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昨晚他和她一整夜/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逛了好几家店,夏晴天停在一家高级男装店门口,她看上了一个精致的袖扣,黑色的,设计很精巧,她觉得很适合叶以深。

再一看那个价格,也的确很配叶以深的身份。夏晴天咬咬牙,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为了自己的远大前程,买!

就当是前期投资了。

虽然这么想,但是刷卡的时侯,夏晴天的心还是疼了一下,那可是上万块钱啊。

夜幕降临,叶以深的车驶近了叶家别墅,他远远就看见三楼的一间屋子灯亮着,眼眸中不由的漾起暖意。

这个女人回来也不给自己说一声,看他晚上怎么收拾她。

客厅。

夏晴天一边啃着苹果一边看电视,此时播放是央视新闻频道,夏晴天看的津津有味,虽然现在她对拍戏有了些门道,可还是喜欢新闻记者。尤其是看到子虚乌有的娱乐新闻时,她就气的捶胸顿足,这些人配当记者吗?胡编乱造。

听到脚步声,夏晴天扭头去看。叶以深阔步走进来,穿的是笔挺的墨色西装,只是领带稍微松了一点,眼中带着温和的笑意。夏晴天想起她下午买的那枚袖扣,和他挺配的。

“什么时侯回来的?”叶以深过来坐在她身边,略带疲倦的问。

“今天上午,”夏晴天老实回答,男人离她很近,她几乎能感受到他身上热烘烘的气息。

“几天假?”

“三天。”

叶以深对这个结果很不满意,皱起了眉头,嘀咕道,“这么短。”

夏晴天没有说话,心里道,就这三天还是压缩出来的。

这时王管家笑眯眯的过来邀请两人吃晚饭。

“我不吃了,肚子饱的很。”夏晴天胃里中午的食物还没有消化。

“你下午吃什么了?”叶以深眉头皱的更加紧。

夏晴天不好意思的说,“中午吃的太多,晚上吃不下。”

叶以深伸手将她吃了一半的苹果丢在垃圾桶,拉着她的手腕将她带起来,“吃不下还吃苹果?少喝点粥,免得晚上饿。”

夏晴天被他拽着往前走,手腕上的温度炙热异常,烧的她一颗心都快了许多。

“多少吃点,晚上运动量可能比较大。”吃晚饭时,叶以深在她耳边这样说,夏晴天当时差点脸红的晕倒。

可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战况会如此激烈,直杀的她腰几乎都要断了,男人却还是压着她不放过。

夏晴天觉得,还是两个人经常见面比较好,他不至于这么如饥似渴,半个月才见一次简直要她的命啊。

翌日,夏晴天睁开眼睛,看着熟悉摆设,有种恍若如梦的感觉,反应了半天想起今天不用上学不用开工拍戏,于是被子一卷又睡过去了。

至于叶以深,当然是上班赚钱去了。

这一觉直睡到中午十二点多,夏晴天才悠悠转醒,拖着快要累断的腿进了浴室。

接下来的半天,夏晴天始终窝在一楼的沙发里,时睡时醒,电视也没有换台,新闻拨了一轮又一轮,眼看时间一点点过去,王管家坐不住了。

“少夫人,今天是少爷生日。”他笑着说。

“哦。”夏晴天表示自己知道。

“少爷最喜欢吃您做的饭,”王管家继续说,所以,您能不能亲自做一顿饭呢?

夏晴天昨天也是这么打算的,可是过了一晚上她改变主意了,“王叔,叶以深生日应该有很多人约他吧。”

“呵呵,这个倒没有,少爷对过生日这种事从来不上心,往年都是我提醒他,他才记起来的。”

“这样啊,”夏晴天想了想,王管家是什么意思她很清楚,可那家伙昨晚把自己折磨的那么狠,实在是不想给他做饭,可王叔是这个家对她最好的人了。他都开口了,自己怎么好意思推辞?

“好吧,我就勉为其难给他做顿饭。”说着,夏晴天懒洋洋的起身。

王管家很激动,脸上的皱纹全挤在一起,慈祥又可爱,“少爷一定会很高兴的。”

听到他的话,夏晴天不由的弯起了唇角。

于是,洗菜杀鱼炖汤,为了应景,夏晴天还专门做了一碗味道鲜美的长寿面。

天色渐暗,凉菜全都上了桌,看时间差不多了,夏晴天把炖好的砂锅鱼汤也端了出去。王管家看着忙忙碌碌嘴里还哼着小曲的夏晴天,别提有多高兴了。

然而,眼看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夏晴天都开始炒热菜了,叶以深还没有回来。渐渐的,王管家有些着急,怕中途出什么事情,偷偷给方毅打了打了电话。

“少爷今晚有应酬?”王管家试探的问。

“没有,怎么了?”

“那你们什么时侯回来?”

“不知道,老板还在办公室,应该快了吧。”

听了方毅的消息,王管家的心放下了一半,少爷没有应酬就好,要不然这边……

哪知,夏晴天的最后一道菜都上桌了,叶以深的车还没有出现在门口,于是她把做长寿面的食材预备好,只等叶以深回来就可以下锅煮面。

当然,她私以为,就算是不吃这晚长寿面,叶以深也会长寿的,祸害遗千年嘛。

“王叔,你别那么着急,坐着歇会儿。”夏晴天看六十多岁的老人家都快望穿秋水了,不免笑着安慰。

王管家干巴巴的笑了两声道,“少夫人辛苦了,您快休息会儿,少爷估摸着马上就回来了。”

夏晴天继续坐在沙发上看新闻,有点饿,便削了个苹果充饥。

这一等又是半个小时,夏晴天的饿劲都过去了,看手机上的时间,晚上八点半了,他平时六点半七点就会回家,今天工作这么忙?

王管家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心里觉得不对,走到稍远的地方又给方毅打了个电话,“少爷怎么还没有回来?”

方毅很无奈的叹气,“估计今晚回去的很晚。”

“为什么?”王管家惊讶。

方毅不知说了句什么,王管家脸色都变了,“这可怎么办?少夫人为了给少爷过生日,做了满满一桌子的菜,还准备了长寿面。”

“要不……你们再等等,或许老板这边能尽快结束。”

“真是愁死人了,”王管家抱怨了一句,挂了电话在原地转了几个圈才强挤出笑容向别墅走去。

“少夫人,我刚打电话问了方毅。他说少爷今晚的工作有点多,要不然,你先吃?”王管家的老脸有点红,他这把年纪了好久没有说过谎话。

“我不饿,寿星没有回来我怎么好意思吃?再等等。”

这一等就是两个多小时,夏晴天再打了无数个哈气之后,来到餐厅。看着满桌的美味佳肴,她心情有些郁郁寡欢便只舀了一碗鱼汤喝了,然后对王管家说,“我先回房间了,估计这个时侯寿星已经吃过饭了,王叔。你也吃两口吧。”

“这个……”王管家又焦急又抱歉,是他让夏晴天忙了一晚上,结果却是这个结果。

“没关系,我累了先去睡了。”夏晴天此时急需要美容觉,自从拍了戏之后,她才知道能安安稳稳的睡个好觉是多么的宝贵。

目送着夏晴天消失在楼梯处,王管家长长的叹口气。

专门买的袖扣就放在梳妆台上,夏晴天打开看了两眼,又在心里感慨了一番真是贵,然后拿着睡衣进浴室。

忙了一晚上,身上全是油烟味。

要不要等寿星大人呢?夏晴天洗完澡穿着睡衣在床上滚来滚去的想,算了。还是不等了,睡觉。

这一晚,夏晴天彻夜无梦。

王管家在客厅等啊等,快零点的时侯,车灯亮起来了,他兴奋的跳起来快步走到外面,却见车子一拐直接入了车库。

两分钟后,方毅一个人走过来,王管家朝他后面看了又看,却没有看到叶以深的半个影子。

“人呢?”王管家吃惊的问。

方毅苦笑的看他,“你说呢?”

“我……”王管家硬是咽下了那个骂人的字眼,整个人突然像是被抽干了精神一般,有气无力的说,“罢了罢了,总归这是少爷自己的事情。你若是饿了去吃点,桌上的菜没有动过,我去睡了。”

“我也不想吃,累死了。”

第二天,夏晴天是被急促的手机铃声吵响的,她摸过手机看是韩晓,便接了起来,“什么事儿啊。”声音中还带着没有睡醒的朦胧。

韩晓似乎很着急,大声说,“你还有心思睡觉?你家叶先生都要被别人抢走了。”

“叶先生?叶以深啊。他那么讨厌谁抢他啊。”夏晴天脑子还没有真正清醒过来。

韩晓气急败坏,恨不得穿过手机来打醒她,“别睡了,你家叶先生是不是昨晚没有回来?”

夏晴天用另一只手摸了摸旁边的床榻,“对啊。”

“我真是服了你了,你老公彻夜未归你还能睡得踏实,快起来看头条,我真是要被你气死。”说完,韩晓就干脆利落的挂了电话。

被韩晓吼了一通,夏晴天终于醒了过来,躺在被窝里打开一个新闻客户端,看到娱乐版的头条时,她所有的瞌睡全都跑了。

娱乐版的头条赫然写着:国际巨星白依灵旧爱浮出水面,竟是叶氏集团总裁叶以深。

白依灵和叶以深?

夏晴天心里一个咯噔,继续往下看。

昨夜国际巨星白依灵私会叶氏集团叶以深,两人共进晚餐之后,去湖边散步,接着去酒吧狂欢,最后叶以深进入白依灵的香闺彻夜未出。

上面附着各种照片,而且是动图,夏晴天点开,画质虽然有点渣,但不可否认里面的人就是叶以深。

夏晴天只觉的一股热血涌上脑袋,大脑一片空白。

她的眼睛还停留在下面一段文字上,然而有没有看进去,她自己都不知道。

白依灵回国时曾坦言,这次回来是为了找回以前的爱人,如今种种迹象显示,她要找的爱人就是叶以深,果然是才子佳人金童玉女。

夏晴天木木的,明明房间里很温暖,她却觉得浑身发冷,因为她看到了白依灵的那张脸。简直和她一模一样。

一个念头从脑海中闪过,她在这一刻似乎想通了什么,但来不及抓住它就飞速的不见了。

这几天夏晴天一直在拍戏,很少碰到手机。有时累的只顾得上洗个脸然后倒床就睡,所以前几天最热闹的娱乐新闻是什么她也不知道,是以这是她第一次见到白依灵的照片。

她陡然想起她和韩晓初次在街上遇到,韩晓错把她当成了白依灵,她当初对演戏没有一点兴趣,也就没有管什么白依灵,后面也就渐渐忘了这件事,没想到她真的和白依灵长得好相似。

叶以深和这个白依灵……

夏晴天不愿意相信,穿上脱鞋来到叶以深的房间,里面空无一人,床铺非常整齐,所以。他昨天晚上真的没有回来,和这个白依灵在一起?

心不知为何痛了一下,又带着些许的愤怒。

自从她被夏薇薇设计陷害,叶以深就对她的态度好了很多,这段时间尤其温柔,她还曾幻想,他是不是不那么讨厌自己,甚至有一点点喜欢上她了。

现在看来,自己是多么的可笑,他那么高高在上的人,怎么会喜欢她这种普通的女孩,他由始至终都把她当成一个宠物而已。

心情好的时侯逗逗她,心情不好的时侯随意辱骂,这种男人怎么会有心呢?

一行清泪从眼眶簌然滚落,夏晴天立刻擦干不让别人看到。

她也是昏了头,居然被他那一点点温柔感动,还以为……还以为……生活会从此美好起来?简直可笑。

愣了半天,夏晴天觉得这个房间到处都是他的影子,再也待不下去,于是收拾行装给韩晓打电话回剧组。

韩晓接到电话,以为夏晴天和叶以深吵架,也不敢多问,点头答应了。

夏晴天收拾好东西,提着大大的行李箱下楼。正好碰上王管家。

“少夫人,你不是明天假期才结束吗?怎么这……”王管家自然知道原因,却没有明说。

夏晴天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挤出一个笑容道,“剧组来电话,让我提前回去。”

王管家一眼就看到了她红红的眼角,心里不免难受,却也无可奈何,“那我让家里的车送你去。”

“不用了,我同事来接我。”

“那你吃了早饭再走吧,昨晚都没有怎么吃,”说到这王管家立刻闭嘴。他心下懊恼,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夏晴天此时哪里还有吃饭的心情,只巴不得快点离开这里,于是笑道,“来不及了,我在路上随便买点吃的。”

说完,不再去看王管家复杂的眼神,拉着行李箱往外走。

初春的早晨带着料峭寒意,露水打湿了青砖地面,微枯的草坪似乎闻到了春的气息,渐渐有嫩芽从泥土中挣扎而出。

快走到门口的时侯,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从门口走近。早晨的雾气还没有散尽,夏晴天看不清他的脸,却识得他的身材和走路的姿势。

男人的脸庞逐渐清晰,看到她仿佛惊讶了一下,上前握住她的行李箱,淡声问,“去哪里?”

夏晴天的手没有松开,平静的说,“回剧组。”

“不是明天才回吗?”叶以深目光沉沉的看着她。

“有点急事。”夏晴天说的很含糊。

“明天再走,”叶以深说着拉她的行李箱往回走,却没有拉动。

夏晴天握行李箱拉杆的手骨节凸起,显是用了极大的力气。可是她的脸上却依旧云淡风轻,“不用了,今天就回去。”

叶以深怒了,直喝她的名字,“夏晴天!”

相反她却淡淡的笑了,直视着叶以深的眼眸,“我知道自己的名字,不用你喊的这么大声。”

看着她没有半分笑意的眼眸,叶以深心里升起一股无力,语气缓和了许多,“你怎么了?”

“我没事啊。”夏晴天还是笑,心里却在狠狠的咒骂这个男人,他自己和旧爱重温旧梦去了,现在却问她怎么了?要不要这么搞笑?

叶以深直盯着她,怒气又上来了,“有什么事情慢慢说,先回去。”

说着去拉她的另一只手,却比夏晴天灵巧的躲开,“没什么事情啊,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我先回剧组了。”

去拉行李箱,可是怎么拉的动,她的力气和叶以深相比,简直小巫见大巫。

“放手!”夏晴天语气中带着微怒之意。

“明天走。”叶以深坚持。

“不行。”夏晴天的态度也很坚持。

叶以深狠狠瞪了她一会儿,手上用了点力道将行李箱拉过来,然后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强制将她往别墅带。

“你放开我!”夏晴天挣扎,她一想到昨晚他做了些什么,没准现在身上还是那女人的味道,心里就说不出的愤怒。

叶以深也不理她,只拉着她大步走。

王管家看到两人惊了一下,什么也没有说,去厨房安排早饭。

叶以深将她扔在沙发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双手环抱在胸前冷声问,“到底怎么了,说清楚!”

夏晴天摊手笑的很平淡,“也没有什么,就觉得既然正主回来了,我也该给别人腾位置了。”

叶以深剑眉微蹙,“你在胡说什么?”

“叶先生,现在全国人民都知道你和旧爱破镜重圆了,我还不赶紧乖乖消失?”夏晴天语气中带着浓浓的讥讽之意。

“你……你怎么知道?”叶以深微微诧异。

“现在的狗仔都是火眼金睛,挖八卦比警察叔叔断案都厉害,对了,”夏晴天顿了顿说,“你要提醒白小姐,以后要拉好窗帘,国内的狗仔最喜欢拍明星的窗帘里面的事情了。”

夏晴天说的如此明显,叶以深若是还反应不过来那就真的是傻子了,他掏出手机看了半分钟,眼神逐渐变得犀利,半响他将手机装回兜里,“我昨晚喝多了,被她扶到房间睡了一晚,什么都没有做。”

夏晴天心里冷笑,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还是前男女朋友关系,还喝了酒,却只是单纯的睡了一觉。这种纯情剧情鬼都不信。

“哦,这样啊。”夏晴天回应的极敷衍,满脸的不在乎。

叶以深不知怎么就怒了,俯身双手按在沙发上,将她圈在自己两臂之间,直视着她的眼眸说,“我说的是真话。”

夏晴天耸耸肩,“我没说你撒谎啊。”

“可是你的所有表情都在告诉我,你根本不相信。”

“我信不信有什么关系吗?”夏晴天反问。

叶以深被噎住,对啊,她信不信有什么关系?他何必将自己的事情向她汇报,可是看到她那双嘲讽的眼眸。叶以深就心里闷闷的想要生气。

“总之事情就是这样,我和她什么都没有做……”

“没有烛光晚餐?没有去湖边散步,还是没有去酒吧喝酒?叶以深,我记得你的酒量很不错的,怎么就喝醉了呢?”夏晴天忍不住脱口逼问。

叶以深被问的哑口无言,他也不知道,昨晚明明喝得不是很多,怎么就醉了呢?

“算了,这些和我都没有多少关系,我还是回剧组吧。”说话间她再次起身去拿行李箱,却被叶以深隔开。

“方毅,把行李箱拿到我书房去。”叶以深朗声说。

“是。老板。”方毅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提着行李箱就走。

夏晴天气急了,“叶以深,你能不能讲点道理,我回剧组真的有事。”

“有事也要等到明天。明天下午我亲自送你过去。”叶以深心里有些烦躁,他正在想着,自己昨晚是不是被白依灵给诓骗了。

“不需要!”夏晴天气鼓鼓的站起来,转身走向楼梯。

客厅暂时安静下来,叶以深重重的坐在沙发上,脸上的表情有些高深莫测,一双眸子更是冷的可怕。

王管家端来一杯热牛奶,脸上没有了往日慈祥的笑容,“少爷,昨天是你生日,你知道吗?”

叶以深接过热牛奶淡声说,“知道。”就算他忘了,白依灵也提醒了他。

王管家叹息一声说,“昨天少夫人想给你过生日,忙了大半个下午,小手在水里冻得通红,给你做了满满一桌的菜,全都是你平时最喜欢吃的,还准备给你下长寿面吃,可是……”

可是她左等右等。等到睡着都没有盼到他回来,结果第二天却有人告诉她,她的丈夫和另一个女人缠绵了一晚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