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保证,我会对你好的/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但理智立刻拉住了他,为什么要和她道歉?他说的句句属实。

两人之间刚才还和谐的气氛瞬间降到了冰点,叶以深目光移到别处,轻咳一声掩饰自己的不自在,强行转移话题,“那个,晚上想吃什么?”

“随便。”夏晴天撂出两个字,表情淡淡的。

“那就去吃粥吧,这有一家粥做的挺好。”

“都行。”

叶以深一股怒火升上来,他讨厌女人说“随便、都行”这种敷衍的字眼,可看到她微颤的睫毛,那股怒火消失于无形。

粥店与宾馆隔了两条街,由于叶以深的那句话,两个人一路上很沉默,叶以深有些憋气,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种地步呢?

他什么时侯开始这么在乎她的心情了?她难过她开心与自己何干?他起初想要的,只是她的身体啊,怎么现在……

粥店的生意很火,纵使叶以深有再多的钱,眼下也只能无奈的坐在窗边的卡座,点了两份养生粥,又要了几道菜,两个人便都看向窗外的夜景不说话。

叶以深有些胸闷,想开口说话。可看到她淡漠的脸色便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正在沉默之际,耳边传来一声娇呼,“夏小姐?好巧啊。”

夏晴天和叶以深回头去看,是只有两面之缘的女主角,隆冬时节,她里面穿着单薄的毛衣,外面搭着一件长款披风,一双长筒靴子高到了大腿处,怕是被人认出来,大晚上的还戴了幅大大的黑墨镜。

她身后跟着两个助理,手里提着买好的粥和菜,看样子是打算回去吃的。

“你好。”夏晴天挤出一丝微笑。

女主角看了眼她对面的叶以深,摘下墨镜,露出那双盈盈秋水般的眸子娇笑道,“这家的粥热乎乎的吃最好了,既然碰上了熟人,那我就在店里吃吧。”

最后这句话她是对着身后的两个助理说的,不等他们点头,她又转过脸去看叶以深,笑着说,“不打扰二位吧。”

叶以深冷着脸没有说话,夏晴天心中那叫一个好笑,熟人?她和她统共见了不到三次,什么时侯成熟人了?

可对方都开口了要一起吃饭,她也不好推脱,便勉强的笑道,“不打扰,坐吧。”

此话一出,引来叶以深一记刀眼,夏晴天没有看他。

女主角款款坐在夏晴天的身边,其实她是像坐在叶以深旁边的,但摸不准对方的脾气还是收敛一点的好。

刚一坐下女主角就先招来服务员,要了碗养颜美容的玫瑰花粥,然后向叶以深做自我介绍,“你好,我叫张雨烟,不知先生贵姓?”

叶以深眼皮都没有抬,把玩着手机,淡淡的说,“叶。”

“叶先生啊,很高兴认识你。”女主角在脑海中搜寻了一番姓叶的有钱人或者大老板,都没有想到叶以深这个名字上去,一来叶以深这些年来和娱乐圈没有一丝瓜葛,二来,张雨烟觉得像叶以深那样的大金主怎么会看上这么一个名不经传新人。

看对方对自己兴致缺缺,张雨烟便暂时把注意力防在了夏晴天身上。

“听说你前几天受伤了,伤都好了吗?”张雨烟看似关心的问。

“好了,只是你怎么知道的?”

张雨烟笑的如沐春风,让夏晴天不由的赞叹,不愧是专业演员,虽然不熟也能让她感受到一股温暖。

“这件事都传遍了,我怎么会不知道?”

“呵呵,”夏晴天郁闷的笑笑,“真是太丢人了。”

“你丢什么人?是对方心思太坏了。”

夏晴天只想扶额,找个地方钻进去。

这时,叶以深点的两碗粥上来提前上来,菜也陆陆续续上来,夏晴天闻的口水都快掉下来了,奈何张雨烟的粥还没有好,她也不好意思提前动筷子。

叶以深向来唯我独尊。只有别人等他的份,哪有他等别人的时侯,更何况对方还是个从未听说过的小明星。

他只当对面没有人,径自拿起勺子舀了口粥,放在唇边吹了吹便开吃。

张雨烟看这种情况,顿时觉得这两人的关系有些奇怪,难道不是男女朋友?心思转了转,张雨烟像是不经意的提起,“夏小姐,这几天拍戏感觉如何?”

“挺有趣的,”夏晴天正觉得无聊,便和她闲聊。

“听说你是第一次拍戏?是秦老师介绍你进组的?”张雨烟又问。

夏晴天心中一惊,偷瞄了眼对面叶以深不变的脸色,连忙说,“不是。”

“哦,我上次见你从秦老师房间里出来,还以为你是他介绍来的。”

夏晴天皱眉,这女人是来故意给她找麻烦的吗?果然,叶以深闻言吃粥的动作停了下,抬头盯着她,眼中带了份怒意。

张雨烟见状忙捂住嘴巴,“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我上次找秦老师是找他请教演戏方面的事情,几个经纪人和助理都在场,”夏晴天看似是在对张雨烟解释,看的却是叶以深。

张雨烟似乎也想挽救,“对对,秦老师在剧组是出了名的零绯闻,除了对戏之外,私底下和女演员基本没有交集……”

她嘴上在为夏晴天辩解,心里却在暗笑。她虽然猜不出对面这男人的身份,只他穿的那一身高档的阿玛尼西装,还有搭在软椅靠背上的那件黑色呢大衣,样式看着很简单,但布料和做工都是一等一的好,张思雨恰巧认得,那是世界顶级的男装品牌布莱奥尼,再加上他手腕上那块价值数百万的百达翡丽,光是他这一身行头,就顶她一部戏的片酬。

见到这样的钻石王老五,张雨烟如何能不动心?就算他有女朋友又如何?只要锄头挥得好,就没有挖不倒的墙角。

夏晴天这时恨不得堵住她那张嘴,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微带怒意道,“张小姐,我们没有那么熟吧。”

张雨烟眼眸闪动,似有几分楚楚可怜之处,“夏小姐,我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吗?”

“你……”

这时。叶以深突然开口道,“张小姐,这家的清蒸鲈鱼不错,尝尝。”

张雨烟不知对她刚才还冷淡的叶以深为什么突然热情,心中大喜,立刻撇下夏晴天不管,笑的眉眼弯弯,愈发的明艳动人,“是吗?我正好饿了呢,多谢叶先生。”

夏晴天扭头去看叶以深,见他脸上带笑的望着张雨烟,说话更是温柔。“你们平常拍戏很辛苦吧,多吃点鱼肉,补充蛋白质,而且不容易发胖。”

张雨烟受宠若惊,“叶先生真是贴心。”

不知怎么,夏晴天心头突然堵了一口气,闷闷的呼吸不顺。

他以前在她面前也是如此,那时她看着只觉得恶心,而现在,她觉得有些堵心,尤其是看到他对张雨烟笑的那么温柔,夏晴天竟想去撕他的脸。

“叶先生是做什么的?”

“一点小生意。”叶以深淡淡道。夏晴天嗤之以鼻,只顾埋头吃她碗里的粥,脸埋在灯光投照的阴影里,叶以深看不见她脸上的表情。

“我最佩服会做生意的人了,脑子又聪明目光又独到。”张雨烟奉承道。

“是吗?我看张小姐也挺聪明,也应该是个做生意的好料子。”

“真的吗?”张雨烟笑的眉飞色舞,“不知叶先生懂不懂理财?可以介绍我几个理财项目吗?总不能让钱放在银行。”

“这方面我不是很懂……”

两人谈笑的气氛很好,张雨烟的粥上来她都顾不得吃,只往叶以深的碟子里夹菜。

夏晴天越听越气,吃了一口鱼肉,然后就悲剧了。

一根小小的刺卡在了喉咙眼,咳不出来咽不下去。难受的满脸通红,她大口大口的喝了杯水,还不见好转。

叶以深察觉了她的不对劲,语气略带焦急的问,“怎么了?”

夏晴天难受的指了指那道清蒸鲈鱼,声音哑道,“刺卡住了。”

叶以深立刻扔掉手中的筷子,俯身过来捏住她的下巴,向她的嘴巴里看了看问,“卡在哪里了?”

“喉咙。”

“怎么这么不小心?”叶以深轻斥一声,用纸巾替她擦了擦嘴巴,一把捞起软椅上的大衣,急声说,“去医院。”

夏晴天欲哭无泪,只好默默的穿衣服。

张雨烟也忙起身说,“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叶以深冷淡的拒绝,和适才热情的态度截然相反。

叶以深穿好了衣服,见夏晴天还慢慢吞吞的,便伸手替她将羽绒服的拉链快速拉上,然后用围巾将她裹成一个粽子。

“叶先生……”张雨烟还想说什么,最好能要到他的联系方式什么的,可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叶以深打断,“账会有人付的。张小姐继续吃吧。”

说完,叶以深拉着夏晴天的手大步离开,背影挺拔,透着些许的焦急。

张雨烟这下明白了,她是被人当枪使了呀。不过没关系,风水轮流转嘛。

医院急诊室。

医生用镊子从她的喉咙里夹出一根又细又软的鱼刺,夏晴天这才舒服了很多,叶以深全程黑着脸,一句话都不想说。

这根鱼刺一搅合,夏晴天的气消了许多,跟在叶以深身后惴惴不安,都怪那个张雨烟,叶以深又要怀疑她和秦亦朗了。

为了保命,夏晴天讨好的走上前问,“我们要不要另外吃点什么?”

叶以深冷脸不说话。

夏晴天看到前面有一家面馆,说,“要不要去吃点面?”

叶以深还是不说话。

夏晴天心里更忐忑了,看叶以深的气性,没准明天把她一道捆回去都有可能。

等走到面馆门口,夏晴天看他还往前走,所幸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将他往面馆里面带,“走吧,吃碗面,我还饿着。”

叶以深望着她的背影,脸上的冰霜渐渐消融。

在点餐台,夏晴天要了碗牛肉面,看叶以深一手插兜没有说话的意思,便做主替他要了碗海鲜丸子乌冬面,他晚上一般吃的很清淡。

面馆不大,装修的却很好,清雅别致,顾客几乎坐满了,夏晴天拉着他走到最角落的一张空桌。

“这家味道应该不错,人还挺多的。”夏晴天打破尴尬说。

叶以深像是哑巴了一样,不言不语。

夏晴天忍不住了。小声抱怨道,“能不生气了吗?都气了一路了,你一个大男人气量这么小?”

叶以深眸子幽深的瞪她,眼里露出危险的光。

夏晴天脖子一缩,吓得不敢再开口。

可是她不说话,叶以深也生气,冷声问道,“你和那个姓秦的到底什么关系?”

“我对天发誓,”夏晴天立刻举起右手,“我和秦亦朗真的就是普通朋友,剧组开机那天,韩晓为了让我尽快熟悉角色。就带我去找秦亦朗,求他帮我对戏,就是这样。那天下午,韩晓,秦亦朗的经纪人,还有他的几个助理都在,你不信可以去问。”

叶以深的目光审视了半天,淡淡开口,“最好是这样。”

夏晴天快要无语,语气中带了怒意,“为什么我说什么你都不信,别人随便说两句你就信以为真呢?你如果不相信我,为什么还要问?”

叶以深被她一激,也生气了,可又碍于是公众场合不便发作,便紧握着拳头只狠瞪着她不说话。

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又僵滞住,直到两碗热气腾腾的面端过来,也没有缓和。

夏晴天也不离他,操了筷子就吃面,不知是心里委屈还是被碗里的热气熏的,眼睛一点点酸胀起来,泪水也渐渐溢出来。

不要哭,为什么要哭?他向来都是这么对待自己的,这会儿有什么好哭的?

太没有出息了!

看了会儿她毛茸茸的发顶。又看看碗里的各种肉丸子,叶以深赌气般的夹起一个丸子扔进她碗里。

夏晴天正吃着面,忽见一个丸子出现在碗里,心头一跳,碰也没碰那个丸子,继续吃自己的面。

半分钟后,碗里又出现一个丸子,夏晴天筷子顿了顿还是没有碰。

不一会儿,夏晴天的牛肉面里就堆满了丸子,可是她只吃完自己的面和几块牛肉,一个都没有吃。

叶以深气急,也憋不住了。怒声问道,“怎么不吃丸子?”

夏晴天用纸巾擦擦嘴,“不喜欢吃。”

“我夹给你的你不吃?”叶以深威胁般的说。

“为什么你夹的我就必须吃?哦~我想起来了,刚才那位张小姐很喜欢你夹的菜,你如果这么喜欢给别人夹东西,不如去找张小姐。”夏晴天也不知怎么,脱口就说出了这句话。

叶以深盯着她看了半分钟,脸上的怒意渐消,一抹笑在唇边勾起,“你吃醋了?”

夏晴天心里一慌,假装平淡的说,“你想太多了。我为什么要吃醋?”

眼前一花,叶以深坐在她旁边的凳子上,将她牢牢的扣在他的怀中,声音低沉又富有磁性,“夏晴天,你今晚是要把我气死吗?”

女人的心跳更剧烈,勉强对视着他的眼眸,一边挣扎一边说,“我哪有本事气到叶大少爷,我本来就是叶少爷买来的……”

后面几个字还没有说完,就被叶以深堵进了嘴里,吻了起来。

他们坐在角落。灯光也偏暗,所以几乎没有人注意到这里的电石火光,柔情蜜意。

夏晴天担心别人看到,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他推开,气喘吁吁的小声说,“叶以深,这里是公众场合,你能不能注意点。”

叶以深心里说不上的欢喜,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看到她吃醋就开心,此刻,他不想理那些麻烦的思绪,只想将她揉进怀里狠亲。

身随心动,叶以深拉过她又吻了会儿,才扯着她离开面馆,疾步朝住宿的宾馆走去。

夏晴天几乎是被他拖着走,好几次差点摔倒,不由的反抗道,“你走这么快干什么?”

叶以深一把将她拽过来,在她的耳垂边道,“我想你了,现在。”

“你!”夏晴天又气愤又羞怒,“你好歹是个文明人,怎么这么野蛮?”

“再多说一句,我不介意把你就地正法,这里的黑巷子很多。”

呃……

可以想象,叶以深今晚是如何的亢奋,变着花样把夏晴天要了一遍又一遍,从门口到沙发,到地毯,最后才到床上。

夏晴天非常不理解,这个家伙今天晚上根本没有吃几口,怎么力量这么大?

中间还有有个很不和谐的小插曲。

叶以深正把夏晴天推进浴室,准备洗鸳鸯浴的时侯,门铃突然响了,叶以深准备不管,可门口的人似乎料定里面有人,坚持不懈的摁着门铃。

叶以深气呼呼的套上一件浴袍,“嚯”的打开房门,却见张雨烟穿着丝绸睡衣俏生生的站在门口,两截白玉般的胳膊暴露在空气中,叶以深都替她冷的慌。

“什么事?”叶以深神色非常不悦。

张雨烟淡笑,“叶先生,不知道夏小姐怎么样了?我很担心。”

“她没事!”说完,叶以深就“砰”的关上了门,响声大的吓了张雨烟一跳。

而这个小插曲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叶以深的动作更加粗鲁了,气的夏晴天暗中对张雨烟又恼怒了一分。

深夜,待叶以深终于用完了最后的力气,夏晴天也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

空气很安静,除了两人浅浅的呼吸声,还有欢愉过后的暧昧气息。

叶以深捋着夏晴天的头发,眼睛放空的看着天花板,良久他淡声说,“你以后乖一点,我不会……像以前那样对你了。”

夏晴天昏昏沉沉的就要入睡,突然听到这句话,猛地清醒过来,撑起脑袋差异的看着他,“你这话什么意思?”

叶以深瞥了她一眼,“就是字面的意思。”

“那我怎么样在你眼中才是乖?”夏晴天追问。

“不要忤逆我。”叶以深给了简单的五个字。

夏晴天撇嘴。略带嘲讽“呵呵”了两声道,“你这范围未免也太大了,而且我也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我怎么知道你每件事情的想法?”

“你自己长着脑子不会去想吗?”叶以深拽了下她的头发。

夏晴天“啊”了声,无意识的捶了下他的胸膛继续说,“你的脑子那么复杂,我的脑子这么简单,我们俩就不是一个天平上的,你让我想?”

叶以深心里涌起一股无力感,不拽她的头发了,改成用手指卷,一圈一圈仿佛要缠住他的心。“那就慢慢来吧,总之你记住,我不会像以前那样对你,所以你有什么事情要先和我商量,不许再发生这种先斩后奏的事情。”

夏晴天腹诽,我和你商量过啊,可是你反对,我当然只有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了。

只是,今晚的叶以深未免太奇怪,怎么说这种话?

不会像以前那样对她?是指辱骂她关她禁闭?她怎么这么不相信呢?

他今天这是……怎么了?

夏晴天想理出一个所以然来,奈何实在是太困了,还没有想明白就沉沉睡了过去。

叶以深等了半天没有听到她的答复。轻声问,“我问你话呢,怎么不说话?”

回答他的是她均匀的呼吸声,叶以深低头一看,女人紧闭着双眼,两只手放在他的胸膛,肩膀露在外面,不知什么时侯早已睡了过去。

叶以深第一次露出苦笑,将被子向上拉了拉盖住她的肩膀,虽然房间的空调很充足,但是凌晨还是会有凉意渗进来。

“睡的跟猪一样。”叶以深轻声嘀咕了一句,却不自知这句话包涵着多少宠溺。

他动了动将女人抱住,拍下室内所有的灯,眼前顿时黑漆漆一片。叶以深此时的大脑很是清明,就这样吧,他对自己说。

千里迢迢的跑过来,舍不得绑她回去,看她受伤会紧张,看她吃醋自己开心,经过几天的相处,叶以深不得不承认,其实自己是有点喜欢这个女人的。

至于是因为她本身,还是因为某人的原因,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现在不想让她离开。

他也知道以前自己对她很恶劣,她对自己有很强的防备心理,但是他并不着急,反正她总在自己的手掌心,天长日久的,她总会清楚自己今天说的这些话是真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