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绑架,求情/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依灵差点破口大骂,好个屁!

这个夏晴天还真是厉害,几天不见,又把叶以深的魂勾走了。苍天无眼,怎么没有让她死在西山那里。

翌日,夏晴天被身上的重物压醒,睁眼一看,一个毛头正埋在自己胸前,她哀嚎的喘息,“叶以深,你能不能节制一点。”

“我昨晚已经很节制了,”叶以深抬起头,眼中是幽暗的火苗。因为昨晚她和他闹脾气,他才草草结束战斗哄着她睡觉。

夏晴天伸手拿过床头的手机看了眼,七点二十。

“你快起来,我今天要去学校。”夏晴天推他的肩膀。

“还早着呢,你早上十点才有课。”叶以深说着不动声色的挤进她双腿间。

“你这么清楚?”夏晴天愕然之间,身体被撑开,熟悉的触感席卷全身。

他轻轻的啄着她的双唇,“你的一切我都很清楚。”

除了她那颗心。不过迟早,她的心也会完全是他的。

周一的校园一如既往的清静,樱花在阳光中恣意绽放,风一吹,飘落几瓣花瓣。很是好看。

夏晴天背着书包打着哈气往教室疾走,堪堪在铃声响起前踏进了大教室。

“这里。”苏清雅招手喊她。

夏晴天忙跑过去,一屁股坐下。

漫长的两个小时中,夏晴天昏昏欲睡,好几次就差趴在桌子上去见周公,好在苏清雅在旁边不停的提醒她。

“你怎么这么困啊。”下课后,苏清雅问。

夏晴天打了个大大的哈气说,“春困秋乏夏打盹,正常正常。”

“走吧,去吃饭,我请客,”苏清雅拉起她的胳膊拖着她往外走。

夏晴天嘿嘿笑道,“哇,你这是发大财了吗?”

“大财没有,小财有一点,昨天刚发了工资。”

“那我可要好好宰你一顿。”

嘴上这么说,可夏晴天哪里舍得?那可是苏清雅辛辛苦苦赚的血汗钱。

在两人偶尔改善伙食的小餐馆里,夏晴天点了两道家常小菜,苏清雅知道她是给自己省钱,于是又点了两道荤菜。

“真是发财了呀,”夏晴天笑着打趣。

苏清雅笑了笑没有说话,她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说这件事,毕竟,是顾淮亲自绑了夏晴天,晴天就算是再大度,怎么会轻易替顾淮求情呢?

一直等到菜上了桌,苏清雅还是没有开口,倒是夏晴天看出了不对劲,问她,“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说来听听。”

“你,你怎么知道?”苏清雅讶然。

“我们认识多久了?我还能不了解你?”夏晴天夹了块红烧茄子,合着米饭往嘴里扒。

苏清雅很迟疑,“我……我有件事想求你。”

“什么求不求的?直说啊。”夏晴天嘴巴里有饭,含含糊糊的说。

“就是……”苏清雅刚开了个口,夏晴天的手机突然响了,她看了眼对苏清雅说,“你等等,我先把他打发了。”

咽下口中的饭,夏晴天接通了电话,语气慢悠悠的,带着几丝不耐烦,“什么事啊。”

“吃饭了吗?”低沉悦耳的男声从话筒中传过来。

“正在吃。”

“和谁?”

“一个又帅又有魅力的男生,怎么,有意见啊。”夏晴天刚说完,苏清雅立刻澄清,“嗳,我什么时侯成男生了?”

夏晴天瞪她一眼,苏清雅吐吐舌头笑。

叶以深嗤笑了声道,“本来还想和你吃午饭的,算了,我一个人独孤的去员工食堂吃吧。”

“嘁,”夏晴天轻笑,“你们单位那么多貌美如花的大美女想要陪你吃饭,你还会孤独?”

“可是我只想和你一起吃。”

夏晴天的脸烫了一下,忙说,“挂了,我吃饭了。”

“下午放学等我,一个人别乱跑。”

“知道了。”

将手机重新放回包里,夏晴天脸上的红晕还没有褪去。苏清雅笑说,“你现在和叶以深很好嘛。”

“一般吧,他对我是挺好的,可我总觉得心里膈应。”夏晴天拨着碗里的米粒,抬头问,“对了,你刚才想说什么?”

苏清雅神色认真,咬咬唇说,“是和顾淮有关的事情。”

夏晴天加了块豆腐一边吃一边点头,示意她继续说。

“他那天来找我,说是对不起你。”苏清雅小心的说着,观察着夏晴天的表情。

“啊?”夏晴天诧异无比,“他居然会这么说?”

苏清雅用力的点头增加可信度,“他真的是这么说的,其实他根本就不想伤害你,是叶以深把他逼的太紧,抢了他们公司很多生意,董事会给他施压,有的还让他辞职,他是逼不得已了才想出了这个办法,晴天,顾淮没有真的想要伤害你。”

夏晴天皱起了眉头,她想起那天晚上,顾淮的确说放她走的话,可是最后那么乱,如果当时叶以深的车跌进了山谷,她也就没命了。

“他说的这些你信?”夏晴天问。

苏清雅苦涩的笑,“晴天,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觉得顾淮是在骗我对不对?可是我又有什么好骗的?那天晚上我什么都没有,几乎陷入了绝望,是他救了我。这次……”她顿了顿看向夏晴天继续说,“就算是他骗了我,我也还了他这个人情,晴天,现在只有你能帮我。”

夏晴天望着好友恳求的眼神,心里软了,松口道,“我可以原谅他。”

“不仅仅如此,我希望你……我希望你能让叶以深放顾淮一条生路,他现在的处境很不好。”苏清雅终于说出了这句话。

“什么?”夏晴天眼睛睁得老大,“叶以深怎么可能放过他?”

“所以我才来求你,你现在在叶以深心中的地位非同一般,只要你肯开口,叶以深一定会答应的。”

“可是……可是……我向来不管叶以深干什么,而且以叶以深的脾气,他受了屈辱是一定要报复回去的。”夏晴天为难的说。

“我知道这个要求很过分,叶以深现在已经在报复顾家了。你劝他到此为止好不好?你不知道,顾淮因为这件事被他爸爸打得遍体鳞伤,总经理的职务也被取消了,他整个人很颓废,我真怕再这么下去他会一蹶不振。”苏清雅想起这两天顾淮每天醉熏熏的样子,很是心疼。

夏晴天在心里暗暗骂了句“活该”,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而是语重心长的说,“清雅,我觉得你和顾淮不是很合适,你没有必要为了他这么做。”

苏清雅自嘲的一笑,“我知道自己的身份……”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夏晴天忙打断她的话,“我是觉得他配不上你。”

“晴天,你不要开玩笑了,是我配不上他。”

“你不要妄自菲薄,你很好,比他好几百倍几千倍。”夏晴天认真且严肃的说。

苏清雅心中一阵温暖,真是个小傻子,“我根本没有奢望过和他在一起,我想帮他,只是因为他曾经救过我,我不想欠他的人情。”

夏晴天沉默了。她不知道该不该答应苏清雅的请求,因为她打心底不想原谅顾淮,可是清雅都这么说了……

“晴天,你就帮我这次好吗?以后不管你让我做什么事情,我都答应你的,这次你就让叶以深高抬贵手,饶了顾淮行不行?”苏清雅隔着桌子握住夏晴天的手,眼眸湿润,几乎快要落下泪来。

夏晴天是个心软的姑娘,最受不了别人求她,更不要提对方是苏清雅,只好硬着头皮说。“我只能说我试一试,至于叶以深答不答应我不敢保证。”

苏清雅眼睛立刻亮了,“会的,叶以深那么喜欢你,只要你开口,他一定会答应的。”

夏晴天心中叫苦,谁知道呢。

“来,吃这个,你最喜欢的宫保鸡丁。”

下午六点刚过,叶以深的车就停在了A大门口,夏晴天钻进车里,颇有些无奈的说。“你以后能不能停远点,或者换辆低调的车。”

“怎么了?”叶以深拉住她的手问。

“学校已经有人在传,说我被富商包养了,还在校园网上发帖批评我这种行为,说我给A大丢脸什么的。”夏晴天靠在椅背上,这还是较熟的几个同学告诉她的,她上去瞄过几眼,跟帖的留言写的很……过分。

叶以深眉头紧皱起来,“要不我让人黑了那帖子?”

“帖子黑不尽,春风吹又生。你能黑,人家就能开,太欲盖弥彰了。”夏晴天感慨的叹息,“算了,反正我也不住校,下半年也基本没有课,眼不见心不烦。”

可是叶以深却见不得她受委屈,爆粗口道,“谁TM这么八卦,这么爱多管闲事。”

“没准对方觉得我……长得漂亮,学习又好,所以嫉妒我呢?”夏晴天难得在他面前开玩笑。

叶以深展颜一笑,揉揉她的额发,“一定是这样。那我明天换辆车。”

“多谢叶总体谅。”

“应该的。”

叶以深很少见她在自己面前耍宝,喜欢的不得了,硬是压她在怀里亲了好几口才放过。

因为苏清雅所求之事,夏晴天今晚表现的很好,还专门下厨亲手做了两道菜,其中一道就是叶以深昨天刚提到的糖醋鱼。

白依灵对她这种行为很不齿,觉得女人靠这种手段勾引男人,简直是女人的耻辱,却忘了自己为爬上叶以深的床都做了那些更不齿的事情。

但叶以深却极为开心,“你今天这是怎么了?对我这么好?”

夏晴天专门为他夹了一块鱼,还挑尽了鱼刺,笑眯眯的说,“我今天心情好,怎么,你不愿意?”

“千金不换。”叶以深柔声说。

白依灵插话道,“没想到夏小姐的厨艺这么好,专门学的吗?”

“不是,在孤儿院的时侯,闲来无事跟着大厨学的。”夏晴天说的很坦然,她觉得这没有什么丢人的。

白依灵却掩嘴笑道,“在孤儿院那种地方,生活很苦吧,听说从那里出来的孩子打架抽烟混社会的很多,难得夏小姐没有长歪。”

夏晴天“啪”的将筷子放在桌上,冷声说,“我有没有长歪关你屁事?”

白依灵哑然。她没有想到夏晴天会当着叶以深面说出这种话,又察觉叶以深的脸色沉了下来,连忙道歉道,“夏小姐不要生气,我开玩笑呢。”

“你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饱了,你们慢用。”说完夏晴天气呼呼的站起来离开餐厅。

白依灵侮辱她可以,开她玩笑只要不过分她也能忍,她最接受不了有人诋毁孤儿院,那是她的家,每个人都是她的亲人,她不允许别人这么说她的亲人。

餐厅里安静异常。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和夏小姐去道歉吧。”白依灵略带委屈的说。

叶以深阴着一张脸,刚才的好心情彻底被破坏,他冷声道,“不用。”她去道歉,晴天只怕会更生气。

白依灵心中一喜,以为叶以深向着自己说话,“可是夏小姐这么生气,我有些担心……”

叶以深打断她的话,“你有空收拾一下东西让经纪人来接你,绯闻已经淡下去了,公寓那边应该没有狗仔盯着了。”

白依灵脑袋“轰”一下炸开,他居然赶自己走?

“以深。你……你……”白依灵双眸染泪,哽咽着说不出话。

叶以深扭头望着她,严肃的说,“我和晴天的关系好不容易才缓和,我不想再节外生枝,所以,你还是走吧。”

其实夏晴天那天在车上说的对,这里是叶家,要走也是白依灵走,凭什么他们搬出去?完全不合常理。

白依灵的眼泪簌然而下,又难过又委屈,“如果你觉得我今晚说的话过分了。我可以当面和夏小姐道歉,你何必对我如此绝情,就算没有旧情,我们还是朋友啊。”

“就因为我们是朋友,所以我现在才对你这么客气。”否则,旁人这么说,早就被叶以深打出叶家了。

白依灵用手背抹了抹眼泪,凄美的一笑,“我知道了,你现在爱上夏晴天了嘛,所以不管我为你做了什么,你都不放在眼里了。哪怕是我不要命的救了你,你现在也觉得那份恩情是累赘了,对吗?”

叶以深被她如此质问,又觉得自己有些过分,握了握拳头说,“你别多想,我没有这个意思。”

“你明明就是这个意思,只是我替你说了出来而已。”

叶以深只好退让,“好吧,就当我没说刚才的话,等剧组开工了你再走吧。”

说完,不再去看泪眼婆娑的白依灵。起身去找夏晴天。

女人正在草坪上暴走,发泄心中的怒火,看到那个英挺的身影踏着月光而来,转身走的更快。

叶以深快走几步跟上她,一只手将她拦在怀中安慰道,“这么生气?要不打我几拳撒气?”

夏晴天恨恨的转头,“她到底什么时侯走?我快要气死了。”

“很快,剧组那边这几天就开工。”叶以深觉得他有必要和剧组那边沟通一下了。

“我看你是不舍得她走。”

“对天发誓,绝对没有!”叶以深竖起手掌说。

夏晴天咄咄逼人,“你是不是觉得周旋在两个女人中间的感觉很爽啊,还是两个长得如此相似的女人。”

叶以深说的言辞恳切,“真的没有。我连你一个女人都搞不定,哪里还有精力去管其他女人?”

“关键是那个女人完全不用你费心,她就自动爬上了你的床。”夏晴天又往他的痛处戳,又狠又准。

果然,这句话一出,叶以深沉默着不说话了,换着她的胳膊也松开,幽深的眼眸里似乎压抑着狂风暴雨,下一瞬就能将夏晴天淹没。

夏晴天也毫不退让的盯着他,心里也气的直咬牙,本来就是他做的不对,他还生气了!看他表情越来越差。夏晴天转身继续暴走。

不能说了,还不能说了!

被戴绿帽子的是她啊,又不是叶以深,他生气个毛线!真当自己是皮球啊,圆的扁的仍由他捏。奶奶的,她也是有脾气的好吗?白依灵给自己气受,叶以深现在也给自己气受,要不是迫于他的霸道,她才不想回来。

那件事就像是一根刺,不但扎在自己心里,更是卡在她的有喉咙里,让她每天都如哏在喉,就算是叶以深和她在床上的时侯,她也会突然想起,他也曾在白依灵身上如此挥汗如雨,那一刻她恶心的想要将他一脚踢下床去。

胳膊突然被一只手大力抓住,整个人向后倒去,脑袋撞上结实的胸膛,她被男人结结实实的禁锢在怀里,呼吸间全是他的气息,隔着单薄的衬衣,夏晴天明显的感觉到男人剧烈的心跳声。

他把她搂的很紧,紧到夏晴天快被捂死在他怀里了,他沉闷的声音才在脑袋上响起,“你是想要气死我吗?”

像是从胸口传出的话,如雷如鼓,慢慢传进她的耳膜里。

夏晴天鼻子有些酸,在心里翻了个大白眼,有没有搞错,到底是谁气谁啊。

男人继续说,“别气我了好吗?你明知道我对那件事有多么后悔,你就是故意想让我难受是不是?”

夏晴天想要推开他的怀抱,却被叶以深抱得更紧,她有气无力的说,“我快不能呼吸了。”

叶以深的胳膊僵了僵,这才缓缓的松开她,夏晴天抬眸望着他,借着周围橘黄的灯光,竟然发现他的眼底红了,她悲催的感觉,她的心在此刻突然软了下来。

她撇过脸不再看他,嘟囔着说,“到底是谁气谁?”

叶以深抬手捧住她的脸,让她直视自己的眼睛,“好吧,都是我的错,是我把事情处理的太糟糕,是我一开始就对白依灵心软。是我让你受了这么多委屈,你有什么气都朝我来,可是别和我置气,也别动不动就说离婚之类的。”

他的话仿若涓涓细流,一点点钻进自己的心里,滋润着那颗破碎的心脏。

“晴天?”叶以深柔柔的呼唤。

夏晴天猛然想到苏清雅所求之事,斜眼看他,“真的我说什么你都答应?”

“除了离开我,什么我都答应。”叶以深很郑重的说。

“正好,我这有件事。你这几天是不是在报复顾淮?”

“是。”叶以深有些疑惑,她怎么突然提到这件事了。

“停手吧,放他一条生路。”夏晴天淡淡的说。

叶以深放开她的脸。垂眸深深的看着她,似是不解,“你怎么为顾淮求情?”

夏晴天没有说出苏清雅,眼光瞥向旁处,“你就当我这个人心地善良。”

叶以深沉思片刻,“苏清雅让你来找我的?”

夏晴天抿抿唇,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

“顾淮算什么男人,居然去找女人帮忙。”叶以深讥讽道,眼中全是不屑一顾。

“晴天,我这个人向来恩怨分明,那顾淮也不是省油的灯。若是我这次如果放过他,难保他日后东山再起反咬我一口。”

夏晴天想了想是这个道理,于是说,“我也就是说一说,你如果不答应就算了。”

她这句话说的真心实意,顾淮做事那么狠毒,如果他以后又出什么幺蛾子怎么办?但是这话落在叶以深耳中,却带了赌气的味道。

“你真的想让我放顾淮一马?”叶以深问。

“你随意啊,怎么做是你的事情。”老天作证,她这句话就是表面意思,没有任何深层意思。

叶以深怔怔的望着她,良久才做了一个决定。“让我放过他也可以,不过我有条件。”

“什么条件?”夏晴天惊讶了一下,实在没想到他居然能答应这件事。

突然想起苏清雅今天中午和她说的话。

叶以深那么喜欢你,只要你开口,他一定会答应的。

她心里微惊,难道眼前这家伙是真的喜欢她,喜欢到可以放弃自己的原则?感觉怎么那么……玄幻呢?太不像叶以深的做事风格了。

叶以深嘴角含着狞笑,“他顾淮想绑我的人就绑我的人,想要我的命就要我的命,如果我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他,如果让外面的人知道,我叶以深的面子往哪里放?既然他托你求上门来。也行,不过他必须当面和我道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