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我担心你,以命换命/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房间里没有任何争斗过的痕迹,双肩包随意的扔在半旧的碎花沙发上,卫生间里她的牙刷和毛巾都在,上次从叶家提过来的行李箱摊开在地上,里面装着她的衣服。

她应该已经开始收拾行李了,是谁半路把她叫走了?

叶以深紧咬着后槽牙,心控制不住的跳起来。

“老板,我刚给苏小姐打过电话了,她一下课就去打工了,说少夫人下午回来收拾东西,然后再去图书馆。”方毅小声的汇报着最新消息。

叶以深紧盯着地上的行李箱,咬牙道,“去问一下这楼上的住户,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或者看到什么陌生人,还有这小区有监控吗?”

“没有监控。”方毅说完,正要离开的时侯,突然想到一件事情,犹豫的说,“老板,会不会是……寰宇的顾淮抓走了少夫人。”

叶以深猛的抬头看他,眼神甚是锋利,“为什么这么说?”

方毅咽了口唾液,“苏小姐和顾淮好像认识,他们还和少夫人一起吃过饭。”

叶以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把拎起方毅的衣领,“什么时侯的事情,为什么没有告诉我?”

“就是……那天晚上,您和白小姐喝酒,我给您汇报的时侯,您没有……”

叶以深气急败坏,将方毅推到一边,心里暗骂自己喝酒误事。

“去寰宇,不,先去找苏清雅。”

正是晚上就餐时间,某高档餐厅的服务员忙忙碌碌,苏清雅对突然出现的叶以深和方毅甚是诧异,还来不及开口,就被叶以深拉到了角落。

“你认识顾淮?”叶以深劈头就问。

苏清雅狐疑的点头,“认识,寰宇集团的顾淮。”

“给他打电话。”叶以深脸色阴沉,仿佛压抑着雷霆之怒,苏清雅有些害怕,也不敢多问,便掏出电话给顾淮打电话。

片刻后,苏清雅说,“关机了。”

“他今天有没有和你联系?”

“没有。”

“他知道我和夏晴天的关系?你说的?”叶以深咬牙问。

苏清雅立刻否认,“不是我说的,你前天晚上开车送晴天回来,在楼下,被他看到了。”

“很好很好。”叶以深一双拳头紧握,这四个字仿佛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

苏清雅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结结巴巴的问,“发生……什么事情了?”

“晴天失踪了,如果猜的没错,是顾淮绑架了她。”

“怎么可能?他为什么要绑架晴天?他们两个……”

叶以深阴恻恻的笑,“我当然知道原因是什么,他敢动我的女人,就要有本事承担后果。”

苏清雅僵在原地,根本无法接受这个消息,顾淮绑架晴天,那个每次笑起来都很温暖的男人,居然会去绑架人?

“老板,我们去寰宇吗?”方毅小心翼翼的问。

“不去。”

知道了夏晴天在谁手中,他反倒冷静下来,“回公司。”

很快,叶氏集团所有已经下班离开的高层全都被召回,集中在叶以深宽大的办公室里,每个人摩拳擦掌,兴奋之极。

叶以深盯着手机上的时间,还有五分钟到晚上八点,如果顾淮还不打电话过来,那他就真的要把寰宇整死了。

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

“开始吧。”叶以深淡淡的说。

很快,办公室就响起了噼哩叭啦的敲击键盘的声音,七八个电脑上手指在跳跃,普通人看不懂的各种图线在发生变化。

半小时过去,寰宇集团账面上蒸发了一千万,没有电话。

一个小时后,两千万不见了。

一个半小时后,叶以深的手机终于响起了,但来电的不是顾淮,而是顾淮的父亲。

“小叶啊,这又是怎么了?大晚上的怎么还动火了?”顾老先生很隐晦的说。

叶以深冷笑,“那就要问问你的宝贝儿子。问他今天都做了什么。”

“顾淮?那个混账是不是又惹事了?小叶啊,你先不要生气,我问问到底是什么情况好不好?”

“好啊,那我就先喝杯咖啡歇一歇,但是顾伯伯,你只有半个小时时间。”

“好好好。”

叶以深挂了电话,对下属说,“好了,都先停一停。”

他的目的是逼顾淮现身,如果真的把那混蛋逼急了,他怕夏晴天有危险。

晚上十点整,叶以深的电话再次响起来,看到上面显示的三个字,他脸色一变立刻接了起来,“晴天,你怎么样?”

电话那头传来一声尖叫,叶以深的心像是被攥住一般,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对着电话那头怒吼,“顾淮,你TM给我住手!你再动她一根指头,我就让寰宇在A市彻底消失。”

那边顾淮终于开口了,“叶先生,急什么?夏小姐她好的很,就是好像比较胆小,经不住吓而已。”

叶以深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直说吧,你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啊,既然你不想让我好好活,那我为什么要让你逍遥快活呢?”顾淮的声音尖锐又阴险,和平时完全不一样。

接着,不知夏晴天又被如何了,吓的哇哇乱叫。

叶以深的心都乱了,恨不得从电话里穿过去,将顾淮按在地上暴打一顿。

“顾淮!”叶以深怒喝一声,“何必拐弯抹角,说吧,什么条件。”

“条件当然有,不如我们当面谈才有诚意。”顾淮松了口。

“好,在哪里见面。”

“你打开自己的手机定位,我会不定时告诉你该怎么走,但是,只能你一个人来。多一个人,你就给美丽的夏小姐收拾吧。”

叶以深满口答应,“我答应你,顾淮,你最好聪明点。如果夏晴天有一丁点的受伤,你知道后果的。”

话刚说完,那边就挂了电话。

叶以深握了握手机,转身时表情已然冷峻之极,他说,“你们可以走了。”

众人面面相觑,有人说,“叶总,需要我们做什么吗?”

“不用。”叶以深对方毅说,“改装的那辆牧马人在哪里?”

“地下车库。”方毅眼中都是担心,用那辆车就说明形势很危急。

“下去把车子提出来,在公司门口等我。”

“是。”

众人都了解叶以深的脾气。知道他决定的事情没有人能改变,纷纷无奈的退出了总裁办公室。

叶以深独自走到休息室,弯腰从床底摸出一把枪,装满子弹,别在腰间然后穿上西装,毅然出门。

他并不希望会用到这把枪,但如果迫不得已,他要保护夏晴天。

军绿色的牧马人外表看起来很普通,但实际上,这辆车的性能被提高到了逆天的节奏,不管是速度还是起步,最重要的是。这辆车具有防弹功能。

方毅见叶以深坐进了驾驶座,有些着急,“老板,我和你一起去吧。”

“我一个人去,”叶以深眉目很冷,一边系安全带一边说,“让兄弟们严正以待,随时等我消息,还有准备好救护车。”

“明白。老板,这辆车装有全球定位系统,方向盘上有危险警报器,如果有危险。你发个信息,我会立刻带人去接应你。”

“知道了。”

“还有这里,”方毅打开车门的一侧小暗格,里面是一把小巧精致的手枪。

叶以深点点头没有说话,关上车门,车子“轰”的飞驰出去。

刚离开叶氏集团,叶以深的手机就响了,是个未知号码,他按下车里的通话键,里面传来顾淮的声音,“叶先生,你先顺着东大街向西直行。出了东大街后,上绕城公路。”

“我要和夏晴天通话。”叶以深紧盯着前面的路况,此时街上的车辆不多,他超速很容易。

顾淮也没有为难他,一阵窸窣之后,手机那边传来了夏晴天虚弱的声音,她轻声说,“叶以深。”

这一刻,叶以深的心疼的难以言喻,脚下的油门踩的更深了些,“别怕,我来带你回家。”

她轻“嗯”了声,接着说,“我没事,就是身上没有力气,你别着急。”

“那个混蛋对你做了什么?”叶以深咬牙问,满脸的杀气。

“他给我……”话说了一半电话似乎到了顾淮手中,他轻笑道,“没什么,就是夏小姐太激动,我给她打了一针而已。”

“顾、淮!”叶以深真想亲手杀了他。

电话被挂断,牧马人像是疯了一般向前冲,旁边的车辆还来不及看清车的类型,就只能看到车尾灯了。

“我靠,这什么车?速度如此牛掰。”有个男人忍不住赞叹。

根据顾淮的一个个指令,叶以深很快离开了A市市中心,向西郊的山上驶去。

A市的地理位置很好,东边临海,西边有个不大不小的馒头山,有很多地产开发商在这里盖了私人别墅,叶以深以前也想在这里买一栋,夏天可以来避暑,但他发现自己忙的根本没有避暑的时间,而且他个人更喜欢大海,于是在海边买了别墅。

说来,他已经许久没有去海边别墅了,这次事情结束后,他要带夏晴天过去住几天,好好培养培养感情。

车子入山,四周黑漆漆一片,没有月光,空气中有风的呜咽声,还有悦耳的虫鸣。

在山里拐了数个弯道,叶以深看到了隐藏在茂密树林中的一桩别墅,里面亮着昏暗的灯,在静谧的山里,如同一头睁着眼睛的怪兽。

车子放慢速度缓缓驶近,停在了别墅的铁门外面。

晴天。我来带你回家。

叶以深没有丝毫犹豫跳下车,“哐当”一声响,有人从里面打开了铁门。他迈步进去,很快就被拦住,“叶先生,我们要搜你的身。”

叶以深冷哼一声,自己将腰间的枪取下来扔给他,然后一把推开他向前走,那人有些犹豫,但还是没敢上前再拦。

别墅不是很大,两层,但似乎常年没有住人的原因。有一股发霉的味道。一楼大厅亮着奢华的水晶灯,地上铺着大理石地砖,材质很好,中央摆放着一套奶白色的真皮沙发,旁边还有一个精致的壁炉,壁炉上方悬挂着一张画,居然是蒙拉丽莎。

当然,这张是仿制品。

这栋别墅主人的欣赏品味……叶以深还真是难以恭维,只能用四个字形容,不伦不类。

客厅里站着四个身强力壮的保镖,自他进来,八只眼睛就紧盯着他。叶以深知道,这里不止他们四个。

“去叫顾淮出来,就说大爷我来了。”叶以深很嚣张的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仿佛他就是大爷,就是来做客的,而不是来和顾淮谈判的。

四个人纹丝未动。

周围静悄悄的,叶以深一边等人一边敏锐的观察着四周,嘴上还吐槽道,“这是哪家的设计装修?真是浪费了好好的房子。”

“还真是难为叶大少爷,让您来这么远的地方,还看到这么糟糕的房子。”顾淮优雅的从二楼下来,穿着黑色衬衣。黑色西裤和黑色皮鞋。

叶以深皱眉,一副很傲慢的样子,“顾淮,我知道你们寰宇以前是黑道,可没有必要穿着一身黑来显示你的身份吧。”

顾淮嘴角抽了抽,走到他跟前坐下,“人们都说叶先生的手段凌厉,没想到嘴皮子也不错。”

“过奖,”叶以深到处看了看,“我的人呢?”

顾淮笑了,“叶先生急什么,我们先来谈谈条件。”

叶以深翘起二郎腿。漫不经心的说,“我能来就代表我有诚意和你谈,可顾先生的诚意呢?难不成你还怕我把人从这里抢走?”

顾淮知道他的确是一个人来的,就算他叶以深的本事再大,也不可能从这么多人手中把人带走。

于是他勾了勾手指,客厅的拐角处传来脚步声,叶以深抬头看过去,“嗖”的从沙发上站起来,小臂上青筋暴露。

夏晴天面色苍白的被一个男人架着,看到叶以深的那一刻,她眼睛亮了亮。

“我说过,不许动她一根手指头。”叶以深完全没有了刚才的镇定。对顾淮吼道。

顾淮摊摊手,“我的确没有动她啊,只是给她打了一针,放心,不会有事的。”

叶以深气的浑身发抖,真的好想现在就爆了这个家伙的脑袋。

夏晴天被那个保镖压着坐在离他们四五米的椅子上坐下,叶以深担忧的看着夏晴天,“你感觉怎么样?”

“还好。”夏晴天有气无力的说。

“忍着点。”叶以深温柔的看了她一眼,看向顾淮的时侯则彻底变成冰冷,“说吧,什么条件?”

顾淮脸上始终挂着淡笑,“我的条件很简单。第一。归还你们叶氏集团抢过去的所有项目,属于我们寰宇的项目。第二,归还收购寰宇的所有股份。第三,”他凉凉的笑了两声,接着说,“转让叶氏集团50%的股份。”

他说前两个条件的时侯,叶以深眉头皱都没有皱一下,但是说到第三条,他的脸色终于变了几下,“前两个我可以答应你,但是第三条,我现在手中没有那么多股份。”

“不要开玩笑了。谁不知道你掌握着叶氏集团80%的股份?”

“这80%里面包涵着我弟弟的股份,我不能擅自做主。”叶以深冷声说。

顾淮姿态放松的靠在沙发上,无奈的摇头,“看来夏小姐在你心中的地位没那么重要嘛。”

夏晴天鄙夷的看了眼顾淮,就算她对项目、股份之类的东西一窍不通,但是也知道顾淮提了一个多么苛刻的条件。如果叶以深答应这些,就相当于失去了叶氏。

“顾淮,我早就说了,我对叶以深来说没有那么重要,你怎么就是不明白呢?”夏晴天的语气很虚弱,似乎连坐直都很费力。

“既然叶先生不在乎夏小姐的性命,那干脆我们就用于临床实验吧。”顾淮话音刚落,一个穿着白大褂带着眼睛的中年男子走向了夏晴天,他手里还拿着一个针管,针管里面不知道是什么液体。

“你们要干什么?”叶以深怒声问。

“别激动,这是我们公司新研究出来的药剂,专门用来治疗精神类疾病,只需要一针,有病的人就能恢复正常,而没有病的人会变成什么样还不知道,正好在夏小姐身上试试。”

夏晴天急了,想要挣扎开手上却没有一点力气,“顾淮!你是个恶魔。”

“夏小姐,不要紧张,或许什么事情都没有呢?”顾淮笑的很温柔。

“嘭!”肉与肉相撞的声音,叶以深怒不可遏,抡起拳头给了顾淮一下,等他要揍第二拳的时侯,四把手枪同时抵在了叶以深的脑袋上。

他不管不顾,依旧揍下了第二拳,然后甩甩胳膊放开顾淮,用最冷酷的声音说,“好,我答应你。”

夏晴天惊讶的望着他,“叶以深,你……”

叶以深对自己的处境视若无睹,嘴角裂开一个勾人摄魄的微笑,“不就是钱嘛,钱没了我还能赚,要是老婆没了,我去哪里找一个相同的老婆?”

这一刹那,夏晴天鼻子一酸,热泪滚滚而下。

叶以深静静的望她,柔声安慰道,“别哭,我说了要带你回家,你的男人说话算话。”

这下,夏晴天眼泪流的更快了。

她一直觉得叶以深不爱她。原来他也是爱的吧。

顾淮从地上起来,啐了一口血水在地板上,“没想到叶先生还是个痴情种,顾某佩服。”

叶以深懒得和他废话,“合同拿来,我现在就签,真是烦透了待在这里。”

“果然是爽快人,”顾淮拍了两下掌,一个秘书模样的人拿了一大叠合同过来,放在两人之间的茶几上。

叶以深拿过来只瞅了一眼,提笔唰唰唰签上了他的大名。

只是半分钟的时间,叶以深就签完了所有合同。然后他把笔给桌子上一扔,再也不看一眼,起身大步走向夏晴天。

“乖,不哭了。”叶以深蹲在她跟前,修长的大手覆上她的脸颊,在众目睽睽之下凑上去吻了吻她干燥的唇。

“值得吗?”夏晴天流着泪问。

“是你就值得。”叶以深笑着说。

夏晴天觉得此时的叶以深比任何时侯都要帅,像是个英雄。

“走,我们回家。”叶以深将她打横抱起来,阔步向外走。

脚还没有踏出别墅一步,身后传来顾淮的声音,“慢着。”

叶以深停下脚步,却没有回头。而是亲吻般在夏晴天的耳边低语,“自己能走吗?”

夏晴天诧异的抬眸,随即点点头。

“等会拼命给外面跑,车在外面,躲在里面别出来,知道吗?”

夏晴天再次点点头。

叶以深最后吻吻她的唇,“乖孩子。”

夏晴天似乎意识到他要干什么,紧紧抓住他衣服的领口,眼神中全是担忧。

“别怕,我会没事的,我会带你回去的。”叶以深柔声说完,然后将她放在地上。转身看向顾淮。

“还有什么指教?”叶以深冷笑着问。

顾淮手里拿着一叠合同,笑的很是阴险,“既然合同都到手了,有没有叶以深这个人似乎也没有多大作用了,你说是吧,叶先生。”

叶以深表情没有丝毫变化,“顾淮,你想赶尽杀绝?”

“我也不愿意啊,”顾淮看似为难的说,“谁让你太狡猾,如果今天放你从这里出去,谁知道明天会不会反过来要了我的命?”

“你太高看自己了。我对你的性命没有半点兴趣。”

“不管怎么样,你今天是出不了这里了,不过嘛,”他指了指叶以深身后的夏晴天说,“我可以放她走。”

“那我还要多谢你了。”

“她怎么说也是苏清雅的朋友嘛。”顾淮脸上的笑意即刻消失,然后对所有手下说,“上。”

叶以深反手将夏晴天往门口的方向一送,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瞬间将最靠近身边那人的枪夺了过来。

夏晴天双脚虚浮,仿佛踩在棉花上,但是她牢记叶以深的话,用尽全力向门口跑。

身后响起激烈的枪声,有人倒地,有人惨叫,夏晴天一颗心都快要跳出来了,她很想回头看叶以深有没有受伤,但是她不能,她现在能帮助叶以深的就是尽快逃到车上,让他没有后顾之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