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演戏,谁比谁楚楚可怜/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吗?”叶以深继续笑,放在裤兜里的手却紧紧握住。

他发现她背叛自己的时侯,气的差点亲自动手掐死她,硬是被方毅拉住了,现在看到她,想起那一幕,他还是忍不住怒火中烧。

白依灵眼中含泪道,“以深,以前是我做错了,真的错了,我不敢祈求你原谅,只是想告诉你,这些年我对你的爱一直没有停止,我……”

“白依灵,你凭什么觉得我叶以深会稀罕你这种廉价的爱?”

白依灵震住,泪花点点,配上这绝色容姿,真是我见犹怜,直看的叶以深那一颗铁石心肠也快要软下去。

却见白依灵破涕为笑,用纤细白嫩的手指抹去面颊上的泪珠,似哀怨又似自嘲般说,“对不起,是我错了,从我做出错事的那一天开始。我就没有办法回头了,也不该千里迢迢回来找你说这些话,对不起。”

说完,再也不去看叶以深,转身的瞬间,一滴清亮的泪珠映着不远处的灯光,猝然落下,碎在石子路上,也似乎碎在叶以深的心里。

这处小花园距宴会场所有一百多米,叶以深静静的看着那抹火红的身影在隐隐绰绰的光线中渐渐走远,一颗心似乎被一双大手紧紧攥住,又酸又痛,几乎难以呼吸。

他想过很多次两人重逢的情景,到时他一定挽着最美丽的女人,用最恶毒的语言羞辱她,让她知道自己当时错的有多么离谱,让她知道自己没有她也过的很好。

如今,他真的这么做了,也确实痛快之极,可为什么自己会这么难过,看着她的眼泪还是心存不舍。

叶以深觉得自己真是心软,居然对一个背叛自己的女人如此矛盾。

在室外徘佪了十多分钟,抽了一根烟,将心里的那些烦躁都平息的差不多了,叶以深这才回到宴会场所,琳达看他回来,娇笑着走过去小声道,“你这气透的有点长啊。”

叶以深冷撇她一眼没有说话。

晚宴的气氛很融洽,采取的是冷餐方式,谁想吃什么自取,谁想和谁攀谈也随意。而像叶以深这样的身价和样貌,即使带着佳人也挡不住一波又一拨的美女,非富即贵。

奈何叶以深心情不好,只一杯杯饮酒,反倒是琳达比他的兴趣还大,对着这一波波美女擅舞长袖,又是讲段子又是讲趣闻,值逗得众美女笑的花枝乱颤,几乎都忘了琳达是她们的情敌了。

叶以深就是佩服琳达这一手功夫,才将她带来,若是带那个傻头傻脑的来,怕是要被这群女人吃了。

想起夏晴天,叶以深一手拿着红酒杯一手给她发信息。

在干嘛?

短信如石沉大海没有半分回应,他突然想起她说的,今晚她有夜戏,手机应该在助理手中吧。

实在无聊,叶以深的目光若有若无的落在宴会最热闹的地方。

若说叶以深是被美女围攻,那白依灵则是被众富二代贵公子团团围住,一个个看白依灵的眼睛都在放光,她却镇定自若,完全没有刚才半分娇弱柔媚,笑的礼貌而疏离,只是对敬过来的酒全然不拒,一概饮尽,直喝得两颊绯红,双眸含水。

不知不觉中,叶以深的脸色越来越冷,周围说笑的众美女察觉到他的变化,都以为是自己说了什么惹这位大佬生气,纷纷借口离开。

琳达没有妹妹可逗。郁郁的看叶以深,“叶总,你收收身上的杀气好吗?小美女们都被你吓走了。”

“我劝你别沾花惹草,被你家那位知道,你又要天涯海角满世界的去追了。”叶以深不咸不淡的说,眼眸微微垂下,敛下眼底的怒意。

琳达很是无趣,便将好奇心放在了叶以深身上,笑眯眯道,“你和那位大明星真的老相好?”

叶以深骤然抬眼瞪她,眼中都是不悦。

琳达也不怕他,依旧笑道,“你别忘了,我可是有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本领,你刚才往大明星看了不下五次,表情一次比一次凝重,都这样了还敢说不认识?没准还是前女友,对不对?”

被琳达猜中心事,叶以深也没有辩解,只是静静的喝着酒。

“哦,上帝,真的被我说对了?”琳达连忙上前问。

叶以深最不喜欢和其他人谈论感情,沉默着看酒杯里的红酒。

琳达又问,“那你家的小白兔呢?”

“和她有什么关系?”叶以深见她提起夏晴天,不由的皱眉。

琳达恍若初醒,“我忘了,这位大明星是前女友了,你家现在有小白兔了。”

她看似无意的这句话点醒了叶以深,是啊,他在这里烦躁个什么劲?他现在结婚了,妻子是夏晴天,白依灵再如何都是过去式了,她和谁喝酒,喝多少酒和他有半毛钱关系吗?

这么想着,叶以深郁结的心情舒畅了许多,对前来搭讪的人态度也和蔼了很多。

又待了将近一个小时,叶以深看时间差不多了,便和琳达离开,走时他还特意看了眼会场,那位众星捧月的白大明星不知何时早已消失了。

到了门口,琳达和叶以深告辞,后者疑惑,正要问你怎么回?却看见她笑着冲路边招手,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只见路边一辆红色的保时捷旁边站着一个俏丽美艳的女人,长发披肩,一袭黑色风衣,手里夹着一只燃了半根的烟。温柔中透着几分不满,那几分不满明显是冲着叶以深来的。

“你快走吧,再耽搁下去我怕她杀过来。”叶以深难得调侃。

“拜拜~”琳达如同一只欢乐的小鸟向爱人扑过去,那女人将手里的烟扔在地上踩灭,然后很自觉的伸开双手接住她,拥着她坐进车里。

叶以深心里感慨,爱情从来都不分性别。

“回家吧。”他对方毅说。

车子缓缓的启动,叶以深看着窗外,月光皎洁,路灯明亮,路上行人很少,冬天大家都留恋温暖的沙发和被窝。

路过一处街角时。叶以深看到一个女人扶着栏杆在呕吐,似乎是喝多了酒的缘故,车子还停在路边车门大开,打着双闪。

从她身边过去了一百多米,叶以深猛地想起,那女人的背影好像是……

“倒回去。”叶以深不假思索的说。

方毅愣了片刻,所幸现在街上车辆很少,他直接挂倒车挡向后退,一直退到能看见刚才路边的那辆车才听叶以深说,“停住。”

她还在抚着胸口吐酸水,一张小脸隐在阴影里看不出什么表情,两三分钟后。她摇摇晃晃的直起身返回车上找了一瓶水,咕噜咕噜灌了几口吐掉,然后在原地呆站了半晌,表情有些哀伤,接着一摇三摆的坐进驾驶座。

叶以深冷眼看着这一系列的举动,瞬间怒火中烧,适才围在她身边的那些男人呢?她的经纪人呢?助理呢?怎么她一个人在这里?

叶以深正考虑着要不要下去,突看到车子启动,再也顾不上直接下车。

方毅看着后视镜里的背影,无奈的遥遥头,看来王管家高兴的有点早。

“下车!”叶以深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从打开的车窗伸手拔了车钥匙。打开车门,垂眸盯着车里脸色有些苍白的白依灵低声吼道。

白依灵像是被吓了一跳,睁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愣愣的看了他几秒后,才喏喏的开口,“以深?”

“下车!”叶以深再次叱喝。

谁知白依灵却是凄美的一笑,用力摇了摇自己的脑袋,似是在自言自语,“看来真是喝醉了,居然看到了以深,呵呵。”

最后的两声笑的很是令人心碎。

叶以深看她这副样子怒火消了大半,语气也柔缓了,“你喝醉了不能开车,你的经纪人和助理呢?”

“经纪人?”白依灵眯着眼睛费力的想了好久才笑呵呵的说,“他回家啦,今天没有工作,他跟着我做什么?”

叶以深看她醉熏熏的样子,再大的怒火也无处可发,只好从车里拿过她的手机说,“我给他打电话让他来接你。”

“好啊好啊。”白依灵小孩般开心的拍着手。

叶以深打开手机,眼眸沉了两秒,锁屏是一对幸福的小情侣,坐在吊桥上,头挨着头脸贴着脸,笑的没心没肺。

他深吸一口气漠视这张刺眼的照片问。“密码是多少。”

“密码是……以深的生日,对,是以深的生日,以深你知道吗?我最喜欢他了。”白依灵靠着椅背嘻嘻的笑,眼中全是幸福。

叶以深的心又乱了,输入自己的生日,果然打开了手机,看到屏幕又是一怔,手机背景是他几年前的一张照片,站在夕阳的海边,赤脚笑着看她。

一时间思绪翻涌,险些要将手机扔掉离开,可他却做不到真的不管她。

找到他在资料里看到很多遍的那个名字,叶以深不假思索的打了过去,结果是关机。这下他无语了。

白依灵坐在车里眼看就要睡过去,闭着眼睛,嘴里还在迷迷糊糊的喊他的名字。

这下该怎么办?又不能把她扔在这里不管。

叶以深思虑半天,终是无言的叹口气,弯腰将她从车里扶出来,然后关上车门,将她带到了自己车上。

白依灵有些抗拒,一上车就推搡着他的胳膊,“你别碰我,我要去找以深。”说着还要下车,被叶以深连忙抓住。

“别动,安静点。”

“我要去找以深,他生气了我要去给他道歉,你放开我。”

叶以深箍着她的胳膊,怒声道,“你睁开眼睛看看我是谁?”

白依灵闻言安静下来,抬头直直的盯着他看了许久,眼泪簌簌的滚落,然后一头扎进他的怀抱,将他紧紧的抱住,如泣如诉,连声叫着他的名字。“以深以深,是你吗?我好想你,我真的好想你,在外面这些年,我没有一天忘了你。以深以深,我好想我们能回到过去,一想起你,我的心就揪着疼,以深……”

她泪如雨下,哭的那么伤心难过,眼泪湿透他的西装,直接淌进他的心里。

突然想起那天肮脏不堪的画面。叶以深的心又坚硬起来,想把她推开自己的怀抱,但是女人却如受了惊吓般将他抱得更紧。

“不,不,我不会再放开你,以深,别推开我,别对我这么残忍。”白依灵哭的泣不成声。

叶以深几乎要吼出声,我对你残忍?难道你不想想自己都做了什么事情?

白依灵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般怎么也不肯松手,叶以深拿她没有办法,只好任由她抱着。

待车里安静了一些,方毅才硬着头皮问出一句,“老板,回家吗?”

“嗯。”叶以深的声音很轻,其实理智告诉他,他应该把这个女人扔下车,然后扬长而去。可是他办不到,她每次一哭,他就没有半点办法,更何况她现在醉了,万一街上有个“捡尸”的……

车子向叶家别墅缓缓驶去,怀中的女人仿佛已经睡着了,呼吸软软的喷在他胸前,他忍不住低头去看。她脸上的淡粉被冲开一些,鼻子红彤彤的,长而弯的睫毛一颤一颤,上面还粘着泪水。

算了,就当自己做回好事,明天等她醒来后,立刻让她离开。叶以深在心里对自己这么说。

这时,手机突然响了,他从兜里摸出来一看,犹豫了片刻接通了电话,那边立刻传来了女人疲倦的声音,“我就知道你还没有睡。我刚收工,看到你的短信了。”

“嗯,今天很忙吗?”

“忙死了,我现在唯一的力气只有坚持到宾馆。”

“那你早点休息。”

夏晴天觉出不对劲,他平时不这样说话啊,于是笑着问,“你怎么了?心情不好?”

“一般吧。”

夏晴天不以为意,反正他的心情很多时侯都是不怎么好的,便随口问道,“你现在干嘛呢?还不睡觉吗?”

“有个晚宴,刚应酬完回家路上。”不知为何,叶以深居然很自觉的汇报起自己的行程。

“哦~”夏晴天阴阳怪气的拉长声音。“那一定有很多美女围着你。”

叶以深被她逗笑,嘴角不由的勾起来,“你猜对了,的确有很多美女。”但围的不是我,是琳达。

“漫漫长夜,你就没有勾搭一个回来?”夏晴天开玩笑道。

“你又猜对了,我现在车上还真的有一个。”而且还在我怀里。

夏晴天以为他也是在开玩笑,便问,“那有我漂亮吗?”

叶以深低头看了眼怀里女人的脸道,“差不多。”

“嘁,”夏晴天淡淡的撇嘴,“那你慢慢享用吧。我就不打扰你的好事了,拜拜。”

说完,夏晴天真的挂了电话,才刚她的那番话的确是开玩笑,以她的了解,叶以深虽然算不上是什么正人君子,但是也不是个杂食动物。可她却万万没有想到,她在开玩笑,叶以深说的却是真话。

叶以深放下电话,沉思了一会儿开口道,“在前面找家宾馆。”

“是,老板。”方毅心里又跳了下,看来老板还有救,他的药就是夏晴天。

怀里的女人似乎真的睡了过去,方毅将车停在一家四星级酒店门口,叶以深将女人的胳膊拉开,将人直接交给方毅,“你去给她开间房。”

方毅把人抱过来,拿着女人的包包,点头进去了。

叶以深只看了两秒便回过了头,他差点昏了头,竟然要将她带回叶家,他往日的杀伐果断哪里去了?再如此下去,他连自己都看不起了。

几分钟后,方毅回来了,重新启动车子,这次车速很快,仿佛后面有人在追他一般。

四星级宾馆的单间里。

门刚被关上,被随意扔在床上连被子都没有随手盖上的女人幽然睁开了眼睛,一双沉沉的眼眸里没有丝毫醉意。

就那么点酒,对常年混迹于交际场合的她来说简直小儿科,她也是算准了叶以深会走那条路,所以才在那里等着。

她在赌,堵叶以深对她还有一点情份在。

现在她知道,叶以深对她还没有那么彻底放弃,这便是她的机会。

不过在车上给他打电话的女人是谁?他的语气居然那么柔和?当然不会是宴会上那个风情万种的女总监,那么,这个女人是谁?会有这么大的魔力,能打开叶以深的心。

随后几天,叶以深只接到白依灵的一条短信,是感谢,谢谢他那晚仗义出手,没有让她流落街头或者酒驾出车祸。

叶以深看了眼便将手机扔在了一旁。

夏晴天一连三天都没有通告,便和韩晓以及两个助理兴冲冲的回了A市,她要去学校处理事情,还要更换衣服。

春天的脚步越来越近,她该换春装了。

夏晴天站在叶家别墅门口的时侯,很意外的被门卫挡住了。

“什么意思?”夏晴天一头雾水,叶以深不是已经原谅她了吗?怎么还不让她进门了呢?

“都说了几遍了,你不能进去!”保镖没有好脸色。

夏晴天更懵,“你这是说第一次啊。”

保镖灵光一闪,盯着她看了又看,眼眸中露出疑惑之色,拿不定主意赶紧给里面的王管家打电话。

王管家怕那个女人假装是夏晴天混进来,于是亲自跑到大门处,只见夏晴天惊讶的问他,“王叔,叶以深不让我进去?”

王管家看她干净的脸庞,眼神清明单纯,心里一松边让保镖赶紧开门边笑呵呵的说。“没有没有,都是误会,少夫人你怎么现在回来了?”

“有三天假,我回来办点事顺便拿点换洗衣物。”

“这样啊,那你们这戏还要拍多久?”王管家担心的问,她要是再不回来,就要被人鸠占鹊巢了。

夏晴天傻呵呵的说,“还有一个月吧,快了。”

王管家心里叫苦,傻丫头哦,一个月的时间够长了,他这几天提心吊胆的就怕少爷一时心软昏了头。又和那个白依灵重归于好,那夏晴天怎么办?

“叶以深没在吗?”夏晴天问。

“少爷在公司呢。”

那就好,能让她休整半天。

回到自己的卧室,还是走之前的样子,干净又舒适。今天是晴天,太阳透过明亮的窗户照进来,让整间屋子都暖暖的。

夏晴天欢快的在自己的床上滚了两圈,然后收拾衣服。

中午饭厨娘准备的很丰富,这让吃了很多天盒饭的夏晴天胃口大开,吃了整整两碗米饭,菜也快一扫而空。

“哎呦,你这是去拍戏去了还是挖矿去了。怎么饿成这样?”王管家笑着问。

夏晴天擦完嘴,摸着圆鼓鼓的肚皮打了个咯说,“我们剧组的盒饭其实不错,可是吃的时间长了就腻味了,还是家里的饭菜好吃,和星级酒店有的一拼。”

王管家呵呵笑了,看似无意的说,“你回来的正好,明天少爷生日,你们夫妻两正好吃个团圆饭。”

“什么?”夏晴天又是一惊,“叶以深明天生日?”

“对啊,是明天,没错。”王管家又加了一句,说的可怜兮兮,“往年生日少爷都是一个人过,也没有人送礼物,那叫一个凄惨,今年不同了,有少夫人了。”

说话间还不是的去瞄夏晴天,见她神色认真起来,心里便欢喜了许多。

下午夏晴天去学校办理了请假手续,这学期老师对于他们很放松,再有一年就毕业了,现在能找到工作不容易。当然会准假,只要考试的时侯不挂科就好了。

从学校出来,夏晴天先是去苏清雅打工的地方看了她,两个人有说有笑的聊了好一会儿,夏晴天不敢耽误她的工作,怕她被老板骂,便急急告辞,说有空了就来找她玩。

接下来去哪呢?

夏晴天在剧组待的久了,竟没有了逛街的兴趣,然而她在经过一家商场时还是停住了脚步。

少爷明天生日,没有人送她礼物,很凄惨。

王管家的话浮现在耳边,夏晴天想了想还是踏进了商场,就当是为了讨好他,省的他老是给自己找麻烦。

对,就是这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