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你的老情人生病了/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晴天刚开始还好好的骑在马上,满脸的春风得意,镜头刚拍完,导演用大喇叭喊了声“卡”,胯下的马儿猛的向前一趔趄,夏晴天又正好松了马缰,身子没有稳住,“吧唧”一声摔在了地上。

“哎呦——”周围惊呼声乍起,温顺的马儿似乎受到了惊吓,一声嘶鸣向草原深处跑去,离开的时侯,不偏不倚狠狠的踩在了夏晴天的胳膊上。

“啊——”夏晴天惨叫,疼的眼泪都出来了。

都道老马识途,却忘了也有马失前蹄这一说。

夏晴天此时心中唯一的想法就是,幸好最后一场戏拍完了。

“怎么了?踩在哪里了?”韩晓扑过来,手忙脚乱却不敢去碰她,心里直道,完了完了,他的公司要倒闭了。

“脚估计扭伤了,胳膊还被马踩了一下。”夏晴天忍着疼说。

韩晓脸色焦急,冲剧组的工作人员喊,“快把车开过来,快!”

一阵兵荒马乱之后,夏晴天被送进了几公里外的医院,此时她都快要疼的晕过去了,穿在里面的背心彻底湿透。

韩晓在急诊室外着急的来回踱步,两只手紧紧的握在一起,嘴里念念有词,走近才能听到他说的是,“玉皇大帝王母娘娘太上老君过往的各路神仙,一定要保佑夏晴天……”

忽听的里面一声尖叫,是夏晴天被疼的,韩晓不由的打了个寒颤,嘴里念叨的更快了。

陪同他一起来的,还有夏晴天的两个女助理以及剧组的副导演几人。

其中一个女助理有些慌,她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事。用说话来缓解心里的焦虑,“试戏的时侯不是好好的吗,怎么就摔下来了?”

“是啊,刚才那一下太危险,幸好是侧着摔下来,如果是头朝下那……”

“你们两能不能说点吉利的话?”韩晓斥责。

副导演在旁边解释,“现在是春季,草原上的鼠洞较多,马蹄一不留神就踩进去了。”

两个女助理互看一眼不敢再说话。

听到急诊室又传出夏晴天压抑的痛苦呻吟声,外面的几人更加不安了。

副导演突然开口道,“韩晓,你要不要通知一下叶先生?”

眼下全剧组都知道夏晴天是叶以深的妻子。没有一个人敢怠慢。

韩晓眼皮跳了跳,他也想通知叶以深,可是他不敢啊,他舔了舔发干的嘴唇,“还是……还是等小夏这边确诊了,现在给叶先生打电话说不明情况,他也跟着着急。”

“也对,那就等等。”

半个小时后,医生出来了,手里还拿着护士刚送来的两张X光片。

医生操着一口夹杂着当地口音的普通话说,“患者的脚扭伤,没有伤及到骨头。养十天半个月就好了,不过胳膊有点麻烦,马蹄子踩得那一下很严重,粉碎性骨折,要做手术。”

韩晓听到粉碎性骨折这几个字,双腿都软了,竟然这么严重?

“手术要尽快做,患者的痛苦也少一点,你们谁是家属?跟我去一趟手术室,填一下单子。”

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我,韩晓道,“我们都是同事,她丈夫在A市。”

医生有些为难的说,“做手术是要家属签字的,谁也不能保证任何手术能百分之百成功,万一出了事你们谁能承担责任?”

若是一般的责任韩晓也就担了,可做手术这种大事,他不敢承担,要被叶以深知道了,还不扒了他的皮?

韩晓知道不能再拖下去了,掏出手机说,“我这就给她老公打电话。”

还没有找到电话号码,就听急诊室传来夏晴天虚弱而又痛苦的声音。“韩晓。”

韩晓和助理、副导演几人连忙进去,夏晴天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的如同一张纸,冷汗浸湿了她鬓边的长发,下唇还留着齿痕,显然是为了忍痛咬住的。

“你现在要尽快做手术。”韩晓很是心疼,自从带夏晴天来,她总是一副精神饱满的样子,就算是家里出了再大的事情,工作时会百分百投入,这样上进优秀的新人,他是头一次遇见,很多次他都觉得他当初的眼光太好了,竟然能挖出这样的璞玉。

夏晴天硬是挤出一丝微笑,“我知道,我听见医生的话了。”

女助理看到她这样子鼻子酸酸的,开口道,“小夏,你别勉强自己笑了。”

夏晴天的笑立刻跨了,脸上带了痛苦之色,“做手术吧,我来签字。”

在场的几个人全都愣住了,“你自己签?”

“医生,可以吗?”夏晴天扭头看站在旁边的医生。

“可以是可以,但就怕中途出现问题,还是家属在旁边比较稳妥,”医生很保守的说,其实这种手术出危险的可能性极小。

韩晓稳了稳心神道,“我还是通知叶以深吧,他知道后就算赶不过来,我们随时通着电话,我也好歹有个主意。”

夏晴天疼的眉头紧紧皱在一起,“好吧,你就在这里打,我来亲自和他说,他脾气不好。”

韩晓心中一阵感动,知道夏晴天是在帮自己,怕叶以深责怪他。

这种时候自然要避嫌,副导演拉了拉两个女助理的胳膊,使了个眼色,三个人出了急诊室。

其中一个女助理双手合十祈求道,“希望小夏能平安度过这一劫,她是我见过态度最好,对助理最好的艺人了。”

“是啊,我也没见过她这么亲切的,把我们当朋友。”另一个助理附和道。

急诊室里面只有三人,韩晓开了免提,电话响了三声。那边接了起来,传来叶以深低沉的声音,“韩晓,什么事情?”

韩晓咽了咽口水,“是这样的……”

这四个字刚说完,电话那头突然传来娇弱的女音,“哎呦,以深,我肚子好痛。”

只听叶以深急切的询问,“哪里痛?我去叫医生。”

“不用,可能是受凉了,你帮我捂捂……”女人的语气带着撒娇和柔情。听的韩晓头皮阵阵发麻。

“好,”叶以深应了一声,然后对韩晓说,“我这边有点事,等会儿再和你联系。”

说完,不等韩晓开口,通话就被挂断了。

急诊室里一片安静,只有仪器“嘀嘀嘀”的声音,三个人面色均是不同,医生也是个男人,自然听得懂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他有些尴尬。干咳一声低头假装看手中的病历。

韩晓很后悔,早知道他就不给叶以深打电话了,这下好了,夏晴天更郁闷了。

心惊胆战的去看床上那人,却意外的没有在她脸上看到失望,夏晴天嘴角竟然还浮现出了一丝笑容。

韩晓以为她疼傻了,气道,“这种时侯你还笑的出来?”

夏晴天也忘了胳膊上的痛苦,淡笑着说了三个字,“挺好的。”这样,她和叶以深这婚就离的更加快了,还是白依灵更厉害。很好很好。

韩晓快要仰天长叹,这女人的脑回路他真是不懂啊。

“医生,我来签字吧,我相信自己运气还没有这么背,如果中途真的出事了,你们医生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我事后绝对不追究,这一条你可以写在手术单上。”夏晴天的情绪比刚才淡定了许多,她要把自己的生命掌握在自己手中,而不是一个狼心狗肺的男人手中。

医生看到这种状况,也不再勉强,点点头去办公室拿手术单。

韩晓一脸无奈的看着她,见她怔怔的盯着天花板,知道她心里也不好受,于是安慰道,“你现下别想那么多,治好伤是最重要的,医药费什么的剧组来承担,好在你的戏份已经杀青了,这段时间就好好养伤了。”

夏晴天听出来他的好意,唇角勾起笑意,眼睛却还是盯着天花板,“你不用安慰我,真的。我早就想和叶以深离婚了,这是好事。”

“你……”韩晓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沉默了好几秒后说,“你不是老说想去沙漠玩玩嘛,等你的伤好了,给你几天假,好好去玩玩,就当散心了。”

“嗯,谢谢你了。”

“和我说什么谢谢。”韩晓瞪她一眼,“我看到你这样心里也难受,你说叶以深怎么能这样?”

“他一直是这样,只是你们不了解他而已。”夏晴天平淡的说。

“难怪,”韩晓想起秦亦朗曾经在饭桌上说的话,“难怪秦亦朗说你做什么都支持,还说什么最难的都过来了,可见他看事情比我毒。”

“的确。”夏晴天也不隐瞒。

两人正说着话,医生拿着手术单进来,夏晴天伤的是右手,她便挣扎的用左手扭扭歪歪的写下自己的名字。

被推进手术室的时侯,夏晴天心想,她这辈子也算是起起伏伏了,这才过了二十多年,都进了好几次手术室了。

麻药在夺去她意识的前一刻。两行清泪从眼角滚落,说的那么轻描淡写,其实,那颗心还是隐隐痛的吧。

再说A市。

韩晓打来电话的时侯,叶以深恰巧在白依灵的病房,他一说出韩晓那个名字,白依灵眼皮就跳了一下,她当然知道韩晓是谁,当初她可是把夏晴天调查的很清楚。

于是在他通电话的时侯,白依灵故意来了一下,打断了两人的对话,因为她知道。经纪人给叶以深打电话,事情一定是和夏晴天有关。就算她不能亲自告诉夏晴天,她和叶以深和好了,通过韩晓的口也可以。

之后为了让叶以深忘记这通电话,白依灵又找出这种名目,留了叶以深许久,甚至还让他陪自己吃了晚饭。

于是当叶以深想起韩晓时,已经是晚上八九点了。

站在医院空荡而安静的走廊,叶以深终于有时间给韩晓打电话了。

“下午什么事?”叶以深揉着眉心,声音里都是疲倦。

韩晓很想朝这个男人发火,他怎么能和旧情人复合?还给她捂肚子?但是韩晓不敢,只能尽量端正自己的态度。“下午小夏在拍戏的时侯,不小心从马上摔了下来。”

“你说什么?”叶以深揉眉心的动作僵住,音量提高了很多,带着不可置信,“她现在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下午给您打电话就是想说小夏的伤势,”韩晓顿了顿,硬是压住后面那句吐槽,接着说,“她的脚扭了一下没有大碍,但是右胳膊被马踩了一下,粉碎性骨折,不过已经做了手术。”

叶以深的脑袋“嗡”一下炸开。粉碎性骨折?那得多疼啊。

听叶以深没有说话,喘息声却大了,韩晓知道他也被这个消息震住了,心里替夏晴天好受了点,继续道,“情况比较紧急,当时就要做手术,医生要求家属同意并签字,所以我给您打电话,但是……”

但是什么?两个人心知肚明,韩晓磨磨牙再道,“后来是小夏自己签的手术单。好在手术很成功。”

叶以深的心像是被一只手扯着,又酸又疼,眼前似乎浮现出她自己签字时的痛苦和失落,那个时侯她需要自己,而自己却和白依灵在一起,这件事,她应该已经知道了吧。

一想到这个可能,叶以深的心直直的往下掉落,沉默了好半天,他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她现在怎么样了?”

“睡着了。”韩晓淡声说。

叶以深松口气,又问。“医生怎么说,要休养多少天?”

“至少在医院要住一周,”韩晓重复着医生的话,“等拆了线回家慢慢养着,伤筋动骨一百天啊。”

叶以深有些无力的靠在墙上,也顾不得上面是否有细菌,“你们走时我是怎么交待你的?不许她受伤,怎么就能从马上摔下来呢?替身呢?她哪里会骑马,你们就敢让她上马?”

叶以深压抑的情绪似乎找到了一个突破口,连声朝韩晓发问。

韩晓就知道少不了这顿质问,语气软和下来,耐心的解释,“导演要求很严格,专门请了马术好的当地人来教小夏骑马,她也学的很快……”

韩晓想起她学骑马那几天,刚开始还兴致勃勃,可是一天下来大腿都磨肿了,走路还一跛一跛的,但为了达到导演的要求,她还是咬牙坚持,终于在短时间学会了。

“正脸拍她骑马,十多米的距离,其他的用替身,试戏的时侯都很顺利。没想到拍的时侯,马蹄踩在了老鼠洞里,所以就……”

“所以就摔下来了?”叶以深怒声道,“那也不至于胳膊骨折!”

“马当时受惊了,踩了她的胳膊。”韩晓底气很不足的说,然后硬着头皮等叶以深骂。

“你们……剧组的人都是吃干饭的吗?不知道找一块平坦的草地?还有那匹马,怎么会受惊?难道不能找一匹温顺的马?”

韩晓任由他骂,也不辩解,这个时侯他越解释叶以深会越生气。

“废物!都是一帮废物!”叶以深愤怒之极,在走廊里走来走去,“现在谁在照顾晴天?”

“两个助理都在。”韩晓忙道。

“好,我明天一大早就飞过去,把具体地址发给我。”

韩晓听到这话终于松口气说,“好好,您什么时候过来,我明天派车去接您。”

“我上飞机前会通知你,照顾好晴天,否则我不会再放过你。”

“是,这次我一定把她当祖宗对待。”

叶以深挂了电话,胸口还起伏不定,手心也冒出了一层冷汗,脑海中全都是她受伤了,他要去看她。

等冷静下来,叶以深又有些为难,这边白依灵和方毅才醒,自己如果走了这边又出事怎么办?可是不去,他这又放心不下。

思来想去,叶以深还是决定去看夏晴天一眼,待上两天等她好转了再抽空回来。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总要去陪在她身边,还有白依灵这件事,他要和她解释解释,至于怎么解释,他还没有想好。

晚上,叶以深一夜未眠,一闭上眼睛就是夏晴天在马群中被踩的惨景,根本睡不着。于是天一亮他就打电话给秘书让他订机票。

谁知秘书刚通知他机票定好了,白依灵那边就出现状况了。

“怎么回事?”叶以深拉住一个护士的胳膊问。

“患者出现药物过敏,昏厥过去了,正在抢救。”

“怎么会出现药物过敏?”

“目前还不清楚,医生正在检查。”

叶以深被挡在病房外面,心急如焚的看着医生护士进进出出。

遥远的西北。

韩晓坐在病床边不停的看手机,眉头皱的越来越紧,在他第N次把手机拿起来的时侯,夏晴天实在看不下去了,“你有事就先走,我这有小美她们。”

“没事,就是……”韩晓说话吞吞吐吐。摸不准叶以深来对她来说是惊喜还是惊吓。

“有话就说!”夏晴天实在受不了他这个样子。

韩晓豁出去了说,“昨天晚上叶先生给我打电话了,得知你受伤后很着急,说今天早晨就飞过来,我在等他的航班信息,然后开车亲自去接他。”

夏晴天瞪了他一眼,“我还以为是什么事情,就这么点破事,也值得你这么紧张?”

“那你到底是希望他来呢还是不来呢?”韩晓问。

“不希望他来,他来了全是事,烦死了。”夏晴天的语气很不屑。

韩晓嘿嘿笑了笑,当她是口是心非,没想到却被她一语中的。

这通电话,韩晓从早晨等到了中午,眼看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了,叶以深的电话才打过来。

“我这边出了点紧急情况,过不去了。”叶以深语气带着无奈。

韩晓懵住,什么事情能比老婆做手术更重要,他脑子闪过白依灵的声音,好吧,看来这位叶大总裁被旧情人绊住了脚。

“我知道了,我们这边会照顾好小夏的,您忙吧。”韩晓很客气的说,语气中却带着一丝怒意。

他是替夏晴天生气。

挂了电话,韩晓第一次为夏晴天不值,尽管叶以深身价不菲,外表出众,但是此刻,他觉得,叶以深配不上夏晴天。

夏晴天才23岁,长得漂亮,聪明,性格又好,有大好的前程在等她,她没有必要把心思牵挂在一个花心的男人身上,再说。她完全可以靠自己的能力养活自己。

叶以深望着西边尽头的夕阳,迟疑片刻还是给夏晴天打了个电话。

“什么事?”夏晴天一如既往的冷淡,直接,好似昨天的事情没有发生一样。

叶以深顿时觉得嗓子有些堵,“你……伤势怎么样了?”

“没事,养几天就好了。”夏晴天语气淡淡的。

“我这几天有点忙,可能过不去……”后面的话叶以深有些说不出口了。

“有小美和小丫照顾我,挺好的。”

“那你需要什么吗?我从这边给你递过去。”

“什么都不需要。”夏晴天淡漠的说,还有一句她没有说,也包括你。

“钱够吗?”叶以深实在没话找话。

“剧组全都报销。”

“晴天,我真的很想过去看你,可是……”叶以深很想说那天车祸的事情,可是他开不了口,难道要告诉她,自己这几天要照顾白依灵所以不过去?只怕夏晴天会更想离婚。

“叶先生,你不用说了,我明白你想说什么,我想你也知道我最需要什么,我希望这次回去之后,我们能做个了断,再见。”夏晴天说完这段话,长长的舒口气。

很快,叶以深追过来一条短信,上面只有短短六个字:我不会离婚的。

连标点符号都没有。

夏晴天盯着那六个字看了半天,冷笑一声,将手机扔在旁边。他不离,但是白依灵会想办法让他离的。

半分钟后,手机再次响起来,夏晴天以为是叶以深,就没有管,当第二次响起的时侯,她抓过手机准备关机,看到上面的来电人,乐了,心情很好的接通了电话。

“喂?秦大帅哥好啊。”夏晴天笑嘻嘻的问好。

秦亦朗先是愣了两秒,然后也调侃道,“呦,还能开玩笑,说明情况不严重。”

“谁说不严重,我的右胳膊差点废了好吗?”

“右胳膊废了不是还有左胳膊吗?人家杨过没有了一条胳膊,不照样成了大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