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叶以深疯狂的吃醋/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也好。”自言自语的提起了行李箱:“就让这场闹剧尽快结束吧。”

如果不是当初错误的开始,她和苏清雅,即便是清贫,也会快快乐乐的吧。

低着头打开了门,然后就察觉到不对劲,因为她看到了外面有一双皮鞋,顿时就想把门关上,可惜已经晚了!

叶以深用手撑着门板,皱着眉盯着夏晴天,问道:“你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

是要和他分居吗?

“就是字面的意思。”既然他问了,夏晴天也就不在闪躲了,反问道:“你不是走了吗?”

叶以深就知道看到他的车在下面夏晴天不会出来,所以才会把车藏了起来。

见夏晴天这样问,虽然是意料之中,却还是问道:“这么关注我,是想我走,还是怕我走?”

“叶以深,你就当我没出现过,和白依灵和好如初,难道不好吗?”夏晴天说话的时候挣扎着要出门,却被叶以深直接拦住,不由分说的堵上了她的唇,将她接下来的所有话都吞了下去。

他这个吻很隐忍,克制着欲望,同时又小心翼翼,生怕让夏晴天更加的愤怒。

不得不说,叶以深的味道,是让人沉沦的,但是夏晴天已经不吃他这一套了。

生怕自己真的心软做出什么退让的事情,夏晴天一拳捶在了他的胸口。然后后退了好几步退到了房间里,瞪着一脸悲情的叶以深,吼道:“你放过我吧!”

叶以深顿时就极轻的叹了口气,就在夏晴天以为他会恼怒的把自己抓回去的时候,他却退了一步退出了房门,说道:“我会买下这里,然后让方毅把钥匙送来。”他是何等的细心,怎么会没有发现她拉着的行李箱呢?

叶以深这样做也是因为清楚,夏晴天吃软不吃硬,只能让她先冷静下来,才能继续修复两人的感情。

言毕,便动作轻缓的关上了门。

夏晴天鼻子一酸,为什么,为什么他要对自己这么温柔?

但是在她看来,即便是这样也不能抵消叶以深所犯的罪,所以根本就没有等方毅来,直接也打开门带着行李箱冲了出去!

出去之后的夏晴天也不知道要到哪里去,游荡了一会儿,选择去了孤儿院,归根结底,那才是她和清雅的家。

这次回去因为一脸疲惫还带着行李箱,所以院长看出了不对劲,关切的询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和家人吵架了?”

家人吗……如果叶以深算她的家人的话。

费力的扯出了一个微笑,夏晴天说道:“院长,我这次来是想和您说一件事,清雅出国了,可能……可能不会再回来了,这些是她的行李,我想放在这里。”

“怎么这么突然?”院长推了推自己的老花镜,说道:“难怪你看起来这么伤心,你们从小一起长大,分别肯定舍不得。”

何止是舍不得。

夏晴天都有种冲动和她一起跳进海里!

不想让院长看出自己情绪的波动,夏晴天垂了垂眼睛说道:“院长,我今晚可以在这里住一晚吗?”

“晴天姐姐!”不等院长回答,一群孩子就叽叽喳喳的跑了过来,围着夏晴天打转:“清雅姐姐呢?”

“大家不要闹。”院长吆喝了一声,然后对夏晴天笑道:“这些小孩子很喜欢你呢,就算你在这里住上一年都没有问题。”

院长的和蔼和孩子无邪的小笑声让夏晴天感到了一丝的温暖,一边进去,一边说道:“清雅走之前让我捐给孤儿院三十万块钱,明天我就给您。”

“清雅的生活也不富裕,如今又去了国外,正是开销的时候!你快把钱还给她!我不是说过了吗,现在国家福利好,好人也多,孤儿院不缺钱!”

院长说话的时候很真心,让夏晴天感受到了更多的慰藉,但是却十分的执意:“这笔钱是清雅要我给您的,我不能替她做主,您就收下吧。”

原本夏晴天是想以清雅的名义将所有的片酬都捐出来的,可是转念一想,离开叶以深之后她也要生存,夏家肯定是靠不住的,所以也只能作罢。

但是也下定决心,一定要努力赚更多的钱!

再三推脱下,院长勉为其难的接受了这笔钱。

入夜。

夏晴天躺在床上,虽然十分的疲惫,却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

干脆就起身,拿起手机给秦亦朗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秦亦朗的语气里都是惊讶:“你怎么会给我打电话?”

这话让夏晴天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她好像是没有和秦亦朗联系过几次,枉费他对自己那么的好。

似乎的察觉到了夏晴天的窘迫,电话那边的秦亦朗直接就笑了两声,十分的悦耳:“是不是想约我吃饭?”

“可以吗?不过我现在遇到了一些事情想麻烦你。”

“什么事?”秦亦朗还算了解夏晴天,知道不遇到十分紧急棘手的事情,她是根本不会麻烦自己的,所以顿时就正经了起来。

“我想让你帮我介绍一个好的律师给我。”

夏晴天也是实在不知道这事情能麻烦谁,所以只能给秦亦朗打了一个电话。他经常在娱乐圈混,肯定会认识不少的好律师!

“律师?怎么了,你是惹上了什么麻烦吗?”

“我要离婚。”

“……”

那边的秦亦朗似乎被呛到了,连着咳了好久。

他原本还有些奇怪为什么夏晴天不去找叶以深,没想到她竟然是要离婚!

等缓过来之后,他又清了清嗓子,追问道:“你确定吗?”

“我很确定。麻烦你了!”

生怕秦亦朗会拒绝自己,夏晴天的语气里带上了一丝的紧张,那边的秦亦朗依旧十分的温柔,柔声安抚道:“不过是举手之劳,我正好认识一个不错的律师,不如,就出来见一面吧。”

他最后一句话说的极轻,像是很不确定一样,也是担心夏晴天会拒绝。

没想到夏晴天一口答应了下来,末了还替他担心:“但是你带着律师和我见面,被拍到了不会有麻烦吗?”

自从进了娱乐圈,她越发的谨慎了。

对此,秦亦朗笑道:“就算是艺人也要有朋友啊!你就不用担心了!我先联系律师,然后约好时间地点后联系你。”

秦亦朗的笑让夏晴天觉得如沐春风,想到马上就能和叶以深离婚,顿时就觉得轻松了起来。

而秦亦朗对这件事也很上心,没多久就发来了一条信息,上面写着时间地址。也许是猜到夏晴天有些急迫,所以时间就安排在第二天中午。

因为一直没有睡好,等夏晴天第二天醒过来就已经快到了约定的时间,她立刻就匆匆忙忙的冲出了孤儿院打了一辆车,紧赶慢赶的才算没有来晚,但是到了之后,秦亦朗已经和一个带着金丝边眼镜的男人等着了。

“不好意思,我来的有些晚!”虽然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几分钟,但是夏晴天还是有些歉意。

“是我和韩律师来的早,原本想叙叙旧的,没想到你来的这么快,那我们就直接开始吧。”

秦亦朗给了一旁的韩律师一个眼神,顿时他就明了,丝毫没有啰嗦的说道:“夏女士你好,我姓韩,能了解一下你现在的婚姻状况吗?”

“好。”夏晴天也直奔主题,说道:“当初结婚就是因为家庭的一些原因,如今我们感情破裂,所以我想麻烦韩律师。”

“那财产问题呢?”

毕竟许多夫妻闹上法庭都是因为财产或者是孩子。

“我不要一分钱的财产。”

夏晴天从一开始就不是为了叶以深的钱,看上叶家财产的,是夏家,不是她!

随着深入沟通,韩律师就轻松了起来。

昨天晚上秦亦朗紧急联系他,他还以为有什么棘手的案子,没想到竟然这么的简单!既没有财产纠纷,感情还已经破裂,简直是不能更轻松了。

看出了韩律师的语气和神情渐渐的轻松起来,夏晴天也松了口气,看来事情并不想是她想象的那么困难。

一旁的秦亦朗见两人的交谈差不多结束,就适宜的开口道:“不要干坐着了,想吃什么点吧,晴天,这次你请客,我可是没带钱包!”

“好说。”夏晴天顿时就笑了起来,眉眼弯弯的,让秦亦朗看的心跳都漏了一拍,眼神在她脸上怎么都挪不开。

为了掩饰自己的目光,秦亦朗装模作样的拿起菜单扫了一眼,然后就看着夏晴天开始和她讨论吃什么比较好。

韩律师常年和各怀心思的男男女女打交道,顿时就看出了两人之间仿佛有些热切,于是就说道:“我先去一趟洗手间。”

然后便起身推开了包厢的门,想着离开久一点,多给两人一些私人空间。

不过门刚刚关上。就觉得后脑勺一痛,失去了知觉。

等他醒过来的时候是在一辆车上,毕竟是律师,很快就冷静了下来,见车里好像除了他没有别人,就咽了咽口水开始想办法。

这个时候门忽然打开,他下意识的抖了一下,然后就看到了一个带着墨镜一身黑的男人,就直接脱口而出:“叶,叶少?”

见自己被认出来,叶以深就摘掉了墨镜,眯着眼睛打量了他一下,然后看向了身边的方毅。

方毅立刻就说道:“老大,这个人是那个姓韩的律师。”

“听说你要帮我妻子和我离婚?”虽然还没问,但是叶以深也知道夏晴天和律师见面到底是为了什么!

虽然他没有跟夏晴天去孤儿院。但是却派了方毅二十四小时监督着她,在知道她和秦亦朗见面的时候,叶以深整个人都不好了!

又是那个秦亦朗!

当初他就看这个男人不顺眼,如今夏晴天不想见自己竟然和秦亦朗约会!

气的就差点让方毅去将夏晴天抓回来了!

而在得知包厢里还有别人,并且是一个律师之后,叶以深就冷静了下来,看来夏晴天这次是下定决心要和他离婚了。

但是她想未免也太简单了!

想着,叶以深就冷笑了一声。

“没有啊!”

见叶以深一脸高深莫测的,韩律师顿时就懵了,赶忙否认,他是无辜的啊!

他现在宁愿被绑架,起码还有处伸冤,要是被叶以深盯上,到时候身败名裂都没有地方哭。

“没有?我可是听说你刚刚和她见过面,同行的不是还有秦亦朗吗?”叶以深说到秦亦朗三个字的时候加了重音。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出他现在很不爽!

韩律师这个时候才想起来刚刚夏晴天说了那么多,唯独没有说她丈夫的姓名,没想到竟然是叶以深!

顿时韩律师的冷汗就顺着额头流了下来,早知道夏晴天是要和叶以深离婚,就算是打死他,他都不会来!

“叶少,我想您可能误会我了,其实我就是来和他们一起吃顿饭,而且我,我……”如今韩律师的肠子都悔青了,一着急,就口不择言的起来:“我已经决定退出律师这个圈子,不准备再上法庭了!”

“是吗?”叶以深就看不出喜怒的反问了一句。

“是是是。”韩律师狂点头。

就算是没了事业,也总比得罪了叶以深好!

“看来是我误会你了,方毅。让他走。”说着叶以深拍了拍的他的肩头:“受惊了。”

虽然这话听起来像是安抚他,但是韩律师明显感觉到一阵威胁,特别是肩膀上的手,都快要把他的肩骨捏碎了!

将手收回来之后,叶以深就转身走向了自己的宾利里,还对方毅说道:“送他回去。”

方毅比起叶以深亲切多了,笑眯眯的来到韩律师面前,说道:“耽误的时间也不多,我现在送你回去,正好可以赶上吃饭。”

“不不,不用了!”万一叶以深路上反悔了想对他做些什么,韩律师可是不愿意冒这个险,直接就跳下了车:“我忽然想起来家里还有些一些急事,就先打车回去了!”言毕,就一溜烟的跑开了。

见状。方毅忍不住笑出了声,这些个人啊,总能被自家老大吓的魂飞魄散的。

然后忽然想起来了什么,几步到叶以深车旁说道:“老大,我忽然想起来,要是这个男人走了,包厢里就只剩下少奶奶和秦亦朗了……”

顿时,叶以深一拳捶在了方向盘上,质问道:“那你为什么让他走?”

“我,我……”

方毅想说分明就是叶以深的气势太吓人,把人家吓跑的,怎么就成自己的错了?但是也只能默默的在心里哭诉,嘴上一个劲的认错。

叶以深是绝对不能接受夏晴天和其他男人在一个密闭空间里吃饭的!

但是闯进去的话夏晴天只会更加不想看见他,思量了一下,直接就把油门踩到了底,留给了站在原地的方毅一阵尾气。

此时的夏晴天不知道韩律师已经丢盔弃甲的逃走了,还在纳闷他怎么还不回来,对秦亦朗说道:“韩律师不会是不舒服吧?”

“我出去找他一下。”话音刚落,秦亦朗的手机就震动了起来,看了一眼说道:“韩律师。”

接起来之后就是简单的‘嗯嗯’之类的语气词,最后秦亦朗对着手机说道:“注意身体。”

然后叹了口气,挥舞了一下手机,对夏晴天说道:“看来他是无福和你一起吃饭了,刚刚给我打电话说身体不适,先回去了。”

“啊?”夏晴天有些不明白,怎么刚刚还好端端的人就不舒服了呢?

秦亦朗却丝毫不在乎,没了外人在,他也能更好的和夏晴天聊一聊!

于是夹起了一块排骨放在夏晴天碗里,装作不经意的问道:“离婚之后你准备怎么办?继续在娱乐圈发展吗?”

“不知道。”夏晴天叹了口气。

直觉告诉她,叶以深是绝对不会放过她的,而且就算叶以深放过她,她在娱乐圈有白依灵打压,估计也是寸步难行。

“那你还准备结婚吗?虽然我只是一个小明星,但是还是能养……养家糊口的……”秦亦朗硬生生的改变了口风,说道:“所以也准备以后开一个影视工作室,到时候你来找我就好!”

“我怎么好意思再麻烦你。”夏晴天深知叶以深的势力,并且为此苦恼,所以并没有注意到秦亦朗前言不搭后语,而是低着头盯着碗中的排骨说道:“结婚倒是没有想过,走一步看一步吧。”

她和叶以深离婚之后,谁还敢娶她?不过她暂时也没有结婚的打算。

看出来夏晴天有些苦闷,秦亦朗就再次把自己的心思藏匿起来,思考着这个时候说什么比较好。

但是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响起了敲门声,秦亦朗起身开门,就看到这里的老板站在门口,十分为难的说道:“两位,不好意思,我忽然有些急事现在要打烊了。”

“可是我们还没开始吃。”

“两位打包可以吗?这顿饭算是我请,我实在是有急事……”

老板的语气听起来十分的着急,坐着的夏晴天原本就没有什么胃口,也不想让老板为难,就起身说道:“好,我们这就走。”

“真是不好意思了!”老板说着就后退了一步,生怕他们反悔,还伸手帮他们关上了门。

对此秦亦朗很是郁闷!

为了能和夏晴天好好的相处一会儿,他可是把今天的所有行程都退掉了!

所以不甘心的说道:“不如我们就换一家吧!”

“算了。”夏晴天摇了摇头说道:“韩律师刚刚不是还要我整理一些资料发给他吗,我想现在回去整理一下。”

“好。”秦亦朗也不强求,只是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来日方长。”

夏晴天有些心不在焉的,并没有听出有什么不对。就胡乱点了点头。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韩律师说他不舒服离开了之后,夏晴天就有些不安的感觉,总觉得离婚的事情不会像想象中那么顺利。

但是不管遇到什么困难,她都一定要获得自由,掌握自己的一生!

握了握手中打包的餐盒,夏晴天的眼中都是坚定!熠熠生辉,格外的好看!

“说好的让我打包回去,你抓的这么紧干什么?”一旁的秦亦朗见她这样,不由的就调笑道:“这顿饭你可是没有掏钱,所以不作数,下次见面还要你请哟!”

“知道啦。”夏晴天被秦亦朗感染,不由的就也笑了出来。

两人说说笑笑的走出了包厢,秦亦朗已经带上的口罩墨镜帽子,一旁的夏晴天笑眯眯的。

看到这一幕的叶以深很不爽!

看来他们在包厢里聊的很好啊!

直接就问身边的老板:“包厢里有监控吗?能不能把刚刚的摄像调出来?”

“叶少。我们为了顾客的隐私,包厢是不安装监控的……”

一旁的老板战战兢兢的,生怕自己那句话说的不对就要关门大吉!

叶以深没有说话,就一直盯着他们出了门,秦亦朗上了自己的车,夏晴天则是打车走的,这才让他阴沉沉的脸色好看了一些。

算这个秦亦朗识相,没有让夏晴天上他的车!

他的女人,只能上他的车!

想到车,叶以深就不由的联想到了当初在车上欺负夏晴天的场景,又想到如今见她都见不到,顿时更加的暴躁了,直接起身拂袖而去。

吓的饭店老板腿一软,差点倒在地上。

不过叶以深倒是没有兴趣对这个饭店怎么样,直接就上车将油门踩到低飞速前往孤儿院。

他今天一定要和这个女人好好的谈一谈!

让她明白。包厢是不能随便乱进的,车是不能随便乱上的!

但是显然,他失算了。

离开饭店的夏晴天并没有回孤儿院,而是去了学校。虽然现在轻松了下来,不用经常回学校,而且老师知道她进入了娱乐圈之后,更是对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还是要回去处理一些事情。

最重要的是,帮清雅处理一下身后事……

来到办公室,夏晴天迟疑了一下,低声说道:“老师,我想帮清雅办理一下……退学。”

“什么?”顿时老师脸上的眼镜都快要掉下来了:“发生什么了?”

苏清雅虽然不如夏晴天学习好,但是也是出类拔萃的,突然要退学,难免让人想不明白。

夏晴天虽然对孤儿院院长撒了谎。但是对学校的老师,自然是要说实话的,于是就极轻的说道:“清雅,出事了……”

对于这件事夏晴天并不想多说,只是简单的赘述了几句便红了眼眶。

老师见她精神和状态都不是很好,虽然想追问,却忍住没有多问,而是嘱咐道:“你先好好的休息几天,等事情处理完之后,再来学校办手续。”

“谢谢老师。”

夏晴天也怕老师多问,毕竟关于这件事,她根本就不想回忆。

一旦回忆起来,就有种天都塌下来的感觉,而且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把韩律师需要的东西整理出来,只要这个婚离了。她整个人都会轻松不少。

起码……不用再看到叶以深了。

校园是最充满活力的地方,三三两两的人成群的凑在一起,夏晴天觉得自己有些格格不入。

真是奇怪,小时候总想离开孤儿院,如今真正离开了,却又总想着回去。

叹了口气,夏晴天就漫无目的的向前走,短短一年的时间,好像整个世界都变了。

走着走着忽然看到了夏家……

夏家?

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自己已经走了这么远了。

自从夏薇薇出事之后,夏晴天就没怎么回来过了。

一是太过繁忙,根本抽不出来一点的空闲,二来,夏晴天也担心自己过来会让陈晓芬情绪不受控。

原本想就此离开,没想到却看到了恰好出门的夏成雄,父女相见原本应该温情一些。但是夏成雄却都是拘谨,看到夏晴天来,让她进去也不是,不让她进也不是。

夏晴天看出了夏成雄的窘迫,直接就开口替他解围道:“我只是恰巧路过,现在就要走了,爸……家里还好吗?”

“挺好的,挺好的!”

之前夏成雄虽然在家里地位不高,但是对待夏晴天也还是不错的,只是自从夏晴天嫁给了叶以深,两人之间就好像有了地位的差异,夏成雄说话总是小心翼翼的:“多亏了你和叶少的照顾,生意也开始好转了。”

夏晴天从来没有让叶以深帮衬过夏家,叶以深也没有提过,如此看来。叶以深一直在暗中扶持着夏家。

这让夏晴天觉得心中一紧,有种亏欠叶以深的感觉,垂了垂眼,父女之间无言以对。

夏晴天也不想再这样尴尬下去了,就说道:“那我就先走了。”

“你,慢些……”

夏成雄是想多嘱咐夏晴天几句的,但是又怕惹夏晴天烦,硬生生的把话压缩成了三个字。

夏晴天苦笑了一下,然后低着头开始向前走。

风吹到她的眼睛里涩涩的,吹的她的心好像都蜷缩在了一起。

如果当初夏家没有找到她,她现在会不会好过一些?

如今夏家也好,叶家也罢,都做一个了断吧!

从此以后,他们两不相欠。

心中有事,步子就越来越急。不小心就撞到了人。

也幸亏她穿的不是高跟鞋,不然肯定要倒在地上,急忙就想道歉,却看到眼前的人有些熟悉:“韩律师?”

竟然这么巧!居然在这里碰到他!

顿时她就露出了一个得体的微笑:“我正好还有些事情想问你,中午的时候分别的太突然……”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韩律师怎么也没想到在这里会遇到夏晴天,顿时脸就皱在了一起。

他可是还没忘记叶以深恐怖的模样啊!

赶忙又是摇头又是摆手的说道:“实不相瞒,我刚刚查出来了绝症,现在就要去国外治疗了,夏小姐还是另请高明吧!”说着,一溜烟的就跑开了。

他跑的如此之快,怎么都不像是得了绝症的模样。

夏晴天的眼角抽搐了一下,不会这么巧吧?

但是也没多想,毕竟没人会好端端的诅咒自己的绝症,只是有些感慨,又要麻烦秦亦朗了!

叹了口气,就更加没有什么心思了,决定走路走回孤儿院。

既可以散心,又可以锻炼身体!

这边,孤儿院的叶以深已经等的脸都黑了。

他现在很怀疑夏晴天是约会去了!

幸亏方毅打电话汇报的及时,汇报了一下夏晴天的行踪,不然他肯定早就亲自去找到夏晴天把她抓住了!

既然只是走路散心,他就再多等一会儿好了!

虽然心中很不满,但是对于孤儿院的孩子们叶以深还是很友好的,特别是他过来的时候还给这里的孩子们带来了一车的玩具,顿时就成为了众星捧月般的存在。

而院长知道他是夏晴天的老公之后,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说道:“她从小就和清雅一起长大,如今清雅出国,肯定是伤心难过的,你多包容一些。”

“那还要院长您帮我劝一下她,让她和我一起回家。”

叶以深话音未落,就听到外面夏晴天的声音:“我回来了!”

然后,抬起了头。

时间在这一瞬间仿佛静止了一般,夏晴天甚至怀疑自己看错了。

眼前的这个人是……叶以深?

“你来干什么?”下意识的脸色就冷了下来,语气也没有丝毫的感情。

叶以深没有说话,只是眼中都是难过的看了院长一眼,院长顿时就上前拉住了夏晴天的手,说道:“晴天,你过来。”

只见院长将夏晴天的手放在了叶以深的手上,继续说道:“夫妻之间哪有隔夜的仇?我知道你现在心情不好,但是也不能把怒气都撒在你老公身上。”

顿时,夏晴天就瞪大了眼,什么情况?

她不过出去了一下午,叶以深就把院长收买了吗?

这个时候叶以深借机抓住了夏晴天的手,就抓的死死的,还一脸乖巧的说道:“院长说的对。”

“对什么对!”夏晴天咬牙切齿的,低声对叶以深说道:“你胡说了什么?”

“我不过是来看看孩子们。”叶以深一脸无辜,又看向了院长。

院长则赶忙点头,说着叶以深的好:“他带着玩具来的,孩子们都很高兴!”

“玩具?”

卑鄙!

用力掐着叶以深的手,夏晴天就对院长说道:“院长,您不要听他的一面之词!”

“院长是听了我的两面之词。”任凭夏晴天再怎么用力,叶以深就是不松手,而是越发云淡风轻的。

“好了,你就回去吧!”院长见两人的手一直拉着,就大手一挥,替夏晴天做了决定。

夏晴天当然是拒绝的!

只是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叶以深低声说道:“你也不想院长担心吧?嗯?”

最后一个嗯,简直充满了威胁。

顿时夏晴天就老实了。

怏怏的被叶以深拉着手走出了孤儿院,回头的时候看到孩子们抱着新玩具跑来跑去。又瞥到了院长弓着的腰,直接就转过了头。

是不能让院长担心。

上了车之后,夏晴天就又恢复了面无表情,果断的说道:“我是不会跟你回家的!”

“我知道。”叶以深说着,发动了车子。

“我也不想和你说话!”

“我知道。”

“我……哼。”夏晴天干脆就冷哼了一声,他知道最好!

但是也是不相信他的,毕竟他好不容易抓到自己,怎么会放过自己?

直到看到方向似乎真的不是叶家而是学校,顿时眼睛就又瞪大了,他是要送自己回学校吗?

察觉到身边人的变化,叶以深就挑了挑眉,低声问道:“难道你还没有冷静下来吗?”

“十分冷静。”夏晴天这才想起来还没和秦亦朗打电话说律师的事情。

“那你为什么不和我回去?”

叶以深的问题让夏晴天觉得很蠢,随便想了一个理由搪塞道:“白依灵走了吗?”

顿时,叶以深就不说话。

这让夏晴天知道,果然。她走了,白依灵还在。

心里难免有些不舒服,毕竟当初她还志在必得的以为自己可以把白依灵赶走……真是幼稚。

“吃醋了吗?”

察觉到夏晴天的变化,叶以深就勾了勾嘴角,果然,她还是在乎自己的吧!

他的话让夏晴天皮笑肉不笑了一下。

想着尽快到学校,夏晴天也懒得和他逞口舌之快,于是就干脆闭目养神。反正她已经下定决心要和叶以深离婚,也没必要去浪费精力计较这件事。

一直等车子停下来,下意识就要去开车门,然后才发现,这里不是学校的大门!

但是距离学校也不远。

也好,夏晴天也不想让人看到叶以深。

只是她下车的之后叶以深也跟了出来,顿时她就紧张的质问道:“你干什么?”

“当然是带你去新家看看了。”叶以深话说的似乎泰然自若,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

这时候夏晴天隐约记起来叶以深似乎是在学校附近买过一套房子。不过从来没有住过,难道是这里?

就在她思考的时候,就已经被叶以深拉起了手,顿时就想是触电一样的挣扎起来,可惜力气根本比不上叶以深。

“你再不松开我,我就喊了!”

“你喊吧。”叶以深丝毫不再在意:“反正这是你学校附近,没准还能让你同学听到呢。”

顿时,夏晴天就如鲠在喉。

在夏晴天迟疑的时候,叶以深又说道:“在这里僵持着,可能更容易被别人看见!”

夏晴天妥协了……

只能任由叶以深把他带上了楼。

不得不说,房间装潢的还是很好看的,虽然简约,却不失细节。

像叶以深的风格,却多了夏晴天的品味在。

夏晴天心中一动,这简直就是她梦想中的房间!

但是也只是一瞬间。她直接就回过神来,对叶以深说道:“既然你非要我进来,那就你睡沙发,我睡床!”

“可以。”叶以深直接就答应了下来,然后脱掉了自己的外套。

顿时,精壮的肌肉就呼之欲出的,毕竟夏晴天是看过衣服下面的美好的,就浮想联翩了起来!

摇了摇头,咽了咽一下口水,立刻说道:“不许脱!”

“那我怎么洗澡?”叶以深说着走近了夏晴天,故意问道:“你耳朵怎么红了,不会是想到什么不该想的了吧?”

“只是不想看见你!”夏晴天十分的嘴硬,直接就躲开了叶以深,脚底抹油的跑到了卧室门前:“一天不洗又不会死!”

说着,‘嘭’的关上了门。

看着紧闭的门。叶以深若有所思。

夏晴天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她都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会和叶以深来了这里!

虽然门是反锁着的,但是夏晴天可以肯定,叶以深有一百种进来的方法。

她可不想半夜醒过来的时候身边躺着一个叶以深!

想着,敲门声就响了起来,顿时夏晴天就从床上坐了起来:“谁啊?”

“除了我,你还想是谁?”

叶以深的声音格外的醇厚,听在人心里,麻酥酥的。

但是夏晴天是清醒的!

她不能上当,不能开门,不能引狼入室!

于是干脆就直接装睡,趴在床上用枕头捂住了耳朵,只是外面的叶以深不知疲惫的继续敲门,说道:“我想上药,但是自己不方便。”

他受伤了?

顿时夏晴天就丢开了手上的枕头,是上次的伤没好吗?

还是又受伤了?

虽然不想开门,但是听到他要上药,夏晴天迟疑了一下,还是下了床。

总不能眼睁睁的看他伤口感染恶化致死吧?

想着,就打开了门。

随即,她就捂住了眼睛:“你,你干什么?”

“怎么了?”叶以深低头看了看自己,十分无辜。

他不过就是洗了澡下面围了浴巾上面什么都没有穿,她至于吗?

又不是没有见过。

叶以深的反问让夏晴天觉得自己刚刚似乎是有一些反应过激……于是就放下了手,咬牙切齿的问道:“我不是不让你洗澡吗!”

“我有没有答应。”叶以深一挑眉,递给了她药箱。

然后慢慢的伸出了自己的手,说道:“给。”

他的手还是今天拉夏晴天的时候,夏晴天奋力挣扎弄伤的,虽然有些破,却绝对不至于包扎!

而且左手给右手上药,怎么会上不了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