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叶以深的女人/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淮和苏清雅的视线都落在白依灵身上,心里均不由的惊讶,原来两个没有任何血缘的人也能如此相似。

还是顾淮率先开口,“这位是白小姐吧,以前经常在电影院见到您,没想到今天见到真人了,没想到真人比大荧幕更好看。”

“谢谢。”白依灵大方的道谢,却很是疏离,既然叶以深和这人不是朋友,那她还是敬而远之比较好。

“上船吧。”叶以深淡淡的说完,搂着夏晴天踏上船板,后面的人鱼贯跟上。最后是顾淮的两个保镖,方毅身子微微一转,将两人挡在了船板之外。

“抱歉,你们不能上去。”方毅不带一丝表情的说。

两个保镖互看一眼,不进也不退。

这时顾淮转身说,“你们在这等我。”这是叶以深的地盘,就算他带十个人来也没有用。

方毅冷哼一声,算你识相。

夏晴天第一次见到这种游艇,好奇的像个孩子这里看看,那边摸摸,叶以深则带着她参观,很任性的将所有人都抛在了甲板上,不时还充当讲解员。

“我们还是上去吧。大家在等呢。”夏晴天站在游艇的操作室里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叶以深很熟练的按下各种按键,游艇开始发动,然后他将方向盘让给船长,语气中带着傲慢,“那就让他们等着。”

夏晴天一头黑线,如果他不是叶以深,如果他没有那么多钱,他这种性格和脾气一定会被人揍死的吧。

游艇在轰鸣声中开向大海。

今天天气很好,碧海蓝天,海面上有一群又一群的白色海鸟在翱翔。

“真漂亮,”夏晴天迎着海风轻声说。

叶以深搂着她的腰,看着远处的海鸟说,“喜欢的话,我们可以经常来。”

夏晴天转身推了推他的肩膀,指着对面甲板上的一群人说,“你还是先去办正事吧。”

叶以深嗤之以鼻,“今天主要是陪你玩,其他的都是顺带。”

女人郁闷的扶额,从上了游艇到现在,这家伙就抛下所有人,带着她看这看那,俨然一副来度假的样子。

而方毅也很贴心的给这边甲板上撑了一把大大的遮阳伞,伞下面防着一张小桌,小桌上是两杯鲜榨果汁,旁边则有两把躺椅。

嗯,只有两把。没有多余人的位置。

夏晴天觉得方毅做事情越来越靠谱了。

白依灵好几次都想跟过来,却被方毅很有礼貌的拦住,“白小姐,老板有交待,没有他的同意,任何人都不能乱走。”

白依灵忿忿不平的盯着他,“你确定这任何人里面也包括我?”

方毅微笑,“对不起。”

不远处传来噗嗤一声笑,白依灵扭头去看,不是苏清雅是谁?

白依灵用手指捏着帽子的边沿,优雅又傲慢的走过去,很不屑的上下打量她一眼,“你就是和夏晴天一块长大的那个女孩?果然人以群分,浑身上下都是便宜货。”

苏清雅也不生气,笑的很是委婉,“我的衣服的确很便宜,因为我有自知之明,自己有多少钱就买多少钱的衣服。不像有些人,别人都结婚了,还赖在人家家里不走。白小姐,你说,如果让你的粉丝和广大影迷知道你是个想抢别人丈夫的小三,他们会不会觉得自己有眼无珠呢喜欢错了人呢?”

苏清雅早就看不惯这个白依灵了,尤其是她顶着和夏晴天一样的脸卖萌撒娇,她真想一巴掌打过去。

白依灵气的脸色铁青,“你说话要讲证据,我什么时侯抢别人丈夫了?”

“呵呵,”苏清雅轻笑两声,“都把照片发给正宫示威了,你还说没有?我真是没有见过像你这样的白莲花。”

白依灵没有想到她居然也知道这件事,不怒反笑,“那又怎样?我和以深曾经是恋人,我这么做都是为了挽回我们的爱情。”

“哎呦,我第一次听人把当小三说的如此清醒脱俗,”苏清雅从未这么损过人。感觉有些爽,“那请问白小姐,您这么不要脸的举动,挽回您的爱情了吗?我怎么觉得,晴天和叶先生的感情比以前还好了很多啊。”说完还假装看了看游艇那头的两道身影。

白依灵没有扭头看,因为她刚才已经看够了两人秀恩爱的场景。

“我劝白小姐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破坏人家家庭可不好。”苏清雅笑着说。

“我的事情还轮不上你来管。”白依灵怒道。

“嘁,我才没有那个闲心去管你的破事。”苏清雅翻了个白眼,她几乎望了自己旁边还有一个顾淮,所以才如此放飞自我。

两人吵架的声音越来越大,惊动了那边还亲亲我我的两人,夏晴天看了会儿,不知白依灵说了什么,苏清雅越来越生气也回了句什么,白依灵竟然扬起手要打她,还好顾淮在旁边挡住了。

“清雅和白小姐吵起来了,我们快过去看看。”夏晴天拖着男人的胳膊往那方走,叶以深显然很不情愿。

白依灵见叶以深过来,眼眶瞬间一红,眼泪似乎下一秒就能掉下来,“以深,他们合伙欺负我。”说话间,就要扑进叶以深的怀里。

叶以深看形势不对,连忙向夏晴天身后挪了几步,白依灵直接扑了个空。

苏清雅没忍住“哈哈哈”大笑起来,夏晴天也勾了勾唇,走到她身边小声问,“怎么吵起来了?”

苏清雅瞪了白依灵一眼,“她说话太难听。”

夏晴天拍了拍她的手,小声说,“算了,不要和她计较。”

“以深……”白依灵很是哀怨的唤了一声。

叶以深被她唤的一阵头疼,对夏晴天说,“你们几个去那边休息,我和顾先生有事要谈。”

“嗯,”夏晴天拉着苏清雅的手往那边走,经过白依灵身边时淡淡的说,“白小姐,走吧。”

白依灵银牙暗咬,却只能跟着夏晴天离开。

还是夏晴天心软,让方毅在遮阳伞下面添了把椅子,不然让谁站着都不好。

顾淮精神颓废了些,但还算是风度翩翩,他淡笑道,“叶总真是艳福不浅啊。”

“顾总这会儿还有心情调侃我,就是不知道等会还能不能笑出来。”叶以深冷笑。

顾淮脸上的笑容一点点消失,深吸一口海风说,“叶总想怎么报复我。不妨直说吧,今天我能来就做好了一切准备。”

叶以深满意的点点头,白色的休闲鞋踩在坚硬的甲板上,慢悠悠的踱了几步说,“这样吧,我也不为难你,只要顾先生现在肯跪下来磕三个头,说一声叶总对不起,这件事就算翻篇了,如何?”

顾淮的脸色“唰”的白了,断然拒绝道,“绝对不可能。男子汉跪天跪地跪父母,叶总这么是不是太欺负人了?”

叶以深阴险的笑了,“你说的对,我就是在欺负啊,谁让你落在我的手里。”

顾淮寒着脸,“那你不如杀了我。”

“你以为我不敢?”叶以深挑眉,眸子里的笑意也渐渐消失,“顾淮,你第一次找人要撞死我的时侯,就应该想到有今天。我当时就发誓,别让我逮到后面的人,否则我一定不放过。你胆子倒挺大。竟然还敢绑我的人?我叶以深也不是什么慈悲心肠的人,如果不是晴天开口,你以为我会给你今天这个机会?”

顾淮的两只拳头紧紧攥住,咬牙切齿道,“叶以深,你这个要求未免太侮辱人。”

“我就是要让你牢牢记住这次教训。当然你也可以不做,没关系,你现在就可以离开了。”叶以深做了个送客的手势,当然他知道顾淮不会走的。

顾淮阴狠的盯着他,心里复杂之极,他有些后悔,当初应该不顾一切的杀了眼前这个男人。那么就没有今天这么多麻烦。

海风在耳边呼呼的吹,像极了那晚叶以深带着夏晴天逃离西山的夜风。

苏清雅远远看着这边的情景,她很担心,因为她从来没有见过顾淮会如此表情,内心似乎异常纠结。

夏晴天拉着她的手说,“别担心,叶以深说了,不会要顾淮性命的。”

苏清雅听了这话更加担心,叶以深的手段她是了解的,他一定是提了顾淮办不到的条件。

白依灵讥诮的冷哼一声,淡淡的瞥了眼苏清雅道,“我还以为是多大的人物。原来是惹到以深了。”

“请问这件事和你有关系吗?”夏晴天忍不住轻叱道,“如果没有,麻烦白小姐闭嘴。”

“我想说什么话还轮不到你来管。”白依灵攥着鲜榨果子的杯子说。

“当然,管教你说话是你父母的事情,我可没有这个闲工夫,但是我可以将你赶下这艘游艇。”夏晴天冷声道。

白依灵很不在意的冷哼一声,“就算你嫁给叶以深又怎么样?我是他邀请来的,你没有这个权力这么做。”

夏晴天粲然一笑,“真是抱歉,我丈夫刚才把这艘游艇送给我了,我现在是这艘游艇的所有者,白小姐觉得我有没有这个权力。”

白依灵猛地坐起身,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怒道,“你胡说!”

“有没有胡说,白小姐等会儿可以亲自求证,但是现在,请闭嘴。”

两人一来一往间,苏清雅一直盯对面的情景,看到叶以深从方毅手中拿过一把匕首扔在顾淮脚下的时侯,她猛地站起来,说了声“不好”,便向对面跑去。

夏晴天被她吓了一跳,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起身也跟了过去,白依灵则紧随其后。还未走近,就听叶以深轻描淡写的说,“看在你如此诚恳的态度上,我就再给你一个选择。我在西山别墅的时侯,你打伤了我一只胳膊,还害得晴天差点死了,现在你用胳膊和腿来还债吧,至于那只胳膊和那条腿,你自己选,怎么样,这个条件很公平吧。”

顾淮盯着脚下的匕首,心中迟疑了片刻,最后还是缓缓拿起了匕首,“很公平,我伤了你一只胳膊,还一只胳膊给你,再陪给夏小姐一条腿,很公平。”

夏晴天听得后背阵阵发凉,双腿有些发软,叶以深看她表情不对,忙搂住她说,“你怎么过来了?听话,过去玩。”

夏晴天觉得自己的嗓子有些干。抓着叶以深的衣袖问,“你真的要他的胳膊和腿?我不要我不要,要来干什么?”

叶以深哭笑不得,“你傻啊,我又不是让他像杨过那样把胳膊砍下来,只是让他在上面刺一刀而已。”

“哦哦,是这样啊,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夏晴天煞白的脸有了一丝血色。

“以为什么以为,乖,去那边玩,这边太血腥不适合女孩子看。”叶以深捏捏她的脸蛋。淡笑着哄她走。

夏晴天点点头,想要去拉苏清雅的胳膊,让她和自己一块离开,毕竟顾淮打伤叶以深的胳膊,现在叶以深如此要求,也不算是过分。

可是苏清雅的视线钉在顾淮身上,双手微颤着,很紧张也很害怕。

“选好了就快点,我的时间很宝贵的,”叶以深催促。

顾淮咬了咬牙,抬头看到苏清雅,脸上挤出一个温润的笑。“清雅,转过去别看。”

苏清雅像是失聪了一般,呆呆的站着不动,夏晴天看不下去,上前去拉她的胳膊,却没有拉动。

“清雅……”夏晴天轻声唤了她一声。

苏清雅猛的惊醒过来,转身对叶以深说,“叶先生,您能不能放了顾淮,他以后再也不会做伤害你和晴天的事情。”

叶以深冷冷笑道,“我现在和他清算的是以前的事情,至于以后。他如果还不死心的想要找我,那我自然奉陪到底。”

“就当我求您了好吗?”苏清雅眼眶湿润,她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顾淮在她眼前受伤?胳膊和腿,万一两刀刺下去伤了筋骨怎么办?眼下他们在茫茫大海上,去医院路上如果耽误了呢?

她不想那么完美的男人有一分半点的伤害。

她视线落在夏晴天身上,焦急的一把拉住她的手祈求道,“晴天,你帮我求求叶先生好吗?我……我不能……”

夏晴天很是为难,为了她,她已经求过叶以深一次了,可眼下这种情况,“以深。顾淮那条腿我不要,你……你……”

叶以深打断了她的话,面向对面的男人,“顾淮,你还算不算男人?居然让女人向我求情?”

“清雅,不要替我求情,这是我应该承受的,又死不了。”顾淮温和的说。

苏清雅眼泪簌簌的流下,在顾淮扬起匕首的刹那,大喊道,“慢着,我还有话要说。”

顾淮手中的匕首僵住。苏清雅抹了把眼泪,直直的望向叶以深,缓慢而有力的说,“叶以深,我有个秘密和你交换。”

叶以深蹙眉,似乎不相信她的话,“你还有什么秘密?苏清雅,不要试图拖延时间,根本没有用。”

苏清雅看了眼夏晴天,沉声说,“是真的,曾经我和夏薇薇冒充的那个女孩。我知道是谁,我也知道她在哪里。”

此话如同一颗炸弹落进了叶以深的心湖中,震的他久久说不出话来。

自从夏薇薇傻了以后,他寻找那个女孩的心思就淡了下去,他以为这是老天爷不让他再继续寻找了,再加上和夏晴天感情的升温,他更加把这件事抛之脑后。

可如今,此刻,苏清雅却说,她知道那个女孩在哪里。

夏晴天有些茫然,清雅说什么冒充的女孩,她冒充谁了?她怎么不知道这件事?

“苏清雅。当初就是你骗了我,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说的话?”叶以深眼中全是质疑,在他看来,苏清雅是想让他放走顾淮而撒的慌。

苏清雅很严肃的举起右手掌,“我苏清雅对天发誓,如果我说一句谎话,未来死无全尸。”

“清雅,你……”夏晴天急了,这种毒誓是能随便发的吗?

叶以深沉沉的望着她,想从她脸上看出一点撒谎的痕迹,但是却没有。

苏清雅继续说,“叶以深,这个世上现在只有我知道这件事的真相,如果你不相信的话,你这辈子不会找到她了,你当初为了找到她,费尽周折,现在真相就在眼前,你就这么放弃了,难道不觉得遗憾吗?”

叶以深想,应该会遗憾的吧,虽然他现在喜欢夏晴天,可是这个女孩是他的执念,哪怕现在对她没有当初那么强烈的好感,但是他还是想知道,那个女孩长什么样子,是做什么的。

他没有说话,气氛顿时僵持住。

苏清雅的这番话让夏晴天震惊之极,她只知道叶以深一直在等白依灵,没想到他还在找另一个女孩,那她呢?她到底在他心里算什么?

白依灵也很是诧异,那个女孩是谁?居然能让叶以深反应如此强烈,他曾经喜欢过她?

海风吹起女人的裙角猎猎作响,甲板上一片沉寂,所有人都在等待叶以深的决定。

苏清雅心跳很快,仿佛下一秒就要从嗓子眼蹦出来,这是她手中唯一的筹码,所以此刻不得不拿出来。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赢,她只能赌一次,赌叶以深对耳坠的主人还有一丝情意,至于这件事对晴天是好是坏,她现在顾不上了。

半响,叶以深终于开口,“苏清雅,你最好确保你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否则,我一定亲手杀了你。”

他不会允许同一个女人因为同一件事情欺骗他两次。

苏清雅心跳如鼓,后背渗出密密麻麻的冷汗。她强压住胆怯说,“我说的每一句话都会是真的。”

“很好,”叶以深的目光又看向顾淮,笑的很是阴冷,“顾先生,你真是找了个好帮手,今天我就放你走。”

此话一出,游艇上的众人都惊住了。

夏晴天感觉自己心口压了块石头喘不过气,而白依灵瞪大了眼睛,她不敢相信叶以深居然真的改变了决定,这个女孩真的在叶以深的心里如此重要?白依灵心中有不好的预感,她现在在叶以深心中的地位已经很低了。如果他找到了这个女孩,那她岂不是要被遗忘到太平洋去了?

不行,她不能让苏清雅说出这个女孩。

“方毅,扔一艘救生艇下去,放顾先生走。”叶以深语气中似有不甘,可还是做了这个决定。

“是,老板。”方毅动作迅速的带了两个人离开。

叶以深看向顾淮,“这次是你运气好,下次你若还犯到我的手上,不知还有没有这样的运气。”

“叶先生放心,没有这样的事情了。”说着,他将匕首随手抛向大海。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

救生艇漂浮在海面上,顾淮头也不回的下了游艇,和苏清雅一句道别的话都没有。

坐上救生艇就要离开时,叶以深突然拔出身边保镖腰间的一把手枪,对着顾淮的胳膊就是一枪。

“砰!”

子弹出膛,发出不大不小的响声,苏清雅惊呼一声,飞扑到船舷上去看,顾淮的一只胳膊正在往外汩汩的冒着鲜血,可他没有时间去看伤口,启动救生艇,“嗡”的一声向岸边飞去。

苏清雅气红了眼。冲着叶以深大吼,“你这个卑鄙小人,你明明答应他让他离开的,你不守承诺!”

叶以深吹了吹枪口,将枪扔给旁边的保镖,顿时心里的那口闷气顺了很多。

“苏清雅,我已经放他走了,现在该你兑现承诺了。”叶以深不理会她的愤怒。

“可是你打伤了他!”

叶以深看她如此激动,讥讽道,“苏清雅,你对顾淮一往情深,也不看看他是怎么对你的。他离开时看你一眼了?和你说一句话了?他满脑子都在想怎么逃跑。”

苏清雅的心被狠狠刺了一下,她刚才多想和他再说句什么,可是他却看都没看自己一眼,就那么决然的转身走了。顾淮他心里……喜欢过她吗?

“那又怎么样?就算如此,顾淮也比你好千万倍,他不会像你一样见一个爱一个,叶以深,你也不掰掰手指算算,这一年来你看上了几个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