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对不起,我爱你/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清雅吓了一跳,忙从床上爬过来问,“发生什么事情了?你别哭啊。”

见夏晴天还是不说话,苏清雅急了,一把拿过她的手机,看到屏幕上的照片时,她整个人也懵了。

照片上是一对男女,没有穿衣服,身体紧紧的贴在一起,那女人还得意的看着镜头的方向,似乎是在挑衅和宣战。

手指往过一滑,还是他们,这次的照片很清晰,几乎能看到女人脖子和胸前的青紫斑痕,那是什么,不言而喻。

再翻一张,是女人吻着男人的唇,男人嘴角似乎还轻轻的弯起来,他在笑。

“混蛋王八蛋!一对奸夫淫妇!”苏清雅将手机扔在床上,破口大骂。

夏晴天一屁股坐在床上,眼泪无声的滚落,她的心太痛了。痛的快要撕开。她讨厌叶以深对白依灵态度暧昧不明,讨厌他不划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但心里却存着一丝信任,相信他不会对白依灵怎么样,相信他说的,他只当白依灵是朋友。

可是现实就是这么残酷,他就是可恶,把她最后的那一点希望全都打破,让她觉得自己就是一个笑话。

苏清雅心疼的搂住她的肩膀,一边替她擦眼泪一边安慰,“好了好了,这种男人不要也罢。”

“清雅,我心好疼啊。”夏晴天语气哽咽道。

苏清雅紧紧的抱住她,“我知道我知道,疼过之后就不疼了,别怕啊有我在。”

夏晴天像是被抽走了所有的灵魂,瘫软在好友的臂膀中。

只觉得身体不是自己的了,痛楚从五脏六腑散开,一寸寸绵延到四肢,筋骨寸断,心窝子空空一片,缓慢的留着血,直到流干了,夏晴天才渐渐闭上眼睛。

也不知是怎么上的床,也不知何时入睡,苏清雅帮她把脸上的泪擦干净,然后轻叹一声闭上眼睛。

这个傻丫头,还口口声声说要和叶以深离婚,却不知道自己早就喜欢上了那个混蛋,这次,她怕是真的要伤透了心了。

第二天,夏晴天窝在被子里没有起床,苏清雅看她神色恍惚,便给老师打电话请了假,说自己身体不舒服,夏晴天带她去医院看看。她很少请假,所以老师没有多问就准了假。

“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苏清雅蹲在床边问她。

夏晴天轻轻的摇头。

“你想去哪里逛逛吗?我陪你?”

夏晴天还是摇头。

苏清雅看着心疼,摸着她消瘦的脸庞柔声说,“想哭就哭,别憋在心里。”

“我不想哭。”夏晴天终于开口,声音却嘶哑的厉害。她不想再给那个混蛋哭了。

苏清雅起身给她倒了杯温水,放在她嘴唇让她抿了几口然后说,“我带你回孤儿院看看,陈院长说她想你了。”

夏晴天眸光闪了闪,自从她四年前离开孤儿院就很少回去了,倒是苏清雅隔段时间就回去看看,她知道清雅拿那里当自己的家。

“嗯。”

“那你再躺一会儿,我收拾好东西就回去。”

在夏晴天怔怔的望着窗外出神的时侯,叶家别墅的某间卧室里却风云变幻。

这还要从男人醒来说起。

话说叶以深稍微有点清醒的意识时,感觉怀中有个柔软的身躯,他睁眼朦胧的看了看,以为是夏晴天,便心满意足的将她搂紧继续睡。

然而半分钟后,叶以深像是猛的清醒过来。再次睁开眼睛不敢置信的盯着怀中的女人,后背一阵冷意。

不是夏晴天,是白依灵。

他豁然从床上猛的坐起,全身上下不着寸缕,他摇了摇脑袋努力回忆昨晚的事情,他喝酒了,然后好像是喝醉了,之后发生了什么他一概想不起来了。

难道昨晚他和白依灵发生关系了?可他怎么觉得没什么感觉呢?

正想到此,一只手伸了过来,接着响起了白依灵的声音,“以深,你醒啦。”

叶以深此时竟有些怕,不敢回头去看她,生怕刚才那个念头成真。

女人娇软的从床上起来,胳膊攀着他的肩膀,脸颊贴在他的肌肤上说,“怎么啦?昨晚不是好好的吗?”

叶以深嗓子像是被灌了一把沙子,半响才吃力的问,“昨晚……发生了什么?”

白依灵撒娇般轻捶了他一下,“你昨晚太粗鲁了,弄的人家好疼。”

叶以深的脑袋轰的炸开,下意识的回头去看她,只见女人的唇红肿着,脖子上有着不少的吻痕……

“我们昨晚……”叶以深眼神晦暗,似是懊恼,悔恨,又似有些无措和慌乱。

“以深,我们原本就是彼此的初恋,食色性也,你怎么还害羞起来了?”白依灵痴痴的笑,一双眼眸中全是温柔。

叶以深剑眉微蹙,“那为什么我记不起来了。”

“你喝太多酒了嘛,你酒量什么时侯这么浅了,才一瓶红酒而已。”

“是吗?”叶以深呢喃,是因为喝醉了所以不记得了?

白依灵脸色微变,诧异又有些哀伤的望着叶以深,“你……你觉得我是在骗你?还是觉得我不择手段想要得到你?”

叶以深闪过这样的念头,此刻听她这么一说觉得有些汗颜,“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们都是成年人,上床这种事情自然是你情我愿的,我白依灵也不是死求烂打的人,我不会让你负责的。”白依灵忿然道。

叶以深此时心绪烦乱,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默默的从地上捞起皱巴巴的衬衣和裤子穿上。起身向浴室走。

白依灵张口想唤住他,却被他的一张寒脸吓住,什么都不敢再说了。

温热的水从头顶浇下,他仰着头闭着眼,嘴巴紧紧的抿住,将近一分钟后,他一拳狠狠的砸在了瓷砖上。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他和夏晴天的关系已经岌岌可危,现下他又做出了这种事情,若是被她知道。估计想要离婚的心思会更加坚定。

叶以深脑海中浮现夏晴天冷漠的眼神,心被狠狠的扎了一下,他真是恨不得给自己两个耳光,怎么就控制不住呢?

以前他想和谁在一起都是随心所欲,就算是娶了夏晴天那又如何,他只是用来发泄的,可是如今,他舍不得看她难过。

他看的出来夏晴天对他不是没有情意,否则,她不会如此在乎白依灵,以前夏薇薇住进来时。她都懒的看一眼,现在她却执意让白依灵走,她不肯明说,但他知道她是在乎的,所以即使生气也是欢喜的。

可是……

叶以深又在瓷砖上狠狠砸了几拳。他很生气,生自己的气。

在浴室待了将近一个小时,叶以深才僵着一张脸出来,卧室里空无一人,白依灵估计已经回去了。

房间里还有一股没有散尽红酒味,叶以深烦躁的拿起烟盒走到了阳台。

他要好好想想和夏晴天解释这件事,当然。这是在基于她知道的基础上,如果她不知道这件事,那自己当然不会去说。

抽了整整两根烟,叶以深什么都没有想出来,因为他脑海里全是夏晴天的脸,他此刻是那么想念她,恨不得现在就见到她,将她紧紧抱住,不让她离开半步。

楼下,王管家在换客厅里的花,上次插的百合已经有了枯萎的迹象。他换上了更加明媚灿烂的海棠,红滟滟的颜色让整个屋子似乎都亮堂了许多。

听到脚步声,他抬头看到了阴沉着一张脸的叶以深,看他眼底寒霜一片,心想是不是因为昨晚的事情。

“让方毅备车,”叶以深说。

“好的,我去和他说。”王管家疾步向外走,经过他时闻到一股刺鼻的烟味,不由关心的说,“少爷,您吃点早饭,我看您脸色不是很好。”

叶以深没有说话,坐在沙发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片刻之后,王管家进来了,“少爷,车准备好了。”

叶以深架在茶几上的长腿一收,站起来向外走,“把我房间里的床单和被子都扔了。”

“是,少爷。”

王管家目送着车子离开,摇着头叹息一声,“都说了我扶你,你还不让,现在后悔了吧。”

车里的气压极低,已经是春暖花开之季,方毅却还觉得寒意阵阵。

叶以深没有说去哪里,方毅以为他要去公司,便向公司的方向开。走到半道听老板开口了,“去学校。”

“是。”

车子掉头还不到两分钟,方毅的手机响了,他按下耳边的蓝牙耳机轻声“喂”了声,听完那边讲什么,他又说了声“知道了”,然后挂了电话。

“老板,少夫人今天没有去学校。”

叶以深心里居然慌了一下,“为什么?她去哪里了?”

“她和苏小姐搭上了去郊外的班车,不知道要去哪里,不过您放心,我们的人在后面跟着,不会出事的。”方毅颇为冷静的说。

叶以深手机里存着夏晴天的课程表,今天她有课,而且有不少的课程,怎么会突然去郊外呢?

叶以深心头闪过不好的想法,掏出手机给夏晴天打电话,里面提示音是关机了。

关机?她是知道了什么吗?

叶以深盯着那串数字。唇抿的紧紧的,眼神复杂万千,然后他在手机里寻找另一个人的电话,想都没想打了过去。

过了许久电话才接通,那边传来冷淡的一声“你好,哪位?”

“晴天呢?在不在你身边?”叶以深劈头就问。

苏清雅沉默了两秒,“她在。”

“让她接电话。”叶以深很想听她的声音,两天不见,他没有给她打一个电话。

“她睡着了。”苏清雅很委婉的拒绝。

叶以深愣了愣,“她昨晚没有睡觉吗?”

苏清雅说的模棱两可,“或许吧。”

“什么叫或许?你和她不是住在一起吗?”叶以深压抑了一早上的怒火开始往上冒。

苏清雅淡淡的冷笑。“叶先生既然把她赶出来了,就不要管她是不是睡着了还是失眠了。”

“我没有!”叶以深冷喝,他没有赶她出去,但是却已经后悔万分。

“有没有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叶先生找到了心中所爱,我们晴天是个有眼色的人,她不会……”

“你给我闭嘴!”叶以深怒斥,“你们要去哪里?”

苏清雅没有说话,叶以深听到轻微的衣服摩擦的声音,然后手机里就传来了“嘟嘟嘟”的盲音。

他几乎可以断定,是夏晴天挂了他的电话。

心里的那股怒火顿时就消了。她一定是知道了什么……可是昨晚才发生的事情她怎么可能知道?

叶以深想到了一个人,他猛地一拳砸在了车座上,吓得方毅大气不敢出。

“问一问他们现在在那条路,我们跟过去。”叶以深说。

方毅说了声“是”,开始给手下打电话。

九点刚过,车子还没有离开市中心,秘书的电话就过来了,“叶总,今天早晨有个签约,对方刚到,您……走到哪里了?”

“签约推迟。今天我有事,没有天塌下来的事情不要给我打电话。”叶以深恶狠狠的说完这句话就毫不留情的挂了电话。

他老婆都快跑了,他还哪里有心思上班?

又过了半个小时,方毅手下那边传来消息,夏晴天和苏清雅进了一家郊外的孤儿院,至此叶以深的心才放下来,原来她是回孤儿院看看,不是逃走就好。

和小时候相比,孤儿院的规模扩大了好几倍,增添了不少硬件设施,小小的游乐园里滑滑梯。秋千,小型篮球篮板等等都有。

楼似乎也是重新盖的,外墙刷成了暖暖的橘黄色,唯一没有变的就是院子角落的那一片菜园。小时候觉得这菜园的规模很大,尤其是被惩罚来菜园拔草的时侯,觉得这方菜园简直超出小孩子的能力之外很多,现在一看,不过如此。

菜园里整齐的种着许多时令蔬菜,西红柿和黄瓜还是个小苗子,不过那绿油油的小青菜长势极好。

踏进这里,夏晴天有种落地生根的感觉。感觉像是回到了家里一样。也对,孤儿院原本就是她最初的家。

苏清雅是经常来的,这里不少义工都认识她,有几个小孩见了她便热情扑过来,给她一个大大的熊抱,苏清雅则一人塞了一颗巧克力将他们打发掉。

“清雅,”身后传来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苏清雅和夏晴天同时回头,一个慈眉善目的六十多岁女人看着她们,她的头发梳的一丝不苟,两鬓有些花白。鼻子架着一副老花镜,她颇为严肃的说,“不要给他们那么多巧克力,孩子容易蛀牙。”

苏清雅嘿嘿一笑跑上来,亲昵的挽住她的胳膊笑,“陈院长,我每人只给了一颗就被你发现了。你看,那是谁。”

陈院长顺着她的眼神看过去,眼角眉梢立刻露出了笑意,话语却听着是在责备,“你个臭丫头。找到亲生父亲就忘了我们了?多长时间了,怎么不回来看看。”

听着她的话,夏晴天似乎又回到了被她时常耳提面令的孩童时代,心头一暖鼻子微微一酸,上前几步扑进了陈院长的怀里。

她们这些孤儿无父无母,陈院长就是她们的母亲,此时回到母亲的怀抱,夏晴天不禁潸然泪下。

陈院长被她的举动吓住了,忙拍着她的背安慰道,“这是怎么了?我才说了一句怎么还哭起来了?我还说不得了?”

埋在她胸前的脑袋摇了摇头,表示不是这样的。

陈院长扭头看苏清雅,后者给她无声的比了个口型,“心情不好。”

哦,原来是这样。陈院长点头,轻轻的拍着她的肩膀说。“都是大姑娘了还好意思哭?小心让别人笑话,走,要哭去我办公室哭,我让厨房给你拿个铁桶接着,看你能不能哭够一桶。”

夏晴天瞬间破涕为笑,低着脑袋将眼泪擦干净。

陈院长笑眯眯的看着她,“打小看你就是个美人胚子,果然没有长残。”

苏清雅哈哈笑出来,“陈院长,她底子在那,再怎么长还能长歪了?你不知道,她现在都开始拍电视剧了。”

“是吗?拍的什么?”陈院长很惊讶的问。

夏晴天倒有些不好意思,“是部古装剧,才拍完,还不知道什么时侯播呢。”

“播的时候一定告诉我,到时候我让咱院里的人天天看。”陈院长表情很骄傲。

“嗯,好。”

这时,有不少在这里工作了多年的工作人员走了多来,看到苏清雅没有多少感觉,她经常来,所以大家都围着夏晴天说话,问她在夏家好不好,学习怎么样等等。

夏晴天一律都说“很好”。

苏清雅挽着陈院长的胳膊望着好友,见她眼底的那一点悲伤渐渐散去,心里放心了很多。要是她今天心情能好一点,也不枉远远跑一趟。

距离孤儿院不远的路上停着两辆车,身材英挺的男人靠在其中一辆车的车门上抽着烟,望着被巨大柳树包围的孤儿院,目光幽沉。

她就在里面,他却只能站在这里。其实他很想进去看看她小时候生活的地方,见见那位经常教训她的陈院长,但是他却步了,他有些不敢面对她。

闲话聊了十多分钟,众人散了去工作,陈院长则带着夏晴天和苏清雅参观孤儿院,一边走一边说,“自打你们上了大学之后,比你们小的那些孩子最后也都渐渐出去了,有的和你们一样去念书,有的是去打工……”

“这几个楼是新建的吗?我走的时侯还是旧的。”夏晴天问。

“是啊,你被你爸爸刚领走的那年,国家政策好,市里批了专项资金,再加上社会上的捐款,就把以前那些危楼都拆了,还给孩子添置了不少玩具。”

夏晴天和苏清雅一人一边挽着陈院长的胳膊慢慢走,夏晴天看到好几个孩子在操场玩,只是动作却看上去不那么利索。

“这些孩子身体有病吗?”夏晴天忍不住问。

陈院长叹口气说,“是啊,现在送到孤儿院来的孩子。不是身体有缺陷的,就是有重病的,来收养的家庭也越来越少。”

夏晴天望着那些孩子有些可怜,“治病要很多钱吧。”

“是啊,院里有时没有那么多钱,只能作罢。”

夏晴天心里顿生一股责任感,“院长,等我以后赚钱了,我带他们去治病。”

陈院长咧嘴笑了,拍了拍她的手说,“到时候再说吧。晴天,我不期盼你们大富大贵,只要能平平安安的就好。”

夏晴天和苏清雅相识一笑。

这才是真的家人,不会将你去卖钱,不会强制让你去借钱,只想你平安喜乐。

因为夏晴天两人的到来,中午的食堂很热闹,大厨不是以前的那个四川人了,不过烧菜的水平不在四川大厨之下。

吃了饭,休息了会儿,夏晴天和院里的孩子玩游戏。她似乎天生就有一种亲和力,平时很怕接触生人的几个孩子也围着她转,看的苏清雅很是眼红。

下午五点左右,苏清雅和夏晴天告辞,陈院长始终没有问她为什么心情不好,她们临走时却语重心长的说,“人这一生啊,没有几段路是平顺的,你们以后要是遇到什么事情,不要逃避,正确面对它解决它,然后继续朝前走,不要回头看,知道吗?”

夏晴天重重的点头,“我记住了,院长,我以后会时常回来的。”

“不管你什么时侯回来,这里都欢迎你们。”

夏晴天眼眶一热,顿时就要落下泪来,还是苏清雅眼亮,一把搂住她的脖子笑道,“搞得这么伤感做什么?又不是生离死别的,再不走赶不上最后一班车了。”

“快走快走,明天还要上课呢。”陈院长也催促。

夏晴天这才依依不舍的和苏清雅踏上返程,走过一百多米的柳林路,夏晴天注意到路边停靠着两辆黑色小轿车。

看清其中一辆车的款型时,夏晴天心突突的跳起来,这辆保时捷怎么看上去那么像叶以深的车呢?

夏晴天疑惑的往前继续走,想要看清楚车牌,这时保时捷的后车门打开了,里面出来一个熟人。

她猛的停住了脚步,冷冷的望着他,不肯再往前走一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