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出事了,我只爱她一人/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以深上车前还是不舍,趁她不注意,将她拉进怀抱狠狠吻了一通才心满意足的放开,还不等她发飙,就先一步上车扬长而去。

夏晴天在原地跺跺脚,骂了一声“混蛋”转身向出租屋的楼走去。

“晴天,”苏清雅喊了声。

“清雅?你怎么在这里?”夏晴天惊讶。

“我也刚吃完饭回来,准备上楼。”苏清雅解释。

夏晴天想到刚才那一幕全被她看到,有些不好意思,待要说话,眼睛一转看到了阴影处的顾淮。

“顾先生也在啊,呵呵。”夏晴天脸颊有些发烫,尴尬的笑笑。

顾淮收起眼中所有的情绪,浅笑道,“我送清雅回来。”

“是吗?那个……要不你们谈,我先上楼了。”夏晴天实在撑不下去了,从两人中间溜上去。

又剩下两人,顾淮假装无意的问,“刚才那个男人就是你朋友的老公?”

苏清雅为难的点点头,“是。”

“我怎么看着有点面熟,好像是叶以深?”顾淮试探道。

苏清雅很诧异,“你认识叶以深?”

顾淮笑道。“谁不认识他?商业大鳄。前两天不是还上了娱乐头条吗?和那个什么姓白的大明星。”

苏清雅没有多想,觉得他也是大公司的总经理,认识叶以深是很正常的事情,于是点头说,“他就是我提到的晴天的老公。”

“叶以深结婚了?外界怎么没有传闻?”顾淮很是吃惊。

“他们……比较特殊,所以没有办婚礼也没有公开。”苏清雅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所以很敷衍的说。

“刚才他们感情挺好的啊,不像是吵架的样子。”

“这个我也不清楚。”

顾淮还想问什么,见苏清雅的样子并不想多聊,心里有了自己的打算,便说,“你回去吧,我没有多大事,不用去酒吧了,天晚了,女孩子在外面不方便。”

苏清雅虽然有些不舍,但更想上去问夏晴天发生什么事情了,点头说“那好吧,再见”。

因为喝了酒,顾淮没有自己开车,坐在后车座上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给下属打电话,“去查一下叶以深,他身比有个叫夏晴天的女人,是不是他的妻子。”

如果真的是,那叶以深,你对我无情,别怪我对你无意。

出租屋里,苏清雅围着刷牙的夏晴天打量了半天,才笑嘻嘻的问,“你和叶以深怎么回事啊?”

夏晴天吐掉口中的泡沫,又漱了口才说,“他来找我道歉。”

苏清雅颇感震惊,叶以深道歉?那个高高在上的叶以深?她根本想象不出那是一种什么画面。

“你原谅他了?”苏清雅问。

夏晴天冷哼一声,“怎么会?他都和别的女人上床了我还能原谅他,那我的度量简直比宰相还要大。”

“可你们刚才……”

夏晴天叹口气,“他那么霸道的一个人,如果我不表面答应下来,他会直接把我捆回叶家的,到时候我连学都上不了。”

苏清雅皱眉想想了叶以深以前的所作所为,颔首同意她的说法,“他的确会这么做。”

“所以啊,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只有委曲求全忍辱负重的把学上完。”

“那他不追究你上次打他的事情了?”苏清雅想起这个要紧的问题。

“说来也奇怪,他居然不追究了。”夏晴天也有些不敢相信。

“可能……”苏清雅想了想说,“他觉得自己出轨理亏,被你打也认了。”

“估计吧。”夏晴天拿着浴巾和睡衣进了浴室。

出租屋的浴室很小,白色的瓷砖墙都有些微微泛黄,夏晴天脱下裙子,才发现身上被叶以深吻得到处都是痕迹。

脑海中浮现出今天晚上在校园的事情,夏晴天哀嚎一声,祈祷上天没有人看到。然后又在心中咒骂叶以深,这混蛋发起情来和禽兽有什么区别?根本不分任何场合。

“对了,我后天就不住在这里了。”夏晴天一边用毛巾擦头发一边说。

“回叶家?白依灵走了?”苏清雅拿着睡衣准备进浴室,听到她的话停下脚步问。

“她还没有走。叶以深在学校附近买套房子,到时候住过去。”

“哦。”苏清雅没有多余的意见。

这就是人和人之间的差别,她每天为了生存东奔西跑,担心房东突然跑来说要涨房租,一个人从来不敢出去吃饭,而有的人买房子就像去菜市场买棵大白菜那么简单。

苏清雅看着浴室里朦胧的水汽,鼻子有些酸,但很快她就缓解了这种心情,这么久了她早就会自我调解情绪。

心里的重担卸下了一半,夏晴天晚上睡的很香。

第二天和苏清雅一同去学校,刚一下楼,就看到那辆扎眼的保时捷停在路口,一个穿着浅蓝色衬衣暗灰色休闲裤的男人站在车边,一只手里提着打包的早餐,一只手在滑手机屏幕。

听到脚步声他抬起头来,顺便将手机放进了裤子兜里,脸上带着浅浅的笑,迎着初升的阳光,煞是好看。

夏晴天纵然对他的美貌已经免疫,可此时看到他,还是不由的在心中暗赞一声,老天爷真是给了他一副好皮囊。

待两人走近,叶以深才闲散的将手中的早餐递过去,笑着说,“还没有吃饭吧,给你买的。”

“不用,我和清雅去学校附近吃。”夏晴天冷冰冰的说。

叶以深凉凉的扫了苏清雅一眼,后者脊背一冷,很不仗义的说,“晴天,我想起我忘了东西在屋子里,我上去拿一下,你不用管我,我等会儿自己去学校。”

说完,不等夏晴天有任何话,就赶紧转身跑了。

叶以深上前一步,笑容更加温柔,“我送你去上学。”

“不用,我走过去二十分钟就到了。”夏晴天态度很冰冷。

叶以深根本不理她的拒绝,拉开后车门,拉着她的胳膊就进了车里,“你吃早饭,我送你去学校。”

夏晴天讨厌他这样,愤愤然道。“叶以深,你懂不懂尊重人啊,我说了我……。”

后面的话被叶以深吞进肚子里,他吻的很认真,口腔里还有种薄荷的清香,夏晴天想起她放在叶家房间的牙膏就是薄荷味的。

一吻结束,叶以深用富有磁性的声音问,“昨晚睡的好吗?”

“还行。”夏晴天立刻向后退,警惕的看着他。

“我昨晚睡的不好,”叶以深揉着有些发酸的脖子说,“办公室的枕头不舒服。”

“你没回家?”夏晴天顺口问。

叶以深挑眉。“你不在家我回去干什么?”

“你的牙膏……”夏晴天刚问出这四个字就立刻闭上了嘴巴。

叶以深隐隐笑了,“我照着你房间的洗漱用品给办公室也准备了一套,味道怎么样?”

夏晴天不敢再看他炙热的脸庞,手放在车把处说,“你再这样我下车了。”

“好好,不逗你了,快吃吧,等会粥凉了。”然后他示意方毅开车。

夏晴天打开包装袋,里面有一份粥,还有一个卷饼。粥是她平时喜欢的鸡肉粥,她尝了一口。味道很好,比她平时吃的不知道好吃多少。

“好吃吗?”

“好吃。”夏晴天很诚实的说。

叶以深又笑了,看来这个秘书还有点用,今天去让他多找几家好吃的早餐店。

他还是第一次给女人送早餐,就这样等在楼下,期待着自己的女人出现,这种感觉还不错。

方毅的车开的又慢又稳,听着后面两人的对话,他不由的想起还住在叶家的白依灵。

自从那天晚上之后,老板就没有见她,他每天把老板送到公司再回叶家。都看到她站在门口等,有时都晚上十二点多了,她还是一副“望夫石”的状态,让方毅这颗石头心都有些不忍。

其实他和王叔私下商量过这事,最后都觉得老板这事做的不地道,把人家姑娘睡了也不给个交待,拍拍屁股直接走人,打电话不接发短信不回去了公司还被赶出来,这做法的确有些渣。

万一白依灵铁定了心就住在叶家不走了,难道老板要一直住在外面?

哎,真不知道老板是怎么想的。

车子稳稳停在A大门口。夏晴天准备下车的时侯,被叶以深拉住了手,“明天中午我来接你。”

“傍晚再来,我下午还有课。”

“好。”

叶以深心情大好,去公司的路上对方毅说,“你等会儿去学校附近的楼盘看看,要一套装修齐全能拎包入住的,最好今天之内就把房子拿到手。”

“是,老板。”

方毅的速度很快,下午下班之前就搞定了老板交待的事情。

夏晴天今天的课非常满,早晨两节,下午两节,晚上还有一堂选修,叶以深原本想等她吃晚饭,但直接被她拒绝。

“你如果无聊就帮我回家收拾些衣物,还有鞋子。”夏晴天这么说。她出来的时侯带的衣服不多,天气越来越热,她总要有换洗的衣服。

“后天就是周六了,我陪你去多买几件,家里的衣服不要也罢。”叶以深很豪迈的说。

夏晴天在电话这头翻了个白眼,她从小就是个节俭的人,就算是花他的钱也不想这么浪费。

“你去不去?”夏晴天懒得和他废话。

叶以深被这句话训得心里很熨帖,美滋滋的说,“好好,我去还不行吗?”

于是乎,叶以深回到了阔别多日的叶家。

白依灵乍一看到叶以深回来很是惊讶,但下一秒眼泪就夺眶而出,那一对眼眸似乎会说话,正对他诉说着无尽的委屈。

两人之间隔着四五米的距离,空气中散发着玫瑰花的香味。

叶以深见到她也有些诧异,几天不见,白依灵消瘦了整整一圈,原本巴掌大的小脸更小了。

看到她的神情,叶以深心里有一块地方软了,那晚的事情有错的是他,他不敢回到这个家,不敢见她,就是因为不想回忆起荒唐的那一夜。

“以深……”白依灵柔柔的呼唤,接着像是一只蝴蝶扑进他的怀中,紧紧抱住他的腰嘤嘤的哭泣。

叶以深僵硬着身体,双手低垂着没有去抱她。

“为什么不肯见我?是我哪里做错了吗?你怎么能如此狠心,呜呜呜……”白依灵一边哭泣一边控诉。

叶以深任由她伏在自己胸前哭了一会儿,才将她拉出怀抱,语气有些无奈。“你没有错,是我错了,所以我不能再错下去。”

白依灵心中大惊,脸上却一片惶然,“你是什么意思?”

“你想要什么样的赔偿我都可以答应你,在这里想住多久都可以,但是我不能陪你,我已经结婚了,有妻子了。”车祸之后,叶以深第一次如此严肃认真的对她说这件事。

白依灵的脸色变得煞白,抓住他的胳膊泪眼婆娑。“以深,你知道的,我什么都不要,连命都可以不要,我只想要你。”

“对不起。”

“你不爱我了吗?你这些年做这么多事不就在等我吗?就算娶妻子也找和我长得相似的,我回来了,我不会再离开你了,以深,你怎么会不爱我?你不要再骗自己了好不好?”

她哭的梨花带雨,叶以深有些不忍,但一想到夏晴天。他又坚定起来。“这些年,我的确在等你,可是后来这一切都变成习惯的时侯,我才发现自己的这颗心已经装了别人,白依灵,你回来的太迟了。我爱上夏晴天了。”

“不!”白依灵凄惨的大叫,一把将他推开,“你不爱她,她只是我的替代品,你爱的人是我!”

“我承认,刚开始我娶她。的确是因为她长得像你,就因为如此,她才承受了不应该承受的痛苦和折磨,但是现在,我清楚的知道我爱的是谁。”

白依灵泪如雨下,双腿发软直接跪在地上,叶以深被她哭的心软,想起她开车救自己时的勇敢,上前几步蹲下将她扶起来,“别哭了,我们在四年前就结束了。再纠缠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

白依灵只是哭着摇头,不,她不要这样的结局,她抛弃一切回到A市为的就是他,他怎么能这么绝情,说不爱就不爱了。

“你有什么条件只要我能做到,我全都答应你,就当是我对你的赔偿。”叶以深说。

白依灵哭了好一阵渐渐平静下来,“现在娱乐圈都知道我和你在一起,还说我们快要结婚了,如果突然又不在一起了。我又要被记者包围了。”

叶以深想想也是,问,“那你想怎么办?”

“暂时先不澄清,等以后有了恰当的时机再公开。”

叶以深皱眉,他在考虑如果夏晴天知道了,会不会生气。

看他迟疑,白依灵连忙说,“你放心,时间不会太长的,最多这部电影拍完,宣传期的时侯就公开。到时候也算是你帮我一次。”

这部电影拍完需要三个月,再加上后期制作,到了上映估计就国庆了,中间大半年时间谁知道又会发生什么事情呢?白依灵就不信了,她还斗不过一个初出茅庐的黄毛丫头。

“还有,就算你不爱我了,至少我们还是朋友吧,你给我一点时间,我会尽快收拾好自己的情绪,不给你添麻烦的。”白依灵加重筹码说,“下周我就要进组拍戏了。我最多在这里住两天就走。我知道夏小姐不喜欢我住在这里,我有自知之明,不会在这里碍你们眼的。”

叶以深没想到她能这么快想通,心里欢喜,“依灵,很高兴你能这么想,我答应你的条件,以后你有什么事情我会尽力帮你的。”

“那……我们还是朋友对吗?”白依灵期期艾艾的望着他,眼中是男人难以拒绝的哀求。

“当然。”

白依灵眼泪又掉下来,然后快速的用手背抹去,笑中带泪的说,“你忙吧,我想一个人待会儿。”

说完,白依灵向三楼走去,刚一走进自己的房间,白依灵就气的将枕头和被子全都扔在地上,完全没有刚才的伤心和凄苦,一边踩一边恶狠狠的低声咒骂,“夏晴天,你这个贱人,我不会让你称心如意的,我得不到的东西我也不会让你得到,贱人,贱人……”

而这边,叶以深还在为刚才的事情沾沾自喜,心情愉悦的亲自给夏晴天收拾行李。

第二天,周五。

叶氏集团的所有员工几乎都能感受到大老板的开心,因为他从早上一走进集团大门,嘴角就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勾的几个新入职的女职员心神荡漾。

用最快的速度的处理了今天所有的工作,下午五点刚过,他就捞起手机下楼。这让秘书嗔目结舌,要知道这段时间老板几乎天天加班到深夜啊。

车上,叶以深给女人发了一条信息:我下班了,来接你回家。

短信毫无意外的没有回应,叶以深猜想,她应该是在图书馆,或者是那个狭小的出租屋里收拾东西,今天下午她没有课,中午他们还通过电话,叶以深很友好的询问了她中午吃的什么,并且提醒她下午搬家的事情,得到的当然是女人很敷衍的说“知道了”。

对于她的态度他并不十分在乎,因为在他看来。她的身体远比她的话要诚实的多,明后天又是周末,他要让这个女人两天都下不了床。

到了学校门口,叶以深又给她发了条信息,我到了,你在哪里,我去找你。

心情有些雀跃,叶以深这一刻竟如一个初恋的少年,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种紧张了。

然而几分钟后,夏晴天还是没有回复。

叶以深等的有些心急,拨通了那串数字。里面传来的不是熟悉的盲音,而是机械的女声,“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关机了?难道是手机没电了?

叶以深心里莫名的有些不安,沉思了片刻让方毅开车直接进校园。他记得她中午说下午会在图书馆自习。

A大的图书馆很大,叶以深迈步进去一层一层寻找,他的出现瞬间吸引了不少人的视线,男生的女生的。

他原本就长得俊朗无比,再加上浑身无人能及的气质,在这个大学校园简直堪称奇迹,男生羡慕他的成熟。女生追逐他的颜值。

叶以深脚步匆忙,焦急的眼神在每一张陌生的脸上掠过,越找越心急,看到一个略微熟悉的脸,忙上去问,“同学,有没有看见夏晴天。”

她是夏晴天的同班同学,和夏晴天走在一起时他见过一次。

女生有些懵逼,下意识的摇头,“没有,中午吃完饭就分开了。”

“她没有来图书馆吗?”

“我没有看到。”

“谢谢。”叶以深转身又要走,她又连忙说,“你等一下,我在班级群里问一下,看谁和她在一起。”

“谢谢,”叶以深跑的有些微喘,额头渗着秘密的汗。

女生在QQ群和微信群都发了消息,问谁见过夏晴天,暂时没有人回复,女生抬头悄悄瞄叶以深,心道这个男人看着有些面熟。

叶以深的目光还在周围搜寻。掠过她时,女生立刻低了脑袋,面色微红。

很快,微信群里就有人回复了。

“有人看到夏晴天中午吃完饭就回去了,说是要午睡,下午再来图书馆。”女生轻声念道。

“回去?”

“就是苏清雅的出租屋,她们俩最近住在一起。”

“知道了,谢谢你。”得到消息,叶以深一阵风向外跑,脚步声很急很重。

女生看着他的背影,突然想起了什么,猛的捂住了嘴巴,他他他……他不是上次来学校给比赛颁奖的那位嘉宾吗?前几天还总是上娱乐版头条,叫什么叶以深。

夏晴天竟然认识这么厉害的人物?

叶以深跑出图书馆,通知方毅先让原本暗中保护夏晴天的两人去出租屋看看人在不在,结果得到的消息是,那两个人的电话也打不通了。

叶以深面色凝重,他有直觉,出事了。

十分钟后,叶以深来到了出租屋门口,用力敲门,“夏晴天,夏晴天,你在吗?”

里面没有动静,叶以深失去了耐心,向后退两步,一脚踹开了单薄的门,里面空无一人,床上的薄毯没有叠,是那种人刚刚睡醒揭开的样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