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我的爱全给了你/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布日固德惊讶的张大嘴,不敢置信的看着夏晴天,“晴天,他是你老公?”

叶以深眸子一沉,看布日固德的眼神变了变,他喊她晴天?好亲昵的称呼。

夏晴天也没有否认,淡淡的说,“暂时是。”

布日固德一颗脆弱的心脏似乎受到了打击,咂巴了下嘴,一步三回头看着两人,脸上全是复杂。

夏晴天没有察觉,继续吃自己的羊肉。

周围不少人都听到了三人的谈话,互相交换着信息,有好几个女生都不无遗憾的看了看叶以深,好不容易来了一个长得如此帅气的男人,没想到是个有主的。

叶以深暂且不去管她说的三个字,吃了两口羊肉,又喝了口助理小丫送来马奶酒,等把肚子填饱了才问夏晴天,“吃饱了吗?我有话和你说。”

“离婚吗?”

“你!”叶以深一口气没提上来,差点晕过去,她气人的本事越来越厉害了,做了几个深呼吸,才勉强压下怒火,“是关于白依灵的事情。”

……

月朗星稀,弦月如钩。

春天草原的夜晚带着了凉意,夏晴天裹了裹身上的防寒服,脚踩在刚出土的草地上,软软的很舒服。

叶以深仿佛感觉不到寒冷,双手插在裤兜里,静静的走在她旁边,似乎在思考着如何开口。

两人走出蒙古包好一段距离了,叶以深才开口道。“你受伤的前一天,我和方毅出了车祸。”

“啊?”夏晴天被这个开场白震住,借着凉凉的月色打量他,心道,那怎么没有看出你哪里受伤了?

叶以深读出了夏晴天的意思,苦笑道,“我受了点轻伤,方毅伤的很重,差点挂了。”

夏晴天微微张着嘴,想起那个一直跟在叶以深身后的男子,他话不多。只听命令办事,但相处时间长了,她和他也算是熟人。

“当时情况很危险,方毅被撞得昏迷不醒,对方还是不肯放过,开着卡车拼命追我,这时候是白依灵开车撞在了卡车上……”叶以深回想起那日傍晚的事情,还是心有余悸,如果不是白依灵恰巧经过,他现在早就成了一把灰。

夏晴天震惊不已,只听他继续说。“当时不止一辆卡车,而是有两辆,他们前后夹击,我们根本逃脱不了,后来被逼的撞在了树上……”

夏晴天一颗心都提了起来,叶以深是什么人,居然被两辆大卡车前后围堵,可见对方早有预谋,是专程来要他的性命。

她没有想到她来草原拍戏被马蹄踩已经是倒霉了,没想到A市居然发生了如此劲爆的事情。

“我当时以为自己活不了,最后还在想,如果你知道这个消息,是会哭呢还是会高兴……”叶以深垂眸,目光深邃的望着她,似乎在等她回答。

夏晴天被他看的手足无措,眼神不敢去看他,想来她一定先会好好哭一哭,然后高高兴兴的收拾东西离开。

“那个……后来呢?你们是怎么获救的?”夏晴天避开这个话题。

“后来警察来了,不过方毅和白依灵受伤严重,抢救了一晚上才抢救过来,”后面这句话叶以深说的有些夸张。

夏晴天松口气,“方毅现在怎么样?”

叶以深挑挑眉稍。“他康复的很快。”见她不再问,径自说,“白依灵父母半年前都出国了,家里没有人,所以我就把她接到了我们家。”

我们家?夏晴天心里跳了两下,随即不屑的想到,她可从来没有觉得那个家和她有什么关系,那是叶以深的家,他随时可以让任何女人住进来。

“韩晓第一次打电话过来的时侯,白依灵刚脱离手术危险,所以什么都没有说挂了电话,”叶以深抱歉的看着夏晴天,想说一声对不起,可是却张不开嘴。

夏晴天不发表任何意见,她不想大度到说没关系,因为那时她的确是非常的失望。自己要上手术台了,给手术单上签字的那个人却在陪另一个女人。

“晚上空闲了一点我给韩晓打回去,才知道你受伤了,本来订了第二天一大早的飞机要过来看你,医院又出现了状况,我实在是走不开……一来二去就拖到了现在。”叶以深也很歉意,她是自己的妻子,在她需要自己的时侯,他却不在身边。

夏晴天深深的吸口气,胸腔间全是青草的气息,“你照顾白依灵是应该的,她救了你的命嘛,再说,你们俩的关系本就不寻常,应该的应该的。”

叶以深很是疑惑的看着她,“你在说气话。”

“我说的是心里话,真的,特别真!”夏晴天眨着大眼睛说。

叶以深很无奈,他不想听到她这样的言语,可是如果她说介意,他又该怎么办?难道把白依灵赶出叶家?这个不可能。

“好冷,我要回去了。”夏晴天脑袋有些乱,今天这个消息太具有爆炸性,她要好好消化消化。

叶以深伸出手想要搂住她的肩膀,她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撒腿往蒙古包的方向跑。男人看着她的背影很是惆怅。

夏晴天住的蒙古包在十多个蒙古包的最中心,这是布日固德专门安排的,这个地方最安全晚上也最暖和。

叶以深推开蒙古包的门,里面很简单。地上铺上半旧的羊皮毡子,一张大床,床单被套是很统一的白色,床旁边是一张红漆木桌,桌上铺着由红蓝绿黄四线绣成的吉祥图案粗布,和蒙古包四周悬挂的成吉思汗像,以及各种色彩鲜艳的装饰画形成呼应,桌子下面有一张裹了彩色粗布的四脚凳。

此时,夏晴天坐在床边喝热水,听到他进来只是抬了抬眼皮。

从一见面,两人就一直是在室外。借着明亮的灯光,叶以深此刻才看清她的样子,皮肤晒黑了点,不过看上去肤色很健康,整个人也精神了许多。

“你的洗漱用品在哪里?”叶以深问。

“干什么?”

叶以深摊手,“我来的太匆忙,什么都没有带,先用你的吧。”

夏晴天指了指角落里横放的行李箱,“在里面自己拿。”

叶以深上前几步打开行李箱,洗漱用品就在最上面,用一个塑封袋装着。下面是她的衣服,不多,除此之外就是各种小玩意,一看就是在旅游景点买的纪念品。

叶以深勾唇笑了笑,真是小孩子,喜欢这些小玩意。

“有没有多余的牙刷?”叶以深拿着塑封袋问。

“你去问布日固德,他那应该有一次性的。”

叶以深往外走,到门口的时候脱下身上的西装扔在床上,只穿了件单薄的灰色衬衣走了出去。

或许是冷的,夏晴天的脑子有些僵滞,到现在她还觉得是在做梦。他怎么就从那个杨柳堆烟的A市跑到这个偏远的大草原了呢?

还有,他居然撇下了不知道有没有康复的白依灵。

刚想到这里,他放在西装里的手机便响了,夏晴天继续喝自己的水没有动,手机响了很久安静了半分钟后,再次又响起来,她还是镇定自若的喝水。

她要把拍戏期间失去的水分全都补回来。

待手机铃声第三次不屈不饶的响起时,它的主人回来了,额前的头发湿漉漉的,袖子高高的挽起来,但胸前的衬衣还是沾上了水迹。

“谁打的?”

“不知道。”

“你帮我看一下。”叶以深还在用毛巾擦脸。

夏晴天很不情愿的从西装兜里掏出手机,上面明晃晃的抖着三个字,她没说话抽走他手里的塑封袋,把手机塞进他手里,转身出去洗脸。

叶以深低头看手机,是白依灵打来的,他想了想接通。

“以深,你没事吧?”手机里传来白依灵焦急的声音。

“我没事,”叶以深拿起她刚才喝过的水杯,抿了口热水。

“一直打不通你的电话我好担心,你没事就好。”白依灵的声音听上去很担忧,“你现在……在哪里?”

叶以深说的很敷衍。“挺远的地方,你早点睡吧。”

“那你什么时侯回来?”

“还不清楚,”叶以深看向夏晴天的行李箱,也不知这个女人还想玩多久。

白依灵听起来很失落,“那你……”

“你的伤还没有好,早点睡吧,有什么问题就找王管家,就这样我挂了。”

夏晴天回到蒙古包的时侯,叶以深已经上床了,裸着上身,手里拿了本放在桌上的旅游手册。

她的脸又开始发烧。“你……你怎么把衬衣都脱了。”极有可能还有裤子,因为她看到放在四脚凳上的一摞衣服。

“睡觉不脱衣服?”叶以深故意问。

“那你也不能都全脱掉啊。”

“我就这么一身衣服,如果不脱了,明天就没有办法穿了。”

夏晴天直接无语,整理完东西关了门之后,脱鞋上床。

床很宽,夏晴天半躺在床的边沿,心不在焉的玩着手机。

夜晚的草原还很冷,虽然蒙古包不透一点点风,可还有凉意从地皮一点点渗进来,夏晴天不由的往上拉了拉被子。

“冷吗?”叶以深问。

“不冷。”

“我冷。”说话间叶以深猛的扑过来,将女人柔软的身体紧紧抱住,手还有所动作起来。

“住手!”夏晴天低声怒喝,却被叶以深噙住了双唇。

他从见到她就想把她搂进怀里,能忍到现在已经是极限。

叶以深吻的又深又急,很快,夏晴天就软在了他怀里。

“这里不膈应,你如果想让大家都知道,就叫吧,我无所谓,”叶以深抱着她的身子。在她耳边喘着气说。

夏晴天用手用力抵住他的胸膛,将他推开,冷笑道,“难道白小姐没有满足你?跟头饿狼似的。”

叶以深低声说,“我和她什么都没有发生。”

夏晴天冷哼,鬼才相信。

“真的,不信你检验检验,”叶以深拉着她冰凉的小手往被子里面伸,夏晴天知道他要干什么,赤红着脸羞怒交加,“叶以深。你个流氓。”

叶以深嘴角弯起,再次吻住她,“我是流氓你就是个妖精,现在我对谁都没有兴趣,只看到你这个妖精的时侯才有反应。”

说完,就急匆匆的办事了。

夏晴天郁闷,抿住唇瓣。

“你轻点啊!”夏晴天感觉自己快丢半条命。

“乖,待会儿就不疼了,我等不了,”叶以深等了快一个月,还能忍住他就可以去当和尚了。

夏晴天的胳膊被他不小心碰了一下。她吸了口气,愤愤的说,“你弄疼我的胳膊了。”

正在奋战的某人立刻停下,迷离又炙热的眼神看着她细白的胳膊,上面有一道小小的伤口,他轻声说,“对不起。”然后低头去吻那道小小的伤口。

仿若被一股电流贯穿,击破了夏晴天心里的最后一道防线。

叶以深吻了吻她胳膊上的伤口,又回到她唇边,声音低沉又充满魅力,“还疼吗?”

“刚才疼。”夏晴天的声音小成了蚊子。

“我会注意的。”

接着他又投入了努力奋战中。夏晴天又难受又舒服。

外面很寂静,有轻轻的风吹过,还有……其他蒙古包传出的暧昧声。

一场大战终于落下帷幕,叶以深搂女人,这时候如果有一支烟就更完美了。

夏晴天慵懒的趴在他臂膀上,什么都不想说,这个男人简直要疯了,幸亏蒙古朋友买的床结实,好几次她都怕床塌了。

“现在相信了?”叶以深吻了下她的额头。

“信了。”这体力,果然是积攒了很久的。

一室安静,叶以深享受着这难得的安宁时光。不过夏晴天玩了一天,刚才又狠狠的折腾了一番,此刻昏昏欲睡。

也不知过了多久,身体再次被人压住,夏晴天很恼火,可是又累的睁不开眼睛,“别来了,我要睡觉。”

“你睡你的,我做我的。”一次怎么够,今晚怎么也要三次才够。

“你简直……”夏晴天欲哭无泪。

睡到半夜时,夏晴天被一股尿意憋醒,她想闭上眼睛继续睡,可睡了两分钟实在忍不住,去上厕所吧,又很害怕。

外面就是广阔天地,万一碰上小狼之类的。

一想到这些,夏晴天就背后发凉,推了推抱着她的叶以深,“醒醒,醒醒。”

叶以深迷迷糊糊的醒来,“怎么了?”

“我想上厕所。”夏晴天小声说,黑暗里她都能感觉到自己红透的脸。

叶以深揉了揉眼睛。长手摸到开关按亮,然后捞过她的衣服,自己也去穿西装西裤,至于衬衣太麻烦了。

外面气温很低,安静的只能听到虫鸣。厕所在蒙古包的最外围,夏晴天抬眼看着夜幕中沉睡的草原,不由的害怕。

叶以深握住她的手,将温暖传递过来,两人穿过大半个蒙古包才走到厕所。

都解决完,再次回到蒙古包,一股暖流扑面而来,夏晴天脱了衣服跳上床赶紧把自己裹紧,叶以深也跟着上床。

这一夜,两人睡的都极为香甜,尤其是夏晴天,身边有这么一个大火炉抱着,整个晚上都是暖烘烘的。

天色大亮,早饭时间,助理小丫凑到韩晓跟前,笑眯眯的问,“老板,咱今天去哪里啊。”

韩晓翘着二郎腿一边喝着奶茶一边吃着蒙古馃子,很是悠闲的说,“那位大老板来了,当然是听他的。”

小美在旁边笑的有些不怀好意,“万一……他就想待在蒙古包里呢?”

小丫也跟着笑,完全没有女孩子该有的矜持。

韩晓瞪了她们几眼,“哎,我说你们两个女人啊,比我还会讲荤段子。”

“老板,这是很有可能的,你看现在都九点了,小夏那边还没有动静。”

“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们仨就在草原上放一天羊。”韩晓没好气的说。

或许是听到了韩晓的心声,夏晴天这一觉睡到了十一点多终于睁开了眼睛,意外的是,叶以深居然还在睡。

她稍微动了一下,叶以深就呢喃着说,“再睡会儿。”

“都十二点了。”

叶以深没有说话,胳膊却抱的更紧了。

夏晴天气了坏心思,故意问,“我是谁啊。”

叶以深眼睛都没有睁,在她额头亲了亲说,嘟囔道。“夏晴天啊。”

女人胸口的那股气顿时就松了,这个男人真是奇怪,白依灵没有回来的时侯,抱着她喊白依灵的名字,现在那女人回来了,他又不喊了。

又睡了两个多小时,两人才堪堪踏出蒙古包,此时昨晚的那帮自由行的游客全都离开了,只剩下小美坐在一个凳子上玩手机。

“韩晓和小丫呢?”夏晴天打着哈欠问。

小美一副你终于出现了样子,指了指远处白星点点的地方,“他们无聊,跟着布日固德去放羊了。”

夏晴天怔住,“放羊?”

“对啊,这不是……”小美正要说什么,看到食足餍饱容光焕发的叶以深走过来,立刻乖乖的站起来喊了声“叶先生”。

叶以深冲她点点头,问,“你们这两天什么安排?”

“那个……也没有什么安排,”小美瞅了眼夏晴天,硬着头皮说,“就是走到哪里算哪里。”

“准备在这里住多久?”叶以深又问。

“这个嘛,韩总监说您说了算。”小美很狗腿子的回答。

叶以深挑挑眉,“好不容易来一次,那就再住两天。”他觉得昨晚的床还不错。

“好的好的。”小美连声答应。

“这附近有近一点的县城吗?”

“有,开车需要半个小时。”

叶以深在牧民老板那借了辆车问好路线,便拉着夏晴天的手说,“陪我去买几件衣服。”既然要多住几天,总不能一直穿一身,而且皮鞋在草原上也很不好走。

夏晴天很不情愿,但却只能跟着他走。

三十多公里外县城还算富庶,饭店居多,大型商场少,看了好几家男装店。叶以深都嗤之以鼻,表示这些衣服配不上他高贵的身价。

那一刻,夏晴天真想把手里的包包砸过去。

“去那家,”夏晴天眼睛一亮,顺手拉着他的手腕向街对面走去,到了一看,是一家古朴的卖蒙古当地服装的小店。彩色艳丽的蒙古族服装挂在墙上,很有感觉。

叶以深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我穿?”

夏晴天很豪爽的拍拍他的肩膀,对老板娘说,“给他找一身。”

身材胖圆的老板娘看到叶以深眼前一亮,操着重口音的普通话大肆夸赞,“哎呦,我活了半辈子还是第一次见这么俊的小伙子,真是太好看了,穿我们的衣服一定更好看。”

说话间,她拿出一件宝蓝色的传统服饰,笑呵呵的说,“穿这件好看,快去试试。”

不等叶以深反驳,夏晴天便推着帅小伙的背,拎着衣服将他推进里面的窗帘里面。

老板娘看夏晴天长得也好看,便极力推荐好几款女士衣服,她都笑着拒绝,这时窗帘嚯的拉开,两人扭头去看,均愣在当场。

男子身材挺拔,长款的宝蓝色民族服装穿在身上一点也不拖沓,腰间的深色宽腰带衬托的他宽肩窄腰,煞是好看。

还是老板娘先回过神,拍着手说,“唉呀唉呀,真是好看,太好看了,就像我们蒙古族的王子。”

夏晴天发觉自己的失态,尴尬的移开目光,心里却在说,没想到这丫穿这种衣服这么好看,甚至比秦亦朗穿古装戏服还好看。

“怎么样?”叶以深走到她跟前低声问。

夏晴天干咳一声还未说话,就听老板娘道,“当然是好看了,她都看傻眼了。”

叶以深勾勾唇,瞥见墙上的一套女装,让老板娘取下来,“你去换。”

“我有衣服。”夏晴天拒绝。

老板娘上来帮腔,“试一试,试一试又不要钱。”然后夏晴天就被热情的老板娘推进了窗帘后。

等她换好衣服出来时,叶以深的眼睛再也移不开了,胭脂红的长袍外面是一件无领对襟黄色碎花坎肩,三指宽的腰带将她的腰肢束起,只堪盈盈一握。

和她穿江南水乡戏服是完全不同的感觉,那时她如同烟雨中的翠竹,让人又怜又爱,可现在她像是草原上最娇艳的花朵,肆意又洒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