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我也怀孕了/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一瞬间,夏晴天大脑一片空白,唯一的反应就是抚摸向了自己的肚子。

意料之中的痛感没有袭来,而且熟悉又温暖的怀抱,夏晴天抬眼,看到了叶以深像是受到了惊吓一般的神情。

担心的神情……

一瞬间,她仿佛听到了孩子的欢笑,下一秒就清醒了过来,低下了头。

她有些不敢直视叶以深的眼睛。

“真的不敢想以后离开了我,你要怎么活。”叶以深也觉得她有些异常,于是干脆就抱着她上了楼,把她放在床上问道:“你今天去药店干什么?”

“你知道!”

夏晴天问出来这样的话又觉得有些蠢,懊恼起来,叶以深手眼通天的,有什么事情是他不知道的?然后就也不隐瞒了,点了点头,同时也松了口气,幸亏验孕棒丢在了外面。

“所以你最好自己坦白。去干什么,不要让我去查。”

叶以深装作他还不知道夏晴天去干什么,说道。

“我,最近有些,失眠。”夏晴天说话一顿一顿的,听起来十分的假。

叶以深的眼神就落在了她脸上:“是吗?”

夏晴天被他看的心中一紧,她现在脑海里只有两个想法:一是不能让他知道自己买安眠药是为了给他吃,二是不能让他知道自己可能怀孕……

不动声色的握紧了手,然后点了点头,硬着头皮说道:“你睡在我身边,我当然睡不好了!”

叶以深顿时就不说话了,似笑非笑的问道:“是不是因为我没做什么,你想我做些什么?”

夏晴天赶忙摇头。

“安眠药会有依赖性,而且越吃就越睡不着,我让厨房做些安神的粥给你端上来。”

叶以深说着,就走出了她的房间。

他经历过,所以不想让夏晴天也经历。

看着他出门,夏晴天就抚摸向了自己的肚子,如果她真的怀孕了,那这个孩子怎么办?

是要还是不要!

夏晴天想着,就绝望的躺在了床上。

她不想让自己的孩子生下来就没有父亲,但是之前她躺在过手术台上,知道自己是肯定舍不得拿掉这个孩子的……

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睡着的时候总隐隐约约的听到小孩子的欢笑声,但是抬眼,就看到叶以深抱着孩子在前面走。夏晴天去追,却怎么都追不上前面的叶以深,她越跑越快,叶以深却离她越来越远。

不可以!

谁都不带走她的孩子!

夏晴天顿时就睁开了眼,然后发现身边空荡荡的,叶以深今天没有来?

看了一眼手机,已经是深夜了,他是还没有忙完,还是出去忙了?

夏晴天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冷汗,然后起身来到了自己的窗边。

刚刚的梦让她更加决定不能让叶以深知道自己怀孕的消息,因为叶以深很可能会抱走孩子,到时候要她和孩子生离,简直就是要了她的命!

今天的月亮很大,虽然夜已经深了,但是外面的一切依旧看的清清楚楚,夏晴天的眼神漫无目的的飘着,缓解着自己刚刚的心悸。

忽然就看到了一个人影,先是一惊,然后仔细一看竟然是叶以深……不,是白帝!

因为白帝对她指了指上面。示意她去楼顶。

夏晴天顿时就也顾不上多想叶以深在哪里了,直接穿上拖鞋上了楼。

在她上去之后,白帝已经站在哪里等他了,看到夏晴天过来,眼中的柔情都快要把她融化了。

夏晴天不由自主的就露出了一抹微笑,如今也只有面对白帝的时候,她才会放松下来。

“你怎么这么晚还在花园里?”

“最近我白天几乎不能出现,只有晚上才能出来,所以就站在你窗下,感受一下你的存在。”

白帝的话让夏晴天的心头一暖,脸也随即红了起来,忽然,她想到了今天发生了一切,就张口想告诉白帝。

但是话到嘴边却又被吞了下去,虽然白帝很温柔,只要她说,白帝肯定会和她一起抚养这个孩子,但是她却觉得对白帝有些不公平。

“你想说什么?”看出了夏晴天欲言又止,白帝走进她拉起了她的手:“我们之间不需要秘密。”

白帝的话让夏晴天直接一股脑的将事情说了出来,然后偷偷看着白帝脸上神情的变化。

他的神情的确发生了变化,不过都是关心与心疼:“是你要受苦了,你愿意让我陪着你一起吗?”

“你,你不会介意吗?”

“我之前就说过,只要是和你,做什么我都不会介意。”

白帝的温柔让夏晴天彻底的沉沦了,直接就扑在了他的怀里,格外的安心。

如今有了白帝,她只要把白帝救出去,一切问题就都解决了!

于是心头的郁结全部迎刃而解。

晚上的风是很舒服的,再加上白帝的怀抱温暖的像是一片暖暖的海绵,夏晴天直接就睡着了。

等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在自己床上躺着了,看了一眼空荡荡的身边,夏晴天的双手抚摸向了自己的小腹,不管怎么样,一定要去书房查看清楚叶家的秘密!

叶以深一晚上都没在。是出去吗?

夏晴天想着就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开门走了出去,想再去书房门口碰碰运气,却一出门看到了一张与自己长的极其相似的脸。

白依灵!

白依灵对面坐着叶以深,两人看起来已经坐了很久了,不过双方的脸色看起来都不是很好。

其实白依灵才刚刚进来,因为王管家无论如何都不肯让她进门,最后还是闹到了在书房的叶以深,她才得以进门。

叶以深很显然不欢迎她。上次的跟踪事件,虽然那个人没有机会供出白依灵,却也已经将叶以深对她最后的底线也打破了。

“原来夏小姐在呀。”白依灵看到夏晴天,明知故问的说道。

夏晴天‘嗯’了一声,不想打扰他们,就准备退回去,这个时候余光瞥到了书房,门竟然是虚掩的!

再看坐在下面的叶以深,夏晴天觉得简直是绝好的机会啊!

如果这次没有把握住机会的话。下次不知道又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等到这样好的机会。

于是就打消了退回去的想法,几步走了下去,看着叶以深说道:“啊,你不准备和她出去谈吗?”

其实夏晴天就是想把叶以深支走,然后自己好趁机溜进书房,但是这话在叶以深和白依灵听来,简直就是在赶白依灵走。

叶以深倒是从善如流,说道:“不用了,她这次来应该也没有什么事情。三言两语就说完了。”

白依灵顿时就死死的咬紧了牙关,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说道:“以深,我还没说我来是要做什么呢。”

“那你说。”叶以深挑了挑眉,声音带上了一丝的寒意:“说什么不说什么,你最好自己清楚一些。”

他好不容易最近才和夏晴天缓和了一点点,昨天为了让夏晴天睡个好觉,硬生生的是在书房里坐了一晚上,要是这点缓和被白依灵再次打破,他不保证自己会做什么!

听到叶以深竟然这样对自己说话。顿时白依灵的心就抽搐了一下,她却把原因归结在了夏晴天身上!

肯定是夏晴天对叶以深吹了什么枕边风,所以叶以深才会这样对她!

于是,暗中狠狠的剜了夏晴天一眼。

夏晴天很是无辜,她还什么都没做呢,白依灵至于这样看她吗?

“以深,你知道,我刚刚从医院出来,而得到了一个消息……”

白依灵话音未落,夏晴天就打断了她:“啊,那个,叶以深!我忽然想打扫一下卫生,你们能不能出去谈?”

夏晴天是担心白依灵说出什么话,让叶以深直接松口把她留下来。

她在意的倒不是这个,只是这样的话,叶以深不出去,她就很可能要错过眼前这个大好的机会了!

天地可鉴,她绝对没有要赶白依灵走的心思!

她现在满心满眼都是那扇虚掩的门啊!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白依灵顿时脸都煞白了:“夏小姐这样想我走吗?”

“啊,没有啊!”夏晴天刚刚正在偷偷摸摸的看书房,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反应过来之后就赶忙摇头证明自己的清白!

只不过这样极力的否认,更像是承认。

“罢了,我走就是了。”白依灵说着就起了身。

她其实是想叶以深开口阻拦一下她的,到时候她就可以顺水推舟,找一个台阶下了。

没想到叶以深不仅没有阻拦她,而且还直接说道:“慢走,我就不送了。”

“……”

白依灵的反应很快,直接就捂住了嘴,然后冲进了厨房,伴随着一阵干呕和冲水的声音,夏晴天一愣,这一幕怎么这么似曾相识呢?

好像当初她假怀孕的时候就这样过。

正在想着,白依灵就颤颤巍巍的走了出来,一脸虚脱的神情。嘴唇都煞白了起来:“以深,医生说我怀孕了,而且因为受了惊吓,这个孩子很可能会保不住。”

“什么?”

夏晴天和叶以深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开口。

白依灵也怀孕了?

顿时夏晴天就想到了那天,她负气去找了苏清雅,然后就收到了白依灵和叶以深在床上的照片,顿时就释然了。

这不也是意料之中的吗。

倒是叶以深依旧一脸诧异的,白依灵竟然怀孕了?

见叶以深神情有些怀疑,白依灵就直接从包中拿出了医院的证明。然后转身就走。

走了没几步,就被叶以深喊住:“等等!”

白依灵嘴角极其轻微的上扬了一下,然后捂住小腹,眼泪汪汪的看着叶以深,说道:“既然这里不欢迎我,我走就是了!”

“你……先在这里住下吧。”

叶以深可以对白依灵不理不睬,但是不能对她肚子里的孩子不理不睬……毕竟那是和他血脉相连的骨肉!

“可是夏小姐……”

白依灵说话的时候都是委屈,仿佛夏晴天对她做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一样。

对此,夏晴天只是露出了一个微笑。说道:“那就恭喜两位了。”

虽然在笑着,但是夏晴天觉得胸口有些发闷。

该死!她分明就不在乎叶以深,为什么会觉得有种窒息感?

肯定是因为自己怀孕的缘故,不过这个叶以深还真的身体强壮,两边都要顾及,也不嫌累吗?

想着就撇了撇嘴。

“晴天,你听我说这是一个意外!”

夏晴天这个细微的动作没有逃过叶以深的眼睛,他赶忙想辩解,可是又不知道要作何解释。

在哄女人方面。他的确没有什么天赋。

但是他真的从来都没有想过白依灵会怀孕,甚至都没有想过和白依灵发生什么关系!

“不,你和她不是意外,我才是那个意外。”夏晴天现在心有些乱,甚至比刚刚知道自己怀孕的时候还要乱。

所以极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眼神就又看到了书房,干脆就更加洒脱的赶人道:“你也听到了,她现在身体不好,所以你还是再带她去医院看一看吧。免得出什么意外。”

“夏小姐,就算你不喜欢我,也不要诅咒我和以深的孩子啊!”白依灵又从夏晴天的话中曲解出了一层意思,也不准备走了,捂着肚子来到了夏晴天身旁,眼泪挂在眼眶中打转:“有什么错都是我的错。”

她一番话好像夏晴天多么恶毒,诅咒她腹中胎儿一样。

夏晴天一皱眉,她还不至于那么的恶毒。

其实从一开始到现在,夏晴天的目的就只有一个。就是让叶以深离开一小会儿,给她时间溜到书房。

“可能孕妇就喜欢胡思乱想吧,我这只是关心而已。”

夏晴天这样说,是因为她在知道自己怀孕了之后,想的也格外的多。

“晴天,你不要说了!”叶以深终于还是开口打断了夏晴天,伸手拉住了白依灵,说道:“我送你回房间。”

白依灵从善如流的反手将叶以深的手拉的更紧,让他想甩都甩不开。下脚十分小心的说道:“以深,医生还说了一些话,我想回房间躺着和你说。”

“好。”

叶以深回答白依灵的时候,眼神始终看着夏晴天。

不过夏晴天的脸上没有丝毫的变化,只是站着。

于是叶以深开口想和夏晴天说些什么,却被白依灵打断:“以深,我的小腿好像抽筋了。”说着脸上就痛苦起来。

往常叶以深可能会顾及夏晴天在,但是现在的白依灵毕竟已经怀孕了。

迟疑了一下,叶以深还是抱起来了她。

虽然夏晴天没有故意去看他们。但是余光还是看到了两人,和白依灵对视的时候,白依灵的眼神里都是挑衅。

夏晴天顿时觉得心中一凉,她是怀孕了,但是自己也怀孕了,虽然叶以深现在不知道,就算他知道了,也会更加偏袒白依灵吧!

毕竟从一开始,在叶以深眼里,白依灵就比她好得多。

因为他对白依灵的所有仇恨都放在了自己身上,所以现在对白依灵只剩下宠爱了吧?

那是不是就代表,他会在离婚协议上签字了?夏晴天低声笑了一下,不过笑容中都是苦涩。

这个时候王管家看不下过来说道:“少奶奶,不管怎么样,您都是少爷的合法妻子,她掀不起什么风浪的!”

“不用安慰我。”夏晴天觉得嗓子有些沙哑,就咳了两声:“从白依灵回来的那一天起,我就该走了。”

“少奶奶,我看你您脸色不太好,昨晚就没有吃饭,先去吃些东西吧!”

“我没什么胃口。”

奇怪,她为什么没有什么胃口?

明明不在乎的!

明明已经要离婚了的!

为什么她不感到开心呢……肯定是因为怀孕了,所以心情沉重吧。

想着,夏晴天转身走上了楼梯。

在上到最后一个台阶的时候,她忽然想起来自己还要去书房,差点就忘记了,然后转身发现书房的门竟然已经关上了!

可能是刚刚叶以深上楼的时候关上的,毕竟他那么的谨慎。

夏晴天觉得头有些晕,揉了揉太阳穴,有些刺痛。身体上的不适让她没有走近书房,而是推门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然后在床上倒头就睡。

就算夏晴天什么都没有说,刚刚也没有什么神情,叶以深也知道她生气了。

所以将白依灵送到她的房间之后就想离开,只是白依灵当然不会让他这么轻易的就走出这个房间。

先是拉着叶以深说了很多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很可能保不住,然后又一脸惆怅。眼泪慢慢滑落:“以深,如果这个孩子保不住的话,我要怎么……”

不等她说完,叶以深就打断了她:“不要说胡话,会没事的。”

“我很担心,其实我不想把这件事告诉你的,可是我一个人根本不敢入睡,担心自己晚上有什么意外!”白依灵边说眼泪边往下掉,仿佛有流不完的泪珠一般。完美的诠释了女人是水做的这句话。

只是叶以深的注意力并不在她这里,即便她如此楚楚可怜,叶以深也只是说道:“不会的,我会安排私人医生,二十四小时在你身边。”

“可是以深,我不想要医生,只想要你!”

白依灵可不放叶以深去夏晴天的房间,那样岂不是前功尽弃?

而且她还想旁敲侧击的询问一下,叶以深到底知不知道夏晴天怀孕的事情!毕竟从刚刚到现在。叶以深都表现的毫不知情。

于是就从床上起身环住了叶以深的腰,说道:“我知道你想去找夏晴天,可是以深,我现在肚子里有孩子,我是两个人,她会谅解的吧?”

会吗?

叶以深觉得有些头痛,于是就避而不谈这个问题,一双大手伸手盖在了白依灵的手上。

白依灵以为叶以深是要做些什么,心中一喜的同时。也松了口气,看来他的确不知道夏晴天怀孕了,这样的话就好办多了!

只是喜悦的情绪刚刚蔓延,叶以深就用手强制把白依灵环在他腰间的手给松开,然后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白依灵说道:“我会对孩子负责的,但是我现在有一些棘手的事情要处理。”

“什么事情?”

要是之前白依灵可能会通情达理的不去询问,但是现在仗着自己的肚子,就追问了出来。

“公司的事情。”叶以深只是简单的回应了白依灵的问题。然后直接就走出了房门。

但是他当然不是去公司,而且站在夏晴天门口,开始敲门,不过夏晴天并没有开门。

“你最好把门打开!”

叶以深觉得隔着门,彼此看不到对方,很容易产生误会,所以夏晴天不开门他觉得有些恼火。

只是里面根本没有人回应。

如果不是担心夏晴天有什么过激反应的话,叶以深早就用自己的办法进去了,但是他并不想,只是耐着性子继续说道:“这真的只是一个意外,我保证,我绝对会把这件事情处理好的。”

里面还是没有声音。

叶以深顿时就有些担心,夏晴天不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吧?

又敲了两声,干脆就准备进去的时候,里面的夏晴天终于说话了:“你能安静一些吗?”

这个女人……让自己安静一些?

他真的很想冲进去狠狠的蹂躏她一番,然后再让她直视着自己的眼睛给她详细的解释,可惜也只能想想了。

自从一颗心都交给了夏晴天之后,叶以深的做法已经彻底远离的粗暴两字。

既然确定夏晴天没事,只是想让自己安静一些,叶以深无奈只能选择了闭嘴。

纵然在夏晴天这里吃了闭门羹,叶以深也并不想回白依灵哪里。因为白依灵怀孕的这个消息他至今还是不能彻底消化,这件事放在夏晴天身上是惊喜,放在其他女人身上对叶以深来说就是惊吓!

原本他已经准备为了夏晴天和白依灵划清界限了,如今这个界限显然是不能划清了,他虽然决绝,却也不至于将自己的亲生骨肉扼杀。

叶以深第一次明白了所谓家庭的烦恼!

真是麻烦!

整了整衣领,干脆选择去公司,最近只顾得忙夏晴天的事情,公司还有许多的事情堆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