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你是怀孕了/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伴随着水珠打在身上,夏晴天越洗越热,不知道是不是叶以深刚刚洗过的原因,四周仿佛都残留着他的气味!

原本夏晴天还想多洗一会儿,好少面对叶以深一会儿的,但是如今她只想尽快的出去!

最后胡乱的冲了一下,然后用浴巾将自己裹的严严实实的才蹑手蹑脚的出去。

出去之后就看到叶以深已经在床上躺着了,顿时就又咽了一下口水。

叶以深的反应倒是很如常,拍了拍自己身边说道:“上,床。”

“我能不能……”

“不能。”不等她说完,叶以深就开口打断她:“如果你不想我后悔的话。”

后悔什么?处理清雅的照片吗?

算了,为了清雅,她忍!

磨磨蹭蹭的上了床,才刚刚躺好,就被叶以深抱在了怀里,顿时她的心就提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夏晴天最近身子很软,而且对叶以深的感情复杂了起来。

好像有些不受控制一般。

对此夏晴天只是解释,都是为了彻底结束这场闹剧罢了。

让她惊讶的,叶以深并没有对她做什么,只是极轻的在她的脸上吻了一下,说道:“睡吧。”

就这样?和那天一样?

夏晴天想到那天叶以深也是这样抱着自己睡的,顿时就松了口气。

僵硬的身子就柔软了许多,精神不那么紧绷,没多久就睡着了。

第二天睁开眼的时候叶以深已经不再了,可能是有什么急事。

夏晴天也乐得,要是一醒过来就看到叶以深,她才会更加觉得无所适从。

睁开眼的第一反应就拿出手机搜索‘宾馆门’,却显示没有相关的搜索信息,顿时,夏晴天就彻底清醒了过来!

叶以深已经处理好了吗?

心中不免一动。

穿上衣服,夏晴天就下了楼,既然已经答应这一个星期在这里照顾叶以深,她就会说到做到!

只是她醒的有些晚,早就过了吃早餐的时间,做午餐又有些太早,夏晴天就站着出神,要不然去帮洗衣服?或者是擦地?

“少奶奶。”

就在这个时候王管家走了过来,说道:“少爷出门前嘱咐您起来先把饭吃了。”

夏晴天的确是饿了,而且想到自己等下要去干活,就没有反驳,默默的来到了餐桌前。

叶以深家的早餐依旧格外的丰盛,想吃什么都有,夏晴天一边吃一边问道:“还有什么没有忙完的事情吗?我吃完饭就去做!”

“少奶奶,都已经忙完了!”王管家赶忙说道。

他可是不敢让夏晴天做这些下人做的事情。

“我已经答应叶以深的就要做到,就让我做吧。”夏晴天可不想亏欠着叶以深什么。

见夏晴天这么决绝,王管家的脑海里就开始思考让夏晴天去做什么既不累人又简单的工作,思来想去,就说道:“那个,园子要修剪一下了。”

“我这就去。”夏晴天说着就收拾了下碗筷准备去洗,却被王管家拦住:“少奶奶,这些事情我来就好了!”

“不用了。”夏晴天却摇了摇头,王管家怎么说年龄也大了,就算不该她做,也不能让王管家去做啊!

夏晴天执意,王管家也不好说什么。就看着夏晴天近到了厨房,顿时感触颇多。

这个少奶奶真的是不错!

其实这事情在夏晴天看来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可以说是举手之劳,所以她并没有放在心上。

洗好碗筷之后,夏晴天就去到了花园,看着整齐的草埔不由的笑了出来,分明就是刚修剪过的,王管家真是的……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有人将她抱住,夏晴天顿时就挣扎起来,然后就听到了叶以深温柔的声音:“是我。”

他不是出去了吗?

微微侧头,就看到叶以深一脸忧伤的说:“好久不见。”

“什么好久不见,昨天才……”夏晴天说着顿时就想被掐住了喉咙一般,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人,好久之后才吐出了一个名字:“白帝!!!”

“我还以为你已经将我忘了。”

白帝松开夏晴天,笑的有些惨淡,他好像比之前更加的虚弱了。

夏晴天顿时鼻子一酸,她被苏清雅的事情弄得太过伤心,一心想离开叶家,离开叶以深,却忘记了白帝……

她真该死!

“白帝。”夏晴天直接就冲上去抱住了他,把他抱的死死的:“对不起,对不起!”

“没关系,你是应该走了。”白帝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只是如今叶以深对她也很温柔,让夏晴天渐渐的有些分不清两人了。

但是夏晴天坚信,白帝和叶以深绝对不一样!

白帝的骨子里都是温柔的,怎么会做出伤害别人的事情?

“我不会走的!”

原本夏晴天还想着一个星期之后就离开,远走高飞,哪怕不离婚,也要找一个角落藏起来。

见到白帝之后,她幡然醒悟。自己当初答应了白帝要带着他一起走!

“我不能阻碍你。”白帝极其轻柔的扳起了夏晴天的脸,看着她发红的眼眶,语气里都是心疼:“不要哭,我会心痛。”

“白帝,我肯定会带你走的!”

夏晴天的语气里都是坚定!

“那我等你。”白帝说着伸手将她脸颊上的碎发拢了起来,然后从身后的画夹中拿出了一沓纸递给了夏晴天,说道:“我很想你。”

只是四个字。

夏晴天却觉得整个人都暖了起来!

可能苏清雅离开之后,白帝是唯一一个可以在心灵上与自己相互依靠的人了。

接过他手中的纸。夏晴天发现上面画的都是自己,栩栩如生。

“你想我的时候画的吗?”

夏晴天看着白帝点了点头,觉得整个人仿佛踩在云端一样幸福。

如果有怦然心动的话,夏晴天现在就是。

握紧了手中的画纸,她更加坚定了自己一定要把白帝救出去的决心!

这个时候有脚步声响起来,原本还想和白帝好好聊一会儿的夏晴天顿时就慌了,拍了拍白帝的后背,白帝了然。直接就潜入了花丛之中。

走之前,还深深的看了夏晴天一眼,仿佛要将夏晴天印如眼睛里!

来的幸亏不是叶以深,是王管家。

“少奶奶,外面起风了,您还是进去休息着吧。”

“呃,王管家,我觉得这里挺好的。我想再待一会儿。”夏晴天说着就把手中的画藏在了身后,干笑了两声:“多看看绿色植物对眼睛好!”

“好吧,那我给少奶奶您去拿一件衣服。”

“不用了!”王管家一个老人家,跑来跑去的夏晴天也真的是于心不忍:“您也休息着吧,我这就进去了。”

她刚刚想留下来是因为想着还能和白帝再说两句话,但是也不想折腾王管家,就深深的看了刚刚白帝消失的地方一眼,转身走了进去。

夏晴天回去之后就装作随意的来到了叶以深的书房门口。然后偷偷摸摸的去推了一下门。

果然,奇迹并没有出现,叶以深并没有忘记锁门。

依叶以深的谨慎,要等他忘记锁门,估计是一辈子都等不到了。夏晴天站在原地思量了一下,顿时脑海中就浮现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既然叶以深不给她这个机会,她就创造机会!

只要叶以深神志不清,到时候就可以直接拿到钥匙,然后混到书房。运气好的话,直接就可以带走白帝!

但是要怎么让他神志不清?

喝酒的话,可能没等叶以深神志不清,她就先缴械投降了,忽然,夏晴天想到了一个词汇——安眠药!

今天见过白帝之后夏晴天整个人都蠢蠢欲动的,这个想法浮现出来之后,立刻下楼要去药店。

只是出师不利的被王管家拦下来,毕竟夏晴天现在和叶以深的关系还是有些紧张的,万一这一去不复返了,他可是付不起责任!

“少奶奶,您要去哪里?等少爷回来再去吧!”

等叶以深回来?

叶以深知道她的目的之后会把她活活掐死吧?夏晴天咽了咽口水,讪笑道:“王管家,我就是出去买一些东西,很快就回来。”

“那也要少爷同意。”王管家说着就拿出了电话,夏晴天赶忙阻止:“王管家,我肯定会回来的,我保证!”

要是叶以深真的回来,或者是安排方毅跟着她,那她肯定就没有去买药的机会了。

所以一定不能让王管家打这个电话!

“王管家!”夏晴天说着就可怜巴巴的看着他,举起了三根手指:“我保证,一定会回来的,而且会很快就回来!”

夏晴天的眼睛本身就极其好看,总是清纯的像是一汪没有被世俗所沾染过的清潭一样。如今做出这样的神情,纵然是铁石心肠也要为之动容,于是王管家就叹了口气:“真是怕了您了。”

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夏晴天也知道王管家这是同意了,顿时就大笑起来,然后一溜烟的跑了出去,生怕王管家后悔!

看夏晴天这么的雀跃,王管家不由的就笑了几声。虽然之前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但是夏晴天的心态似乎一直很好,性格也一如既往的倔强。

真是个好孩子啊!

但是为了她的安全,王管家还是给叶以深打了电话。

叶以深知道之后,立刻就派人盯上了夏晴天,然后语气里都是严肃的对王管家说道:“如果以后……”

原本叶以深是想制止夏晴天出去的,但是转念一想,那样她肯定会闷闷不乐。到时候受罪的还是自己。

于是就改变了口风,说道:“她要出去就让她出去,第一时间通知我就够了。”

“是。”

王管家从小看着叶以深长大,当然知道他怎么想的。

叶以深现在的变化王管家都是看在眼里的,在面对夏晴天的时候,叶以深总是发自内心的温柔,放下所有的伪装。

王管家对此很欣慰,毕竟之前的叶以深太过于决绝。纵然是对白依灵也没有放下自己的戒备。

只希望夏晴天能和自家少爷好好的啊!

就在王管家站在门口畅想,在有生之年看到叶以深和夏晴天生儿育女的画面的时候,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虽然白依灵和夏晴天长得九分相似,但是王管家还是能一眼把两人区分出来,因为两人不管是气质还是气势,都相差甚远。

所以一眼就认出门外的是白依灵而不是刚刚出去的夏晴天。

“白小姐,您出院了。”

王管家彬彬有礼,却不难听出语气中的疏离。

“以深呢?”白依灵也是不在乎一个下人对她亲近不亲近的。毕竟在她看来,这些人也不配和她亲近,所以根本没有在乎,喊着叶以深的名字就要进去。

王管家可是还没有忘记叶以深上次的嘱咐,就上前拦住她说道:“白小姐,我们少爷不在。”

“不在?”白依灵一皱眉,自从上次派人跟踪叶以深被发现之后,她完全不敢再有小动作。所以叶以深在哪她也不能确定。但是却对王管家说的话抱着怀疑的态度,她可是明显感觉到王管家偏爱夏晴天而不喜欢他:“那我就进去等他。”

“不好意思,我们少爷说了,从今天起,进入叶家的女人只能是少奶奶,其他女人一概不得进入。”王管家有意对叶以深的嘱咐加工了一下转告给了白依灵。

白依灵自然是不相信的:“胡说!那些女仆难不成都是男人?”

“难道白小姐认为自己和下人是一类人吗?”

王管家毕竟见过许多世面,面对白依灵的咄咄逼人,依旧处事不惊的。

“我这就以深打电话。让你看看我到底能不能进去!”白依灵说这话的时候多少有些恃宠而骄的意味。

可惜她忘记了,叶以深的心尖宠,早就不是她了。

拿出电话拨出了叶以深熟悉的号码。

公司里。

叶以深只是看了一眼,随即就叫来了秘书,对他说道:“就说我在开会。”说着,指了指桌面前还在震动的手机。

秘书十分娴熟的接起了电话,不等对方开口,就官方的说道:“您好。总裁正在开会不方便接听电话,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您的吗?”

“……”

那边的白依灵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王管家看着白依灵的脸色越来越差,也大概猜到了是怎么回事,心中已经笑出了声,但是脸上还是十分有礼貌:“不好意思,白小姐还是请回吧。”

既然叶以深不在,她僵持在这里也没什么意义,于是白依灵恶狠狠的转了身。

该死的!

为什么叶以深会为了夏晴天这样对待自己!

她明明已经收买了医生,夏晴天怀孕的事情叶以深应该不知道才对。难道是夏晴天自己知道这件事,然后告诉了叶以深?

肯定是这样的!

白依灵顿时眼中就划过了一丝的狠戾,谁也别想把叶以深从她身边抢走!

特别是那个,不过是自己替身的夏晴天!

药房。

夏晴天觉得自己手臂上莫名的起了一层浅浅的鸡皮疙瘩,双手交错的揉搓了几下,看来药店的冷气开的太大了。

围着饶了一圈,都没有看到自己想买的安眠药,夏晴天就准备再仔细的找一遍!

这个时候导购出现在了她身边,热情的问道:“您好,需要什么呢?”

“有没有安眠药啊?”夏晴天停下脚步问道。

“不好意思,那是处方药,需要有医院证明才可以出售的。”

“我就是最近有些失眠,只要给我一片就够了!”夏晴天可不知道从哪里弄医院的证明,双手合十一脸的诚恳:“你看我的黑眼圈!”

她的黑眼圈的确很大……

但是店员还是摇了摇头,说道:“不好意思小姐。”

“那其他能让人睡着的东西也行,比如感冒颗粒之类的!”

“失眠通常都是因为压力或者是身体机能问题,是药三分毒,如果不着急的话,我建议您去对面的一心堂抓几幅中药调理。”这个导购十分有良心的给了夏晴天建议。

但是她不需要啊!

那么苦的中药,要怎么偷偷摸摸让叶以深喝下去?

只是这个导购无论怎么说都不肯卖药给她,夏晴天只能辗转去了其他药店,结果却都是大同小异。

夏晴天走的腿都软了,不由的就叹了口气,这可怎么办啊!

“你还没回去啊?”一个声音在背后响起来。夏晴天一回头,看到正是她刚刚遇到的热心的导购。

原来自己走了一圈,又走回来了!

“正好,一心堂的中医在外面这里串门,我让他免费给你看看!”

说着,不由分说的就把夏晴天拉进了药店里。

进去夏晴天就看到了一个和坐着喝茶的老先生,一走近,他身上就有种淡淡的药草味儿。

“爸!”没想到身边的导购直接这样叫的一声。夏晴天顿时就瞪大了眼,难怪刚刚她让自己去对面,原来因为是她父亲在哪里。

父女联合创业啊?

似乎看出夏晴天在想什么,那个女孩笑道:“我刚刚只是给你建议。”

“让你去学中医,你偏要来卖西药,你有本事就自己看人家到底怎么了!”那位老先生的脸色很差,说话的语气让夏晴天不由的想到了叶以深。

估计叶以深等老了之后,也会是一个顽固的老头吧!

“哎呀爸。你就先别数落我了!”说着那个女孩就把夏晴天拉到了椅子面前让她坐下,然后提醒她:“伸右手。”

夏晴天乖乖的就把手腕伸了出去。

那位老先生虽然嘴上说着不管,但是还是伸手帮夏晴天开始把脉,然后眉头皱了皱,说道:“像是喜脉。”

“什么?”

夏晴天顿时就瞪大了眼睛。

喜脉?难道她怀孕了?

不可能啊,这两天在医院里医生还说她没有怀孕了,这两天她又没有和叶以深发生什么关系,怎么会怀孕呢?

直接就开始摇头。连声说道:“不可能!不可能!”

“你这小丫头,还怀疑我的医术?我一把年纪了,十岁开始学医,难道连是不是喜脉都看不出来吗?”说着,老先生的脸色再次难看了起来。

“我不是这个意思。”夏晴天察觉到自己是失态,赶忙道歉:“只是这个消息有些太突然了……”

“要是不信你拿这个回去试一试。”这个时候,那个导购递给了夏晴天一个验孕棒,说道:“但是就不要吃什么药了。对孩子不好。刚刚你走了之后我就担心其他药店会卖给你安眠药,万一你真的是想不开可怎么办!”

看的出来,这个女孩的确是个热心肠。

见陌生人这么关心自己,夏晴天心中一暖,只是手中的验孕棒让她心很乱,起身说道:“我,我先回去吧,这个多少钱?”

“送给你啦,不过还是建议你要去医院看一看,这样才能完全确定!”

话音未落,她父亲就呵斥起来:“你就相信外国的那些玩意儿!”

顿时,父女两人吵作一团,夏晴天心中乱糟糟的,起身道了谢然后就走了出去。

她并没有回去,而是找了一个公用洗手间,进去之后拿出了那个验孕棒……看着那两条线,夏晴天不断的安慰自己:“上次就搞错了,这次肯定还是错的!”

她已经要离开了,怎么能怀上叶以深的孩子?

把所有东西一股脑的都扔进了厕所里冲走,然后推开门跌跌撞撞的走了出去。

肯定是搞错了!

虽然夏晴天在心中一遍又一遍的重复这样的话,心跳却越来越快!

一路上她都失魂落魄的,怎么回的叶家都不知道。

她回去的时候叶以深已经在沙发上坐着了,见她进门就问道:“去哪儿了?”

叶以深当然是知道夏晴天去了一家又一家的药店,也知道她是要买安眠药,纵然知道她没有买到,但是叶以深还是有些担心,她到底想干什么?

特别是看到她回来又一副丢了魂魄的神情,问话的时候直接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但是夏晴天现在满脑子都是‘怀孕’两个字,丝毫没有听到叶以深在说什么,脚步轻飘飘的就上了楼,却不知道是因为腿软还是脚滑,直接就向后倒了下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