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异常,叶以深动心了/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晴天警惕的看着他,“你想说什么?”

韩晓语重心长的说,“男人啊,有时侯也很容易说服的,尤其是在床上的时侯,你今天晚上……嗯?那个啥一点,给叶以深吹吹枕边风,多说几句情话,这件事没准就成了。”

夏晴天心神领会他说的“那个啥”是那个啥,脸顿时涨的通红,“韩晓,你怎么这么贱,走开走开,我要卸妆了。”

“你听我的准没错,我是男人,男人就吃这一套,你……”

“你走不走?”夏晴天的脸已经快要能滴出血了。

“好好,我走我走,不过我的话句句箴言啊。”

宾馆的房间很小,叶以深站在只有一米五宽的床前皱起了眉头,他自从记事起,就没有睡过这么小的床,还有,这个房间未免太小了,他光是这么站着就觉得转不开身。

“方毅,去订一间最好的房。”叶以深凝眉说。

“是,老板。”

等夏晴天卸了妆清清爽爽的回到宾馆,门半开着,她推开门傻眼了,里面一个人都没有,而且自己放在地方的那些衣服都不见了,卫生间的洗漱用品也消失了。

不像是招贼啊,再说她那堆穿过的名牌衣服也不值钱。

想到叶以深,夏晴天给他打电话。

“喂?你把我东西搬走了?”

“来815房间。”叶以深只说了一句就挂了电话,夏晴天只能听命乖乖上楼。

815,该宾馆最好的房间之一,秦亦朗和女主角以及导演都住在这一层。

夏晴天在门口站了半分钟,最后咬咬牙敲门。她不知道面临的是什么结局,但是总要面对,躲得过今天躲不了明天,她又不能真正的逃到天涯海角。

手刚抬起来,门“嚯”的拉开了,然后一只手将她拉了进去,后背撞在了墙上,“夏晴天,你胆子不是挺大的吗,都敢逃跑了现在不敢进来?”

叶以深火热的气息缠绕着她,他刚洗过澡。额前的头发还湿漉漉的,一双眼眸又深又黑。

“你怎么把我东西搬到这里来了?”夏晴天轻声问,不敢去接他的话。

叶以深撇撇嘴,“你那个房间是人住的吗?”

夏晴天无语,她在里面住了一周多了,还有很多剧组的工作人员都是住那样的房间,难道都不是人了吗?

“我就是一个新人,能住单间已经很好了。”夏晴天解释。

叶以深冷哼,“自作自受。”

夏晴天不敢说话,她的心在剧烈的跳动,生怕叶以深下一秒就说出“跟我回去”这样的话。

两个人离得很近,叶以深似乎感受的到了她的心跳。手堂而皇之的放在了她的衣领处,嘴角噙着笑,“你心跳怎么这么快?”

他不说还好,一说夏晴天的心跳的更厉害,尤其是在他捏了她一把之后。

算了,伸脖子缩脖子都是一刀,她豁出去了。

“叶以深,我不跟你回去。”夏晴天说完就视死如归的看着他。

叶以深嘴角的笑意消失,略带怒意的瞪着她,然后猛的一口吻在她的唇上,没有任何柔情,吻得快出血的时侯才松开。“你就这么喜欢当戏子?”

“不是戏子,是演员。”夏晴天纠正他的说法。

“有何不同?都是让别人娱乐的。”叶以深话中带着浓浓的鄙视。

夏晴天一口闷气上来,她虽说才接触这个行业,但看到那么多演员,导演,摄像,灯光还有化妆师等等人,为了一部戏没日没夜的加班,精益求精,她就觉得自己这个工作是有意义的,现在却被他说的一文不值,怎么会不生气?

“有本事你别看电视剧。别看电影,你家里也别装全套的音影设备。”夏晴天气呼呼的说。

叶以深的眼中闪过一道晦暗的光,“你胆子真的是越来越大了。”

“我说的都是事实,你就算不喜欢演员这个职业,可是也离不开这些知名演员,你们公司那么赚钱,还不是要找当红明星来代言?大家都是赚钱,分什么高低贵贱?”

“这才几天不见,夏晴天,你的这张嘴愈发的伶俐了。”

“过奖过奖。”

说完这句,两人静静的对视,一种莫名的气氛蔓延在两人身边。

叶以深来时带着雷霆之怒,他想见到她一定要好好收拾一顿这个不听话的女人,在片场看到她被人环抱的时侯更加重了这种想法,可是此刻,她脱去伪装在自己眼前,那么鲜活生动,光彩照人,那些怒意居然一点点消失了。

夏晴天没有他想的那么复杂,此刻她心里想的全是如何留在这里,回想起韩晓的话,夏晴天决定试一试,万一成功了呢?

于是她的态度柔和了许多,语气也软了下来,“叶以深,你别带我走好吗?只要你同意我继续拍戏,我一定乖乖听话,好吗?”

夏晴天这几天演江南世族的大家闺秀,学了不少柔美的姿态,此刻拿出五分用在叶以深身上,明显的看到他眼底有表情在波动。

“如果……”叶以深慢幽幽的开口,“我同意,你怎么回报我?”

夏晴天听他的口吻有所松动,眼睛立刻亮起来,“你说的是真的?你同意不抓我回去?”

叶以深用手中碰了碰她红肿的嘴唇,另一只手的力度增大了许多,他的声音变得低沉又黯哑,“那要看你以后的表现怎么样。”

夏晴天下意识的回答,“我一定表现的非常好。”

“是吗?”叶以深笑了,“那就现在开始表现吧。”

“啊?”夏晴天懵了两秒后反映过来他说的表现是什么意思,脸立即就红了,她还没有做好思想准备啊,这个时侯应该喝两瓶酒壮胆才对。

“那个……我拍了一天的戏,又累又饿,身上也全是汗,我们不如先去吃饭,然后……”

吃饭?叶以深现在只想吃她。

“脱衣服。”叶以深冷不丁的说。

“哈?”夏晴天震住,“可是……可是……”

“啰嗦!”说话间。叶以深自己动手,堵住她的嘴巴,将她的外套扒掉。

两个人还没有滚到床上,夏晴天的手机突然响起,她从兵荒马乱中掏出来一看,是秦亦朗。

这个时候他打什么电话啊,手停住,夏晴天不用抬头已经察觉到叶以深刀一样的目光。

“接。”他冷声说。

夏晴天无奈,只好划开接听键,“喂?”

“夏晴天,我今晚没有夜戏,叫上韩晓我们出去吃饭。”秦亦朗的声音传过来。

“我……”一个字刚出口。某人就捏住了她的腰际,惩罚似的用力折磨,夏晴天没有控制住的发出了声音。

秦亦朗听出不对劲,声音低了许多,“你怎么了?”

“我,我这里还有事,你自己去吃吧。”说完就飞快的挂了电话,然后顺手关机,她知道叶以深今晚是不会放过她了。

叶以深抬起头,阴恻恻的盯着她,“你和秦亦朗关系很好啊。”

夏晴天忍受着身体的酥麻解释道,“我和他就是认识。他是这部戏的男主角,我一个女三号,他和我没有任何交集……而且你刚也听到了,他还让我叫上韩晓。”

“你是不是因为他才来拍这部戏的?”

“不是,当然不是。”夏晴天哪里敢说实话,“是韩晓牵的线,后来我才知道他也在。”

“是吗?”叶以深边有所动作,边冷笑道,“夏晴天,我警告你,别在这里给我胡乱勾搭,否则我让你好看。”

夏晴天心里翻了个白眼。双腿不情愿的环上他,拱了拱说,“为了我的生命安全,我不会的。”

叶以深眼眸里的那团火彻底烧了起来,像是要把这几天积攒的力气全都用光,“夏晴天,你在勾引我!”

夏晴天惊呼,“你不是……你不是说,让我,好好表现吗?”

“哦,你说的对,我差点忘了。”叶以深将她翻了个身,邪魅的笑道,“今晚不许哭不许喊累!”

然后,凌乱的床单包裹着两人交缠的身体,外面夜色正浓,室内情意正旺。

……

另一个房间。

秦亦朗看着莫名其妙被挂断的电话,坐在床边沉思了片刻,还是拨通了韩晓的手机,万一她真的出了事情呢?

“韩晓,我找一下夏晴天。”他是个很直爽的人,尤其是在熟人面前。

韩晓的声音异常沮丧,“秦老师,这会儿她估计是没空了。哎,也不知道她明天还能不能继续拍戏了。”

“什么意思?和导演发生争执了,还是哪个演员欺负她了?”

“是叶以深叶先生来了。”

秦亦朗脸上的表情僵住,他来了?所以说,刚才的那一声……

秦亦朗干咳一声,“哦~叶以深来了呀,是挺麻烦的。”

“我那叫一个提心吊胆,你说万一叶先生暴怒硬是要毁约,我和剧组怎么交待啊,以后哪个导演还敢用我旗下的艺人?”听韩晓的声音都快要哭出来了。

秦亦朗也有些担心,但他还是好心的安慰韩晓,“该来的总会来,你再纠结也没有用,还是安心等结果吧。”

“也只能如此了。”

一夜疯狂,夏晴天像是被榨干的咸鱼,连动一根指头的力气都没有,可是强大的生物钟还是让她在早晨七点多就睁开了眼睛。

眼前是叶以深的脸,他长手长脚像抱布娃娃似的将她锁在怀中,夏晴天没法动弹,只好对着这张帅的惨绝人寰的脸翻白眼。

其实,他睡着的样子还挺温顺的,像一只大猫,收起了所有的锋刃,展现出来的全是平和,不过夏晴天知道他睁眼时是有多么的凶残,昨晚真的差点吃了她。

奇怪的是,夏晴天觉得这次见到叶以深,他好像有了稍微的不同。按照以前他的行事作风,定是不顾周围所有的眼光,直接将她扛回车上带回A市,或者他不出面,让方毅带两个人将她绑回去。

这次不但等她排完了昨天的戏,还没有撕坏她的戏服,竟然还同意了让她继续拍戏,他似乎对自己有了耐心,开始听她说话,开始对自己没有那么苛刻。

这样的叶以深……比以前好太多。

若不是对她太了解,夏晴天差点以为是白帝附了他的身。

奇怪,夏晴天在虚空用手指勾勒着他脸部近乎完美的线条,心中思忖,叶以深,你到底吃了什么药,会变的这么讲道理?

该不会一觉醒来,就忘了昨天的承诺吧。

手指落在他唇上的时侯,男人长长的睫毛眨了眨,然后睁开,还带着刚睡醒的惺忪和性感,他目光怔怔的望了她一会儿,似乎是在分辩眼前这个人到底是谁,等看清了才声音干涩的说,“怎么起这么早?”

“我早上有通告。”夏晴天也不想起床啊,她眼下这种精神状态去了片场也是废柴一个。

“你一个女三号怎么戏这么多?”叶以深不悦的呢喃,“再睡会儿。”

说着将她又抱紧了一些。

夏晴天无语凝噎,想起身,可是他又抱紧不让,无奈的在他怀中看了会儿天花板,也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完全不知道外面为了等她,导演给韩晓发了多大的火。

“这才拍了几天戏就耍大牌不来片场,她还想不想拍戏了?不想拍就滚蛋。多得是人来演……”导演气急败坏,今天是个大场面的戏,光是群众演员就请了上百人,万事都具备准备开始拍了,结果执行导演说演陆靖瑶的还没有来。

韩晓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弯腰连声说“对不起对不起”,他得罪不起导演,也得罪不起叶以深,而且他也不知道叶以深如今是什么意思,到底让夏晴天拍不拍。

无奈之下,他去找了方毅,此时。这个叶以深的贴身助理正在附近的咖啡馆里享受着难得的清净。

“方大哥,毅哥,你们叶总到底是几个意思,你给我透漏点风声好吗?”韩晓苦哈哈的求着他。

方毅斜眼看着他,“我们老板的意思,我怎么知道?”

“哎呦,您可是叶总身边第一红人,你怎么会不知道呢?”

“你也别缠着我了,我是真的不知道。”

“那……那您能先帮我把夏晴天叫出来吗?您不知道片场那边导演发了老大的火。”

方毅用看白痴一样的目光看他,“韩先生,你是急糊涂了吧,让我把我们少夫人从老板床上叫出来?你是想要我死吧。”

“那……那可怎么办啊,”韩晓哭丧着脸。

“哼!不经过我们老板同意就让少夫人来拍戏,你这胆子够肥的。”方毅嘲讽他。

韩晓也是委屈,“我当时签下夏晴天的时侯,也不知道她是叶先生的妻子,否则就是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啊。”

方毅正要开口说什么,手机突然响了,他看了一眼对韩晓说,“别出声。”

“老板。”方毅换了副面孔,韩晓一听立刻闭嘴。

“带两份饭回来。”

“是,老板。”

见方毅快速的挂了电话,韩晓忙问,“什么事?”

方毅摇摇手机,“老板醒了,我要去给他买饭,你自己玩吧。”

“我陪你一起去。”韩晓当机立断的说。

方毅很嫌弃的看他一眼,“你去干嘛?”

韩晓呵呵一笑,“我对这一块的饭店最熟,叶先生喜欢吃什么,我绝对为他找到最美味的。”

方毅看他也是可怜,笑道,“韩先生,别怪我没有提醒你,等会儿要是我们老板发飙要动手揍你,你千万别躲,你越躲他揍的越狠,没准让他出了这口气,这件事就过了。”

韩晓立刻竖起三指发誓,“我绝对不躲,谁躲谁孙子。”

方毅穿上外套往外走,心里暗想,都快十一点了老板才醒,想来昨晚折腾的厉害了,于是问韩晓,“这儿哪家的海马干贝猪肉汤做的最好?”

韩晓一听这汤的名字,邪恶的一笑,热络的勾住方毅的肩膀说,“我还真知道一家,很多大腕导演是那里的常客,走,我带你去。”

有了韩晓这个导游带路,方毅买饭买的很顺利,二十几分钟后,两人提着好几个饭盒站在了815的房间门口。

方毅按了按门铃,很快门从里面打开,叶以深穿着浴袍,胸口还有未擦干的水珠。

房间里的光线很暗,叶以深站在门口没有让他们进去的打算,看到韩晓的时侯剑眉紧蹙起来,一道明显的杀气从里面溢出。

“叶先生,您好。”韩晓心里打鼓,脸上却笑的跟花一样。

叶以深冷冷看他一眼,“你来干什么?”

韩晓噎住,生怕说出来找夏晴天,他就被叶以深踹飞了。

“我在路上刚好碰到方先生,看他一个人忙不过来,就帮他一块儿来给您送饭。”

“嗯,”叶以深接过他和方毅手中的塑料袋,然后什么都没有说,退后一步用脚踢上了房门,那意思显然在说,不要来打扰我!

韩晓站在门口欲哭无泪,被叶以深用刀子眼扎,还不如打他一顿来的痛快呢。

“走吧,别站着了。”方毅好心的捞住他的肩膀,将他带离了815门口。

因为夏晴天迟迟没有出现,片刻那边已经换了没有她的戏份开始拍,韩晓现在只需要担心夏晴天这边。

“嗳,你们叶总这是什么意思啊。”韩晓一头雾水的问方毅。

方毅耸耸肩膀,故意吓唬他,“不知道啊,可能是吃饱了就准备带少夫人回去吧。”

“什么?”韩晓双腿都要软了,“完了完了。我以后在娱乐圈可怎么混啊。”

“你也不想想,我们少夫人那是什么身份,我们老板肯让她出来吃这份苦?”方毅继续吓他,其实在刚刚看到叶以深的第一眼,他就知道老板妥协了。

至于妥协的代价嘛,怕只有夏晴天知道了。

韩晓的心落在了谷底,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方毅看了很爽,让他自作主张把人带走,害得他和王管家提心吊胆很多天。

815房间。

叶以深将食物袋放在餐桌上,然后一盒盒打开,看到那道汤时,不由的勾勾唇。方毅真是越来越会办事了,不过他叶以深需要吗?

来到床边,叶以深恶作剧般捏住某人的鼻子将她叫醒,“起床,吃饭,吃了再睡。”

夏晴天拍着他的手,嘀咕道,“我不想吃,让我再睡会儿。”

叶以深俯身一只手摸进被子里,顺便在她耳边低语,“你确定不吃饭?”

夏晴天被他的手捏醒,立刻挣扎着起床,将被子围在身前,“吃,我吃。”

“这还差不多,快点,等会儿菜都凉了。”说完,叶以深收回自己的手,转身去了餐厅。

夏晴天四肢酸痛无力,看了眼窗户,厚厚的遮光窗帘挡住了所有视线,但按照她睡的时间推算,她知道她今天犯了大错。

捂着脸哀嚎一声,夏晴天在心里咒骂叶以深这个混蛋。

拖着疲惫的身体简单洗了个澡,穿上浴袍,夏晴天在地上找到了自己已经关机的手机。

开机。

半分钟后,提示音不断的响起,引得正在喝汤的某人异常不满。

可此时夏晴天已经顾不上他的脸色了,打开信息一看,全是韩晓的信息,无一例外的问她什么时侯来片场,导演发火了之类。

“天呐。”夏晴天将手机扔在桌上,有种大难临头的感觉。

叶以深用筷子敲了敲她面前的食盒,淡声说,“大不了不拍了,又饿不死你。”

夏晴天嗖的来了精神。“叶以深,你答应我的,不能反悔。”

“我答应你什么了?”叶以深挑眉,“我记得我说的是,看你的表现。”

夏晴天拿起筷子,嘀咕了一句,“我觉得我昨晚表现挺好的。”

“你说什么?”叶以深没有听清。

“没什么。”夏晴天面色不改,果然和叶以深待的久了,她的脸皮会越来越厚。

两人默默的吃饭,夏晴天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她要好好想想和导演怎么解释,万一导演生气一怒之下把自己换了,那她……

“不许这个样子!”叶以深很不爽的说,“和我一起吃饭你很难受吗?”

夏晴天此时不敢得罪他,解释道,“不是,韩晓短信告诉我,因为我今天没有去,导演发了好大的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