多指教。”

对方大手一挥,“千万别叫我老师,叫我名字就好,叫老师感觉我多老似的。”

“好的。”

“你们两过来,我讲一下等会儿的走位和戏。”导演对两人说。

夏晴天的心立刻紧张起来,跟着导演来到拍摄现场。

韩晓站在拍摄场地外,远远看着夏晴天小学生般认真的模样,脸上不由的漾起慈母般的笑意。希望她以后一直能保持这份努力向上的心。

导演如此这般说了一通之后,问夏晴天,“明白了吗?”

夏晴天暗吐一口气,“明白了。”

导演似乎看出了她的紧张,笑着说,“别紧张,没感觉就多拍几条,没关系。”

夏晴天点点头。

“好,开始准备试拍。”

夏晴天拿着准备好书,来到一棵梨花树下,树下有石桌和石凳,落满了梨花瓣,夏晴天坐在石凳上看书,满树繁花却硬是被她的容姿压了下去。

第一个镜头很简单,陆靖瑶正在看书,耶律昊跟在陆父的身后走过来,陆靖瑶对他一见钟情,眼中露出羞涩与柔情。

镜头慢慢推上去,陆靖瑶脸颊绯红,垂眸的霎那露出一抹娇羞和柔情,少女情怀顿现。

“卡!”导演喊道,“好,就是这种感觉,非常好,保持住。”

得到导演的鼓励,夏晴天的自信心大增,正式拍的时侯更加顺利。

由于夏晴天的出色表现,上午的拍摄早早完成,午餐时间,夏晴天得到男二号和导演等人的一致赞扬,夸得她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哎,你真的是第一次演戏?”宋容轩坐在她旁边问。

夏晴天诚实的点点头。

“不错,有前途。”宋容轩竖了个大拇指。

夏晴天嘿嘿笑了笑,这时电话突然响了,她心头一跳以为是叶以深,掏出来一看送了口气,刚接通电话就听那边说,“上午拍的如何?”

“大家都很照顾我,所以拍的还不错。”

“呦,是吗?我刚听你们组过来的副导过来。那把你一顿狠夸啊,说是要美貌有美貌,要天赋有天赋。”

“那是你教的好,我还要感谢你这个老师呢。”

“这句话我记下了,有时间请我吃饭啊。”

“绝对没问题。”

挂了电话,夏晴天察觉宋容轩的目光,淡淡的笑笑,没有说话。

“男朋友?”他八卦的问。

夏晴天连忙否认,“不是不是,就是一普通朋友。”

“明白,我明白。”宋容轩意味深长的笑了。

夏晴天在心里翻个白眼,心说。你到底明白什么啊。

下午的拍摄,主要表现陆靖瑶是个才女,和耶律昊有大段的诗词对话,好在夏晴天的记性很好,被几首古诗词不是问题,可宋容轩说了好几次都过不了。

于是不断的“卡、卡、卡”,后来导演都快发飙了,吼了声“休息五分钟”。

在不知NG了多少次后,宋容轩终于把那段古诗词的戏过了,在导演说了“OK”后,夏晴天吐口气,再NG下去。她的表情都要僵硬了。

一整天的戏拍下来,夏晴天累的腰酸腿疼,韩晓替她买了晚饭带到宾馆房间,看她仰面朝天躺着,笑道,“你这样子和白天真是天壤之别。”

“明天几点开始拍?”夏晴天有气无力的问。

“八点。”

“哦,天呐。”夏晴天哀嚎一声,咸鱼翻身般从床上爬起来吃饭。

“这才开始呢,你不是主角,所以夜戏少,秦老师那边整夜整夜的大夜戏,他还不是一样扛。”

夏晴天叹口气说。“当演员还挺辛苦的。”

“做什么都辛苦,别抱怨了,赶紧吃,吃了抓紧时间睡觉,有事给我打电话。”韩晓说完就要走。

“哎,你吃了吗?”夏晴天问他。

“没有,这就去吃。”

“那一块吧,这么多我也吃不完。”

韩晓立刻拒绝她的好意,“我可不敢,要是被叶以深知道了,还不得剥了我的皮。”

他一提叶以深夏晴天就烦,“赶紧走赶紧走。”

被两人提到某人,此时正对着餐桌的清汤寡水生闷气,王管家和方毅站在旁边不敢说话。

“这是谁做的?”叶以深的冷气压已经让刚才还特气腾腾的粥没有了温度。

方毅抿了抿干燥的嘴唇,“我,我做的。”

“这是给人吃的吗?”叶以深发飙。

方毅有苦难言,他一个大男人从来没有做过饭,今天晚上是大姑娘上桥头一次。

“我,我下次改进。”

叶以深脸黑成了锅底,王管家温和说,“要不,少爷你先吃点水果,我让饭店送几道菜过来。”

“不吃了。”叶以深像个孩子赌气般起身离开餐厅。

方毅摸着胸口喘气,“王叔。早就说你来做嘛。”

“我中午切菜手都伤了,我怎么做?”王管家晃着自己受伤的左手手指。

方毅快要哭了,“厨娘什么时侯回来啊。”

“明天,明天就回来了,”王管家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坐下,“把这些都吃完,不要浪费。”

方毅看着毫无卖相的菜肴,没有一点食欲,“我不想吃,就浪费一次吧。”

王管家坐在他旁边,搂着他的肩膀,有种哥俩好的感觉,“少爷到底是怎么想的?”

“我不知道啊,从昨天晚上就发魔怔到现在了,今天什么东西都没有吃,他这是想成仙吗?”

“我看他是被少夫人气的,你说他如果真的生气去Z市把人带回来不就行了?折磨咱们两个孤家寡人。”

“哎,老板心,海底针啊。”

心深似海的这位大老板吃不饭,喝酒却一杯接着一杯,内心里他是想把那个逃走的女人抓回来的,可又被她说的那些话震住了,担心真的这么做了,就抽掉了她的灵魂。

他叶以深要一个没有灵魂的木偶有什么意思?

可是就让她那么逍遥在外,他又很不甘心,好像自己怕了她一样。

什么时侯变得这么纠结了呢?

叶以深不想去想这么多,也不愿去想这么多,只有喝酒。

大年初七,新年的第一个工作日。

叶以深像往年一样精神抖擞的出现在公司,若你仔细观察或者能看出他眼底的血丝,那是宿醉的原因。

按照惯例,叶以深为总公司的每个员工派发新年红包,包括保安和清洁人员。

一切踏上正轨,叶以深每天若无其事的上班下班,似乎忘了有夏晴天这么个人,只有方毅知道,他每天傍晚回家的路上,都会盯着手机上的一个号码看一路,却从来没有拨出去过。

他偶尔扫过一眼,那是夏晴天的手机号码。

方毅心中很是惊讶,难道说老板对夏晴天动了真心?

不会吧,他不是一直把夏晴天当白依灵的替身吗?当初娶夏晴天,也是因为她长得和白依灵相像,他怎么会这么快喜欢上夏晴天呢?

Z市,影视城。

经过过天的拍摄,夏晴天对拍戏渐渐有了新的认识,也不像第一天那样紧张,只要是导演提出来的要求她基本上都能很好的完成,再加上态度谦逊有礼,群众演员和现场工作人员都挺喜欢这个新人。

不过今天,她却有一场戏NG了好几次就是过不了,是和男二号的亲密戏。

其实也没有多亲密,就是耶律昊为了勾引她,让她死心塌地的爱上自己,环抱着她,握着她的手教她画画。

当然,陆靖瑶是大才女,琴棋书画无一不通,这么做只是增进两人的感情。

可是夏晴天对这样的碰触有些抵触。可能是叶以深潜移默化的影响了自己,不允许她和其他男人接触的后果。

“小夏,你放松一点,这又不是拍床戏,紧张什么?”导演过来亲自指点。

“对不起导演,我们再来一次吧。”夏晴天很抱歉的说。

又来了一次,夏晴天还是在宋容轩握住她手的刹那,身体僵硬了,连带着脸上的表情都呆滞了。

一次又一次,夏晴天心里很着急,她想克服这种心理阴影,却有些身不由己。

韩晓趁休息间隙对她小声说。“你平时就是被你家那位管的太严,这样吧,等会儿你就试着把耶律昊当成叶先生,没准就成了。”

“当成他?”夏晴天撇嘴,“估计不行。”

“死马当成活马医,下面还有好好几个场景呢,不能再浪费时间了。”

“好吧,我试试。”

这时,一辆低调的黑色小轿车停在了剧组的外面,里面的人看到夏晴天的那一刻有瞬间的失神,但很快就有怒意浮现在眼底。

按照韩晓的办法,夏晴天催眠,抱着自己的人是叶以深,暗地在心里说了两遍之后,果然奏效,这次拍的异常顺利。

“好,换下一个场景。”

夏晴天去化妆间换衣服的时侯,视线扫过不远处的小汽车,心想,哪个人如此嚣张,居然把车开到这里来了。

她完全没有想到那个人,因为好几天不联系,她早就把这个讨厌的家伙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一场又一场,所有的戏份排完之后已经是黄昏,夏晴天脱着疲惫的身体准备去卸妆,还没有走到化妆间,就被一个熟人挡住了去路。

夏晴天看到他,脸色随即大变,向后退了两步,说话都结巴起来,“方……方毅,你怎么,在这里?”说着还四处寻找那个可怕的身影。

方毅恭敬切谦卑的低声说,“少夫人,老板在车上等你。”

夏晴天大脑里立刻浮现下午见到的那辆车,敢情……那是叶以深的?他还是找来了,还是要带自己回去吗?

“我……我先卸个妆。”夏晴天想借机拖延时间,顺便想想如何说服叶以深。

“老板说了,不用卸妆。”方毅不动声色的挡住了她的去路。

韩晓看到这边的情况,心叫一声不好,快步走上来,笑眯眯的说,“你好,我是夏晴天的经纪人,韩晓,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方毅扫了他一眼,就是这个家伙拐走了少夫人,害得他和王叔这几天受尽委屈和折磨。

“韩先生,这是我们老板的家事,您还不要插手的好,另外,我们老板会单独找你谈话的。”

方毅几句话让韩晓退缩了,尴尬的说,“那个……我随时恭候叶先生的大驾。”

方毅目光回到夏晴天身上时变得温和,做了个请的姿势说,“少夫人,老板在等了。”

夏晴天生出一种生无可恋的表情,认命的跟着韩晓向车的方向走。

正是收工期间,许多双眼睛都看到了这一幕,心中更是生出了各种猜忌,但大家似乎都见怪不怪。像夏晴天这么漂亮的女人,有大老板包养是很正常的事情吧。

夏晴天脚步沉重的来到车前,方毅替她打开了后车门,等她坐进去,然后关上门,走到了几步之外。

车里的温度很低,光线也非常暗。

夏晴天居然打了个寒颤,她不敢去看叶以深,却能感受到他浑身散发的怒意。都过去这么多天了,他还这么生气,气性够大的。

空气仿佛停滞了一样,不知是不是心理因素,夏晴天觉得氧气有些稀薄。

她舔了舔红滟滟的嘴唇,准备说话,却听到旁边的人寒冰般的声音,“夏晴天,你翅膀硬了啊。”

夏晴天咬着牙没有说话,她要说的话,那天在电话里已经说完了。

“拍戏很爽?”叶以深又问。

夏晴天终于扭头看他,借着微弱的光,夏晴天勉强能看到他脸部的轮廓,但明显更加刚毅了,他的眼眸隐藏在黑暗里,夏晴天就算看不到也知道此时里面全是怒意。

“我在问你话。拍戏很爽?”叶以深又问了一遍,气势更加逼人,尽管他坐着一动未动。

“没有……爽什么?”夏晴天一时没有反映过来他话中的意思。

叶以深猛的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将她整个人带到自己身前,逼迫她直视着自己的眸子,男人熟悉又炙热的气息喷在脸上,“被男人搂搂抱抱不爽吗?我看你很享受啊。”

夏晴天恍然,他说的是下午不停NG的那场戏。

“你不要冤枉我,如果我真的很享受的话,就不会NG那么多次,就是因为紧张才……”

话未说完,叶以深的另一只手掐住了她的脸。揉搓着指尖油腻腻的脂粉,他再次质问,“这几天还没有碰其他地方?”

“没有,什么都没有。”夏晴天认真的说。

想了好几天的女人就在眼前,叶以深此时只想狠狠的吻她,用来表达自己的愤怒,可看到她唇上那殷红的唇膏怎么也下不去口,于是抽了张纸巾粗鲁的替她擦口红。

男人突如而来的举动吓到了夏晴天,“哎,你,你干嘛呀,疼。”

一个疼字刚出口,就被男人堵住了嘴巴,然后占有。

夏晴天被吻的浑身酥软,察觉到他的手要有动作,连忙按住他的手,用祈求的口吻说,“别,别撕,这是剧组的,撕破了我要陪。”

叶以深闻言果然停下动作,眼底有团幽暗的火在燃烧,他的嗓子微微有些哑,“那你自己脱。”

“在这里?别别……”夏晴天眼看他又要动手,又可怜巴巴的求他,“别这样,我们回宾馆好吗?这里人来人往的,你让我明天怎么见人?”

叶以深今天的耐心似乎很足,勾起她的下巴说,“回去全听我的?”

夏晴天豁出去了,只要不在这里,他提什么条件她都答应,“听你的。”

“好,暂且放你一马。”

夏晴天整理了下头发和戏服,狼狈的下了车,看到韩晓还在原地等她。脸不由的红了,她想了想,走过去把自己的房卡拿过来给叶以深,“我卸妆很麻烦,要不然你先去我房间等着。”

叶以深瞅了眼普通的小房卡,很是嫌弃的拿了过去。

他目送女人离去的身影,心想,总有一天他要买一套古装,让她穿上,然后自己一层一层撕掉。

再回到化妆间时,韩晓小声说,“你家那位太恐怖了。”

“嗯?”夏晴天不解。

韩晓似乎还在心惊,“你刚才关车门时,他看了我一眼,虽然没有多少表情,但杀气十足啊。”

“我早就说过,他不是好说话的人。”

“他有没有说带你回去之类的话?”韩晓紧张的问,自从方毅出现,他就开始担心这个问题了。

“还没有,估计晚上会说。”夏晴天情绪很低落。

“小夏,你可一定要扛住啊,千万不能在这个时侯撤了。”

夏晴天哭丧着脸说,“我也不想啊,万一他非要……叶以深的决定没有人能改变的。”

韩晓愁眉苦脸了半天,视线掠过她的红唇时,眼底露出了邪恶的光芒,“嘿嘿。”

“你干嘛这样笑?”夏晴天诧异的看他。

韩晓看了看周围忙碌的人,趴在化妆桌前笑的颇为淫贱,“夏晴天,你知道有句话叫英雄难过美女关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