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晴天,我知道错了/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清雅低头看着手机上的消息,发下她不走了,刚想问她怎么了,一抬头,发现几米之外的路边,许久不见的叶以深站在那里。

他穿着黑色的衬衣,袖子挽到小臂处,不知是不是错觉,苏清雅觉得叶以深有些颓废。

苏清雅想起昨晚看到的照片,狠狠的剜了他一眼,扭头问夏晴天,“你想不想和他谈?”

“不想。”夏晴天冷声说。虽然陈院长刚才说了,遇到问题要解决不要逃避,但是她现在不想谈。

“那就当没看见他,走吧。”苏清雅抬脚向前走,夏晴天跟上去。

叶以深的目光一直紧锁在她身上,两三天不见,她没有什么变化,脸色也很好。

没有他,她似乎过的很好。这个判断让叶以深很不爽。

距离一点点拉进,夏晴天没有再看他,最后来到路边望着班车来的方向。

叶以深想都没想走过去,声音干涩,语气却很好。“上车吧,我送你回去。”

夏晴天没有回头,也没有说话。

叶以深心头发紧,上前两步挡在她面前,他的身材本就高大,将她的视线遮的严严实实,让她的眼里只有他。

夏晴天还是没有看他,向右挪动了几步,继续看远方。

叶以深也跟着挪动脚步,目光又深又暗,像极了山谷中常年不见阳光的深潭,他的语气近乎带着一丝恳求,“上车好吗?有什么事情我们回家说。”

夏晴天终于抬眸直直的望向他,语气冷漠,“我只有一个家,就是身后的孤儿院,不知叶先生说的是哪个家?”

傍晚的风习习而来,已然浑身翠绿的柳树在风中摇曳身姿。

叶以深望着她,心口有些疼,他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晴天,我们结婚了,我的家当然就是你的家。”

夏晴天冷笑,“叶先生,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叶以深伸手去拉她的胳膊,“晴天……”

“别碰我!”夏晴天声音很是尖锐,猛地甩开他的胳膊,似乎是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沾上了,向后退了两步,眼中脸上都是厌恶。

他昨晚才和白依灵做过那种事,现在却用这双手来碰她,她觉得恶心。

叶以深被她的动作刺了一下,目光中团起了一簇火苗,“你这是什么表情?”

“嫌弃你的表情,看不出来吗?”夏晴天说的很直白。

叶以深气急,不顾她的挣扎,狠狠抓住她的胳膊,将她拽到自己跟前,声音又低又怒,“你有什么资格嫌弃我?你在结婚前不就是个荡妇?”

话一出口,叶以深就后悔了,可是说出去的话犹如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

夏晴天感觉自己的心又被捅了一刀,不怒反笑,只是这笑容有些凄惨,“是啊,我就是个荡妇,结婚前是,结婚后也是,我这样的女人怎么能配的上高贵的叶少爷,您还是尽快和我离婚,免得玷污了你的名声。”

方毅在旁看着有些着急,老板这是怎么了?这么远追过来难道不是来求原谅的?怎么还吵起来了?

这时,拐弯处来了一辆班车,是回A市的。

夏晴天看到车就挣扎起来,要叶以深放开她,可是叶以深哪里肯放,直接拉着她向车边走去。

近在咫尺的白依灵左右为难,她很想上去帮夏晴天一把,但是她以前和叶以深又是那种关系。真的是不好出面。

班车在几人跟前停下,夏晴天见状用力去推叶以深,慌忙之间只听“啪”的一声脆响,她的巴掌打在了叶以深的脸上。

两人均是一怔,周围的人也全都呆住了。

夏晴天望着他脸颊上的五根手指印,心里升起一股恐惧,更加不敢和叶以深一同回A市,于是心一横,手上用力把还在呆滞状态的叶以深推到在地,拉着苏清雅的手飞奔跳进班车。

“师傅快走,他们是流氓。”夏晴天怕叶以深追上来,焦急的对司机说。

司机刚才看到了两人的争执,快速的关了车门,大声说,“小姑娘别怕。”然后启动车子离开现场。

叶以深还保持着被夏晴天推到的那个姿势,他很吃惊,脑子还有些转不过弯,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人敢冲他脸上招呼巴掌,更不要说女人。

她不但打了自己一巴掌,还把自己推倒了?

这个女人的胆子什么时侯这么大了?

方毅胆战心惊的望着老板,眼看班车都跑的没影了,他还愣愣的坐在地上。

老天爷,他不会被夏晴天那一耳光打傻了吧。

方毅是个忠心且识时务的下属,此时他怯怯的走上前,弯腰小声问,“老板,您没事吧。”

叶以深良久抬起头,嘴角扯出一个很不好看的笑,笑中带着浓浓的自嘲,“方毅,你说我是不是自作自受?”

方毅张张嘴,那个“是”字到了嘴边硬是忍住。

当然,叶以深也没指望听到他的回答,接着自言自语道,“可不就是自作自受嘛。”

他如果没有在天长日久的相处中喜欢上这个女人,如果对她还是从前那样对待,如果不是和白依灵牵扯不清,如果昨晚没有喝醉……

夏晴天怎么会有机会朝他甩耳光,哪怕是无意的,可她心里一定恨不得杀了自己。

但如果这一把巴掌能消了她的怒火,让她原谅自己,其实……也是划算的。都怪自己又说什么“荡妇”,真是自作自受啊。

叶以深苦笑着摇头,然后狼狈的起来向车子走去。

班车上,夏晴天扒在车边不停的往后看,身子还在不断的颤抖,苏清雅握着她冰凉的手。知道她是在害怕。

她也有些怕,那人毕竟是叶以深。商业帝国里的顶层人物,跺跺脚整个股市都要抖三抖,打他的脸不就是等于打老虎的脸,找死吗?

“清雅,你说他会不会把我抓回去大卸八块扔到山里面喂狼?”夏晴天紧张的问。

苏清雅挤出一丝笑容安慰她,“别怕,现在山里面哪有狼?”

“那就是说还是会大卸八块?”夏晴天水汪汪的眼睛里都是担忧。

“不会的,你不过是打了他一巴掌,他最多打回来,不会把你大卸八块的。”

夏晴天盯着自己一只手,恨恨的说。“你怎么就控制不住呢?我没想要打他的。”

苏清雅很不合场景的“噗嗤”笑出来,搂着她的肩膀说,“好了,打都打了,别想这么多了。”

夏晴天瞬间有种想哭的冲动,“叶以深那么骄傲的一个人,他一定不会放过我的。不行,”她立刻又坐起来,拿出手机找人求救,“我今晚不能回你那了,万一他找过去,你也会倒霉的。”

“那你怎么办?”苏清雅急忙问。

“我找韩晓。要不然就去住酒店。”说话间,她已经拨通了韩晓的电话,“喂,你在A市吗?”

“没有,带着新人在外市拍平面广告,什么事啊?”韩晓问,话筒里还有嘈杂的背景音。

“那个没事没事,就问问,对了,秦亦朗的戏杀青了吗?”

“没有吧,听说这几天拉到山里去了,应该快杀青了。”

“哦。你忙,我挂了。”

夏晴天握着手机沉思,她不能秦亦朗添麻烦,所以,还是去住酒店比较好,可住酒店要用身份证,叶以深如果想找自己,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要不,你去学校宿舍住一晚,看咱们班哪个女生今晚不回去睡,”苏清雅给她出主意。

夏晴天眼睛一亮,“你说的对。就去住学校,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打定主意,夏晴天低头用QQ联系班里的女生,还真的找的一个,而且对方也满口答应。经过这么一番折腾,夏晴天对叶以深没有那么多讨厌,而是多了惧怕。

渐渐冷静下来后,夏晴天脑袋倚在窗边,回想起刚才叶以深说的那句恶毒的话,难受的又想哭。

都结婚一年了,原来在他心中,自己的形象还是那么不堪。

荡妇?这个词她有多久没有听到了?

都怪一年前的那个混蛋,自己二十多年来连男孩子的手都没有牵过,拜他所赐,自己成了未来丈夫眼中水性杨花的女人。

可是他叶以深又能好到哪里去?婚内出轨,而且看他刚才的表情似乎理所当然,真是十足十的渣男。

到了市里,夏晴天提前下车,生怕后面有叶以深的人跟着,在市里溜达了好几圈才回到学校。

晚上七点左右,苏清雅发来消息,叶以深果然去她住的地方抓人,看他的表情心情很差。按照两人对好的台词,她只说夏晴天心情不好,在市中心就下了车,说是要散心,不知道去哪里了。

夏晴天窝在宿舍里有些惴惴不安。

“老板,少夫人住在学校的女生宿舍了。”方毅汇报着最新消息。

叶以深将手中的烟蒂扔在地上踩灭,上车,车子向学校驶去。

她那点小心思怎么能逃得过叶以深的魔抓,半个小时后,黑色的保时捷停在了其中一栋女生宿舍楼下。

学校很少出现豪车,吸引了不少来往学生好奇的目光,不少人暗地里猜测,停在这里应该是哪个女生的金主吧。

叶以深透过车窗望着夜幕里亮起来的房间,没有动也没有说话,方毅更加不敢开口问。

“我刚才看见楼下停了一辆保时捷,好帅气啊。”同班女生甲一推开门就兴奋的说。

保时捷?夏晴天的心咯噔一下。

“哪呢哪呢?”正在玩电脑的女生乙从椅子上起来,伸长了脖子往楼下看。

甲说,“这看不到,车是黑色的,在树荫下停着。”

夏晴天差点哀嚎一声,黑色的保时捷?叶以深竟然这么快就找到自己了?怎么办?要不要现在就跑?万一他上楼来亲自抓人,她在班级里以后还要不要混了?

正想着要不要跑路,甲又开口了,“看到没,车灯亮起来了,走了走了。”

走了?

夏晴天忍不住走到窗边。却只看到车的尾灯消失在视野里。她大大的松口气,估计是自己太紧张了,A市拥有黑色保时捷的不止他叶以深一个人吧。

草木皆兵啊草木皆兵。

赵峰赶到酒吧的时侯,叶以深已经喝上了,方毅坐在旁边小心翼翼的陪着,看到他来立刻起身说,“赵先生,我们老板就交给你了,喝完了您给我打电话。”

“走吧。”赵峰和他很熟,拍拍他的肩膀,然后一屁股坐在叶以深身边,随手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勾着他的肩膀说,“一个人喝有什么意思?兄弟陪你。”

说完和他碰碰杯,仰头一饮而尽,扭头看好友,叶以深一脸的苦闷,奇怪的是他脸颊上似乎有两道细微的刮痕,不近距离看还真发现不了。

“兄弟,你这脸怎么了?猫抓的?”赵峰不明所以,恰巧哪壶不开提哪壶。

叶以深冷冷的横了他一眼,喝了一大口酒,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

赵峰眼睛都亮了,愈发好奇的问。“说说,是哪只厉害的小猫,敢在你脸上挠爪子。”

“你烦不烦?让你来喝酒的,你怎么这么八卦?”叶以深没好气的说。

赵峰才不管他生不生气,似乎非要把这个问题问个明白,“我想想啊,该不会是那个大明星吧,娱乐八卦上都说,你和这个大明星以前有一腿,这事我怎么不知道?还是不是兄弟了?”

一提到白依灵,叶以深的脸色愈发阴沉了,握住酒杯的手指青筋暴起。那力道似乎要把杯子捏碎。

赵峰以为被自己猜对了,不由的佩服起白依灵来,“这大明星挺泼辣的嘛,居然敢和你叶大少动手,话说,你把人家怎么了?”

“不是她!”叶以深打断他的话。

赵峰愈发好奇,赶紧问,“那是谁?那个……小夏美女?不应该啊,小夏美女看起来挺温柔一姑娘啊。”

“是我老婆。”叶以深突然说。

“哦,你老婆,”赵峰随口接了一句,然后整个人就如同雷劈了一般僵在原地。整整一分钟后才从沙发上跳起来,大吼一声道,“卧槽!叶以深,你刚说什么,你老婆?你什么结婚的?是谁?我怎么不知道?”

叶以深瞥了眼他,凉凉的说,“是我结婚了又不是你结婚了,你激动个屁。”

赵峰彻底凌乱了,说话都开始语无伦次,“不是,你结婚怎么不说一声啊,谁啊。我见过吗?漂亮吗?怎么没见你带出来过?”

“你刚才不是还说她挺温柔?”叶以深的语气明显柔了一些,她表面上看似温柔,其实骨子里比他见过的女人都倔强。

赵峰慢慢的倒带,“我说她温柔?温柔?”他脑子不好使的缓慢跳出一个名字,眼睛睁得老大,“是,是小夏美女?”

“嗯。”叶以深点点头,又喝了一口酒。

赵峰似乎还是无法接受这个现实,“小夏美女是你老婆,你老婆是小夏美女?”

“以后要叫嫂子。”叶以深压根不会和她离婚,于是提醒他改称呼。

“那必须的,一定是嫂子。”赵峰又坐到他身边。心情还没有平复下来,“你到底什么时侯结婚的?”

“一年多了。”叶以深哑声说。

赵峰一声狼嚎倒在沙发上,显然不肯接受这个现实,一边嚎还一边吐槽,“不仗义啊,你小子太不仗义了,结婚可是终身大事,你怎么就悄悄的办了,我还想着要当伴郎呢,我还准备闹洞房呢……”

叶以深听到“闹洞房”这三个字,冷笑一声,他的洞房谁敢来闹?

不过婚礼……

叶以深略微沉思了一下说。“婚礼会补办的,你的伴郎跑不掉。”

赵峰立刻回神,极为兴奋的说,“真的?什么时侯?在哪里?海边还是小岛上?或者是你家的大别墅?”

“还没有想好,你记得把份子钱包厚点。”提到这个话题,叶以深脸上也有了笑意。

他从未想过和夏晴天举办婚礼,今天赵峰这么一说,他觉得自己有些对不住夏晴天,当下决定还是应该有个婚礼,她穿上婚纱的样子应该会很美。

不是说,每个女孩子都幻想有一个完美的婚礼吗?他的女人自然也不能少。

赵峰突然想起什么,立刻搂住他的脖子说,“我觉得你结婚这件事还是暂时保密比较好。”

“为什么?”叶以深皱眉。

“我会被我家老头子追杀的,他已经催着我结婚了,如果知道你结婚了,我以后还有逍遥日子过吗?”

“好吧,我尽量。”反正以他现在和夏晴天的危险关系,短期内是不会有婚礼了。

赵峰被这个消息震的有些激动,连喝了几口酒才平静下来,又想起最开始那个话题,“不对,小夏,不,嫂子那么温柔,怎么会动手呢?”

叶以深垂着眸没有说话。

赵峰的大脑经过轰炸后开始正常运转,盯着好友看了半分钟,再结合这段时间看到的新闻,小心的问,“你该不会和那个女明星旧情复燃,嫂子生气了才动了手?”

叶以深将酒杯放在桌上,仰面靠在沙发上,比着眼睛不去理这个家伙。

赵峰认识他多年,一看他的样子就知道自己猜中了,骂了句“卧槽”,才说,“你……你偷吃也不藏着点,还弄的天下尽知,我要是嫂子啊,早就和你离婚了,还和你动手?哼哼,这下子……”

赵峰正说起劲,受到叶以深刀子般的眼神,缩了缩脖子嘿嘿一笑说,“不说了不说了,来,喝酒,兄弟今天赔你不醉不归。”说着话,将酒杯倒满塞进了叶以深的手中。

两个人你一杯我一杯。才一会儿时间就喝了好几瓶好酒。

赵峰的酒量比叶以深稍好一点,所以叶以深微醉的时侯,赵峰还清醒着,他语重心长的说,“以深,我和你说真心话,这男人啊,在没结婚前随便玩,脚踏几只船都没问题,但是结婚后可不行,你要对得起人家姑娘知道吗?你这个事啊,做的不地道。”

叶以深捶了捶心口。表情有些痛苦,“我没有想和白依灵怎么样,昨晚喝得有点多,所以才……”

“酒后乱来也是乱啊,”赵峰拍着他的肩膀,“我看嫂子是个好脾气的,你好好和她道歉,没准她会原谅你的。”

叶以深嘴角露出苦涩的笑,“她不想见我。”

赵峰还没有见过叶以深会有如此伤感的时侯,叹口气说,“女人都是耳根子软的,你多说点好听的话。别跟以前一样,对谁都是一张冰块脸。”

叶以深也不知道听进去了没有,拿着杯子又喝了一杯。

方毅在车里睡了一觉,醒来看表已经快十二点了,自己的电话还没有响,他揉了揉眼睛下车,去酒吧的包间找两个人。

果不其然,叶以深罪的已经不省人事,而赵峰也好不到哪里去,醉眼朦胧还拉着叶以深说“来,再喝一杯。”

方毅无奈的摇头,打电话给赵家的司机。通知对方来接人。

叶以深被架出酒吧时,冷风一吹,他醒了一分,迷迷糊糊的对方毅说,“回家,晴天在等我呢。”

方毅苦笑,老板,你真心想太多了。

叶家别墅里,王管家还没有入睡,看到醉成这样的叶以深,不由的跟着难受,“怎么喝成这样?”

方毅叫了一个保镖一起把叶以深扛上楼。快走到他卧室时,叶以深突然开口问,“晴天,晴天呢?”

没有人回答他,然后他呢喃着说,“对不起,我今天说错话了,我不该那样说你,晴天,我不是有心的。”

王管家看着方毅,用眼神询问今天又怎么了?方毅摇摇头,用眼神示意,一言难尽,他无奈只好说,“把少爷弄到少夫人房间去。”

等把人送到床上,王管家替他脱了鞋和外套,听他口中还不停的唤着“晴天晴天”,于是顺手将一个枕头塞进他手中,他这才紧紧的抱住枕头呼呼睡去。

看着从小到大一点点成长变化的叶以深,王管家第N次叹息,他是个对自己严格要求的人,从小就很少犯错,凡事都力求做到最好,可是这一年来,准确的说自从和夏晴天结婚以来,他就频频做出出格的事情。自己一开始就劝过他不要那样对待夏晴天,他就是不听,现在好了,得到报应了吧。

所以说,老天爷都是公平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