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你不过是替身而已/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Z市拍戏。”

“什么?她也是拍戏的?”白依灵更加惊讶。

“对啊,你说巧不巧?长得那么像,而且还是同行,她如果出道了,那……呵呵,到时候就热闹喽,”经纪人虽然在笑,脸上却愁云密布,白依灵现在的地位虽然没有人可以撼动,但夏晴天背后却有叶以深,只要她争气点,稍微有点演技,好资源争都不用争全是她的,到时候,白依灵可就……

然而,白依灵却没有想这么长远,她怔了半天突然笑出来,而且越笑越大声,最后笑到整个人都趴在了沙发上。

经纪人颇有几分恨铁不成钢,“你还笑的出来,我们没有几天好日子过了。”

白依灵笑的眼泪都出来了才气喘吁吁的停下,她指着桌子上夏晴天的照片,很是得意的说,“你不觉得。这个女人就是我的替身吗?叶以深被我甩了,他就找了一个和我长得一样的,不但长得像,年龄还一样大,还有,他还送她去拍戏,这不是在复制我的人生吗?哈哈哈……你说,你说,”白依灵拉住经纪人的胳膊,笑道,“叶以深是不是爱惨了我,求之不得,然后退而求其次,找了这么个替身?”

经纪人脸色复杂,虽然他觉得此时的白依灵有些不正常,但种种迹象表明,事实好像就是这样。

“哈哈哈,叶以深还口口声声说和我划清界限,不再来往,他这么爱我,怎么会忍心不见我?”白依灵越说越兴奋,脸上洋溢着狂热,“我去找他,我现在就要去找他。”

经纪人一把抓住她的手腕,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她按在沙发上,“我求你冷静点好吗?就算事情如你所说,你去找叶以深,他会承认吗?”

这句话如醍醐灌顶,白依灵终于安静下来,但还是那么激动,“对对,你说的对,以深是个很要面子的人,我要是当面揭穿了,他一定恼羞成怒,你说的对,我不能这么冲动。”

经纪人摸把额头的冷汗,带了她这么多年,不管是接戏还是接广告,她都极有头脑和眼光,怎么每每碰到叶以深的事情,就开始犯浑了?

“这件事你要好好筹划,叶以深现在是商业大佬,跺跺脚,整个市都要抖三抖,所以不要轻易得罪他,知道吗?”经纪人苦口婆心的劝道。

然而白依灵现在哪里听得进去,她现在满心满脑全是想着怎么把夏晴天这个冒牌货撬走,然后自己成为叶以深名正言顺的妻子。

突然她想到了一个办法,既然叶以深那边行不通,那她就从夏晴天这里下手。

“你能找到夏晴天的手机号码吗?我想见见她。”白依灵精神大振,眼光闪烁着异常的光芒。

经纪人警惕的看她,“你要干什么?”

“放心,我又不杀人放火,我就是想见见她。”

“你见她?”

“如果这个是世上有一个和你一模一样的人,难道你不想见见?”

“好吧,”经纪人再次妥协,虽然他知道白依灵的目的并不止与此,“弄到夏晴天的号码很简单,不过你要答应我。不做过分的事情。”

“放心放心,我现在好歹也是名人,会珍惜自己的羽毛的。”

“知道就好,”经纪人走到阳台去打电话,须臾,夏晴天的手机号码就到手了。

白依灵从来不怀疑他的办事能力,可速度这么快还是忍不住问,“你怎么问到的?”

经纪人颇有些得意,“这还不简单,我打给他们学校要了他们辅导员的电话,再假说想和夏晴天合作拍戏,辅导员很开心的把号码就给我了。”

白依灵给他竖了个大拇指,“厉害厉害,我当年果然没有看错人。”

“你答应我的,不许乱来!”经纪人再次警告。

“我什么时侯乱来过?”白依灵翻了个白眼。

经纪人冷哼,“只要是叶以深的事情,你什么时侯不乱来?”

白依灵被他怼的哑口无言。

夏晴天接到这个意外来电的时侯,刚好踏进叶家别墅的大门,影视城的拍摄结束了,她休整几天后要去西北地区,也会在那里杀青戏。

“你好,哪位?”夏晴天语气很温和。

“夏晴天吗?”

“是我,请问您是……”

“我是白依灵。”

时间在这一刻停止。

优雅的包间里,夏晴天推门进去的时侯,一个穿着限量版高级裙装的女人在搅动着杯中的咖啡。闻言,她抬起头,四目相对的瞬间,夏晴天再次发觉,时间又停止了。

两个只在照片中见过彼此的人,此时真的见面了,还是忍不住震撼,这也太像了。

还是白依灵见多识广,很快就回过神,她淡然一笑道,“夏小姐,请坐。”

夏晴天微微颔首,在她对面坐下。

这个女人找她干什么?夏晴天来的路上猜了无数个可能,她原本可以不来,但人的好奇心太强大了,她想亲眼见见对方到底和自己有多像。

“想喝什么?”白依灵询问。

“蓝山,谢谢。”后面这两个字是夏晴天对服务员说的。

白依灵淡定的望着她,心里愈发肯定了的那个想法,于是看夏晴天的眼神就带了几分轻蔑。

夏晴天察觉到了她的敌意,却当没有看到,叶以深的前女友对她有敌意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不过对方没有说话,夏晴天也不开口,所谓敌不动我不动。

“夏小姐有没有兄弟姐妹?”白依灵明知故问。

“我是孤儿。”夏晴天回答的言简意赅。

白依灵脸上露出同情,“其实我知道你的存在时。吓了一跳,还专门打电话回家问了我爸妈,问他们当年有没有遗弃过一个孩子,还被他们训斥了一顿。”

夏晴天笑的有些假,“多谢白小姐关心,我有亲生父亲。”

“当然,”白依灵抿了口咖啡,继续笑道,“我们两个还真是有缘,老天爷居然让两个毫无血缘的关系的两人长的一模一样。”

“是啊,我也觉得挺有缘的。”这句话是出自夏晴天的真心。

白依灵很好奇的问,“听说你现在还在读书?想好毕业干什么了吗?”

“走一步看一步。我这人向来很少给自己做长远的计划。”夏晴天淡定的直视她,心里也已经明白,这个女人今天是有备而来,她应该把自己已经调查清楚了。

“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我可以介绍一份工作给你。”白依灵突然很好心的说,“毕竟我们这么有缘。”

“是吗?什么工作?”

“我们两个长得这么像,你可以来给我当替身演员,我会给你开很高的工资,怎么样?”

夏晴天从这话中听出了浓浓的鄙夷和嘲笑,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但在叶以深手中锻炼这么长时间,她也学会了处变不惊。于是笑意吟吟的问,“不知替身演员都要做些什么呢?”

白依灵撩了下顺直的长发,笑的娇媚如花,“其实很简单,就是我不适合的拍的戏或者背影侧影等都由你来完成。”

“什么叫你不适合的拍的戏?”夏晴天冷笑的问。

“比如床戏,跳水或者吊威亚之类的。”白依灵说的云淡风轻。

夏晴天终于忍不住笑出来,靠在椅子上笑着摇头道,“白小姐,你找我来,想必已经清楚了我的身份,你觉得……我的丈夫会让我去演替身?或者说,你觉得我有必要去赚你说的这种高工资?”

夏晴天也不是傻子。白依灵是什么心思,她也了解了一二,如果白依灵想让她离开叶家,可以光明正大的说嘛,何必这么拐弯抹角的侮辱人?

当然,她并不觉得替身演员有什么不好,她就是看不惯白依灵这副嚣张的样子。

白依灵听到“丈夫”这两个字明显咬了咬牙,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笑着说,“夏小姐现在看不上,不过我觉得你以后会需要。”

“以后怎么样,不劳烦白小姐操心。”夏晴天的态度不卑不亢。

这时,服务员敲门进来,说了声“打扰”将咖啡放在夏晴天面前,走时还目带疑惑的在两人身上快速的扫了一眼。

白依灵被她的态度激怒,尤其是一想到她如今是叶以深的妻子,一颗心就被嫉妒和恨意填满。

“夏小姐,你知道以深为什么要娶你吗?”白依灵不想再和她绕弯子,直接切入主题。

夏晴天心里咯噔一下,脸上却没有表现出分毫,笑的完美无暇,“当然知道。”

“为什么?”

“这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情,我为什么要和你这个外人说?”夏晴天火力全开,她也不是软柿子。谁都可以来捏一下。

白依灵哈哈大笑,眼中似有种疯狂,“你不说,是因为你不敢说,因为你不愿意承认你是我的替身!”

夏晴天的心迅速的往下掉,脸上的笑意也快要绷不住,她冷冷的直视眼前这个和她长得一般无二的女人,莫名的心虚起来。

“怎么,被我说中无言以对了?”白依灵嗤笑,历数曾经她和叶以深之间的过往,“夏小姐,你知道当初以深有多么的爱我吗?但凡是我想要的,只要看一眼,他就会拿到我的面前。我想要拍戏,他就做投资人,角色全都任我挑。半夜我拍戏累了想吃粥,他再累也会亲手做给我吃。我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荒野里拍了两个月戏,他就在那里住了两个月陪我,怕我吃不惯当地的饭菜,就每天做给我吃……这些,他为你做过吗?”

夏晴天听着这些事情,心有些发紧发涩,他的确没有给自己做过,因为他们从一开始就不是因为爱情而在一起的。

夏晴天暗暗吸口气,淡笑道,“那又如何,你也说了,这都是当初了。白小姐何必总是想着过去呢?”

白依灵激动的表情一冷,随即也笑了,“夏小姐,你长得很漂亮,也很年轻,以后的路还很长,难道就甘心一辈子当我的影子?”

“白小姐未免太自信了些,没有谁会是谁的影子。我只会是我自己,虽然我们长得很像。难不成只能你好好活着,我就只能做你的影子?真是可笑。”夏晴天话中带着浓浓的讥嘲,她原以为这个白依灵是个很明事理的女人,没想到今日一见,太令她失望了。

白依灵情绪起伏不定,她想骂回去可是又觉得太没有风度,于是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喝了被温热的咖啡才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把话说开了,其实以深娶你原因很简单,我当年去国外发展给他带来了很大的伤害。他对我又恨又爱,于是才娶了你。你和我长得相似,年龄还差不多,能满足他心理上的需求,你明白吗?”

白依灵的话让夏晴天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难怪……难怪他当初那么坚定的要娶自己,原来是这个原因,原来一切的根源在这里。

“夏小姐,人这一辈子很长,也很短,我不知道你对以深有没有感情,可人这一生,我们总要找一个爱自己的人,你说对不对?”白依灵看她面色微变,心中一喜,知道她和叶以深结婚必然不知道其中原由,于是转变强硬态度,改用怀柔政策。

夏晴天默默的喝着咖啡,很苦,不论是嘴巴里,还是心里。

瞬间,她想通了一些事情,难怪叶以深那么坚决的不让她拍戏,不是因为败坏叶家的形象。而是因为有前车之鉴,他怕自己以后和白依灵一样,离开他。

而恰巧,她就是这么打算的。

白依灵继续柔声说,“夏小姐,你以后的路还很长,没有必要守着一个不喜欢你的男人,离开才是正确的选择。”

夏晴天沉默不语。

“以深对你根本就没有心,他一直在欺骗你。”白依灵的情绪又激动起来,“如果你愿意离开叶以深,我可以给你一大笔钱,你想做什么都可以。足够你衣食无忧的生活一辈子,或者我可以送你出国,并且替你找一份很好的工作,只要你离开叶以深。”

夏晴天压下心中的狂乱看向对面的女人,不可否认,她说对了一部分事实,可是她的目的性太强了,不由的让夏晴天怀疑。

“我有件事情不明白,想请白小姐解答一下。”夏晴天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

“你说。”

“既然白小姐口口声声说,我丈夫对你余情未了,那你应该找的人是他,让他来找摊牌。为什么白小姐要亲自来找我呢?”夏晴天嘴角带着一抹淡笑。

白依灵再次噎住,掩饰的垂眸喝了口茶,她以为夏晴天是只小白兔,原来是是只小狐狸,也不是很笨。

她是专业演员,演技更是了得,扎眼的功夫又换上了另一副面孔,“我找过他了,以深也说他忘不了我,可是他太心软,说你是孤儿,如果就这么和你离婚了。以后就没有人照顾你了,你又没有什么大的过错,所以……我不想让他为难,所以亲自来找你。”

夏晴天听到这话差点笑出声,心软?叶以深会心软?这是她活到今天听到最大的笑话了。

“白小姐,如果我丈夫真的打算要和我离婚,为什么半分意思都没有透露出来呢?”

“我不是说了嘛,他心里愧疚而已,如果你真的喜欢他,就应该成全他,让他和自己真正爱的人在一起,这样对我们三个人都好。”白依灵说着又开始有些疾言厉色起来。

夏晴天直直的看着她,笑道,“白小姐,我从没有见过一个小三还如此理直气壮,你今天真的是让我大开眼界。”

“你说谁是小三?”白依灵怒气冲上来,只差拍着桌面撸袖子了。

“难道你不是?”夏晴天看着气急败坏的某人,反倒冷静了许多。

“以深爱的是我,从16岁那年开始我们就相爱了,直到今天都没有停止,我不过是去国外几天,你就插足进来让他娶了你,你还有脸说我是小三?我看你才是!”白依灵气的浑身发抖,完全没有在镜头前的优雅和完美。

夏晴天摇头“啧啧”两声,“真应该让你的粉丝看看,他们喜欢的偶像是什么样子。”

“你……你……夏晴天,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今天是心情好给你面子,如果你不听劝告,我一定让你净身出户滚出叶家。”

“哦,那真是要多谢白小姐今天的好意了,我还有事,就不奉陪了,”夏晴天起身从钱包里掏出一百块钱放在桌上,临走前慢悠悠的说,“白小姐,我要提醒你一件事,如果有一天我真的和我丈夫离婚,那也是我们之间的感情出了问题,和白小姐没有半毛钱关系,再见。”

夏晴天潇洒的离开,不再去看表情扭曲的白依灵。

走出咖啡馆,夏晴天浑身的力气突然被抽空,差点瘫软在地上,她并没有在白依灵面前那么坚强。

随手招了辆出租车,夏晴天逃跑般上车,报了叶家别墅的地址,便靠着椅背发呆。此刻她脑海一片混乱,却有一句话是那么的清晰:他娶你,是因为你长得和我相似。

尽管夏晴天努力告诉自己,不要在乎叶以深对自己的感情是不是真心,反正自己有也不喜欢他,可当有一天这个丑陋的真相被揭开,她的心还是控制不住的疼起来。

为什么?她到底招谁惹谁了?为什么要莫名其妙成为白依灵的影子?她只是一个普通人,只想安安静静平平淡淡的过一生,为什么要被牵扯到他们两个人中间来?

想起曾经的那些不公平待遇,夏晴天的眼泪无声的滚落,那些原本就不应该是她承受的,就因为她的这张脸,所以一切的遭遇都要由她来经受?

凭什么!

夏晴天越想越难过。再也忍不住捂着脸呜呜的哭起来。

司机透过后视镜看到这一幕,无奈的摇摇头没有说话。

人活着都不容易,可是还都要奋力活着。

站在叶家别墅的门口,夏晴天从心底开始厌恶起这个地方,就是这里,这个人,打破了她原有的平静。

王管家看她失魂落魄的回来,眼眶还红红的,似乎哭过的样子,心里一惊,忙上前关心的问,“少夫人。你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

夏晴天脸上露出苦涩的笑,“王叔,你对我好,是不是也因为我长的像白依灵?”

王管家脸色大变,急急的说,“当然不是,我对你好是因为你是个善良的好姑娘,和那个姓白的没有一点关系。是不是那个白依灵和你说什么了?少夫人,她就是不是个好人,当初……唉呀,少爷的事情我也不方便说,总之她说的话你不要信。”

夏晴天苦笑。遥遥头上楼。

王管家愈发焦急,“少夫人,你别胡思乱想,就算以前少爷和白依灵好过,但他们两个早就结束了,现在少爷心里的人是你。”

“谢谢王叔。”

王管家看着她有气无力的背影,跺了跺脚,心里暗道,都是白依灵,离开的时侯让叶以深性格大变,少爷好不容易回暖了,她又回来了,难道要让这个家支离破碎吗?

夏晴天站在装修精美的卧室,环视着周围的所有装饰,她来到叶家之后就住进这间屋子了,她开始怀疑,这里的梳妆台,沙发,还有更衣室,床,是不是都按照白依灵的喜好来布置的?

那她……有没有在这里住过?有没有睡过这张床?

夏晴天的视线落在了这张柔软宽大的橡木真皮双人床上,曾经那么模糊的记忆此时清楚无比。

每次她和叶以深云雨之后,叶以深好几次抱着她,在她耳边呢喃着一个名字。她当时累极了,根本没有注意到他喊的是什么,而此时那些呢喃却如此清晰的在耳边回荡。

白依灵,白依灵……

他喊的不是别人,每一声都是白依灵。

夏晴天顿时觉得悲催之极,叶以深口口声声说他迷恋自己的身体,其实不是吧,他只是迷恋和白依灵在一起的感觉,以至于在和自己上床的时侯,都要把她幻想成白依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