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夏晴天,你老公找你/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晴天顿时就开始奋力的挣扎起来,一边挣扎一边喊道:“你签字!”

“好。”叶以深一口答应了下来,然后就从口袋中拿出了一份折起来的离婚协议,看到了桌子上的笔,直接就拿起来在上面签了字:“想要吗?”

说着,还故意在夏晴天面前晃了晃。

夏晴天愣住,呆了呆,做梦都没想到叶以深真的会签字,顿时眼睛都直了,虽然她没有说话,但是她的神情已经彻底的暴露了她。

“那就让我看看你的表现。”叶以深随手将离婚协议放在了桌子上,然后直接来到了夏晴天面前,轻笑道:“一日夫妻百日恩,嗯?”

夏晴天一动不动的,叶以深就直接把她抱了起来。

他这次是真的有些生气!

给他一份离婚协议就算了,还准备一天给他寄一份,是想把他活活气死吗?

但是动作也还是温柔的,一边吻着她,一边手指在她身上动作着。

毕竟不是未经人事,瞬间,夏晴天就受不了了,却强忍着。不发出一丝的声响。

一直心心念念的想和叶以深离婚,如今叶以深如此云淡风轻的签了字,夏晴天心中忽然升腾起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对此夏晴天并没有多想,权当是为了即将结束的闹剧觉得庆幸。

叶以深见她在出神,就更加的温怒了,自己都这样做了,这个女人难道就不能配合自己一点吗?

想着,就开始继续动作。

也许是太久没这样过,夏晴天感到一丝的难受,发出了声音。

这大大的刺激了叶以深。

这时候外面的阳光正好,撒在夏晴天的身上。

不由的,叶以深就想到了他们在外面的经历……啧啧,真是十分怀念!

想着,就又加大了力度!

这么久没有得到宣泄,叶以深觉得自己就像是在沙漠上找水的人一样,好不容易找到了,自然要好好的解解渴!

夏晴天觉得自己的理智在沉浮,死死的咬着后牙槽不让自己发出声响,却又是不受控制,然后就断断续续的要求到:“拉,拉上,拉上窗帘!”

没有光的情况下,夏晴天更容易接受现在发生的一切。

叶以深当然不同意,直接就把她抱了起来,逼问道:“害羞什么,难道没有这样试过吗?”

夏晴天抿着嘴不说话,只是双手抓紧了他。

只要这次结束,以后她就和叶以深一别两宽了!

越发的激烈,狭小的房间里,突然,响了一阵敲门声,顿时,夏晴天的身子就抖了一下。

叶以深倒吸了一口凉气,低声说道:“乖,不要紧张,放轻松。”

“晴天,你在吗?”门没有开,但是门外的人并没有走,而且听声音,仿佛是……租房给她的老师!

夏晴天不敢相信,如果老师拿着钥匙开门看到这一幕她要怎么办!

想着,就更加的紧张了。

叶以深的眼角明显的抽搐了一下,直接就俯身吻上了她的唇,想让她放松下来。

虽然他也很想去开门,但是现在真是抽不开身呐……

“已经走了吗?”

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一声嘟囔,然后就是下楼的脚步声。

这让夏晴天松了口气,不仅是她,叶以深也松了口气。

被这样一折腾,叶以深很快就宣泄了出来,对此他很是后悔!

好不容易抓到了夏晴天一次,竟然这么快就……早知道就先把她骗到自己的住所了。

正想着,夏晴天直接就抓着衣服下了床,几步来到了桌子旁边。

万一等会叶以深后悔了,把离婚协议撕了怎么办?

一边去桌子旁边,夏晴天还一边穿衣服。幸亏是裙子,一套就好。

见夏晴天如此急迫的去桌旁拿那份离婚协议,顿时叶以深就没有了任何兴致,眯起眼睛默默的看着她。

夏晴天一把抓起那份离婚协议,然后眼神就落在了叶以深的签字上,上面赫然签着:夏晴天三个大字!

他刚刚签的竟然是她的名字!

反应过来自己受骗了之后,夏晴天顿时就恼怒了,看着叶以深吼道:“叶以深,你这个骗子!”

“你就这么想和我离婚吗?”叶以深就默默的看着她,眼中闪过了一丝悲切。

此时的叶以深无论是脸上的神情还是语气都不像往常的他,带着难以置信,却又不得不信。

“……”夏晴天一时间无言以对。

她只是不想和害死清雅的凶手在一起,还有就是,想尽快的结束这段时间混乱又糟糕的生活。

可是在面对这样的叶以深的时候,夏晴天像是被梗住了喉咙。

“你,就真的这么想离开我吗?”

此时的叶以深,全然没有了往常的霸道与高高在上。

夏晴天的心不知为何抽搐了一下,然后心一狠,没有回答,直接转身就走出了门。

为什么自己会心痛?

刚刚他为什么的不是自己一直都想要的吗?为什么不回答他?

夏晴天觉得自己整颗心都被搅乱了,思绪也随之变的混乱起来。

就算是跌跌撞撞的跑到了楼下,夏晴天还是听到叶以深砸摔东西的声音,看来他好像真的很在意……

夏晴天回头看了一眼房间的窗口,叶以深仿佛停止了泄怒,点了一根烟。

她步子顿了一下,却还是离开了。

这件事过后叶以深连着三天再也没出现过,夏晴天却丝毫没有感觉到安心,相反,有种不安感。

叶以深不会做出什么伤害自己的事情吧?

她有些担心,叶以深会不会做出什么傻事……虽然可能性不大。

好几次她都想给方毅打电话问一问,却终究没有拨出去,这三天她一直住在宾馆,躺在床上不断的失眠。

把手中的手机翻来覆去的好几遍,不知道是担心忽然接到叶以深的电话,还是担心叶以深就此了无音讯。

她是想和叶以深离婚,却不想叶以深因此受到什么伤害。

“少奶奶,您在吗?”

就在夏晴天纠结的时候,听到了门口方毅的声音。

“方毅?”夏晴天没料到他会来,一脸的诧异,然后不由自主的就问道:“叶以深他,还好吗……”

“我也正想问您,少爷一直没有回过家,三天前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病了一场,现在还在医院。”

“他病了?受伤了吗?”

愧疚顿时就席卷了夏晴天。

她不想伤害任何人。

“这。我也不好说。”方毅遮遮掩掩的,更让夏晴天担忧起来。

叶以深不会再真的是做了什么伤害自己的事情?

连自己都不放过,这个男人是有暴力倾向吗?

“少奶奶,这次我来是想请您去医院看看少爷,三天了,任凭怎么劝都不吃不喝。”

“……”

见夏晴天不说话,方毅急的眼眶都红了:“少奶奶!”

“我去……”叶以深毕竟是因为她才这样的。

得到了夏晴天的回应,方毅眼前一亮,立刻就带着她下了楼,上了车。

到了医院之后,熟悉的味道让夏晴天的心情格外的压抑。紧跟着方毅的步伐,来到了重症监护室。

重症监护室?

那么严重吗!

夏晴天的心顿时就提了起来,轻声对方毅说道:“这么严重吗?”

不会是那天他离开之后叶以深跳楼了吧?

不会的不会的,夏晴天摇了摇头,毕竟也是在校园里,要是叶以深跳楼,她肯定会听说的!

顿时,脑海里就闪过了诸多惨不忍睹的画面,她下意识的喉咙一紧。

“少奶奶,少爷就在里面了。”方毅指了指最里面的VIP监护室,他也只能帮到自己老大这里了!

夏晴天几步过去。就想直接推门进去,然后却透过上面的玻璃看到了一个女人的背影。

白依灵?

挪动了一下步子,把里面看的更清楚。

只见白依灵端着一碗粥,拿着勺子递在叶以深的嘴边,叶以深张嘴,就吃下了她勺子中的粥……

没有胃口吗?

夏晴天深呼吸了一下,她的担心果然是多余的。

见夏晴天在门口站着不进去,方毅有些奇怪的上前问道:“少奶奶,您怎么……”

‘不进去’三个字还没问出口,就看到了里面的白依灵,顿时方毅就瞪大了眼。

什么情况?

他刚刚走的时候这个女人还不在呢!

而且看这又是喂饭又是擦嘴的。方毅都不知道要怎么帮叶以深洗白了。

夏晴天直接转身,说道:“等叶以深病好了,就麻烦他在离婚协议上签字!”然后根本不给方毅说话的机会,转身就走。

病房里的叶以深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只想尽快的把白依灵支走,毕竟等会夏晴天来了看到白依灵就不好解释了。

所以草草的喝了白依灵喂的几口饭,就再次开口催促道:“我想休息了。”

虽然这已经是叶以深第三次这样说了,但是白依灵丝毫没有走的意思,而是十分的担忧:“你到底是怎么了?那么久不见人,忽然就住院了!”

“你怎么知道我在住院?”

住院这个事情,只有方毅知道。就连王管家他都没有多说。

至于方毅,肯定是不会把这件事告诉白依灵的,顿时叶以深的眼神就凌厉了起来,一把抓住了白依灵的手腕:“你跟踪我?”

白依灵被吓得手一抖,手中的勺子就掉在了地上,眼神中也闪过了一丝的慌乱。

还没等她想好这件事到底要怎么解释,叶以深就看到了在外面手舞足蹈比划的方毅。

顿时就明白了什么,也顾不上逼问白依灵,直接起身就下了床,然后打开了门。

方毅看了一眼也起身的白依灵,眼疾手快的关上了门,对叶以深低声说道:“老大,刚刚少奶奶,似乎看到了……”

不用说明白,叶以深也知道夏晴天看到了什么!

该死的,憋着三天没有去找她,就是为了装出半死不活的样子给那个女人看!

没想到该看到没看到,不敢看的却看到了!

抬脚想去追,然后又想起来什么,问道:“走了多久了?”

“有一会儿了。”

方毅话音未落就感觉到了叶以深深深的杀意:“那你为什么不早说?”

“我,我不是怕……”

他是怕突然闯进去打扰到叶以深和白依灵啊!

“你去查清楚到底有没有人跟踪我!”叶以深嘱咐了这样一句话,然后匆匆的就离开了。

从他的步伐看来,他现在很愤怒。

方毅咽了咽口水,有些庆幸自己现在是单身。

房间了白依灵外面的话虽然听的不真切,却也是听了一个大概,知道刚刚是夏晴天来过了。只是还没来得及庆幸,就有些头疼,万一被叶以深发现自己派人跟踪她就完了。

学校。

夏晴天恨不得一口牙都咬碎,亏她还担心叶以深真的会有什么三长两短,如今看来,他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肾虚不虚!

气冲冲的在学校走了一圈,才想起来今天没有课,然后转身就回了宾馆。

一路上都在想自己到底要怎么骗叶以深在离婚协议上签字!

“混蛋!”在开宾馆门的时候,夏晴天忍不住就骂了一句。

叶以深这个混蛋!

然后就听到了叶以深混蛋的声音:“你是在说我吗?”

怔怔的看着坐在自己床上的叶以深,还一身病号服,夏晴天怀疑自己的因为太愤怒出现了幻觉。

再三确认自己没有进错房间之后,夏晴天直接就一副冷漠脸:“你不是病的不能自理了吗?”

“为了你,就算死我也会从地下爬出来的。”叶以深知道白依灵的事情是解释不清楚了,只能开始卖惨博得同情:“唉,反正我也没有多久可以烦你了,如果你还是不想看到我就走吧。”

没有多久?

夏晴天眼角一抽,难道他……

眼神里都是迟疑,仔细打量了他一圈,然后没声好气的问道:“你怎么了?”

“没什么。”叶以深说着说话的时候都憔悴了几分:“只是医生说很可能需要一直住院治疗。”

“刚刚发现的吗?”夏晴天的语气稍微缓和了一些。还有一丝担心在里面:“到底是什么问题?”

“你不用管了,反正你不是要和我离婚了吗?也不会让你照顾我。”叶以深看出了夏晴天吃这一套,脸上的神色仿佛更加的憔悴了。

夏晴天见叶以深这样,以为他真的是的了什么重疾,可是一想到刚刚在医院有白依灵照顾她,不由的就嘴硬了起来:“也对,有白依灵在你身边,她照顾的应该很周全吧?”

叶以深见夏晴天不安套路出来,迟疑了一下,就咳了两声,说道:“今天在医院她就是和我道别的。毕竟她以后的发展那么好,不会被我耽误下来。”

什么?

白依灵不像是这样的人啊……

“所以你愿意回来照顾我吗?”见夏晴天不说话,叶以深就主动抛出了橄榄枝。

夏晴天心里是迟疑的,毕竟她已经做好了彻底离开叶以深的打算,而且叶以深身边应该也不缺照顾他的人。

但是这样说似乎又有些残忍,万一再刺激到叶以深怎么办?

这个时候方毅打来了电话,虽然在叶以深看来方毅有些啰嗦,但是没有紧急的事情他是不会打电话的。所以叶以深虽然很入戏,但是还是接起了电话。

“老大,白小姐刚刚出事了!”

“怎么了?”叶以深直接就从床上站了起来。

“从楼梯上滚下去了,已经昏迷了。”

“我现在就过去!”

虽然对于白依灵没有了之前的特殊情感。但是叶以深也没有冷血到眼睁睁的看着她生死未卜。

夏晴天没有听清方毅在电话里说什么,但是叶以深这么紧张让夏晴天预感可能是白依灵出事了。

“我去医院一趟。”叶以深没有和夏晴天多解释,只是拉起了她的手握了一下:“等我回来。”然后开门风风火火的走了出去。

夏晴天看着没有关上的门,就抿起了嘴。

这样的叶以深怎么看到不像是身怀绝症的人。

算了,就算没有白依灵,也会有数不清的人心甘情愿的照顾他一辈子。

可惜这里也没办法住了,天下之大,可能真的没有她的容身之地了吧。

其实白依灵并没有什么事情,不过是有些轻微脑震荡,在叶以深到了医院之后就清醒了过来,十分虚弱的对叶以深说道:“以深。你来了。”

“嗯。”叶以深也刚刚从医生哪里了解到,白依灵的确是没有什么大事,所以一颗心早就又飘到了夏晴天身上。

看出了叶以深有些心不在焉的,白依灵的语气就更加的孱弱了:“是我想向你解释,只是我的经纪人在医院看到了你联系我过来我才来的,没想到一着急就踩空了。我没事的,你先去忙吧。”

“那你好好养病,我就先走了。”

叶以深这次倒是很随白依灵的心,直接起身就走了出去,空留病床上的白依灵瞪大了眼。

死死的攥紧了床单,看来这一下是白白的摔了。

叶以深肯定是去找夏晴天了!

想到这里。白依灵将手中的床单攥的更紧了!

她猜的没错,叶以深的确是去找夏晴天了,只是没找到。

因为方毅在医院里,没跟着夏晴天,叶以深没有在第一时间知道夏晴天去了哪里,顿时就有些着急。

不是他高估这个女人,她绝对能一眼看不到就跑到天涯海角!

立刻就安排人去调查,不出十分钟,就确定了夏晴天现在是在寝室里,这让叶以深松了口气。

算了,今晚就暂时不去找她。

反正叶以深也已经想好了让她自己送上门的办法。

第二天。

夏晴天昨天睡的半梦半醒的。现在眼睛都干涩的睁不开。

却一到上课的教室,就听到议论纷纷的,随即就是指指点点。

“晴天。”这时候和夏晴天关系还不错的同学说道:“你看到挂在门口的横幅了吗?”

“横幅?”她摇了摇头:“我还没有去门口。”

不过和她有什么关系吗?

“我建议你还是去看看吧。”

同学的神情让夏晴天有种不好的想法,一路狂奔到了门口,看到横幅的一瞬间,她就彻底清醒了过来。

上面赫然写着‘夏晴天,你老公叶以深找你,请速去教导处。’几个斗大的字。

什么时候挂上的去的?

昨晚还是今早!

这么的显眼,岂不是全校都看到了!

虽然夏晴天很恼怒,但是她一时半会儿也没有办法将横幅取下来,只能气急败坏的冲到了教导处。情急之下门都没有敲门就推门而入:“叶以深,你!”

话喊了一半,夏晴天就看到校长和叶以深坐在一起喝茶,顿时,夏晴天的大脑就卡住了一般。

她默默的退出去关上了门,又敲了两下。

见状,叶以深不由的勾了勾嘴角。

校长自然知道夏晴天是来找叶以深的,也笑了两下,说道:“进来吧!”

然后便看着叶以深,加了一句:“我就不打扰叶少了。”

“您慢走。”叶以深说这话的时候,却看了夏晴天一眼。

夏晴天就这样看着校长走过自己的身边。还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叶以深刚刚到底和校长说了什么!

随着门被关上,夏晴天就觉得头脑发热,抬手指着叶以深:“你,门口的东西是什么?”

“我怕给你发短信没用,所以就挂在了最明显的地方通知你,看来效果很不错。”叶以深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仿佛那样做十分的正常。

夏晴天气的指着叶以深的手指抖了两下,伴随着上课铃声,她也就认命了,反正该看到都已经看到了。几步来到叶以深面前,语气冷静下来,故意问道:“那叶少这么着急的叫我过来,是想签署离婚协议书吗?”

“我是想来通知你参加葬礼。”叶以深没有接她这个话,而是忽然就严肃了起来:“苏清雅的。”

清雅的葬礼……

这也是夏晴天准备做的。

不过并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又要和叶以深斗智斗勇处理离婚的和事情,难免就有些进度缓慢。

“一切我都准备好了,你明天出席就可以了。”

“不牢你费心了。”夏晴天这些日子原本好转一些的心情再次跌入了低谷,就连刚刚被气的怒意都消散了:“我来就好了。”

“我说了,我已经都准备好了。”

叶以深知道说是道歉夏晴天也不会接受,所以就霸道了起来:“你只要人到就够了。”

“清雅难道会想害死他的人帮她操办葬礼吗?”

夏晴天顿时就激动了起来。

分明是叶以深亲手将清雅推到海里的,现在做弥补,难道来得及吗?

这段时间叶以深一直追着夏晴天哄也是精疲力尽,一番话让叶以深的脾气也上来,质问道:“夏晴天,是不是我这段时间对你太放纵了?”

“如果你真的放纵我的话那天就真的签字了!”夏晴天瘦瘦弱弱的,态度却十分的坚决!

“夏晴天,你不要逼我。”叶以深一把就上前抓住了她的手腕:“你这辈子都别想离开我,不管你到哪里,我都能把你带回叶家!”

“那我就去死,你带一个死人回家吧!”

叶以深的威胁现在已经不能威胁到夏晴天了,夏晴天一把甩开了他的手,眼中的决绝让叶以深觉得心一凉。

她敢说,就真的敢做。

叶以深有些郁闷,明明是自己在威胁她,怎么倒成了她威胁自己了?

只能将怒火强制的压在心底,放缓了语气说道:“逝者已逝,我会给清雅准备最妥善的后事,你也不想清雅的身后事乱七八糟的吧?”

这句话,让夏晴天不再反驳。

她的确是没有叶以深的能力。

于是就不再任性的点了点头,说道:“我想让老师也出席,院长就不用了。”虽然很想让院长来送清雅一程,但是她老人家年龄毕竟大了,不能受什么刺激。

“都随你。”叶以深盯着夏晴天黯淡下去的眼神,和往常活力满满的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顿时压下去的怒火少了一半:“不如今晚回家吧,白依灵已经……搬走了。”

毕竟白依灵现在医院,所以叶以深就顺水推舟的说她已经搬走了。

“不。”夏晴天却想都不想就拒绝了。

她现在不回去,不仅仅是因为白依灵,更多是因为那里已经没有什么让她感到眷恋的东西了。

“那是叶家,不是我家。”夏晴天说着,就低头走出了教务处。

看着她落寞的背影,叶以深有些懊恼,刚刚怎么就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呢?

叶以深其实已经将所有的爱和宠溺都给了夏晴天,只是他一直蛮横霸道,有些不知道怎么去表述罢了。

这一晚。注定是都要失眠的夜。

叶以深躺在夏晴天曾经睡过的床上,努力的幻想她就在身边。

夏晴天则翻来覆去,满脑子都是清雅掉海的场景。

白依灵则又在暗暗的盘算,怎么才能彻底的将夏晴天送走。

总之长夜漫漫,每个人都各怀心思。

……

第二天一早,叶以深就先回去了叶家。

他许久都没有回来了,这次回来,也是为了拿些东西。

王管家见叶以深回来,连忙上前,说道:“少爷,您回来了。”

“嗯。”叶以深点了点头。便准备上楼,却听到了一个婉转的声音叫他的名字。

抬头,就看到了站在楼梯上的白依灵。

她不是在医院吗?怎么回来了?

看到叶以深皱眉,白依灵赶忙下楼说道:“在医院住的不舒服,还是家里好。”

白依灵的话,好似这里是她的家一样。

一旁的王管家下意识的撇了撇嘴,自从叶以深不回来之后,白依灵也俨然一副女主人的姿态,高高在上的使唤诸多下人。

唉,他还是更喜欢夏晴天这个少奶奶!

希望自家少爷不要选错了人啊!

叶以深等会要去见夏晴天,回来是为了专程换身严肃些的衣服。所以白依灵在不在,也不在意,就眼神越过她,上了楼。

“……”

见叶以深对自己依旧这么冷淡,白依灵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不行,绝对不能这样下去!

叶以深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从床头柜最深处拿出了一个盒子,打开,里面是夏晴天送的袖口。

修长的手指在上面抚摸了一下,不由的就想起了当初和夏晴天之间的种种。越想就越觉得现在的处境严峻!

希望今天是一个转折点。

想着,拿出一套纯黑的西服,别上了那对袖口。

白依灵就在门口等着他,一看到他出来就紧跟着他,问道:“你是要去参加苏清雅的婚礼吗?”

叶以深看了她一眼,这件事自己并没有告诉她,她怎么知道?

看来果然有蹊跷!

心中这样想,叶以深脸上却没有丝毫的表露,而是淡淡的点了点头,白依灵没有察觉到叶以深的心思,继续说道:“我也想去!”

“你就不要了,万一再引来记者就不好了。”

这只是个说辞。

叶以深打赌夏晴天绝对不会想看见白依灵的!

“以深。”

白依灵见叶以深这样搪塞自己,就准备打感情牌,这个时候在门口等着的方毅却进来了,走到叶以深耳旁轻声说了些什么。

叶以深顿时就目光锐利的看了白依灵一眼,说道:“把人带过来!”

“什么人啊?”白依灵被刚刚叶以深的眼神看的浑身不自在,心中也有些不好的预感,讪笑道:“你不是要去参加葬礼吗?”

“方毅,让人安排一下,我会迟些过去。”叶以深去的早只是想亲力亲为,免得到时候出什么差池。

但是现在有人想窥探他的生活,这件事的处理才是刻不容缓的!

“那,你等会要和谁见面吗?我就不打扰你了。”白依灵的直觉告诉她,叶以深等会见的人,她并不想看到。

叶以深却语气平淡的制止了她,说道:“坐吧,一起见一见,没准还是你的老朋友。”

“我在国内有什么老朋友。”白依灵脸上的慌乱一闪而过,但是随即就掩饰了下去,换成了一脸好奇。

毕竟拍了那么多的作品,演技也不是白白磨炼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