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爱上叶以深了吗?/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良久,叶以深才开口问,“你看着她进门的?”

“是的,我亲自送上去的,苏小姐正在做饭。”

“知道了。”

方毅转身走了两步,还是停住脚步又说,“老板,少夫人在车上哭的很伤心。”

“咳咳咳……”叶以深似乎被一口烟呛住,剧烈的咳嗽起来,手里的烟几乎都要抖落在地上。

方毅有些后悔自己不该说这个话,走过去想要给他一杯水,却隐约看到小案几上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大盒雪茄打开放着。

他心头陡然一跳,这种雪茄,少爷已经很久不抽了。

咳嗽了半分钟,叶以深终于止住了咳嗽。

方毅有些担心的问,“老板,你还好吧。”

叶以深的声音变得沙哑,“她……有没有说什么?”

“没有,就是哭,”方毅如实说,当时哭的他心里的毛躁躁的,想安慰两句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嗯,你去休息吧。”

方毅在心里叹口气。没想到少爷对夏晴天动了真感情。

走到门口的时侯,叶以深又说,“派两个人盯着那边,别出什么事情。”

“明白了。”

方毅出了房间才大大的喘口气,王管家一直等在门外,见他出来很焦急的轻声问,“刚才出什么事情了?我怎么听少爷咳得那么厉害?”

方毅回头看了眼紧闭的门,冲王管家招招手,一副下去和你说的样子,于是两人轻轻的下了楼。

……

一米五的床一个人睡很宽敞,可是两个人睡就显得有些挤。

夏晴天和苏清雅穿着睡衣挤在碎花棉被里,前者双眼通红,显然是哭了很久。

两个小时前,夏晴天哭花了一张脸出现在自己门口,苏清雅吓了一跳,再看看她身后的方毅,心里一惊赶紧把她往房间里拉,焦急的问,“怎么了这是?哭成这样?”

“清雅—”夏晴天哭着扑进她的怀抱,眼泪不要钱的往下掉。

苏清雅想要拍她的后背安慰,手里还拿着汤勺,只好用语言安抚,“好了好了,乖,不哭啊,有我在呢。”

然后她看到方毅手中的行李箱,脸色瞬间就沉了下来,面带讥诮的说,“你们叶大少爷真是狠心,赶人走也不等到明天,真是难为你还把她送过来。”

方毅尴尬异常,将行李箱拉进来放在门旁边说,“不是老板赶少夫人出来的,是他们两个人吵架,少夫人执意要出来的。”

“吵架?吵架还不是因为他又给家里带了一个女人,现在全世界都知道白依灵和叶以深破镜重圆,晴天还待在那个地方干什么?看他们秀恩爱吗?”苏清雅对叶以深有气,奈何正主不在,她只好把火气全撒在方毅身上。

方毅也是郁闷,有心替老板说两句好话,可想起白依灵的种种行为,却不知道从何说起,只能匆匆离开。

苏清雅用脚关上门,带着还哭泣的夏晴天来到客厅,让她坐在椅子上,一边给她擦眼泪一边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夏晴天哭着断断续续讲述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苏清雅听完头都大了,眼看燃气炉上粥快要煮好了,就直接将好友推进了浴室,“好了,先去洗澡,洗完澡吃饭,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没有吃饭重要。”

等洗了澡,吃了饭,两人面对面的躺在床上,夏晴天心情舒缓下来,扯着嘴角不好意思的问,“我刚才的样子是不是很蠢?”

“是,蠢死了。不过你什么样子我没有见过?这次不算最蠢的。”苏清雅笑道。

“什么时侯比这次还要蠢了?”夏晴天蹙眉回忆。

苏清雅提醒她,“你忘了,小时候你打碎了孤儿院的一个台灯,陈院长还没有教训你,你自己就在那哭的声嘶力竭惊天动地,好像被陈院长打了顿板子一样,吓的陈院长只好反过来哄你。”

“是啊,不过最后还是被院长训了一顿,说我哭的太丑,”夏晴天想起以前的事情,脸上露出笑容。

苏清雅静静的望着她,谁能想到以前那个丑丫头如今长得如此漂亮,还拍了电视剧。

两人沉默了一阵,苏清雅问,“晴天,你是不是……喜欢上叶以深了?”

夏晴天惊愕的看着她,很想下意识的否认,嗓子却像是堵了一块石头出不了声。

苏清雅看她的表情就知道自己猜对了,不然她这次不能哭的如此伤心,就因为叶以深食言,就因为叶以深说她“不可理喻”,以前叶以深骂她更难听的话都有,她最多只是背地里小小难过一下,后来更是叶以深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她全当空气。可是这次,她哭的那么肝肠寸断,眼睛都肿了桃子,不是因为喜欢还能是什么理由?

苏清雅捏捏她的脸蛋幽幽叹口气微笑着说,“叶以深这个人啊,如果想要对一个女人好,就会极致温柔,很少有女人能逃脱,再说他还救过你,帮你挡在陈晓芬面前,你喜欢上他很正常。”

夏晴天静默了片刻,动了下身子平躺在床上,眼眶似乎又开始湿润,她的声音有些干涩,又带着深深的痛苦,“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他,我其实不想喜欢他的,他以前对我那么狠那么坏,我根本不想原谅他,可是我又控制不住自己,好像他只要一对我好,我就能把以前的那么事情全都忘记,”夏晴天顿了顿,偏头看好友。“清雅,你说我这样是不是很贱?”

“臭丫头,胡说什么呢?你就是太单纯了,以前也没谈过恋爱,碰到一个对你稍微好点的就动心。”苏清雅有些生气,她不允许晴天这么贬低自己,伸手掐了把她水嫩的脸蛋,很是后悔的说,“白长得这么好看了,早知道你今天被叶以深欺负到这种地步,我从小学起就不应该帮你挡着那些情书,你就应该从初中开始谈恋爱。谈了十七八个男朋友,练就金刚不坏之身,看今天还会不会是这种怂样。”

夏晴天“咯咯咯”笑起来,“是挺遗憾的,连个校园恋情都没有。”一段恋爱都没有谈过,就被迫匆匆嫁了人,嫁人之前还被人在雨夜强了,在“情”这一道路上,她简直太倒霉了。

“你当年伤了多少小男生的心啊。”苏清雅回想起那一摞摞最后被孤儿院厨房当成废纸烧了的情书,很是唏嘘。

不知道那些小男生现在都在哪呢。

“话说,你现在准备怎么办?”苏清雅认真的问。

夏晴天垂眸,长长的睫毛一闪一闪。“我也不知道,我脑子乱的很。”

“你上次不是说要和叶以深离婚吗?现在又不想了?”

“我当然想离婚,关键是叶以深不愿意啊,我能有什么办法?”

“那你……算了算了,先在我这里住下,等你什么时侯想清楚了再说。”苏清雅看她一脸的为难,不忍心再去逼问她。

“总之有白依灵在叶家一天,我是不会回去的。”夏晴天目光坚定的说。

“总之,有我住的地方你就不会沦落街头的。”

夏晴天鼻子一酸,心里顿时暖暖的,伸手去抱她,“清雅。还是你最好,等我和叶以深离婚了,我们两个在一起吧,我拍戏养你,让你过好日子。”

苏清雅躲开她的魔爪尖笑着向墙角滚去,“你一边去,我才不和你过呢,我要找个男的。”

夏晴天嘿嘿一笑,“男的都是负心汉,只有我对你是真爱。”

“我不,我誓死不从,啊。别挠我痒痒,哈哈哈哈……”

两个女孩像小时候那般在床上笑成了一团。

经过这么一闹,夏晴天的心情好了很多,两个人又絮絮叨叨的说了些以前的趣事,便都昏昏沉沉的睡过去。

夜是那么的漫长,房间很小,却弥漫着温馨和暖意。

而另一个奢华的大卧室里,叶以深彻夜难眠。

翌日,春光明媚。

因为苏清雅租的房子就在学校附近,夏晴天不用在路上浪费时间,两个人睡到天色大亮才起床,又在学校周围的早餐店买了个鸡蛋灌饼和一杯豆浆,才边走边吃向学校门口走去。

好久没有过这么悠闲自在的生活了,夏晴天瞬间觉得她手中的鸡蛋灌饼比叶家丰盛的早餐不知好吃了多少倍。

她是个很想的开的人,既然现在事情没有办法解决,她就不管,活在当下最好。

叶以深坐在车里看着夏晴天走进大学校门,她将长长的黑发束起来,未施粉黛的脸上洋溢着笑容,那是充满活力和阳光的笑,他很久很久没有见过她这么笑了,以至于冰冷了一晚上的心脏都涌起了一丝暖流。

他的目光从她的脸上往上移,停在了她的双眼上,红红的,有些肿。

叶以深的心猛抽了一下,方毅说她昨晚哭的很伤心,是因为自己说的那些话吧。

其实在听到方毅说她哭了那句话时,他就后悔了,她是个绝强的姑娘,受了再多的苦她会不掉眼泪,昨晚她却哭的那么难过。

他应该亲自送她去,这样她哭的时侯还有个肩膀可以依靠,那时她要打要骂只怕自己都会受着,可是他不在,他就那么冲动的让她走了。

后来他想了想,既然白依灵不能离开叶家,那他和夏晴天可以走的,正如夏晴天说的,A市那么多房产,随便住到哪里都可以。他却说她不可理喻,然后将她哄了出去。

夏晴天的身影消失了很久后,叶以深声音嘶哑的对方毅说,“走吧,去公司。”

这一天,叶以深的状态都不是很好,开会的时侯脑子都在开小差,等下面的人汇报完,没有听到他的指示。有些忐忑不安的看向他,这是该坐下呢?还是等着老板开口质问?

秘书发现了盯着手机发呆的大老板,假装起身给他面前的杯子添茶水,“叶总,喝点水吧。”

叶以深这才回神,当然,没有人敢质疑老板发呆。

“把你刚才说的方案发到我邮箱,我回头仔细看一看。”叶以深依旧冷淡的说。

“好的叶总。”

就在这种古怪的气氛中,会议终于结束,叶以深拿着手里离开会议室,几个副总连忙上前问秘书,“老板今天走什么路线?”

“这个我不清楚。”秘书实话实说。这几天叶以深走的路线都时好时坏,他也猜不中。

“他心情不好。”其中一人说。

旁边另一个副总立刻接过话,“你这不是废话吗?谁都要眼睛看出老板心情不好,关键是他心情不好我们也不好过啊。”

“难道和那个女明星有关?新闻上不是说老板和她复合了吗?”

此话一出,几个人都看向了这个八卦的副总,“啧啧,这种事情你也敢在公司说?”

那人缩了缩脖子嘿嘿笑道,“随便说说,大家别当真。”

众人又八卦了一阵,没有得出什么结论便都散了,只有秘书面色镇定,因为他知道机场的那个女人不是白依灵。而是年前叶以深带过来的女孩,老板多次去Z市也是因为她。看来这次心情不好,估计也是因为那个女孩。

别问他是怎么分清夏晴天和苏清雅的,他可是足足把两人的照片看了三天,还做出了各种分析图,用来区别两人的外貌。

叶以深将手机扔在办公桌上,走到落地窗前遥看A大的方向。手机屏幕显示的是短信页面,收件人是夏晴天,对话框里写了几个字“中午吃什么?”,但没有发送。

下午没有课,夏晴天照例泡在图书馆,苏清雅去餐厅做兼职。两人约定晚上一同去学校外面那一家是火锅串串。

苏清雅在换上工作服的那一刻,想起了昨天遇到的顾淮,她抿起嘴角,不知道今天能否碰到他。

或许是心理暗示起了作用,六点刚过,苏清雅就看到顾淮神色淡漠的走了进来,触及到苏清雅的目光时,他勾起唇角笑了笑,然后坐在了昨天的位置上。

苏清雅的心再次狂跳起来,暗吸一口气上前服务,“顾先生今天吃点什么?”

“你上次推荐的菜不错,今天还是你来吧。”他笑的很有礼貌。笑容很浅,却直直看进了她的眼里。

苏清雅照例推荐了两道菜一道汤,顾淮点头称好,她便离开去下单。

有些激动,苏清雅捂住心口试图让心脏跳的不那么快,但似乎不起作用,她无奈的低头笑着,感觉自己傻了。

她现在很有自知之明,尤其是在明白他的身份之后,就更不敢奢求了,老天爷能让她再次遇见他,已经是天大的缘分了。如今她能多看他几眼就很满足了。

接下来的事情很顺利,两个人除了顾客和服务员没有过多的交流,只是在结账的时侯他轻声问了句,“你们一般几点下班。”

苏清雅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回答道,“其他人会晚一点,要忙到十点半,我是兼职,八点就可以下班了。”

他点点头表示明白了然后就走了。

以为顾淮只是随口一问,苏清雅也是随口一说,没想到苏清雅刚走出餐厅,就有一辆黑色轿车开了过来稳稳的停在了她面前。

副驾驶的车窗慢慢摇下去。男子探过来半个身子,微笑着说,“去哪里?我送你。”

苏清雅看到是顾淮,又惊又喜,却还推辞道,“不用了顾先生,我坐公交车就可以了。”

只听“咔嚓”一声轻响,接着副驾驶的车门被从里面推开,顾淮的态度很坚持,“上车,这里不能停太久。”

苏清雅迟疑了半秒钟忐忑的坐上了副驾驶。

车子缓慢启动,苏清雅僵硬着四肢不敢动。她觉得呼吸有些急促,心跳的愈发快了。

“安全带。”顾淮很平静的提醒。

“哦。”苏清雅赶紧拉过安全带扣在安全扣上,恰巧顾淮的右手正在换挡,两人的手背轻轻的碰触了一下,男人似乎根本没有察觉,苏清雅却浑身发麻,不敢再去看他。

顾淮轻轻的笑了,“你还没有说去哪里?”

苏清雅连忙说了学校附近的那条小吃街。

“对了,你还没有吃饭,”男人笑的很轻,仿佛苏清雅是个很相熟的朋友。

“我和朋友约了吃火锅串串,”苏清雅解释道。

“火锅串串?”顾淮反问了一句,接着说,“我好久没有吃过了,介意多一个人吗?”

苏清雅脑子一片空白,半响才问,“你要去吃?”

他是寰宇的CEO啊,他出入的地盘不应该是高档酒店之类的吗?

“不方便?”顾淮问。

“没有,没有不方便,只是……”苏清雅研究着措辞,停顿了几秒说,“只是,你不像去吃火锅串串的那类人。”

“哪类人?”顾淮嘴角浮现笑意,“我们都是一样的人,不要拿金钱去衡量一个人,或许有一天我也会倾家荡产,到时候没准连吃饭的钱都没有。”

“不会的。”苏清雅下意识的说。

“万事皆有可能。”顾淮道。

苏清雅扭头去看他,或许是心里作用,男人侧脸的线条堪称完美,他的嘴角微微勾起,带着惑人的笑意。

绿灯变红灯,车子停下。

顾淮也扭头看她,表情很淡定,“在看什么?”

苏清雅立刻扭过头,“没看什么。”车里没有开灯,路边昏暗的灯光照进来,苏清雅祈祷他没有看到自己滴血的脸。

正这么想着,一只手突然触碰到她的脸,车里响起男人的淡笑,“你脸怎么这么烫?”

苏清雅不敢动,嘴唇有些干,她伸出舌头舔了舔,要开口说话时,却一根修长的手指按住了下唇。

“还是那个害羞的丫头。”顾淮的话很低沉,似乎又带着笑意,像是一根羽毛掠过心尖,带起她的阵阵颤栗。

绿灯再次亮起,顾淮的注意力再次回到了开车上。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他只是抽空逗了一只可爱的小猫。

苏清雅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燃烧起来了,燥热难安,她将自己这边的车窗小心按下来一点点,夜晚的凉风钻进来,吹散了些许暧昧的气氛。

接下来顾淮没有再说什么,也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举动,苏清雅的心情渐渐放松了。

到了吃饭的地点,顾淮找地方停好车,两个人朝火锅串串的小店走去,苏清雅隐隐担心,等会儿要和夏晴天怎么解释。说好的闺蜜夜宵,怎么变成了一男两女。

夏晴天饿的不行老早就到了,占了个位置点了鸳鸯锅底拿了两大盘荤素皆有的串串,看见苏清雅忙大声喊,“清雅,这里这里。”

店不是很大,里面摆着四张桌子,其余的都摆在外面,因为味道好,几乎有所有的桌子都坐了人,而且全都是学生。好在春天已至,感觉不到冷。

夏晴天很眼尖的看到苏清雅身旁跟着西装革履温润如玉的大帅哥。愣了好几秒等两人走到她跟前才反应过来。

还不等夏晴天问,这个大帅哥是谁,苏清雅已经抢先介绍,“晴天,这是我朋友,顾淮顾先生。顾先生,这是夏晴天,我最好的朋友。”

顾淮脸上挂着招牌似的微笑,“你好,我是顾淮。”

夏晴天也热情的打招呼,“你好,我是夏晴天。快坐快坐,”然后扭头冲老板喊,“老板,再添一副餐具。”

三人落座,夏晴天并没有多看顾淮,尽管他是个相貌非常出众的男人,但夏晴天经过叶以深长时间的熏陶,又在剧组见识了那么多老帅哥小鲜肉之后,他这种等级的男人已经不能引起她的花痴病了。

此时,她正盯着苏清雅,用目光询问,“老实交待。这帅哥是谁?”

两人自小认识,夏晴天不用说话一个眼神,苏清雅就能知道她在说什么,于是也用意念回答,“回去告诉你,现在别问。”

夏晴天给了个“OK”的眼神。

“顾先生,你想吃什么,我去帮你拿。”苏清雅不想冷落他,关心的问。

“吃完这些再看吧,”顾淮的眼神很温和,像是一汪水,细腻却看不到底,“还有,别再叫我顾先生了,刚才不是说我是朋友吗?叫我顾淮就可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