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不如怀孕吧/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以深点头,“那个策划案你让副总盯紧点。”

“是,叶总。”

叶以深摆摆手,目光已经看向了餐厅的方向。秘书颔首离开,心里却震惊无比,他原以为夏晴天只是老板的女朋友,原来她是老板娘!天呐,老板这保密工作做的太好了吧。

不过,上次是怎么回事?她不是哭着从老板办公室跑出来吗?

难道老板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所以她才想离婚?

秘书越想这个可能性越大,虽然他对老板的敬仰之情如滔滔江水,但是老板这阴晴不定的性格真的不是寻常人可以消受的。他如果是个女人,估计是不会喜欢老板这种冰块的。

看来,公司的员工又要过如履薄冰的日子了。他要回去叮嘱手下的那几个长点眼色。

夏晴天吃着粥,心里盘算着要不要今天就离开叶家,提前归队和导演好好探讨一下剧本。

但她结合实际情况想了想,这有些不可能,叶以深那个混蛋一定不会放她走,又想起很久都没有见到好友苏清雅了,应该去联络联络感情。

吃完饭,夏晴天背着包往外走,里面装着在影视城替苏清雅要来的偶像签名照。

“干什么去?”叶以深幽幽的声音传过来。

夏晴天假装没有听见,继续往外走。

“问你话呢,去哪里?”叶以深快步走到她面前,挡住他的去路,忍着性子又问了一遍。

夏晴天抬眸冷笑道,“放心,我不会去找你的心上人。”

叶以深的眉头皱了又皱,“去哪里,我让方毅送你。”

“不用,我自己有腿。”夏晴天绕过他。

叶以深心里顿时升起一股无力感,喊了声方毅,让他去开车。

他从韩晓那里拿到了夏晴天详细的出行计划,知道还有几天她才会开工,所以不担心她会提前离开。

“怎么?让人盯着我?怕我跑啊。”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叶以深很淡定的说。庙,就是剧组。她是个有责任心的人,而且快要杀青了,不会不顾一切的溜之大吉的。

几分钟后,夏晴天盯着横在自己面前的保时捷生闷气,方毅低着头说好话,“少夫人,您就上车吧,您要是不上车,老板一定会辞了我的,我发誓,你干什么我都不会干涉,你把我当司机就行。”

夏晴天看他一脸为难。只好上车。

哎,谁让她是个大好人呢?

苏清雅兼职的地方是全球有名的快餐企业,因为是上午,客人并不多,她一看到夏晴天就激动的跑过来,将她拉到卫生间。

“好啊,过了这么久才来看过,是不是快成大明星了,就忘了我这个朋友了?”苏清雅嬉笑着打趣她。

夏晴天勾着她的脖子,哈哈一笑道,“忘了谁也不能忘了你,咱俩可是一起睡大的。”

苏清雅掐了她一把,“你胡说什么呢,才出去几天啊,荤话张口就来。”

“难道我们没有睡过一张床?”夏晴天笑的很开心,“哎,你什么时侯下班,我请你去吃大餐。”

“我去请假,等我一会儿。”

半个小时后,两人坐在了附近一家环境优美的甜品店。

“让我看看你,”苏清雅双手掰着夏晴天的脸,左右看了看说,“瘦了,尖下巴都出来了。”

“瘦了才好。瘦了好上镜。”夏晴天从包里掏出给她的礼物,“给,你男神的签名照。”

苏清雅立刻放开她的脸,把签名照拿过来,眼睛闪闪发光,“太好了太好了。怎么样?我男神真人帅不帅?性格好不好?”

“很帅,很好,”夏晴天老实回答。

苏清雅更加兴奋,签名照看了又看,才小心翼翼的放在自己的包包里说,“下次你再拍戏,我就去探班。顺便看能不能偶遇我男神。”

“好啊,”夏晴天满口答应,“你最近怎么样?”

“老样子,挺好的。”苏清雅笑道,“每天上课上班,回家倒头就睡。”

“我真羡慕你,”夏晴天脸上的笑容淡去了许多,幽幽的叹口气。

苏清雅眼眸微闪,想起那件绯闻,想了想问,“是因为叶以深和白依灵?”

“是,”夏晴天提起这件事就义愤填膺,“你说我上辈子做了多少坏事,怎么这辈子这么倒霉碰到这么个渣男。”

“你和他……吵架了?”苏清雅斟酌了一下措辞,毕竟她曾经和叶以深是那种关系。

“我要和这个渣男离婚,必须离!”夏晴天语气坚定,眼中全是怒火。

“来,吃口冰激凌降降火,”苏清雅咬了一勺冰激凌喂到她嘴里,“你要离婚,那叶以深同意吗?”

“他如果同意我就不这么烦了。”夏晴天郁闷之极。

“他和白依灵真的是网上说的那种关系?”苏清雅问,她看到那条桃色绯闻时也惊住了,如果上面不写明那个女人是白依灵,她还当成夏晴天呢。

“何止啊。叶以深娶我都是因为她。”夏晴天恨恨的吃了口冰激凌,一五一十的将这件事的前因后果讲了一遍,最后总结说,“你说这个叶以深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他旧情人都回来了,我也很大度的愿意让出这个位子,他怎么就不同意呢?”

苏清雅听了这么一段恩怨情仇,惊讶的嘴巴都合不上了,她早就知道叶以深很渣,却没有想到渣到这种地步。

“他脑子……的确有问题。”苏清雅附和了一句,她想起四楼的那个听雨阁,那个地方从不准外人进去,应该也是为白依灵建造的吧,从种种迹象表明,叶以深对白依灵用情至深,但为什么不肯离婚呢?

“是吧,你也这么认为是吧,”夏晴天找到了同盟,激动的抓住她的手说,“反正这婚我是一定要离的,我夏晴天虽然是个孤儿,无钱无势,可我好歹是拥有独立人格的,我才不屑于当别人的替身。”

“你说的对,可是……叶以深不是不愿意吗?”苏清雅想。既然如此,她就更不能告诉叶以深耳坠的主人是谁了,免得他更加不放过晴天。

“哼!总会有办法的,”夏晴天信誓旦旦。

两人在甜品店坐了许久,夏晴天说完糟心事,又说起拍戏的趣事,之后二人在附近吃了饭。下午有课,苏清雅依依不舍的和她告别,“你照顾好自己,该吃饭还是要吃,别刻意减肥,你一点都不胖。”

“知道了。”夏晴天情绪有戏低落,抱着苏清雅的胳膊不松手,“清雅,我就剩你了。”

“乖,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如果有一天你被出来了,就住到我那去,我们还睡一张床,我不嫌弃你。”苏清雅摸着她憔悴的小脸说。

虽然她的生活没有夏晴天如此精彩,但也过的非常充实,她没有夏晴天的美貌和机缘,却也没有她那么多的烦恼。所以并不羡慕她。

“还是你对我最好,”夏晴天鼻子都酸了,似乎以前两人的隔阂都是上辈子发生的。

“好了,快上课了,我先去上课了,你这几天如果无聊就来找我玩。”

“嗯,你快走吧,别迟到了。”夏晴天松开她的胳膊,目送着她离开。

二十多年过去了,她身边还是只有苏清雅一个。

“少夫人,回去吗?”方毅看她上车后一言不发,主动开口问。

“不回去。”

“那您想去哪里?”

“去……去夏家看看。”夏晴天突然很想知道家里怎么样了。毕竟她是姓夏,她还有亲生父亲。

夏家别墅在A市的高档小区,共两层,前院种着花草,有一个车库。

夏晴天以前住的房间在别墅的最角落,就算是夏季阳光最好的时侯,也很少有阳光照进来,但当她第一天踏进那间房的时侯,还是很开心,因为那是第一个属于她的私人地方,而且相比以前她住的,很不错了。

后来她结婚后,那间房子就空下来了,夏晴天想,现在应该堆满了杂物。

其实她嫁给叶以深时,是有点埋怨父亲的,公司周转不下去,完全可以卖了这栋别墅换个小一点三居室,可是他的选择却是卖女儿。

如今知道了真相,她不埋怨父亲了,如果叶以深打定主意要娶自己这个替代品,就会有几百种办法逼父亲就范。

夏晴天坐在车里没有下去,这个时间父亲应该不在家。她静静的看着住了三年的地方,心中淡淡的惆怅。

这时。别墅的门开了,出来两个人,前面的那个女孩夏晴天都快要认不出来了,因为吃药治疗的缘故,夏薇薇比以前胖了整整两圈,她身后跟着陈晓芬。

夏晴天的眼睛陡然湿了,陈晓芬曾经那引以为豪的一头秀发,居然有大半都花白了,眼角和额头增添了很多皱纹,五十岁的夫人看起来快要接近七十岁。

“薇薇,走慢点,小心摔倒了。”陈晓芬扶着女儿的胳膊。另一只手里拿着个水杯。

“荡秋千,我要荡秋千。”夏薇薇摇摇晃晃的朝花园中央走去,那里不知什么时侯装了一个秋千架子。

“好好,荡秋千,但是我们先把药吃了好吗?”

“不,不吃!”夏薇薇气鼓鼓的说,一屁股坐在秋千上,自己开始玩。

“宝宝乖,吃了药,妈妈等会儿带你去买糖。”

“真的?”

“当然了,妈妈什么时侯骗过你。”

夏薇薇权衡了一下吃药和买糖,不情不愿的接过杯子将药吃下。然后皱着一张圆脸说,“好难吃好难吃。”

陈晓芬哄劝了两句转身进屋放杯子。

不知不觉,夏晴天眼眶湿润,等回过神,脸上已全是泪水。

“走吧。”她轻声说。

她知道每个人都要承担自己曾经犯下的错,但看到曾经飞扬跋扈的陈晓芬母女,她还是忍不住同情伤感。如今,父亲应该更难了吧。

回到叶家,方毅向老板如实汇报了夏晴天今天的行踪。说到夏晴天在车上哭的事情,叶以深不由的叹了口气,这个女人还是太心软。

“夏成雄那个小公司最近怎么样?”他问。

“半死不活,刚够每个月一家人的生活和夏薇薇的药费。”

“去安排一下,给他多介绍几个客户,”叶以深原本是想看夏成雄自身自灭的,但听到夏晴天哭,他改变了主意。总是有血缘关系的,多少深仇大恨都会随着时间淡却的。

“是,老板。”

晚上,王管家亲自端上去的饭菜又原封不动的端了回来。叶以深瞥见脸上浮现隐隐怒气,“又不吃?”

“说没有胃口。”

“她是想成仙吗?”叶以深撂了手中的筷子,起身要上楼,忙被王管家拦住,“少爷,我看少夫人心情不好。你有话好好说,不要吵了。”

叶以深什么都没有说,径直上了楼。

房间还是没有开灯,弥漫着一股伤心,此时,夏晴天蜷腿坐在阳台的沙发上,静静的看着西边的天光一点点暗下去。

“为什么吃饭?”叶以深五分怒意消了三分,只剩下两分。

夏晴天声音很轻,“为什么不离婚?”

叶以深噎的差点吐血,都一天了,她怎么还想着这一茬?

“离婚和吃饭能一样吗?”

“差不多吧。”夏晴天没有回头。

叶以深握紧了拳头,“除了离婚。你到底想怎么样?我昨天已经说过,不再和白依灵见面。”

“这是你自己的事情。”

叶以深眸光微动,“我也有件事不明白,想问问你。”

夏晴天没有说话。

“以前我让苏清雅和夏薇薇都住进来了,你当初可是大度的很,这次不过是个前女友,你怎么就非要离婚?”

叶以深紧盯着她的侧脸,柔和而美丽。

良久她终于开口,“前段时间你对我很好,我想,或许我可以试着忘记以前的种种事情,我们就这样相安无事的生活下去。可是到头来……这一切不过是因为另一个人,我都觉得自己可笑。叶以深,我们从一开始就是错的,怎么会有一个正确的结局呢?还不如趁早分开,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叶以深怔在当场,他没有听到她后面说的什么阳光道独木桥,他耳朵里只有那句“相安无事的生活下去”,她的意思是……她前段时间对自己动了心?

这个猜测让他的心剧烈的跳动了一下,随即生出丝丝缕缕的甜意。

气氛再次沉默,夏晴天没有听到叶以深的回答,疑惑的回头。却见他正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

这人,难不成真的疯了?

“叶以深,你……”夏晴天想说,你听懂我的意思了吗?结果话没有说完,他就上前一步,俯身吻住了她的唇。

等等,这是怎么回事?明明是在说离婚的事情啊,这个混蛋亲自己干什么?

夏晴天心中厌恶,想要推开身前的男人,却被他握住了双手,她气急,牙齿上下一口,血腥味在两人口中蔓延开。

猝不及防,这血腥刺激的叶以深吻的更加狂热,整个人压上来,将她死死的圈在沙发里。

夏晴天被他吻得迷迷糊糊,等被压到厚厚的地毯上,身前一片冰凉才回过神,拼命的躲着他的唇,又气又急的骂道,“叶以深,你这个混蛋,我不是白依灵,你看清楚。”

叶以深抬起头,目光深邃的如同一潭水,带着炙热和怒意,他低头在她染血的唇上啃了口才低沉怒道,“我当然清楚你是谁,我要的就是你。”

“那你睁大眼睛看清楚,我是夏晴天,不是白依灵!”

叶以深被她气的脑仁发疼,一把扯开她,手狠狠的上去,夏晴天喊了声“痛”,叶以深才说,“我又不是瞎子,当然知道你是夏晴天。”

“呵呵,原来你是通过这个大小来区分我们两个人的?那请问,我们谁的比较大?”夏晴天脸上带着讥诮,她愈发觉得自己厉害了,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与他吵架。

叶以深直接用实际行动让她闭上了嘴。

女人嘴巴刁钻起来,他还真的招架不住。

他和她同床共枕一年多,熟悉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更加熟悉她,于是很快的她就沦陷了。

“叶以深,你这个……卑鄙小人。”夏晴天理智尚存,红着一张脸骂道。

“还有力气骂我?看来我的工作还不到尾。”叶以深声音哑的不成样子。

“嗯!”夏晴天忍不住喊出声,本能的向他靠拢。

“想了?”叶以深调戏道。

“滚开!”夏晴天用最后一点力气去推他,却被男人抱住。

“只要你说想,我就给你。”叶以深的唇在她唇上轻轻的碰触,他硬朗隽秀的脸庞凭添了几分妖冶。

夏晴天瞥过脸就是不说话,叶以深的手被彻底浸湿,他眼睛发绿,还是他先忍不住了。

夏晴天喟叹一声,叶以深动作着,不悦道,“真是不听话的女人。”

地毯很厚,可是再厚,也经不住某人的动作。夏晴天腰疼的厉害,她断断续续的说,“去,去床上。”

“听你的。”叶以深直接将她抱起来,走了过去。

近两周没有碰她,两人又大吵了一架,叶以深“新仇”加“旧恨”一起来,自然精力充沛异常,后面夏晴天哭的嗓子都哑了,叶以深也假装听不见。

让你想着离婚!欠收拾!

这场战斗一直过了零点才鸣金收兵,夏晴天像是被榨干的一条鱼,早早就翻白眼晕了过去。

事后。叶以深认真想了下夏晴天刚才问的那个问题。

他区分两个人很简单,看眼神,夏晴天的眼睛亮晶晶的,像是一股泉水,清澈湿润。而白依灵,或许是在娱乐圈摸爬滚打久了,早已失掉了单纯,却多了一份精明,让人猜不透这双眼睛背后再想什么。

除了眼睛,夏晴天的眉梢有一颗小小的痣,而白依灵没有。

至于她说的什么大小……

叶以深努力回忆了下当年的手感,再肩上前两次见她,私以为,还是夏晴天的大,而且更漂亮,手感好。

当然,这些话他还是藏在自己肚子里比较好,免得怀里的某人又炸毛。

他发现,自己对她越来越无法狠下心肠了,当然,除了在床上。

其他都可以商量,这是他的地盘,绝不允许她翻天。

窗外夜色沉沉,只有微弱的月光。偶尔有几声虫鸣传来,叶以深清理完两人,抱着她睡觉时突然想到一件事情。

如果……让她怀孕,那她是不是就不和自己离婚了。

她是个渴望家庭的人,一定不希望自己的孩子生活在一个支离破碎的家庭里。

叶以深越想越觉得这件事情可行,大手不由的覆上她平坦的小肚,没准现在这里面就已经有了呢?

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他的心意转变的会如此之快。上次她假孕的时侯,他去医院差点掐死她,甚至为了折磨她惩罚她,让她自然流掉那个不存在的孩子,将她关进兽笼,把她扔进房间三天都没管。

当时他是怎么说的?她不配生下他的孩子!

真是风水轮流转,如今,他为了留住她,竟然想出用孩子来绑住她的脚步,让她打消离婚的念头。

到底是什么时候,他慢慢的改变了?

第二天,夏晴天被渴的喉咙冒烟,意识模糊之际,她闭着眼睛伸手去摸经常放在床边桌子上的水杯,还没有摸到,嘴边就碰到了冰凉的水杯,下意识的张开嘴巴,凉水顺着口腔流入喉咙,然后滋润全身,如一条将死之鱼被放放进了大海里,瞬间就活了。

喝完水,夏晴天翻了个身继续睡,但有人却不干了,将她翻过来,然后圈在一双有力的胳膊中,她挣脱不开只好由着对方。

这一睡破纪录了,直到下午三四点夏晴天才醒来,而枕边那时已经空了。

望着天花板,夏晴天脑海中回想着昨晚发生的一切,郁闷又忿恨,叶以深那个混蛋,每次说正事的时侯他都来这一招。

卑鄙,阴险。

门口传来脚步声,夏晴天不想和他说话,立刻闭上眼睛装睡。

叶以深在她床边站了会儿,淡声说,“醒了就起床吧,昨晚都没有吃饭,吃了再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