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我结婚了,他是我老公/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晴天看着不怀好意的某人,眯着眼睛问,“你该不会憋着什么坏心思吧。”

“我就是有什么坏心思那又怎么样?难不成我就听他说一句对不起就放过他,笑话!如果他的面子比顾家和寰宇的利益还重要,那你告诉苏清雅,这个当面道歉根本没有必要。”叶以深的表情很是嚣张,夏晴天望着他,觉得刚才那个深情又有些伤感的叶以深根本就是另外一个人,眼前这个叶以深才是他的本尊。

“好吧,那我和苏清雅说说,”夏晴天又有些担心的问,“你想把顾淮怎么样?”

叶以深不满的捏了下她的脸蛋,“不要那么关心别的男人,否则我下手会更狠。”

夏晴天很识相的闭嘴。

正事谈完,叶以深拦住她的腰,将她拉近,柔声问,“我都退了这么多步,不生气了?”

夏晴天朝他翻了个白眼。

叶以深凑近亲了亲她的唇,“刚才都没有吃饭,饿不饿?”

“气都气饱了,哪有地方吃饭?”夏晴天恨恨的说。

叶以深勾唇浅笑。捉住她的唇将她深深的吻了一通,直吻得夏晴天双腿发软地瘫倒在他怀中,他才微喘着气说,“我也没有吃饱,你做那道糖醋鱼我还一口都没有吃呢,我们再去吃点?”

“都凉了。”夏晴天声音柔媚,像是能掐出水来。

“没关系,让厨房热一热,”叶以深搂着她的腰将她往厨房带。

“我不想吃。”夏晴天心里还有疙瘩。

叶以深在她低头咬耳朵,“必须吃,不吃晚上哪里有精神?”

“你这脑袋能不能想点别的?整天就装着这点事。”夏晴天很是气愤的说。

“食色性也,这是最正常的事情,再说,我一看到你脑海中就全是你,恨不得每时每刻把你剥光了压在身下……”

“流氓!闭嘴!”夏晴天连忙伸手捂住他的嘴巴,这个男人怎么说话口无遮拦的。

男人隔着她的小手哈哈大笑,夏晴天局促的浑身发烫。

远处,白依灵手中的花朵被蹂成碎片,鲜艳的花汁从白嫩的手指间一滴滴掉落。她刚才明显听到了两人的争吵声,心里还暗暗欢喜,怎么转眼间,这两人又如胶似漆的黏在一起了。

趁着叶以深洗澡,夏晴天把这个最新告诉了苏清雅,还特意提醒她,“叶以深可不是什么好人,搞不好到时候要怎么对付顾淮呢,你要让他有心理准备。”

“嗯,我会如实转告的,晴天,谢谢你。”

“不客气,那我挂了。”

挂了电话,夏晴天一转身,便看到只围了一条浴巾的男人似笑非笑的盯着她,幽深的眸子中闪烁着光芒。

“你说……谁不是好人?”叶以深嘴角噙笑问。

夏晴天颇感尴尬,背后说人坏话竟然还被抓住,所幸也不遮着藏着,嘟着嘴反问,“你觉得你是好人?”

叶以深果然斜眼想了想,点点头慢慢的向她靠近,“你说的对,我的确不是什么好人。”

夏晴天一看情势不对,瞅着个空隙就要跑,却被叶以深一手捞在怀中,咬着她的耳朵说,“我是坏人,正好干坏事。”

夏晴天的脸都要熟透了,她用手指戳着男人裸露的肌肉,上面还有刚洗完澡没有擦干的水珠,“起开,我要去洗澡。”

“我陪你一起。”他的舌在她的耳廓上打转。

“你不是刚洗完了吗?”夏晴天觉得自己的嗓子有些哑。

叶以深一用力,将她稳稳的抗在肩上,然后往浴室走,“我帮你洗。”

夏晴天顿时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往自己脑袋上冲,晕晕乎乎的,眼前还是男人围着浴巾的腰。没有丝毫赘肉,线条漂亮的可以去当健身教练。

“不要,你放开我!”夏晴天大喊。

叶以深象征性在她屁股上拍了一巴掌,笑的很是阴险,“你不是说我是坏人吗,小爷我今天就彻底做一次坏人。”

此刻,夏晴天真觉得自己挖了个坑,还把自己给埋了。

这一晚,叶以深用实际行动践行着自己是坏人这句话,任是夏晴天再怎么哭着求饶,全当没有听见,只管用力的折磨她,直到她颤栗着晕过去。

叶以深想,这晚应该会深深的留在她的记忆里了,还敢说他是坏人?

夏晴天这晚睡的极好,连梦都没有做,以至于她醒来时,看着窗外阴沉沉的天色,不知道今夕是何夕。

这是睡了多久了啊,夏晴天呆呆的看着天花板,她只觉的全身骨头被打断然后又重新接上,想动一动都酸痛的想要骂娘。

回想起昨晚疯狂又激烈的一幕幕,夏晴天无奈的闭上了眼睛。

叶以深那个禽兽,他就不怕纵欲过度英年早逝吗?

突然,阳台上传来手机铃声,接着响起叶以深熟悉的声音,“喂?嗯,我知道了……发到我邮箱……”

夏晴天很是意外,他居然还没有去上班?

嗓子有些痒,夏晴天干咳起来,叶以深扭头过来看了眼,很快挂了电话,大步走了进来,他穿的还是睡衣,露出的衣襟里有不少微红的手指印。

夏晴天脸热的转过头去。

叶以深倒了杯温水,扶着她的背让她靠在自己胸前,水杯送到嘴边笑道,“喝吧。”

夏晴天扒着水杯喝了整整一大杯水,缓过气才有气无力的问,“什么时侯了?”

“下午三四点了吧。”叶以深的语气很随意。

夏晴天一惊,想要挣扎的坐起来,奈何身上一点力气都使不上,“什么?三四点?我又旷课了?”

“别担心,我打电话给你们老师请假了。”

“哦。”夏晴天一颗心还没有放下,又立刻提了起来,抓着他睡衣的领口不敢置信的问,“你刚才说……你给谁打电话了?”

“你们老师。”叶以深很淡定的说,眼中却带着狡黠。

夏晴天咽了口唾液,话都说不清楚了,“你……你是怎么说的。”

叶以深似乎回忆了一下,说,“我就说你今天身体不舒服,不能去上课了。”

“老师有没有问你……是谁?”

“问了,”叶以深垂眸望着她。慢悠悠道,“我说……我是你老公。”

“啊——”夏晴天哀嚎一声,“你怎么能这么说?要死啊。”

“为什么不能说,难道我不是你老公?”叶以深一双漂亮的眸子沉了沉。

“你以前不是不承认吗?为什么现在要承认?我还在上学啊。”夏晴天急得抓狂,这个男人是疯了吗?

叶以深却说的理所应当,“此一时彼一时,我现在乐意说。”

最好全校男生都知道她是有主的,也省去很多觊觎的目光。

“那我们老师说什么了?”夏晴天又问。

“什么都没有说,我就把电话挂了。”

夏晴天猜,老师当时一定懵了,哪里还能说出话来。

“你出去。我现在不想看到你。”夏晴天觉得自己快要疯了,翻了个身倒在床上,指着门的方向说。

“你肚子饿不饿?要不要我拿点吃的上来?”叶以深能理解她的心情,关心的问。

夏晴天咬牙,她想吃他的肉!

“你走,我想一个人静静。”夏晴天窝在被子里闷声说。

叶以深嗤笑一声,起身又来到阳台处理文件。

他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和夏晴天待在一起了,哪怕是她在睡觉,他偶尔看她一眼也觉得欢喜。

当天晚上,叶以深觉得再折腾一场,夏晴天一定会离家出走。为了自己未来的性福生活,他晚上很是规矩的搂着她乖乖睡觉。

翌日去了学校,夏晴天不出意外的被辅导员叫到了办公室。

辅导员是个年轻的姑娘,因为各方面表现都很优异,毕业那年就留校当了辅导员,平时基本上不带课,就是管理这班的日常事务。

辅导员和夏晴天面面相觑,很是尴尬,可是又不知该如何开口,当然她不问,夏晴天也不会傻傻的开口主动承认。

半响。辅导员终于忍不住问,“夏晴天,你就没有什么想和我说的?”

“老师您指的是什么呢?”夏晴天装傻。

辅导员咬咬唇问,“昨天……有个男生给我打电话说替你请假,说是你老公,这是开玩笑呢,还是真的?”

夏晴天在心里把叶以深骂了千万次,却不能撒谎,只好点头承认道,“没开玩笑,是我老公。”

辅导员惊讶的呆了好几秒,她昨天被对方挂了电话也是这种表情,当时还心想着这男人或许是夏晴天的男朋友,现在男女朋友称对方老公老婆也很正常,现在见夏晴天当面承认,她有些难以接受。

她都快三十了还没有结婚,这个小丫头还念书呢怎么就这么快结了?

“你……说真的?”辅导员再次确认。

夏晴天很认真的点头,“老师,是真的,我结婚了。”她顿了顿又说,“现在法律是同意大学生结婚的吧。”

辅导员连忙说,“当然,只要够法定结婚年龄,结婚是你们的自由,只是……你还这么小……”

“老师,我结婚时22岁,是合法的。”

辅导员喝了口压惊,半响才回过神来,又问,“你们没打算这么快要孩子吧。我是指你和你老公。”

夏晴天被这个问题震住,下意识的说,“没有。”

“那就好那就好,我个人认为,结婚可以,但还是要以学习为重,你还很年轻,晚几年要孩子比较好。”辅导员松口气,她真的不敢想象,要是夏晴天怀孕了,会在学校掀起多大的风浪。

“谢谢老师关心。”

“你走吧,好好上课。”

夏晴天从办公室出来,脑子里还是刚才老师问的那个问题,孩子?叶以深的孩子?且不说叶以深会不会让自己生下他的孩子,毕竟上次假怀孕的阴影实在太大。她自己并不想这么早要孩子,拜托,她自己还是个孩子,她还要毕业,她还要拍戏工作赚钱,怀孕生孩子什么的完全不在自己的计划内好吗?

在教室遇到苏清雅,夏晴天询问顾淮那边考虑的结果,苏清雅摇摇头,表示不清楚。

夏晴天觉得顾淮迟疑是可以理解的,谁让叶以深原本就是个很变态的人呢?

两天后,或许是经过了深思熟虑。也做好了心理准备,顾淮那边终于传来消息,同意当面道歉,任由叶以深处罚。

叶以深听了后冷冷一笑,冷嘲热讽道,“我还以为他又怂了,这点破事也要考虑这么久,小爷我又不会要了他的命。这样吧,这个周末我们出海,到时候让他来游艇上见我。”

夏晴天一听到“小爷”这个自称,不由的打了个哆嗦。连忙将话题岔开,“你还有游艇?”

“很意外吗?好歹你老公我也是有点家底的,一艘游艇而已。”叶以深很是傲娇的说。

“呵呵,我是穷苦出身,自然不懂你们这些有钱人。”夏晴天自嘲道。

叶以深揉揉她的额发,笑道,“又调皮。”

夏晴天默默的翻了个白眼,这人最近好喜欢揉她的脑袋,她又不是他的宠物。

“到时候你和我一起去。”叶以深说。

“为什么?”夏晴天不解,这是男人之间的事情,她并不想掺合。

“他得当面向你说对不起。”叶以深语气冷了一瞬,随即又温柔起来,“我前两年在海边买了一栋别墅,还没有住过,我们一起去看看还要添什么东西。”

夏晴天一听“没有住过”这四个字,心里舒缓了许多,终于有个地方是白依灵没有沾染过的了。她“哦”了声继续埋头看书。

扎眼到了周六,夏晴天和叶以深准备上车去海边的时侯,白依灵穿着一身雪白的纱裙像是蝴蝶般飞了出来,脑袋上还扣着一顶大大的遮阳帽。与之相比,夏晴天的T恤加沙滩裙就如同一只灰扑扑的飞蛾。

“以深。你们是去海边吗?带我去好不好?我都好久没有出去玩过了,快要闷死了,”白依灵很习惯的拉着叶以深的胳膊撒娇。

男人将她的手拨开,正要拒绝的时侯,她又说,“放心,我绝对不会打扰你们两个人的,就把我当成一个背景板好了,我就想出去透透气,好不好嘛,求求你了。”

叶以深为难的望着夏晴天。后者淡淡的扫了她一眼,什么都没有说,弯腰钻进了车里。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啦,哈哈,可以出去玩啦。”说完,裙角飞扬,跟着夏晴天钻进了后车位。

她不能和叶以深并排坐,夏晴天也不能,尤其是在她面前。

叶以深站在车旁有些黑脸,刚才还说不会打扰他们呢?可是她已经坐进去了,总不能再把她拉下车让她不去。或者换进副驾驶吧。

很是郁闷了半分钟,叶以深黑着脸坐进了副驾驶。

王管家在旁憋着笑,让少爷心软,这下吃苦头了吧。

白依灵像是没有看到叶以深阴郁的表情,趴在副驾驶的椅背上兴奋的说,“以深,我们等会去海钓吧,天气这么好,海钓应该会很舒服的。”

“再说,”叶以深淡淡的回应,透过后视镜看另一个人的侧脸。她眉头微皱着,表示心里很不爽。

她不爽,叶以深也有些不爽。

“我们中午在哪里吃饭?游艇上有餐厅吗?”白依灵继续问。

“有。”

白依灵小姑娘般拍手,雀跃道,“那正好,夏小姐的厨艺那么好,可以用我们海钓的鱼做汤,你觉得怎么样?”

夏晴天发现,不管是自己的城府还是脸皮都远远不及旁边这个女人。老娘厨艺好就要给你做饭?要不要自我感觉这么良好?

叶以深的语气又冷了几分,“晴天不用动手,游艇上专门的厨子。”

“哦,这样啊。以深,你什么时侯买的游艇,我怎么不知道?”

空气有瞬间的停滞,就连司机也察觉到老板情绪的波动。

突然,一个欢快的手机铃声响起,打破了沉闷的氛围。

夏晴天接通电话,“清雅……嗯,我知道了。”挂了电话她冷淡的对叶以深说,“他们已经到了。”

叶以深终于转过头关切的看着她,柔声说,“你要是困的话就眯会儿,等到了我再叫你。”

夏晴天“嗯”了声闭上眼睛,她是真的困,昨晚在叶以深的耐心指导下加班学剪辑软件,直到快十二点了硬是被叶以深抱上了床。

白依灵放在裙子旁边的手一点点握紧,笑着说,“以深,我们……”

“嘘!”叶以深食指按在自己唇上示意她不要说话,“晴天要休息,别说话了。”然后,他转过身不再言语。

白依灵心里像是被点了一把火,烧的五脏六腑的疼了起来,他居然对自己说这种话,他居然一点面子都不给自己,叶以深,你以前不是说会爱我一辈子,只爱我一个人吗?这才几年你就变了?

白依灵心中再恨,却不敢表露在脸上,只能暗暗的深呼吸,将那股怒火一点点压下去。

可是夏晴天离她这么近,她气息的变化她怎么会感受不到?勾唇笑了笑,她想要再气一气这女人,于是睁开眼睛对叶以深说。“把你衣服给我。”

叶以深一边脱西装一边问,“是冷吗?要不我把暖风打开。”

“不要,都快夏天了。”夏晴天接过他的西装,反着穿上,男人宽大的西装将她整个人上身和膝盖都严严实实的盖住。

“要是冷了就说。”叶以深还是不放心的叮嘱,又对白依灵的不满多了一点,如果他坐在夏晴天身边,就能抱着她睡了。

“知道了知道了,”夏晴天语气很是不耐烦,“你别吵我,我要睡觉了。”

叶以深柔情似水的望了她一会儿。又扭过头去,由始至终,他都没有看白依灵一眼。此时,就算是夏晴天披一块麻布,他也觉得她美若天仙吧。

情人眼里出西施,大致如此。

夏晴天原本只是想气气白依灵,没想到头歪了会儿真的睡着了。

A市临海,海边有不少的码头,来往船只忙忙碌碌,有小型货船,也有供游客出海游玩的客轮。

叶以深的游艇停靠在单独的一处码头。游艇不大不小,共上下两层。方毅带着人早早喉在码头,当然,除了他还有顾淮,苏清雅以及顾淮的两个手下。

苏清雅能出现在这里,是她自愿的,她怕叶以深到时候手段太狠,她好歹能替他求求情。

夏晴天睡了一路精神抖擞,看到如此辽阔的大海,心情好了很多。

“清雅!”夏晴天喊了声。

苏清雅则对她笑了笑,有叶以深在。她不敢放肆。

两个女人走在叶以深的一左一右,白依灵想去挽叶以深的胳膊,哪知他却像是未卜先知般,向夏晴天靠拢了两步伸手搂住她的腰,柔声问,“心情好了?”

“还行吧。”夏晴天翘着嘴角说。

“等会儿这里的事情结束了,我们去别墅,要不今晚就住在别墅吧。”叶以深旁若无人的和她咬耳朵,仿佛周围所有人都是空气。

“别墅能看到海吗?”

“买的海景别墅,你觉得呢?”

“那可以考虑。”

两人憧憬着晚上的美好时光,却不知。接下来的事情让两人从夫妻变成了仇人,更是改变了苏清雅的生命轨迹。

叶以深和夏晴天商量好今晚的住宿,这才抬头看向一直微笑的顾淮,他搂着夏晴天的腰没有松开,皮笑肉不笑道,“顾先生,西山一别,别来无恙啊。”

顾淮露出招牌式的笑容,“叶先生风采依旧,叶太太似乎更加漂亮了。”

夏晴天再次见到他,心情有些复杂,他比上次见时整整瘦了一圈,人也没有那么精神了,眼底带着青灰,很显然昨夜没有睡好。

她是应该恨他的,但看到他这样,身边还站着好友苏清雅,就有些恨不起来了。

白依灵跑来刷存在感,笑吟吟的说,“以深,这位先生是你朋友吗?”

“我可不敢有这样的朋友,”叶以深冷笑。

白依灵的笑容僵在脸上,她只知道今天叶以深约了人出海,却不知道这人和叶以深是什么关系,刚才看几人打招呼,还以为是要好的朋友,没想到自己弄错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