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宠溺,他的保护/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发火就发火,大不了明天拍,有什么好担心的?”叶以深不以为然。

“今天要拍的戏是大场面,光是布景啊招群众演员就要好久,却因为我一个人不在就耽误拍摄进度,我……”

“你是在怪我?”

“没有,我没有这么意思。”虽然夏晴天在心里说,就是怪你,脸上却不敢表现出一丁点,“我是在想,要导演怎么道歉他才能原谅我。”

“哼!”叶以深心里不平衡了,脱口而出,“从来没有见过你对我这么上心。”

夏晴天怔住,你对她那么恶劣,我为什么要对你上心?叶以深这次是怎么了?说话总是奇奇怪怪的。

“看什么看,吃饭!”叶以深被对方看的居然有些心跳,掩饰着说了句。

夏晴天心中虽然烦躁,可从昨晚开始她就没有吃饭,又被迫做了高强度的运动,早就腹中空空,心一横,不管了先吃饭。

两人吃完饭。夏晴天原本想给韩晓打个电话,却被叶以深拉着往床上带,她头皮都快麻了,求饶道,“能不能缓缓,我下面……还疼着呢。”

叶以深不由的笑了,“你胡想什么呢,就是单纯的睡觉。”

他为了来找夏晴天,接连加了好几个通宵的班,硬是挤出了四五天的假,而她不在时侯他也睡不好,所以只想安静的补觉。

夏晴天尴尬的红了脸,他拉着自己盖着被子纯睡觉?自己怎么如此不相信呢?

“不过我看你这么期盼,那我就勉为其难……”

“不,你不用勉为其难,我就随口一说而已,”夏晴天连忙后退,“要不你先睡觉,我去处理一些事情。”

“处理什么事情?”叶以深拧眉,什么事情能比陪他睡觉还重要?

“我旷工,害得大家白忙活一场,费钱又费力,我好歹要给大家一个说法。”

叶以深想了想,直接把她按在床上,“先睡觉,等睡起来,我陪你去。”

“你去?你又不认识我们导演。”

“这事你就别管了,总之不会有事的,睡觉。”

叶以深当然不认识什么导演,但投资人制作人什么的,他恰巧认识。

夏晴天半信半疑,却又没有办法,只好被叶以深拽着睡觉。刚开始她心里有事睡不着,可能是吃的有点多,脑供血不足,昏昏沉沉中也睡过去了。

这一觉一直睡到了下午五点多。

“我的天啊,都这会儿了?”夏晴天摸过手机一看,顿时无语。

睡这么多,晚上还怎么睡?不对,有这家伙在一定睡的着,关键是现在……

扭头看罪魁祸首还睡的昏天暗地,夏晴天很不厚道的摇着他的肩膀,在他耳边大声说,“起床了,叶以深,起床了。”

“干嘛?”叶以深翻了个身不理她。

“你不是说帮我解决问题吗?快点起来,天都快黑了。”夏晴天今天豁出去了,这件事一定要在今天解决,否则明天她还怎么去片场?

“叶以深,起床了。”夏晴天不依不饶。

叶以深被闹得没有任何办法,只好顶着蓬乱的头发坐起来,这一刻,夏晴天竟觉得他有些可爱。

可爱?夏晴天被脑海中冒出来的这个词吓到了,叶以深就算是下辈子也和这个词无关好吗?

夏晴天出了会儿神,翻身下床去洗脸。

叶以深有轻微的起床气。在床上独自待了一会儿起身去洗脸。

出门前,叶以深给前台打了电话让服务员来收拾房间。

两人前后脚出门,夏晴天很不巧的再次碰上了女主角,她对她出现在这一层仿佛很好奇,当看到夏晴天后身的男人时,眼神变的愈发复杂。

夏晴天和她没有什么交情,笑着说了声“你好”,对方冲着她点点头,目光再次看向了叶以深。

在娱乐圈混的时间长了,自然长了一双火眼金睛,女主角一眼就看出夏晴天身后跟着的男子不一般,他身上的气质不是一般有钱人能比的。

女主角突然对夏晴天和颜悦色起来,亲热的称呼,“小夏,拍戏挺累的吧,我们都是一部戏里面的,听你们B组的导演老夸你,有时间我们多交流交流啊。”

夏晴天受宠若惊,不明白这女人突来的热情是为何,只能笑着说,“好啊。”

“这位先生是……”女主角目光如水的看着叶以深,配着那张脸很是好看。

夏晴天语塞,也瞬间明白过来她这么热情的原因,不由的看向叶以深,不知道该如何介绍。而叶以深似乎对女主角一点兴趣都没有,直接搂着夏晴天的腰,一个眼神也没有给她,便离开现场,弄得夏晴天扭头直对扭曲了脸的女主角抱歉的笑。

进了电梯,叶以深脸色阴沉,那女人的目光都快黏在他身上了,这傻女人还一副呆呆的样子,就她这智商还想混娱乐圈?

迟早被人吞的连渣子都不剩。

夏晴天觉得气压有些低,抬头看了他一眼,小声问,“你生气了?”

“没有。”叶以深语气很淡。

夏晴天见状不说话,他嘴上说没有生气,可她知道他是生气了,可为什么生气呢?夏晴天完全不懂。

出了宾馆后,叶以深打了几个电话,貌似都是约着吃饭喝酒,然后就带着夏晴天向附近一家很出名的酒楼走去。

看叶以深熟门熟路,夏晴天好奇的问,“你对这里很熟悉?”

叶以深愣了半秒。坦然的说,“几年前来过。”

“你来这里干什么?你又不拍戏。”

“我……当年投资了几部戏,过来看看。”

“啊?”夏晴天眯着眼睛打量他,眼中带着不可思议。

“怎么了?”

“你不是看不起演员吗?居然还会投资拍戏?”夏晴天问。

叶以深一时没有说话,走了几米之后才开口道,“那几年投资拍戏很赚钱,所以就投了几部。”

虽然他知道原因并不是这个,他投资,只是为了给另一个女人铺路罢了,而眼前,他在做什么?重蹈覆辙吗?

叶以深忍不住苦笑。不过,他不会在同一个地方栽倒两次。

到达那家酒楼后,叶以深要了一个包间,坐下没有多久,几个男人就进来了,夏晴天不认识。

“我的叶总啊,什么风把你吹来了?我们可是有很多年没有见面了。”一个男子握着叶以深的手说。

“你如此是大投资人了,我可高攀不起。”叶以深说笑道。

男子很谦虚,“这话别人说了我也就信了,你叶总说这话不是开我玩笑吗?你那么大的集团,养着上万人。白花花的银子就是往口袋里流啊,我在你面前都是小巫见大巫。”

叶以深客气了几句,又和其他人打了招呼,几人落座,叶以深和夏晴天说,“这两位是《倾城》最大的投资商,那两位是制作人,认识吗?”

夏晴天的表情呆住,木然遥遥头,这些高层人士她怎么会认识,呆滞过后。她礼貌的向大家笑笑,说了声“你们好”。

叶以深说他有办法,原来就是这个办法?厉害了。

“叶大总裁,这位小美女是谁啊,怎么感觉这么眼熟。”其中一个制作人开口。

叶以深表情淡然,笑道,“她叫夏晴天,是你们这部戏的女……”他扭头看夏晴天,后者立刻说,“女三号。”

“对,女三号。”叶以深接着说,“我就想不通了,演戏有什么好,拦都拦不住。”

“这么漂亮怎么能演女三号呢?这就是女一号的脸啊,下次我们投资一部戏,让这位夏小姐来做女一号。”制作人夸下海口。

另一人笑道,“想演女一号还不简单,咱们叶总自己投资一部戏不就好了?我看这位夏美女就是来玩玩体验生活的。”

叶以深浅笑,“她就玩玩。”

夏晴天心里大喊,不是啊,我是认真的。

“小丫头不懂事,今天得罪了导演。几位谁和导演熟的,帮忙说句话。”叶以深说着端起了酒杯,“叶某先行谢过了。”

夏晴天在肚子里怒喊,哪里是我得罪导演了?分明就是你得罪导演了。

“哎呦,这点小事哪里值当叶总说个谢字,你只要吩咐一句,这都是毛毛雨。”

“来来来,喝酒。”

接下来就没有夏晴天什么事情了,男人们说着生意场上的事情,她只负责吃菜,叶以深不时看她几眼,发现她喜欢吃什么,就把那道菜不动声色的转到她跟前。

在场坐的个个都是人精,看叶以深对夏晴天如此上心,不由的暗暗称奇。

江湖上已经很久没有叶以深的桃色绯闻了,多年前传过一个,但大家都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后来却没有了下文。现在看叶以深对这个小美女的态度,看来她在他心中的位置不低。

几轮酒过后,大家散了场,都是大忙人,自然有自己的事情去忙。

夏晴天被叶以深牵着手腕在灯火通明的街道溜达,冷风习习,她却不觉得冷。

刚过九点,影视城里依旧热闹如初,夏晴天突然起了兴致,仰头对他说,“我带你进去转转吧。”

叶以深没有反对。

自从三年前白依灵离开后,他就再也没有踏进这个影视城,如今故地重游,却物是人非。说起来,他比夏晴天还要了解这里的角角落落,因为曾经他一年有四五个月都是在这里。

夏晴天叽叽喳喳的介绍着。叶以深便安静的听着,直到他站在一处古代的宫殿门口不动了,她才觉得今晚的叶以深似乎有心事。

平时她说什么,他都要出声反驳几句,可今晚她都说的口干舌燥了,他却一句话都没有讲。

突然想起吃饭前他说的话,“我当年投资过了部戏”,夏晴天恍然,所以自己这是画蛇添足多此一举了?

叶以深看着高高的台阶,目光最后钉在那道高大的朱漆木门上,神情有些恍惚。犹记的当年,有个女孩从这里一步步跑上去,然后站在最高处说,“我一定要成为最红的明星,去全世界最好的地方拍电影。”

这是她的梦想,他就帮她实现,因为他觉得他的女孩不管走的多远,都是他的。却没想到,现在给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

夏晴天见他脸色凝重,不知是想起了什么,也不敢说话就静静的站着。

冷风袭过,钻进毛衣领口,夏晴天冻的缩了缩脖子。

远处传来说话声,应该是隔壁哪个宫廷剧的剧组在拍夜戏,听起来还挺热闹。也不知过了多久,叶以深终于从回忆的泥潭中醒来,淡淡的说了声,“走吧。”

之后,叶以深一直有些沉默寡言,夏晴天也没有聊天的欲望,两人便默默的走着。

快走到宾馆的时侯,韩晓的电话打了过来。

“小夏。明天的通告时间我发到你的手机上了,记住,不要再迟到和旷工了。”韩晓的声音很小,语速也很急,似乎怕叶以深听到。

“你放心,我明天一定准时到。”夏晴天说这话时看了叶以深一眼,他的表情没有多少变化。

“那我挂了。”韩晓废话不讲一句便挂了电话。

明天的通告时间是上午九点,拍的是今天被夏晴天放鸽子的重头戏,如果九点开拍,那自己就要七点多起床。

老天保佑,希望叶以深今晚的精力能少一点。

似乎是听到了她内心的呼唤。叶以深晚上要了一次就结束了战斗,不过他真的狠,每次都要撞的夏晴天灵魂出窍才罢休。

昏睡过去时,夏晴天觉得今晚的叶以深很古怪,他心里好像装着什么事情。

第二天,夏晴天老早就醒了,然后悄悄的洗漱穿衣,给叶以深留了一张便条,就背着包包出门了。

“小夏!”刚走到宾馆大厅,夏晴天就被守候已久的韩晓叫住,他将一个汉堡塞进她手中。激动的说,“我的亲人呐,我终于见到你了。”

“真是对不起,昨天实在是……”

韩晓忙挥手,口不对心的说,“没关系没关系,安抚叶先生最重要,拍戏都是小意思。”

他是个聪明人,昨晚接到导演电话后就知道,夏晴天说服叶以深了。

夏晴天尴尬的笑笑,两人边往出走。她边问道,“昨天……导演是不是很生气?”

“那可不?万事俱备只欠陆靖瑶,你说他能不生气吗?要是当时他手里有把剑,我看他杀了我的心都有了。”韩晓毫不夸张的说。

夏晴天听着愈发的不安,又说了声对不起,轻声说,“希望他今天看到我的时侯手里没有拿剑。”

虽然昨天晚上叶以深和投资商制作人都打了招呼,但是她毕竟要直接面对导演,说不害怕是假的。

韩晓却无所谓的说,“别怕,昨天晚上就是导演给我打的电话,说今天拍昨天的戏份,我听着语气很和善啊。嗳,是不是你们家叶先生和上面打了招呼?”

“你怎么知道?”夏晴天诧异。

韩晓一副得意的模样,“演员怕导演,导演呢却要和制作人投资人打好交道,因为想要给戏追加投资,都需要这帮人的点头,你们叶先生那种身份自然不会去和导演亲自说,他要找当然是找最上头的。”

夏晴天呵呵笑了笑算是回答了他这个问题。

正值开工期间,身边有许多匆匆忙忙的群众演员跑过,有的人则是骑着小电驴,后面载着个穿着古装的小丫头,看着十分违和。

到了片场后,已经来了不少工作人员,导演正在调兵遣将布置,手里拿着一个杯子不时喝一口。

夏晴天看到他不由的露出怯意,韩晓看了她一眼,小声说,“你有你家叶先生撑腰,怕什么?”

夏晴天好想把这个家伙的嘴巴封住。

导演忙碌了一阵闲下后,夏晴天立刻谦虚的走过去,导演看到她嘴角扯了扯,硬是扯出一个笑容。

“导演,真是抱歉,昨天我有点事情,对不起。”夏晴天说着鞠了一躬。

导演见她道歉态度诚恳,又想起昨晚制作人说的话,温言笑道,“算了,看你第一次犯,就原谅你了,下次可不允许出现这种情况。”

夏晴天一颗心落了地,立刻保证,“导演放心,不会有下次了。”

“如果以后有事情就提前请假,我们也可以先拍没有你的戏份。”导演又叮嘱了一句。

“是,我知道了。”

“行了,去化妆吧。”

夏晴天脸上露出笑意,脚步轻盈的向化妆室走去。

原以为事情就这么翻篇了,夏晴天在化妆室却遇到了职业生涯的第一次被嚼舌根。

因为她是女三号,又是新人,所以和其他几个女配角共用一个大的化妆室,她的那个化妆师还没有来,于是夏晴天一边看剧本一边等她。坐下还没有多久。旁边两个不知道女N号的艺人开始阴阳怪气的聊天,权当她这个当事人是空气。

“嗳,导演不是说让她走人吗?她今天怎么来了?脸皮还真够厚的。”已经化好妆,穿着对襟蓝袄长裙的女人捏着嗓子说。

夏晴天翻剧本的手顿住,抬头看她,印象中,这个女人在戏中好像饰演陆府的某个小妾。

“可不是?害得我们昨天白白等她那么久,一个新人,没有丝毫资历,架子倒挺大的,不来连声招呼都不大。”小妾对面坐着个身穿月白长衫的窈窕女子。修长的手指间夹着一支烟,她似乎是某个哥哥的妻子,台词不多,很多时侯都是背景板。

小妾冷笑的看着夏晴天,接着说,“没资历怕什么?人家有后台啊,一个新人照样可以演女三号,惹怒了导演依旧可以平安无事,哪里像我们苦熬的这种人?”

夏晴天没有说话,因为她们说的都是实事,她无法辩解。

两个女人看她不言不语。觉得她软弱可欺,说话越来越放肆,月白长衫的女子说,“也不知道她昨晚使了什么招数,居然让向来严苛的导演不追究,刚才在外面还和她笑着说话。”

蓝袄长裙小妾笑着说,“还能是什么招数,长的那个狐媚样,除了在床上……呵呵,还能怎么样?”

夏晴天握剧本的手骤然收紧,目露寒光的盯着两人。

另一人斜斜的瞥她一眼,这女人化了妆后很是柔美,可是说出的话却让人很不舒服,“这算什么,我听说她这个女三号就是睡出来的,啧啧,小小年纪真是厉害!现在的小姑娘呦——”

夏晴天攥着剧本“嚯”的站起来,怒气冲冲的说,“你们嘴巴最好放干净点。”

两人均是轻蔑的一笑,其中一人懒洋洋的说,“我们又没有指名道姓,你何必对号入座。”

“难不成这部戏还有两个女三号?”夏晴天气急。她们说她不请假就旷工什么的,她都可以接受,但是说“睡”,她不能忍。

抽烟的妖娆女子悠悠然站起来,冲她的脸上吐口烟圈,讥讽道,“小丫头,敢做不敢当啊。”

“没有做过的事情我为什么要承认?”夏晴天争辩。

“那你给我们解解祸,昨天导演还信誓旦旦的说要你滚蛋呢,今天怎么又对你和颜悦色起来了?”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原来是不敢说啊,”女子哈哈一笑,这边的争吵声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视线纷纷投了过来,眼中全是看戏之意。

夏晴天心里不断的告诉自己要忍,要忍,深吸一口气后尽量语气平静的说,“我昨天是被事情耽搁了,所以没有来,给大家造成的麻烦深感抱歉。但是你们所猜想的那些事情我一件都没有做过,你们信也好不信也罢,这是我的私事,我没有必要向你们解释。”

说完,夏晴天重新坐下等待化妆师,那两个女人冷哼几声,其中一个还要开口,执行导演突然走了进来,指着两人说,“出来一下。”

两人对视一眼,不敢拒绝起身跟着执行导演出去。

夏晴天似乎还感觉到有目光若有若无的环绕着自己,她心里郁闷,却不想去看。她这时终于知道秦亦朗曾经说“你真单纯”是什么意思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