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我不想要你廉价的爱/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以深轻“嗯”了声,没有发表任何意见,但方毅明显的察觉到车里的气压低了许多,但他还是硬着头皮问道,“王叔说,如果以后白小姐还来找你的话,该怎么办?”

问完这句,方毅就做好了被骂的准备。其实为了这件事,方毅和王管家昨晚探讨了许久,最后王管家以“我年纪大了,脸皮薄,经不住少爷的斥责,你们年轻人应该多锻炼锻炼”的无耻理由,这个询问的重担便落在了方毅的身上。

车里的气氛有些压抑,方毅的手心开始冒冷汗,也不敢去看后座位的老板,只直直盯着前面的路,精神专注的开车。

大约过了两分钟,叶以深缓缓的开口道,“不用,就说我不在。”

“知道了。”方毅终于缓口气,看来老板不打算和那边纠缠不休了,这就好了。

叶以深扭头看着外面快速向后掠去的风景,心里复杂万千。

这之后。白依灵又打过来两次电话,依旧是很简单邀请吃饭,只当是老友相见,但都被叶以深以工作太忙拒绝,并且表示不想再见到她。

有次挂电话前,白依灵很有深意的问,“既然那么不想见我,为什么电话号码始终都没有变?”

叶以深冷笑,“你觉得我有必要因为你去换电话号码吗?”

只气的白依灵在那边跺脚,淡粉的指甲都快要掰折了,没办法,她只好晚上八点多来到叶家别墅。

门房的保镖显然得到了王管家的叮嘱,这个女人来了绝对不能放进来。可是白依灵岂是好打发了,愣是站在大门口不走。

王管家怕少爷知道心软放她进来,于是亲自出来赶人。

“白小姐,我已经对你说了多次,不是老头子我不让你进来,是少爷真的不在。”王管家语气温和,脸上却没有半分笑意。

白依灵穿着白色的貂绒大衣,看起来华贵之极,她浅笑着说,“王叔,以深什么时侯回来呢?”

“这个我可不知道,少爷向来工作很忙,回来没有个准点。”王管家一问三不知,虽然此刻叶以深就在别墅内。

白依灵一双俏目望着他,“王叔,我只想见以深一面,说几句而已。”

“白小姐,少爷真的不在。”王管家咬死这个理由不妨,油盐不进。

“那好吧,”白依灵期期艾艾的叹息了一声,转身离去的时侯,王管家叫住了她。

“白小姐请留步,我有几句话想说。”

白依灵转身,身姿窈窕的站着,雪白的大腿包在过膝长筒靴中,又直又好看。

王管家正色道,“白小姐,四年前你已经和我家少爷一刀两断,都过去那么多年了,少爷也有了自己的生活,你又何必在苦苦纠缠呢?这样只会让大家都不痛快。人嘛,总是要向前看,纵使以前少爷对你的感情有多深,既然你选择背叛他离开他,就应该承担这样的后果,何不拿出当年性格,洒脱一点呢?如今这样可太不像白小姐的风格。”

白依灵从他语气中听出了嘲讽,却一点都不在意,而是长长的叹口气说,“以前的确是我的错,我也不想打扰他,可是我是真的爱他……”

“得了吧,”王管家打断她的话,语气微怒,“白小姐你说这话脸不觉得疼吗?爱他?哼!我看你是实实在在的利用他,你走吧,不要再来了,不管来多少次结果都是一样的。”

说完这些话。王管家转身就走了。

白依灵遥遥看了眼黑幕中的那幢别墅,此时,别墅的一楼二楼亮着灯,三楼却是全黑,他是真的不想见她,还是……真的没有回来?

后悔吗?

白依灵无数次问自己这个问题,是的,她后悔了。

后悔到尽管好莱坞有大把的电影好资源在等她,她却还是义无反顾的回来了。

只是,她不后悔走上演艺圈这条路,她后悔的是,当年为了踏入好莱坞而上了那个制作人的床……

其实,按照后来叶以深的财富,只要她留在他身边,他依旧会给她铺一条畅通无阻的路,只怪当时她太心急,一心想要去最好的地方发展,所以才一时犯了糊涂。

然而好莱坞也不是好混的,尤其是她这种黑头发黄皮肤的华人面孔更不好混,学英语找关系跑龙套,不知和多少导演做了见不得人的交易,她才渐渐有了好的角色。好在她是很非常努力的人,只短短四年时间,就在好莱坞立住了脚跟。还得了两个很有份量最佳女配角,两个最佳女主角,一时间身价大涨。

随着好莱坞电影打入国内市场的机遇,不少制作人和导演都看中了她这张华人脸,邀请她拍大电影的导演越来越多,当然,她此时已经不用陪睡了。

可以说,这四年来她过得很艰难,也过的很是风光。

然而不管什么时侯,每当她累极撑不下去,或者站在领奖台上时,她总是觉得孤寂,一种难以诉说的孤寂,那时她多想叶以深能在她身边,只是一个拥抱或是一个眼神,她就会成为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现今,她选择回来,是因为她有自信叶以深会等着她,他说过,会爱她一辈子,她相信他。

直到她吃了这么多的闭门羹,她还是相信他是爱自己的,如果真的释怀了,就不会对自己有这么大的恨意,连吃顿饭都不肯。

别墅三楼卧室的阳台。叶以深双手插在裤兜望着消失在大门口的车尾灯,神色冷峻,看不出任何情绪波动。

这一晚,他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脑海中浮现的全是当年的事情,好的坏的,一股脑的冒了出来,让他难以入睡。

这个时侯他突然想起了夏晴天,如果那个女人在的话,狠狠折腾一番,应该就能睡着了吧。想着他摸到手机给某人打电话。

响了四五声那边才接起来,声音还带着迷糊。“喂?哪位啊。”

叶以深憋气吼道,“你男人。”

夏晴天似乎被惊醒,半响才说,“叶以深,现在是半夜一点。”言下之意,你不睡觉发什么疯?

叶以深怎么会不知道现在几点,可是他睡不着自然不想让她睡,怒声说,“睡不着,你明天回来。”

此时此刻,叶以深无赖的像个孩子。

“我明天很忙,一天的戏。还有夜戏,回不来。”夏晴天的好梦被打搅也没有好口气。

“夏晴天!”叶以深语带威胁。

女人的语气缓和了许多,“真的回不来,过几天好不好?过几天没有我的戏,我请三天假回去。”

叶以深闻言心里舒坦了,可还是不放过她,“我现在睡不着。”

“我又不是医生,你找我干什么?”夏晴天真想破口大骂,睡不着下去跑圈啊,或者让方毅打你一棍,应该就能睡着了。

叶以深刚消的怒火又上来了,沉默着不说话。隔着几百公里的距离。夏晴天也感受到了他的愤怒,为了自己能顺利的拍戏,她连忙说,“这样吧,我给你念剧本,没准你听着听着就睡着了。”

“可以。”叶以深勾勾唇角,他还以为她一怒之下要挂电话呢。

电话里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接着是纸张翻动的声音,“我就念我明天要拍的机场戏吧,你要是有睡意了就说一声……”

夏晴天的音色很柔和,在寂静的夜里带着一股安抚人心的力量,渐渐把叶以深那一刻褶皱的心抚平。

也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是谁先睡着了,夏晴天大清早起来时,手机还是通话状态,剧本就在枕头边。

昨晚……发生了什么?

夏晴天扭着发酸的脖子回忆,慢慢想起半夜一点多某人的发疯,一时气上来,故意冲手机那边喊,“叶以深,起床啦!起床啦起床啦……”

一连喊了七八声,直到那边骤然挂了电话,夏晴天才神清气爽的起床洗漱。

你不让我好好睡觉,那我也不会让你好好睡。

叶以深顶着一双熊猫眼坐在餐桌前吃饭。面色似是不愉,王管家关心的问,“少爷,昨晚没有睡好?”

“还行。”叶以深给了个不咸不淡的答案,前半夜没睡着,后半夜在夏晴天的催眠下睡着了,但做了一晚上的梦,一会儿是白依灵,一会儿是夏晴天,两人扭打在一起,叶以深在梦里拉了一晚上的架,能不累吗?

来到公司,员工们看到大老板的脸色比昨天还黑,气压也低的可以冻死人,所有人都绕着他走。

“叶总,晚上秦氏举行集团十周年晚会,邀请您参加。”秘书进来汇报进程。

“让琳达替我去。”叶以深淡淡的说。

秘书有些为难,“叶总,上次秦氏的千金小姐过生日您都推了,要是这次还不去……”

叶以深微微皱眉,略微思考了一下说,“好吧,你通知琳达,让她陪我去。”

“好的。”

几分钟后,琳达扭着小蛮腰进来了,精致的小脸上全是不满,“叶总,我一个月拿你多少钱啊,下班了还要听你调遣,你这也太欺负人了吧。”

叶以深头也不抬的说,“反正你也闲着,就当是有效利用。”

“谁说我闲着?”琳达樱桃小嘴一瞥,“我要陪我家小宝贝,没空!再说,你老让我去参加这种应酬,我家宝贝会怀疑我喜欢男人的。”

叶以深终于从文件中抬头。“要不……我打个电话在她那给你请个假?”

琳达一双美目波光流转,笑眯眯的说,“请假就算了,不过,你压榨我的剩余价值,总该有些赔偿吧。”

琳达是叶氏集团的老员工了,当年挽着袖子和叶以深打江山,性格和身材一样火辣,就是取向有些不同。叶以深知道的时侯,只是淡淡的“哦”了声没有发表任何意见,琳达愕然,问不说点什么?

当时叶以深怎么说的?

对了。他说,“这世上除了男人就是女人,你不喜欢男人只有喜欢女人,难道要喜欢人妖?”

琳达当时觉得这个老板有股子邪性,她跟对了。

“说吧,要什么?”

“真俗气,”琳达娇俏的说,“给我一周假,我要和我家小宝贝去度假。”

“没问题,等这个收购案谈完,准你假。”叶以深很大度的说。

“那就谢谢叶总啦。”琳达扭着小腰往外走,仿佛突然想起一事,转身问,“叶总,上次那个乖乖的小妹妹呢?”

叶以深再次抬起头,“她忙着。”

“哦~我以为你把小妹妹甩了呢,还说……”

“别打她主意。”叶以深警告道。

“嘁,这么宝贝。”琳达看似幽怨的抱怨了一句,一扭一扭的走了。

晚会设在A市最高档的酒店,香车美女,热闹之极。

叶以深挽着琳达出现时,出现了不小的骚动,秦氏的董事长亲自前来迎接,将两人客气的领进场内。

叶以深两人早已习惯了这种场合。相熟的人知道两人的关系,也不开玩笑,趁着这个机会纷纷沟通感情。

这时,门口出现一阵骚动,把场内众人的目光全都吸引了过去。

叶以深心里一跳,也默默的看着那一处。只见秦氏的总经理,也就是老秦的儿子满脸堆笑的带着一个女人进来。

他的目光一滞,想要将视线挪回来,大脑却一点都不听使唤,一双深邃的眸子钉在她身上。

白依灵,我们,还是见面了。

只见她穿着一身大红色的礼服。紧贴着玲珑有致的身体,她的皮肤很白,欺霜赛雪。脸上的妆容很淡,像是素颜,却又眉清目秀的分外好看。尤其是那双眸子,似乎是染了水一般熠熠生辉。

这么多年了,她比以前更加漂亮了。

琳达惊讶的睁大了眼睛,轻碰了下叶以深的胳膊,小声说,“你不是说你家乖乖女忙着吗?”

叶以深终于收回视线,声音很低,“她不是。只是长的有点像。”

“是吗?”琳达又去看了好半天才道,“的确不是,你家乖乖女很清纯,这个很妩媚,不过长的也太像了吧。”

叶以深轻抿了口红酒,没有说话。

白依灵当然知道他在这里,目光只扫视了一圈,就很容易的在人群中找到了他。

他侧身而站,半张脸的轮廓硬朗而俊美,只那么简简单单站着,却气度非凡让人移不开眼睛。

他好像没有变,却又变了很多。

他比四年前更加成熟了。也更加有魅力了。

只是,白依灵的目光落在挽在他胳膊上的那只手,那只手的女主人刚才盯着她看了许久,不可否认,她长的的确很漂亮。

她娇笑的在他耳边低语着什么,叶以深没有回话,眼神却带着温柔的笑意。看到这一幕,白依灵的心被扎了一下。

她明知道他有女朋友,告诉自己不要在意,可是亲眼看到还是忍不住伤心。

“她在看你呢,”琳达在他耳边低语,她是何等聪明的人,心思一转便猜到了什么,笑着说,“叶总,你们该不会认识吧。”

叶以深默认。

琳达心里夸张之极,脸上却笑的更欢快了,“原来你今天拉我来是当枪使啊,那不行,酬劳要翻倍。”

叶以深扭头睨笑,“要不要给你放一个月?”

“可以吗?”琳达假装欣喜。

“做梦。”叶以深不客气的回绝。

琳达笑意不减反增,“老板,她过来了,要我帮忙吗?”

叶以深脸上笑僵了两秒,嘴角上弯,抬手轻柔的将她肩膀的一缕长发搂到肩后,皮笑肉不笑的说,“你觉得呢?”

琳达很识相的将脑袋靠在他肩上,笑的明媚动人,“两周假哦。”

“可以。”叶以深几乎是咬牙说出这一句。

从远处看,这一对郎才女貌堪称绝配,众人不由的纷纷揣测,什么时侯叶氏公关部总监和总裁走到一起了。

白依灵一步步走近,看着旁若无人缱绻温存的两人,眼底不由的升起一股妒意,可她的演技向来很好,所以没有人看出她一闪而过的嫉妒和愤怒。

琳达笑吟吟的看着她走过来,见叶以深镇定自如的喝酒,和对面的同行谈生意,她也不率先打招呼。

敌不动,我不动。

在距离不到两米的距离,白依灵站住了,她知道有不少人在看她,就连叶以深对面的几人也停住了话头看她,只有叶以深还那么站着,仿佛不知道有她这么个人,只依旧喝着酒。

白依灵是想等他自动转过身,可等了快一分钟,他完全没有这个意思,气氛有些古怪,她略显尴尬的笑道,“叶先生,好久不见啊。”

叶以深喝了口酒,还是背站着,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

琳达嘻嘻一笑,一只手轻轻的搭在叶以深宽阔的肩膀上,“这位小姐认识以深?”

白依灵眼睛一刺,她很想说何止认识,可还是露出一个完美的微笑,“几年前认识。”

“几年前?那好久了喽。”琳达扭头亲昵的去问叶以深,那红唇都快亲上他的耳垂了,“以深,这位美女说你们认识呢,你不打个招呼?”

叶以深这才慢悠悠的转身,随手搂住琳达纤细的腰肢,他用陌生的表情看着对面的女人,语气一贯的冷漠,“不认识。”

白依灵的表情有些受伤,琳达完全抱着看好戏的样子,又娇笑的问,“这位美女你别生气哦。以深就是忘性比较大,不知道您贵姓?没准你说了他就记起来了。”

对天发誓,琳达是真的不知道眼前这位美女是谁,她平时从来不看电视和电影,陪她家小宝贝是她最重要的娱乐活动。

这句大实话落在白依灵的耳中却成了讽刺,明星总有个高傲自大的毛病,以为自己出名了这张脸就是名片。

“你好,我姓白,叫白依灵。”白依灵很诚恳的做着自我介绍。

“原来是白小姐,”琳达扭头故意问叶以深,“以深,你记得这个名字吗?”

他怎么会不记得这三个字?当初他还像个毛头小子般差点把这个名字纹在他身上。幸亏没有,要不然洗的话多疼啊。

叶以深神色寡淡,“不记得了。”

白依灵又是一僵,脸上的笑快要撑不下去了,“以深,你……”

“我们去那边吃点甜点,你刚才不是说饿了吗?”叶以深及时打断她的话,对身边的琳达亲切的说。

“好啊。”

两人款款走向甜品区,琳达随手拿了块起司蛋糕,笑着问,“叶总,该不会是你以前对不起人家,这会儿人家回来找你讨说法了吧。”

叶以深冷哼了声,淡淡道,“不是你想的那样。”

“哦~”琳达脸上娇笑,眼中却全是疑惑,“叶总,那你家那乖乖女……”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叶以深塞了一口蛋糕堵住,“别那么多好奇心。”

琳达千娇百媚的轻捶了下他的胸口,语气去却忿忿的,“我晚上减肥,你居然给我吃这么高热量的东西。”

叶以深笑而不语。

当晚,叶以深和琳达形影不离。白依灵的目光则全跟着他走,完全不避讳别人的目光,反正她是要把他抢回来的。

主人致辞结束,接下来是晚宴,叶以深喝了好几杯酒,觉得有些闷,对琳达说了句“我去透透气”,然后转身出了会场。

室外很冷,一股凉风袭来,叶以深的脑袋清醒了许多,他沿着石子路慢慢的散步。其实,他对她的出现刚开始有些惊讶,但很快就明白了,她显然是知道他也要来,所以才跟过来的。否则,以她的身份怎么会出现在这种商业酒会上呢?

“以深。”

身后传来柔情似水的一句呼唤,叶以深的脚步顿住,用挺直的背对着她。

白依灵上前几步走到他面前,仰头直直的望着他的眼眸,那双眼睛似乎藏着千言万语,却不知道从哪里说起。

一个冷漠如霜,一个泪眼汪汪,就这么僵持了好一会儿,白依灵终是忍不住开口道,“你这些年过的还好吗?”

叶以深嘴角噙笑,语带讽刺道,“很好。”

“是吗?”白依灵摆出一副后悔莫及又思君念君的表情柔声说道,“可是……我过的不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