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我想你/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晚,月亮圆的出奇,但人却不那么团圆。

夏晴天睡的很不踏实,一是换了个环境有些不适应,再者今天白天的事情给她的冲击太大,才一进入梦乡,就梦到叶以深扛着大刀追杀过来,吓得她在梦里逃了一晚上。

接下来两天,夏晴天都在担忧中渡过,她以为叶以深一定会杀上门,搞得她去上课吃饭都要看看附近有没有熟悉的车,一副随时跑路的模样。没想到叶以深却如同消失了一般,不但没有来找她,电话短信什么的也通通没有。

这种情况夏晴天不但没有放心,反而更加担心,这就是黎明前的寂静啊,他该不会憋着什么大招,杀她个措手不及吧。因为她完全不相信叶以深会忍下这口气,这完全不是他的办事风格。

而被夏晴天如防贼般防着的叶以深,此时正忙的热火朝天,他是真的顾不上夏晴天这边。

距调查到的可靠消息,上次的收购案泄露以及车祸,的确都是寰宇所为,恰巧叶以深最近一肚子的邪火没处发。看到这个消息后,一声令下,叶氏正式开始对寰宇展开大面积的狙杀,不是想让他死吗?那就看看谁先死。

于是短短几天时间,寰宇不但又丢了几个项目,股份也开始急速下跌。

当寰宇内部一派愁云惨淡时,叶氏这边却如同打了鸡血般亢奋,大家好久没有下过狠手,这感觉甚是过瘾。

叶以深为了泻火,吃住全在公司,白依灵倒是来找过两次,却让秘书很成功的挡在了办公室外面。

又过了几天,寰宇在连续的打压下几乎没有了翻身之地,叶以深才将最后一份资料签上大名扔给秘书,然后拿起车钥匙下班。

他已经有一周时间没有见到夏晴天了,想的快要发疯,眼下事情有了短暂的了结,他再也无法压抑自己的思念,直接去找夏晴天。

正值傍晚,大学校园的主干道上有不少社团在搞宣传,人来人往,很是热闹。

叶以深的车在开满樱花的路上缓慢前行,为了不那么招摇,他换了很低调的宝马,他一边开车一边在路边寻找那个熟悉的身影。按照下面报来的消息,这个时侯,夏晴天应该是从图书馆刚出来。而这条路是图书馆去食堂和宿舍的必经之路。

在那。

叶以深明显的发现自己的心脏跳快了,她穿着浅色的长裙,外面是一件薄薄的米色针织衫,脚上是一双白色帆布鞋,长长的头发直直的垂下,春风拂过,撩起她的几缕发丝,露出她清纯干净又精致的脸庞。

此刻,她肩上背着一个双肩包,一路走一路和身边的同学说话,还不时的笑笑。

叶以深看到她脸上的笑很是不爽,因为和她走在一起的人是个男生。

她怎么能对男生笑的这么甜?难道她不知道就算是她不笑,也足够的资本吸引男人的目光和心神吗?

车子的速度在不知不觉中加快,原本就剩不到一百米的距离,只短短十几秒时间,叶以深已经很清楚的看到夏晴天裙角是什么类型的花。

女孩和男生说着话,突然间一辆车只冲过来,不仅吓了一跳,刚要躲开,男生却已经将她挡在了身后。

哪知车速并没有降下来,而是越来越快,眼看就要撞上的时侯,只听一声刺耳的刹车,车子堪堪停在了两人跟前。

“你还好吧。”男生也被惊吓到了,回头问她。

夏晴天摇头说没事,不由的去看开车的人。

这一看,她整个大脑全是空白了,只见那个男人一双愤怒的眼睛紧盯着她,似乎要将她撕碎。

是他,他来找自己算账了。

大脑冒出这个想法,下一秒,夏晴天转身撒腿就跑,根本不管那个男生在后面喊她,她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跑,跑的越远越好,最好叶以深找不到她。

叶以深先是一愣,然后飞快的下车,甩上车门直追过去。

男生看着两人一前一后跑远的背影有些犹豫,要不要跟上去看看?这个穿衬衣的男人看上去有些恐怖,他会不会把夏晴天怎么样?

刚抬脚走了两步,男生又停下了,很明显,夏晴天和这个男人是认识的,否则她也不会看见他就跑,自己这样跟过去会不会不方便。

犹豫再三,男生咬牙跟上去,万一夏晴天需要帮助呢?

风在耳边呼啸,夏晴天使出毕生力量向前奔跑,她甚至有些后悔今天为什么要穿裙子,如果穿裤子她跑的会更快。

天色暗了下来,夏晴天情急之下慌不择路,竟然越跑越偏僻,幸好校园很大,每当一条路跑到尽头就会出现一条新的路。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夏晴天腿都跑酸了,可是却不敢停下来。

拐弯的时侯,乘机向后看了一眼,暗沉沉的树荫下没有任何人影,他没有追来?夏晴天慢下脚步,躲在一桩旧教学楼的墙角喘气。

开运动会都没有这么卖力的跑过,这次真是费了奶奶劲了。

这几天叶以深那边没有一丝风吹草动,夏晴天以为他和白依灵彻底和好,放过自己了,所以也就放松了警惕,没想到啊。

她就是知道,叶以深这个瑕疵必报的混蛋,不会轻易饶了她。

胸口还在一起一伏,夏晴天轻轻的喘气,正要回头看有没有人追来时,胳膊就被一只大手用力的拽住。

“啊——”夏晴天一声尖叫,猛地回头,叶以深目光阴沉的盯着她。

接下来,没有给她任何反抗的机会,叶以深欺身上前将她压在墙上,霸道的吻住她的唇,不给她任何反抗的机会,似乎要将她整个人都吃掉。

夏晴天手脚并用想要将他踢开,叶以深却似乎有所预料般的将她的腿和手钳制住,她完全被控制住,动弹不得。

身后是有些凹凸不平的砖石墙壁,夏晴天被紧贴着墙。娇嫩的皮肤磨的生疼。

叶以深的吻带着毁天灭地的力道,说是吻倒不如说是霸道,狂乱又暴戾,夏晴天被吻快要无法呼吸了,用力咬住他的下唇,一股鲜血冒出来,蔓延在两人的唇齿间,叶以深却被刺激的更加急切,用一只手攥住她两只胳膊,另一只手扣住她的后脑勺,不让她离开。

校园里的灯在此时全都亮了起来,但是并不明亮。带着橘黄的暖意。

不远处,跟上来的男生看到角落里狂吻的两人,一时间愣住了,半响才落寞的转身离开。

也不知道吻了多久,叶以深察觉到女人的身体稍微柔软下来,才渐渐松开他思念之极的双唇,深邃的目光紧锁着她,说出来的话染着炙热的气息,“不是挺能跑的吗?怎么不跑了?”

夏晴天狠瞪他一眼,撇过头不去看他。

叶以深用手掰过她的脑袋,强制她看着他,女人怒气冲冲。“你放开我。”

“不放,放了你难道让你再打我一巴掌?”叶以深语气很沉,但眼眸里却没有戾气,他刚才所有的戾气全都发泄在那个吻里了。

夏晴天一听,果然是来找她算账的,于是脖子一横说,“你想怎么样?打我一巴掌?”

叶以深唇角勾起一个笑,用手指轻轻勾勒着她的脸庞,捕捉到她眼底深藏的胆怯,心被刺了一下,开口问,“你在怕我?”

夏晴天闭着眼睛。颇有几分视死如归的样子说,“要杀要剐给个痛快话。”

叶以深望着她微颤的睫毛,差点笑出声来,原来这傻丫头以为自己会打她?所以才跑的那么快?难怪,他还道明明是自己做了错事,她跑个什么劲,原来如此。

夏晴天心惊肉跳的等了将近半分钟,唇却再次被吻住,这次叶以深吻的很温柔很专注,和刚才判若两人,她感受到他,缠住她的。一起共舞。

人的身体总是有自己的记忆,就像现在,夏晴天理智上拼命的抵制他,但身体却在他的动作下控制不住。

叶以深捞住她的腰,让她和自己紧密想贴,慰藉空旷已久的身体。

法式热吻了将近五分钟时间,叶以深终于松开了她的唇,一点点向上吻,在她耳边吐气道,“傻瓜,我怎么舍得打你?”

夏晴天浑身一僵,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说什么?不打我?意思就是不追究了?

“你说真的?”夏晴天下意识的追问。

叶以深抬头直直的看进她的眼中,笑的柔情似水,“当然是真的,如果你不解气,不如再打我几巴掌,直到你出气为止。”

夏晴天的大脑消化完这句话,猛然就想起了那几张照片,顿时觉得气血翻腾,又想将他推开,幸亏叶以深提前有准备,并没有让她成功。

“我没有生气,你和哪个女人玩是你的自由,我生哪门子的气?”夏晴天刚才的胆怯全都消失,浑身上下全都长满了刺,如同一只刺猬。

叶以深双眸微暗,有些心虚的问,“你……知道了?”

“白小姐恨不得将你们的激、情视频给我看,我怎么会不知道?”夏晴天冷笑着说。

叶以深蹙眉,他料想到是白依灵告诉她的,可真的从她口中听说,不由的对白依灵有了几分不满。

“我那天晚上喝多了,把她认成了你,所以才……”叶以深的解释很苍白无力,他从夏晴天不屑的眼神中就看出来了。

“我说了,和我没有关系,你不管是酒后还是酒前……”

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叶以深就堵住了她的嘴,第三次的吻带着安抚。

吻毕,他抵着她的额头,用手摸着她的脸,用从未有过的温柔语气说,“我知道我错了,我应该早早的让白依灵离开我们家,我也不应该对你说那样的话,不论是在家里还是在孤儿院门口,我被怒火冲昏了脑袋。对不起,只要你能消气,怎么样都行,除了一样,不离婚。好不好?”

他后面三个字带着一丝祈求,勾的夏晴天的心都痒了。

可是很快她就恢复了理智,冷酷的说,“不可能,叶以深,那几张照片给我留下了深刻的阴影,我只要一想到你和白依灵……我就觉得恶心。”

“没关系,我可以等。等你慢慢忘记这件事情。”叶以深用平生最大的耐心哄她。

“怎么可能忘记呢?”夏晴天淡淡的说。

“那你想怎么样?”叶以深看她张口又要提那两个字,立刻说,“不许说离婚,我宁愿把你绑在我身边,也不会同意离婚的。”

“那我问你,白依灵离开了吗?”

叶以深如实回答,“没有,不过那晚之后我就没有见过她了,我这几天公司很忙,吃住都在公司。”

夏晴天不相信的看着他,那又怎样?该发生的已经发生了,她不能当作没有发生。不过既然暂时不能离婚。她只好寻找让自己更加舒服的方式。

“我暂时不回叶家,”她冷声说。

叶以深见事情有所缓和,心里一轻立刻同意,“可以,我在学校附近买套公寓,我们可以住在这边,离你上课也近。”

“不用,”夏晴天直接拒绝,“我不想看到你。”

“这不行,”叶以深断然拒绝,这和离婚有什么区别?

“你刚还说听我的!”夏晴天气道。

“可以换种方式,但我们必须住在一起。”叶以深说的很坚决。

夏晴天看到他眼眸中的果断。知道自己如果不同意,这家伙没准一怒之下就把自己绑回去了,到时候想上学都难。

权衡之下她说,“住在一起行,但是你要听我的。”

叶以深那双暗沉沉的眸子终于露出亮光,“好,我都听你的。”

“这两天我还住在清雅那里,”她说。

叶以深想了想,房子最快明天才能到手,那就再让她逍遥两天。

“我答应你。”

“那你现在先放开我,我要回去。”

到手的鱼儿怎么能溜了?叶以深低头吻住她的唇,手在她身上点火。声音黯哑中带着浓浓的诱惑,“我想你了,先给我一次好不好?”

夏晴天脑袋“轰”的炸开,又开始挣扎,“不好!叶以深,你疯了,这里是学校。”

叶以深吻她的脖子,温度烫的吓人,“这里没有人。”

夏晴天慌乱之下躲着的地方是学校的西北角,主要以实验楼为主,还是比较老旧的实验楼,白天来这边上课的学生就很少。眼下更是看不到一个人。而且两人待的角落连路灯都照不到,更是昏暗一片。

“没有人也不行,叶以深,你住手!”夏晴天去挡他的手,却被他很巧妙的躲开,结果没想到他有别的动作。

“你的身体比你的嘴巴乖多了,别紧张,可以的!”

夏晴天快要哭出来了,要是被人发现,她明天就不要再学校里待了,“求你,别这样。我怕。”

“有我在,什么都不要怕。”叶以深解开皮带,随后动作起来。

夏晴天这次是真的哭了,还不敢大声,只能咬着下唇嘤嘤的哭泣,“叶以深,你这个混蛋,我恨你!”

“我知道我知道,”叶以深轻啄着她的唇,不时舔去她脸上的泪珠,“我这几天想你想的快爆炸了,乖。我就来一次。”

夏晴天被刺激的不行。

在幽暗的角落里,两个人纠缠着,连周围的空气都暧昧了许多。

终于在夏晴天快要倒下去的时侯,叶以深终于结束,他抱着颤抖的她。

这一刻,叶以深想,就算让他死在她这里也是愿意的。

夜是如此的寂静,夏晴天看了看自己,羞怒交夹狠捶他一拳,用哭丧的语气问,“怎么办?”

叶以深低眉浅笑,麻利的脱了身上名贵的衬衣,然后抽身离开,替她仔细善后。

等一切都收拾好了,夏晴天盯着他赤果的上身还是怒火未消,“你怎么出去?”

这个时侯,一个没有穿上衣的男人走在校园里,不但会被女生围观,还有可能被保安当成变态驱逐出去。

虽然她也很愿意看到他被保安赶出去。

叶以深却很淡定的将那件衬衣塞进附近的垃圾桶里,然后掏出手机和对方说了句“把车开过来”。

夏晴天觉得自己有些杞人忧天,他可是叶以深,什么事情办不到?

几分钟后,一辆保时捷停在了路边,叶以深弯腰将女人横抱起,大步走到车跟前,方毅很有眼色的打开后车门,两人弯腰进入。

“饿了吗?想吃什么?”叶以深上车后就扣着她腰,一只手指缠着她的头发,眼神宠溺的可以杀死一头大象。

夏晴天想尽量离这个半裸的男人远一点,可是车厢就这么大的空间,她根本就躲不开。

“你别碰我!”她说。

“好啊,那你先说想吃什么?”

“随便。”夏晴天只想尽快离开这个讨厌的男人。

叶以深想了想对方毅说了个饭店的名字,就在学校附近。

路过高级男装店时,方毅下车贴心的为老板买了件衬衣,总不能让他裸着去陪女人吃饭吧。

与此同时,大学附近的小酒吧里,苏清雅担忧的看着顾淮一杯杯喝着闷酒,他眼底不复以往的温润,取而代之是深深的颓废,还有一种淡淡的绝望。

半个小时前,她原本在餐厅里上班,他突然出现说心情不好,问她能不能陪他去喝酒,苏清雅想都没想便点头同意,去向经理请假离开。

于是两人就坐在了这间酒吧。

待第五杯洋酒下肚,苏清雅终是按住了他的酒杯,“发生什么事情了?我能不能帮你?”

顾淮苦苦一笑,摇头继续给自己添酒。“谁都帮不了我,他要逼死我,没人帮的了我。”

“谁?谁要逼死你?”苏清雅大吃一惊。

“我的对头,你不知道。”顾淮仰头将杯中酒喝尽,然后望着她若有若无的笑,“如果我破产了,什么都没有了,你还会不会像今天这样和我坐在这里?陪我喝酒?”

苏清雅心漏跳了一拍,镇定的说,“我会的,不管你有钱还是没有钱,只要你需要。我都会陪你。”

顾淮伸手勾住她的下巴,猛然凑过去在她唇上亲了一口,很快又离开,“真是个好姑娘。”

苏清雅有些木木的,他居然说自己是好姑娘?他忘了第一次是在哪里见到自己的吗?

“想什么呢?”顾淮挑眉笑着看她,眼中诱惑十足。

苏清雅脸红透一片,嗓子有些干涩的说,“我请你去吃饭吧。光喝酒对胃不好。”

以为顾淮会反对,没想到他却满口答应,于是苏清雅带他去了一家味道很不错的粥店。

吃完,两人慢慢的向苏清雅的出租屋走去,路上两个人都各怀心事的默默无语。

其实苏清雅是很愿意多陪他一会儿的。可是他看起来心事重重更想一个人待着。走到楼下,苏清雅正要回头道别,顾淮突然开口问,“我能上去喝杯茶吗?”

苏清雅暮然抬眸看他,他眼中暗示的味道很明显,喝茶,当然不止喝茶。

她的心剧烈的挑动起来,很想答应他,却只能遗憾的说,“晴天还住在我这边,可能不太方便。”

顾淮的表情很淡,点点头说。“那就改天,我先走了。”

苏清雅看他落寞的表情很是不忍,不由的伸手拉住他的衣袖,羞涩的说,“要不……我再陪你出去喝点。”

顾淮正要说“好”,不远的路边有一辆车停下,因为车灯很亮,将两人的目光全都吸引过去。

接着一个熟悉的身影从里面出来,下一秒,一个男人从车里跟下来,看到这个男人,顾淮的脸色骤然一变。身子不由的向旁边的阴影处挪了几步。

苏清雅的注意力都在夏晴天两人身上,并没有发现顾淮的变化。

“你走吧走吧,”夏晴天很不耐烦的轰他。

叶以深今晚耐心极好,也不生气,浅笑着说,“我送你上去。”

“不要,清雅不会想看到你,快走!”

“那你上楼,我看着你进去再走。”

“你怎么这么烦啊,再不走我要改主意了。”夏晴天威胁他。

叶以深终于投向,“好,我走,公寓买好了我就来接你。”

“知道了。”夏晴天没好气的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