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如果爱,就努力争取/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清雅的十根手指攥起来,笑着点点头。

夏晴天看她表情不对劲,就知道肯定不止朋友这么简单,又看顾淮身上的衣服考究,想来价值不菲,不由的对两人的相识更加感兴趣了。

好你个苏清雅,什么时侯有了这么一个“朋友”,居然瞒着自己。

顾淮在不经意间多看了夏晴天几眼,脸上露出诧异之色,“怎么感觉夏小姐好面熟。”

苏清雅噗嗤笑了,“你千万别说这件事了,她这几天快要被折磨死了。”

“怎么了?”顾淮讶然。

“你熟悉的那个人一定是大明星白依灵,而不是我朋友夏晴天。”

经过苏清雅这么一说,顾淮也笑了,“没错,我就说在哪里见过,你朋友和白依灵长得还真像。”

“我才不愿意和她长得像!”夏晴天忿忿的说。

苏清雅连忙解围,“自从白依灵回国后,学校里只要是见了夏晴天的人,都会上来问一句你和白依灵是什么关系,偶尔还会被记者围堵,她真是被问烦了,你介意。”

顾淮笑着表示理解,被当成另一个人的感觉的确不怎么好。

只是……两个人真的没有关系吗?顾淮很是怀疑。

锅底的汤开始翻滚。夏晴天忙不迭的往锅里放串串,苏清雅则询问着顾淮要什么油碗,一时间气氛到没有那么冷。

一吃起来,话就多了,顾淮回忆着自己的大学时光,他以前还没有工作的时侯,也经常的大学舍友出来聚餐,撸串喝啤酒,有次喝醉了和邻桌起了冲突,还打架进了派出所。

他的声音很清朗,如玉石之声,讲起趣事来抑扬顿挫,逗得两个女孩不停的笑。

为了保持在顾淮面前的优雅形象,苏清雅吃的不多,但夏晴天不用管这些,边听趣闻边吃,足足吃了两大盘菜才心满意足的叫来老板结账。

顾淮早就拿出了钱包,苏清雅赶紧去阻拦,“怎么能让你结账呢?你都没有吃多少。”

“和两位美女吃饭,还让美女掏钱,太有失绅士风度了,”顾淮胳膊长,早已将钱递到了老板手中。

苏清雅很不好意思,“那下次换我请你吃饭。”

“好啊。”

夏晴天不愿意当电灯泡,摸着圆鼓鼓的肚皮起身对苏清雅说,“我去附近超市买点酸奶,等会儿自己回去。”

苏清雅点头说“知道了”。

夏晴天冲两人摆摆手,脚步轻盈的向超市的方向走去。

“你这个朋友还挺有趣的。”顾淮收回视线,和苏清雅慢慢的向路边走。

苏清雅笑了笑说,“我们两个一块长大的,她前两天和老公闹矛盾了,所以在我这里住几天。”

顾淮显然很诧异,惊讶的问,“她结婚了?你们不是学生吗?”

“她家里的情况有些特殊,所以就早早结婚了,”苏清雅不能多谈夏晴天的私事,于是岔开话题问,“今晚的麻辣烫不好吃吗?我看你都没有怎么动筷子。”

“挺好吃的,就是我不太能吃辣,所以吃的少。”顾淮看出了她的意思,也不追问,便顺着她的话说下去。

苏清雅很懊恼,“啊,对不起,我还给你油碗里面加辣椒了。”

“没关系,偶尔吃一次感觉还不错。”

两人说话间走到了车跟前,顾淮沉沉的看了她一眼,女孩低着头脸颊微红,不敢去看他的眼睛,顾淮无声的笑了笑,说了声“再见”钻进了驾驶位。

苏清雅站在路边看着远去的车灯,久久不愿离去,直到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才惊醒过来。

“都走的没影了还看呢,”夏晴天挂在她的脖子上,另一只手里拿着两罐酸奶,笑嘻嘻的质问,“老实交代,这是谁呀,怎么认识的?认识多久了?”

苏清雅从她手中拿过一罐酸奶。将细长的管子插进去吸了一口,冰冰凉凉的很好喝,她仰头望天想了想说,“其实以前也就见过一次面,昨天他来我兼职打工的那家店里吃饭才又碰上。”

她不敢告诉夏晴天她去夜店找一、夜、情的事情,否则一定会被夏晴天鄙视死,并且追问原因。

“没这么简单吧,你见过一次就记得这么清楚?我才不信!快说快说。”

“其实……”苏清雅决定从第二次见面讲起,“去年十一月份左右,我从叶家出来的那天没有找到住处,身上也没有多少钱,准备去一家小旅馆凑合一晚,没想到碰上了几个小混混……”

夏晴天震惊的看着好友,她当时被叶以深关了紧闭,根本不知道这件事,她被放出来时只知道苏清雅已经离开,而夏薇薇住了进来。

“然后呢?”她急切的问。

“那几个小混混要拉我去旅馆,正好顾淮经过,是他救了我。”苏清雅省略了后来发生的事情,继续说,“他当时没有告诉他是谁,把我放在一家正规酒店门口又给了我一些钱就走了,没想到我还能再次遇到他。”

夏晴天的眼睛睁得老大,“我的天呐,这顾淮原来是个梁山好汉啊,英雄救美不留名,真是佩服佩服,下次吃饭我一定要敬他几杯酒。”

苏清雅捶了她一拳,“就你那个酒量还是算了吧。”

“那你知道他是做什么的吗?”

“今天才见第三面而已,我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苏清雅隐瞒下来,没有说明,私心里她不想让别人知道他的身份,因为她不想让别人说她是不知天高地厚。

夏晴天还沉浸在顾淮拯救苏清雅的故事中,感慨道,“勇敢,正义,长的这么帅,举止谈吐还都很有教养,”说到这她顿住了,神秘兮兮的看着好友,挽着她的胳膊问,“清雅,你是不是动心了?”

苏清雅心思被挑破害羞的想要推开她,哪知夏晴天像只袋鼠一样绑在她身上,怎么也推不开,只好承认,“对啊,他这么优秀这么完美。我当然动心了。”

夏晴天这才从她身上跳开,朗声笑道,“我就知道,刚才吃饭的时侯,你就直勾勾的看着他,那眼睛啊恨不得长在他身上。”

苏清雅摸了摸脸,“这么明显?”

“那可不?”夏晴天挑眉,“不过听你的描述这位顾先生是个好人,这年头好男人不多,你既然碰到了就不要放弃,别像我,碰到的都是渣男!”

夏晴天最后两个字说的咬牙切齿。和顾淮一比,叶以深就是个十足的渣渣。

苏清雅看好友力挺,眼睛亮了亮但随即又黯淡下去,“可是……他看起来家里情况不错,我只是一个穷学生,又无父无母……”

夏晴天知道她在担心什么,搂住她的肩膀一边走一边安慰道,“想这么多干什么?你今年才23岁,趁着大好年华好好谈一场恋爱,就算以后不能修成正果那又怎样?至少你自己努力过了不后悔。”

她一副过来人的样子拍着她的肩头,“好姑娘,我这就是亲身经验。现在后悔死了,所以遇到自己喜欢的,他如果也喜欢你,就别轻易放弃,知道吗?”

夏晴天看她还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知道她是因为自卑,于是接着说,“咱现在没钱不代表以后没钱,我们的清雅漂亮勤快又能干,小小年纪就能赚钱养活自己,比那些家庭条件好养出来的女孩不知强多少倍!咱们班不知道多少人佩服你呢,所以。千万不要妄自菲薄。”

“真的?”苏清雅惊讶的看着她,她平时除了去上课就是去打工,和班里的同学关系都很一般,有的人她甚至都不知道名字,自然不知道别人背后是怎么议论她的。

夏晴天拍着胸脯保证说,“比珍珠还真。”

苏清雅终于露出了笑容,虽然她和顾淮之间的关系并没有她告诉夏晴天那样纯洁,但是她对顾淮的心思却是真的。

如果可以……她当然愿意试试。

就在夏晴天开解好友的时侯,叶家别墅里却是另一番风景。

这天晚上,叶以深面色疲惫的回到家里,本不想吃晚饭,却还是被白依灵拉到了餐厅。说是自己亲手做的,他一定要赏光,叶以深看着她充满期盼的目光,不忍拂了她的好心,硬着头皮坐了下来。

白依灵热情的给他倒了一杯酒,“自从我们重逢,还没有好好坐下来吃过一顿饭。”

叶以深揉着眉心,磁性的声音中沙哑,“我生日那天不是吃过?”

记得那么清楚是因为那天晚上夏晴天给他做了一桌的菜,可惜他没有回来。想到此,叶以深摸了摸衬衣袖扣上的金属挂件,心里有些闷闷的,也不知道那个女人冷静下来没有。明天是时侯把她抓回来了,自己的女人还是放在身边放心。

“那怎么能算?当时你那么恨我,吃饭也带着情绪,今天可不允许了。”白依灵抛了个娇媚无比的眼神过去,奈何叶以深没有注意,只是垂眸看着衣扣,她以为他只是累了,于是起身站在他身后给揉捏肩膀。

“今天工作这么忙啊,你看你累成什么样子了,我帮你揉一揉。”白依灵看似柔弱,手上的力气却不小,以前她拍过一个戏,里面有给人按摩的戏份,她还专门去学了学,没想到今天用上了。

在她颇有章法的按摩下,叶以深僵硬的肩膀松驰了许多,整个人也舒服了。

“怎么样?很有用吧。”白依灵凑到他耳边问,湿热而香甜的气息喷在他的耳根,手指一点点下滑。

叶以深及时握住她的手,“好了,吃饭吧。”

白依灵吟吟一笑,坐在了刚才的位置,然后很殷勤的替他夹菜,倒酒。

“这瓶红酒是我珍藏多年的,今天特意让助理送过来,你尝尝怎么样?”

叶以深喝了一口,随即点点头,“不错。”

他喝过不红酒,口味如此醇正的还是很少见。

白依灵笑说,“这是我有次去法国,在一个很古老的法国酒庄里发现的,当时就想你一定喜欢,所以就带了一瓶回来,一直保存到现在。”

叶以深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点点头,又喝了口酒。

这酒似乎有种魔力,喝了一口之后就想喝第二口。再加上叶以深心里有事,没一会儿功夫大半杯红酒就进了肚子。

半酣之际,方毅急匆匆的走了进来,看到这副场景有些迟疑,白依灵率先开口,“以深今天太累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

叶以深扭头看向方毅,眼中带了些迷离,微醉着问,“什么事?”

方毅咬了咬唇,还是开口道,“是和少夫人有关。”

“晴天?她怎么了?”

“也没怎么了。她刚才和苏小姐去吃火锅了。”

“哦,”叶以深遥遥脑袋,试图让自己清醒。

白依灵却有些微怒,“吃就吃呗,这种事情还要和以深汇报?难道她早晨吃了什么,今天和谁说话了都要汇报?”

方毅看了眼这个间接的救命恩人没有说话,还真的让她说对了,的确是每件事都要汇报。

“还不走?”白依灵斥责。

方毅想起手下传回来的消息,顾淮似乎并不知道夏晴天是老板的妻子,而只是苏清雅的朋友,今晚应该不会有什么动作,于是转身离开。心里盘算着要多派几个人过去,以防万一。

白依灵神色恢复正常,又给他添满酒杯,“再喝点吧。”

叶以深没有拒绝,一口一口的喝下。

白依灵看着男人上下滚动的喉结,心里欢喜,她这瓶酒的确是从法国带回来的,而且是高价购买,它的名字叫思念,用庄园里最好的葡萄酿制,酒精纯度是一般酒的五倍,存放的越久味道越醇厚。就像对情人的思念一样。

一整瓶酒几乎全都喝进了叶以深的肚子里,他的眼前有些眩晕,意识也涣散起来。

“以深,你怎么了?”白依灵明知故问。

叶以深抬眸看她,美丽的女人倚在肩旁,眉目如画,倾国倾城,他伸手去摸她的脸,目光温柔似水,开口却是,“晴天,我好像喝醉了。”

白依灵愣住。心里猛然间窜起嫉妒的怒火,声音却柔的如同水一般,“那我扶你去休息好不好?”

叶以深点点头,“好。”

白依灵架起男人的胳膊,扶着他摇摇晃晃的向楼梯走去,王管家见状忙走过来说,“白小姐,我扶少爷上楼吧。”

“不用,我来就可以。”

叶以深也挥挥手,晕晕乎乎的说,“不要你,就要她。”说话间还指了指身旁的白依灵。

王管家一个头两个大。我的亲少爷,你知道这个她是哪个她吗?

“少爷,你……”

“你怎么这么烦?以深都说了,不要你管。”白依灵皱眉,她这几天很是看不惯这个老头对夏晴天那副恭敬的样子,早就憋了一肚子火。

王管家只有干瞪眼。

三楼有些高,白依灵费了些力气才将他安然送到卧室,此时已经出了一身的汗。

想要把他扔到床上然后自己去洗个澡,哪知叶以深却抱着她的腰不松手,唇更是在她的脖颈处徘佪,“夏天,你别生气好不好?等白依灵伤好了她就走了。你再忍忍,就着几天好不好?”

他的嗓子是那么富有磁性,炙热的气息让白依灵身体阵阵颤栗,可是他的话还是她非常不舒服。

她抬起叶以深的脑袋,让他看着自己,然后轻声问,“以深,你不爱白依灵了吗?你以前可是最爱她的啊。”

叶以深摇摇头,“不爱了。”

“为什么?”白依灵咬着牙问,他的话如同五雷轰顶,炸的白依灵整个人都快要四分五裂了。

“什么为什么?没有为什么?我现在爱的是你啊,”叶以深猛的将她拉向自己。想要亲她的唇,却被女人躲开。

“以深,你当初娶夏晴天不就是因为我吗?为什么我回来了你却说不爱了?”白依灵气的脱口而出,压根忘了她现在的身份是夏晴天。

叶以深疑惑的望了她半天,陡然笑了,笑容是如此的动人心魄,“晴天,你说话怎么颠三倒四的,我爱的就是你啊。”

说完叶以深直接将她压倒在床上,唇迫不及待的捉住她的唇,勾住她的。

几秒钟后,叶以深突然停下动作,抬起头深深的看着白依灵,眼神愈见清明,“你……不是晴天。”

白依灵此时也顾不得什么了,就算他现在不爱她了,她也要把他留在身边,爱情不行就用其他的,叶以深是她的,别人休想得到。

她主动凑上去喊住他的唇,用最勾引的技巧吻他,一面吻一面吐气,“我就是晴天啊,你喝醉了,连我都不认识了吗?”

叶以深又看了她好几秒,闭上了眼睛,两人激烈的交缠在一起。

夜是那么深,卧室里的温度一点点升高,叶以深的手摸上她的腰,又停顿了片刻,怎么和以前的感觉不一样呢?

可是女人不给他思考的机会,他稍微一停下来,她就凑上去,柔滑的身体如同一条蛇将他紧紧缠住。

眼看兵临城下,就要破城而入,叶以深却又停住了,直直的盯着她的眉梢看,看的白依灵后背发凉。

“以深,怎么了?”白依灵声音低吟,手在他腰间徘佪,有隐隐下坠之势。

“你这不是有颗痣吗?怎么不见了?”叶以深在她一边的眉梢点了点,疑惑的问。

“没有啊,”白依灵脱口而出,突然想到可能是夏晴天那有颗痣,又赶紧换了副口气说,“哦,那颗痣我去掉了,不好看。”

“谁说不好看?我觉得很好看。你要去它怎么不和我说?”叶以深很不满的问。

白依灵一头黑线,现在是在床上,他压在自己身上,难道不应该痛快的做?他却和自己讨论一颗痣该不该去要不要告诉他?

“一颗痣而已,没有必要和你说吧。”

“当然要说,你身上所有的东西都是我的。”叶以深很霸道的说。

白依灵只好哄他,低吟着说,“好好,下次我做什么都和你说好不好?”

不知为何,叶以深再没有动作,待白依灵抬头去看他,男子却往旁边一歪。睡着了!

靠!

白依灵差点要爆粗口,他怎么能在这个时侯睡着?

再去看他刚撑起来的地方,已经渐渐的软了下去……

白依灵脑子一片空白,她几乎不想相信自己经历的现实,刚才明明一切都很好啊,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是她灌了他太多酒?还是他……不行了?

当然后面那种可能是不存在的,否则每天晚上从夏晴天房间传出来的声音是怎么来的?

“以深?以深?”白依灵不甘心的轻拍着他的脸颊,试图把他叫醒继续,可是男人只有绵长的呼吸声。

身体里的邪火早就被撩起,可是灭火者却酣然睡去,白依灵恨不得抽他几个耳光。

又喊了他几声,男人还是毫无知觉。白依灵恨恨的在他小腿上踢了几脚,然后起身去浴室洗澡。

再回来时,男人换了个角度,整个人侧窝在被子里,安静的像个孩子,白依灵果着身子站在床头,目不转盯的看了他良久,最后捡起地上的手机爬进被窝,把自己塞进他怀中。

身体一靠上去,叶以深就下意识的搂住了她的腰,还很亲密的将下巴放在她的颈项处。一切都是这么自然习惯,显然。这是他和夏晴天睡觉时惯用的姿势。

白依灵一想到这些,直恨得牙痒痒,一只手把被子稍微往下拉了拉,露出两人光溜溜的肩膀以及紧贴在一起的皮肤,然后举起手机拍了几张照片……

小小的出租屋里,夏晴天刚洗完澡出来,一边拿着毛巾擦湿漉漉的头发,一边端起水杯喝水。

这时,她的手机“嘀”的响了一声,已经接近十一点,谁这么晚给她发消息啊。

夏晴天放下手中的水杯,捞起床上的手机点开一看。整个人愣在原地,手中的毛巾何时掉在地上了都不知道。

苏清雅靠在床头刷微博,见她神色怪异,问道,“怎么了?”

夏晴天好像没有听见,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手机屏幕,眼泪控制不住的一颗颗掉了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