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今后我们好好的/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韩晓嘿嘿一笑,“我最穷的时侯,我老婆不嫌弃我嫁给我,如今我有钱了怎么能对不起她呢?我还是不是男人了?”

夏晴天拍拍他的肩膀,“如果这世上只剩下一个好男人,我相信那个人就是你。”

“过奖过奖,”韩晓顿了顿说,“你和叶先生……我看到那个绯闻了,叶先生和白依灵以前真的在一起过?”

“嗯。”

韩晓一拍大腿,“难怪,当初白依灵就是个小女孩,我说她资源怎么这么好,原来背后靠山是叶先生。”

夏晴天苦笑,韩晓顿觉失言,立刻补充道,“不过他们两个既然早就分手了,应该没有什么了,你别想多了。”

“是吗?”夏晴天晃了晃手里的手机,“他们刚才还在一起共进午餐。”

韩晓哑然。

……

草原上拍戏很苦,对女演员来说最大的挑战不是防晒,而是上厕所,何况还穿着厚厚的戏服。

为了减少上厕所的次数,夏晴天一天很少喝水,嘴皮都快起皮了,才抿一口继续拍。

因为是新人,什么都不懂,她没有戏的时侯,就端个小凳子坐在片场旁边看其他人怎么演,然后回去好好揣摩,不懂的就和韩晓谈论,或者请教导演。

这种认真的学习态度让导演很欣慰,不止一次当面夸奖她是个好苗子。而自从叶以深替她正名之后,剧组里的人对她就更加和蔼了,当然,大都是表面奉承,转过身就开始八卦。

这天。夏晴天等戏的过程中,坐在一棵胡杨树后面休息,听到了如下谈话。

“她居然是叶以深的老婆,还真是看不出来。”女演员甲语气很酸。

“是啊,叶以深那么有钱,为什么不干脆投资一部戏,让她当女主角,再找个当红流量大戏,岂不是红的更快。”女演员乙道。

“嘁,我看她在叶家根本就没有什么地位,”女演员丙开口了,夏晴天点点头。暗忖还是这个女人有见解。

“你怎么知道?”女演员甲说。

“你们忘了上次的那条绯闻了?叶以深和白依灵两个是旧情人,夏晴天和白依灵长的又这么像,你们说这里面是不是大有文章?”女演员丙一语中的。

“你说的对,难道是叶以深相思成疾就找了个和白依灵相似的?”

夏晴天终于佩服这帮女人了,果然是在剧组混的,想象力真丰富,这种剧情都能猜到。

女演员丙继续她的分析,“再说有钱人哪个在外面不包养明星,不找名模?嫁到这种家庭里,就是表面风光而已。如果叶以深真的像机场表现的那么爱夏晴天,咱在这拍戏这么多天了,也没见他来探班。”

“没错没错……”

三个女人又说起草原糟糕的天气。以及要延期拍摄的事情,夏晴天便没有再听。

不错,因为对天气预估有误,B组的杀青时间向后推移了一周,而这期间发生的种种事情也让她更加坚定要和叶以深离婚。

外人都看的那么清楚,自己还有什么想不开的呢?

A市。

春雨连绵下了一周,却没有停的迹象。

经过半个月的奋战,叶氏集团从寰宇手中抢走了两个大项目,都是寰宇极为看中的基建项目,听说寰宇董事会成员很是愤怒,开董事局会议时把现任总裁骂了个狗血淋头。

叶以深听到这个消息心情大好,想给夏晴天打电话分享一下喜悦,对方却是关机。

自从那天白依灵搅局之后,夏晴天接电话的次数越来越少,好不容易接了也基本上不说话,叶以深知道她在生气。

可偏偏他不是个喜欢解释的人,只想着等这边结束了他飞过去,或者她结束了回来两人当面说比较好。

没想到这么一等,却等出了事端。

这天下午下班,叶以深坐车回家,走到人烟稀少的别墅区,车子突然熄火了,方毅怎么打火都启动不了。

“老板,我下去检查一下。”

“嗯。”

方毅下车打开前车盖。蒙蒙细雨飘落,整条马路笼罩在漫漫雨雾中,颇有几分江南气息。好几分钟后,方毅还是没有找到原因,叶以深随即下车帮忙。

“找不到问题吗?”叶以深问。

“都好着呀。”方毅很疑惑。

“慢慢找,不急。”

方毅怕老板被淋湿,抱歉的说,“老板,我给王管家打电话让他另外派车来接你。”

“也好。”

这里距别墅少说还有二十分钟的路程,平时很少有出租车经过,更不要说这样的雨天了。

方毅一边继续找车熄火的原因,一边给别墅打电话,叶以深则在旁边悠哉悠哉的欣赏雨景。

雨不大,落在身上如同细针一般。

天色暗的很快,几分钟后周围已经彻底黑了下来,这时从别墅方向来了一辆车,灯光很刺眼,晃的人看不清周围任何东西。

“这么快就来了?”叶以深嘀咕。

哪知那辆车越开越快,叶以深渐渐看清了这辆车并不是叶家派来的车,而是一辆大卡车,他心里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这个地方怎么会有大卡车呢?

刚想到这里,距离不到五米的大卡车方向盘突然一转,向两人直直冲了过来。

“方毅,闪开!”叶以深大喝一声,向旁边跑去。

此时,大卡车已经加速撞了过来,“嘭”的一声撞在悍马的车屁股上,方毅来不及躲闪,被这个力道撞的飞了起来,重重的摔在旁边的草坪上。

“方毅!”叶以深大声喊道。

大卡车没有后退,方向一转向叶以深撞来,后者洒开腿向旁边的草坪上跑,可是他的两条腿怎么能跑过四个轮子。

眼看大卡车就要碾过他的时侯,一辆宾利从公路上窜过来,加足马力狠狠的撞在了大卡车的车头,卡车方向一偏,叶以深逃过一劫。

宾利的驾驶座传来女人的惊叫声,“以深,你怎么样?”

叶以深回头,是白依灵。他飞快的起身跑过来,拉开副驾驶的门坐进去。

“你怎么来了?”

“你没有受伤吧。”

两人同时开口,还不等回答对方的问题,大卡车再次卷土重来,发狠般的朝宾利撞来,白依灵也不是傻子,敢和卡车硬碰硬,方向盘快速的一打。朝公路驶去,后面卡车穷追不舍。

细碎春雨里,两辆车子你追我赶,眼看就要将大卡车甩开时,前向亮起了刺眼的灯光,是辆相同的大卡车。

白依灵紧咬着唇,纤细的手紧抓住方向盘,她很紧张,非常紧张,她只是心血来潮想来叶家看看他,没想到会遇到这种事情。

也好,能和他死在一起也好。

“以深。你怕吗?”白依灵突然扭头问他,眼中带着决绝。

叶以深心中大震,他没有见过这样的白依灵,“你一个女人都不怕,我怕什么。”

“好。”

叶以深冷静的观察了一下现状,对白依灵说,“打方向盘,朝别墅的方向开。”

“好,听你的。”眼看快要和前面的卡车相撞时,白依灵将方向盘打死,一个漂亮的掉头,车身堪堪擦过卡车的车头。然后向前狂奔。

然而困境并没有解除,卡车像是得到了死命,今天非要了叶以深的命不可,在后面疯狂的追。

“砰!”卡车撞上了宾利的屁股,震的白依灵一阵头晕,手麻的都快要握不住方向盘了,叶以深见状,立刻倾身帮她握住方向盘。

“砰!”又是一撞。

路太滑,车子顺着车沿向旁边的树林冲去,白依灵被撞得发晕,脚下根本使不上力,刹车和油门全都放开了。

“白依灵。你撑住。”

话音刚落,车后又是一撞,宾利撞上了前面的一棵大树,白依灵彻底晕厥过去,叶以深则因为没有系安全带,脑袋撞在前挡风玻璃上。

以为今天就是末日,这时,远处传来了警笛声,而且越来越响亮……

医院。

叶以深的伤势不严重,额头的伤口经过紧急处理后,就赶到了手术室外面。

此时,方毅和白依灵都在里面做手术。

他很幸运,因为警察的及时赶到,那两辆卡车放弃了对他的杀戮,绝尘而去。

“卡车找到了吗?”叶以深问办案民警。

“我们顺着监控正在找,暂时还没有消息,”民警脸色认真,“叶总,您能说一下当时的情况吗?”

“好。”叶以深简单叙述了一下经过,眼睛不停的看向手术室。

民警听完表情更加严肃,“看来这不是一桩简单的交通肇事案件,叶先生,冒昧的问一句,您最近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叶以深脑海中浮现两个字。却没有说出来,摇头道,“没有。”

“好的,我们先尽快找两辆卡车,如果您这边有什么线索,请尽快和我们联系。”

“麻烦你们了。”叶以深客气道。

“这是应该的。”

送走了警察,叶以深坐在休息区目光阴沉,两分钟后,他给手下打电话,“盯着寰宇的总裁,顺着这条线去查那两辆车。”

“是,老板。”

有些事。他要用自己的方法解决。

王管家忧心忡忡,坐立不安,叶以深瞥了他一眼说,“王叔,你别转了,转的我头疼。”

“哦,好。”王管家坐在他身边,看到他微弯曲的胳膊,担心的问,“少爷,您还是拍个片子看看吧,万一伤到骨头了呢?”

“不用。伤到骨头我早就动不了了。”

王管家很自责,“都怪我,我应该每天检查车辆保养情况,要不然也不会发生这种事情。”

“有人想要我的命,你一天检查八次他们也有机会。”说着,叶以深流露出浓浓的杀气。

“幸好白小姐出现,这次真的要好好感谢她,”王管家由衷的说,虽然他以前对她偏见很深,但这次她救了少爷,这可是大恩。

“是啊,是该好好谢谢她。”叶以深声音很低沉。想到什么问王管家,“她最近经常来叶家吗?”

王管家如实说,“隔几天就来一次,刚开始要进来等你,我按照你的吩咐没有同意,后来她也不进来,就坐在车里在门外待一会儿就走。”

叶以深闻言,一颗坚硬的心像是被打开了一个缺口,今天,她应该也是想远远看自己一眼就走吧。

手术室外面很安静,只听得见窗外唰唰的雨声。

晚上十一点,一台手术结束。叶以深和王管家忙上前。

医生摘下口罩说,“病人的手术很成功,她内脏出血较多,麻药还没有散,醒来应该到明天了。”

“多谢医生,另一个人呢?”叶以深紧张的问。

“另一个比较严重,内脏多处损伤,大腿也骨折了,估计还得两三个小时。”

“谢谢。”

王管家很知趣,“少爷,你去看看白小姐吧,方毅这边我看着。有事给你打电话。”

“你一个人行吗?”

“这不是还有他们吗?”王管家指了指站在不远处的几个保镖。

“也好,我先去看她。”

重症监护病房里。

虚弱的女人身上插着各种气管,只有旁边的监视器在显示,她还活着。

看到这样的白依灵,想起她适才在车里的决绝和果断,叶以深才突然明白,她爱自己爱的如此深,宁愿和自己一同死去。

当时她什么都没有说,但是叶以深能感觉得到,她一点都不怕。

此情此景,叶以深觉得,以前的那些是是非非都可以随风而去了。

这世上。她伤自己最深,却也是唯一为自己豁出性命的女人,他还要如何去恨她?人生苦短,充满变数,他的确不应该继续沉溺在曾经的仇恨中了。

试问,谁年轻的时侯,为了功名利禄财势权贵做过一两件错事呢?

叶以深静静的站在监护病房的玻璃窗户处,脑海中闪过一幅幅画面,全是他和白依灵曾经的点点滴滴。

罢了罢了,让这一切都过去吧。

也不知过了多久,楼道里喧闹起来,一个病人被推进了另一间重症监护室。

是方毅。

“他怎么样?”叶以深拉住医生的胳膊焦急的问。

“手术很成功。放心吧。”

至此,叶以深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方毅名义上是自己的手下,但在他心里,却把方毅当成兄弟朋友,他跟了自己七八年,没有家人没有朋友,生活的轴心就是围着自己转,替自己解决各种麻烦问题。

这下,他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休息了。

“少爷,我给你开了一间病房,你去休息一下吧,这里有护士看着,不会出问题的。”王管家安慰道。

想到明天还要处理各种问题,叶以深点点头,“你也去休息一会儿。”

“我知道。”

翌日,春雨暂停,空气凉凉的,透着一股湿气。

早上十点多,白依灵悠悠转醒,她睁眼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心心念念的叶以深。

“你感觉怎么样?可有哪里不舒服?”叶以深连声问。

白依灵微微摇摇头,张了张嘴,发出微弱的声音,叶以深没有听清楚。俯身将耳朵凑到她嘴边,听到她沙哑的问,“你有没有受伤?”

叶以深顿时眼眶一热,握住她没有扎针的那只手说,“我没事。”看她的目光落在额头上,他轻声解释道,“就擦破了一点皮,没大碍。”

白依灵嘴角弯了弯,闭上眼睛再次睡去。

方毅是稍后清醒的,他对自己能活着很吃惊,被撞的都飞起来了还能活着,果然命大。对此,王管家简直哭笑不得。

调查的消息一点点汇聚到医院。

那两辆卡车是找到了,但里面的人却早就跑了,更不知道姓甚名谁。这两人很擅长反侦察,坐在车里还戴着低低的鸭舌帽,所以途径的监控只拍到了两人的下巴。

而寰宇总裁那边似乎很安静,这两天也不出门应酬了,也不找情人约会了,只安心的待在公司里加班,俨然一副工作狂的样子。

“这么反常,肯定有问题,”叶以深冷声道,“去查一下他身边的亲信,最近有没有和谁交往过密。”

“是,老板。”

叶以深安排完公司的事情,来到白依灵的房间。

她的气色比刚清醒的时侯好了很多,正在和经纪人商量合同延期的事情。

“叶总,我能不能麻烦您一件事。”经纪人开口道。

“你说。”

“依灵前两天刚签了一个大合同,导演和制作人是出了名的难搞,眼看着过两天就要开机了,您能不能动用您的关系,帮她通融通融,等她养好了病再去剧组?”

叶以深欣然答应,“这事交给我,制作人和导演是谁,我去沟通。”

经纪人忙说了两个名字,叶以深恰好都认识,点头说,“我知道,我去说,还有什么问题?”

“还有就是千万要封锁消息,不能让娱乐记者和粉丝知道她受伤,否则他们每天往医院跑,刨根问底的,不利于依灵养伤。”

“这个我昨天晚上就做了安排,也和医院打过招呼,不会有记者知道这件事的。”

经纪人满脸笑意。“那就谢谢叶先生了,你们聊,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叶以深颔首。

病房里剩下两个人,叶以深坐在病床旁边的椅子上,白依灵伸手他握住。

“我们……终于可以这样好好的说话了。”白依灵一句话还没有说完,眼泪就簌簌的掉下来。

叶以深忙抽出一张纸帮她擦眼泪,“好了好好,别哭了,一切都过去了。”

白依灵直愣愣的望着他,眼中全是柔情蜜意,“一切真的都过去了?”

“嗯,过去了。”叶以深知道她说的是什么,认真的点点头。

白依灵忙握紧他的手,“以前我做的那些错事,你原谅我了?”

叶以深轻轻的叹口气说,“原谅你了,我不追究了。”

白依灵瞬间泪如泉涌,一边哭泣一边道歉,“以深,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

叶以深无奈的给她擦眼泪,安慰道,“都说了原谅你了,怎么越哭越厉害了,好了不哭了,等会儿眼睛哭肿了。”

白依灵抽抽咽咽,“我是高兴的,以深,有生之年能听到你这句话,比什么都开心。”

“傻瓜,昨天晚上你怎么那么傻,你的车多大,卡车多大,你就敢那么冲上来?”

白依灵破涕为笑,握着他的大手不撒开。“我当时一看你那样就慌了,哪里还顾得上能不能撞过,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不能让你死。”

“你不怕吗?当时。”叶以深看着她憔悴的脸,有些心疼。

“怕啊,怎么会不怕,可是我一想到有你在身边,我什么都不怕了。”

“万一昨天晚上你出事了呢?”

“如果我们都死了,那黄泉路上正好做个伴,如果只有我一个人死了,你一定会记住我一辈子的,这么想想也挺划算的。”白依灵美滋滋的说,似乎死亡也是件很美好的事情。

叶以深怔怔的望着她,良久才揉了揉她额前的头发,这是以前他经常做的动作,“以后我们都会好好的。”

“以深,你真好。”

“说什么呢,是我应该好好谢谢你,是你救了我的命。”叶以深很真诚的说。

“你不是也原谅我了吗?我们两两相抵了。”白依灵掩饰不住心中的狂喜,乐上眉梢。这次真的应了那句古话,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叶以深又和她说了几句话,转身出去。

白依灵躺在病床上,开心的嘴角翘起来,这次,叶以深一定是她的,至于那个夏晴天,已经不是她的对手了,她会想办法尽快把那个冒牌货赶出叶家的。

千里之外。

在排除万难之后,剧组开始拍摄最后一场戏,夏晴天身穿束腰常服,英姿飒爽的骑在马上,和心爱的三王爷在草原上策马奔腾。

为了拍这场戏,夏晴天还特意学了骑马。她骑的那匹马是最温顺的一匹,因此试戏的时侯很顺利。

“好,正式开拍。”导演一声令下,马儿开始沿着既定路线跑,看起来很远,其实正面只有短短十几米,到背面的时侯,就是替身上。

她现在是叶以深的妻子,就算夏晴天愿意亲自拍,韩晓和导演也是不敢的,万一出了差池,谁也没办法给叶以深交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