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想离婚,那就满足我的条件/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顿时就明白叶以深是故意的,恨恨的打开药箱,好,他不是要包吗,自己就给他包!

想着,就拿出了纱布。

几分钟后,夏晴天再次关上了门,空留叶以深看着自己被包成馒头的手无言以对。

夜深了。

纵然是翻来覆去,夏晴天还是睡着了,只是睡的有些不舒服。

总觉得睡不安稳,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喝水喝多了,有些想去洗手间,磨蹭了一会儿,还是睁开了眼。

“啊!”

还没开灯,夏晴天就发出了一声惨叫,身边的叶以深直接就坐了起来,一把讲她抱在了怀里问道:“怎么了?”

“……”

怎么了?

纵然是天大的胆子半夜睡醒看到身边躺着一个人也会吓的魂飞魄散吧?

“你为什么在我的房间?”夏晴天抱着被子,还有些惊魂未定的。

“来找你啊。”叶以深一脸理直气壮的,说话的时候也是云淡风轻,丝毫不觉得自己出现在这里有什么不妥当的。

“出去!”夏晴天想都不想的就开始赶人。

叶以深好不容易进来,自然是不会出去的,就伸手想把夏晴天再抱进怀里,夏晴天反应十分的激烈,拿起一旁的枕头就砸叶以深。

叶以深也不躲,就任由她砸自己,在砸的时候就侧过头,正巧被夏晴天看到了他额头上的伤疤,瞬间手上的动作就停了下来。

他额头上的伤。好像……就是自己上次砸的吧?

竟然还没有好!

而且这样就算好了也会留疤吧?

顿时夏晴天就有些后悔,他这样的一张脸,难道就这样有了瑕疵吗?自己做的好像是有一些过分。

正在想着,就被叶以深抱在了怀里,附在她耳边低声说道:“放心,我就这样抱着你,什么都不做。”

夏晴天原本还想挣扎,但是在看到他手上缠绕的纱布的时候,就老老实实的不动了。

虽然她知道下面只是小伤,却还是不想拉扯到他的伤口。

毕竟那伤口也是因为她才留下的。

见怀中的人乖巧了下来,叶以深得寸进尺的将她抱得更紧,对此,夏晴天只是挣扎了一下就放弃,反正挣扎不开。

还有就是,离婚的事情已经提上了日程,肯定就不会拖得太久。而且明天离开这里之后夏晴天就绝对不会再回来了!

这可能是他们最后一次相拥而眠了吧。

顿时夏晴天的心情就有些复杂,叶以深好像已经自然的开始融入到她的生活了,抿起了嘴,不行!一定要尽快的把他踢出自己的生活!

想着,就直接翻了个身背对着叶以深开始睡觉。

叶以深也不急,反正等她睡着了之后,怎么姿势还不是任由他?

只不过仅仅是躺在夏晴天身边,叶以深就有些受不了了。她的味道和美好简直是致命的,无时无刻都在引诱着他。

特别是他之前尝过那么多次,简直是食髓知味!

可惜,现在只能看看,就连摸一摸都要小心翼翼的,怕她醒过来。

叶以深看了自己的身下一眼,也只能选择再忍耐一下了,毕竟现在夏晴天已经愿意和他睡在一起了,这就是进步!

虽然说叶以深也有些困倦,但是身边躺着夏晴天的时候,丝毫都不觉得累!

一直盯着她,哪怕只是一个后脑勺也看不够,仿佛上面有花一样。

等到确定夏晴天彻底睡着之后,他便开始了自己的小动作,将夏晴天的身子转过来,手脚也都放在了自己身上。

最后还蜻蜓点水一般的吻上了她的唇。

该死的!

这个女人像是罂粟一般的有着致命的诱惑!

第二天。

夏晴天是热醒的。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下意识想向床头摸,却摸到了一张脸,顿时,她就清醒了过来!

她明明记得自己是背对着叶以深睡的啊?

看着自己的手就这样肆无忌惮的盖在叶以深的脸上,而且叶以深就这样看着她。

夏晴天慢慢的把手缩回来,刚想质问怎么回事,叶以深就一脸无辜的开口道:“昨天你忽然转身就抱住我了,我也不敢打扰你。”

是……吗?

虽然夏晴天很怀疑,但是毕竟是睡着的事情不能考究,她只能选择没听到,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都是好好的,于是就默默的想下床穿鞋离开。

昨天为了防叶以深,夏晴天洗完澡之后衣服是都穿戴好了的,虽然不舒服,起床的时候却方便,直接起身穿上鞋子就可以走。

“衣服都皱了,不换一身吗?”叶以深见她要走也不着急,就指了指衣柜说道:“去换身衣服吧。”

夏晴天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的确是有些穿不出门了。

只是,这里有她的衣服吗?

“看看。”

看出了她的迟疑,叶以深就说道。

夏晴天半信半疑的来到了衣柜前,打开之后,顿时就惊呆了!

里面满满一柜子全部都是衣服,而且都是女装,随便瞟了一眼,应该都是她的尺码。

什么时候准备的?

“从买下来这里的第一天我就想着和你在这里生活,这些都是早就准备了的,只是一直没有机会和你来。”说话的时候叶以深就来到了夏晴天的身后,环住他的的腰,说道:“现在有这个机会了,你愿意和我一起在这里住下来吗?”

夏晴天没有说话。

叶以深真的这么有心吗?起码看起来是这样的。

就在这个时候叶以深的手机就响了起来,顿时叶以深的眼神就变了一下。是谁这么没有眼色?

想死吗!

偏偏那边的人似乎有什么急事一样,一遍又一遍的,最终叶以深实在是受不了了,只能不情不愿的松开了夏晴天的腰肢,几步来到床头前,拿起了自己的手机。

看到是白依灵的时候,迟疑了一下。

夏晴天正在挑衣服,好像全然没有注意他这里,但是叶以深还是挂断了电话。

可是白依灵不依不饶的,又打来了一个,叶以深只能接了起来,语气有些不善:“什么事?”

“以深,我见你昨天没有回来,很担心你,你没有事事情吧?”

白依灵是真的担心,虽然知道叶以深可能是夏晴天在一起,所以这个电话也是有嫉妒在的。

这个时候夏晴天从里面拿出了一套简单又不失大气的黑色中袖长裙,说道:“我进去换衣服,你不要偷看我!”

“我不是那种人。”叶以深信誓旦旦的,像是根本忘记了自己还在和白依灵打电话。

电话那边的白依灵气的手机都快要捏碎了,而叶以深则看着夏晴天走进浴室,才如梦初醒的对白依灵说道:“我还有事,就先挂了。”然后也不听白依灵多说,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丝毫不顾及电话那边白依灵有多愤怒!

毕竟在叶以深看来,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去浴室看夏晴天换衣服。

他过去打开门的时候正巧看到夏晴天把所有衣服都脱了下去,虽然夏晴天眼明手快的拿着手中的长裙盖住了自己的身子,但是还是被他看到了。

“你,你不是说你不会进来的吗?”

就是因为相信了叶以深不会这么的无耻,夏晴天才会放心的进来,连门都没有反锁。

没想到叶以深理直气壮的反问道:“我什么时候说了?”

“你刚刚,你……”

“我刚刚是问你,我是不是那种人,你并没有回答我!所以我就特意来向你证明,我是。”

叶以深云淡风轻的说出了这样的一番话,让夏晴天恨不得上前把他踹出去!

但是她一抬脚,肯定就会暴露出来裙后的身子。

刚刚她可是也还拿了一套新的内衣准备换上的,如今她可谓是一丝不挂的。

“你快出去!”

“进都进来了,哪有出去的道理?”叶以深眨了眨眼睛,说道:“我是不着急,如果你再不换上衣服的话,马上就要迟到了。”

“啊!”

夏晴天今天一早还有一节很重要的课,肯定是不能迟到的,但是眼下赶走叶以深是不可能了。

唯一的选择,也只能是无视他了……

背过身,夏晴天迅速的开始穿衣服,简直是毕生最快的速度!

不过并没有什么用,叶以深还是能看的一清二楚,而且看夏晴天穿衣服的过程对于他来说也是一个煎熬。

原本早就是血气方刚的,如今更是……低头看了一眼身下,叶以深算是清楚的知道了什么叫做自作自受!

只能选择了默默的忍耐,却又舍不得闭上眼不看这满眼的春光。

最后的结果就是开车的时候叶以深坐立难安。

但是眼神还是一直落在身边的夏晴天身上。

夏晴天这件衣服是格外的合身的!

毕竟都是叶以深亲自挑选的,十分的大气,好身材完全展现了出来,凹凸有致,特别是一双美腿,仿佛一米八长!

而且黑色衬托的人十分的有气质。夏晴天原本就肤如凝脂,端坐着,仿佛一副优雅的名画。

叶以深只觉得自己的眼光真好,看上这样的女人!

免不得心情就也好了起来。

只是夏晴天觉得叶以深这个眼神十分的危险,好像随时会在车里做些什么一样!

也不能怪夏晴天多想,毕竟叶以深是有前科的,而且他现在身下的反应也十分的……可观。

对此夏晴天紧紧的握着安全带,做好了一停车就下车的准备!

而叶以深也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所以并没有准备下车,只是见身边的夏晴天这么警惕,故意说道:“你不想我想把你送到教室门口吧?”

夏晴天赶忙摇头。

“那你是不是要表示些什么?”叶以深一副无赖的模样。

很明显,这是在索吻。

虽然他一副盛世美颜,随便做出一个表情都可以照下来印成海报,但是夏晴天丝毫不为所动!

她直接就解开了安全带。然趁车停稳后就一溜烟的跑了下去,瞬间就不见了人影。

没有得逞的叶以深挑了挑眉,摸了一下自己的嘴唇,自我安慰道:幸亏昨天晚上已经偷亲过了。然后一踩油门就走了。

夏晴天一口气跑到了教室,确定叶以深没有跟过来之后才松了口气。

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做了下来,还没调整好呼吸就有同学过来问她身边有没有人,她下意识的说了句有。然后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清雅已经不再了……

只是大家也都习惯了两人坐在一起,所以一直等到上课,就没有人再来问了。

夏晴天顿时就忧伤了起来,原本已经缓解一些的心情,也再次跌落了低谷。

忽然想到清雅的葬礼还没有办,夏晴天就开始在脑海里想要怎么去办。只是去办之前,她要再给秦亦朗打一个电话。毕竟她现在没有帮她打官司的律师了。

于是下课之后就收拾了一下课本,找了隐蔽的地方拨通了秦亦朗的电话。

把韩律师的事情告诉秦亦朗之后,他显然是有些诧异的:“韩律师得了绝症?我怎么不知道这件事?”

“可能是有些突然吧。所以,可能要麻烦你再帮我介绍一个律师了。”夏晴天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如果不方便的话你就直说。”

“方便倒是方便,只是我最近没有空,刚刚来到国外参加一个秀,所以……”

“没关系的,只要给我联系方式我自己联系就可以了!”

夏晴天也不想秦亦朗总在她身上浪费时间,毕竟身为当红小鲜肉,秦亦朗的时间真的就是金钱!

而且那么多的狗仔盯着,很容易闹出绯闻。

她一个新人会被说成捆绑炒作不说,对秦亦朗正面的形象影响也是十分大的。

“那我把他的联系方式发给你。”

说着那边有人叫秦亦朗,秦亦朗答应了一身,然后说了一句:“我有些事情。晚些打给你。”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虽然秦亦朗说他有事情,但是还是很快就把新律师的电话发了过来,对此,夏晴天更加感谢他了。

看来秦亦朗也已经打过招呼了,夏晴天打电话的时候很顺利的就约到了这位姓李的律师。

为了不麻烦他,夏晴天还直接打车来到了他的律师事务所。

这个律师和韩律师一样,在听了大概的情况之后表现的很轻松,让夏晴天准备一下,并且信誓旦旦的保证道:“绝对不会有问题的!我打了这么多年的官司,这一场官司实在是太简单了!”

顿时夏晴天的心就放在了肚子里,一边点头一边道谢,说道:“那我今晚就把整理好的东西发到您邮箱里。”

“放心!”

李律师一副志在必得的模样。

夏晴天出门的时候就松了口气,然后步履轻快的走向了学校的方向,心情好就要散散步嘛!

只是她不知道。在她刚刚出来不久,李律师的门就直接被打开了……

结果就是夏晴天正在图书馆里用图书馆的电脑整理着资料,就接到了李律师的电话:“夏小姐,不好意思,我忽然有些急事可能明天就要出国,您还是另请高明吧!”

“啊?这么急吗?”夏晴天顿时就退而求其次的说道:“可是我看您事务所不是还有许多其他的律师吗?”

“这个,我的事务所也要暂时关闭一下,他们要和我一起出国!”

说着,李律师那边似乎就信号不好,他说话也断断续续了起来:“我在去机场的路上,信号,信号不,不好,先挂了,了!”

然后电话就被挂断了。

夏晴天眨了眨眼,不是明天才走吗?怎么现在就在去机场的路上?

对此,夏晴天也没有多想,只是有些苦恼,要怎么和秦亦朗开口?

既然不能再找秦亦朗,夏晴天就想到了韩晓。

娱乐圈和律师打交道的机会还是很多的,签约解约维权之类的,都需要律师出面。而韩晓身为一个经纪人,肯定有更多的门路!

想着,夏晴天就保存了资料存在自己的邮箱里,然后轻手轻脚的到了图书馆门口给韩晓打了电话。

接到夏晴天电话的韩晓故意调侃道:“我还以你大红大紫了,就不准备联系我了呢!”

“不是还有合同吗,我可没钱赔偿违约金。”知道韩晓在调笑自己,夏晴天也没有上纲上线。

韩晓深知人与人交往的原则,更知道无事不登三宝殿的道理,于是就直白的问道:“有什么事儿想找我?”

“我想让你帮我介绍一个律师。”夏晴天有了之前麻烦秦亦朗的经历,觉得自己脸皮又厚了一些,直接就说出了口。

“律师?”顿时韩晓那边就像是受了惊一样:“我的姑奶奶,你不会是招惹上什么负面新闻了吧?”

虽然叶以深设的局限很多,但是韩晓还是准备把夏晴天朝一姐的方向培养的。

要是没有出道就有负面新闻缠身还闹到法院,可就会增加许多阻力了!

“不是的!”夏晴天下意识的摇了摇头,然后才反应过来韩晓看不到,于是就四处张望了一下,确定没人之后低声说道:“我想离婚。”

“靠?”

韩晓忍不住就爆了一句粗口。

他没有听错吧?

“晴天,多少人做梦都想爬上叶少的床,你是疯了吧?”

“你就别问了,反正我要离婚。”

“这……”

韩晓是清楚叶以深的手段的,要是被叶以深知道他帮夏晴天找了律师,别说他了,整个公司都要跟着倒霉!

知道韩晓在顾虑什么,夏晴天补充道:“你不用带着我和他们见面,只要把他们的联系方式给我就好了!”

“好吧。”话说到了这一步,韩晓要是在再拒绝,倒是显得他有些太不通情达理了,于是就答应了下来,只是还是心存疑惑的问道:“你们是吵架了吗?我看之前不是挺好的吗?不会是因为白依灵吧?”

一连串的问题夏晴天一个都不想回答,就叹了口气,说道:“具体也没什么,你就不要问了。”

“那好,我把联系方式发给你。”

韩晓也只是好奇,毕竟叶以深的家事和他并没有什么关系。

挂断电话后,韩晓很快就发来了短信。而且一长串,足足有五六个选择。

这下就算是其中一个出问题也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律师的事情夏晴天没有放在心上,她现在更加关心的还是住在哪里的问题。

她是绝对不愿意和叶以深继续同住一个屋檐下的!

但是和同学住在寝室,又担心她们问起苏清雅,到时候提起伤心事无言以对很是尴尬。

虽然出去住宾馆也可以,但是一出门就很可能碰到叶以深,只要两人见面,肯定是没有她溜走的余地的!于是在学校兜兜转转了一圈,夏晴天有些惆怅,总不能睡在小院的石椅上吧?

这个时候,忽然看到了校园内的教师楼!

教师楼是学校分配给老师的,但是许多老师在外面有房子,或者是嫌这里的房间太小,就将房子对内租给了学生。

自己可以租一个月这里的房子啊!

想着。几步就走了进去。

夏晴天很快就看看到了贴在楼道里的出租信息,毕竟他们学校的基础设施很好,学生公寓的配备十分的齐全,在外租房的还是少数,租老师公寓的更是不多。

电话打出去,正巧这个老师在学校,而且还都是传媒系的老师,虽然不教夏晴天,却都是眼熟的。

“原来是你啊!”老师倒是很大气,就说道:“合同就不签了,房子空着也是空着,你就先住进来。”

“老师,我就准备暂住一个月,将房费都交给您吧。”

夏晴天也乐得自在。反正她手里还有上次的片酬,还算富裕。

两人一拍即合,房间整齐干净,可以说是拎包入住。

住处的问题就这样解决了,夏晴天松了口气,不管怎么说,学校里住下来还是方便的。

至于换洗的衣服,等会去学校的商店里买上几身凑合一下就够了。

整顿下来之后,夏晴天就立刻拨通了一个韩晓刚刚发来的电话号码,并且约对方在学校里见面。

现在学校才是最能给她安全感的地方!

只是左等右等的,那个律师一直没有过来,再打电话,直接就关了机。

心生疑惑,就拨通了第二个号码。结果也是没见到人就失联了。

最后所有的律师都没见到面,这让夏晴天觉得有些诡异!

难道她有什么诅咒?和她联系的律师都会出现意外?

正在想着,电话就响了起来,还以为是哪个律师打过来的,夏晴天赶忙去看,结果竟然是秦亦朗。

“晴天,和李律师谈得怎么样?”

“他不是有事情吗?”

“嗯?我怎么没有听说,刚刚还听朋友说约了他明天见面呢。”

“明天?”夏晴天的眼角抽搐了一下,追问道:“是在国内见面吗?”

“当然了!”

丝毫不知情是秦亦朗就这样将李律师给出卖了,同时,又随口说道:“我今天还见韩律师发朋友圈,看起来倒是不像的了什么病。”

“……”

顿时,夏晴天似乎就明白了什么。

哪有什么事情,哪有这么巧的事情!她找律师都出事。如果真的有这么巧的巧合,她早就去买彩票了!

如今看来,肯定是有人在背后搞鬼!

这个人,不用猜就知道是叶以深。

深呼吸了一下,夏晴天就死死的咬紧了牙关。

见夏晴天不说话,秦亦朗以为她的心情不好,就安慰道:“放心吧,他们两个人有事我再帮你找一个新的律师就好,反正我这两天也准备回国了。”

“算了。”夏晴天就叹了口气。

就算找一百个,又有几个能敌得过叶以深的威胁呢?

也不想和秦亦朗说太多,免得他为了自己的事情分心,就干笑了一下说道:“我联系一下我朋友吧,你就放心在国外走秀,我会在电视看你的!”

“哈。那一言为定!”

秦亦朗听到夏晴天会在电视上看自己之后,心情不觉就愉悦了起来。

虽然想和夏晴天再寒暄几句,但是因为有媒体要专访,他只能先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之后,夏晴天的眼神中闪过了一丝的坚毅!

叶以深以为这样她就会妥协吗?

不可能!

想着直接起身去了图书馆。

这边叶以深觉得自己的做法没有丝毫的不妥当,坐在新公寓里看着对面的教师楼,这里正好能看到夏晴天在租的房间,不然他才不会买下这里。

“怎么样?”问了身边的方毅一句,叶以深就给自己倒上了一杯红酒。

“老大,都处理好了,少奶奶绝对找不到一个人能帮她的律师!”

方毅这两天也是忙的东奔西走的,一发现夏晴天和某个律师联系之后,立刻就采取行动!

“那就好。”

夏晴天不是想离婚吗?律师都没有,看她怎么离!

叶以深仿佛看到了自己媳妇慢慢气馁然后回心转意的美好希望!

就在这个时候。方毅不合时宜的开口道:“只是少奶奶去图书馆借了许多关于法律的书,特别是……关于婚姻的。”

“嗯?”叶以深一皱眉:“一个大学图书馆,弄这些书干什么?”

“那要我去把少奶奶接过来吗?”

方毅简直比叶以深还期盼夏晴天回来!

毕竟现在叶以深的情绪完全就是依附在夏晴天身上的,夏晴天在,并且听话,叶以深的心情就大好。不在或者是不听话,叶以深表现的就完全像是能杀人一样!

不过每次叶以深脾气差的时候,受罪的都是方毅。

“不用,再等两天。”

叶以深知道欲擒故纵。

他猜夏晴天肯定已经知道律师的事情是他在背后了,故纵已经有了,就等她再挣扎一段时间,去擒了她!

想着,叶以深喝了一口酒杯中的红酒,然后眯着眼睛看着夏晴天还亮着灯的窗子。

在房间里的夏晴天觉得背后起了一层冷汗。怎么总觉得被人盯上了呢?

摸了摸胳膊,合上了面前的《婚姻法》,律师真的不好当啊!

她把这些但凡能涉及离婚的法律文书都从图书馆借了出来,既然叶以深不让她找律师,她就自学!

毕竟是学新闻的,夏晴天对于文字还是有敏感在的,上课看吃饭看,一有空还钻到图书馆去看。

现在待在学校的时间很多,即便是一直看书,还是空余了一些时间,她就抽空处理了苏清雅的事情。

这么忙碌也是有好处的,没有时间去交际联谊,叶以深也没有抓住她的把柄,所以一直处于观望状态,没有把她抓回去。

一个星期后,夏晴天主动给叶以深的打了电话,询问道:“你现在在叶家吗?”

“在你学校附近的公寓,我一直的在等你回来。”

叶以深在听到夏晴天这样问之后,觉得自己心跳都加速了!

她这是忍不住要来找自己了吗?

也不枉他这一个星期孤枕难眠,苦苦等待!

“那你等着吧。”夏晴天不等他继续说情话,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叶以深瞬间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其实他根本不在那个公寓,而是在公司,而且现在还在开董事会。

诸多股东看着一向高冷的叶大总裁这样,头上纷纷冒出了冷汗,这是到底心情好还是心情差?

只见叶以深直接大手一挥说道:“散会!”

“啊?总裁,我们才刚刚开始汇报工作!”

“现在的网络这么发达难道你不能运用起来吗?”叶以深瞟了他一眼,然后直接走了出去:“所有资料发邮件给我,如果有谁不会发邮件的话我不介意把他送到小学重新深造一遍!”

叶以深说着已经走出了门口,纵然是众人有什么不满也只能选择了默默闭嘴。

车上。

叶以深觉得自己简直能飞起来!

她约自己见面是不是想见自己?

肯定是!

这个女人一向口是心非。

叶以深内心戏十分足,一辆车也硬生生的开出了飞机的速度,将路程时间缩短了一半。

风一般的来到了公寓,然后第一件事就是洗澡,等他洗完澡之后,敲门声恰巧响起来。

想都没想的叶以深就去打开了门,然后就看到了……一个男人?

“您,您好,您的快件。”

叶以深现在就身下裹着浴巾,上身赤果,头发还滴着水珠,完美身材就这样暴露无遗,而且还加上是一丝的诱惑!

纵然是男人看了也是有些把持不住啊!

顿时叶以深的脸就黑了,直接就从他手中拿来了文件袋,然后‘嘭’得摔上了门。

虽然叶以深还没有签字,但是刚刚他的神情实在是太吓人,快递员明智的选择了离开。

叶以深打开手中的文件袋,入眼赫然是‘离婚协议’几个大字!

顿时,他的火就上来了!

他还以为夏晴天打听自己在哪是准备‘浪子回头’,没想到只是为了把离婚协议寄给自己!

根本看到没看就将手中的离婚协议撕了个粉碎,然后拿出电话就拨通了夏晴天的号码。

“喂。”听声音,夏晴天倒是十分的冷静。

“你!”叶以深顿时火就起来了,怒喝道:“夏晴天,你最好立刻出现在我面前!”

“不知道叶先生说这样的话,是签过字了,还是没有签字?”

“我不可能签字!”

叶以深一字一句说的咬牙切齿,仿佛要吃了夏晴天一样。

纵然是隔着手机,夏晴天都能感觉到深深的寒意……咽了咽口水。下意识的挺直了腰板说道:“那我不会和你见面的!”

“你不想我去你们学校抓你吧?”

“那我就离校出走!”

“你就觉得你跑到哪里我找不到你?”

叶以深威胁的话还没有说完,夏晴天直接就挂断了电话,气的叶以深把手机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夏晴天舒了口气,第一时间关闭了手机,然后拍着胸口自我安慰道:没事的,一定要冷静!叶以深肯定是要脸的,不会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

虽然这样想着,但是夏晴天还是战战兢兢的,生怕一出门就会遇到叶以深。

但是一直等到第二天,叶以深都没有找她,即便如从,夏晴天还是不敢开机,就连上课,都是偷偷摸摸坐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一下课就跑的不见了人影。

即便如此,夏晴天还是没有放弃离婚的事情,再次给叶以深寄了一份同城快件。

按照她对叶以深的了解,叶以深肯定是已经将协议书撕的粉碎,所以这次她特意多打印了几份,然后还写了一张字条。

这样,成功让叶以深更加的愤怒了。

看着那张字条,叶以深怒极反笑,上面是夏晴天好看的字迹,写着:如果你不签字,我会每天给你寄一份,反正我打印了很多份。

最可气的是,后面还画了一个欠揍的笑脸!

叶以深随手又撕碎了一份离婚协议,但是这次夏晴天打印的很多。撕了还有。

这时,叶以深才算沉下了心去看了这份离婚协议。

夏晴天不愧是自学了《婚姻法》的,条款写的像模像样,也清楚的写明她什么都不要,只要离开叶家。

只要离开叶家吗?

叶以深冷笑了一声,痴人说梦!

扬手将手中的离婚协议都丢了出去,纷纷扬扬的,然后顷刻都落在了地上。

这边的夏晴天紧握着手机,纠结的思考着到底要不要开机,然后心一横,反正横竖都是死!

一用力,就摁开了手机。

没等手机开机,就听到了开门的声音,顿时整颗心都提了起来!

虽然学校的治安一直很好。但是难免还是会有校外的不法分子混进来,不会是什么坏人吧?

等定眼看到进来的人是谁之后,夏晴天腿都软了。

叶以深!

“你,你怎么会有钥匙?你这是私闯民宅,我要报警!”

夏晴天一激动,说话就颠三倒四起来,拿起手机就装作要报警。

可惜叶以深根本不在乎,还随手关上了门,四处打量了几眼。

“你再不出去我就喊了!”

“喊什么?”叶以深一挑眉反问:“喊你老公进了你的房间吗?”

话音未落,夏晴天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一看不是别人,正是把房子租给她的老师。

夏晴天想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一边接起电话,一边威胁道:“房子是这个老师的。我这就告诉她!”

只是叶以深丝毫不为所动。

接通电话之后夏晴天还没开口,那个老师就说道:“一直在给你打电话你都是关机,我有件事情要告诉你,房子被卖了,你可能要搬走了。实在不好意思,我已经把钱退到你的银行账号上了……”

什么情况……夏晴天现在整个人都呆滞了。

整个时候叶以深才不紧不慢的说道:“哦,忘了告诉你了,我刚刚把这里买了下来,所以这儿现在是我的地盘了。”

听到这个消息,夏晴天忍不住就想爆粗口!

叶以深正常情况下是绝对不会买下这种房子的,分明是故意针对她!

“那我现在就走。”夏晴天说着就想出去,反正这里也没有什么太多她的东西,她现在只想逃脱叶以深的魔爪。

不过叶以深可不是过来看她逃走的,就站在门口,双手环胸,看不出情绪:“走什么?你不是要离婚吗?那我们就好好的算一算这婚要怎么离!”

“你说真的?”夏晴天顿时身子就僵住了。

“当然。”叶以深情绪看起来很稳定:“不过我的时间和签字都是很值钱的,要我谈,你是不是要付出一些代价?”

每次叶以深这样说道时候就意有所指,夏晴天下意识就后退了一步,拉紧了自己的衣服,明知故问道:“什么代价?”

“你想想自己有什么可以给我的?”叶以深其实来的时候是根本没有其他的想法,但是一看到夏晴天就有些克制不住了。

如今见她的脸上已经被渡上了淡淡的红晕,顿时更加的血气方刚!

虽然没想过,但是顺水推舟似乎也不错。

“我,我没有!”夏晴天并不想和叶以深有任何肢体上的接触!

虽然现在叶以深还没有在离婚协议上签字,但是在夏晴天看来,两人已经不再是夫妻了。

确切的说,从苏清雅出事的那一瞬间,夏晴天就不认为叶以深和自己有任何关系了!

“那我就开条件了。”

说话的时候,叶以深已经来到了夏晴天的身边,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