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我只对你有兴趣/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叶以深老早就知道这件事了。

那天晚上,韩晓打电话订完外卖,又给叶以深打了个电话,说晚上要在夏晴天的房间聚会,会有谁等等。虽然夏晴天很豪爽的说不用给他报备,但韩晓为了自己的前途着想,还是事无巨细的汇报夏晴天的点点滴滴,而且当晚韩晓还拍了几张照片给叶以深传过去,以证明他说的是实话。

叶以深第二天接到夏晴天的电话,欣慰之余还是有些恼怒,所以一直故意没有接她的电话。

可是自己在恼怒什么呢?或许是她在别的男人面前为什么要笑的那么灿烂,又或许他本就不喜她和秦亦朗过从甚密。

“再没有话要问了?”叶以深箍着她的身体,神色冷峻的问。

夏晴天还沉寂在欢喜当中,傻傻的问,“还有什么事?”

叶以深眼中泄出危险的光芒,有几分咬牙切齿的味道,“好好想想!”

夏晴天认认真真的想了一遍,还是没有想到有什么事情,弱弱的问,“还有什么?”

叶以深怒意渐浓,忍不住在她臀部大力拍了一巴掌,但由于夏晴天穿着厚厚的羽绒服,里面是层层叠叠的戏服。所以巴掌落在身上并不疼,还有种亲昵的气息。

夏晴天涨红了脸,小时候她淘气,被院长没少打屁股,可是自从大了懂事了,便免除了这项惩罚,现在突然被他这样一打,真是又羞又怒,瞪着他又羞又怒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叶以深看着她这副样子,像极了被主人教训的小宠物,双眸波光点点,瞬间他心里的那些怒火就消失了,“回去慢慢想,什么时侯想起来了,我就……”

后面几个字叶以深压低了声音在她耳边轻轻吐出,夏晴天的脸愈发红了,在他结实的胸膛捶了一拳,挣扎的要下车,却被低声闷笑的男人压住又吻住了唇瓣。

一阵纠缠厮磨,门外突然响起韩晓的声音,带着不安和歉意,“小夏,该你上场了,导演催了好几遍了。”

夏晴天从晕乎中清醒过来,忙用力推开叶以深,将他的手从自己衣服下抽出来,故作镇定大声说,“我马上来,这就来。”

温存被打断,叶大少爷很不满意,眼神冷漠的看着她整理衣服和头发,然后听她问,“你是先回旅店还是在这等会我?”

“在这等。”叶以深淡淡的说。

“也好,那个旅店环境一般,还没有暖气,都不如你的车里暖和,你等我一会儿,估计还有一个多小时我这边就结束了。”

“这么长时间?”叶以深不满。

“嗯。”夏晴天整理的差不多了,拉开车门跳下去,一阵刺骨的冷风袭来,整个人更加清醒了。

韩晓就等在外面,看她的眼神中带着戏谑,夏晴天脸上的红晕还没有褪去,尴尬不已,但此时却顾不上这些,忙问,“你看我的发型有没有乱?”

“有点,”韩晓如实说,看了眼她的面妆,又说了句,“等会儿再补点口红,不过,腮红就不必了。”

夏晴天大囧,干咳一声掩饰尴尬,提着裙摆匆匆向片场走去。

她和叶以深在车里缠绵的这些时间,有不少眼睛看到了这辆车,心里都不由咋舌,这个夏晴天看起来温柔贤淑的样子,没想到一边勾搭上了秦亦朗,一边还勾搭上了有钱人。

手段真是厉害啊。不容小觑。

在这个圈子混的不少女孩,不求大红大紫,就是为了在电视上混个脸熟,然后找个有钱人嫁了,过清闲日子,就算嫁不了,做个有钱人的小三捞几套房子几辆车也值了。

如今看来,这个夏晴天离这个目标已经不远了。

跟组的化妆师和造型师快速的给夏晴天补完妆后,她就投入到了拍戏中。

今天拍的是户外猎马骑射的戏,夏晴天的主要戏份是为心爱的人烹茶煮酒,弹琴助兴,为了演好这场戏,剧组专门请了茶艺师傅和谈古琴的老师现场教授,不要求多精益,照猫画虎能看的过去就差不多了。

夏晴天在读书上有天份,但是学茶艺实在手笨,好几次都没有拿好茶壶,将温热的洒在白嫩的手指上。

韩晓在旁边看着心惊肉跳,生怕夏晴天把自己那双玉葱般的小手烫出水泡,叶以深看见了还不扒了他的皮,想着让茶艺师傅代替,只拍手就行,奈何剧组请的师傅是男人,那双粗手怎么能替代夏晴天的玉手?

因此,他只能在心中默默祈祷,盼望着夏晴天能聪明点,尽快学会,这样她的手也能少受点罪。

盼望着盼望着,夏晴天在把自己的手快要烫红的时侯,终于学会了煮茶的几道工序,韩晓冷不丁听到监视器前的导演也长长的舒了口气。

坐在车上的叶以深远远望着这一幕心里很不爽,他的女人现在笑语嫣然的为其他男人煮茶倒酒,他却还什么都不能做,真是憋屈。

一个多小时后,最后一个镜头拍完,韩晓忙为她穿上羽绒服,将她快要冻僵的身体裹住,韩晓突然觉得他这个好歹有点名气的经纪人怎么现在沦为一个新人的保姆了?

卸妆换衣服,忙完后,夏晴天快步来到扎眼的房车里,一进去就笑道,“还是这里暖和,外面快冻死了。”

叶以深拉过她的手看了眼,冷声道,“你怎么这么笨?煮茶都要学这么久?”

夏晴天不敢反驳,干巴巴的笑道,“我在这方面的确没有什么天赋。”

韩晓很自觉的上了车坐在副驾驶,有车蹭。他可不想顶着寒风走回去。

“叶先生好。”韩晓狗腿子似的问好。

叶以深淡声说,“她身边没有助理?就你一个人?”

韩晓很心虚的说,“那个……公司里有规定,新人不配备助理,等她……”

“别和我提什么规定,立刻让派两个助理过来,女的,明天就要到岗。”叶以深打断韩晓的话,适才看到韩晓给她穿羽绒服,叶以深觉得很刺眼。

“好好,我立刻去办,明天一早人准到位。”韩晓不敢说一个“不”字。连忙点头答应。

夏晴天看韩晓这副样子,不由的感慨,这家伙也是看人下菜,平时在她面前耀武扬威的,到了叶以深跟前就成了一条温顺的金毛。

回到只有三层楼高的宾馆,叶以深看着狭小的房间,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这比影视城外面的那间小房子简陋多了,没有空调,卫生间狭小,床还是木质的板床,唯一看的过眼的就是那床被褥了。一整套的碎花棉绒质地,不像是这个小宾馆该出现的东西。

夏晴天看他面露不愉之色,知道他是嫌弃这里,解释道,“这家宾馆算是附近最好的了,好歹还有热水洗澡,不过你放心,”夏晴天拍着暖融融的被子说,“这床被套和床单是我去市里买的,很干净的。”

叶以深心里轻“哦”了声,难怪觉得很像是她的风格,那么的……弱智。

“你还没有吃饭吧。我们先去吃饭?”夏晴天试探着问。

“嗯。”

“那走吧,这个镇上没有多少好吃的,但是有一家馄饨特别不错,皮薄馅嫩,很好吃。”夏晴天热情的推荐。

叶以深没有反驳就代表同意,于是两人一前一后的出门,韩晓和方毅很有眼色的没有跟来,为两人腾出独处空间。

山里的小乡镇黄昏时分很寂静,靠着高耸的山脉,风从山谷中挂过,发出呜呜咽咽的响声。错落有致的房屋靠山而居,此时已经亮起了温暖的灯火。一排房屋对面就是一条河,冬天河面没有结冰,水不深却很清澈,不急不慢的湍湍流向远方。

夏晴天和叶以深走在柏油马路上,心绪也安静了许多。

“这里的春天一定很漂亮,”夏晴天率先开口,“那天和这里的老乡聊天,说这里一到春天野花开的漫山遍野,水里还有鱼,如果开春了能来看看就好了。”

叶以深平淡的说,“这有什么难的?A市开车到这里最多半天时间。”

夏晴天的心微妙的跳了一下,他要陪自己来吗?

“你……和我来?”夏晴天也不知怎么了,心里的话莫名其妙就跑出了嘴。

叶以深冷冷的瞥她一眼。“你想和其他男人来?”

夏晴天立刻摇头,“不不不,我哪有那个胆量?”

“知道就好。”

两人各怀心事的又默默的走了一段路,终于到了夏晴天说的那家馄饨店,味道果然不错,因为里面坐满了人。

巧合的是,夏晴天还都认识。

她站在门口不知道该不该进去,小心的回头问叶以深,“里面都是剧组的同事,还进去吗?”

“为什么不?”叶以深冷言道,说完,大步跨了进去。

原本喧闹的小馄饨店顿时安静下来,众人纷纷回头看着这个身材高挺,面庞俊逸,气质冷峻高贵的男人。

夏晴天无奈的只好跟着他进去,略带谦逊的和众人打招呼,“你好,你们也来吃馄饨啊……呵呵,我也来吃馄饨。”

店里很小,只摆了两排共六张桌子,眼下每张桌子上都坐着人,但并没有满座。

叶以深扫视了一圈,剑眉又蹙了起来,夏晴天凑到他跟前小声说,“要不和大家拼桌?”

叶以深敛下眸子没有说话。

这时有个很上道的剧组同事站起来说,“你们坐这吧。”说着,他起身坐到了旁边的桌子上,那边正好还空着一个位子。

夏晴天很感激的说了声“谢谢”,然后和叶以深走了过去。

老板是夫妻俩,大约有五十岁左右,大叔在厨房下馄饨,阿姨就在外面收账招呼客人。

“呦,你也来了,你们吃什么?”老板娘乐呵呵的和夏晴天打招呼,显然,她这几天经常来这家店吃。

“两碗馄饨。”夏晴天想了想,一碗馄饨对叶以深来说应该不够,又说,“再来盘酱鱼干,一盘咸菜,再来一盘生煎,还有吗?生煎?”

“有,当然有,等会儿啊,马上就来。”老板娘笑着去准备。

夏晴天低声对叶以深说,“他们家的酱鱼干是自己做的,还有咸菜也是自己做的。味道都很不错。”

叶以深坐在她对面点点头。

小小的馄饨店渐渐响起了交谈声,不过夏晴天还是察觉到他们若有若无的目光飘过来,带着好奇和惊讶。

夏晴天有些不好意思,这家伙能不能不要冷着一张脸啊,跟谁欠他几百万似的。

“喂,你能不能笑一笑,大冬天已经够冷的了,不需要你人工降温了。”夏晴天吐槽道。

叶以深瞪她一眼,眼眸里的冰碴子碎了一些,他伸手试了试桌子上茶壶的温度,烫的,于是提起茶壶给白瓷杯子中倒了水,然后抽出一双筷子,在里面涮了涮,又用纸巾擦干递给了对面的夏晴天。

夏晴天很是惊讶,愣了两秒后赶紧毕恭毕敬的接过来。他这套动作做的行云流水,很是流畅,她有些想不通,一个养尊处优的大少爷,出入的都是高档酒店,怎么知道这种小店里的筷子要这样烫一遍消毒呢?

叶以深如此这般也给自己烫了双筷子,然后将那杯水放到桌角再也不动。

这时,旁边桌上的一个美女开口了,“小夏。这位帅哥是谁呀,给我们大家介绍介绍嘛。”

夏晴天表情有几秒的僵滞,介绍叶以深?

这可难住她了,叶以深对外隐婚,并不想别人知道他结婚,还娶了一个普通的女孩,现下让她介绍,又不能说是普通朋友,因为这样一定会让叶以深生气的。

她看向叶以深,用目光求救,希望他自己开口,这样她就没有责任了呀。可是叶以深却也正似笑非笑的回视着她。似乎也在等待她如何解释这件事。

夏晴天清清嗓子,“这位……姓叶,他是我的……男朋友。”夏晴天勉强说出后面三个字,她敏锐的发现对面的男人冷嘲的笑了笑。

“男朋友啊,是做什么的?”女人刨根问底。

“做点小本生意。”夏晴天脸上的笑很僵硬。

女人嘻嘻一笑道,“小夏,你也太谦虚了,叶先生估计是做大生意的,不然怎么会开那么豪华的一辆房车,至少四五百万了吧。”

夏晴天只好打圆场,“是小生意,他就是脑袋聪明。会赚钱而已。”

这句话一出,叶以深嘴角挑了挑,眼眸的笑意温暖了许多。

那美女还要问什么,老板娘端着盘子开始上馄饨,“馄饨来啦,来,挪一下碗筷。”

这个时间大家都饿疯了,问道鲜香扑鼻的馄饨也顾不上八卦了,注意力全都投入到吃的战斗中去。

老板娘连续上了好几大盘,一盘上端着四个碗,短短几分钟时间,店里的所有人都吃上了馄饨。

夏晴天满怀期待的看着叶以深。见他咬了口馄饨忙问,“怎么样?好吃吗?”

馄饨是虾肉馅的,果真如夏晴天说的,皮薄馅大,汤汁是用鱼汤熬制,入口很是鲜美。叶以深慢条斯理的吃了个馄饨,又喝了口汤,等浑身都暖和起来了,才慢悠悠的说,“嗯,尚可。”

夏晴天眼睛立刻亮了起来,她多少了解叶以深的脾气,从他口中你基本上不会听到“很好,非常好”之类的评价,一个“尚可”足以表示他的立场。

“我说很好吃吧,”夏晴天笑眯眯的自言自语了一句,然后满心欢喜的吃自己的馄饨。

叶以深看了她一眼,心里愈发暖了起来,这样的夏晴天……尚可。

冬日的小店里,温暖的灯光下,两个人吃着热腾腾的馄饨以及酸脆可口的咸菜,心里均充溢着前所未有的安宁。

夏晴天突然异想天开,如果叶以深一直是这样,其实……也不错。

可是这种想法,在进入房间,男人把她压倒的时侯,就立刻破灭了。

“你……你轻点。”夏晴天想去挡他的手,却还是被他抢了先。

然而这会儿,叶以深哪里还能轻还能慢?他刚才在那个小小的馄饨店,看见她吃的唇上都是水滟滟的光泽,那会儿就想俯身去吻她的唇了。

就在叶以深兴致大起的时侯,木板床突然无法承受的“吱呀”了一声,夏晴天浑身僵了一下,忙推开他,“慢点,这个床……不结实。”

叶以深眼眸此时都开始冒绿光了,你告诉他慢点?怎么可能?

所以他根本不在乎什么床响不响,可是这张床的确很不给叶以深面子。

“吱呀”一声之后,只要他的动作稍大一点,就很有节奏的“咯吱咯吱”响起来,夏晴天羞得满脸通红。

叶以深闷笑又无可奈何,这破床太不给力了。

略微想了想,叶以深将她从床上拉起来,声音有些黯哑,“穿衣服。”

“去哪?”夏晴天脸红的问。

“车上。”叶以深说着话弯腰将地上的衣服捞起来给她。

“啊?车上?”夏晴天懵住。

叶以深嘴角噙笑,“那你愿意这里来?”

“不愿意,”夏晴天立刻说,她如果可以选择,能不能选在这里,然后两个人盖着被子纯睡觉?

当然,她只是想一想。

房车里面的空间很大,除了两排座位,后面就是一张柔软舒适的床,虽然不大,但足够两个人平躺。

叶以深打开车里的暖气,又从箱子里取出一整套压缩被褥,铺上去后夏晴天觉得既温暖又柔软。

“我是做小生意的?”叶以深将她压在身下,嘴里戏谑道。

夏晴天咬着牙不敢让声音溢出嘴角,所以没有回答他的话。

叶以深一边吻着她的唇,一边低声说。“没关系,发出声音,这辆车比那破房子的隔音效果好。”

夏晴天早就软成了一团水,然后换来的却是叶以深更加疯狂的对待。

或许是场合不同,夏晴天总觉得今晚上的精神很亢奋,还有些紧张,生怕路过的人知道这车里正在发生的事情。

夏晴天抬眸望着近在咫尺,呼吸微促的这个男人,不知为何突然想起了那通电话。那个接电话的女人是谁?他有没有这样……压在那个女人身上?

一想起这些,夏晴天就觉得一阵难受,脸色一变想要推开叶以深。男人察觉到她的逃离,紧握着她纤细的腰肢不让她动。再看她的脸,发现她眼中的冷意,吐着热气问她,“怎么了?”

夏晴天咬着下唇不说话。

叶以深起了兴趣,也不急着解渴,开始一点点磨她,搞的夏晴天很不舒服。

“说不说?发生什么事情了?”叶以深又问。

夏晴天所幸直接问道,“我前段时间给你打电话,是个女人接的,你和她有没有……”

夏晴天说不下去了,若是按照以前自己的性格,她是断然不会问这些话的。叶以深在外面有几个女人,和谁睡了,这些通通和她没有半毛钱关系。

可是如今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了,一想起那通电话就堵心的厉害,既然如此不如问个明白。

叶以深眼中没有任何怒气,反而多了几分笑意,笑吟吟的问,“有没有什么?”

夏晴天睁着杏目瞪他,“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叶以深故意说。

“你……你有没有和她?呃……”

伴随着叶以深狠狠的对待,夏晴天以为男人生气了,想去看他的表情,他却把头埋在她的颈间,那力道似乎想要将她揉进他的身体里。

夏晴天身体柔软,心下却一片厌恶,恨不得将他推得远远的。

就在这时,听得他的声音在耳边幽幽的说,“这段时间,我只对你的身体感兴趣,其他女人我看都不想看一眼。”

话音黯哑,却如一杯清洌甘甜的情丝绕,透过耳膜传到她的灵魂深处,将刚才所有的不悦情绪全都一扫而空。

月如盘,皎洁的月光柔和的洒在车上,偷听到两人的声音。也染上了一抹粉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