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我爱夏晴天/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终于踏上了这条熟悉的路,夏晴天恹恹的靠在车窗边,原本因该很激动雀跃,她却一点精神都没有。

“身体不舒服吗?”叶以深问。

“嗯。”

“我带你去医院看看。”

“不用。”

叶以深凝眉,“夏晴天,听话。”

夏晴天淡淡的瞥他一眼,“只要你让我好好睡三天,我这病就好了。”

叶以深无言以对,三天?似乎有点多。

校园门口,夏晴天看到站在路边等她的苏清雅,精神立刻大振,连叶以深说了什么都没有听到,下车撒腿就朝她跑去。

好朋友相见不甚欢喜,夏晴天又跳又笑,和刚才在车里的样子判若两人。

叶以深突然有些嫉妒苏清雅,那样的人有什么好?夏晴天却还拿她当个宝贝。

“你可算是回来了,我看看,”苏清雅拉着她的手愣是看了半分钟,才笑嘻嘻的说,“嗯,不错,有大明星的样子了。”

夏晴天故意扬起下巴。“是吗?要不要本大明星给你签个名啊?”

苏清雅笑眯眯的说,“好啊,等会儿给我签一本子,等你红了,我就出去卖你签名照。”

“哈哈,这个注意不错。”

两人说着笑向校园里走,苏清雅想起一事问她,“昨天在机场怎么回事?那些记者怎么会把你认成什么白依灵?”

夏晴天惊讶,“你认出那是我?”

“废话。”苏清雅轻掐她一把,“我和你认识二十多年,你身上哪里我没有见过,你和那个白依灵虽然长得像,可你是什么样子我还能认不出?”

“这世上果然只有你最了解我。”夏晴天感慨。

“快说,怎么回事?”

夏晴天挽着她的胳膊叹息,“一言难尽啊,那个女人现在就住在叶家呢,估计这是她给我的下马威。”

苏清雅极为震惊,“怎么?她这么快就住到叶家去了?叶以深要和她复合?”

夏晴天只好把叶以深遭遇车祸的事情说了一遍,耸耸肩道,“她现在是叶以深的救命恩人,可不要住进叶家吗?”

苏清雅轻哼,“他的救命恩人还挺多的。”

“啊?还有谁?”夏晴天问。

苏清雅猛的回神,忙说,“没,没有谁,我就是随口一说。那个白依灵有没有刁难你?”

“放心,我早已不是吴下阿蒙,她想要刁难我没有那么容易。”夏晴天得意洋洋的说。

苏清雅眸光微闪,轻声说,“以前的事情,对不起。”

夏晴天知道她又在乱想,一把搂住她的脖子,“都过去的破事了,还提那些干什么?对了,你怎么知道我昨天在机场的事情?”

苏清雅拍了拍她的手背,“你都是踏进娱乐圈的人了,难道不看娱乐新闻吗?昨天挂了一天的头条,咱们班好多人都来问我,你和白依灵是什么关系,看着吧,等会儿有你烦的。”

果然被苏清雅料对,她先去班主任那销了假,刚一进教室,就被同学们团团围住。

“晴天,拍戏好玩吗?什么时侯播啊。”

“你是和秦亦朗一起拍戏吗?他真人帅不帅,能不能帮我要一张亲笔签名?”

“你和白依灵是亲戚吗?怎么长的这么像?”

当然,第二个问题和第三个问题是最多的,夏晴天被同学们的问题吵得头疼,忙大声说,“慢慢问慢慢问,别急,我有的是时间……拍戏还挺好玩的,什么时侯播不知道……哦,我和秦亦朗一部戏,不过不在同一个组。基本上碰不着,他本人超级帅人也非常好,有机会碰到了帮你要签名照……郑重申明,我和白依灵就是长得比较相似,没有半点关系。还有什么问题吗?”

大家安静的片刻,随即不少女生近乎激动的说,“我也要秦亦朗的签名照,我很喜欢他……我也是,我也是。”

夏晴天笑吟吟的全部答应,想着等秦亦朗这部戏拍完了就给他打电话,让他递一沓签名照过来,她这可是帮他固粉呢。

上课铃声猝然响起,大家这才慢慢散了,和平时上课不同的是,夏晴天身边坐着的除了苏清雅,前后左右都被女同学包围,他们看起来都很兴奋,其中坐在她右边的小声说,“下课了你再和我说说我们家秦宝的事情。”

“秦宝?”夏晴天愣住。

女生得意的扬起嘴角,“就是秦亦朗啊。”

夏晴天哑然失笑,她到是要找个机会问问秦亦朗,他的粉丝喊他“秦宝”,他做何感想。

老师走进来,还是熟悉的样子,他扫视了一圈,这才严肃的开讲。

离开课堂已经有三个月多,夏晴天却觉得恍若隔世,想起剧组里的勾心斗角,教室如同天堂。好久没有如此心平气和的坐下来好好听课了。

因为夏晴天是班里第一个找到工作的,又是神秘的娱乐圈,所以这一天她的人气都非常高,同学们都缠着她好奇的问个各种他们觉得稀奇古怪的问题,就连中午吃饭时间也不放过。

好在她是个非常有耐心的人,不论是谁问她什么,她都很认真的回答,服务态度很好,同学们很满意。

下午只有一节公共选修课,是个外系一块上,她和同班几个女生一进去,就发现有不少人盯着她看,可能是被自己班同学看了一上午,脸皮早就磨厚了,所以谁看她她就是大大方方的看过去,并送上一个浅浅的笑容。到让对方有些不好意思。

苏清雅从来不上这种选修课,只会在考试的前两节来一下,考个试,拿到学分就可以。

夏晴天知道她在学校待的时间不多,不知道什么时侯韩晓那边就会又给她接一个戏,所以她很珍惜现在学习的时光,不管是什么知识,能学一点是一点。

一天的课上完后,时间还不到下午四点,夏晴天赶紧带着借来的笔记钻进了图书馆,这段时间她落下了很多课。要尽快补上。

至于上个学期心心念念的奖学金还是与她失之交臂了,她不是很失落,自己受伤住院如果还能考高分拿到奖学金,她都要把自己当成天才看了。

图书馆里分外安静,夏晴天找了一个没人的角落坐下,开始沉浸在知识的海洋里。

外面的太阳一点点西斜,夏晴天却似浑然不知,偶尔脖子酸痛抬头活动时,却看到隔了好几张桌子的男生在看她,等她的视线对上,男生却满脸羞红的低下头。

夏晴天顿时觉得好笑。勾勾唇继续看笔记。

果然是今时不同往日了,以前她遇到这种情况,低下头脸红的那个人肯定是她,眼下到成了对方。

六点多的时侯,图书馆的灯亮了起来,夏晴天掏出手机才发现,上面居然有四个未接来电,而且全都是来自同一人。

她也不急着回电,只是将手机扔在桌上全当没有看见。

又过了两分钟,手机屏幕再次亮了起来,她这才慢悠悠的拿起来走到外面去接。

“在哪里。为什么不接电话?”

“学校图书馆,手机静音没有看到。”夏晴天淡淡的说,声音有些干涩。

男人的语气似乎很生硬,“出来,我在你们学校门口。”

“知道了。”夏晴天挂了电话。

天之将晚,红霞漫天,却不急草原大漠上的壮丽。

车子停在早晨的位置,夏晴天弯腰钻进车里,叶以深一身寒霜,可看到她脸色的倦意,怒气消散了些许。

“功课这么重?”他开口问。

“积攒了很多。还有不少是技术课,有些费劲。”夏晴天眯着眼睛回答。

叶以深迷惑,“技术课?你不是学的新闻吗?”

“对啊,可是要学剪辑软件修图软件还有3D之类的,要知道我在这方面可是废材。”

“这些有什么难的?我教你。”

“你会?”夏晴天惊讶的睁大眼睛。

叶以深想了想说,“你把你们学的软件列出来,我过几天教你。”

计算机方面他就算不是专家,但他想左右都是入门软件,估计看几眼就学会了,有什么难的。

“好好,我正发愁要找哪个同学请教呢,这下问题解决了。”夏晴天眼睛里面有了光,比刚才精神多了。

“我帮了你这么大的忙,你怎么谢我啊。”叶以深挑眉笑道。

“你这人太狡猾了,忙还没帮就想要我谢你。”

“那就先付个定金。”

夏晴天看着车窗外飞驰而过的霓虹灯,想起回到家还要和白依灵一起吃饭,心想便有些不爽,于是对他说,“那我请你吃饭吧。”

难得她主动,叶以深当然允诺,“吃什么?”

“火锅。”夏晴天脱口而出,她已经很久没有吃过火锅了,馋死了。

叶以深立刻皱眉,他不喜欢这种闹腾腾的用餐环境。

夏晴天很霸道拍板,“我掏钱你就要听我的,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叶以深噗嗤笑了,认识她这么久,还没有见过她这种模样,真是有趣。

夏晴天给司机报了一个火锅店的名字,是很知名的全国连锁店,环境和味道都很不错,服务态度更是堪称一流。

“我可喜欢吃他们家的豆腐了,嫩嫩的,煮下去很入味,”夏晴天一边麻利的点菜,一边给叶以深介绍。

旁边的服务员热情的说,“我们家的豆腐是自己做的,在外面买不到。”

夏晴天划了好几个菜又把菜单递给叶以深,后者却没有接,“你点吧。”

夏晴天也不客气,又划拉了好几盘肉,要了一个西红柿和麻辣鸳鸯锅底,等服务员走后她说,“我去调料碗。你是自己调还是我帮你调?”

“你觉得我自己调过?”叶以深很傲娇的说。

夏晴天嘁了一声,起身去调料碗。

叶以深看着她放在对面椅子上的包包,无声的笑了。

待女人回来时,她手里端着两个料碗,把其中一个放在他桌前,“这是看在你帮我的份上。”

“知道。”

夏晴天刚坐定就听叶以深的手机响了,他看了眼手机屏幕又看看夏晴天,接通。

“以深,你回来了吗?”

“我和晴天在外面吃了,你不管管我们了,自己吃吧。”叶以深语气很淡。

电话那头顿住。半响才说,“哦,那你们吃吧。”

叶以深收了电话才对夏晴天说,“是白依灵,问我们回去吃饭吗?”

“你可以把那个们字去掉。”夏晴天冷笑,她打电话怎么可能会问候自己呢?

叶以深苦笑,他发现这个女人越来越聪明了。

“好了,我们不谈她了,”为了避免她再生气,叶以深岔开这个话题,“韩晓对你的工作安排接下来是什么样的?”

“什么样的你不知道?”夏晴天反问。

“韩晓和你说了?”

“对。不过你别去吓唬他,他那个人胆小。”

叶以深忍不住笑了,“他还胆小,都敢拐了你去拍电视剧,我看他比谁的胆子都大。”

“当时他也不知道我的身份……”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气氛倒也算是融洽,就在谈话间,菜一道道上来,夏晴天食指大动,等锅底一开就让服务员把豆腐入了锅。

等西红柿锅底里煮的差不多了,她先是给叶以深捞了一勺子放进料碗里。然后满怀期待的说,“尝尝味道怎么样?”

叶以深夹了一块放进嘴中,豆腐绵软,酸酸甜甜,不错。

“挺好吃。”他说。

夏晴天笑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颇为得意的说,“你看,我说好吃吧。”

叶以深很少吃火锅,夏晴天便下一道菜就给他介绍要煮多久,煮到什么程度才最好吃,叶以深不知不觉便吃了很多他从来不碰的食材。

“你怎么这么懂?”他忍不住问。

“以前在孤儿院的时侯挺穷的。小伙伴们都很少去外面吃饭,不过我们有个厨师,是四川人,他最擅长的两件事,一个是种菜,种各种各样的菜,所以我们孤儿院很大一片菜地,还有一个是做火锅,我们小伙伴谁过生日,大家就围坐在一起吃火锅……”夏晴天微笑的说着曾经的往事,想来她做菜的一半手艺都是和这个厨师学的。他算半个师傅。

叶以深是头一次听她讲小时候的事情,明明是那么穷苦的生活,但是他却从她话中听不出半点伤感和不满,相反都是点点滴滴的美好。

现在,他有点明白她和苏清雅的关系了。

难怪苏清雅对她做了那么多坏事,她却还是原谅了苏清雅。这种从小到大的情意,没有人能彻底割舍吧。

回到叶家,白依灵还在客厅里等着,听到他们的脚步声,忙走过来,表情很委屈。“以深,你可算回来了。”

“出什么事情了?”叶以深语气中带着焦急。

她举着自己的手说,“我等你给我换药啊,你总是不回来。”

夏晴天听着心口又有些堵的慌,这个女人为什么用别人的老公用的这么顺手呢?懒得不看两人,她去冰箱里取酸奶。

叶以深松口气,“我当是什么事,你可以让其他人给你换啊。”

“其他人下手没有轻重,还是你来比较好。”白依灵闻到两人身上淡淡的火锅味,蹙眉道,“你去吃火锅了?”

“嗯。晴天推荐了,味道很不错。”

“那改天你带我去啊,我也很喜欢吃火锅,却不知道哪家好吃。”

“好。过去坐下,我洗把手就给你换药。”

“好啊。”

恰巧夏晴天拿着酸奶走近,白依灵脸上的笑意彻底消失,讥讽道,“夏小姐,你觉得有我在娱乐圈,你在娱乐圈还能走的下去吗?”

夏晴天也不怒,笑道,“我搞不懂了,难道娱乐圈是你家开的?怎么有你就不能有我了?”

“你不觉得走别人的路子很可笑吗?”

“无所谓啊,只要能赚钱就行了。”

“原来你是为了钱嫁给以深的。”

夏晴天很坦然的说,“被你猜中了,我当初同意嫁给他,就是看中了他的钱,不然我为什么要嫁给他?”

“我以为你是爱他的。”白依灵看到了一方衣角,故意说。

“我爱不爱他和你有什么关系吗?”夏晴天转身要走,却看到叶以深静静的站在不远处,目光沉沉的望着她。

夏晴天心头一跳,淡定的走过去,然后,上楼。

不知他什么时侯站在那里的,听了多少,不过她说的都句句是真。不喜欢听她也没有办法。

关上卧室门的刹那,楼下远远的传来白依灵的娇笑声,“好痒啊……慢点慢点。”

突然,她头疼起来,这个女人到底什么时侯走?

以为叶以深听到她的话会生气,不曾想他洗了澡过来后只是将她搂在怀中,一言不发。

空气很安静,静到只能听到两人的呼吸声。

他把她抱的很紧,渐渐的夏晴天有些喘不过气了,掀开他的胳膊扭头看他,“你生气了?”

他一双深邃的眼眸紧锁着她,良久才“嗯”了一声。

夏晴天翻白眼,“你有什么好生气的?我说的都是实话,再说你当初娶我也是因为我这张脸,那我嫁给你因为你的钱有什么错?”

“没错。”叶以深吐出这两个字。

“那你生什么气?”夏晴天看不懂他了。

“没什么,就是觉得生气。”叶以深将她的脑袋按下心口上,明明她说的都是真话,可是他还是很气,气什么。他自己都说不清楚。

夏晴天被憋的难受,再一次推开他,盯着他的眼睛问,“你什么时侯让白依灵走?”

“你……不想让她住在这里?”

“对。”

“为什么?”

既然说开了,夏晴天也不藏着掩着,坐起来严肃的说,“看到她我总是想起你和我结婚的原因,想起四楼的放映室,想起你柜子里的那些关于她的杂志和报纸,这让我总觉得自己才是这个家里的侵入者,而她才是这里的女主人。”

叶以深也坐起来。和她平视,“可是……她的伤还没有好。”

“那她的伤一天不好,就要一直在叶家住着?叶以深,我看你是对她余情未了吧。”夏晴天嘴角微挑,带着一抹讥诮。

叶以深攥住她的肩膀,“我只当她是朋友。”

“可是她当你是朋友吗?”

“她……”叶以深说不下去了,他又不是傻子,当然知道白依灵存的是什么心思,可是他对她狠不下心。

“还说你当她只是朋友?”夏晴天气的太阳穴疼,“你对她来者不拒,她想贴上去就贴上去。想拉你的手就拉你的手,这是你对朋友的态度?”

叶以深顿时无言以对。

夏晴天闭上愤怒的眼睛,再次睁开时已经一片清明,“你放不下她的,不如我们离婚吧。”

叶以深迷茫的眼神刹那间坚毅,薄唇如刀,“不,我不会离婚。”

“可是我不想过这样的生活,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今天在学校,只要是认识的人,都会过来问我一句。你和白依灵长得真像,你们有什么关系吗?一整天了,我回来还要面对她,我只想做夏晴天,我不想一辈子都活在白依灵的阴影里,你明白吗?”夏晴天越说越激动,到最后眼底有些发酸。

叶以深似乎感受到她内心的痛苦,咬咬牙说,“我明天就去和她说,让她离开。”

夏晴天亮了,“你说真的?”

“我什么时侯骗过你?”叶以深下定决心。

“好。我就信你一次。”夏晴天心下安定,倒头就睡。

叶以深这次没有抱她,而是平躺着将她的手牵过来握住,他要好好想想,明天该怎么和白依灵开口。

如果在夏晴天和白依灵中间选一个人,他一定会选夏晴天,尤其是在他意识到自己对白依灵已经没有了那份悸动,没有了眷恋之后。以前之所以有那么深的执念,想要了解她离开后的一举一动,甚至盼着她回来,只不过是自己不甘心,她居然就这么甩了自己搭上别人,直到她回来,把这份纠葛放下,他才明白,自己对她的那些恨和情,早就在这四年里磨的没有多少。

如今他心上放了夏晴天,自然要让她事事顺心。

他爱夏晴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