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他同意离婚了/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啊?”顿时他就惊起了一身冷汗,不会是刚刚他哪句话说错了吧?

完了完了,这个时候,老大知道肯定是会要了他的命的!

“你不用待在门口了,我没有什么事情。”

夏晴天的话像是给了方毅重生一般,他赶忙点了点头,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随着关门的声音,夏晴天看了一眼床头的饭菜,方毅也是有心,都是她喜欢吃的。

但是即便这些菜品色香味俱全,她还是没有一丝的胃口。

好不容易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虾仁,吃进嘴里却是味同嚼蜡。

咽下去的时候就想到了之前在孤儿院,她没有清雅霸道,有什么好吃的都吃不到,清雅就去外面的小河里摸虾给她吃。当时只是白水煮一煮,运气好的时候抓的多,两人就偷偷的找到那位四川的厨师吃一顿好的,那一瞬间,夏晴天觉得小河虾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这也是为什么她格外的喜欢吃虾。

想起这件往事,夏晴天就觉得喉咙像是被梗住了一般,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

不!

她不能吃不下去,她还要在这里等着清雅回来,她必须要吃!

想着,夏晴天直接就端了饭碗,也不管是什么菜,就和着米饭往嘴里扒,眼泪顺着脸颊滑落在嘴里,十分的苦涩,像是海水一样。

清雅……清雅……

强迫着自己吃完了一碗饭之后,夏晴天觉得一阵恶心,捶了两下胸口,她不能吐出来!不然怎么会有力气?

她要睡着。只要睡着就不会觉得恶心了。

想着,夏晴天就一下倒在了床上,紧紧的闭上了双眼。

可是纵然眼睛闭上,眼泪还是不由自主的流了出来……心里好难受、好苦涩!

哭着哭着,就睡着了。

不知道是不是眼泪流到了鼻腔里,夏晴天觉得自己的呼吸十分的困难,用力的喘息着,然后就睁开了眼。

睁开眼睛的瞬间,发现四周都是水。

水?

这是怎么了……难道她也掉进了海里吗?

“晴天,你在游泳池里干什么?”这个时候,她听到苏清雅在喊自己,抬头就看到苏清雅站在泳池边。

“清雅?”

夏晴天四处看了看,这里根本就不是什么海边,而是叶以深家的游泳池。

当初她还在这里溺过水。

拍打了一下水面,夏晴天就挣扎着想走到泳池边,但是就在她正奋力往前游走的时候,听到了叶以深说话的声音:“你怎么还没有死?”

话音未落,就是重物落水的声音。

夏晴天瞪大了眼睛,回头就看到苏清雅在水里挣扎,虽然不会游泳,但是夏晴天还是奋力的游向了她。

可是无论她怎么游都游不到苏清雅的身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沉入水底。

“啊……不要!!!”

夏晴天伸出手,却抓了空,自己却蓦地又睁开了眼。

这……这是她的房间,刚刚……只是梦吗?

摸了摸自己脸上还没有干的泪痕,夏晴天又想起了当初她溺水的感觉。

仅仅只是泳池溺水的感觉就那么的痛苦,如今这茫茫大海,会更痛苦吧?

想着,就透着窗子向外看了一眼。

无论大海吞噬万物的时候多么凶猛,在它平静下来的时候都仿佛宁静的画布。心烦意乱的,夏晴天起身就出了门。

这里不愧是叶以深的房子,地理位置格外的好,几步就来到了海边,风吹的她身上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海风已经这么的凉了,海水会更冷吧?

正想着,身上却一暖,猛然回头就看到了叶以深,刚刚的暖意就来自于他给自己披上的外套。顿时夏晴天的眉头就紧紧的皱了起来,一言不发的将头转了回去。

都说站在海边人的心胸会变的辽阔,但是现在夏晴天只在想这里淹死过多少人!

“这么晚了出来做什么?”

虽然没有在夏晴天的房间,但是叶以深一直密切的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一看到她出来,立刻就担心她会想不开做出什么傻事!

“散心。”夏晴天言简意赅,一个字都不愿意多说。

“觉得闷就叫上我。”

叶以深觉得夏晴天完全有可能跳下海去找苏清雅,上前一步,就和她站了个并排。

“叶少可以放心。”夏晴天冷笑了一声:“就算没有你我也不会想不开的,倒是看到你,我才会想不开。”

“你!”叶以深眼眸一深,仿佛像是背后的大海忽然卷起来了狂风一般,但在看到夏晴天眼中的空洞之后,顷刻便平静了下来。他深呼吸了一下,然后就叹道:“你非要和我这样说话吗?”

“对。”夏晴天不假思索的就回答到,反正刚刚她说的也是真心话!

叶以深抿起了唇,也不再说话了,不管他说什么,夏晴天都不会想听,不如就站这样平静的站着,也有一份安宁。

两人的争执没有人听到,倒是他们如今站在海边,像是一对恩爱的情侣在看海景一般。

而看到这一幕的人,正是白依灵。

因为是海景房,窗户很大,直接就可以看到海岸,在一开始看到夏晴天失魂落魄出去的时候,她心中还是一喜的。要是这个女人死了,不仅不用在这里继续待着浪费时间,叶以深自然也就到手了!

可是没想到叶以深紧随其后,还给她披上了衣服!然后两人就站在海边开始看海景。

顿时白依灵气的一口银牙都要咬碎了,正在她思考着要不要出去找叶以深的时候,电话就响了起来。

经纪人在那边有些无奈和愤怒:“依灵,导演那边说了,最多再等三天,你不要再拖了!”

“我知道,我会尽快回去的,你就说联系不上我,再给以深打几个电话。”其实经纪人和她一直有联系的,所谓的联系不到和剧组找,只不过是托词而已。

目的就是要让叶以深看到她的牺牲到底有多大!

“给他打的电话都被方毅拦了下来……”

“只要能让他知道就行!”白依灵不耐烦的打断了她:“还有,下次帮我联系一些靠谱的导演,这几天都等不了。难道以为我和那些新人一样要唯命是从吗?”

说到新人,就狠狠的瞪了一眼外面的夏晴天。

“是,但你也收敛一些。”

经纪人的话还没说完,白依灵直接就敷衍了几句,挂断了电话。

拿出美白的乳液拍在脸上和身上,浪费时间是小事,万一她晒黑了,再被拍了丑照,才是天大的大事!最重要的是,这个夏晴天现在这样不知道打理自己,到时候站在一起,一定可以彻底的把她比下去!

想着,白依灵就勾了勾嘴角。

就在她做面部护理的时候,夏晴天不想披着叶以深的外套,也不想和他站在一起,所以直接就把外套丢给他,转身离开了。

叶以深自然紧随其后,虽然一言不发,但是脚步声始终能让夏晴天听到。

他还希望能和夏晴天一起进门……可惜,还没来得及去想,夏晴天就直接把门关上了。

叶以深握了握手中的外套,恰巧看到路过的方毅,直接就冷声质问道:“我让你一直守在这里,难道你当耳旁风吗?”

“老大,是少奶奶说不让我站在门口的!”方毅冤枉啊,他只是想出来找些吃的,没想到半路碰到了叶以深!

往常就算了,看叶以深现在站在门口一脸怒意的样子,就知道他这是吃了闭门羹,顿时方毅就恨不得能脚底抹油,直接消失在叶以深面前!

可惜,这只是幻想。

“我看你是日子过的太舒服了吧?”叶以深皮笑肉不笑的,一张脸黑到不能更黑:“在这里守一夜,然后明天和他们一起出海寻人!”

“老大,不是……我,我晕船啊!”

方毅脸上的神情顿时就扭曲了起来,仿佛已经开始晕了,可惜叶以深根本看都不多看他一眼。

对此,他也只能认命。

这边白依灵见两人都不见了,后悔的脸都绿了,恨不得现在就去把叶以深拉到自己的床上,可是想到叶以深现在的心情,却也只能作罢。

第二天早上。

夏晴天回来之后就没有睡着,再加上哭的太多,眼睛十分的干涩。

但是她还是在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就从床上爬了起来。

一开门,就看到方毅站在门口打着哈欠,方毅听到声音,赶忙站好,笑道:“少奶奶是要去吃早餐吗?现在太早了,应该还没准备好。”

“不用了,搜救队什么时候开工?”

“应该还要一两个小时。”

“那么久?”夏晴天一皱眉,但是转念一想他们不停的找人也疲惫了,于是就没有多问,为了自己今天不昏倒,选择了去吃早餐。

可是夏晴天这句随意的反问,方毅却像是领到了圣旨一般,诚惶诚恐的开始去催促搜救队了。他现在十分的清楚,要想日子好过就不能得罪夏晴天,所以生怕自己哪一点做的不对,惹来杀身之祸。

所以,结果就是夏晴天吃完早餐,就得到看到了搜救队准备的场景,不由的一愣。

在看到方毅对着她傻笑之后也就释然了,看来是他知道自己着急。于是就也回了一个微笑。

恰巧被叶以深看到,顿时看方毅的眼神就更不爽了!

夏晴天对自己的态度不好,对他倒是不错。

于是在方毅带着讨好的笑,想要哀求叶以深不要让他出海的时候,叶以深冷脸说道:“搜救队找多少天,你就跟着多少天。”

一句话下来,方毅的脸都白了,只是所有的挣扎都是无谓的,他只能认命的穿上了救生衣,一个劲的和开船的搜救员要求开慢一些。

而夏晴天,就像昨天一样,站着一动不动的看着海平面,就连站的位置都一样。

叶以深也深知祸从口出的道理,干脆一言不发,就陪着夏晴天一起站。而在房间里的白依灵看到叶以深已经站在海边了,赶忙浑身涂满了防晒匆匆过去了。连早餐都没有顾得上吃。

虽然夏晴天和叶以深两人之间很沉默,但是白依灵一到,立刻就打破了这份沉默:“以深,昨天的时候我看你都晒黑了,不如我们就去房间里等吧,反正透过窗子也能看到外面的一切。”

说着,还缠上了叶以深的手臂,撒娇道:“你看人家都晒黑了,回去还怎么拍戏嘛!”

“那你就现在回去。”

纵然叶以深不喜欢苏清雅,事到如今,也没有想过肤色和晒黑的问题。

而且就算现在只是和夏晴天无言以对,也比她对自己恶言相向好,所以对于白依灵突然打破这个不算和谐的和谐,叶以深还是有些不满的。

见叶以深这样说,白依灵也就怏怏的不再说话了。

今天和昨天一样,一整天夏晴天就站在海边一动不动。更没有说话。

一直等到天色渐晚搜救队回来,她才跄踉了一下,然后上前抓住第一个冲下船的方毅追问情况。

方毅此时晕船晕的七荤八素,来不及开口,就转身吐了出来。

夏晴天看他实在是痛苦,就只能先松开了手,眼神扫视了一圈,看到诸多搜救员都目光闪躲的,顿时就明白了怎么回事。虽然是意料之中,却还是不免有些失魂落魄,踉踉跄跄的就回去了。

回到房间没一会儿,就听到了敲门声,以为是方毅来送饭,就有气无力的说道:“进来吧。”

门就这样被推开,饭香也随即就蔓延来,夏晴天说道:“方毅。你不舒服的话就……”

‘去休息’三个字还没说出口,就看到了叶以深!

顿时,夏晴天什么说话的欲望都没有了,把头转过去,看着外面渐渐暗下去的海岸。

“我已经问过了,搜救队说现在沿海岸已经都找遍了,还是没有找到尸体,很可能就是被海浪打到岸边生还了,所以我明天会派人去周边寻找一下。”

叶以深的话让夏晴天顿时就瞪大了眼,难道……难道清雅还有希望活着?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在心里,夏晴天也知道苏清雅凶多吉少,没想到突然就听到了这样一个消息,顿时有些兴奋:“你,你不是骗我?”

“如果不相信的话你可以去问方毅。”叶以深趁机将饭菜放在她面前:“先把饭吃了吧。”

夏晴天想到苏清雅可能还活着,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端起饭碗就大口的吃着,一旁的叶以深也松了口气。

不管最后到底能不能找到苏清雅,事情已经发生了,叶以深能做的只有守在夏晴天身边,将隔阂慢慢的消除。

所以在她吃完饭之后,叶以深也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样子,直到夏晴天开口赶人道:“你出去吧,我要休息了。”

“我陪你,晚上不是总做噩梦吗?”

叶以深的话让夏晴天抿起了嘴,她这两天晚上是一直做一些奇怪的梦,但是她根本就没有告诉过别人,叶以深是怎么知道的?

见夏晴天不说话,叶以深就知道自己猜对了,顿时也更加心疼她,说道:“如果你现在不休息好,回去之后怎么进剧组呢?”

听到剧组两个字,夏晴天眉头皱了起来。

《倾城》她的戏份杀青之后,韩晓也没有再给她安排其他工作,如今就算是他安排,夏晴天也没有什么心情去做的。

见她皱眉,叶以深误以为她是担心以后没有好的资源,就说道:“我之前说过会投资让你当女主,等回去之后就立刻联系导演和剧组,你就可以开始拍戏了。”

这话明明是叶以深想用来哄一哄夏晴天,让她转移一下注意力的,但是在夏晴天听来,却像是叶以深为了让她不计较苏清雅的事情给出的利诱。

难道她是为了名利就会将朋友生死置之不顾的人吗?

可笑!

夏晴天顿时就恼怒起来,指着门说道:“叶以深,如果你钱多的没处花,投给你的旧情人就好,我不用你投资!出去!”

“依灵根本不需要我的投资!”

“你的意思难道是她有实力不需要的东西我就需要吗?”叶以深的‘依灵’听在夏晴天的耳朵里格外的刺耳,顿时就想到了白依灵对自己的嘲讽,气急的拿起手边端饭菜的托盘砸向了叶以深。

顿时,叶以深的额头上,就有鲜血流了出来。

这次,夏晴天是真的傻眼了!

她刚刚真的是想发泄一下自己心中的郁结,怎么也没想到会真的砸到他,看着猩红的血汩汩流出,格外的刺眼,顿时就觉得有些紧张。

夏晴天想下去帮他止血,却又觉得有些尴尬,于是就迟疑了一下。

就在夏晴天迟疑的时候,叶以深已经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去了。

就这样……走了?

他会不会……

夏晴天顿了顿,眼神落在地上的托盘上,已经摔出了一条缝隙,蜿蜿蜒蜒的,像是她的心一样,裂开了一般。

他会没事的吧?

夏晴天有些担心叶以深,又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半躺在床上,思索着……

而那边,帮叶以深处理伤口的,不是别人,正是白依灵。

白依灵在看到叶以深进入了夏晴天房间之后,就一直站在自己门口徘徊,犹豫到底要不要去敲门,但是还没做好决定,就看到了叶以深头破血流的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顿时她就慌了,立刻上前拉着叶以深就想把他拉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叶以深是不愿意进白依灵的房间的,毕竟每次进去就要惹出来一些是非,所以就婉拒了。可是白依灵并不气馁,直接就拉起了叶以深的手。

这一幕恰巧被开门的夏晴天看到。

此刻,她的手里正拿着纱布和药膏。

刚刚她还在纠结着到底要怎么办的时候,就看到了放在衣柜上的药箱。于是立刻起身去将药箱拿了下来,在取药箱的时候还差点没有站稳,摔到了膝盖。

但是也顾不上膝盖的疼痛,直接就从里面翻出了止血的药膏和纱布,毕竟刚刚叶以深是因为她的冲动才受伤的。

万一不处理好感染了怎么办?

想着,直接就一瘸一拐的去打开了门,思索着敲门的时候要怎么说比较好,结果没想到开门之后就看到了如此太过刺眼的画面。

眼神直接落在两人拉在一起的手上,夏晴天没有说话,看着两人手拉手进到了白依灵的房间。

在看着那扇门关上的瞬间,夏晴天也关上了自己房间的门。此刻,她才觉得膝盖更痛了,发现已经破了皮,有淡淡的血丝露出来。

倒吸了一口凉气,夏晴天直接就坐在了地上,冰凉刺骨的寒意蔓延在了全身……

夜。好长啊!

这边白依灵可是十分的殷勤,又是找药又是找创可贴,见她这些东西都准备了,叶以深不由的问道:“你怎么会有这些东西?”

“你知道我的,总是迷迷糊糊的,很容易受伤,所以这些东西都是是随身带着的。”白依灵说着就一脸心疼的问道:“你头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自己撞到了。”

叶以深说的云淡风轻,但是白依灵根本就不相信!

进去找夏晴天的时候还好端端的,出来就成了这个样子,肯是那个女人不知好歹!

但是给叶以深留面子,就也没有说透,而是隐晦的说道:“是吗?这力度,你是想要了自己的命吗?”

这话就让叶以深想到了刚刚的夏晴天……她是那样满含恨意的眼神,是真的想自己死吗?

见叶以深皱眉,白依灵就叹了口气,说道:“以深。你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这件事真的不能怨你。明明是那个女人先激怒你的,你就不要自责了!”

不怨他吗?

可是夏晴天对他分明十分的怨恨!

见叶以深不说话,白依灵抓住机会呵气如兰的凑在他的耳边说道:“我看你这么的疲惫,就为你按摩一下,放松放松吧。”

说着,不由分说的就来到叶以深的身后,为他按摩颈肩。

白依灵贴心的做法让叶以深对她的语气不像前几日那么疏远,有丝好转的说道:“我听方毅说你的经纪人又给他打电话了,让你尽早回去。”

“哼。”白依灵娇嗔了哼了一声:“就是为了不让她烦我我才关机的,没想到竟然总给方毅打电话!”

“这里没有你什么事情,我明天就安排你回去。”叶以深也不想让夏晴天看到白依灵。

最近夏晴天的情绪波动很大,搞不好就会因为某件小事爆发。

话音未落,白依灵的语气就带上了哭腔:“以深,你,你是在赶我走吗?”

因为是背对着白依灵。所以她的神情叶以深看不到,只是单凭这楚楚可怜的声音,就足以让人心软。

“我只是不想你在这里浪费太多无谓的时间。”

“那你什么时候走呢?”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叶以深没有明确的说明自己什么时候离开,但是也表示出了要在这里找到有结果为止的决心。

白依灵没有说话,只是继续的帮叶以深按着摩,忽然,就有泪珠落在了叶以深的脖子上,随即就是若隐若现的抽泣声。

叶以深皱着眉回头,就看到了白依灵泪眼婆娑的,顿时就问道:“怎么了?”

“我看你这样折磨自己,实在是太心疼了!”

白依灵体贴的话和楚楚可怜的神情,都让叶以深有所动容,直接就起身道:“不要想太多了,早点休息吧。”说着,就要离开。

却被白依灵一把抓住了手腕,语气可怜的问道:“我想陪陪你!”

“不用了。”

叶以深可不想在这个时候再被夏晴天误会了什么。于是毅然的离开。

但是他在对待白依灵的态度有所好转是不能否认的,于是他一走,白依灵就笑了出来。呵,以深总会是她的!

她更加坚信将苏清雅推下海是一个正确的决定了!

不过总在这里待着也不是个办法,白依灵眼睛转了转,死要见尸吗……于是就勾起了嘴角,也走出了房间门。

第二天一早就有人来敲白依灵的房门,说是叶以深派人送她离开的。

她却不紧不慢的说道:“急什么,等会儿以深会和我一起走的。”说着,直接就走向了海岸。

意料之中,夏晴天和叶以深已经都在海边站着了。

白依灵款款的走过来,嗓音都是温柔的说道:“以深,昨晚帮你包扎的伤口怎么样?要不要去换药?”

“我已经找过医生了。”

虽然叶以深的声音不咸不淡的,但是白依灵却十分的亲昵:“那肩膀还痛吗?等今晚我再帮你按一下。”

白依灵的话让叶以深不由的看了夏晴天一眼,她并没有什么神色上的变化。

其实此时夏晴天的心里已经十分厌恶两人了,这是在秀恩爱吗?

难怪昨天他什么都没有说就直接离开了。原来是有人等着,看来昨晚他过的十分快活!

想到这儿,夏晴天就后悔怎么没有下手再重一点?

就在夏晴天这样想的时候,叶以深就问白依灵为什么还不离开,对此白依灵则是含糊其辞。不过夏晴天有意屏蔽两人,所以这话就没有听到。

原本她以为今天又要站一天,没想到才两个小时搜救队就回来了,见他们回来的这么早,夏晴天的眼皮一跳,这是有消息了吗?

方毅依旧是第一个跳出来的,不过有了昨天的经验,夏晴天没有去拉扯他。果然,他一下船就去吐了起来。

这个时候搜救员也陆陆续续下了船来,看着夏晴天和叶以深面面相觑的,不知道要和谁说。

“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消息了!”

见他们也没有带着尸体回来,夏晴天就下意识的认为是苏清雅还活着!

于是迫不及待的询问。叶以深就给了他们一个眼神,示意他们说话,于是一个搜救员就咽了咽口水说道:“我们在海上看到了一具漂浮的尸体,身穿……”

随着那个搜救员的描述,夏晴天几乎可以认定,那就是苏清雅!

因为出事的那天,苏清雅穿的就是这一身!

清雅真的,真的不在了……

“那尸体呢?”叶以深见一旁的夏晴天像是最后一丝力气被抽走了一样,下意识的想去扶她,却被她闪开。

“当时风浪有些大,所以又被卷走,我们找了一会儿没有找到,就先回来汇报了。”

搜救员后面的话夏晴天一句都没有听到,只觉得一阵目眩,但是这次她并没有昏过去。

“去找!”叶以深怒喝道。

“算了。”夏晴天的眼泪落了下来,声音就像是海水一般。又苦又涩,纵然是早有心理准备,也是有些恍惚的:“就让清雅随着海浪去吧。”

清雅一直想去寻找更广阔的生活,如果把她捞上来,也只是火化。

比起小小的骨灰盒,可能一望无际的大海才是更适合她的吧。

夏晴天说话的时候没注意到白依灵不易察觉的微笑。

“那……我们就先回去吧。”

叶以深说着还是想伸手去搀扶夏晴天,但是她的反应却十分的激烈:“你走开!就是你这只手将清雅推下海的,不要碰我!”

纵然夏晴天说的是事实,在叶以深听来,也有些刺耳,他的声音低了低,说道:“不要闹了。”

“我就要闹!”

她唯一的好朋友就这样死了,连最后的遗言都没有留下来,但是这一切在叶以深看来竟然只是胡闹吗?

他是一个杀人凶手,有什么资格这样说自己?

“是你的错!都是你的错!”等了整整三天,最后却等来这样的一个消息,夏晴天真的是受到了刺激,歇斯底里。

这样的夏晴天让叶以深有些无所适从的感觉,毕竟之前她炸毛顺一顺毛就好,但是这次显然是彻底的触碰到了她的底线。

叶以深深呼吸了一下,不由分说就上前将她抱了起来,任由她怎么捶打挣扎都不为所动的向前走,像是根本没有感觉到一样。

就这样,她被叶以深强迫着塞进了车,离开了这个让他们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的海岸。

叶以深理所应当的将夏晴天接到了叶家的别墅中,王管家顿时就迎了出来,说道:“少爷,您回来了。”

“准备一些饭菜。”

叶以深一边吩咐着,一边抓着夏晴天的手腕要进门,对此夏晴天的反应十分的激烈:“放开,我不进去!”

“那你想去哪?”叶以深还以为夏晴天是看到了白依灵,不想和她同住一个屋檐下,就说道:“反正你也要去上课,我们就去你学校旁住吧。”

上次他买下的公寓一直都没有住过。

“我要去清雅的出租屋。”

夏晴天根本就没打算再踏入这里一步,直接就挣扎开,几步跑出去好远。

闻言,叶以深就示意方毅下车,然后对夏晴天说道:“上车。”

如果让这个女人自己去了出租屋,很可能她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方毅十分利索的下了车,但是夏晴天却好像根本没有听到叶以深的话一样,低着头往前走。

她消瘦了太多,就连地上的影子都跟着窄了一圈,叶以深一踩油门跟上,问道:“你到底要走到什么时候?”

夏晴天却对他的话置若罔闻,继续向前走,叶以深干脆就直接将车一个漂移横在了她的面前:“上车,我送你去,如果你不上车的话,今天就哪也别想去了!”

他这可不是威胁。

死死的握紧了双手,夏晴天最终还是打开了车门,正好,她也有些话想说。

叶以深见她上车,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开端,心情微微好转了一些,但是也只是暂时的。

夏晴天上车之后直接就开口说道:“我上次和你说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什么事?”

叶以深握方向盘的手一紧,他有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就听到夏晴天说道:“离婚。”

“我说过,不要再提这两字!”说着,叶以深直接就将油门踩到了底!

纵然是关着窗,这样的速度还是能听到外面隐隐约约的风声,好像是在给夏晴天默哀一般。只是这次夏晴天真的是下定了决心,如果说之前对叶以深还抱有一丝希望的话,如今便都成为了无尽的失望与绝望。

“那你想以后我怎么面对你?”夏晴天说话的时候笑了一下,不过笑的凄凄惨惨。让叶以深看的心都攥在了一起:“看到你我就想到清雅,要我以后如何自处?”

“那只是一个意外,我会用一辈子去弥补你的!”

叶以深最担心的就是夏晴天说那个词汇,他觉得有些懊恼,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恶毒的字眼?

“弥补我有什么用呢?”不知道是不是没有力气了,夏晴天说话的时候有气无力的:“死的不是我啊……”

叶以深没有作声,只是将车开的更快了,外面的风声也更加的凄厉,就像车里的氛围一样。

好在车速快,很快就到了地方,叶以深直接解开安全带要下车,却被夏晴天制止:“清雅不会想你进她房间的。”

说着,径直就下了车,走之前还留下了一句凉凉的话:“我也不会下来的,你回去吧。”

这话是什么意思?

叶以深直接就推开了车门,可惜。夏晴天已经走进了楼道。

进入苏清雅的出租屋后,夏晴天有一瞬间的恍惚。

之前她受了叶以深和白依灵的委屈就是来的这里,苏清雅立刻就窜出来接她,如今算起来,苏清雅离开这里也不过四天的时间,所以四周都是她的气息,就连床上的被褥都没叠,乱糟糟的。

她来这里就是想趁着一切都还占有苏清雅气息的时候把东西收拾走,免得在这里落了灰尘。一进门她就忍不住的难过起来,却不愿意在这里掉眼泪,就强忍着悲切开始收拾东西。

虽然这里被苏清雅堆的满满当当的什么都有,但是真正的东西收拾下来,也不过一个小小的行李箱。

在看到苏清雅放在柜子最深处的照片的时候,一直挂在夏晴天眼里的泪珠终于还是掉了下来。

那是两人从小到大的合影,被苏清雅整理在一本相册中,有些照片因为保存不当已经泛黄了。

黯然的将相册放进行李箱。手机就响了起来,她原本是不想接的,但看到是韩晓,迟疑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喂。”

“喂?晴天,是你吗?”

“是我。”

夏晴天知道自己现在的嗓音实在是有些难听,像是被撕扯了一样,于是就清了清嗓子,虽然并没有什么用。

在得到肯定之后,韩晓就啰嗦起来:“你能不能爱护一下自己?就算你不准备出道做歌手,也不能……”

他巴啦啦的说了许多,被夏晴天直接打断:“是有什么事情吗?”

“有!”韩晓也是爽快,不再绕弯子:“《倾城》的片酬到账了,一共是六十万,我已经打到你的账户里了!”

“那么多?”夏晴天手机差点掉在地上。

虽然她和叶以深在一起了这么久,也帮夏家向叶以深要了不少钱。但是那些都不是她的!

从小到大,完完全全属于她的钱,从来没有这多过!

六十万……夏晴天只觉得脑海里一串长长的零。

听出了夏晴天的诧异,韩晓大笑道:“这才哪到哪啊,以后别说六十万,六百万都是可能的!”

“我也不想六百万。”夏晴天看了一眼身边的行李箱,说道:“我正好也想和你说一下,最近几天我有些事情,能不能……”

夏晴天实在有些不好意思再向韩晓请假了。

自从韩晓签了她之后,她好像就一直状况百出。

好在韩晓也是个人精,直接就听出了夏晴天有事情,爽快的答应了下来:“得得得,你不说我也懂,跟你家那位好好的啊!”

夏晴天很想说和叶以深没关系,但是又不想提起他的名字,于是就含糊其辞的挂断了电话。随即。就看到了银行发来的短信。

六十万的存款,让她一时间有些茫然,这些钱要怎么办呢?

算了,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先将清雅的东西找一个地方存放起来,她是绝对不会把这些东西带到叶家的!

想着,就透过窗户向下看了一眼,看到叶以深的车不在楼下的时候,松了口气的同时也有一丝的惆怅。

走了吗?

这是代表着,他答应离婚了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