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一个星期,回到我身边/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以深没有回答她,只是身边的气氛越来越冷。

几分钟后,一个人被方毅推搡着进到了叶家,虽然他手脚自由没被绑住,但是脸色惨白,走路也哆哆嗦嗦的。

“怎么称呼?”叶以深看到他之后脸上带着笑意:“侦探?还是狗仔?”

“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啊!”他显然已经被方毅教训过了,嗓子都沙哑了:“我什么都没做,然后就被抓来了!”

“主子,这些都是在他住所发现的。”方毅听他这样的辩解,直接就上前递给了叶以深一个包裹,打开之后,里面都是叶以深的照片。

如果叶以深是个女人的话,绝对相信这个男人是个变态!

但是他是男人,所以就认定,是有人想掌控他的生活:“谁让你跟踪我的?”

这种事情竟然发生在自己身上!

叶以深顿时就暴怒了起来。伸手拍了一下面前的茶几,茶几上的东西顿时就抖了三抖。

也幸亏是茶几质量好,不然那肯定要把上面的玻璃拍碎。

“没有,没有……”

他的嘴的确很硬,到了现在都不肯松口。

叶以深一步上前就捏住了他的下巴,力道大到像是要把他的下颚捏碎:“没有?”

随着他的用力,那个人的嘴角就有血流出来,还混合着口水。

叶以深一阵厌恶,就松开了手,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这样都不肯说,看来你很专业嘛!”

话音未落,就一阵骨头移位的声音,然后便是惨叫。

“不过卸了你一只胳膊而已就叫成这样,等下卸你另一只胳膊的时候准备怎么办?”

随着叶以深的话,那个人就瘫倒在了地上,在叶以深面前,他丝毫没有挣扎的能力。

但是让叶以深有些不明白的就是,他也不求饶,就一个劲的否认。

“算了。”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再不去可能就要错过和夏晴天的完美碰面了,于是就问道身边的王管家:“王管家,最近家里的宝贝喂了吗?”

“一日三餐,很准时。”

“从现在开始,我不回来,就不要喂。方毅,把他丢进去!”然后不留一丝情面的转身就走。

他口中的宝贝就是那只藏獒!

自从用它折腾过夏晴天之后,叶以深对它就不那么的喜爱了,好像忘记了一般。

其实从刚刚一连串的动过到现在,叶以深脸上就没有什么在乎的神情。

一只蝼蚁是生死罢了。

看着被拖走的男人,白依灵背后出了一身冷汗。

虽然刚刚她没有说话,但是心一直都是提着的……

手指来回搓动了几下,就走向了厨房。

车上。

叶以深问道:“派人监视着了吧?”

“是的,但是刚刚来消息说白小姐端着饭碗去了哪里,不知道是因为同情,还是因为……其他原因。”

方毅没有说明,但是也知道叶以深怀疑那个人就是白依灵安排的。

不然也不会当着白依灵的面那样对待他!

也是这个男人运气好,叶以深现在有事情,不然肯定要更加残暴的逼他吐出实话!

白依灵也知道,她的一举一动可能都被监视了。

所以很是小心,一走近关着藏獒的栅栏。就听到狗的低吼声。

“白小姐!”那个人见白依灵过来,顿时整个人都趴在了栅栏上,鼻涕一把泪一把的:“您一定要救我!”

刚刚之所以他的嘴这么的硬,就是因为看到了叶以深身旁的白依灵,相信白依灵会救自己!

“你刚刚表现很好。”白依灵低声说道:“放心吧,我已经和以深求情了,要不了多久,你就可以出去了。”

“要不了多久是多久?”他一分钟都不想在这里呆着啊!

虽然里面经常打扫,但是这个畜生吃是生肉,地上还是有着一滩又一滩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血迹,看起来颇为瘆人!

最最重要的是,他怕这个藏獒饿啊!

“别怕,我这就再去求一求以深,他肯定今晚就会把你放出来的。这是我准备的一些饭菜,你先吃了吧。”白依灵说着就递给了进去。

“您一定要帮我!”那个人的语气有些感激,因为一条胳膊已经掉了,只能用一只手接着,白依灵点了点头,然后故意手一抖,饭菜就洒了他一身。

这个时候他才发现碗中只有上面一层是熟食,下面满满的,都是带血的生肉!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他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没什么,这个小可爱因为你没有饭吃,如今你吃饭,怎么能让他看着呢?”白依灵说着就用手把碗扣在了他的身上。

“你,我要告诉叶以深实话!”

他看到身边的藏獒‘呼’的就站了起来,眼睛泛着绿光。

“呵。”

白依灵对于他的恐吓丝毫不在乎,露出了一个冷笑,然后转身就走。

他的实话会被藏獒吞下去的。

接下来,就是藏獒的狂吠和人的惨叫。

白依灵先是站着没有动,然后就做出一脸惊恐的跑了过去。随即喊道:“来人啊,快来人!”

边喊边跑,没跑几步,还昏了过去。

方毅在接到电话之后,和身旁的叶以深反应道:“藏獒刚刚咬了那个人,白小姐看到之后就昏倒了。”

“昏倒是就送医院,和我说有什么用?”叶以深脸上的神色变都没变,虽然藏獒咬人很常见。但是为什么白依灵去了之后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只是巧合吗?

“对了,和王管家说,以后不要让白依灵再进叶家。”

不管是谁都不要妄图控制他。

“是!”

见自家主子这样说,方毅是很高兴的,毕竟他一直都十分的看不起白依灵,觉得她心机似海!

每次叶以深被白依灵的眼泪蒙蔽的时候,他都很心痛!

如今看来,自家主子终于要做一个了断了!

这件事是影响到了叶以深的心情。所以下车之后一脸冷漠,写满了生人勿近。

所以,众人都识趣的没有靠近。

其实说是众人也没有多少人,只是一些苏清雅打工地方的同事和几个老师罢了。

叶以深是也请了顾淮的,不过他并没有来。

这场葬礼很有格调,也配得上‘风风光光’四个字,所以夏晴天看到这一切的时候,还算欣慰。

叶以深说的没错。她是没有经验也没有实力办出来这样的葬礼。

其实她来的要比叶以深还早一些,所以叶以深一进门她就发现了,并且立即躲了起来。

她不想和叶以深碰面,担心一见面就吵起来,毕竟这是清雅的葬礼,她不想另生事端。

躲在一个柱子后面,夏晴天默默的扣着手指,盘算着偷看一眼叶以深现在在哪。然后就听到两个女人窃窃私语。

“这个苏清雅不是在咱们餐厅打工的时候高攀上了顾家吗?怎么是叶家给办的葬礼?”

“听说之前她是在叶家住的,不过寰宇的总裁顾准说了,是苏清雅不知廉耻勾引他。”

“什么时候说的?”

“前两天他和一个女人来吃饭说的,我当时负责给他点单,而且听说这两天特别火的‘宾馆门’的照片,就都是她……”

“天呐……”

什么情况?

最近夏晴天沉溺于离婚这件事,没有经常上网,听他们这样一说,直接就拿出了手机。

‘宾馆门’一搜就跳出了出多链接,看来热度的确很大。夏晴天的手颤颤巍巍的点开了一个链接,一组图片就出现在了眼前。上面的女人一丝不挂,脸虽然打了马赛克,但是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这就是清雅!

图片简直可以用不堪入目来形容……

顾淮!

那个人果然是个人渣!清雅尸骨未寒,他就带着新的女人去清雅打工的餐厅吃饭!

这些照片,肯定也是顾淮,肯定是他!

想着,夏晴天的血就往头上涌,但是也无能为力,这样的东西肯定已经被很多人看到了!

想到清雅一辈子清清白白,最后人都不在了,却因为这件事身体被那么多人看到,夏晴天只觉得心口一疼,就不由自主的蹲了下去。

其实叶以深早就发现了她,不过只是在一旁看着,想着要怎么说。

却看到她的脸色十分的差,然后就蹲了下去,顿时也不想了,直接就上前站在了她面前。

叶以深的到来让夏晴天觉得更加受惊了,心口疼的更厉害,仰着头仰视了叶以深一眼,然后直接就昏了过去。

医院。

说来也巧,夏晴天和白依灵的病房竟然是挨在一起的。

不过叶以深并没有在意依灵。而是十分的在意现在在病床上双眼紧闭的夏晴天!

“病人现在有怀孕迹象,暂时不能输液,等确切的检查结果出来之后才可以用药。”

医生的一番话像是一阵警钟,在叶以深的脑子里就炸开了!

当初他就想用孩子把夏晴天留下,但是却夏晴天却一直没有什么反应。

虽然医生只是说怀孕的迹象,但是叶以深已经认定,夏晴天的肚子里就是坏了自己的孩子!

这种感觉很奇妙,就仿佛自己整颗心都被这个消息填满了一样。十分的柔软。

叶以深第一次感觉时间过的很慢,这个检查结果怎么还不出来?

情急之下,他就用来回踱步的方式排解自己心头的焦虑。

他和夏晴天有孩子,那夏晴天肯定就舍不得离开自己,而且他也要当爸爸了!

越想,他就越觉得自己浑身燥热,丝毫没有察觉门口闪过一个人影。

那个人影,就是白依灵。

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白依灵觉得自己的脑子也炸开了,夏晴天怀孕了?

那她这段时间的努力岂不是都要付之东流?

光是想着,白依灵的手心上就出了细细的汗珠。

怎么办?她要怎么办?

白依灵知道时间就是生命这个道理,所以只是徘徊了几分钟,然后就定住了心神,直接到了医生的办公室。

医生看到白依灵不敲门就进来,先是一愣,然后还没开口就听白依灵说道:“以深让我来帮他拿夏晴天的化验结果。”

顿时。医生就不说话了。

毕竟叶以深不能他能得罪起的。

“马上出来,可能要再等几分钟。”说着医生就指了指她身后的椅子。

“医生。”看着他要出去,白依灵就喊住了他:“我觉得我们可以趁这几分钟谈一谈。”

病房里。

医生推门而入,拿着化验单对叶以深说道:“结果已经出来了,并没有怀孕,我们这就安排输液。”

“不!”

夏晴天这个时候忽然就从床上坐了起来,吓了医生一跳。

叶以深见她醒了过来,微微侧头。说道:“什么时候醒的?”

其实从刚刚到医院夏晴天就醒了,不过和叶以深独处一室的时候就不想睁开眼睛,免得还要面对他。

之所以刚刚反应那么激烈的说不,是因为她不想在医院待着,只想尽快的离开这里,去把苏清雅的事情处理好。

见夏晴天不说话,叶以深就威胁到:“如果不在医院待着就会叶家!”

“我跟你回去!”夏晴天迟疑了一下,说道:“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刚刚她脑子还有些不清醒。如今已经完全清醒了,事情闹的那么大,已经不是靠她一个人就可以解决的了,眼下只能找叶以深帮忙。

“什么条件?签字是不可能的。”

叶以深很诧异夏晴天会和他回去,但是还是理智的。

“你让他们出去。”夏晴天看了一眼房间里的医生和护士。

虽然他们很可能已经看过了‘宾馆门’的照片,但是夏晴天还是想给苏清雅留一些尊严。

叶以深挥了挥手,他们就都走了出去,顿时。房间就空荡荡了起来。

夏晴天没有啰嗦,就说出了这件事与自己的要求:“我想这些照片以后都不要在网络上看到!”

“你知道,现在最难控制的就是网络,如果你想找我去做掉顾淮的话,可能更简单一些。”叶以深说着摊了摊手:“但是我可以保证,那些照片我没有见过!”

毕竟当初苏清雅勾引他,故意爬了他的床叶以深都不为所动的。

“如果你答应我,我就……”夏晴天迟疑了。

毕竟她手上并没有什么筹码可谈。唯一值得叶以深看重的,可能就是离婚。

但是对于离婚这件事夏晴天已经下定决心,不可能改口!

看出了夏晴天的迟疑,叶以深故意说道:“不要着急,慢慢的想你要开出什么条件让我答应你的要求。”

“我!”

夏晴天看着叶以深一步一步走近自己,一张完美无瑕的脸逐渐放大,直到距离她的脸只有一公分那么远,两人的鼻尖几乎已经触碰在了一起,呼吸都混合了起来。

叶以深的热气喷洒在她的脸上,让她觉得身子颤栗了一下,心中升腾起了一样的情绪。喉咙动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叶以深醇厚醉人的嗓音:“想清楚了再开口,我是你的丈夫和是一个商人的时候,筹码是不一样的。”

“我就回叶家……”

“多久呢?”叶以深凑的更紧,两的嘴唇都快要碰在一起。

这个时间说多了她不愿意,说少了叶以深肯定不愿意,况且叶以深离得这么近,已经让夏晴天快要停止思考了。

见夏晴天迟迟不回答,叶以深直接就吻上了她的唇,只是一个吻,就足以让叶以深整个人都燃烧起来!

手抱着她的腰肢,说道:“我们回家吧。”然后就抱起了夏晴天,直接走出了病房。

因为手抱着夏晴天,叶以深一脚踹开了房门,这就吓到了在外面徘徊了白依灵。

白依灵眼睛瞪的很大,眼睁睁的看着叶以深抱着夏晴天从自己面前走过去,下意识的握紧了手中的单子。

等两人彻底消失在自己眼前的时候,白依灵拿出了那张被揉的皱皱的化验结果,上面赫然写着怀孕的字样,不过不是她的,是夏晴天的。

夏晴天真的怀孕了!

虽然她现在用手段瞒住了这件事。但是夏晴天和叶以深肯定会知道的,不行,她一定要想办法!

绝对不能前功尽弃!

想着,就将手中的单子握的更紧。

这个时候的叶以深和夏晴天已经回到了久违的叶家,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夏晴天真的觉得有种熟悉感。

王管家见夏晴天回来,直接就通知厨房去做饭,然后热切的迎了出来。

夏晴天坐在熟悉的餐桌前。有些恍惚。

虽然她离开也有一段时间了,但是这里的一切都没有变,仿佛和叶以深坐在一起吃饭,就是昨天的事情。

叶以深就坐在她的身边,看着熟悉的侧颜,夏晴天不说话,他就也不说话。

一直到厨房准备好了饭菜出来,夏晴天才如梦初醒。然后就看到了一直盯着自己看的叶以深。

“清雅的事情……”

“不先吃饭吗?”叶以深眨了眨勾人的眼睛问道。

顿时,夏晴天觉得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

她回来就是为了解决清雅的事情,和叶以深绝对不可能破镜重圆!

夏晴天一边在心里一遍遍的重复,一边说道:“从明天开始我会负责做饭和打扫,作为你帮我的答谢。”

“我不缺下人。”说着,叶以深就给夏晴天盛了一碗饭:“倒是还缺一个暖,床的,我觉得你很适合!”

“我会做一个星期。”夏晴天却直接无视了他的话:“然后一个星期之后我会和你继续谈离婚的事情!”

“夏晴天。我还没有答应你处理苏清雅的事情,你说话最好小心一些。”

叶以深的一句话就将夏晴天噎的无言以对,选择了默默的低头吃饭。

自从上次和夏晴天发火之后叶以深就痛定思痛,无论被夏晴天气的多么愤怒,都一定要选择冷静,所以他现在格外的冷静,含情脉脉的看着夏晴天吃饭。

但是这个眼神在夏晴天眼里简直可怕!足以把自己吃掉的可怕!

这个男人在算计自己什么?

虽然夏晴天很想装作若无其事的吃完碗中的饭,但是在吃了两口之后实在忍不住。瞪着眼看着叶以深:“那你到底想怎么办?”

“当然是我缺什么你做什么。”叶以深自动把夏晴天的眼神美化成炽热,十分的乐在其中:“晚上洗干净。”

说着还伸手在她的嘴角上划了一下,带下了一粒米饭,这让夏晴天更加的毛骨悚然了!

叶以深这是……准备吃了她吗?

但是为了清雅,夏晴天只能选择战战兢兢的继续埋头吃饭,任凭叶以深怎么盯着她看,她都不为所动。

一吃完饭,就兔子一样的窜到了楼上!

叶以深倒是不急,慢慢的给自己盛了一碗饭,反正她已经在自己的手掌心了,不担心被她跑掉!

回到房间的夏晴天坐立难安的,她有些后悔答应叶以深回叶家了!

就在这个时候,叶以深直接推门而入,见夏晴天穿戴整齐的,脱口而出:“你为什么还不洗澡?”

难道洗澡等着他进来吗!

“你,你为什么不敲门?”

“我家我需要敲门吗?”叶以深十分的理直气壮,然后就直接来到了夏晴天的床前开始脱衣服。

顿时夏晴天就瞪大了眼,然后又觉得不对,赶忙捂上了眼:“叶以深,我是不会答应你过分的要求的!”

“什么?”叶以深说话的时候带着脚步声:“我只是来这里洗个澡而已。”

“你为什么不去你房间里洗?”夏晴天质问的时候偷偷的将手指分开了一条缝隙,然后看了一眼,叶以深似乎已经到浴室了,顿时就松了口气。

这个为什么叶以深没有回答她,浴室就响起了水流声,伴随着哗哗的水声,夏晴天的脸越来越烫,仿佛想到了叶以深出来之后会做什么!

但是这个时候又不能走,毕竟清雅的不雅照还是网上流传呢!

“去洗澡。”就在夏晴天坐立不安的时候,叶以深已经出来了。

这个男人的身材还是一如既往的好,虽然身下围着浴巾,但是夏晴天已经想到了是一个什么样的画面。

伴随着叶以深的走近,夏晴天像是受惊的兔子一样,从床跳起来冲进了浴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