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我们离婚吧/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或许并不用幻想,因为她本身长得就和白依灵一样,他只需麻痹自己就可以。

也许曾经,他和白依灵也在这张床上翻云覆雨过。

记忆纷至沓来,夏晴天心口疼的呼吸困难,她猛然想象到四楼的那个放映厅,既然要揭开真相,那不如就全部搞清楚。

夏晴天再次来到这个配置堪称奢侈的放映厅,打开墙上的灯,里面还是上次来的样子。王管家曾说,叶以深喜欢看电影,所以给家里装了小型电影院,她当时傻乎乎的就信了,如今看来,这个地方也是为了白依灵而建造的吧。

夏晴天拿起软榻上的遥控器,打开屏幕,里面不出意外的是一张绝代风华的脸,还是近景。

夏晴天按下播放键,画面随之动起来,白依灵的身影妖娆多姿,风情万种。

这是好莱坞的电影,虽然夏晴天没有看过,但却对里面的男主角很熟悉,上学期间班级里的好几个女生很喜欢他。而白依灵就是这部电影的女主角。

夏晴天重重的坐在软榻上,电影没有声音,像是一部默片,软榻的小桌上放着一个精致的黑木匣子,夏晴天随手打开,里面放着一摞影碟,抽出一张,上面印着男女主的海报,那女主角不是别人,正是叶以深的前女友,白依灵。

包装碟片的封面有些陈旧,应该是叶以深经常拿出来磨损导致的。

至于剩余的影碟,自然都是同一人的。她跑龙套时期的,她当主角的,只要是她的影片,全部都在这里。

此刻,夏晴天连苦笑都笑不出来了,上次她看到这个匣子,还好奇的问王管家里面是什么,王管家随口说是不用的东西,然后束之高阁。

怎么会是不用的?

是不想让自己看到吧,还真是难为王管家了。

夏晴天在放映室待了良久,才关了电影,缓缓起身下楼。

路过叶以深卧室的时侯,她不由的停住了脚步,她很少去叶以深的卧室,今天抱着打破沙锅的决心,夏晴天推开了他的卧室门。

叶以深的房间装修很简约,黑白色为主,透着一股霸道和阴沉,夏晴天转了一圈,视线落在了床边柜子上的一本杂志。

是一本销量很好的时尚杂志,封面是前段时间大火的女星。

这样的杂志出现在叶以深的房间,很是突兀,按照夏晴天的了解,他好像只看财经类的杂志,怎么这里会有这种杂志?

时尚杂志不是最新一期的,而是年前的,夏晴天拿过来翻了翻,最后停在了最皱的那一夜。

果然……

如果里面没有白依灵的这片访谈,怕是也不会出现在叶大少爷的床头吧。

夏晴天把杂志扔在柜子上,看到最上面的抽屉没有关严实,打开一看,她真是不知该笑还是该哭了。

里面满满当当都是和白依灵有关的杂志和报纸,其中有些已经泛黄,明显是有些年头了。从她刚有点名气开始,一直到……她回国前。

也就是说,这些年来,叶以深始终都在关注她的消息,就算是和自己结婚了,他也在搜集各种她的信息,小到一个豆腐块的报道,大到整个版面。

积存许久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夏晴天不得不承认,白依灵说的很对,叶以深由始至终爱的都是她,她刚开始还抱着几分侥幸,觉得没准是白依灵为了让自己离开叶以深故意那么说的,现在……她是打了自己的耳光。

叶以深啊叶以深,你既然这么爱这个女人。为什么不去找她,却要找自己这么一个替代品?

夏晴天眼泪越来越多,她不是难过叶以深对她没有半分爱意,她就是觉得委屈,她招谁惹谁了,为什么要成为别人的替身?

天色一点点暗下去,叶以深回到叶家,心情似乎很好,脸上还带着笑意。

“晴天呢?”叶以深看客厅没有人,一边脱下外套一边问王管家。早晨给她打电话,她说今天会回来,所以一下班叶以深就推了所有应酬回来了。

算算,已经有两周没有见她了,原本还打算着这两天就去看她,没想到她先回来了。

“少夫人在卧房休息,”王管家的表情有些沉郁,“少爷,好像出事了。”

叶以深挽着衬衣衣袖准备上楼,听到这话停下脚步,回头问,“什么事?”

王管家组织了一下语言道,“下午少夫人从外面回来,状态非常不好,眼睛红红的,好像还哭过。”

叶以深脸色沉了沉,“她出去见什么人了?”

“这个我不太清楚,不过她回来问了我一句话,”王管家瞥了眼少爷,仿佛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说。

“问你什么了?不要吞吞吐吐的。”叶以深冷声喝道。

王管家立刻正色道,“少夫人问我,我平时待她和善,是不是因为她长的和白小姐相似。”

“什么?”叶以深蹙眉,“她去见白依灵了?”

“应该是的,少夫人上午回来,刚放下行李就接了个电话,然后就出去了,回来后就不对劲了,一下午她都没有下楼。”

叶以深心中一凛,白依灵都和她说了些什么?

疾步上楼,推开夏晴天的卧室门,里面很安静,没有开灯,夕阳的余辉照进来,暗沉沉的。

叶以深往进走了几步,便看到夏晴天坐在床边,也不知坐了多久,仿佛老僧入定般,听到他进来也没有回头。

叶以深为了能看清她脸上的表情。按亮了房间的灯。

夏晴天一动不动,眼神空洞,眼皮是肿的,也不知道哭了多久。

男人走到她跟前,看她这般样子,心里的某一处似乎被针扎了一下,“你什么时侯回来的?”

叶以深打破沉默的空气,找了个不咸不淡的话题。

夏晴天抬头定定的瞧着他,眼中全是冷漠和疏离。

“怎么了?”叶以深伸手想要去拉她的手,却被夏晴天快速的躲开,男人的眼眸骤然沉了几分。

叶以深很想发火,但忍了下来。心平气和的说,“你今天去见白依灵了?”

夏晴天依旧盯着他,语气冰冷如霜,“是的。”

“你……她说的话你不要相信,”叶以深一时竟不知道如何劝慰,只憋出了这句。

夏晴天冷笑,“我不相信她,相信你吗?”

叶以深的表情变得很冷峻,“这么久了,难道你不相信我?”

“我信你什么?”夏晴天反问。

“所有事情。”

“是吗?”夏晴天的眼泪在下午已经哭干,此时只有愤怒,“那我只问一句。你当初娶我,是因为我长得和白依灵相似吗?”

叶以深嗓子有些发痒,想说不是,可又不想撒谎,两人对视良久他轻声说,“是的。”

夏晴天闭上眼睛,遮掩她最后的绝望,她竟然还不死心想要问一问,现在终于可以彻底死心了。

看女人如此痛苦伤心,叶以深的心也跟着痛苦起来,还不等开口,夏晴天再次开口了。“你起初对我那样的态度,除了我不是处子之身外,还因为我长得像白依灵?”

叶以深张张嘴巴,艰难的说,“是,的确如此。”

“凭什么?”夏晴天突然厉声喝道,“叶以深,你凭什么这么对我?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就因为我长得像她,所以就活该被你侮辱,活该被你欺负,活该被你关兽笼?你到底凭什么?”

叶以深没想到她情绪如此激动,只好和颜悦色道,“以前的事情是我不对,我对白依灵心怀怨恨,所以才……”

“你恨她,你不忍心对她下手,所以就来折磨我?”夏晴天听懂了他的话,话中全是愤怒,“我TM招谁惹谁了!你们两人的恩怨为什么要把我拖进来?这对我公平吗?”

叶以深被问的哑口无言,这件事如今想想,的确是他的不对,他不该把对白依灵的怨恨报复在她的身上。

“叶以深,我原本可以安安心心过我的小日子,虽然时常和夏薇薇吵架。被陈晓芬骂贱种,但那至少是我可以掌控的生活,你为什么要打破我的宁静?为什么要把我拖进这个万丈深渊?就因为这张脸?”夏晴天指着自己的面孔,表情有些狰狞。

“对不起,”叶以深第一次对夏晴天说这三个字,事实上,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对人说过这三个字了。

“你现在说对不起有什么用?”夏晴天气的身体直抖,“如果不是因为你,我现在还在课堂里上学,如果不是因为你,夏薇薇如今也不会变成傻子,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不会三番五次的受伤住院,现在你一句对不起,难道就当所有的事情没有发生过吗?”

叶以深望着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细细追究,这些事情的根源都在他。

夏晴天喘了几口气,冷笑几声道,“早知道因为这张脸,我要承受这么多的不堪和羞辱,我当初就应该划上几刀。”

“不许这么想,”叶以深倒吸一口凉气,生怕她真的做出这种事情,“曾今的事是我不对,我道歉,说吧,我怎么做你才能消气?”

“我们离婚吧。”夏晴天冷声说,这是她考虑了一下午的结果,或许白依灵说的对,她的一生还很长,不能浪费在这个渣男身上。至于叶家的秘密,曾经对白帝的承诺,她都管不了了,现在,她只想离开这个地方。离开这个男人。

叶以深眼眸锋利如刀,“不可能!我不会和你离婚的。”

夏晴天的情绪没有刚才那么激动了,她冷冷的看着他,不带任何感情,“白依灵都回来了,你何必还留着我这个替代品呢?不如我们一拍两散,我过我的清苦日子,你娶你的心上人,我们皆大欢喜。”

“什么心上人?我对她早就没有感情了,就算有那也只是恨而已。”叶以深说的斩钉截铁。

“是吗?”夏晴天脸上全是嘲讽之意,“都到了这个时侯,叶少爷何必还欺骗我欺骗自己呢?”

“我说的都是真话。”叶以深被逼急了,说话也很直接,“我当初娶你的确是因为白依灵,可后来我觉得你很好,难道我对你的这些变化你感觉不出来吗?”

“的确,你对我态度确实变了很多,那又如何?你心里爱的是谁难道你不清楚吗?”夏晴天指着他的心口,慢慢的说,“你和我上床后,抱着我喊的是谁的名字?”

叶以深神色微变,咬着后槽牙不说话。鬼知道当时他喊的是谁?难道是白依灵?

“还有,你四楼的那个放映室是为谁造的?还有你床头柜那满满当当的杂志和报纸,又都是为了谁?”夏晴天的心已经麻木,现在她只想和他离婚。

叶以深继续无语,他没有办法解释,因为她说的都对。

以前收集和白依灵有关的杂志报纸只是想了解她的动态,看看她过的好不好,渐渐的就成了一种习惯,一看到和她有关的东西就想往家里搬。

“叶以深,你那么爱白依灵,眼巴巴的等了她四年,如今她回来了,也对你一往情深,这不正好破镜重圆重归于好吗?”

“我没有等她。”叶以深觉得自己这话说的自己都不相信。

“好歹也是上市公司的总裁。就不能正视自己的内心吗?”夏晴天冷笑。

“我心里是怎么想的我当然自己清楚,总之我不会离婚的。”

夏晴天快要跳脚,“为什么啊,叶以深,到底为什么啊,你爱的人已经回来了,我只是一个冒牌货,你为什么不和我离婚?”

“我和你结婚那天起,就没有想过和你离婚。”

“可是当初结婚也是因为白依灵啊,现在正主都回来了,你留着我干什么?”夏晴天觉得他简直不可理喻。

叶以深就是不松口,“反正我不会和你离婚的。”

“你就是个疯子!”夏晴天终于忍不住骂道。“我从未见过你这么可笑的人,放着心爱的人不娶,却留一个讨厌的人在身边,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你脑子才进水了,”叶以深反驳道,“你的所有要求我都可以答应,唯独离婚,没有商量。”

夏晴天真想用斧头劈开他的脑袋,看看里面装的都是什么,“算我求你了好吗?你放过我好吗?我还想多活几年,和你在一起,我真的很压抑很难受。我要时时刻刻警惕因为你带来的各种危险,远的不说,就说近的,白依灵那么爱你,她是不会放过我的,你们两个想要玩欲拒还迎也罢,要玩陈仓暗度也罢,能不能别带我?我一点兴趣都没有好吗?”

“白依灵那边我会警告她的,你放心吧。”叶以深避重就轻,似乎在对她做出承诺,“我会和她说清楚的,以后也不会和她见面。你,别想离婚!”

后面这五个字,叶以深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

“我什么都不求,只想离婚。”夏晴天态度坚决。

“妄想!”叶以深断喝,说完,转身出去。

出门的那刻,夏晴天在身后大声骂道,“混蛋,叶以深,你就是个混蛋王八蛋!”

叶以深的脚步顿了顿,却没有停留的走了。从小到大,都没有人这么当着他面骂他,虽然他知道有不少人在心里是这么想的。

但是像夏晴天这么光明正大骂的,她还是第一个,念在她今天心情不好,不与她计较了。

夏晴天把抱枕当成叶以深的脸,又揉又砸,恨不能将他撕成碎片。

别墅里一片安静,王管家显然听到了刚才的争吵,见叶以深神色疲倦的下来,连忙给他递上一杯温水,说了这么久的话,少爷应该是渴了。

叶以深接过去喝了一大口,王管家才叹气说,“少爷,我以前就提醒过你,让你不要把对白小姐的怨气撒在少夫人身上,你就是不听……”

叶以深狠狠瞪了他一眼,吓得王管家立刻将后面的话咽了下去。

“晚饭做好了,少爷,用饭吧。”王管家换了个没有危险性的话题说。

“气都气饱了,哪里有心情吃饭。”叶以深没好气的说。

王管家只好低着头不说话,心里却在暗忖,这能怪的了谁?还不是您自己作的?

叶以深坐在沙发揉着发疼的眉心,声音颇有些沉重的说,“给她送点饭上去。”眼下这个情况,她应该是不会下来吃饭了。

“是,少爷,您也用电吧。”王管家不忘关心自家主子。

叶以深闭着眼睛冲他摆摆手,示意他可以走了,不要在这里烦自己。

王管家无声的叹口气,着手去准备饭菜。

几分钟后,三楼传来夏晴天的怒吼声和碗碟破碎声,“出去,我不吃!”

叶以深的眉头再次深深的皱起来,王管家更是郁闷,他还没有见过夏晴天生这么大的气,平时就算是和叶以深闹了再大的矛盾,她总是不会亏待了自己,这次……

“少爷,要不我上去劝劝?”王管家试探的问。

叶以深摇头,“不用,让她一个人安静安静。”想来她也是气饱了,今晚应该也吃不下了。

王管家颔首离开。

别墅又恢复平静,叶以深思绪繁杂,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他一方面对白依灵放不下,一方面又不想和夏晴天离婚。

他几乎可以想象,一旦自己和夏晴天离婚了,她一定头也不回的。欢欢喜喜的离开这个家,不会有半分不舍。然后过段时间找一个和她志同道合男朋友,或许就是同校的或许是偶尔碰到的,谈一场简简单单的恋爱。

只需几个月,她就能把自己忘得干干净净。

叶以深一想到这些,就气不打一处来,他怎么能容忍别的男人牵她的手,吻她的唇,甚至将她压在身下,做他对她做过的那些事……

绝对不行!他绝对不会放她走。

回到自己房间,那本杂志还放在床头,叶以深拿过来看了一眼。然后就将杂志用力的扔了出去。

这一夜,叶以深没有去打扰夏晴天,只是在夜深人静的时侯,悄悄进去看了她一眼。

她整个人窝在被子里,蜷成小小的一团,她的脸埋在柔软的被子中,露出的眉头紧紧皱在一起,似乎睡得很不安稳。

他何时对这个女人上心了呢?舍不得骂她,舍不得她受委屈?别人动她一根指头都不行。

叶以深静静的看着她的脸,明明她和白依灵长的一般无二,可是他却能一眼认出谁是谁?

她晚上一直质问自己,到底为什么不肯放她离开。其实他也很想知道原因,他到底为什么舍不得她离开。也许,他已经习惯她在身边,只要想到她在某个地方,是他的人,他的心就是安稳的。

坐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叶以深用手背轻轻触碰了下她的脸颊,然后悄悄离开。

门关上的刹那,女人的眼睛睁开了,里面无波无澜。

她对他,真的很失望。

她以为他是个杀伐果断之人,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

难得放假,夏晴天一直睡到了日上三竿才醒来,而且还是被饿醒的。昨晚真的太生气,吃不下任何东西,所以才一怒之下砸了碗筷,今天,她的理智回来了。

和叶以深离婚是长远的事情,不能急在一时,所以她要保存体力,和他打持久战。

下楼,意外的看到原本去公司的叶以深坐在客厅,秘书毕恭毕敬的站在旁边。手里拿着一沓文件,他看到夏晴天,眼里很快的闪过一丝诧异,然后很快归于平静。

叶以深听到脚步声,回头看到她说,“厨房给你留了饭,昨晚就没有吃饭,去吃点吧。”

夏晴天不想给他面子,操着手当着秘书的面冷声问,“什么时侯离婚?”

秘书嘴角抽了抽,硬是压下了抬眼看夏晴天的冲动。

叶以深拿笔的手顿了顿,抬头冷声道,“不可能。”

夏晴天冷哼一声转去了餐厅。

叶以深将所有文件签好给秘书,吩咐道,“这几天我都在家里办公。”

“是,我会把重要文件及时给您送来的。”秘书表示非常理解,叶总家里闹离婚,他当然要安抚后宫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