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受伤了也不安份/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麻烦,我也想来看你,伤怎么样了?”说话间,白依灵就给他身边凑。

叶以深不动声色的避开,搂着夏晴天的腰起身道,“如果你没吃的话就坐下来吃吧,我和晴天去散步,顺便消消食。”

白依灵愕然,她一个人吃什么鬼。

眼看着两人出门,白依灵气的暗暗跺脚却毫无办法,总不能上去拉着叶以深的胳膊不让走吧,他们可是已经说好了做朋友的。

“生气啦。”叶以深低头问怀里的女人。

“没有。”夏晴天淡漠的说。

“还说没有,脸色都变了,”叶以深用来环她腰的那只手上移捏了捏她的脸,“别气了,我都和她说清楚了,以后是普通朋友关系。”

夏晴天不屑的“嘁”一声。

她不知道何时在哪看过一句话,好的前任就应该像死了一样。

白依灵这种明显就是诈尸了,还诈的很欢腾。

两人在外面溜达了一大圈,回到病房时白依灵已经走了,叶以深把病房门一关,拉着她上床睡午觉。

“你能不能稍微有点自知之明,你是伤员啊。”夏晴天对着压在她身上的男人抗议。

“我是胳膊受伤了,又不是那里受伤了。”叶以深一只手撑着床。一只手不能动,于是只能用嘴巴,他的气息渐渐不稳,“下午把衣服换了,穿没有纽扣的。”

“我就不。”夏晴天忍不住笑道。

叶以深眸中绿光闪动,在她唇上咬了一下道,“故意气我是不是?”

事实证明,就算叶以深少了一只胳膊,还是能让夏晴天连连求饶。

一场短暂的热身运动后,叶以深开始工作,夏晴天则开始看书,她其实很想去学校,但是被叶以深拒绝。

好不容易有个机会能和她和缓关系,他怎么能让那枯燥的学习来耽误他的造人大计呢?

这段时间,叶以深借着自己是病号这个名头,吃了不少夏晴天的豆腐,好几次都被护士撞见,她羞愤的指着叶以深的胸口命令他白天不许再折腾,没办法叶以深只好把所有的精力攒到了晚上。

于是悲催的事情发生了。

离开医院前的最后一个晚上,叶以深的动作激烈了点,正把夏晴天抵着床头大力挞伐时,只听“咔擦”一声,叶以深随之僵住。

此时,夏晴天被抛到云端上一起一伏,正是舒爽之际,他却突然不动了,难受的主动去勾他,叶以深被她一刺激也管不上什么,继续征战。

不过这次比预计的时间短了,而且叶以深的状态似乎有些古怪。

夏晴天清理完身下,看他还坐在床头不知低头在看什么,带着欢愉过后的慵懒问,“你怎么了?”

叶以深看看胳膊,再看看她说,“刚才好像骨裂了。”

这句话把夏晴天吓的不清,立刻扑过来盯着他打着石膏的胳膊,“什么时侯?”

“刚才在做的时侯。”叶以深回忆,就是那一声“咔嚓”,她没有听到,他却感觉到了。

夏晴天又气又笑,差点要抬手打他的后脑勺,“你……那你刚才还不停下,疯了吗?”

叶以深暧昧的一笑,“你都缠上来要了,我当然要先满足你。”

“你真是……”夏晴天竟不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他,又问,“疼吗?”

“有点。”叶以深轻描淡写的说,其实,还挺疼的。

“那还等什么啊,快点穿衣服去找值班医生。”说着,夏晴天就找叶以深的衣服,快速又仔细的给他穿上,这些天下来,这个工种她操作的很是熟练。

叶以深垂眸看着给自己扣纽扣的女人,心里不由的一暖。

几分钟后,两人穿戴整齐的来到值班医生的办公室,医生显然是从睡梦中刚被叫醒,脸颊上还留着枕头的印痕。

见是叶以深,医生立刻打起了精神,“怎么了?”

“骨头裂了。”叶以深冷淡的说。他除了对亲近人的说话有几丝温度以外,对外人向来是这副表情。

医生皱眉,“怎么会裂呢?”

夏晴天脸红的撇过头,叶以深终于尴尬的干咳一声说,“动作剧烈了点。”

医生愣了两秒,然后很意味深长的看了看两人,然后坐下敲了敲键盘说,“先去拍个X光看看。”

于是,夏晴天赶紧拉着叶以深的那只好手灰溜溜的出了医生办公室,直奔放射科。

因为是晚上,医院里静悄悄的,放射科除了打盹的医生空无一人。

叶以深走过去不客气的踢了下医生的椅子,待医生茫然的睁开眼睛后,他冷冷的说,“拍X光片。”

医生的好梦被打搅,很是郁闷的瞪他一眼,挥挥手示意他往里面走。

等拍好了片子,两人回到病房那一层,叶以深一个人进了医生办公室,夏晴天则捂脸的站在墙边偷听。

“你的判断很准,的确是骨裂了,不过问题不大,明天重新打石膏就可以了。”医生说。

“有些疼。”这是叶以深的声音。

医生嘿嘿笑了,“废话,骨头裂了条缝,能不疼吗?谁让你乱来,疼就忍着吧。”

叶以深沉着脸没说话。

医生又换上了一副调侃的语气,压低声音问,“我很好奇啊,你做运动,怎么会伤到胳膊呢?”

叶以深凉凉的扫了眼医生,眼中警告之意十足,后者干巴巴的笑了笑,自己找台阶下,“那个,回去好好休息,注意不要过度。”

夏晴天在外面忍着差点内伤,和叶以深回到病房后,才扑进被子里哈哈大笑起来。

叶以深鲜少有吃瘪的时侯,她虽然没有看到他刚才说“有些疼”是什么表情,但想必十分的呆萌。

叶以深压住她的身体,在她的肩膀上咬了一口说,“还笑,你还笑。”

“哈哈哈哈……”夏晴天压抑的笑声在房间里回荡。

听着她的笑声,叶以深郁结的情绪也消散了不少,“别笑了,再笑等会儿让你哭。”

夏晴天忙捂住嘴巴,好不容易忍住了说。“你还来,骨头都裂了,医生说了让你好好休息。”

叶以深一副混世魔王的样子,“反正也裂了,我不在乎再裂一点。”

夏晴天连忙从床上爬起来正襟危坐,“好了好了,不闹了,都快十二点了早点睡。”说着动手又给他解衣扣。

叶以深也觉得今晚闹得有些过,倒在床上后,他只是轻轻的拦着她的腰,不一会儿两人就双双坠入了梦乡。

早晨八点,医生交接班。主任医生带着一大群医生来查房时,似乎已经知道了叶以深再次受伤的事情,无奈的看了他一眼,换来叶以深一个很冷漠的眼神后,摇摇头走了。

因为这次小小的事故,叶以深出院的时间又推迟了两天。

周六,夏晴天窝在沙发上用叶以深的笔记本电脑看韩晓发来的几个镜头,是上次拍戏的镜头,后期在制作的时侯他要了几个。

果然是金牌团队,镜头拍摄非常漂亮,她看着画面里的女人有些恍然,那个一颦一笑都带着江南风情的女人居然是她?

叶以深凑过来看了几眼。也不由的点点头说,“这个团队还不错,画面拍的挺规整的。”

“好看吗?”夏晴天指着里面一个画面说。

叶以深毫不吝啬的说,“好看。”

夏晴天咧嘴笑了,她也觉得挺好看的。

这时,方毅敲门进来,“老板,苏小姐来了。”

叶以深缓缓抬起头,脸上的笑意消失的无影无踪,拦在夏晴天肩头的胳膊却没有动,语气冷的仿佛要杀人,“她来做什么?”

“说是。看看少夫人。”方毅酌情回答。

夏晴天扭头去看叶以深刚毅的侧脸,拍了下他膝盖说,“你别这样,绑我的是顾淮,又不是清雅,你迁怒她干什么?”

叶以深捏捏她终于养出肉的脸蛋,语气柔软,“你怎么这么傻?”

“她是来看我的,你别说话,”夏晴天想了想又说,“要不你去那边工作,你这个样子她什么话都不敢说。”

叶以深对她这个安排很不满意。坐着没有动,“她那是心虚。”

“要不,我出去……”

“不行,就在这,”叶以深按住她的肩膀,扭头朝方毅说,“让她进来。”

其实夏晴天出事被送到医院后,苏清雅来看过她,当时她处于昏迷状态,叶以深一张脸阴寒的想杀人,根本不让她进病房,她只能胳膊病房玻璃看了好友几眼。后面又来了几次,但都被方毅挡了回去,她知道这是叶以深的意思,不敢硬闯,只好再找机会。

提着水果篮,踏进病房,夏晴天和叶以深坐在沙发上,挨的很近,好友想起身迎她,却被叶以深瞪了一眼,用手按住,于是笑眯眯的说,“清雅,你来了。”叶以深则摆着一张扑克脸,垂眸看着电脑上的画面,根本不理她。

苏清雅有些尴尬,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你身体恢复的怎么样?”

夏晴天还是一副精神抖擞的样子,“挺好的,你别站着,拉一张椅子坐啊。”

苏清雅也感觉站着有些怪异,于是将手中的果篮放在旁边的餐桌上,顺手拖了一把餐椅过来坐下。

她偷瞄了叶以深的脸色,非常不好,似乎巴不得她快点消失。

“晴天……对不起,我不知道顾淮会做那样的事情。”苏清雅诚恳的道歉。

夏晴天还没有说话,就听叶以深很不屑的冷哼了声,夏晴天暗地里掐了掐他腰间的肌肉,男人抬头接收到女人抗议的眼神,勾唇笑了笑没说话。

两人无声的沟通落在苏清雅的眼中,有些羡慕又有些诧异,羡慕夏晴天能得到叶以深的爱,诧异于叶以深竟也会有如此柔情的一面。她从未见过他这样的笑容,私以为他还是冷着脸好,若是经常这么笑,夏晴天不知要多多少情敌出来。

果然世事难料啊,才不到一年时间。两人之间的关系却有了天上地下的差别。

夏晴天笑盈盈的说,“我就知道你肯定不知道这件事的内情,清雅,这件事和你没有关系,你不用内疚。”

“可总归他是通过我知道了你和叶以深的关系,”苏清雅心里还是隐隐的自责,尤其是那天晚上她告诉顾淮,夏晴天是叶以深的妻子,还好夏晴天现在无事,不然她都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她了。

夏晴天说,“你别想这么多,这件事说起来都是叶以深和顾淮之间的恩怨。我们两个都是被他们利用了。”

苏清雅诧异于她说的如此直白,又看了眼叶以深,见他神色如常,又对夏晴天在叶以深心中的地位多了份认识。

“对了,医生说你什么可以出院?”苏清雅岔开话题问。

“明天就出院,周一我去学校。啊——”她郁闷大喊一声,“我好不容易才补完了以前的功课,这回又落下了。”

苏清雅笑了,“一周的课而已,你那么聪明,很快就会补上的。”

两人又说了些学校的事情,直到叶以深有意无意的露出烦躁的表情。苏清雅很识相的起身告辞,“你注意身体,我先走啦。”

“我送你。”夏晴天“嗖”的从叶以深怀里起来,男人没有拉住,只见她兔子般窜到苏清雅身边,挽着对方的胳膊向外走。

叶以深眼中全是宠溺的笑,真是个动作敏捷的丫头。

这里是VIP病房,楼道很安静,苏清雅拉着夏晴天的手,方毅不远不近的站着,她没有开口的机会。

夏晴天眉头微蹙,有些担心的看着好友。最终还是忍不住提醒道,“那个顾淮……我觉得你还是考虑考虑,我觉得他没有表面那么简单。”

苏清雅料到她有这么一说,松开她的手说,“我知道你关心我,有什么事情等你到学校了我们再聊。”

“嗯。”

目送好友的背影消失在楼道拐弯处,夏晴天才心事重重的回到病房,叶以深瞅了眼她,问道,“又不是送她去千里之外,有必要这么伤感吗?”

夏晴天叹口气走到他身边坐下,“你不知道。清雅和顾淮,他们……”

叶以深见她欲言又止的模样,补充道,“怎么?两人是情人关系?”

夏晴天惊讶的望着他,“你怎么知道?”

“一男一女,又都是成年人,这很难猜吗?”叶以深摊手。

“其实,是清雅喜欢顾淮,可她总觉得自己配不上顾淮。”

叶以深冷哼一声道,“这两人倒挺般配的。”

一个心术不正,一个心狠手辣,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要不是看苏清雅对夏晴天态度转好,他是断然不会让苏清雅接触夏晴天的。

夏晴天当然没有想那么多,以为叶以深说的是好话,忙问,“是吗?他们两个人配吗?顾淮家里那么有钱,清雅她……而且顾淮那么坏,我可不想清雅跳进火坑。”

叶以深的眉毛挑了挑,眼底闪过一道狠意,“很快,顾家就要去喝西北风了。”

“啊?你对付顾淮了?”

“废话!他绑我叶以深的女人,还差点要了我的命,总要付出点代价。”叶以深看她还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拍拍她的脑袋说,“你是不是傻啊,那混蛋差点害死你,你还希望苏清雅和他在一起?那以后你还要不要见苏清雅?”

“不是啊。”夏晴天郁闷的说,“我当然不想再见到顾淮,所以才担心,万一清雅非要和他在一起那怎么办?”

“不会的。”叶以深语气轻飘飘的,却很有力道。

“为什么?”

“就像你说的,顾家那样的家世,苏清雅根本进不去。顾淮又不像我,他上面不知有多少人压着,他能娶一个对他前途没有任何帮助的女人?再说了。”叶以深垂眸看了看自己的女人,很不客气的说,“我根本不相信顾淮会喜欢苏清雅,更不要说娶她。”

此时,夏晴天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为苏清雅难过了。

第二天两人出院。

夏晴天远远看到站在别墅门口迎接的某人,忿忿的扭头问叶以深,“你不是说她搬走了吗?”

叶以深也有些懵,白依灵的确和他说要进组,这周一就离开的呀,今天都周日了。

“你骗我!”夏晴天在他没有受伤的胳膊上掐了下泄愤。这几天在医院,她对他随意了很多,动不动就上手,叶以深对此也很受用。

“我……我也不知道啊,她说了要走的。”叶以深表示自己也很委屈。

夏晴天气呼呼的扭头不看他,她没有那么好的涵养,明知道白依灵对叶以深虎视眈眈,哪里还能对她有好脸色?

叶以深忙将她拉进怀里哄她,“别生气了,等会儿我问问,没准又出了什么茬子。”

夏晴天沉着脸不说话,她想起那几张照片,心里又难受起来。

叶以深见她真的动了怒,又看了看越来越近的几人,说,“学校附近的公寓买好了,要不我们住过去吧。”

“不要!”夏晴天也不知道从哪里冒上来一股倔脾气,咬牙说,“凭什么是我搬出去?”

“那……那……”叶以深在商场上杀伐果断,但对于处理这种家庭内部矛盾真的算不上高手。

还在迟疑之际,车子已经停在了别墅门口,车门刚一打开,白依灵就亲热的迎上去,“以深,你回来了,胳膊上的伤好些了吗?”

“不碍事。”叶以深的表情淡了很多,绕过她去开另一边的车门,“慢点,”他声音低柔的说。

夏晴天从车里下来,脸上看不到丝毫愤怒,反而大大的伸了个懒腰,笑着说,“还是家里舒服。”

叶以深搂着她的腰温柔的笑,“那当然了,医院怎么能和家里比。”

白依灵的目光在他的手上扫了一眼,也笑着附和,“是啊,家里什么都有。空气也好,很适合以深养伤。”

夏晴天心里气的冒火,家里家里,这又不是你家!

“依灵,你不是说要进组了吗?怎么……”叶以深紧了紧腰间的手,出面灭火。

“别提了,原本定好周一进组的,谁知道导演和投资方又吵起来。”白依灵耸肩道,这倒是真事,不过她乐的开心。

“为什么?”叶以深问。

“还是女二号人选,导演要用他看上的,原本都订了。都快开拍了投资方又不同意了,非要用一个新人,”白依灵说完,漂亮的眼睛在夏晴天身上转了转,柔柔的笑了,“对了,夏小姐也是新人演员吧,我多少在娱乐圈有些人脉,要不要我帮你介绍几个好的导演?”

夏晴天莞尔一笑,伸手搂住叶以深的腰,假惺惺的说,“我拍戏也就是觉得好玩。反正有以深养我。”

叶以深知道她在开玩笑,也不戳破,低头在她额上亲了亲真假掺半的说,“拍戏那么苦,玩一次过瘾了就够了,以后好好读书,不是要当记者吗?这工作也不错。”

“可我觉得还是拍戏好玩。”夏晴天故意说。

“这有什么难的,想拍什么戏,想和哪个导演合作,我来当投资人。”

“这么大方啊,你就不怕我这个新人拍的戏卖不出去?”夏晴天故意把“新人”两个字咬得很重。

“卖不出去我就收藏在家里,我们自己看。左右不过是赔钱而已。”

白依灵看着两人一问一答,恨得牙痒痒,以前叶以深可没对她这么好过,暗暗深吸一口努力露出微笑,“以深,你胳膊上还有伤,不如进去休息吧。”

“不累,”叶以深目光没有离开夏晴天,继续说,“要不要去花园看看?很多花都开了。”

“好啊。”

于是两人腰搂着腰向花园走,只听叶以深继续说,“开春的时侯。我让王叔在湖里投了不少鱼苗,等鱼长大点,我们去钓鱼。我想吃你做的糖醋鱼。”

“不做,想吃去饭店吃去。”

“饭店哪有你的手艺好?我就喜欢吃你做的鱼。”

“就不做,啊,别挠我痒痒,哈哈哈……我做我做……别闹我。”

女人的笑声被春风吹散,飘荡在别墅的角角落落,王管家很满意,自言自语道,“真好,真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