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他的柔情只给了她/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晴天翻个身不理他,她吃不吃关他屁事啊。

“你就算和我闹矛盾,也没有必要和自己身体过不去,饿病了或者饿死了,还有什么精神去拍戏?不拍戏怎么赚钱?没有钱离开我怎么活?”

夏晴天“嚯”的起身,露出的肌肤上全是紫青吻痕,她怒目而视,“我拍不拍戏,赚不赚钱,和你有什么关系?”

“很好,那我打电话给剧组的投资商,说你不拍了,到时你就知道和我有没有关系。”叶以深作势拿出手机就要打电话。

夏晴天手忙脚乱的从床上爬起来,用被子裹着身体向浴室走,这期间还不忘骂一句,“算你狠!”

叶以深看着乱糟糟的床铺,无奈的摇摇头。

“这次去西北拍戏,要多久?”叶以深问。

夏晴天饿急了,大口吃着饭,嘟囔道,“不知道。”

“这段时间那边沙尘天气较多,你照顾好自己。”叶以深难得开口关心。

夏晴天翻了个白眼没有说话,忽然记起白依灵那天说的话,嘴角带了抹讥诮,“白小姐说你曾经为了陪她在荒漠拍戏,住了整整两个月?”

叶以深脸色一沉,随即又笑了,“你想让我去陪你?”

“NO!”夏晴天放下筷子两只手做了个X,“我不过是个替代品,可消受不起叶总裁的这番深情厚谊,你还是留着这份心意,等以后和白小姐复合了去陪她吧。”

叶以深的笑容僵在脸上,冷哼一声转身去处理工作。他现在和夏晴天说话,不出两句就会被她气的吐血。

第二天,夏晴天拎着大行李箱在门口等韩晓,却被叶以深强行带上了车。

“你干嘛呀,我在等韩晓要去机场。”夏晴天气的直嚷嚷。

“他不来了,我送你去。”叶以深的态度很强硬。

夏晴天彻底无语,这个男人怎么这么爱干涉她的事情呢?

去机场的路上,两人各自扭头看着车窗外,没有半点交流,车里的气压很低。

“我这次去要半个月时间,这段时间你好好考虑一下。”夏晴天率先开口。

“考虑什么?”叶以深暗暗磨牙。

“离婚。”夏晴天说的很淡定。“反正也没有人知道我们结婚,只是办理一个手续,我不会带走你们叶家的一分钱,这个你可以放心。”

“不用考虑,我不会同意的。”叶以深几乎是咬着牙说出这句话。

夏晴天耸耸肩,“话别说这么满,或许半个月后,你就改变主意了呢?”

叶以深狠狠的盯着她,“夏晴天,你如果想顺顺当当的去拍戏,现在最好给我闭嘴!”

夏晴天秒认怂,比了个“OK”的手势,再次扭头看窗外。

车到了机场,方毅将行李箱从后备箱拿下来,夏晴天伸手要去拉,却被叶以深率先一步拉住拉杆,然后很强势的搂住她的腰,“我送你进去。”

夏晴天触电般跳出他怀抱,“不用,我自己去。”

叶以深也不理她,推着行李箱往里走,夏晴天瞪着他的背影在心里诅咒了千万遍。最后还是无奈的跟上去。

韩晓眼睛很尖,一眼就看到了远处一前一后的两人,扯着嗓子喊,“小夏,小夏,这里。”

夏晴天冲他挤出一个微笑,可是笑到一半就笑不出来了,因为B组的大多数演员都目光炯炯的看向了他们,不,是在看叶以深。

夏晴天头皮发麻,疾走两步上前挡住叶以深的路。“可以了,我自己过去。”

“我有几句话要交待韩晓。”叶以深的脸色还是很阴沉,显然刚才的气还没有消。

“你和我说,我和他说就可以。”

“我说几句话而已,你怕什么?”叶以深挑眉。

夏晴天急了,“我不想让其他人误会我们的关系。”要是让剧组其他人知道她背后传说的金主是叶以深,那还不知道要传出多少谣言。

叶以深盯着她,咬牙切齿道,“误会我们什么关系?”

“就是……就是……”夏晴天结巴了。

叶以深一把握紧她的手,见她要挣开,便在她耳边低声说,“敢挣开,我现在就把你带回去,让你这辈子都出不了叶家别墅的大门。”

夏晴天气的牙痒痒,却拿他无可奈何。

韩晓看到两人携手而来,忽略夏晴天脸上的狰狞,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热情的上前两步打招呼,“叶先生,你来了。”

“嗯,晴天的登机牌办好了吗?”叶以深紧扣着她的手,脸上露出一点笑意。

“好了,早就好了,大家也都到了,就等小夏一个人了。”

叶以深点点头道,“西北这些天气候不好,记得要让她多喝水。”

“你放心,一定做到。”

夏晴天在一边翻白眼,韩晓你要不要这么趋炎附势?我才是你的艺人好吗?

“还有,”叶以深淡淡看了眼他身后竖起耳朵听八卦的众人,提高了音量,“这次我妻子如果再受伤,你的公司就别开了。”

此话一出,和夏晴天一起拍戏的众人全都睁大了眼睛。

妻子?我妻子?

我的老天爷,夏晴天是叶以深的妻子?这不是听错了吧。

夏晴天也怔住,扭头去看叶以深,眼中带着不可置信,他不是从不在外人面前承认自己的身份吗?今天怎么?

故意的,一定是故意的!

原本她悄无声息的和他离了婚,她就一直是大家眼中的单身少女,可现在,身份一公开,她再离婚就成了离异少妇,单身少女和离异少妇那距离可是千差万别啊。

“叶先生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叶太太的!”韩晓拍着胸膛保证。

“那就好,”叶以深很满意众人的反应,转身故意给夏晴天整理衣领,亲昵的说,“到了后给我说一声,别让我担心。”

“你,你没发烧吧,”夏晴天差点抬手去试他额头的温度。

叶以深笑里藏刀道,“昨天晚上烧就退了,你忘了?”

“忘你个……”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出口,手指就被警告般的用力捏住。夏晴天吃痛低呼,想着好歹在外面给他几分颜面,撕破脸总是不好,于是呵呵笑道,“是是,我忘了。”

“好好拍戏,有事回来再说。”叶以深语气温柔,夏晴天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嗯,好。”

叶以深还想再说什么,方毅走过来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叶以深眼光一沉。对夏晴天说,“我有点急事,先走了。”

“再见。”

夏晴天心想这场机场送别戏终于演完了,突然眼前一暗,唇上一湿,叶以深轻轻点水般碰了碰她的唇,然后迅速离开。

韩晓狗腿子般欢送叶以深离开,回过头发现夏晴天还呆呆的,在她眼前晃了晃手说,“嗳,回神了。人才离开就想了?”

夏晴天瞪了眼他,将行李交给助理让她去办理托运手续。

经常聊天的一个女孩满怀好奇的跑过来,“小夏,叶以深真的是你老公?你结婚了?怎么没有听你说过啊。”

“那个……”夏晴天分外尴尬,她可以说马上就不是了吗?

“我还是第一次见叶以深本人,比杂志上可帅多了,他要是出道演戏,那一定会大红大紫的。”女孩一脸花痴。

“他……”夏晴天继续无语。

“以叶先生的身价,他怎么会演戏呢?他投资拍戏还差不多。”另一个人开口。

“是啊是啊,小夏,以后叶先生如果投资影视行业,别忘了给我介绍个角色啊。”

说话间,夏晴天就被众人围住,像是才认识她一般,眼中全是好奇,但更多的是羡慕。

“小夏,你家里这么有钱,怎么还出来拍戏呢?”

“我觉得拍戏挺有意思的。”夏晴天终于找到一个可以回答的问题。

“哎,真好,你们有钱人把拍戏当乐趣,不像我们把拍戏当工作,累啊。”

夏晴天很想说。我不是有钱人,我也是来赚钱的。

就这样,因为叶以深扔下的这颗炸弹,直到登机前,夏晴天耳边像是有上百只蜜蜂在嗡嗡嗡的唱歌,还好没一会儿,广播里就响起了该航班的登机信息。

“你和叶以深和好了?”韩晓终于逮到机会问她。

“没有。”

“我看他刚才对你挺好的。”

“做戏而已。好了好了,你烦死了,能不能让我的耳朵休息会儿?”

韩晓见她面露不愉,也不敢再问。

此次要去的拍摄地点是一个西北的边陲小镇,一边是广袤草原。一边是漫漫荒漠。春季风大,夏晴天一行人刚出了机场就被迫吃了口的沙子。

这里主要拍的是战争场面,三皇子耶律昊勾结游牧民族叛乱夺皇位,夏晴天扮演的陆靖瑶因为精通蒙语,作为翻译来和游牧民族沟通,所以她的戏份很重。

导演提前在当地找个老师来专门教她蒙语,就算后期要配音,至少口型要对得上,现在的观众眼睛都很尖。

夏晴天终于见到了草原和大漠,这让她这个在海滨城市长大的姑娘很是兴奋,嚷着要先去玩玩。愣是被韩晓拉住了。

“这几天都在这里拍戏,有你玩的时侯,先跟着老师把台词背熟了。”韩晓很严肃的说。

“好吧。”

原以为第二天就可以开拍了,没想到天公不作美,头天晚上就开始吹风,夏晴天醒来看到窗户外面黄沙满天飞,能见度不足五十米,心道,终于见识到了什么是沙尘暴,于是当天取消了拍摄计划。

A市,叶氏集团。

从机场回来后,叶以深的心情就非常的差。

“查的怎么样了?”他坐在会议室的主位,阴沉着一张脸,没有丝毫表情。

负责网络安全的总监说,“叶总,只查到对方的ID在国外,但是在哪个国家……我们还在努力。”

“继续查。”

“是。”

会议室一片愁云惨淡,事情很严重。

这天一大早,负责收购案的所有工作人员电脑全被黑客入侵,不但偷走了电脑里的所有资料,电脑还被植入了病毒,刚开机就彻底蓝屏。关机都关不了,除非断了电源。

而叶以深的电脑也没有逃过这一劫,对方很明显有备而来。

这是叶氏集团遭遇的最严重的一次网络安全危机。

叶以深修长的手指敲着会议桌,慢悠悠的说,“放出风声去,就说我们不收购康路了,但私下一切都要正常进行,和康路那边打个招呼。”

“叶总是要钓鱼?”

“你就看对方蠢不蠢了。既然对方这么不想让我们顺利的完成收购,我们偏要完成,从今天开始,抛弃前面的方案。重新做评估做预算。”

“是,叶总。”

会议结束,几个副总跟着他进了总裁办公室。

“你们怎么看这件事?”叶以深一边让秘书送咖啡,一边让几个人坐。

几个副总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副总甲道,“我们在做康路的收购案之前,寰宇集团一直在和他们接触,似乎想收购康路,这次的事情是不是寰宇做的?”

“他们不敢这么明目张胆吧,和我们叶氏作对?”副总乙接过话说。

“我看有可能。”副总丙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说,“你忘了,我们这两年抢了他们不少地盘,光是商业地产这一块,他们就丢了好几个大项目,对我们可以说是恨之入骨了。”

“而且,”副总甲接过话题,“你们忘了寰宇是怎么起家的了?他们什么事情干不出来?”

这话讲出来,几个人都沉默了。

寰宇的发家史可以算得上是黑道洗白录,二十多年前开赌场、洗钱、碰毒等,当时A市所有的的KTV、酒吧全是寰宇的产业。赚够了黑心钱,又被抓进局子几个后,开始转为正道生意,投资房地产,商场,服装,餐饮业,只要是赚钱的,他们都干,为了转变自身形象,还捐了几所学校和孤儿院,慢慢的黑钱洗成白花花的银子,后面的人也都忘了他曾经的样子。

“这件事没有证据,等查出来了再和他们慢慢算账,不过你们也留意着那边的动静,接下来辛苦各位。”叶以深眉眼冷淡的说。

“不就是加班嘛,我早就把公司当家了,只差一个美娇娘给我按摩肩膀。”副总甲调侃道。

“都有美娇娘了还按什么肩膀,干点其他的不好吗?”

荤段子一出,几人哈哈大笑,叶以深的嘴角也露出了笑容,气氛顿时松驰了许多。

接下来就是没日没夜的加班,夏晴天不在,叶以深也懒得回家,累了就在休息室的床上躺一躺。

在他们耐心的等待了几天后,寰宇那边终于有动静了。

“昨天他们的总裁和康路的老总见面了。”秘书汇报到。

“这么快就按捺不住了,这届总裁比上一个弱多了。”叶以深冷笑,“交待下去,不用管,我们只做自己的,就当不知道。”

“叶总,”秘书有些担心,“万一康路那边反悔了,和寰宇合作了怎么办?”

“商人逐利,康路要为自己的前途打算,他们怎么会把自己的未来交到一个不择手段的人手里?到时候他们想从寰宇手中拿到一丁点多余的利益,都不可能。康路的老总清楚这一点。”

“我明白了。”

寰宇集团?叶以深淡笑,既然你不仁那就别怪我对你下狠手了。

白依灵这段时间有些忐忑不安,上次和夏晴天说了那番话之后,她就等着叶以深来电话,质问也好,吵架也好,只要有消息就好,结果叶以深连一个信息都没有,仿佛根本就没有发生这件事,难道夏晴天回去没有找他闹?

这让她有些坐不住了,今天和知名导演签了一部玄幻电影之后,再次来到了叶氏集团。

保安依旧没有拦她,进出的职员们见到她还是亲切的笑,上次来她很享受这种待遇,但这次,她如鲠在喉,因为她知道他们如此对她,是把她当成了夏晴天。

做替身的滋味真不好受,那个夏晴天怎么能甘之如饴?

秘书刚从总裁办公室出来。迎面就看到了她,立刻恭敬的笑道,“叶太太,您来了。”

白依灵怔住脚步,叶太太?这个称呼她很喜欢,可是……不是唤她的。

“叶太太?”秘书看她发愣,有些疑惑。

“哦,我找以深。”白依灵回过神。

“叶总正在里面用餐,你是来给他送午饭的吗?”秘书看到了她手中的食盒。

“是啊。”白依灵干巴巴的笑。

“请进。”秘书亲自为她打开门,白依灵从他身边经过的时侯,他闻到一股淡淡的香水味。

咦?他记得夏小姐好像不用香水的。叶总也不喜欢,她什么时侯开始用了?

办公室里,叶以深站在落地窗前正在讲电话,语气很温和。

“你带的衣服够吗?我看天气预报说那边降温了……吃的习惯吗?……下次再去那么远,就让家里的厨娘和你一起去……别在马跟前乱跑,小心它踢你……”

白依灵听着他的絮絮叨叨,心像是被什么击重,以前她外出拍戏,他也这样闻言叮嘱她注意这注意那,而如今他的那份柔情全给了另一个女人。

她怎么甘心?

赌气般,她朗声喊了句,“以深,我给你带饭了。”

窗边讲电话的某人愣住了,猛地转身,白依灵不知何时站在了办公室,脸上带着甜美的笑,她又说,“是你最喜欢的那家饭店,我提前让经纪人去订的,过来吃吧。”说完她径自走向餐桌,上面摆放着秘书送来的饭,还没有动。

电话里突然传来“嘟嘟嘟”的盲音。叶以深脸色微沉,握着手机冷声问,“你来干什么?”

“给你送饭啊。”

“我说过,我们不必再见面了,你难道没有听进去?”叶以深很生气,他这几天好不容易和夏晴天关系有了一点缓和,这下完蛋了,直接回到原点。

“我听到了,可是我办不到,你总得让我一点点适应吧。”

“这是你的事情,和我没有关系。”

“你就这么讨厌我?巴不得我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白依灵眼中露出痛苦之色。

“不用消失,只是不要在我面前出现就可以。”

白依灵泪光涟涟,将食盒放下转身离开。

叶以深看着桌子上的饭,顿时心烦意乱,把秘书叫了进来。

“以后不要让这个女人进我的办公室。”叶以深表情很严肃。

秘书心里咯噔一下,“她……她不是您……”

“她不是夏晴天。”叶以深横了他一眼。

“啊?怎么可能?”秘书脑子一片茫然。

“她是白依灵,不是夏晴天,两个人都分不清,你还想不想干了?”

秘书连忙道歉,“对不起叶总,我下次不敢了。”

“把桌上那份饭带走。”

“是。”秘书乖乖提着食盒出去,心里还在迷糊,刚才那个不是夏晴天?是白依灵?怎么会有这么相似的两个人?

秘书觉得,他要把两人的照片找出来好好研究研究,看看哪里不同。

遥远的西北小镇。

夏晴天裹着大大的丝巾,戴着帽子坐在草地上发呆,刚才那一声……是白依灵吧,男人啊,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还是前辈总结的好,如果男人靠的住,母猪也会上树。

在草原上拍了好几天戏,夏晴天的脸蛋终于不可避免的被晒红了,幸亏她体质抗晒,被紫外线晒后只是发红,如果晒黑了,那还要后期调光。

“想什么呢?”韩晓盘腿坐下,开始关心他的头号种子。

“没什么,对了,你每天混在美女堆中,你老婆不担心吗?”夏晴天好奇的问。

提起老婆,韩晓满脸都是笑,“她才不担心呢,我们签了婚前协议,谁如果出轨就净身出户,而且家里的财政大权在她手中,该担心的是我才对。”

“那你看到这么多美女,就没有想过什么歪心思?”

“什么歪心思?我可不想净身出户,让别人住我的房子开我的车还睡我的老婆?绝对不行!”

夏晴天突然很羡慕他们这样的感情,感慨道,“你们真好,我好羡慕你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