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他竟然相信她了/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以深离开后,夏晴天依旧住在这间豪华客房内,她起初有些不安,说,“这房间太贵了,我一个人不用住这么大的。”

他狠狠掐了把她水嫩的脸蛋说,“叶家还不至于付不起房费,难道下次我来还要给你搬次家?”

“你还要来?”夏晴天不经大脑脱口而出。

叶以深恨不得掐她的脖子。

夏晴天知道自己食言,忙笑嘻嘻的说,“我错了,欢迎您随时来视察。”

“这还差不多。”

之后几天,夏晴天过的很舒坦,那位张雨烟也是执着,好几次过来敲门,伸长脖子往进看,夏晴天淡笑,“你找我,还是找我男朋友?”

张雨烟没有丝毫尴尬,“我找叶先生。”

“不好意思,我男朋友不在,”为了不让她来烦自己,夏晴天又加了一句。“他这段时间都不会来。”

张雨烟略略有些失望,她上下打量了一番素面朝天的夏晴天,很是不屑的转过身,飘飘然走了。

夏晴天哭笑不得,她当然知道张雨烟最后的那个眼神是什么意思,只是她很诧异,这年头抢别人男朋友可以这么光明正大了吗?

简直明目张胆啊,她还是个活人,喘着气呢。

刚关上门,刚才提起的那个人便来电话了,看着手机上闪动的名字,夏晴天觉得,这几天他打电话的频率有些多。

“喂?”夏晴天把自己窝在宽阔的布艺沙发上,随手拿起桌上的剧本。

“怎么有气无力的?”叶以深疲倦的声音传过来。

“拍了一天的戏,刚才还打发走了你的一个仰慕者,能不累吗?”夏晴天抱怨道。

“仰慕者?谁啊?”叶以深问。

“就是我们这部戏的女主角,张雨烟小姐啊。你不会这么快就忘了吧,人家可是自从你走后,三天两头往这里跑。”夏晴天的语气中带着微微的酸意。

叶以深直接了当的说,“张雨烟?不记得了。”

夏晴天听到这句话心里居然涌出一股甜意,故意说,“那张雨烟小姐也太可怜了,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

叶以深在那边勾起无声的笑意,撂开这个话题问,“你吃饭了吗?”

“吃了,在剧组里吃的。”

“这几天天气有点反复,多穿点衣服别感冒了。”

“哦,知道。”

说完这些,两人均是沉默,一股若有若无情感随着电波在默默流淌,夏晴天的心跳莫名其妙的就加快了,她突然觉得这种情况好像在……谈恋爱。

这三个字刚冒出来,夏晴天就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眼睛睁得大大的,然后她听到那边充满磁性的男声说,“我这个周末比较忙,可能过不去了,等忙完这段时间再过去看你。”

夏晴天还陷在自己刚才的臆想中没有回神,他说了什么完全没有听清。

感觉这边没有了声音,叶以深音调抬高了些许,“你在干什么?怎么不说话?”

夏晴天终于回神,忙道,“在看剧本,那个你刚才说这周不来了?”

“嗯,你在那边乖乖的。”

夏晴天听到后面几个字,又觉得脑子然成了浆糊,乖乖的?这不是男朋友和女朋友说的话吗?

那边似乎有人在喊叶以深,他又叮嘱了几句然后挂断了电话。

夏晴天坐在沙发上脑袋一片空白,她把这段时间来叶以深的行为举止回忆了一遍,心里愈发震惊,老天爷,千万别告诉她,叶以深突然良心发现,感觉自己不错喜欢上自己了?又或者他老早就对自己情根深种,只是这段时间才意识到而已?

“不可能。不可能……”夏晴天自言自语,她这是拍戏拍糊涂了,产生幻觉了。

理智上这么安慰自己,但感情上还是控制不住朝这边想,而且想着想着……夏晴天的一颗心悄悄的动了,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此时的她一双秋眸是如何的动人。

“啪!”夏晴天拍了一把自己的大腿,再次自言自语,“夏晴天,你胡想什么呢?叶以深怎么会喜欢你呢?就算喜欢那又怎么样?你忘了他以前是怎么对你的?再说了,你喜欢的是白帝,他还等着你去拯救呢,在这做什么春秋大梦?”

夏晴天如此这般安慰了自己一番,拾起剧本继续看,但有没有看进去就两说了。

当然,至于张雨烟那边,她那天晚上便知道这位“叶先生”是何方神圣,所以才会如此放下架子不断的来找他。

叶以深不在的这段时间,夏晴天的确很乖,除了去片场拍戏,就是回来看剧本,有时参加一下剧组的讨论会,但聚会一般是不参加的,因为要喝酒,她却一点酒量都没有,自然不敢下场。

而导演也知道她背景雄厚惹不起,便不强行让她去。

在她再次推了一场聚会后,韩晓陪着她回到宾馆,然后颇有些无奈的叹口气。

夏晴天从桌子上拿起一个桔子,走过去踢了他一脚问,“你这要死不活的怎么了?”

两人现在很熟了,所以说话也随意了很多。

“你这个艺人不好带啊。”韩晓悠长的叹口气,“轻不得重不得。”

夏晴天淡笑,盘腿坐在沙发上,“你这意思是想让我去参加聚会?”

“我可不敢,如果让你家叶先生知道了,我就真的完蛋了,”韩晓想起叶以深离开那天对他提的种种要求,其中有一条就是不许夏晴天参加应酬。

韩晓很发愁,艺人参加应酬也是扩大人脉关系的一种方式,夏晴天这种下了片场就窝在房间里的,他还从没有见过。

不过转念想想,有叶以深在后面撑着,她也根本不需要这种应酬。

夏晴天的一个桔子快吃完时。韩晓的电话响了,他看了眼来电人立刻接起来,眉开眼笑道,“秦老师,你好啊。”

“你们那边收工了吗?”秦亦朗问。

“收了,我和小夏在房间说话呢。”

“哦,刚好,我这边也收工了,等会儿去找你们,方便吗?”

韩晓嘿嘿一笑,“秦老师说的什么话。这有什么不方便的,你们过来吧。”

夏晴天刚开始觉得不妥,生怕被叶以深知道又生出什么事端,可一想,她和秦亦朗好歹是朋友,他也帮了自己那么多,拒绝就太不近人情了。

因此,等韩晓挂了电话,夏晴天便说,“你打电话多叫点外卖,我们在这里也小聚一下。钱我来掏,一直说请秦亦朗吃饭,总算逮到机会了。”

韩晓打趣她,“你不给你家那位报备一下?”

“有什么好报备的?”夏晴天不耐的说,“他又不是天皇老子。”

“真英雄!”韩晓笑嘻嘻的夸了一句,走到旁边开始订外卖。打了好几个电话订好饭后,韩晓想了想又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夏晴天心里是有些忐忑的,她这两天一想起叶以深就心烦,连他的电话都不敢接了,可又不能真的不接,只等到最后一秒的时侯才接起。

她太懦弱了!那一刻夏晴天在心里鄙视自己。

大约半个小时后。所有的饭菜都堪堪送到,秦亦朗和经纪人、助理等就敲门进来了,他的经纪人笑道,“好香啊。”

夏晴天招呼大家坐下,开玩笑道,“你们的鼻子也太灵了,饭刚到就掐着点进来了。”

“那是,我们在门口专门等着呢。”秦亦朗也打趣道。

“快坐吧,大家应该都饿了。”夏晴天笑说。

秦亦朗毫不客气,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完全没有拍戏时的那副严肃模样,“夏晴天,你就用这么一顿把我打发了?这也太敷衍了吧。”

夏晴天将一罐啤酒给他,“你是大明星,随随便便拍个广告就要几百万收入,我就是一个穷学生,等什么时侯片酬发了,我请你吃大餐。”

“啧啧啧,”秦亦朗咋舌,“你再说一遍你是穷学生?”

夏晴天吐吐舌头,“我就是穷学生嘛。”

秦亦朗也懒得揭穿她,随口问道。“你们组拍的怎么样了?”

“就按照正常的工作量再拍,”夏晴天把啤酒给大家分完,说,“咱们吃饭能不能不谈工作?大家好不容易聚一聚。”

“就是就是,秦老师,我们知道你热爱工作,能不能吃完了再谈?”秦亦朗身边的一个人助理说。

秦亦朗笑笑,“都是一群吃货。”

然而吃完饭后大伙也没有谈工作,而是聚在一起玩纸牌,嬉笑怒骂一直到晚上十一点多散场,众人才离开夏晴天的房间。

原以为只是一次简单的同事间的聚餐,没想到第二天却引起了一场绯闻。

夏晴天被韩晓的电话叫醒,只说了一句,“快看娱乐新闻。”

夏晴天直接从梦中被震清醒,忙打开手机的娱乐新闻,头版头条就是“秦亦朗收工后进入女演员房间缠绵四小时方出!”下面还配着好几张照片,一张秦亦朗进入她房间的照片,还有他走出房间的照片。

“放屁!”夏晴天忍不住骂了一句。

八卦新闻极为简单,只有三言两语,用词也甚是暧昧不清,好在没有说出这个女演员姓甚名谁,只说是同剧组拍戏的演员。

夏晴天气的脸都白了,穿着睡衣赤脚在房间走来走去,这些狗仔到底还有没有道德底线,六七个人的小型聚会也被说成单独约会,还什么缠绵?缠绵个屁!

走了几圈后,她猛的停住脚步。

“完了完了,叶以深一定又误会了,”夏晴天连忙拨通叶以深的号码,铃声响了一遍又一遍,夏晴天的心不断的往下沉,他没有接电话。

按照叶以深的习惯,现在他应该在吃早餐。他不接电话就传达了一个很明显的讯息,他不想结。

夏晴天急得跺脚,一边骂那帮无德的狗仔,一边再次给叶以深打电话,一连打了三个,第四个电话的时侯那边终于接通了。

夏晴天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不待那边说话,夏晴天就道,“娱乐八卦上的新闻不是真的,是狗仔乱写的,我们昨天晚上有六七个人。”

那边默默着没有说话。只传来平稳的呼吸声,夏晴天更加心急,声音都带了些颤抖,“真的,叶以深,你相信我。”

“等我这边忙完再去收拾你。”叶以深说了这一句便挂了电话。

夏晴天愣住了,他这是几个意思?

是信还是不信呢?

这时秦亦朗的电话过来了,他的语气很是轻描淡写,“头条看了吧。”

“看了。”夏晴天颓然的倒在沙发上。

“哈哈,上头条的感觉怎么样?”秦亦朗很不正经的问。

“都这会儿了,你还有兴趣开玩笑?”

“这不是好事吗?戏还没有拍完呢就有人上赶着给我们宣传了,挺好的。你就当是为我们的剧炒作了,牺牲牺牲。”秦亦朗继续笑道。

夏晴天靠在沙发上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对,是宣传了,我就不知还能不能拍下去了。”

“哈哈,”秦亦朗笑了两声道,“和你开玩笑呢,放心,阿杰和韩晓已经去处理了。”

阿杰,秦亦朗的经纪人。

“需要我做什么吗?万一有记者堵住我问呢?”

“实话实说,咱身正不怕影子斜。”

“好吧。”夏晴天默然挂了电话。

实话实说?没有证据这年头有人信吗?吃瓜群众更容易相信第一手曝出来的资料吧。不过吃瓜群众信不信夏晴天一点都不担心,她只担心叶以深信不信。

洗衣换装,夏晴天来到片场,隐隐觉得大伙看她的眼神有些不对,那篇八卦新闻虽没有写她的名字,但她知道私下早有传闻,说她进组和秦亦朗有关系。

尤其是她受伤后开工,秦亦朗还借着空闲时间来看她。

夏晴天强撑着笑容和相遇的人打招呼,几个导演倒是脸色正常,依旧和她讨论等会儿要拍的台词和走位。

因为绯闻事件的影响,夏晴天一天的精神都不大好。导演也没有过多责怪,拍不下去或者状态不对的时侯,就让大伙休息,并且说今天能拍多少是多少。

于是,夏晴天更加的紧张了。

休息期间,夏晴天穿着棉服坐在小凳子上刷微博,事情的进展似乎还不算坏,秦亦朗经纪人的微博发了一条新消息,是一段视频,应该是酒店的楼道监控,上面还有时间显示。

晚上七点多的时侯。秦亦朗和经纪人、几个助理鱼贯进入照片上所指的客房,晚上十一点的时侯大家一起出来,说说笑笑,并无不妥。

视频被秦亦朗的粉丝以及各大营销号大量转发,同时转发的还有阿杰的一段澄清,指出昨晚是几个人一块聚餐,而且明确指出,涉及到的女演员是秦亦朗的朋友。

舆论渐渐扭转,当然也有不少粉丝暗指,这条新闻是女演员,也就是夏晴天故意炒作。想借着秦亦朗的名气带火她。

这个结论真是让夏晴天哭笑不得。

她也是受害者好吗?

不过只要叶以深能相信自己,其他人都无所谓。反正她现在还是个新人,也没有多少热度,吃瓜群众想嘲自己也找不到她。

看到舆论风向渐转,夏晴天的情绪平复了很多,下午拍摄的时侯也顺利了。

晚上回到宾馆,夏晴天思考良久还是给叶以深去了电话,这次居然是个女人接的,嘈杂的背景音中有个声音娇滴滴的传过来,“请问你是找叶总吗?”

夏晴天懵了几秒,才缓慢的说,“是的。”

女子嘻嘻一笑,继续娇柔道,“叶总他不在。”

“好吧,再见。”夏晴天挂了电话便有些愣愣的,她从来没有遇上这种情况,难不成叶以深忍不住去找女人了?

……

A市。灯红酒绿的酒吧包间。

赵峰勾着叶以深的肩膀推门进来,叶以深回到原先坐的地方,看到自己的手机似乎被人动过,拿过来打开,看到已接来电,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去,冷声喝道,“谁碰我手机了?”

一个美艳的女子正要贴身过来,听到他的语气,连忙抱歉的低声说,“是,是我。”

叶以深一个刀眼飞过去,吓得美女立即白了脸,喏喏的不敢说话。

赵峰最是个怜香惜玉的人,生怕叶以深把小美女一脚踢飞了,走过呵斥道,“还不快滚?”

小美女手忙脚乱的起身,小跑的出了包间。

赵峰坐在好友身边,丝毫不惧他一身的寒气,笑眯眯的问,“谁打来的电话啊,这么生气?”

叶以深依旧寒着脸不说话,径自打开一瓶新酒,喝了几口。

赵峰显然不肯放过他,眼睛转了个轱辘笑道,“是那个叫什么夏什么的美女吧。”

“她是我的女人,不许打她主意。”叶以深严肃的说。

赵峰表示很受伤,“你当你兄弟我是什么人?俗话说朋友妻不可欺好吗?而且她就是长得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只要是你的人,我绝对半个想法都没有。”

叶以深冷哼一声不说话。

赵峰打趣他,“你今天是怎么了?好大的杀气!”

“没什么,烦!”叶以深又灌了一口酒,将酒瓶随意的扔在大理石桌面的茶几上,起身说,“我先走了。”

“嗳,你急什么啊。烦什么和兄弟我说说,没准我还能帮上忙。”赵峰不解。

他给了一个很让赵峰想打他的理由,“看见你烦!”

当时赵峰真想把这杯酒给他泼过去。

车上,叶以深看着街上的灯火通明。心里一片安宁。

他甚至有些期待,夏晴天接到刚才那通电话是什么表情,有没有很生气?怎么也不打电话过来质问自己?

没准是生气了?叶以深猜测。

不过她有什么资格生气?他一走,她就招呼一大堆人在房间里吃吃喝喝,还和别人闹出绯闻,他虽然知道这件事是有人故意的,但他就是生气。

而叶以深这一气,就一连气了好几天,原因就是夏晴天没有给她再打电话过来。

连叶氏集团的员工也感受都了老板的低气压,这几天一直绕着叶以深走,生怕被他无辜斥责。

B组在影视城的拍摄暂告一段落。于是拉着队伍浩浩荡荡来到一处山涧,天寒地冻,风景倒是不错。

剧组的到来把附近的小旅馆全是住满了,条件很艰苦,小旅馆还没有暖气和空调,一到晚上夏晴天觉得自己都冻成了小冰棒。

她起先还有些担心,叶以深会不会来找她麻烦,可几天后她就释然了,爱咋咋去,先把戏拍完拍好,眼看就要开学了。她还要寻着个机会回学校时请假。

在山里拍戏的第三天,一辆极为扎眼的豪华房车大喇喇的停在了片场外面,夏晴天喝热水的时侯喵见心头一跳,这车……该不会是叶以深的吧。

当方毅再次出现在她面前时,夏晴天暗骂了自己一声乌鸦嘴,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少夫人,请吧。”方毅恭敬的说,低垂的眼眸中带着戏谑。

夏晴天看了眼正在拍摄的场景,应该还有一会儿才到她上场,于是和韩晓说了声便跟着方毅离开了。

车门“嚯”的被从外面来开,方毅做了个请的手势,待夏晴天上车后,他心里暗念一声,玉皇大帝王母娘娘,可让这两人消停几日吧,他这几天可是被叶以深骂惨了。

夏晴天一上车,就被一只大手用力的拉进了怀里,嘴巴也被狠狠的堵上,在她唇上饥渴的探寻。

一阵深吻结束,夏晴天才喘口气睨笑道,“你今天不嫌弃我抹了口红?”

叶以深蹙眉,难怪刚才亲的时侯。有种奇怪的味道。

“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叶以深岔开这个话题低声问。

夏晴天想从他怀中起来,却被他钢铁般胳膊紧紧抱住,像是……抱着一件最珍贵的东西。

“事情刚发生我就给你打电话了,你有没有看那段视频,我真的是无辜的。”夏晴天哭丧着脸说,眼中带着祈求,像是一只受伤的小兽。

叶以深冷哼,凉凉的说,“谅你也不敢做那种事情。”

夏晴天身子突然一僵,惊喜的问,“你相信我说的是真的?”

叶以深看着她的眼眸,几乎过了一个世纪的时间,他点点头。

夏晴天开心的快要跳起来,居然出现奇迹了,他居然相信自己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